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裡一驚。

他,他真的把明明放著不聞不問的找我?

「他出去一夜沒有回來……一夜都在找你……」明明繼續說。

繼續悲傷的痛苦著說著。

聽著明明的這話些。 ?聽著明明的這話些。

我簡直就不敢相信了。

真的就是這樣子的?

不敢相信,真的一點也不敢相信。

「是啊……他的心裡現在只有你,除了你就是你,根本就沒有我的地位了。」明明一副咬牙切齒的指著我大叫著。

「不不不……你肯定是誤會了,不會的。」我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如果這是真的。

那麼,吳天昊來鄭思天家的時候。

為什麼說要找我說清楚,說清楚……

說清楚什麼呢?

「賤人……」明明咬牙切齒的瞪著我。

真沒想到,明明馬上給我來了這一句。

「你……」我不知道要怎麼說才好了。

「哼……我告訴你……你別給我裝了,阿昊這幾天找你,難道都沒有告訴你嗎?你還裝什麼傻,充什麼愣呢?」

「他,他根本就沒有找到我,真的,看的……」我看著明明那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

我知道,她一定會說到做到。

一定會殺了我的。

一定我。

當我面對死亡的時候。

我突然的害怕了,害怕了……

我不想死,不想死了……

而且,吳天昊根本就沒有再跟我說這些,沒有,沒有……

「騙誰啊,哼……」明明說著又揚起手。

估計又是想給我一個耳光吧。

結果,我身體一閃。

這一個耳光落空了。

這一個耳光被我躲過來了。

「你……」明明氣得直咬牙。

我看這情況不妙。

為了自己免受折磨。

我趕緊撒腳就跑……

撒腳就跑。

要是,我不跑,要是我不跑的話。

我一定會死在這裡,一定會死在這裡的。

所以,我先跑了再說。

「哼,劉宛芝,我告訴你,你是跑不掉的,跑不掉的……怎麼也跑不掉的,還是別白力氣吧。」雖然,明明的話離我越來越遠了。 ?「哼,劉宛芝,我告訴你,你是跑不掉的,跑不掉的……怎麼也跑不掉的,還是別白力氣吧。」雖然,明明的話離我越來越遠了。

可是,我的心裡還是害怕。

我依舊拚命拚命的往前跑著。

拚命,特別特別的拚命……

雖然,我不知道往哪裡跑。

雖然,我不知道跑向哪方。

但是,我……我就是要跑,拚命拚命的跑。

要是我不跑的話。

那麼,我一定一定會沒命,一定會沒命的。

所以,我必須要拚命的跑,拚命的跑……

我氣喘吁吁回頭看有時候。

發現明明離我已經越來越遠了。

根本就是沒有追上來。

我的心裡頓時也就安心了一點。

可是,即使她沒有追上來。

我依舊拚命的跑……

「站住,別跑,站住……」這個時候,我聽到了幾個男生的聲音。

緊張的回頭一看。

好幾個男生沖著我這方向的追過來了。

此時,我已經跑的快要沒有力氣了。

可是,那幾個男生追著我,越來越近了……

我,我繼續拚命的跑,拚命的跑……

可是,我只感覺我的速度越來越慢,越來越慢了。

怎麼辦,怎麼辦?

最後,我整個人無力下來。

撲通一聲,摔倒在地上。

我無力爬起來,一點力氣都沒有。

真的是一點力氣也沒有了。

最後,當我使出吃奶的力氣要爬起來的時候。

那幾個男生已經跑到我的身邊。

緊緊的抓住了我:「賤人,小賤人,看你往哪裡跑。」

「放開我,放開我……」那男生抓著我的手好疼好疼。

疼的我直想掉眼淚。

「放開?你想的美……帶走。」有一個指揮的冷冷的盯著我說著。

其實,不用猜。

我也知道,這些都是明明的人。

都是明明的人啊。 ?都是明明的人啊。

我就這樣子無力的被拖著回去。

「賤人……」這時,那冰冷的指揮人直接踹了我一腳。

疼的我直咬牙,眼淚直往心裡掉。

好疼,真的好疼。

他力道好重,就這樣子,踢過來了。

「怎麼?知道疼嗎?知道的話,就安份一點,要不然的話,別怪我們對你不客氣。」那冰冷的指揮人又沖著我冷冷的說著。

沒有辦法。

我只能乖乖的聽話。

就這樣,我被拖了回去。

被拖回了那破舊的廠房裡。

只見明明一副很悠閑的望著我,坐在那一張破舊的椅子上。

這裡什麼都沒有。

只有一些酒瓶子與一些吃的。

看來,這是明明早就準備好對付我的吧。

而這些人,也應該早早的在這裡準備了吧。

我真傻,真傻……

跟明明不怎麼熟。

又不了解,剛認識的。

我怎麼就,怎麼就這麼笨/呢?

手機也不帶,我真的是一個大笨蛋……

我後悔,我後悔了……

吳天昊,吳天昊,我想見你最後一面,我想知道你的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

我想知道,一切一切的事情。

我不想帶著這些疑問死去。

想到這些的時候,心裡就是絕望。

除了絕望,還是絕望。

「進去……」那抓著我的人,將我狠狠的甩進去。

我又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好疼,好疼……

地上都是不平的水泥地。

我知道,我的手,肯定又擦破了。

可是,我只能咬著牙,緊緊的咬著牙……

「怎麼?跑,……跑……哈哈哈……你不是想跑嗎?你再跑,再跑啊……哈哈哈……」明明一副女王一樣坐在破舊的椅子上哈哈大笑著。

我不明白,明明跟我當初見到的明明根本就不一樣。

而且,那一晚,吳天昊也跟我說過明明的事情。 ?而且,那一晚,吳天昊也跟我說過明明的事情。

雖然,就是那麼一點。

我從吳天昊的語氣中可以聽得出來。

明明根本就不應該是這樣的人啊。

難道,這根本就是佳佳嗎?

是佳佳嗎?

可是,這又跟佳佳的一切都不像。

什麼眼神,表情什麼的,都不樣。

一點也不像,一點也不像……

「哼……看什麼看。」佳佳豐我盯著她看的時候。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