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不由擔憂了起來。

不過,他就算閉關,那也不能連她也不見面了吧?

風凌和九辰兩個見夜冰依站在門口來回徘徊,就是不走,忍不住上前:「夫人,你就先回去吧,帝尊大人說了,他出關之後才會見你。再說了,我們在這裡看著,帝尊大人不會有事的。」 「那他以前閉關,連人也不見嗎?」夜冰依疑惑的問道。

「這倒是沒有,沒有像這樣……」風凌甩了甩腦袋。

九辰突然撓了撓頭,笑道:「夫人啊,你就別擔心了,帝尊大人對你這麼好,他是不可能不愛你的,你還是先回去等消息吧。」

話音一落,風凌頓時刷的瞪著他,目瞪口呆,像看神經病一樣看著他,這傢伙腦袋秀逗了吧?!

他居然敢當著夫人的面,說出這種話?可來神也救不了他了。

風凌給了九辰一個自求多福的眼神,趕緊退到一邊,免遭魚池之殃。

看著風凌的眼神,九辰的心中一跳,立即反應過來,連忙大喊道,「不不不,夫人啊,我不是這個意思,夫人,小的是說,帝尊大人大他那麼愛你,怎麼可能會不理你呢?他肯定是有了什麼新的想法,或者是想要突破,來不及跟你說一下。」

「沒錯,沒錯,所以夫人你就趕緊回去歇著吧,不要想那麼多了,屬下會一直守在這裡,帝尊大人出來,我會第一時間告訴你的。」風凌附和道歉。

夜冰依心中複雜,也懶得和九辰計較了,聽得屋裡沒有任何動靜,她嘆了口氣,轉身離去了。

走在路上,夜冰依不禁反思。

難道就因為一個鐲子,就讓她們夫妻倆之間產生了這樣的隔閡么?

先不說誰對誰錯,總之,她們兩個第一次有了這種的隔亥,是一個很不好的預兆啊。

愛情里沒有誰對誰錯,所以不管誰的錯,她們兩個都應該主動承擔錯誤。

夜冰依現在也不管他是怎麼想的了。

她只想他出來見到她,她和他好好說說。

小胤胤,你到底有什麼心事?難道跟我都說不通么?

我們可以一起面對呀。

我要是有什麼不好,我也可以改呀。

不過話說回來,姬流音怎麼會也來到這裡呢?

皇甫家族,他就是皇甫家族?

他跟皇甫家族有什麼關係?

他的娘呢?他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了嗎?

他現在過得好不好啊?

夜冰依想著想著,便回到了房間里,困意襲來,她自己睡了過去。

第二天,睜開眼睛,夜冰依又朝著帝玄胤的房間看過去。

他的房門依舊緊閉,但是卻可以聽到裡面有動靜了,那裡面啪啪的響聲,好像還有紅色的火光,不知道在搞什麼鬼。

夜冰依剛想要伸手推開門,想要進去看個究竟,看看他究竟在幹什麼,風凌和九辰他們兩人齊齊把她給架了出來。

「夫人,你先回去吧,帝尊大人說了,在他閉關的時候,不允許有任何人來打擾。」

兩人狠狠擦了把汗,要知道,得罪誰也不能得罪夫人啊,但是又不能放人,真是讓他們好生為難啊。

夜冰依聳了聳肩,「那不就得了,我又不是任何人。」

風凌和九辰立即苦笑一聲,「咳咳,可是夫人,帝尊大人說了,連你也不能進去呀,我們也都是奉命辦事,還請夫人,千萬不要讓屬下們為難。」

夜冰依一手各賞兩人一個巴掌,「那我問你們,在這個家裡,誰最大? 葉詩瑜靜靜的站在局長面前,等待他開口。

冉福林淡淡的說道:“坐吧!”

葉詩瑜不知道局長幹什麼,自己又有一大堆的疑問,就說道:“局長,不知道你有什麼安排,我這邊還一堆事!”

“嗬,你可真是個工作狂,比我還忙啊!”冉福林笑着說道。

“沒有,手底下還壓着幾個案子,都是着急處理的!”葉詩瑜急忙解釋道。

“也不差這一會功夫!”

葉詩瑜不好在說什麼,就坐在局長辦公室的沙發上。

冉福林接着說道:“小葉,我剛纔聽你說黑曜石的案子牽扯到了特殊部門,是不是?”

“是的局長,我還沒來得及向你彙報。”

“說說吧!”

葉詩瑜把博物館發生的事情完完本本的告訴了冉福林。和對周子丹的說法一樣,葉詩瑜直說他們去的時候劉興文已經變成了那樣,隱去了陳志凡和劉興文打鬥的那段。

冉福林做局長很久了,對於有些設計特殊部門的案件也瞭解。

所以當葉詩瑜說出事情經過的時候,他倒也不是很驚奇。

聽完了葉詩瑜的話,冉福林接着說道:“嗯,我知道了!你去吧!記住,和以前一樣,告訴你們的人,不許對外面宣揚,一面引起恐慌。”

“放心吧局長!”葉詩瑜也怕這樣的事泄露,引起那些麻煩的記者來追問。

“嗯!”冉福林應了一聲,就低頭處理文件了。

葉詩瑜回到辦公室,仔細的回想這件案子的來龍去脈。

可是就算她想破腦袋,也想不出個所以然。看來,真是應了那句老話,解鈴還須繫鈴人。

“志凡,幹滿呢?”葉詩瑜想知道的太多了,也許只有陳志凡才可以告訴她答案。

“寫辭職報告。”陳志凡頭也不擡的說道。

葉詩瑜還以爲自己沒聽清楚,張大嘴巴繼續問道:“什麼?”

陳志凡擡起頭看着葉詩瑜,一字一頓的說道:“寫辭職報告!”

“爲什麼啊!”葉詩瑜根本就不敢相信這句話會從陳志凡的嘴裏說出來。

在她看來,沒有人比陳志凡更適合做警察了。心思縝密,身手矯健,邏輯清晰。

陳志凡看着葉詩瑜,轉動着手中的筆,玩味的一笑,說道:“有空沒,我請你喝咖啡!”

葉詩瑜也正想問問這段時間發生的這些事,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所以就點點頭答應了。

兩人一路無話,直接來到香都市公安局樓下的一家咖啡店。

“現在可以說了嗎?”葉詩瑜俊俏的臉龐充滿了疑問。

陳志凡撥弄着手中杯子,好像在下決心。

過了一會,陳志凡終於開口了:“詩瑜,我說的是真的,我要辭職。”

“爲什麼啊?我就感覺你這段時間怪怪的,是不是有什麼事?有什麼不順心的你告訴我!”葉詩瑜着急的都快哭了。

“不是,詩瑜你誤會了!”陳志凡撓撓頭,認真的說道:“我離開警隊,是因爲有更加重要的事!”

“有什麼事能比查案子還重要嗎?能力越大責任越大你不知道嗎?你在警隊的時候破案效率比你不在的時候翻了一番,這些難道你都不明白嗎?”葉詩瑜聲音顫抖的問道。

陳志凡默默的低下頭,思考了一下,有擡頭真誠的望着葉詩瑜道:“你說的對,能力越大責任越大,正是因爲這樣,我才離開警隊,去辦更重要的事情!”

“那可不可以告訴我是什麼事呢?你知道你這個樣子我有多擔心嗎?”葉詩瑜已經快要奔潰了。

陳志凡無奈的苦笑了下,接着葉詩瑜的話說道:“詩瑜,你對我的心我怎麼會不知道呢!我現在不說也是爲了你好,希望你能理解我!”

“我不能理解!”葉詩瑜美麗的雙眸流出了委屈的淚水。

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已經超過了她的認知範疇,她也特別累,所以想找個肩膀靠靠。

可偏偏這個時候陳志凡卻鐵了心的要離開警隊,不管有天大的理由,她都無法理解。

看着流淚的葉詩瑜,陳志凡的心軟了。同時陳志凡也想,他這麼一直瞞着不說,換做哪個女人肯定都受不了。而他不說的原因,就是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怕葉詩瑜知道自己和劉興文一樣後,會離他而去。

這樣做太自私了,算了,豁出去了,是死是活也不能再讓葉詩瑜遭這罪了。

陳志凡眼神堅定的看着葉詩瑜,充滿柔情的說道:“詩瑜,既然你這麼想知道,我就把所有的事都告訴你吧。”

葉詩瑜看陳志凡終於肯說了,急忙點點頭,擦乾淚水伸着耳朵仔細聽。

陳志凡開始講述了他的經歷。

當葉詩瑜知道了陳志凡是個殭屍的時候,驚訝的張大嘴巴。

不過一轉眼就生氣了,俏臉通紅的說道:“不願意說就算了,有必要編這麼離譜的故事嗎?”

陳志凡知道,換做是誰,都不會相信他說的這些話。可偏偏他說的這每一句都是真的。

陳志凡耐心的說道:“詩瑜,到現在我也沒必要騙你,不信你仔細想想,我那次之後,我是不是完全變了一個人?”

葉詩瑜陷入的深深的思索之中:沒錯,陳志凡剛進警隊的時候,很笨,也很膽小窩囊,自己還同情過他。當時她以爲這是由於陳志凡剛進入進隊,還沒完全適應警隊的生活,纔是那個樣子。

可是現在看着陳志凡真誠的眼神,加上剛剛有見到了劉興文那詭異的一幕,葉詩瑜漸漸的有些相信陳志凡的話了。

葉詩瑜雙手深深的插進了自己的秀髮,嘴裏絕望的唸到:“爲什麼?爲什麼?爲什麼會是這個樣子?爲什麼我要知道這些?”

陳志凡知道這個時候安慰也沒什麼用,能做的只是陪在她的身邊而已。

葉詩瑜慢慢的冷靜了下來,貌似已經接受這個事實了。

葉詩瑜呆呆的說道:“就算是這樣,可你在警隊以後,從來沒做過一件壞事,這些還不夠嗎?”

陳志凡無奈的笑了笑,說道:“詩瑜你錯了,我辭職並不是因爲我身份的原因。”

“那又是爲什麼?”葉詩瑜追問道。 兩人齊齊對視一眼,風凌咽了咽口水,這可該怎麼回答呢?

他們本來是帝尊大人的人,應該站在帝尊大人這一邊都,但是,貌似這個家還是夫人最大呀。

這該怎麼回答啊啊啊?

怎麼回答!讓誰回答也回答不好啊。

風凌咽了咽口水,說道:「夫人,在屬下的心裡,當然是夫人您是第一位呀。」

生活系女裝神豪 旁邊的九辰立即給他了一個白眼。

風凌毫不示弱的瞪了回去,有種你來說,老子看看你怎麼回答!

「你呢?」

夜冰依滿意的對風凌點了點頭,然後又看向九辰。

九辰立即沒骨氣的咽了咽口水,學著風凌笑嘻嘻道,「當然是夫人最大呀。」

風凌差點笑噴,毫不客氣的朝他翻了個白眼,沒骨氣的傢伙,剛才還有臉鄙視他呢!

但是兩人又低下頭,像個小媳婦似的絞著手說,「但是我們雖然心中夫人最大,可我們畢竟是帝尊大人的手下,帝尊大人的命令,我們也不敢不從……」

到最後,兩人露出可憐巴巴像小媳婦似的委屈表情。

讓夜冰依一陣惡寒,不耐煩道:「那你們到底是讓不讓?」

兩人閉上眼睛,一副視死如歸的表情,委屈道:「真不能讓啊,夫人。」

「好吧,看在你對你們家帝尊大人忠心耿耿的份上,今天我便不為難你們了。」

夜冰依嘆了口氣,搖頭轉身而去。

風凌和九辰回過神來,狠狠擦了把汗。

「好險啊,剛剛以為要完了呢。」

真是的,兩個人鬧彆扭,讓他們這些當下人的真難做呀。

夜冰依來到大廳當中,跟帝玄御,慕容清清幾人坐在一起。

重生九零:天降小財媳 他們幾個人正在說昨天的東西,講的天花亂墜,突然看到悶悶不樂的夜冰依,問清了緣由之後,便一個個安慰道:

「弟妹,你不要想太多,胤可能真的是要閉關,所以才連你也不見。」

「沒錯沒錯,師父,你真是想太多了,你肯定是沒有好好放鬆,不然你跟我們一起去玩吧!」慕容清清道。

夜冰依搖了搖頭,實在提不起興趣,「你們去吧,不用管我。」

「我們怎麼能放心把你一個人丟在這裡不管呢,你再嘆氣下去,就老了,快點走吧,走吧!」慕容清清不由分說的把夜冰依給扯了下去。

確實,跟著慕容清清這些年輕人一起買了一些稀奇玩意兒,說說笑笑,夜冰依心情好了不少。

這麼久以來,她一直打打殺殺,忙著眾多事情,好久沒有像小女孩這樣放鬆了,都快忘記自己還是個應該逛逛街,美美容的女人了。

一路走來,她們買了不少東西,都交給帝玄御和玉寒夕兩人拎著。

走在前面,突然有人朝她們揮了揮手,「哎呀,這兩位姑娘,一看就是美人胚子,但是呢,你要是用了我們的這個香粉之後,你們將會更加漂亮得傾城傾國。」

「哎呦呦,還有這兩位公子啊,你們長得也很帥,不過你們用了我們這些粉,將會更帥。」

那女人喋喋不休,帝玄御和玉寒夕兩個趕緊後退一步。 什麼嘛,只有宮裡那些太監才用粉呢。

夜冰依卻沒有反感,因為她看到這一幕,就想到以前在現代那些推銷人員。

反正她出門也是打發心情的,便不由著女人將自己拉了進去。

「師父,我們真的要進去嗎?」慕容清清看到眼前喋喋不休的女人,不由咽了咽口水。

雖然她也是個女孩子,但是她從小也是被放養的,跟個男孩子差不多,最害怕這些嘮嘮叨叨的人了。

「走吧,我們閑著也是閑著,進去看看。」夜冰依將手裡的蘋果吃掉最後一口,抬腳走了進去。

這是一個小店,很小很小,進來買東西的人自然也很少,根本就沒有像她們這般年紀的姑娘,只有一些像老闆娘一樣的那些老媽子。

「兩位姑娘,這是我們店裡最好的香粉,塗上之後,保證你的皮膚白白嫩嫩的!」老闆娘熱情招待。

夜冰依伸手接過來,聞了一下粉,便皺眉道,「你這水粉裡面的奎木放得太多了,給那些皮膚嬌嫩的人用,肯定就會起痘痘。」

老闆娘聽到夜冰依的話,眼睛突然一亮,驚訝道:「姑娘你怎麼知道呀?難怪我們這裡經常沒有回頭客,還被人家罵,你也太厲害了吧,就聞了一下便說出了原因。」

夜冰依瞬間無語。

看著手裡的粉,這麼差的粉,都可以拿出來賣,還不如她自己親自做的呢。

突然,夜冰依腦中靈光一閃,自己製作的粉,要是也拿去明月閣里拍賣,那她豈不是發了?

那鐲子都有這麼多人買,如果自己造出美容的粉,肯定會有愛漂亮的人花大價錢買的吧。

歌姬升職記 她花了五億買了一個破鐲子,小胤胤又閉關,對她避而不見,夜冰依心中無比的鬱悶和煩躁。

如果她能把買鐲子的錢給賺回來,這樣,她也不愁買地圖的事情,而且還會心裡高興。

夜冰依一邊琢磨著,心裡一邊想著開始計劃。

製作香粉很簡單,她懂得煉製丹藥,還有草木一類這些,製造起來對她來說根本不在話下,還能夠煉製出最好的香粉。

說干就干!

夜冰依瞅了瞅手裡的香粉,又看了看老闆娘,更是把她店裡的粉貶的一文不值。

而且,她偏偏說說的有頭有理,讓老闆娘都對她佩服得五體投地。

這些客人們聽到她的批評,就紛紛放下香粉就跑了。

帝玄御,玉寒夕,慕容清清,顧詩詩和顧惜惜姐妹幾個人愣愣的看著她,他們沒想到夜冰依居然對這些東西都這麼了解。

要不是看她平時不化妝,她們都以為她是賣化妝品的了。

幾人好奇的盯著夜冰依,關鍵是,夜冰依雖然是個女人,可是她卻從來不用化妝品,她是怎麼知道這些的呢?

還知道這麼清楚?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