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林寒的嘴裏瞭解了事情的來龍去脈之後,公母鳳凰驚了,他說,他們怎麼可能還能生孩子,敢情是在幫主人做嫁衣裳啊!

“主子你的意思是,我辛辛苦苦,幫你生了一個老婆?”母鳳凰實在找不到形容詞了,此話一出,有種不想當鳳凰的感覺了。

太苦逼了,自己辛辛苦苦懷孕生下的蛋,怎麼成了主子的老婆!

寶寶委屈,寶寶不想說……

母鳳凰滿眼委屈的看了看公鳳凰,公鳳凰表情也有些玄妙。

總之夫妻二鳥的眼裏,盡是心有慼慼的模樣。

伴隨着冰塊碎裂的聲音響起,兩隻鳳凰一個人皆一臉激動的看向那枚冰蛋。

儘管已經知道了爲什麼自己娘子能夠下蛋,不過這畢竟還是從他娘子的身體裏生下的蛋,所以公鳳凰還是激動的厲害,那心情一點都不亞於要見到重生之後白妖妖的林寒。

也不知是過了多久的時間,當整個蛋殼都破碎掉,時間已經過了一個時辰。

一隻雛凰模樣的小鳳凰出現在了三雙眼睛裏。

林寒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有種不忍直視的感覺。

是不是弄錯了!出來的不應該是白妖妖嗎?白妖妖是狐狸,怎麼成鳳凰了?

“主子,你好像弄錯了,出來的是我們的孩子呢!”公鳳凰則是一臉激動,一把將小鳳凰抱了起來,那模樣簡直高興的快要瘋癲了。

“……”不可能啊!清聖子沒理由騙自己,怎麼出來的不是白妖妖,而是一隻小鳳凰。

“主子,你傷心過度我可以理解,但是你不能做那樣的幻想,這是我的孩子,怎麼可能是你老婆呢?”母鳳凰長嘆一口氣,跟着公鳳凰一起逗這隻小鳳凰。

林寒滿頭黑線,有種被騙了的感覺。

“死林寒!臭林寒!抱抱我呀!”正在一家歡喜一家愁之際,那隻小鳳凰竟然口出人言了,而且指名道姓要林寒抱抱自己。那熟悉的嗓音和強調,直接讓林寒驚了。

當然,驚到了的不止是林寒,還有那公母鳳凰。

“什麼鬼!咱們的寶寶說話了!”這兩隻鳳凰大大的有種初爲人父母的感覺。只差沒有激動的老淚縱橫,一副我心甚慰的模樣。

“你是……”林寒還是有些不太確定,怎麼好端端的從一隻狐狸變成了鳳凰。

“是不是我變種了你不喜歡我了!還說等我醒了會愛我一生一世的!你在騙我!”小鳳凰淚眼斑駁的看着林寒,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樣。

林寒一陣惡寒,感覺老婆縮水成了嬰兒,有種完全不忍直視的感覺。

“乖蛋蛋,不哭不哭,爹孃喜歡你啊!”兩隻大鳳凰樂呵呵的跟小鳳凰說道。

世界第一甜:老婆大人,超撩的 聽得林寒嘴角直抽抽,有種不忍直視的感覺。

“我是白妖妖!不是什麼蛋蛋!”這是什麼鬼名字!在蛋裏的時候已經揹負這個名字度過了漫長的一個月時間,沒想到出來了還沒有能擺脫這麼恐怖的名字。 公母鳳凰覺得心很累,辛辛苦苦折騰了一年,敢情都是在幫林寒折騰。

好不容易有了後嗣,生了一枚蛋,結果剛出生成了別人的老婆。一點育兒體驗都沒了,兩鳥一臉悲催的看着眼前那個將自己的寶貝孩子搶走還一臉無辜的主子,心裏那叫一個咬牙切齒。

“你真的是妖妖?”林寒還是覺得匪夷所思,這對,也太強大了。

怎麼是變成了一個小娃娃!明明跟自己體型差不多的鳳凰蛋啊!怎麼蹦出的小鳳凰是這麼小的一隻……

“嗯,這多虧了她吃下了海怪心臟和歸魂草,不然的話,我的魂魄還不至於恢復完整。”那海怪的心臟有着極其強大的靈力,而她最初被封印在了母鳳凰的身體裏。若不是母鳳凰吃下了那些東西,促成了自己脫離原來的魂石,化爲了一枚蛋,她還這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能夠重見天日。

“好吧……”原來是無心之失造成的,等等……歸魂草……“你將歸魂草給吃了?”那原本是林寒打算留着臉蛋的,只是覺得鳳凰這空間不錯,足夠嚴寒,可以讓這些仙草仙藥起到保鮮的作用。

沒想到這兩隻那是純正的吃貨啊!吃起東西來毫不嘴軟,吃掉自己丟進來的那顆海怪心臟算了,竟然還將歸魂草給吃了……

不過好像也沒啥事,這歸魂草本是自己打算給白妖妖煉製丹方。

“吃了,你丟進來的東西,不是給我們吃的嗎?”母鳳凰說的毫無無辜,自己這剛剛生下來的閨女都成你老婆了,吃你一點東西咋滴?

“等等,不太對。”公鳳凰盯着白妖妖化身的小鳳凰看了許久,忽然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地方。它連忙前,伸出雙翼,一把將小鳳凰抱了起來。

“啊!流氓!”隨後公鳳凰仔細看了看小鳳凰身的一處地方,驚得白妖妖直呼流氓,一耳刮子扇在了公鳳凰臉。

“你做什麼?”不僅是白妖妖怒了,連帶母鳳凰和林寒也怒了,那眼神恨不得將公鳳凰給紅燒了。

“公……公的……和我一樣。”公鳳凰被兩者吃人的眼神給嚇得不輕,結結巴巴的將自己的所看到的說了出來。

此言一出,瞬間衆人被雷了個裏嫩外焦,尤其是白妖妖,更是一副被雷劈過的樣子。啞口無言,整個人都是蒙圈的狀態。

“真的假的?”母鳳凰一陣激動,也將小鳳凰拎了起來,仔細一看,笑出了聲來,“主子,這投胎時弄錯了性別,竟然生成了公鳳凰,看來沒辦法當你老婆了。”這語氣聽着大大有幸災樂禍的趣味,公母鳳凰心裏那叫一個激盪啊~

感覺自己生的孩子又變成了自己的。

“你們騙人!我纔不是公鳳凰!”當然,崩潰的不僅林寒一人,白妖妖也崩潰了。

怎麼投生成了公鳳凰呢!這不是套路啊!

她不是應該投生成母鳳凰,跟林寒再續前緣嗎?

“孩子,我們是你父母,能認錯嗎?不信你自己看看嘛~”公鳳凰笑的一臉奸詐,慫恿白妖妖自己去認證是真是假。

白妖妖抿着嘴,鼻孔微微張開,深吸了一口氣,低頭看了一眼,“啊!!”而後便是慘絕人寰的慘叫聲。

聽得林寒徹底無語,伸手扶額有種頭疼欲裂的感覺。

“嗚嗚~林寒,這不是真的對不對……我不是公鳳凰對不對?”睜着一雙人畜無害的大眼睛,白妖妖可憐巴巴的瞅着林寒。一雙小翅膀死死的拽着林寒的衣服,那模樣簡直將人的心都萌化了。

“你都確定了,好像是真的。”其實林寒心裏也不是滋味,曾經的妻子,變成了一個男孩……

這感覺好白妖妖去了一趟泰國做了一個變性手術的感覺是一模一樣的。

簡直讓人有種想想要崩潰的感覺。

“嘿嘿!乖乖的跟着爹孃在空間裏好好修煉,別打擾主子。你們兩個男人之間,是不會有結果的。”公母鳳凰卻完全不這麼認爲,他們簡直高興死了。

聽着像是安慰的話,怎麼聽怎麼刺耳。

白妖妖的情緒當場崩潰,哭的幾番要暈過去了。

小身子扒拉在林寒的身,死都不下來。

最後無奈之下,林寒只能先在這空間裏住下了。隔日一早再做離開的打算,這一晚,白妖妖都黏着自己,嘴裏還唸叨着什麼同性纔是真愛的混賬話。

聽得林寒無言以對,忍不住想笑,但是看到她這麼脆弱的小模樣,也不忍心去笑話她。

鳳凰一族,不是不分男女嗎? 總裁我們走着瞧 爲何冰晶鳳凰會不一樣呢?

林寒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思來想去,還是決定等明天離開之後,去問問對鳳凰一族自己要了解一些李南方問問。

這一晚,林寒有種自己多了一個兒子的感覺……

隔日起來,林寒要去暗黑族找冥王,自然是要跟李南方和波雅一起去的。所以將原因告知了白妖妖之後,白妖妖只能放林寒離開空間。

那副嬌弱的小身板,看着別提有多可憐了。

林寒離開空間之後,一直傻笑,到最後,差點沒把眼淚笑出來。

感覺這是老天爺在玩他,怎麼好好的老婆整成了“兒子”呢?

忽然有種老天你出來,我不好好的教訓教訓你我不叫林寒的衝動。

“怎麼了?一大早是瘋了嗎?”李南方一早帶着波雅來找林寒了,發現林寒杵在房間門口傻笑着,眼底還有一絲淚意。

“李大哥,你絕對不敢相信,我遭遇了什麼。”林寒說的那叫一個委屈,怎麼成男人了呢?

“遭遇了什麼?說出來讓我們高興高興。”李南方倒是覺得林寒這副模樣挺可憐的,但是忍不住嘴賤想要逗逗他。

“妖妖活過來了,只是是被公母鳳凰以鳳凰蛋的方式生下來的,然後……她現在是一個男孩。”林寒哭笑不得說着,說完感覺自己都像個瘋子。說着瘋言瘋語。

“這事啊?”李南方皺眉,林寒該不會爲了這事在苦惱鬱悶吧! “這事還不算大嗎!我老婆成了男人!男人你知道什麼概念嗎?總不能以後讓我跟他搞gay吧!”林寒的情緒有些激動了,昨晚他是假裝在妖妖面前表現的淡定一些,不然他也崩潰了,誰來安慰妖妖呢?

“搞gay?什麼鬼?你要說的是斷袖吧!不是多大的事情,鳳凰一族,可以自由選擇性別的。 現在她剛剛出生,修爲還低,等到她修煉到仙尊階品,可以再自主選擇一次自己想要的性別。”鳳凰一族在性別選項,是可以再擁有一次選擇的機會的,這是天界人盡皆知的事情。怎麼林寒竟然一點都不知道嗎?

“這是真的?”林寒一下子冷靜了下來,看看李南方的樣子,也不像在說謊。

“當然是真的!沒必要騙你,所以你別擔心人妖妖是男是女了,你擔心擔心怎麼幫人家提升修爲,到達仙尊階品。”這些都是其次的,重點的是,怎麼幫對方到達仙尊修爲。

不過鳳凰一族還是有優勢的,他們自出生便是仙,稍加修煉,便可突破至下神,再加苦修,能到達神階品。隨後尋到天機,突破至仙尊境界,可以自主選擇自己想要的性別。

“真的如此嗎?”林寒還是有些難以置信,感覺老天爺忽然又對他好了許多的感覺。

心裏頓時平衡了不少,“修爲之事暫且放下,我要先去將阿荼姐姐找回來。現在身帶着的資源不多,等到我找到阿荼姐姐,一年之後回到了煉丹學院,再籌劃幫妖妖修煉的事情。”畢竟她纔剛剛重拾肉身,她還需要好好修煉,讓自己的靈魂跟這具得來不易的肉身真正的相融合在一起。

所以林寒也不急於一時半刻,還是先緩緩好了。

“也好,那我們出發吧!”李南方開口提議道,總感覺他們總是在到處跑。

“你們剛纔一直說什麼啊?”波雅在一旁聽了半天,也沒聽懂他們說了什麼。

“沒什麼,是在說你嫂子的事情。”李南方對波雅的問題幾乎是有問必答。

嫂子,這個詞彙不錯。

林寒脣角微微揚起,眼底出現了連自己都不易察覺的柔情,等到晚再進去跟妖妖說這件喜事。

“林寒,等等。”林寒正打算依靠走水路的方式去暗黑族的地界,沒想到纔剛剛將李南方和博雅放入鳳凰空間,清聖子的聲音傳了過來。

“師傅有何吩咐?”林寒不解的問道。

“這塊是積分牌,日後可以用作在學院兌換藥材的作用,你爲學院煉製了許多好的丹藥。 迫嫁豪門 面累積的積分已經不少了。能夠換到一些高質量的藥材。還有這些,都是我用自己的藥材給你煉製的丹藥。你帶身,以防萬一。”清聖子知道林寒是打算出去找人,而且還是去暗黑族。

暗黑族因爲鬼族的原因從來都跟他們煉丹學院不對盤,去那樣的地方,更是要格外小心。

所以清聖子連夜爲林寒煉製了許多他那個等級能夠用到的丹藥。

“謝師傅!”林寒心裏涌一股暖流,無的感動,講這些丹藥收到了自己的空間裏。

“此去暗黑族,路途遙遠,你打算怎麼去?”這個世界,準聖級別以下的修行者,想要施展飛行術之類的都是較緩慢的,從煉丹學院到暗黑族的地界,最起碼需要花一年的時間。

他這一去要花一年的時間,那未免太過耗費時間了。

“額……我打算……”林寒還沒有回答出來,清聖子已經取出了一樣類似令牌的東西放到了林寒的手心。

“這東西是一枚能夠突破空間時間的束縛的寶貝,只能用三次,你此去甚遠不太方便,只要催動自身靈力,將自己想要去的地方化爲意念輸入到玉簡。它會帶着你去到你想要去的地方。切記,只可使用三次,若是遇到危險,應當連忙用掉,不要捨不得。師傅這裏雖然只有一塊,但是爲了你,還是能夠去一趟無仙境太長老那裏再幫你要一塊過來的。”實在不放心林寒的修爲去那種地方是否會安全,這玉簡平日裏清聖子寶貝的很,但是他一直都在學院,想必也不會遇到什麼危險。所以乾脆將這個玉簡送給林寒,讓他能夠化險爲夷。

“不行!師傅太貴重了!”林寒想都不想拒絕了師傅的贈禮。

這東西要他如何能夠接受。

準聖級別的大能都是有自己的保命手段的,這邊是師傅的保命手段,若是自己拿走了他怎麼辦?

“拿着!聽我的話,沒錯!”清聖子堅持要讓林寒帶在身。他若出事,將會是他們煉丹界永遠的遺憾。

“謝師傅!師傅之恩無以爲報,我答應你,一年之後,必定回到學院之。”其實林寒也打聽過了,這種學院規矩甚是嚴格,因爲院長是一個刻板守舊的人。若是自己不能在一年之內回到學院,不管長老再喜歡自己,可能都會被取消資格的。

所以一年之後,他一定要回來這裏。

“嗯,去吧!早日回來,一年的時間,不算很長,爲師閉關一陣子你回來了。”碰巧的是,清聖子打算閉關,在他閉關的期間,時間會過的很快。

林寒拜別了清聖子,踏了離開的路途。

他自然不會浪費掉這玉簡,誰讓自己的身還有化水丹。

當然首先是要去找一個有水的地方纔能瞬移到暗黑族的地界去。

繞着山頭找了一圈,林寒總算在山腳下找到了一片隱祕的湖水。

環顧了一圈四周沒人,他才下了湖,身形消散在湖,瞬移到了暗黑族的地界去。

出於安全考慮,林寒還是選擇去一個暗黑族較外圍的地方,還沒有弄清楚具體暗黑族的情況貿貿然闖進去,只怕是會出事。

所以萬事還是要小心爲。

林寒選了一個相對僻靜一點有水的地方,從自己的感知來看,那地方應該是一個小水窪,水窪的位置看起來也不錯,較隱蔽。 “你們都下去吧!我這裏不需要什麼伺候的。 ”林寒才讓自己瞬移到了這處水窪,忽然聽到頭頂傳來了一道低沉的男聲,這男聲聽起來竟還有些耳熟。一陣細碎的腳步聲過後,在確定周圍的環境安靜了下來。林寒才壯大膽子從水窪裏鑽了出來。

只是讓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纔剛剛鑽出地面,化身成人,便看到了驚人的一幕。

好一幅美男戲水圖啊!

幸虧自己是直男,否則的看到這樣的場景,怕是要直接暈過去。

“誰!”在林寒打量對方背影的同時,對方犀利的轉過頭,迎面盯了杵在原地的林寒。

當目光交匯的一剎那,四周的一切都靜止了下來。對方難以置信的起身,看着林寒的眼神里布滿了激動的神色。

“你怎麼來了?”對方異常錯愕的開口問道。

“來找你啊!阿荼姐姐拉着我來的。”林寒聳了聳肩,回答。

沒想到啊沒想到!此人竟然是已經在人界失蹤的林池——蚩尤。

他怎麼會到暗黑族來?林寒百思不得其解,而且看起來,他的身份地位不低啊!竟然有專人伺候着,這倒是叫林寒有些匪夷所思了。

“阿荼也來了!”林池大吃一驚,拉過衣袍將自己的果體給包裹住,一臉緊張的問道。

“不止,還被人給暗黑族的人給抓走了,我此番過來,是來找阿荼姐姐的。”林寒如實相告。

“是誰!不要命了麼!”林池這輩子沒有在乎過別的人,唯一在乎的是這個在世間的唯一妹妹阿荼。如今卻從林寒口她被人抓走的事情,這叫他如何不憤怒。

“哥你先別忙着生氣,你先告訴我,你怎麼在這兒?”本以爲林池失蹤會生活在水深火熱,沒想到這日子過得還是挺滋潤的,還有專人照顧。真是實屬難得,白害的他們瞎操心了。

“說來也是一種機緣巧合吧!我在咱們那個世界遇到了所謂的獵者,跟他惡戰一番後將他打退,最後追着他一路去到了一個偏僻的山村。沒想到那山村的一座大山下竟然有着一條通往異世的通道,通道萬年纔開啓一次,我很幸運碰了,在那通道口,還聽到了這些異世獵者的陰謀論。他們過萬年的時間,會來一次咱們的世界,獵殺天界以下沒有任何保護措施的仙族階品大能。而我碰巧被他們盯了,只是他們做人較耿直,招式較單一,被我陰了。更巧的是,他們抓走了我的霓兒……你說,我應不應該來這裏將她救出來?”林池將自己來着這裏的初衷告訴了林寒,只是語句的最後聽着有些落寞。

“所以,你找到霓兒了嗎?”林寒小心翼翼的問道。

畢竟也知道,這霓兒是林池唯一愛過的人。

“沒找到,我追着他們來到這個世界時,已經沒有了霓兒的蹤跡。漫無目的的在這個世界裏尋找,最後因爲是一些機緣巧合,救了暗黑族的公主,被招爲了駙馬。”林池說的好不無奈,出色的外表,讓他在這個世界還算無往不利。因爲這個世界長的好看的人太少了。

“額……所以你不打算找霓兒了?”林寒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所聽見的,前一秒還覺得自家哥哥是深情公子哥,現在看來,那純粹是渣男啊有木有!

“自然是要找的,不過這暗黑族有許多我想要得到的東西,我暫時虛與委蛇留下了。”林池皺眉,怎麼感覺林寒看自己的眼神充滿了不友善呢。

“好吧!”原來是想要從暗黑族弄到一些東西,難怪如此。

“你剛剛說,阿荼被抓走了?是被誰抓走了,你知道嗎?”林池關注的重點在這兒,一時半刻沒有了霓兒的蹤跡他也是沒有辦法的,但是阿荼是自己的妹妹,還是被暗黑族人抓走的,他是有辦法找到她的。

“對了,差點忘了,其實這獵者從咱們那個世界抓走了不少的人。林弘也被抓了,阿荼姐姐是想進來找他,順便找找你。”林寒這話一出,聽得林池有些心塞。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