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遺憾,由於她們來得太遲,銀翼軍團已經招收夠了足夠的魔法師,其中美佳絲便是順利進入了這個大型集團的優秀那札特學生之一。

美佳絲之所以也選擇了留在熱那哈,是因為她擔心一旦回到里約約雅,她的父母就迫不及待地要將她介紹給當地的貴族,這是心有所屬的女孩心中不希望的結果。

「沒關係的,我們可以換另一個嘛,還有十幾家大型的冒險者公會呢。」看到其他幾名同伴失望的表情,簡強打歡笑鼓勵她們。

可是同樣的情況,那剩下的十幾家企業也招夠了足夠的魔法師。還有一家,看中了簡和科琳,卻對初級魔法師傑奎琳和劍士傑西弗看不上眼。但這四人已經下決心要在一起,所以簡和科琳也捨棄了這次的機會。

這下這四名魔法少女陷入了絕境之中,雖然來招聘的不只有這十幾家,但其他冒險者公會要麼就是招夠了人才,要麼就是對接收這些魔法師提不起興趣。

「怎麼辦?難道,難道要回家去等待消息嗎?」傑奎琳的聲音有些發抖,她一想到是因為自己的原因,害的科琳和簡兩位姐姐失去了本可以加入大型冒險者組織的機會,心中便忍不住難過。

「啊拉啊拉,不要緊哦,小傑奎琳,我相信,天無絕人之路的。」簡強打笑容安慰這名如同妹妹般的死黨。

「哦哈哈哈,那麼擔心做什麼,實在不行,我就自己組織一個冒險者公會,這也不過是錢的問題而已!」科琳雖然這麼說,但她知道,組織一個冒險者公會並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哈,這四名美女,你們想要加入冒險者公會!?」這時候,一個聲音向這四名少女伸出了援助。(未完待續。。) 百度搜索【】

「有沒有搞錯?一下子招收了四名魔法師?」一個光頭髯須的魁梧大漢看到自己的同伴領來無名魔法師,一陣不滿,雖然這五名魔法師各有姿『色』,秀『色』可餐,但想要供養她們可是花費不少,「你打算以後不吃飯了嗎?」

「可是,頭,這五名魔法師說什麼也不肯分開,所以我只能全部帶來了,別看她們那麼柔弱,有兩名高級法師在裡邊呢,而且一名雖然是初級法師,卻有高級劍士的職稱。本書及時更新,請登錄【】」負責招收的是一名個頭矮小,瘦弱,而且看得出來膽子很小的男人,正在一臉職業『性』地微笑向那名光頭大漢解說。

「哈?就因為這個,你一下招收了四名吃金子的法師?」光頭面『露』不滿,走過來對這名不知道法師價格的手下教訓道。

「啊拉啊拉,不用生那麼大的氣了,我們前三個月內不收任何酬勞,只要收下我們四人就可以了。」簡在一旁微笑著為那名矮小的男子說情。

光頭將目光瞪向這名外來的魔法師,但很快就被她豐滿的胸部捕獲。

「請,請問,你叫什麼名字?」光頭知道自己的失禮,艱難地將目光從這個『迷』人的胸脯上挪開,放在簡的臉上。

藍『色』的頭髮?她是人魚法師?不過身材和相貌真好啊,那些貴族們生活真是令人羨慕。光頭悄悄地吞下一口唾『液』,猥瑣地想著。

「簡.雷蘇琪。」簡禮儀地微微鞠躬,說出自己的名字。

「……職業呢?」光頭感覺自己和貴族們簡直沒有任何共同的語言。想了很久,才問出這句。

「高級人魚法師。」

「嗯,嗯,很不錯。你通過了。」光頭努力不讓自己的目光顯得猥瑣,將臉移向了另外三名少女。

很快,這個剛剛從一個胸脯逃出來的目光,又被另外一個胸脯捕獲了。

這個胸脯雖然沒有那名人魚法師的雄偉,但卻極其可觀,而且對方穿著一件高貴的白『色』禮服,胸部『露』出了少許。

那雪白無比的看似非常可口的渾圓美肉,再加上那頭高貴的金『色』捲髮。有種說不出的誘『惑』力。

「請,請問,你的名字!?」光頭只能努力掙扎,雖然心中滿滿的衝動。往上打量這名高貴的少女。

「哦哈哈哈,科琳.吉諾爾,克萊米吉諾爾家族的長女!」科琳已經注意到對方不懷好意的眼光,她強忍著噁心,向對方介紹自己。

「嗯。嗯,嗯。不錯,哦,不對。你的職業?」光頭有些走火入魔,語無倫次了。

「高級火系魔法師。喂,你看夠了沒有?」科琳的耐『性』終於到了極點。不壞好氣地提醒對方。

@****「哦,失禮了!」饒是自認為臉皮狗后的光頭被那名貴族少女這麼一說,也顯得有些不好意思,只能擰頭看向剩下的兩名。

那名長得很帥氣的中『性』女『性』,卻有種說不出的俊美,但她包裹得嚴嚴實實的,看不到胸部,所以對光頭的誘『惑』力也降低很多。

「名字,職業?」遇到合適的對手,光頭立刻發揮出他領袖的鎮定。

「傑西弗.吉森,高級劍士,魔法學徒。」傑西弗簡單地進行了回答。

「哦,會魔法的劍士,不錯啊。」傑西弗給光頭一種很乾練的感覺,如果是只收一人的話,他一定會邀請這名魔劍士加入自己的隊伍中。

「嗯,還有剩下的一名女孩。」光頭轉頭看向那名嬌小的魔法召喚師。

這名魔法師衣服並不高貴,雖然長得很清秀,但身材顯然還有些青澀。這並不重要,光頭想知道的是,這名女孩的實力。

「名字,職業?」

「傑奎琳.雷諾。初級召喚師,」這名叫做傑奎琳的小女孩有些緊張地回答。

「召喚師啊,能讓我看看你的召喚獸嗎?」

「好的。」

作為努力家,傑奎琳的基本功很紮實,只見她低『吟』魔咒,她的召喚獸便出現在了地上。

「這……這是?你是在開玩笑吧?」看到那隻小小的原始獸,光頭腦子已經不知道怎麼思考了。

「那個,那個,夢『露』很厲害的,是唯一一隻會使用魔法的原始獸。」傑奎琳努力想為自己辯解。

「好吧,好吧。」光頭似乎沒什麼耐心了,向那五人說道,「你們真打算為了這個沒什麼能耐的初級召喚師做到這個地步?如果她加入我們的組織的話,只能做打雜的,洗洗碗什麼的,至於戰鬥,可沒你們這些女孩子想得那麼過家家。」

「怎麼……」傑奎琳有些著急了,「我是說真的,夢『露』真的很厲害啊!」

讓魔法師去做雜工,完全無視了她們的尊嚴,如果魔法師真的淪落到這個境地,最嚴重的後果是將被其他魔法師取笑,甚至帶著侮名過上一輩子。嚴重的話,會被視為那札特的恥辱,被否認其學歷。

「真是不知道輕重的女孩,如果你們執意要讓那個召喚師留下來,那我還是請你們離開吧。」光頭轉身,擺了擺手,他對這些貴族魔法師的印象本來就不好,而且作為中小型的公會,一下子接納五名魔法師,這可吃不消。

雖然這次他們為了準備一個酬金很高的任務不得不招募魔法師,而且如果能順利完成那個任務,他們將說不定有足夠的金錢轉升成大型冒險者公會,那時候也需要一定量的魔法師。但這次的四名魔法少女,如果只要前三名的話,他是很樂意的,不過那名召喚獸是原始獸的召喚師少女,就顯得有些雞肋了。

「你夠了吧!?連一句解釋都不聽傑奎琳的,我們走!我就不相信只有你一家冒險者公會!」科琳的耐『性』已經到了極點,拉著傑奎琳轉身就走。

「打擾了。」簡也匆匆向光頭漢子說了這麼一句,跟著那兩名少女一起離開,傑西弗緊跟而走。

但這些魔法少女們由於太過於憤怒,忘記了某隻不知道蹤影的原始獸。

「下次別給我招這些眼睛生在頭頂的魔法師!」等那四名少女離遠了,光頭漢子斥責起引發這次矛盾的那名瘦小的手下。(未完待續。。) 百度搜索【】

冒險者與那札特學院學生的招聘會場上,大家都在緊張而不熱火地進行著交流。本書及時更新,請登錄【】

如果上帝腦子沒出現問題的話,這場招聘會過後,大多數的同學都會回到老家,過著衣食無憂的貴族生活,至於冒險者公會,那只是請他們他們都不會去的低賤的組織而已。

正在這時候,一名男子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這名男子與其他人相貌有些不太一樣,具有明顯的東方人特徵,黑『色』的眼睛,黑『色』的頭髮。

而且不只是相貌,他的衣著打扮也與大陸上的人們大異,他的頭髮中等長度,卻整齊地往後撥過,讓他整個人看起來顯得相當精明。

他穿著一套怪異的一副,如果是現在人看來,那套行頭不過是一副普通的業務員的襯衫裝,但這套衣服在異世界從來沒人看過,難免引起大家大家的好奇。

雖然有不少人的目光被這名奇特的男子吸引,但這名男子身上散發出來的資質帶有某種讓人不敢輕易靠近的危險。

得助於這種威懾力,男子輕易地走到了銀翼軍團的招聘位置。

「對不起,已經招到了足夠的人了。」負責審核的銀翼軍團成員看到來者不善,只能在遠遠便對這名男子聲明。

「我才不是來應聘的呢,我是來利用美佳絲.德克斯的。」男子『露』出一種令人不快的微笑,『摸』了『摸』頭髮。說道。

大家聽了這話。都將目光投向了今天剛剛加入公會實習的蘿莉體美少女身上。

這名少女顯然有些激動,她獃獃地看著那名黑髮男子良久,美眸含淚,很明顯,她在努力抑制住自己的感情。

「楚守,你沒死,太好了……」少女努力了很久,才稍微平靜地說出了這句話。

美佳絲其實心裡已經開始默認自己對楚守的感情,可是她並不知道楚守是如何看待自己的,懷著這樣的不安。她不敢向這名男子表『露』出自己的真實感情。

當美佳絲知道楚守獨自一人面對那古拉吉神的時候,她突然感到沒來由的恐懼,畢竟這實在是太危險了。先別說能不能活著回來,萬一活著回來。能保證完好無損嗎?楚守這傢伙可完全不會管自己的死活啊——從前邊兩次的接觸美佳絲就能看得出來。尤其是那次與黑『色』傀儡人的戰鬥,他差點就送了命。而這次面對那古拉吉神,真不知道他會努力到什麼地步?那古拉吉神絕對不是那具沒有思考能力的傀儡所能。

「果然啊。」楚守看著驚慌未定的美佳絲,『露』出獨有的微笑,他心中道,「我三次出現都與美佳絲有關,因此為了守候我,很多人都將目光放在這名女孩身上。」

「美佳絲,能給我利用一下嗎?」這名黑髮男子沒@****頭沒腦地就向這名蘿莉體美少女詢問。

「利用?」美佳絲還未從剛才的暗殺中緩過神來,自然想不出到底楚守想的什麼。

「利用你來對我的身份進行驗證,然後……」楚守微笑著『摸』了『摸』自己的頭髮,轉身向後方。

這時候,略微擁擠的招聘會場的人群似乎遇到什麼事情,如撥浪般分開了。一群穿著潔白簡樸修行袍的僧侶們簇擁著走到楚守的面前。

果然不只是黑暗勢力,光明勢力也在尋找自己。楚守的笑容漸漸淡下來,他的腦子裡有個瘋狂的想法。但支持這個想法,需要一定資本,而資本,就在四處尋找自己,渴望自己入伙的光明勢力身上。(未完待續。。) 百度搜索【】

楚守並沒有在大家面前說出自己的想法,而是希望這些僧侶帶自己到一個安全的地方,以防心懷詭測的暗處敵人。百度搜索【】[跡和傳說嗎?」這名僧侶的高層人士這麼想。

「不,不是我要製造傳說,相反的,建立的這個公會我不能正式出面,而且也不能告訴任何人這個公會是我開的,因此我才需要那名美女來負責與我接觸。」楚守似乎看穿了紅衣僧侶的想法,搖了搖頭,「畢竟我現在是一些人的眼中釘,如果以我的名義的話,對那些成員來說太危險了。」

不錯,現在黑暗勢力巴不得將楚守挫骨揚灰,身形俱滅,如果以楚守名義來開這家冒險者公會的話,成員絕對會遇上各種危險的麻煩。

「請等等,讓我向上級詢@****問你的建議吧?」紅衣僧侶越來越覺得這名男子所說的事情並不可能,用衣袖擦了擦汗,說道——現在已經將入冬天,紅衣僧侶卻在流汗,可以看出他心中對楚守的這個提議感到不可思議。

「哼,上層?那會有七層以上的機會同意自己的方案的。畢竟現在光明勢力內部也很混『亂』,大概不希望有一顆那麼重的棋子來『亂』局。」楚守『摸』了『摸』頭髮,微笑著向紅衣僧侶點頭。(未完待續。。) 百度搜索【】

答覆在約定后的一天,由於楚守原始獸形態很害怕呆在有兩個幽靈的召喚空間,傑奎琳看到他這樣,也不勉強他,反正女召喚師已經習慣了,而且最近楚守的表現很乖,因此傑奎琳也不強迫他回召喚空間。百度搜索【】

理論上級說,如果召喚獸不定期回到召喚空間,它在外界的魔力就會不斷消耗,到魔力用盡,它便會自動回到召喚空間補充魔力。可惜的是,傑奎琳的召喚獸是有著無限魔力的生物,因此楚守不用擔心這種情況的發生。

再說傑奎琳此時為了加入冒險者公會而發愁呢,這次招聘會只舉行三天,眼看著就要結束了,可是她們四人都沒有加入任何一個組織。

傑奎琳認為一切都是因為自己的緣故,因此更加努力地去面試。

但很遺憾,這次面試很多小中型冒險@****者公會已經打定主意,根本不想招收法師,只是因為國王的情面,勉為其難地來這裡串串場而已。

至於有想招收法師的,他們也一下子無力吸收四名法師,而且還有一個初級法師,這種買一送一的行為他們可不領情,畢竟他們想要壯大就必須完成高危險任務,有一名不太強的法師,不但薪水不菲,還可能拖大家的後腿,所以也沒任何組織肯一口氣招收這四名魔法少女。

正當四人漸漸絕望的時候,一名身著神秘面紗的女子喊住了她們。那名女子雖然極力掩飾自己。但從衣服的輪廓上可以看出對方至少身材非常出眾。

這名女子自稱是榮耀空騎的冒險者公會,想要邀請四人加入這個組織。

這個叫做榮耀空騎的冒險公會讓這四名少女感到十分親切,畢竟她們以前製作的那艘參賽飛船名字就叫榮耀空騎。

但她們更想不到的是,這個冒險公會背後的故事。

自己要求的那名成熟的美女居然是那札特學院的校長菲普利,連楚守都覺得有些驚訝。

菲普利在上次那古拉吉神災難中,覺得自己的罪過太大,就不在卡。

菲普利看得很仔細,當看完之後,她用不可思議的目光看向那名黑髮的男子。

「怎麼樣,這些事情並不冒犯魔法師的尊嚴吧?」楚守笑了笑,詢問道。

「沒有,但這樣做,真的能賺到錢嗎?」菲普利充滿了疑『惑』,「短短的六個月內,將五十枚金幣變成一萬枚,這樣做真的可以辦到嗎?」

「菲普利,你認為黃金是什麼東西?」對方反問道。

「黃金?錢?財寶?」菲普利謹慎地回答。

「是資源。像黃金一樣的,可以看到,可以『摸』的,我成為硬資源。」楚守笑了笑,「但有另外一種,看不到,『摸』不到,而且幾乎無窮無盡的資源,我稱之為軟資源。」

「看不到,『摸』不到?這樣可以換成錢嗎?你說的那種軟資源在哪裡?」菲普利越來越困『惑』了,她覺得這種玄而又玄的東西怎麼也不可能換到黃金和糧食的。

「這裡。」楚守伸出手指,指了指自己的腦袋,「還有……」

這名黑髮男子帶著詭異的笑容慢慢靠近菲普利,用手指不重不輕地在她的額頭上彈了一下,「這裡。」(未完待續。。) 百度搜索【】

「我受夠了!」科琳將一本小冊子丟到地上,氣急敗壞的高聲說道。本書及時更新,請登錄【】[本書來源百*曉*生]

加入榮耀空騎冒險公會已經一個月了,校長菲普利每天都會帶來一些這種小冊子,讓她們去練習。

小冊子的內容複雜,以一句話來形容,那就是劇本——小品劇本,相聲劇本。

楚守之前所在的世界,娛樂生活非常豐富,信息流傳手段也十分發達,這讓他看到了許多娛樂作品,他通過記憶力將這些劇本一一記下來。雖然劇本數量非常之多,但畢竟這類爆笑的喜劇劇情很容易讓人記住,在加上楚守的記憶力也不錯,所以抄襲下來也把握住了其八分精髓,然後他再進行一些改編,讓其更加適應獅子大陸的群眾。

為什麼這樣做?很簡單,楚守想賺錢。

試想一下,從誰身上賺錢最容易——除了范偉演的廚師,那就是另外一個群體,粉絲。

雖然很多多人都不想承認這一點,但現實卻容不得反駁。

先不說娛樂圈或者起點的各種粉絲事件,我們僅僅使用一個例子就可以說明這樣的事實。

世界上銷量數一數二的書籍是哪兩本,一是聖經,二就是紅『色』的小本子了。如果按照一般書籍定律,只要一個人擁有一本書籍,那他身邊的人可以通過借閱來了解這本書的內容,除非這是一本經常使用的工具書。但以上這兩本書都不在工具書之列。

這是為什麼?龐大的粉絲群。如果換成更令人接受的稱謂的話。那就是信仰者。他們並不在乎書籍的內容,他們之在乎寫書的是誰,甚至他們買回來也只看了一兩遍,但一旦發現這些書籍有新的裝訂本,說不定他們還是會毫不猶豫地去購買。這些書已經超出了書籍的定義了,那是承粉絲們信仰的道具。

其實這也不能怪他們,畢竟產生崇拜也是人類學會思考以後獲得的產物,連他們自己也不清楚這東西為什麼會對他們如此重要,以至於他們不惜用金錢,暴力甚至生命去維護。

那要靠什麼才能迅速獲得粉絲。答案有很多種,通過宗教,通過,但最穩妥的方式。那便是成為娛樂明星。

畢竟宗教方面,大聖王國已經在這片大陸上穩妥地掌握了大權,先不說獲得的教徒有限,哪怕是獲得大量的教徒,遲早也會被大聖王國發覺,甚至會被取締,消滅——畢竟已經觸及了它的利益。

當然,傳播銷售也是一個不錯的手段,但楚守可不希望傑奎琳她們從此走向這一條不歸路,想來想去。只有作為偶像明星了。

楚守認為應該沒問題,畢竟很多女孩子會經常夢想這在燈光與目光交錯之間表現自己的一面,享盡風頭,而且這樣也沒違反魔法師的尊嚴問題。雖然這種戲子在東方國家被人瞧不起,但獅子大陸就沒這樣的意識。

但,唯一的問題是……

基本功!演戲需要的是演技,而這些少女從來沒有訓練過這種東西,或許舞蹈她們在禮儀課上學過一些,但演戲這東西絕對是她們沒接觸過的。

所以,楚守決定要對她們進行密集『性』訓練。直到她們的演技合格。

一切都如楚守所料,那些女孩子看到這些劇本,一個個都笑得前俯後仰,簡甚至顧不上淑女形象,因為笑到肚子痛而蹲在了地上。

其實成員不僅僅只有這四名魔法少女。還有兩名來自東方的少女——『毛』利櫻和優,她們本來的任務就是和傑奎琳在一起。因此傑奎琳一加入這所冒險者公會,她們兩人便迅速地要求加入。這當然也通過了楚守的意見,通過菲普利,讓她們兩人入伙。

當得知要進行表演,來自東方的『毛』利櫻截然拒絕,所以楚守也只能安排她們打打雜,但她們也樂於接受,在她們的思想中,這屬於靠力氣賺錢,比賣笑好多了。

楚守並不『露』面,他只能定期地秘密揮劍菲普利,將每一段時間的計劃,劇本還有交代告訴她,讓她代替自己完成,這所冒險者公會表面上還是菲普利的。

這些劇本菲普利也看過,本來滿懷心事的她看到這些劇本,甚至也忍不住莞爾。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