很快,大猩猩就被圍殺的奄奄一息。

期間只有一個倒黴蛋沒踩準被拍飛出去,落地之後摔的鼻青臉腫,但人並無大礙,因爲那一下屬於意外,並不是大猩猩有意的攻擊,只是不小心被蹭到了。

熊剛哈哈大笑,道:“加把勁,這裏不止我們,別讓別人撿了便宜!”

話說完衆人更是加快了頻率,很快大猩猩徹底化成了一堆爛肉,倒在地上,腐臭的體液流到處都是。

最後熊剛用力劈砍幾下,直接將它的頭顱斬了下來,徹底終結!

我見此,立刻上去,將自己的尖刀用力拔了出來!

衆人全部看着我,臉上都有些異色!

因爲剛纔我和費良同樣是捅了一刀,但我這一刀造成的傷害遠勝費良。

費良也看向我的刀,眼中莫名的精光一閃,卻帶着些許疑惑。氣氛明顯頓了一下,但沒有人出口詢問,因爲這屬於別人的祕密,問了只會讓人不快。

封仙 “好了,大家將東西都肢解一下吧,哪些有用不必我說了吧!”熊剛笑着說道。

衆人一聽,紛紛上前去砍屍體上的四肢,幾下便將四個爪子砍了下來,熊剛還廢了老鼻子力氣,奮力去劈砍大猩猩滾落在一邊的頭顱。

我看的莫名其妙,便問胖子,“他們在幹什麼?”

“這猩猩死之前不是普通的猩猩,而是已經快成精成妖了,所以體型才能長這麼大。”

胖子道,說完指着那些四肢又道:“那些利爪已經是很不錯的獸材,可以用來製作武器,能值不少錢,還有它頭顱裏肯定也結出了晶核,可以用來製作法器,比我們用的普通桃木劍棗木劍要好很多。”

我恍然,之前在洪村地宮的時候,虹姨曾經用一把弓將魔王之魂射穿了,那把弓上面就鑲嵌了一些亮晶晶的東西,想必就是晶核了。

這點苗苗曾經和我提過,說動物道行的成長和人是兩條路子!

……

(本章完) 過了一會兒,熊剛終於將頭顱給劈開了,用小刀在裏面翹出來一個黑黑的東西,大概就一個黃豆粒那麼大,黑的發亮。

“嘿嘿嘿,不錯!”熊剛一樂,道:“這回總算多收穫點東西了。”

接着,衆人將地上的切割下來的東西放到了一起,熊剛掃視了一下全場,道:“剛纔那一戰打的有些艱難,險象環生,根據表現和貢獻,馬春兄弟居首,大家沒問題吧?”

衆人看了看我,皆搖了搖頭,事實擺在那,沒人說出什麼異議。

胖子笑笑,朝我丟了一個笑臉。我也眉頭一揚,這模式我喜歡,集合集體的力量,可以獲得自己個人能力拿不到的東西。

“既然大家沒異議,那馬兄弟加三分,我、李凌、費良,曹圓圓各加兩分,剩餘的人加一分,大家看如何?”熊剛又道。

衆人互相對視了一眼,皆點點頭,表示沒有異議。

“好,那下面就開始競拍吧,老規矩,咱們從最好的東西開始拍。”熊剛道,說着將那顆黑色的晶核託到掌心,“這是快成精的猩猩晶核,價值大概兩百萬左右,雖然一般人用不上,但賣出去換錢還是不用愁的,大家應該都瞭解過,多的就不多說了,大家競價吧。”

“我出兩分。”還是曹圓圓率先競價。

“我出三分!”俞子露加價。

現場明顯頓了一下,每一分都是很珍貴的,說是拿命去搏都不爲過,萬一等下出現更珍貴的東西,分數少的人是沒希望的。

我看了胖子一看,他朝我搖搖頭,示意我四分已經不值當,我頓時心裏有數。

剛纔自己用掉了兩分,但加上剛賺的三分,依然是隊伍中最高的三人之一,另外兩個是李凌和曹圓圓;本來熊剛也應該和我持平的,但他最開始的那一次主動減了一分以示誠意,所以才四分。

見無人加價,熊剛掃視全場,道:“既然沒有人出更高價的話,那現在可以出平價了!”

“平價?”我對胖子比了一個口型,莫名其妙。

胖子小聲對我解釋道:“競價如果沒有人出更高價的話,就可以出平價,出一樣價格的人採用執骰子的方法分配,誰的運氣好,誰就可以用平價將東西收入囊中;這樣可以避免先出價的人佔嘴快的優勢。”

我頓時瞭然,確實,如果沒有平價競爭的話,那後出價的人就太吃虧了,因爲不管怎麼競價,後出價的人都要比先出價的人至少多出一分才行,這樣完全就比誰嘴快去了,確實很不公平。

比如俞子露出三分,那後面的人如果沒有平價競爭的話,就只能出四分了,白白浪費一分,就因爲沒她出價快。

衆人猶豫了一下,費良站了出來,道:“我平價出三分。”

“我也平價三分。”人羣中又走出一人,正是剛纔那個被抓傷的張姓中年人。

“哈哈哈,看來大家都認爲三分比較合適,那既如此,我也平價三分吧!”熊剛道,說完將兩個骰子拿了出來,又說:“那大家就看運氣吧,誰大歸誰。”

說完,他將骰子丟到了地上,出來六點。

之後,參與平價的幾人都執了一把骰子,費良運氣最差,只有兩點,張姓中年人執出了五點,俞子露運氣最好,執出了八點。

於是,這顆晶核便歸了俞子露,而她的代價

就是積分三分清零了。

之後,熊剛又將四根爪子提了起來,道:“這爪子也是不錯的東西,放到外面做個武器值個三五十萬還是小意思,大家也開始競拍吧,一個一個來。”

我對這些東西都沒什麼興趣,至始至終沒出價,不光我,熊剛、李凌,費良都對這東西沒興趣,最後這四個爪子是被分值最低的那些人瓜分了,一個只拍到一分,而且最後一個差點沒人要。

這時候我又起了疑問,就問胖子如果流拍了,沒人要怎麼辦?

胖子笑笑,道:“那就先放着,如果後面再出現流拍的就合在一起拍,這樣一般就能拍出去了,畢竟是兩樣東西,如果至始至終都沒人要就歸隊長,這也算隊長的一點小特權了。”

我點點頭,心道這分配機制還挺不錯的,儘量做到兼顧公平,至少不會讓人連湯都沒得喝。

不過這恐怕也就是大家實力差不多的情況下才行,要是這裏來一個大目級別的高手,規矩恐怕就不同了。畢竟奇門界在哪都是憑實力說話的。

將得來的東西分配完畢,熊剛便建議將裏面的大殿搜一下,看看有沒有遺落的好東西。

於是,我們直接奔向那座形似大殿的地方,依舊是遣人探路,輪到第八組,是曹圓圓和另外一個半百的老頭子,老頭姓毛,年紀有些分辨不清,也不知道是真的年過半百了,還是人顯老,鬍子拉碴。

他們配合進去偵查了一下,發出安全的警報。

我們魚貫進入,發現大殿裏面居然是一個環形的圓臺,四周都是臺階,中間一張石桌。

“這地方是幹什麼用的?”曹圓圓一臉莫名。

“有點……像古式的學堂?”俞子清回答道。

衆人微微一愣,看向四周,都緩緩點頭。

我也贊同這個答案,在影視劇裏面,很早以前春秋時代的學堂確實是這樣建的,先生在中間教書,周圍高臺上就坐着學生,和後來的樣式明顯不一樣。

“有學堂,那豈不是說明這裏原來應該居住着百姓?”曹圓圓又問。

“應該是了,這座城原先是有活人居住的,這裏應該是供貴族學習的地方。”俞子露沉吟道。

“就是不知的是那個時代的,看起來很久遠了。”

“是古蜀文明!”這時候,向來話少的不能再少的獨行俠費良說一句。

我們所有人都一愣,不解的看向他。他沒說話,而是將石桌上的灰塵掃掉,說:“這裏有太陽神鳥的標記!”

我心頭猛的一跳!

古蜀文明!

洪村的地宮就是古蜀文明的一支,冷水洞就是入口,只是後來暗河改道,將入口淹掉,形成了冷水洞。

沒想到這裏也出現了古蜀文明!

我急忙跑過去一看,發現那石桌上確實有一個太陽神鳥的標記,和歷史課本上那個三星堆挖出來的太陽神鳥圖案一模一樣。

四隻神鳥環繞鋸齒形狀的太陽旋轉,是典型的太陽崇拜!

我想起了洪村的地宮,裏面也一樣是四隻神鳥,但環繞的卻不是太陽,而是月亮!

皮衣客說那是太陰崇拜!

和太陽崇拜是相對立的,雙方之間恐怕還出現過延綿不知道多少歲月的戰爭。他們最大的區別是一個是地表的城居,一個地下的穴

居。

雙方儘管相反,但都屬於古蜀文明!

相傳這個文明高度發達,但因爲沒有文字,所以歸類於史前文明,和黃河流域也就是現在的漢民族爲主體的華夏文明還要早很多很多年。

洪村的地下的地宮,就是古蜀文明建造的。而這裏的“大魔之城”,居然也屬於古蜀文明!

這絕對不是巧合!!

之前在洪村的時候,我就隱隱有一股力量將自己往洪村的地宮裏面引,而現在卻更加明顯了,我是被白臉青年騙着送到這裏來的。

難道白臉青年和當初洪村那股隱祕的力量有關聯?

這也能解釋的通,因爲他曾經就出現在洪村!

這裏有大魔,而陳久同告訴我,說洪村的地宮有鬼王!!

一個是大魔,一個是鬼王!

那條鬼鰩就是鬼王的寵物,但至始至終我都沒有見過所謂的那個鬼王,最強的也就是魔王張獻忠的一點殘魂。

這一刻,我感覺自己似乎掉進了一個局裏面,這個局是從洪村帶出來的,是洪村一系列詭事的延續!

有人,或者有什麼東西,想要我幹什麼,所以纔將我弄到這裏來!我心裏開始惴惴不安,總感覺要出事,這點和當初在洪村的時候一模一樣!

甚至一個弄不好,洪村還隱藏着一個什麼大祕密!一個我們沒有解開、沒有接觸過的祕密!

太像了!

大魔和鬼王、太陽崇拜和太陰崇拜、地宮和大魔城,完全就是一個文明的兩個面!

之前我一直以爲,古蜀文明的地宮只是洪村詭事的一個背景,後來被張獻忠和洪家老祖改造過而已,和洪村詭事沒有直接關聯。

但現在來看我想簡單了,古蜀文明似乎不光的背景!

“你怎麼了?”胖子見我面色有異,小聲問我。

我搖了搖頭,這件事情太過玄奧,胖子沒有經歷過洪村那些事,一時半會說不清楚。

想了想,我開口問他們:“大家對古蜀文明瞭解多少?”

衆人一聽,有些面面相覷。

“只知道是史前文明,最後滅亡了,滅亡原因不詳!”曹圓圓搖頭道。

李凌也沉吟道:“這麼一座宏偉的大城,說明它們當時很發達,是如何隱世的呢,會不會後來人動了什麼手腳?”

“據我所知,古蜀文明應該是滅於他們自己人之手!”這時候費良又開口了。一說話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也包括我。

這個人,似乎對古蜀文明瞭解不少。

“費良兄弟說說唄,我們既然來了這裏,多瞭解一些總是有利的。”熊剛說道。

費良沉吟了一下,“其實我也聽人說的,說古蜀文明原本是強於華夏文明的早期,但他們因爲太陰和太陽對立,常年戰爭,互相削弱到了極點,以至於被遠遜於他們的九黎後裔古三苗所滅,沒想到這裏會有這麼大的遺址。”

“古三苗,那不是苗疆地區的先祖嗎?”我奇怪道。

費良點點頭,“對,傳說古三苗的首領叫蚩尤,原先是九黎族的一支,在古蜀一帶休養生息才強大起來,可惜最後敗於炎黃之手。”

我聽的一陣頭疼,這時間跨度也太大了點吧,都涉及到了史前不知道存不存在的神話傳說了!

……

(本章完) “這座城魔氣滔天,難道里面真的有大魔不成?”古家三兄弟的古勇問了一句。

“那就不得而知了,從這裏這麼多魔物來看,也許真的有也說不定!”費良搖了搖頭道。

“就是不知道爲什麼隱世的魔城如何會突然出現,以前好像從來沒有聽說過這樣的一座城。”曹圓圓又說了一句。

“該不會有什麼陰謀吧?”胖子道。

“這個……”費良沉吟起來,很認真的說:“反正這件事確實有些蹊蹺,從三大勢力的反應來看,他們和我們是同一時間在論壇上接收到消息的,換句話說就是有人一開始就打算將消息公佈出去,圖什麼呢?”

他話說完,所有人都頓了一下,臉色微變。

我心裏越來越不安,有陰謀!

白臉青年將我送來這裏,不可能是鬧着玩的,他一定有目的,而這些人來這裏,弄不好也和他有關。

我注意到費良提了一個什麼論壇,那說明是有人在網上直接將消息公佈了。

想了想,我便問:“這次一共進來了多少人?”

“怕得有個數百人!”熊剛道,“光三大勢力就來了一百多,其他零零碎碎集合在一起,就更多了。”

“數百個。”我嘀咕了一句,這可是一大批的人。

奇門勢力當中,像三大勢力這種豪門或者世家,雖然都是中流砥柱,但人數其實並不算多,反倒是民間的奇門人士相對較多,只是實力比較弱,而且鬆散,沒什麼凝聚力。平時都是各忙各的,很少聚在一塊,這次魔城出現纔將這麼多人聚集過來。

“這些東西也沒個頭緒,咱們先不管了,天塌下來個高的頂着,三大勢力都來人了,他們吃肉咱們跟着喝點湯就是了,得了好處就撤,不貪多的話應該出不了什麼事。”衆人沉默了一陣,熊剛又道。

衆人皆點點頭,他們本來就打着掏點寶貝回去的想法,熊剛正好說出了他們的心聲。

接着,熊剛便讓大家分開尋找,看看能不能揀點漏。

衆人分散開,在偌大的大殿外面找尋,我和胖子在一起,在其他的地方也發現了不少太陽神鳥的標記,顯然這裏是一處很重要的地方。

想起之前費良所說的論壇,我就問胖子:“他們說的那個什麼論壇,到底是什麼東西?”

“那個。”胖子抓了抓頭,道:“是奇門界的一個論壇,創建者不祥,在奇門界很有名,很多的時候奇門界如果有什麼風吹草動,上面都會有風聲。但據說管理很嚴格,一般人根本進不去,不光需要引見人,還需要一大筆的註冊費。”

婚過來,昏過去 “需要多少註冊費?”

我被勾起了好奇心,現在網絡和手機這麼發達,各行各業都會有自己的論壇,沒想到奇門也有。

“註冊費每年一交,據說是一千萬一年。”胖子道。

“一千萬,還一年?!”我不禁目瞪口呆,這哪裏是什麼註冊費,這是搶劫! 劍驚九天 一年一千萬,平均下

來一天好幾萬塊,什麼鬼地方能這麼值錢?  “這麼貴,有人進去嗎?”我問道。

“有啊,怎麼會沒有!”胖子道,“別小看那個論壇,裏面集結了東土很多精英,可以學到很多東西,而且外界出現什麼大事小情,論壇都會開分析帖,廣開言論,一方面消息靈通,另一方面高手現身說法會讓人受益匪淺;他們敢收一千萬一年的註冊費,就說明值一千萬。”

“那你進去過嗎?”我又問。

“我哪有那個本錢啊!”

胖子直搖頭,道:“進那個論壇首先必須有錢,二必須有實力,三還要引見人,一般都是大目級別的高手纔有資格進去,當然,也會有一些世家豪門的土豪跑進去溜達的,但一般不敢說話,裏面高手衆多,沒什麼水平亂說話會讓人笑掉大牙。”

“大目級別以上?”

我瞟了遠處的費良一眼,道:“費良應該沒那麼厲害啊,否則也不知道來這裏找湯喝了。”

“我說的論壇名字就叫奇門論壇,而他說的那個,肯定是別的野論壇,小論壇之類的,那就便宜多了,一年給個萬把塊都能進,有的甚至是還更低,三教九流什麼人都有,很多消息都是真真假假的,價值比較低。”胖子解釋道。

我點點頭,這就對了,還是那句話,有人吃肉就總會有人檢點湯喝。

……

“大家快來,有發現!”

就在我還想問的時候,突然有人一聲大吼。

我和胖子對視了一眼,和衆人一起朝那邊跑了過去。

等走近一看,發現居然是一具骸骨,就靜靜的躺在一個角落裏,渾身骨頭髮黑,手上抓了一根黑色長矛。

最恐怖的是,它的心口位置的肋骨斷了好幾根,成一個豁口,頸脖斷掉了,頭骨滾在了一邊,從緊緊咬住的牙齒來看,它死之前一定很痛苦。

“怎麼會孤零零的存在一具骸骨?”曹圓圓奇怪道。經過她提醒,衆人朝旁邊看去,發現地上雖然雜物碎屑較多,但沒再發現什麼別的骨頭,就這一具。

“這是一具男性骸骨,骨色發黑,有魔化的跡象。”這時候,李凌蹲在骸骨邊,一邊用小刀劃拉檢查,一邊道:“從肋骨斷裂的缺口來看,他死之前應該是被人活着摘走了心臟,一擊致命。”

“是什麼人?”我追問。

李凌挪過去點,將骸骨斷掉的頭顱翻過來辨別了一下,道:“應該是原先這座城裏的人,骨像和現在的人種有些區別,死去的時間不短了,如果不是骨頭魔化,恐怕根本保存不了這麼長時間。”

“難道是骨魔?”曹圓圓驚呼一聲,臉色大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