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臟被刺中的瞬間,江至雲的心臟之中就涌進了一股帶着霸道熾熱氣息的元力,順勢就摧毀了他的筋脈,以至於他在倒下去的時候,雙眼之中都帶着不可思議的眼神。

“哎,說了你們不過只是一羣井底之蛙罷了,真是可惜了一個巨大的青蛙,要是你能低調點,說不定也能跳出那井底的!”

將血龍牙從江至雲的身體之中抽出來之後,葉千鋒居然還忒不要臉的惋惜道。

“二哥!”

那江至雨一聲悲喝,繼而也仗劍攻向了葉千鋒。

“三弟小心!”

江至風一聲爆喝,身體也隨之而動,剛纔也只有他看的真切,也明白就算是江至雨加上自己也攻不破葉千鋒的戰盾,不過事到如今他也不得不出手挽救了,因爲他真的擔心下一秒江至雨的生命就將被葉千鋒收割掉。

“還是你有見識,不過可惜了,已經晚了!”

葉千鋒的臉上露出一絲殘忍之意的同時,身體左右兩邊同時凝聚出兩面戰盾,其身體更是從江至雨和江至風的中間掠過!

砰!


砰!

毫無懸念,兩個江家的青年根本沒能破掉葉千鋒的防禦,而葉千鋒手中的血龍牙卻在江至雨的腰肢之上兇猛的來了一下!

“接下來輪到我了!”

當江至雨剛剛感覺到痛楚的時候,葉千鋒的身體卻動了,吞噬獸那吞噬一切力量的天賦也被他發揮了出來…….

戰鬥明顯是沒有第二種結局的,片刻的功夫,葉千鋒就幹掉了三個江家的青年人,之後不屑的拍拍屁股走人,不過卻是帶走了江至雲的屍體…….

(今天四章,不過依然是10000+,多謝大家的支持,希望大家看的高興!) 葉千鋒注意到了明面上的敵人,可惜的是,他始終是太嫩了,卻忽略了暗中的敵人,以至於在後來差點就…….

“你殺人了?”

看到葉千鋒將江至雲的屍體從納戒之中拖出來擺在自己的面前,落天驕甚是驚訝的問道。

“殺個把人有什麼值得驚訝的!我有一個主意,等會我將那屍體丟到別處的時候你就去給你族人們收屍吧,記住,我們只有一次機會,能收多少收多少,千萬不要太感情用事!之後我們在衆王之城正大門外碰頭,我們必須將這裏的一切告訴你父親!”

葉千鋒怎麼會不知道落天驕到底想要幹什麼,故而想出了一個辦法。

“好吧!”

落天驕說完,傷心欲絕的看了一眼遠處那些掛在樹上的數十具落家人的屍體,屍體正迎風擺動,場面說不出的悽慘。

“壞蛋,多謝了!”

看着葉千鋒離開的背影,落天驕卻只是在心底如是說道,只是那靈魂極致深邃的地方,卻永遠記住了那一個背影。

“殺人啦!”

“救命啊!”


很快,葉千鋒就完成了他的使命,繼而開始撒開腳丫子朝着天外迴廊的外面飛奔而去…….

“好啊,是誰殺了我江家的弟子?”

“快給我搜!”

“至雲啊,你死得好慘啊,你我相依爲命多年,想不到今天白髮人送黑髮人…….”

在葉千鋒的身後響起了陣陣的怒吼之聲,不過他現在顧不得去看那些傢伙哭喪着的臉,而是使勁的跑啊跑,奈何,真的是奈何,江家追出的人之中居然有地武境的修者,居然在很短的時間就發現了他的蹤跡。

“好賊子,我看你往哪裏跑?”

一品地武境的江騰在發現了葉千鋒的蹤跡之後就怒喝連連。

“我靠,怎麼就這樣追上來了?還好只有一個人!尼瑪的,居然是地武境的修者,這下安逸了!”

回頭一看的葉千鋒差點給嚇壞了,腳下更加的賣力起來……

距離真的在不斷的縮短着,就算葉千鋒比起同境界的修者而言速度要快上很多,可是兩者修爲之間的鴻溝明確的擺在那裏,他又怎麼能不被追上!

“你這老不死的,追我幹什麼?還鬼叫鬼叫的?我是睡了你家閨女沒給錢是吧?”

眼看就要被江騰給追上,葉千鋒乾脆不跑了,而是駐足叫罵道,反正就算江騰沒有證據證明江至雲是他殺的,也必定不會放過他的。

“好賊子,居然敢在老夫的面前呈口舌之強,看我不割下你的舌頭!”

終於來到葉千鋒面前的江騰們滿臉的怒氣,雖然他在家族同輩弟子之間的修爲算是低的,可是卻也沒有被一個少年如此的罵過,故而惡狠狠的說道。

“你割啊?不過不知道你想割什麼?我可是睡了你閨女沒給錢的!”

葉千鋒說完,哈哈的大笑了起來。

“我殺了你!”

被徹底激怒的江騰甚至都沒有拿出兵器,直接以五指形成一道牢籠一般朝着葉千鋒的頭顱罩下去。

“終於上當了吧,老傢伙!”

葉千鋒心中暗喜道,以他的修爲對上江騰,毫無疑問是沒有任何的勝算,唯一的勝算也就是不斷的激怒江騰,讓對方被憤怒衝昏了頭腦的同時,更徹底的釋放出輕敵之態。

“去死吧老傢伙!”

那五指帶着五道勁風眼看就要落在葉千鋒手上的時候,葉千鋒就爆喝了起來,只見他左手拿着黝黑的大腿骨,右手拿着血龍牙,期間更是將吞噬獸的吞噬天賦釋放到極致,將《邪魔吞天法》發揮到了頂點!

當!

不虧是一品地武境的修者啊,當大腿骨和那無根手指親密接觸的時候,卻發出了金鐵交鳴的聲音,不過再堅硬的地武境修者的身體,也沒有大腿骨來的堅硬,以至於江騰的左手五根手指直接全部粉碎性骨折了!

喝呀!

在大腿骨與江騰的左手硬碰硬的時候,同時間,江騰的右手也抓住了血龍牙,當他口中發出吼聲的剎那,他就知道自己今天栽了!

江騰真的栽了, 腹黑總裁慣妻成癮 ?帶着熾熱元力的血龍牙又是何等的厲害?

葉千鋒記得幾天前血龍牙對自己說過一句話:

佛珠和大腿骨估計和封印了的神器一個級別,至於我的級別嗎,我也不知道,不過別拿我和那兩個傢伙相比較,那簡直掉身份掉到家了!

“舒服吧!”

江騰雙手基本上被廢的時候,葉千鋒根本沒有給他多餘的時間去反省,去感受那巨大的痛楚,直接掄起大腿骨和血龍牙就朝江騰的身上招呼過去!

“我一定要殺了你!”

俗話說‘十指連心’,痛的差點流下眼淚的江騰雖然雙手廢了,可是雙腳還在,瞬間之中就朝着葉千鋒踢出漫天的腳影……

“我靠,忘記這一茬了!”

看着那鋪天蓋地的腳丫子,葉千鋒心中冰冷的想到,不過此刻他也只有憑着頭皮揮動着手中的一對武器迎接腳丫子了……..

蹬蹬…….

漫天的腳丫子端的厲害,眨眼的功夫就讓葉千鋒倒退了數步,並且那七面戰盾也全部破碎了,也沒能徹底的護住他的周全!

好難受!

受了一腳的葉千鋒感到五臟六腑都錯位了一般的讓他難受,一張口,就吐出了數口鮮血,這還是在他吸收了一部分人家的力量化爲己用之後的結果,如果是幾天之前的他,恐怕人家一腳就能要了他的小命!

不過江騰也並不好受,因爲手被廢了的緣故,他基本上只能發揮出巔峯狀態幾層的力量,並且他的力量也被葉千鋒吸收了一些,再加上那血龍牙和大腿骨,特別是妖邪的大腿骨,雖然他努力的讓自己的雙腳踢在了大腿骨和血龍牙的側部,而不直接硬碰硬,不過那堅硬的兩件東西還是讓他特別的難受,攻擊完剛一落地之後,他就感到雙腳發麻,要是修爲深厚的話,恐怕連站都站不穩了!

“你來追我啊,老東西!”

葉千鋒做出了最大的努力來平復隨時可能徹底爆發的傷勢,顫顫巍巍的舉起手中的兩把武器霸氣十足的遙指站都有些站不穩的江騰吼道,其實此刻的他也是難受到了極點,不過求生的慾望讓他不得不強撐着。

“可恨!”

被一個小輩如此的羞辱,栽在了一個小輩的手裏,江騰覺得比殺了他還要難過,不過他能怎麼辦?

小姐姐的近身高手 他肯定是不會再追我了!那我到底是該冒着風險和他一拼,盡力殺了他以絕後患還是現在就跑?不行,以我的傷勢,如果沒命的跑的話,恐怕沒等敵人追上來,我自己就掛了,乾脆拼了吧!”

江騰根本想不到葉千鋒居然會做出了這樣的決定,而那後者做出決定之後,提着兩把武器,帶着決絕的姿態朝着他的走了過去!

“好一個膽大包天的小子!”

雖然是自己的敵人,可是江騰也發出瞭如此的驚歎之聲,他豈會想到葉千鋒不趁着他雙腳發麻陣陣劇痛的時候逃走,反而還在想着殺死他!

“老東西,納命來!”

葉千鋒一聲低喝,使出全部力量凝聚出七面戰盾的同時,手中的兵器也高高的揚了起來!

砰!

噗嗤!

結局其實是早就註定了的,無法快速移動的江騰不得不再次踢出最後兇猛的一腳,那一腳,碎了戰盾,卻沒有給葉千鋒造成致命的傷害,不過還是給葉千鋒足夠重的重創,讓葉千鋒第一次體會到了和死亡只差一線的感覺。

江騰一方就簡單多了,沒有葉千鋒那樣複雜,因爲葉千鋒還能掙扎着從地上爬起來逃命,而江騰直接就因爲腦袋被大腿骨砸中,胸前更是被血龍牙刺了個對穿對過之後直接死不瞑目了…….

“M的,以後越大級挑戰的事情還是少幹爲妙!”

好不容易從地上站起來,嘴角掛着一串血珠的葉千鋒心中鬱悶的想到,這廝的確也算是個人才,在做出超級越級斬殺了江騰的詭異事情之後,居然還將人家納戒之中的東西一骨碌的弄進了自己的納戒,至於那裏面到底有些什麼值錢的東西,他現在可不沒有時間去理會,直接讓黑痞帶路朝着沒有妖獸氣息的方向逃命去了…… 哎呀,雖然男人不能說不行,可是老子真的不行了!

不知道在山林之中奔跑了多久的葉千鋒望着前面一顆參天古樹無奈而又痛苦的一頭栽了進去。

之後,沒有之後,因爲之後他就徹底的昏迷了過去!

幾天的時間對於葉千鋒而言真的很短,因爲他一直在昏迷着,不過對於天外迴廊之中的其他家族的弟子而言,卻是相當的漫長,特別是對於江家人和落家人,還有那死了兩個天才人物的渡家而言!

江家的人到處搜尋着並不知道是叫葉千鋒的傢伙,更是漫山遍野的尋找着偷走了幾具屍體的落天驕,然而,他們沒有找到葉千鋒,卻發現了江騰,江至風,江至雨的屍體,以至於到最後,他們的怒火讓其他一些在天外迴廊之中的散修遭殃了;

他們並不是沒有找到落天驕,只是在他們找到落天驕的時候,卻有落千軍相隨,並且是人家主動出現在古墓的發掘地點的,故而很多年沒有爆發的大規模的血拼開始了,在第一天的時間之中,江家人就有兩百多人被殺,第二天江家人的大部隊也到了,一時間,兩家上千人就陷入了拉鋸戰和混戰…….

很快,古墓的消息就傳進了其他家族的耳中,第一時間找上門的是渡家,他們藉口尋找殺害渡雲飛和渡雲霄的兇手進入到了古墓的發掘點,繼而三方力量對峙,再接着,寒家的人也來了…….

葉千鋒醒來的時候,並不知道古墓那個地方已經死了各方勢力上千人了,更不知道落天驕正帶着一部分落家的高手正到處尋找着他,因爲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身處那裏!

我記得我暈倒之前爬進了一個樹洞啊,怎麼現在這個地方不像是樹洞啊?


葉千鋒疑惑的看着周圍那黑咕隆咚的一切,這裏的真的是黑到家了,如不不是他的黑白之眼和銀水蟒那夜視的天賦的話,他說不定就被嚇得失禁了,可是正因爲他能看清楚周圍的一切,他反而開始害怕了起來!

醒來的葉千鋒第一時間想要挪動一下身子,卻不想雙手隨便一抓,就抓到了一節慘白色發出磷光的骸骨,再仔細一看,他躺着的地方那裏是一個樹洞,分明就是一個煉獄一般存在的墳場,地上鋪滿了厚厚的不知道多厚的各種生物的骸骨,有人的,有妖獸的,甚至還有一些屬於高級妖獸的骸骨。

這裏充斥着一股至陰至邪的氣息,隨處可見那閃耀不斷的磷光,慘淡的照耀着葉千鋒身下的一切;

這裏四通八達,各個方向都有一條巨大的通道,通道的中心赫然就是葉千鋒所站立的位置,在那些通道之中,妖異得眨巴着一雙雙血紅色的貌似雙眼的東西;

濃重的血腥氣是薰醒葉千鋒的罪魁禍首,原來那些骸骨的下方不是泥土,卻是濃厚的一個血潭,那不知道融合了多少種生物鮮血精華的猩紅色的血液的濃度居然能夠讓那些巨大的骸骨漂浮在上面沉不下去。

尼瑪哦,這裏明顯不是樹洞,那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

一陣陰風帶着狂躁的血腥之氣玷污着他的鼻子,渾身冷顫的葉千鋒忍不住有些怕怕的想到。

“小子,你知道嗎?你走狗屎運了!”

黑痞的聲音居然響起,也讓葉千鋒心中稍微安心了一點,不過卻甚爲疑惑。

“你耍我是吧?一覺醒來,老子莫名其妙的來到了這個詭異的地方,你卻說我走了狗屎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