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加快速度!追上去!”

隨即那淺虛一聲低喝,身形速度又加快了,向着次七說的方向飛去。

“牌魂,什麼情況?他們難道要搶奪我的丹丸?”

躲在上方的雷動看着幾人的交談,疑惑的問道。

“有可能!這行人我認識,是劍吔宗的人。說好聽他們平時懲惡揚善,可是背地裏做的卻是那些偷雞摸狗,姦淫擄掠的事情。快,我們也追上去。不然,這丹丸興許會被他們得到!”

牌魂隨即解釋的說道。

聽聞牌魂講完,雷動也不敢耽擱了。

使出了平時吃奶的勁道,身形猶如一道電光,嗖的一聲,向着丹丸方向飛去。

久久之後,雷動心中鬆了一口氣。

因爲此刻,雷動已經來到了那陳琦公主的住處,也算是自己的住處。

而那丹丸卻是直接飛入了自己的房間。

“呼。”

雷動悄悄從原本跳出的窗口飛出,輕吐一口濁氣。

至少這丹丸沒被這行劍吔宗的人給攔下,不然今天這忙來忙去的可不是瞎忙了?

身形緩緩走向丹爐旁,雷動神識微微放開,此刻那丹丸已經猶如一個熟睡的嬰兒一般,靜靜的躺在爐底。

“別動!別動!讓我好好看看!”

雷動意念一動,輕聲對着丹爐中的丹丸說道。

他現在可怕了這枚丹丸了,這丹丸居然是有如此強勁的自控能力。

還能飛?而且飛的還比自己快!

這真的是解釋不通。

手中捧着那顆帶着紫色條紋的造化丹,雷動現在口水都是要留下來了。

只是怕一下子自己的身體會支持不過來,到時候被丹丸的力量給害死那就笑死人了。

右手一動,隨即丹丸被雷動收入儲物戒指中。

其實說實話,自己的確還沒搞懂這丹丸的異變,但剛纔他微微感受了一下。

這丹丸的藥力,沒有一點順壞,而且這丹丸吞噬了那雷源之精後。

丹丸內部傳來一陣陣讓雷動感覺十分激動的雷屬性能量。

“篤篤篤!”

“雷動兄弟,剛纔是不是你在製藥?”

突然房門外沃朝風的話語聲隨即傳到了雷動耳邊。

聽聞沃朝風這一席問話,雷動略微有點鬱悶。

自己這麼小心翼翼,怎麼有這麼多人知道呢?

“是啊,沃哥。剛纔我一直在製藥!怎麼了?”

雷動隨即輕聲應道。

而後身形一動,緩緩走向門口,打開了房門。

“嘖嘖,雷動兄弟,真了不得。有人感受到你在製藥,而且你那枚丹丸力量十分雄厚。現在有人慕名而來。他們說要拜訪你。”

望了望雷動身後擺放着的丹爐,在看一席黑袍在身。

沃朝風隨即笑了笑輕聲說道。

而後從手中拿出一塊鐵製的令牌。

“雷動兄弟,這是劍吔宗的人帶來的。他們想請你幫個忙!如果你願意的話,現在他們正在門口等着。若是你不願意出去,你哪一天想通了,可拿這塊令牌,任何時候,都可以去他們宗門。”

沃朝風將鐵製令牌遞向雷動,淡淡的道。

聽聞沃朝風的話語,雷動略微有絲鬱悶。

在雲端之上,雷動看着那一行人的樣子,明顯像似強盜一般,想搶奪自己的丹丸。

可惜是他們沒追上,而且想必那羣人,也是知道這裏是誰的住處。

之所以讓他們這麼說話,肯定是怕了陳琦公主的身份。

“呵呵,我這就前去看看。”

聽聞沃朝風的話語,雷動隨即接過令牌,輕聲回答道。

魂步一閃,一動,隨即雷動已經出現在了樓下大門。

向着門外走去,雷動看到的那幾人正是天空中那羣追自己丹丸的人。

“咳咳,這位是淺虛?”

雷動乾咳一聲,對着淺虛輕聲問道。

“前輩,高人啊。不知道您是怎麼知道我的姓名的。”

淺虛見雷動緩緩走過來,還沒想好說什麼話。

雷動的一句話,就讓他的心智嚇了一跳。

“咳咳,有緣之人嘛!”

雷動又是乾咳兩聲,對着淺虛說道。

此刻的雷動身形之外一席黑袍,而且面部已經讓那牌魂做了處理。

聲音也微微的蒼老了一點。

“哦?哈哈,前輩這麼一說,想必你是答應我們,幫我們忙咯?那淺虛就先多謝前輩!”

聽聞雷動的話語,那淺虛有點會錯意思了,誤以爲是雷動答應他們幫他們忙了。

“咳咳。”

“主人,就答應他們,這劍吔宗可是大宗門,而且就在落神之都。到時候看情況,不就行了嘛?”

雷動本來還想解釋什麼,只是乾咳兩聲後,突然牌魂的話語就出現在其腦中響起。

“咳咳,嗯。不知你們想要我幫你們什麼?”

隨即雷動淡淡的問道。

見一開始雷動有點猶豫,淺虛的心有點揪着。

只是被雷動這麼一問,心中一塊石頭落地。


“前輩,家師之女現在得了不知道什麼怪病。現也不知道多少個醫師看過,還有少許的製藥師看過,都說沒藥可治。但今天家師突然感受到一股極爲強大的丹丸力量在落神之都的東頭。所以我們一路憑着氣息的追趕,終於找到了這裏。”

“所以我們想請前輩,能去一趟我們劍吔宗,去看看我們彤彤師姐的病!”


淺虛隨即緩緩的講了一串的話語,到最後手中還拿出一個小小的木盒。

“這是家師送給前輩的見面禮,若是前輩覺得少,這個見面禮我們可以再談。”

將木盒遞向雷動,恭敬的說道。

“呵呵,你們家師還真會做人。那我也就不客氣了!”

雷動嬉笑一句,隨即就將那木盒拿在手中。

緩緩打開小木盒,雷動微微有點楞然了。

“上品元力石?”

雷動兩眼震驚的看着木盒中,散發出淡淡熒光的元力石。

這一顆上品元力石,單單去賣的話就可能要個幾千萬的光明幣了。

這劍吔宗真是財大氣粗啊! “呵呵,那就多謝你們家師了!要不即刻出發吧!救人的事不能等啊!”

雷動笑着對着淺虛輕聲說道。

其實那淺虛從雷動散發的喜悅中也能看出,雷動是很喜歡這禮物。

上品元力石,可是他師傅好不容易得來的。

這次因爲彤彤的病,才讓他們施大財,四處找人。

“好的。前輩,那請隨我們來!”

淺虛對着雷動行了一個禮後,隨即背後劍鞘出劍。

而後身形一躍跳到飛劍之上。

“不知前輩是否有飛行之物。要是沒有,那請坐上我這柄刑天之劍吧。”

淺虛向着雷動看了一眼,輕聲問道。

聽淺虛這麼一問,雷動略微有點尷尬,說實在的他是能飛。

可是飛起來比較吃力。

“呵呵,不用了。你們先走。我跟得上!”

雷動笑了笑,淡淡的道。

隨即心中“魂羽”二字意念,瞬間兩道黑色的光影立即出現在了雷動的背後。

而後兩道光影慢慢的擴散,猶如一雙老鷹的翅膀一般,在背後煽動了兩下。

這一幕讓的其他的劍吔宗的人啊,看的愣神了。

這雷動的黑色翅膀,說實在的不是內尚師品階的人物,是根本沒有這翅膀的。


就算是能讓人飛行的武技,說實在的,那也是有價無市。

這普通人身上哪有給人後面插上翅膀的飛行武技呢?

看看自己腳底下的飛劍,在看看雷動隨意生長出來的黑色光影翅膀。

淺虛幾人不禁的搖了搖頭。

“前輩神人,在下多有得罪啊!前輩可要跟緊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