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華,我送你回家吧。”和手下吩咐幾句後唐雪慧來到宋德華的面前道,一臉擔心和心疼的樣子。

那犯人確實不一般,張強的傷口唐雪慧剛剛看過了,直接一刀致命,快準狠。若是最先撲來的時候不是有宋德華在,自己已經死了。這一點唐雪慧非常清楚,所以現在她對宋德華卻多了很多複雜的感情。

宋德華點頭,再一次被美人扶着上車,最後聘馳向宋德華說的方向開去,一直來到宋德華家門口。可惜唐雪慧沒有進去,宋德華倒是誠意邀請,只是唐雪慧此時公事在身,最後還是離開了。

“多可惜……”看着唐雪慧離去的背景,遠去的車。宋德華那需要靠着牆在能站直的身子頓時挺直無比。

宋德華在懷念唐雪慧的身體,這女人冰冷是冰冷,也不過是外冷內熱,再說胸大身材好,已經被宋德華列入老婆範圍。

唐雪慧忙碌着,偶有失神,在見到索溫明從裏面出來後問道“怎麼樣?犯人都招了嗎?”

聽到唐雪慧的話,索溫明頓時整了整有些疲憊的模樣笑着點頭。這是他見過最配合的犯人了,問什麼說什麼,乖巧的不行。

“那就好,總算今晚沒白忙活。”聽到索溫明的話,唐雪慧整個人感覺輕鬆,站起來伸腰,運動下筋骨。

“是呀,這個犯人很是配合。真想不到一個明知道是死刑的犯人會那麼坦白從寬。問什麼答什麼,我怕問他有幾個女人他都會如實告訴我。”輕鬆過後,索溫明也顯得開心。

“真的那麼配合?”唐雪慧聽到索溫明的話卻是有些疑惑起來。在唐雪慧的腦海依舊記得那個直接撲向她狠毒無比猙獰的犯人模樣。這種人什麼事都做的出來,怎麼一下就變老實了?

索溫明聽到唐雪慧的話後臉上有些古怪起來,猶豫再三後接着道“至於爲什麼他會那麼老實……那,那犯人說了一件事,不知道該不該說。”

“說吧。”唐雪慧覺得沒什麼的,案子已經破了,自己也樂的輕鬆的閒聊兩下。

“今天跟着你去的那個青年纔是讓這個犯人說實話的關鍵。原本犯人什麼也不願意說,但不知道爲什麼,一說到那個和他搏鬥的青年,犯人就開始恐慌起來。說什麼那個人不是人,很厲害什麼的。接着我再問話,他就驚恐的問什麼答什麼……”

索溫明也不知道該怎麼說這種事情,但犯人那麼配合確實是在他提及到和犯人拼搏的青年後才這樣的。

“這……”唐雪慧也不知道該怎麼說。這說不通,先不說宋德華爲了救自己和犯人打了個半死,而且後來的宋德華是那麼的虛弱。犯人沒理由會怕他,宋德華是醫生而已。

“他有沒說和宋德華的打鬥經過?”唐雪慧隨口問。

“問了,犯人說那青年一拳頭打在他身上,接着他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聽到這裏,唐雪慧更是疑惑,但最後唐雪慧還是搖了搖頭。宋德華只是醫生,能將對方打暈已經很不容易,而且那個時候的宋德華確實已經疲憊不堪。看來犯人是說謊了,可爲什麼他要說謊呢?唐雪慧一時也弄不清楚。唐雪慧相信宋德華,而不相信一個犯人說的話。

“索溫明,再去審審,看看有沒什麼漏的。”唐雪慧對索溫明再道,說完陷入沉思。

宋德華住在鎮上,要到市中心倒也不算很遠,大概二十分鐘的車程。而在市中心最出名的辦公樓明月樓裏有着數百多個公司在裏面租憑下做爲公司的辦公司。

李夢瑤在三十五樓,如今宋德華則來到了明月樓下,正等着電梯。三十五樓,也就只有傻子纔會走路上去。

一共有三臺電梯,可是似乎都非常的忙碌,一層接一層的停着。這讓四周不少人開始抱怨和不耐煩的跺腳。

宋德華是衆人裏唯一顯得異常安靜的人。 豪門占卜妻 如有人問,宋德華一定會鄙視這些沒有耐心的人。當初他捕獵的時候有時候爲了成功捕捉到獵物,有時候宋德華一潛伏就是一天。身子動都不能動,靜靜的藏匿起來。

靜如止水,動如閃電。

“叮!”

久等後電梯總算是到了,人們一窩蜂向裏面擠去。而宋德華也向裏面擠,同進去的有三四個男的有意無意的用力想將宋德華擠出在外,但他們發覺無論怎麼用力都不能將這個一路走去暢通無阻的青年擠掉,那怕撞歪他的身子都不行。最後等他們進入電梯的時候才發現這個青年居然是第一個進來。

宋德華有些得意的看了眼那剛剛想排擠他男人,宋德華的力氣可以將一隻成年獅子甩飛出去,也可以按住野牛頭將野牛死死按在地。這幾個人想用力氣將自己排擠到後面和外面去,那無疑是小孩和大人比力氣。

李夢瑤留給宋德華的地址是瑞雪服飾有限公司,而宋德華很快就在標識牌上找到了李夢瑤所在的公司。很大,女多男人。一眼望去的時候宋德華一共留意到有十四個女的,四個男的。全部都是二十五歲左右的年齡。不過宋德華沒看到李夢瑤。

“先生,您找那位?”宋德華剛進去,右邊辦公桌上的一個姿色誘人女走了過來問道。

是的,剛剛沒進之前已經將十四個女人看了遍,都是水靈靈的女人,環肥燕瘦,有骨感,豐滿。有噴火尤物,也有肥臀豐乳。但十四個女人總體來講都是姿色誘人的女人們。

“你好,麻煩幫忙找下夢瑤。”對美女,宋德華一向很有禮貌和客氣。

說話的時候宋德華眼睛看了看女人的胸前,可惜沒什麼料,不然宋德華又可以多一個選擇。

女人聽到宋德華的話後臉上卻是不以爲然,李夢瑤是公司最漂亮的女人。每天總會有幾個男人來找她,但無一不是找各種藉口來接近李夢瑤,然後想抱得美人歸。

“不好意思,夢瑤姐不在。要不你下午再來吧。”李夢瑤早就和她們說過,除了她的未婚夫何鵬飛外,其他人找她的,一律說李夢瑤不在。

宋德華一看女人的眼睛就知道她在撒謊,接着宋德華用鼻子嗅了嗅,很快就從衆多香水味和體味中嗅到了李夢瑤的氣味。

“美女,你不老實呢。明明夢瑤在裏面,你卻說她不在。現在國家只是規定一夫一妻只能生一個孩子,你不能阻止我不生孩子呀。”宋德華饒有意思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彷彿是被宋德華識破了她的謊言,女人臉色變的尷尬起來,接着又紅着臉看着“夢瑤姐不在,你聽不到到嗎?”

顯然女人是生氣了,惱羞成怒。

看到這裏,宋德華知道女人生氣,頓時不敢再硬頂撞下去。 傾世醫妃要討債 爲了泡的美人歸,宋德華要懂進退。

“美女,別生氣。我找夢瑤是因爲我是她的私人醫生,這次來是爲了幫她複查。”宋德華忙解釋道,惹李夢瑤的姐妹生氣則會影響宋德華在李夢瑤心中的形象。

而且撒謊什麼的,宋德華早就非常在行,隨便張嘴都有藉口。

女人鄙視看了眼宋德華,每天那麼多男人找李夢瑤就會有無數個理由。開始的時候那些理由還有新意,但到後面就開始重複了。

至於眼前這個說是李夢瑤醫生的理由已經被用濫了。除了私人醫生還有貼身醫生,還有保健醫生,婦科醫生……

總之,女人不覺得宋德華說的這個理由是好理由。所以此時她依舊鐵青着臉看着宋德華,那意思是你自己走還是要我給你臉色看你才走?

宋德華一看女人的陣勢就知道她是不相信自己,頓時湊在女人前面聞了起來。 “你,你幹嘛!我叫非禮了!”女人看到宋德華的這幅模樣頓時大急,這個人簡直就是色膽包天,居然在辦公室裏湊到自己身上聞。

“你最近睡眠不好,內分泌失調,乳腺癌……”宋德華喃喃道,越說到後面,女人的臉色上越是難以置信。

他怎麼知道自己自己睡不好?怎麼會知道自己有乳腺癌……尤其是乳腺癌,她才結婚半年不到,可得了這個病。因爲這件事她苦惱了許久,更是不敢和同時們說。

這事也就只有她老公知道,可是現在眼前的人卻知道。他真的是醫生?!這是女人唯一的想法。

如捉住救命草一般,女人臉上露出急迫的表情問道“醫,醫生,剛剛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真的是……”

說到這裏女人又臉露尷尬的問“醫生,我這病,你有辦法治不?”

醫院有開藥,但那些藥治理了一大段時間都沒見有明顯的效果,而且這種治標不治本的事情也挺折磨人的。如今眼前這個青年居然只是在自己身上聞幾下就能知道自己身上有什麼病,那麼他的醫術一定很厲害,女人要擺脫自己身上的這些煩人毛病。

“我需要再聞聞。”宋德華道。人身上有血氣,宋德華就可以利用自己嗜血的那個能力去聞屬於人身上的血氣,然後判斷病痛。

雖然這樣會讓宋德華全身浮躁不安,更是會讓宋德華雙眼血紅。但是隻是這樣聞一下,情況不算嚴重,宋德華還是能壓制下去的。

女人聽到宋德華的話後頓時難爲起來,她還年輕,這些事上當然抹不開。但眼前的人將是救治她的人,所以女人最後咬牙到“你聞吧,要把衣服拉開點不?”

女人說完話頓時臉色一片緋紅。原本她的意思是好方便眼前的青年幫自己看病,仔細點。可是話說出來後女人才感覺自己似乎說錯了什麼,同時她也留意到四周有幾個姐妹看是向她看過來,卻是剛剛因爲激動,聲音有些大了。

妃常霸道:皇上請下嫁 “不用,我湊前聞聞就好了。”宋德華道,其實上宋德華已經完全知道怎麼治療眼前女人的病。但是宋德華更喜歡女人剛剛說的那句話,讓宋德華浴血噴張。

不過實話說,眼前的女人除了胸前沒料,其他的挺好的。反正李夢瑤現在還沒來,宋德華只好拿眼前的美女先玩玩了。

“少吃腥辣,少抽菸,少點到外面混酒吧……”宋德華一連說了十幾個少。越說,女人原本已經詫異無比的臉上頓時是成了金魚眼,o字嘴。這些都是她平時的愛好和習慣。眼前的青年全部數了出來,無一偏漏。

如何說此時女人還懷疑眼前的宋德華,那麼她先應該懷疑自己是不是女人了。

四周其他女人也被此時宋德華這邊的情況吸引,紛紛圍繞過來。當知道宋德華是醫生後衆人紛紛想試試宋德華,結果無一不準,讓十四個女人張大眼睛半天沒眨。世界上居然還有這樣的神醫,不用摸不用看,聞過後就能知道身上的病……

十四個女人裏只有兩個結了婚,十二個沒結婚,其中四個女人是此時坐在一邊正有些憤怒看着宋德華的四個青年女朋友。看着自己的女朋友沒那個青年聞,而且專門聞衣領,嘴脣這幾個性感部位。這讓四個青年很不滿意,很惱火。

“怎麼了?”李夢瑤從複印室出來看到自己昔日的十四個姐妹居然全部圍着一個人,看不請容貌,但是這讓李夢瑤很好奇。

“來了個色狼,你的姐妹們在觀看色狼長什麼樣!”四個青年正怒着呢,見李夢瑤問,他們就污衊道。

“就是,還是我從來沒見過的色狼,專聞女人身體的混蛋。”

“我要是有刀,我一刀把他廢了!”

四個青年紛紛道,說話的時候不忘記捉緊拳頭。

李夢瑤聽了他們的話頓時疑惑起來,難道真的有色狼?!

“宋德華?!” 斗羅之無限吞噬 李夢瑤詫異無比的看着同事們口中的“色狼”。原本李夢瑤是想看看到底那個不長眼睛的色狼跑到辦公室來非禮自己的姐妹。但她萬萬想不到的是這個“色狼”居然是宋德華。

“夢瑤,你終於來了。”宋德華等的人就是李夢瑤,現在看到李夢瑤,宋德華頓時鬆了口氣。

“德華,你怎麼來這裏了?”李夢瑤道,說完後突然想起昨天遇見宋德華時說到自己的心臟病,現在想來他是關心自己的病情纔過來看望自己的。

“謝謝。”想到這裏了,李夢瑤低聲道謝。一個陌生人,能做到這份上不得不說對方有心。

“夢瑤,你知道,如果愛上你是孤單的話,我願意一輩子孤單。所以我來這裏找孤單了。”宋德華嬉笑。

李夢瑤臉上一紅,知道宋德華就是嘴貧。昨天的訂婚戒指宋德華也知道,這樣說卻是讓李夢瑤有些尷尬起來。

“夢瑤姐,宋德華大哥是好男人呀!乾脆你就把何鵬飛甩了吧,我一直不看好他,不如宋德華大哥好。會看病又厲害,有他在身邊指不定能長命百歲呢!”

“對呀,夢瑤,可惜德華她說我不符合他的老婆條件,不然我還真的想和醫生戀愛,看看有什麼感覺。”

“哎,我更慘,我都結婚了……”

十四個女人在經過宋德華的高超醫術和調戲幾下後頓時紛紛向着宋德華。宋德華可是每聞一個女人都會說上幾句調情的話,更是和眼前的女人們打成一片。“黃姐,劉梅你們怎麼的都這樣說話呀,何鵬飛是個好男人,你們誤會他了。”李夢瑤有些小生氣道。別人說就算了,可是這裏十四個都是她的姐妹,聽到姐妹們這樣說她心裏就不開心。

是,是誤會了。而是你被騙了。傻丫頭!宋德華聽到李夢瑤的話後內心道,不過現在還不是時候,口說無憑只會讓自己成爲小人。

“哎,夢瑤姐,這不是看宋德華大哥人好,和你開玩笑的嘛。”

“夢瑤,不說了,不說就是。不過德華的醫術了不起。真的,我從沒見過這樣厲害的醫生。等下我跟他要號碼你不會誤會吧?”

看到李夢瑤有些生氣,衆人跟紛紛打圓場,接着紛紛散開。現在正主到了,她們很自覺的散開。

李夢瑤倒覺得她的姐妹們是多想了,她和宋德華並沒什麼關係,甚至連朋友都談不上。不過現在可以做朋友了。畢竟對方這樣關心自己,如果自己還不把宋德華當朋友,這是她李夢瑤的不對。

“夢瑤,你要海量呀。小氣的女人長不漂亮。”宋德華來到李夢瑤的面前道。

李夢瑤對着宋德華勉強笑了笑“沒有,不過何鵬飛真的是個好男人。你們不瞭解他,我有今天可以說全是靠他早早畢業出去打工,然後把打工的錢給我教學費才讓我畢業……”

李夢瑤說起何鵬飛的時候滿的是情,這讓宋德華妒忌。要是宋德華早點認識李夢瑤,一樣可以做到,一個男人爲喜歡的女人付出所有是應該的。

但是何鵬飛恐怕是說了很多謊言吧?那種三心兩意的男人不可靠。

“哦,知道了。我先幫你看病吧,估計這幾天要發作,所以我需要不定時來檢查下。”宋德華纔不願意李夢瑤繼續說着何鵬飛的好,這和打宋德華的臉沒區別。

“好吧,那我該怎麼給你看呢?”

“有沒地方躺的?找個地方躺好,我再幫你看就是了。”李夢瑤的衣領永遠是寬鬆的大領口,這樣的話只要李夢瑤躺好,宋德華由頭看下去一定可以盡覽無遺。

“那到休息室去吧。”只有休息室纔有三張躺椅。

休息室不大,李夢瑤直接躺在中間的椅子上,接着看着宋德華“這樣可以嗎?”爲了自己的命,李夢瑤很配合乖巧的做一個病人該做的事情。

“恩,躺好就好了。”宋德華已經從一角看到了李夢瑤胸前的乳白,不過宋德華看的很含束,匆匆一瞥後就重新正式李夢瑤。但腦海裏只有剛剛看到的誘人場面。

“沒工具嗎?”李夢瑤才發覺宋德華是空手來的,雖然知道昨天宋德華幫自己看病的時候很怪異,但現在看來似乎宋德華看病從不需要工具。

“帶了呀,一天二十四小時都帶着呢。”宋德華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道。

李夢瑤看到這樣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問題是剛剛宋德華也是靠鼻子給她的姐妹們看病,似乎和自己一樣,並沒差錯。而且從剛剛她的姐妹們全部偏袒宋德華來看。宋德華的醫術得到了她們的認可,既然是這樣,李夢瑤自然沒話說。

“那,那你幫我看看吧。”最後李夢瑤道,閉上眼睛,有點小緊張。

宋德華是要用鼻子聞的,到時候宋德華湊前在自己身上臉上到處聞,若是自己不閉眼,那該多尷尬呀。

“那我來了?”宋德華見到李夢瑤那緊閉着眼睛一副緊張的模樣頓時就想笑。當下便嚇唬李夢瑤。好像是第一次和男人上牀睡覺一樣,用的着嗎? 宋德華湊到李夢瑤的身前,仔細打量着眼前的女人,小巧可愛的紅脣誘惑着宋德華幾次差點吻下去。但宋德華還是忍住了,等宋德華將李夢瑤的未婚夫搞跑後,這張小脣還是自己的。到時候想怎麼吻就怎麼吻。

當下宋德華便轉移目標,看向那鬆開的領口,一覽山峯之美色。

“咳,咳。沒什麼,今天應該沒什麼大問題。”當秀色可餐一頓後,宋德華正經道。

宋德華是越看越想將李夢瑤摟在懷中,這女人太具誘惑力了。

李夢瑤聽到宋德華的話後慢慢張開眼睛,接着看着四周。此時宋德華已經半躺在另一張椅子上休息起來。空調是生活更美好,宋德華有些貪婪的這裏享受起來。

“謝謝了,德華。”李夢瑤禮貌道,眼前的宋德華是個好人,若是李夢瑤不是深愛何鵬飛的話,也許會給個機會給宋德華追自己。但現在一切都過去,她只愛何鵬飛一個。

雖然昨天宋德華說讓自己做他老婆,不過在李夢瑤看來也不或是宋德華在開自己玩笑而已。

“好了,走了。今天還有幾個病人。”雖然貪婪這裏的空調和美人,但現在宋德華還是得賺錢,事要做,妞要泡。

侯爺寵妻:重生庶女狠囂張 “那好,我送送你。”李夢瑤也起身,跟在宋德華後面,一副小鳥依人樣子。

可一出休息室,宋德華頓時又被李夢瑤的姐妹們喊住了,一個兩個輪着叫宋德華。最後宋德華分身乏術,在辦公室裏轉了起來。而李夢瑤則坐在自己的辦公桌上呆呆看着這個那麼受自己姐妹歡迎的青年。

“宋德華大哥,那你明天一定要帶點藥給我,我的神經痛就靠你了。”劉梅嫵媚道。

“那當然,不過你得幫我一個忙。”宋德華湊前到劉梅身前小聲道。

劉梅點頭,眼前的宋德華免費幫她們看病,而且還幫忙開藥,幫忙治療。這已經博得不少姐妹的好印象,要是宋德華去追她們肯定有半成以上機會。包括劉梅。

所以當聽到宋德華說幫忙,她毫不猶豫的點頭。

接着宋德華就在劉梅耳朵小聲說起來,說的劉梅連連看着李夢瑤,最後輕笑。最後在和宋德華對視一眼後劉梅便走向李夢瑤。

一直到劉梅支開李夢瑤,最後拿起李夢瑤的手機迅速抄下什麼東西后。劉梅才重新回到宋德華的身邊。

“宋德華大哥,ok了!”說完,劉梅直接將紙條遞給宋德華。那是何鵬飛的手機號碼。

“謝了,劉美女。”宋德華得意答謝。有了電話號碼,那就有了可以讓何鵬飛原形畢露的工具。

離開明月樓,宋德華得趕緊趕着去給病人看病。這次的病人是個退休老人,據說以前是還是什麼地方的領導來的。不過宋德華對這個不感興趣,他感興趣的是孫文家出的價錢還不錯。

反正今天一大早孫文家就找到他,讓宋德華過來給這個老人看病,錢是孫文家當場給宋德華的。而宋德華只收了一部分,另一部分宋德華退給孫文家,並讓孫文家買好吃的給他家的鸚鵡。

昨晚宋德華可是答應要鸚鵡吃好的,這次下更好,省的宋德華自己掏錢。而且還可以爲老人看病賺上一筆。

所以在宋德華明月樓忙完後忙向紙張上寫的地址趕去。

“你好,我是宋德華醫生,是張老讓我來給他看病的。”來到退休老人居住的地方,宋德華按了按門鈴,直到半許有個老大媽開門。宋德華直接開門見山道。

“宋醫生?我都搞不清誰跟誰了。你進來先吧。”老大媽有些不耐煩。

“大媽,怎麼了?”大媽的裝扮應該是保姆,此時見她那有些苦惱的模樣宋德華問道。

“張老自從得病後幾乎天天都有各種醫生過來,今天就來了六個,此時都在屋子呢。人太多,一時我都分不清誰跟誰了。你說我能不煩惱嗎?”大媽苦笑。她讀書少,沒文化。事情一多一雜就開始有些忙不過來。

“大媽,這個很簡單。下次你問張老要個要來幫長老看病的醫生名單,然後來一個你就在對應的名字上劃掉就是了。”

大媽一聽連連點頭,這確實是個辦法,她怎麼就沒想到呢?

“謝謝了,小夥子。對了,你叫什麼?”

“我叫宋德華,不過今天我來了之後張老的病就應該能好了,所以後面你也不用那麼辛苦了。”宋德華自信笑道。

大媽聽完宋德華的話後眼前一亮,若是這樣還真是好的很。這樣張老再也不用那麼難受,而且還不用欠那麼多人情。

“好好好,那就看宋德華你的表現。”大媽聽到宋德華的話後憨厚笑道。

宋德華點頭,幫人看病是他的職責,不用大媽說他也會做好。

跟在大媽身後到了一個植滿花叢的院子裏,宋德華看到了那個坐在輪椅上的張老,而在張老四周正站着六個人,高矮不一,年紀都在四十多歲以上。

“張老,有我治半仙在,你的病一定能好的。”一個留有白色羊須的五十多歲老者道,說話的時候一臉自信。

“每一個介紹過來的醫生都是這樣跟我說的,結果我還是站不起來。你先說說是誰介紹你來的。”張汪東淡笑,已經半年了,人情欠了一堆,病情並沒半點好轉。

“張老,我是臨門醫院介紹過來的。歐陽院長一聽到你病了焦急的不行,然後在臨門醫院開展了醫術比試,最後我治半仙贏了,所以也就由我來給張老你看病。”

張汪東邊聽邊用筆在本子上記錄着,宋德華湊前看去,本子上面滿的是人名。還有一些劃掉的名字。

“你是?”張汪東記錄完後,看着眼前這個陌生的年輕人疑惑道。

“他叫宋德華,給張老你看病的。怕打攪你,所以就站在這裏等你忙完再通報你。”大媽上前解釋,說完就離開了,嘴上還在喃喃說着什麼。

張汪東看着宋德華臉色變了變,最後對着宋德華點點頭道“德華醫生,你先等等。”

宋德華點頭,站在一邊。看着在自己身邊的六個醫生,正準備打個招呼,可惜六人沒一個正眼看他的。而是把眼前全部集中在張汪東身上。

“半仙,那你幫我看看,若是能看好我的腳,你就可以做全仙了。”張汪東淡淡道。

“謝謝張老成全。”治半仙說完忙讓張汪東伸出一手,接着診斷起來,接着臉色有些凝重的收手,再用手在張汪東的雙腿上按了幾下。

“怎麼樣?”見治半仙看完,張汪東忙問道。

宋德華也看着那一臉沉重的治半仙,不過宋德華已經在治半仙的臉上看到了答案。

其他五名醫生則也是一臉得意的看着治半仙,治不好纔好,要是治半仙治好張汪東,那麼他們五人不就成了飯桶?剛剛他們五人都幫張老看過,雙腿等於殘廢。至於其他的,卻是測不出還有什麼病。

“張老,這……”治半仙有些語塞。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