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這兩色光芒的巨指忽然遣散,化作一道道黑紅色彩的光芒在黑斑虎全身遊走着,吞噬其的妖力與生機。

強烈的危機感降臨於黑斑虎心頭,雖然如此,但它畢竟不同那些低等妖獸,不會像其一般遇見危機就嗷嗷大叫,等待死亡。只見它全身佈滿着得黑斑忽然閃爍其同色彩的光芒,只是瞬息時間,黑色的炎火便漫布全身將那一道道光芒燃盡。


衆人驚歎,一嘆奪鳩深藏不露,雖然境界相差但卻有這等威力搶答詭異的招數。二嘆這黑斑虎不愧是上古兇獸的後代,這黑色炎火實在不凡,感覺其威力都超過修道士那遇水則旺,偏離天地規則的三味真火。

其實他們卻沒想到,這招是奪鳩壓箱底的幾招之一,這招代價是耗費自身平時使用大力金剛指所用源力的三四倍,這等消耗在加上其源珠不凡的天賦以及不同源力的驅使下。嘖嘖,有這等威力那是必須的,要知道他修煉的三年來,可不僅僅是修煉自己肉體,其對源力的領悟以及運用也有一定的提升。

至於那上古兇獸魔炎虎後代之一的黑斑虎,它那招全身斑紋燃燒黑色火焰藉助的是其祖上血脈的傳承。但其所傳承的血脈稀薄,每天使用不但次數有限得很,而且那招是越使用越弱小,並且對其自身消耗妖力更是多,原本足夠來十多顆黑炎彈的妖力只夠這麼一呼吸的全身燃燒。

那黑斑虎其祖上的精神是越挫越勇,遇強則強,其雖然血脈稀薄但它祖上魔炎虎的精神還是傳承到那麼些,當然是要繼續攻擊下去,非要將眼前的敵人毀滅不可。

但這黑斑虎靈智也高得很,吃了幾次虧後,圍繞着衆人轉了那麼幾圈後,也想通了不能這樣莽撞的衝過去與其撕殺,當即口中吐出幾顆黑炎火球,掃射向衆人。

那黑色火球帶着風聲而來,衆人見過之前這火球的威力又怎麼敢小覷,當下心中已經想好躲閃的辦法。

雖然這黑色火球所射來的位置都是幾個死角,但以衆人那習武多年的身法想要躲開,那還是很簡單的,只是他們卻有意思擔憂,那就是周圍一動沒動的妖獸們,萬一它們在自己躲避的同時忽然發動進攻那可就糟糕。

不過這倒是他們多慮了,雖說武者有武德但妖獸有妖德,稍有智慧的妖獸也不會阻礙其他妖獸的戰鬥,不過也有例外,在世俗中,人族有誰都瞧不起誰的那種人,這妖獸中也有那種。這不,在黑紋虎連續受挫時,那被稱爲天空一族的王者,大鵬一族後代金鵬鷹忽然從漆黑的天際飛馳而來,有力堅硬的利爪就像奪鳩抓來。

感覺到上方的動靜,原本打算撲來的黑斑虎一見,頓時氣得嗷嗷大吼,然後也不在繼續攻擊下去,它待在一旁冷眼相待。爲何如此?這自然是因爲那高貴的百獸之王的血脈告訴它,不可以多欺少,要戰鬥,便要一對一。

金鵬鷹鳴叫一聲,那聲音尖銳刺耳,宛如一根細針插直插奪鳩等人的耳膜。

奪鳩聞之暗歎不好,那金鵬鷹在這漆黑的夜空飛行,就像一道金色劍芒一般,眨眼之間離奪鳩不到幾步之遠,要知道以這金鵬鷹的速度,這幾步對它而言一呼吸的時間都不用。

在衆人擔憂之際,那金鵬鷹在奪鳩頭頂那麼一低空掠來,忽然,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出現在衆人眼中。

奪鳩居然憑空消失了!

那金鵬鷹抓了一個空,便怒鳴一聲飛入空中,翱翔着,四處打量着奪鳩的聲音,因爲它感受到奪鳩的氣息並未消失。

月獸見之,它那撲朔迷離的眼睛瞳孔忽然放大,瞬移兩字在它腦中一閃而過。

“不可能,沒理由啊!他不過一個兩級妖獸的水平,先是打出那麼犀利的一招,然後又使出四級妖獸水平的瞬移,怎麼可能!”

忽然,那被天藍巨犀那龐大身軀所遮擋的洞穴通道內部忽然出現一個人影,沒錯正是瞬移消失的奪鳩。

只見奪鳩喘氣着同時從儲物戒子內取出那一顆散發光華的月獸精華,在衆人注目之下塞入印堂穴,那通往腦海世界的通道口。

散發着光華宛如石子的月獸精華就那樣宛如奪鳩身體一部分一樣的恰當的融入其中。

衆人雖然不解,但也沒多餘時間管那些,因爲那些躁動的妖獸們在也忍耐不住,它們開始行動了。

只見那金鵬鷹鳴叫一聲,它尋找半天,雖然發現奪鳩的氣息但卻沒有發現他躲在哪兒,這讓它不得不將心中的憋火發泄到衆人身上,它口中忽然噴出幾道金色的閃電,瞬息之間便擊向四散站着的衆人。

不用多餘,衆人連忙閃避。

“砰!…”一陣巨響,衆人費勁心思總算閃避開來,原本以爲那金鵬鷹會繼續進攻,卻沒想到它忽然停下,只是在夜空中展翅停浮着。

天際那輪明月並未因爲月獸的離開而消散,衆人都知曉,這一定是月獸用其通天的本事所造出的影像,爲了迷惑宗派內的長老們。

月光灑下,衆人方纔發現,原來是那月獸用着手勢讓妖獸停止進攻。

“出現了!居然在洞口!他想幹什麼呢?” 月獸那充滿魅力的俏臉嘴角微微一彎,它對奪鳩接下來的舉動倒是大感興趣。要知道一般人,只有有那麼一絲逃生的機會便不顧一切的逃脫,拋棄需要的一切,只要能讓他逃走。

可奪鳩卻沒,他放棄如此好的逃跑機會,而且將月獸精華吸入體內,難道他不要命嗎?要知道這月獸精華可不是這麼隨隨便便就能吸收的,要知道就連那些四宿境界的強者都要盤膝而坐那麼幾個時辰方能徹底吸收。而他才區區兩儀境界,那龐大的溫養神識之力的精華非令其爆體而亡不可。

之前奪鳩瞬移躲避,它只是認爲那是奪鳩擁有什麼神奇的器物的特效而已,雖然它活了接近萬載,但一直都在這片洞天之內,說起來也是孤陋寡聞。它哪裏可能知道奪鳩腦海內活着一個千年歲月的老怪物,而那瞬移是尚宇留將神識之力賦予奪鳩後所自然領悟的招式而已。

而奪鳩之所以將這月獸精魄吸收入腦海之類,正是爲了讓尚宇儘快復甦,這樣接下來自己便會多幾份保命的機會,因爲他打算做一個瘋狂的事情,他要在這兒找出整個團隊的逃亡。

雖然說尚宇陷入沉睡,但他的潛意思卻會默默的將這能夠恢復神識之力的月獸精魄吸收。

在衆目睽睽之下,奪鳩突然動了,只見他縱身躍起,右手指帶着金色的普渡源力插向那背對着山洞天藍巨犀的菊花!

衆人無語,而月獸見之只是淡淡一笑。

“你這般簡直就是找死,這天藍巨犀屁股可是碰不得!”果然如其所想,奪鳩還未暴到天藍巨犀的菊花,其那一指所帶動的風聲便被天藍巨犀所感應到。

它雖然因爲體型龐大來不及回身已經反擊,但其的尾巴也不是多餘的。

那長長的尾巴宛如皮鞭一般,直接抽向奪鳩。

月獸還在笑着,忽然,它瞳孔再次放大,奪鳩再一次憑空消失,那聚滿力道的一鞭擊了個空。

下一秒,奪鳩出現在天藍巨犀頭顱右側,他懸浮於空中,右手便打出般若大手印,拍向天藍巨犀。 那天藍巨犀感覺到身旁多出一股陌生的氣息,它大驚之下,也不忘記將藍色的妖力護集全身。

奪鳩那一招,般若大手印頓時受挫,威力大減,不過雖然如此,但那全身籠罩着得藍色妖力也淡薄起來,畢竟是它全身散發守護自身,而奪鳩卻是全力一擊,力量集中並沒有散亂。於是乎,那散發着金光的大手印連着散發淡薄的藍色妖力的天藍巨犀擊飛,那龐大的身軀撞向不遠處的一座巖壁。

隨着“砰”的一聲響起,不遠處的巖壁便被撞出一個大洞,碎石四散,只見奪鳩忽然大喊一聲。

“快跑!”

這一聲宛如敲鐘打鼓,立即將原本還在震撼之中而發愣的衆人驚醒。

“想跑!沒那麼容易!”月獸冷哼一聲,同時下了必殺令,那幾只妖獸猙獰着立馬衝向散開,想要逃走的衆人。


而那月獸依舊未動,彷彿在等待什麼一般,眼神注視着奪鳩,對其充滿了興趣。

“咳咳!幸虧我甦醒得早,不然之前你就沒命了!”熟悉的聲音從腦海傳來,奪鳩臉上頓時露出一絲笑容,沒錯,這聲音的主人便是沉睡了那麼一段時間,剛甦醒沒多久的尚宇傳來的聲音。

原來,在天藍巨犀那一有力的尾巴就要抽到奪鳩那麼瞬間,尚宇終於成功將月獸精華徹底吸收完畢,立即甦醒。這還真是無巧不成書,他一清醒便看見奪鳩遭遇危險的這一刻,當即便把神識之力輸入一些給他。在奪鳩自身潛意識的保護下,他直接瞬移,躲開了那一鞭,同時還瞬移到天藍巨犀的右側,給予其重重的一擊。

“我剛纔觀察了周圍一番,這裏可真是險地,周圍那幾只妖獸不是此時的我們所能力敵的。那月獸精魄所具有的神識之力足夠讓你瞬移十來二十次,足夠你逃離此處。”尚宇提醒道。

奪鳩聽後,面露沉重之色,他當然知道這些,這場戰鬥簡直就是九死一生。不,若非尚宇甦醒,恐怕連那九死一生的機會都沒有,必死無疑,不過儘管如此,但要讓他拋棄同伴獨自逃離,這就是刀架在奪鳩脖子上逼他離開,也無法做到。

只見他一臉堅毅之色的說道。

“我要讓他們跟我一樣的逃離此處!”

尚宇想都沒想直接回答。

“你逃離此處已經很難,還加上他們,更是難上加難,而且弄得不好,連自己的小命都會搭上!”

“能走幾個算幾個,因爲他們是我的朋友,就算搭上我自己的命也在所不惜。”這就是真實的奪鳩,對待敵人時乃是滿腔的冷血,對待朋友時那是掏出心窩子來去對待。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便將擁有的神識之力全部給你,大不了再次沉睡。不過,你要記住,接下來可就得靠你自己了,遇見危險不要逞強。”說吧,尚宇便將那還未在魂魄內聚集多久的神識之力全都轉移到奪鳩身上,而自身則是再次陷入了沉睡。

奪鳩睜開雙眼,冷眼看着那也同樣看着他的月獸,之前的一切,只是發生在那麼瞬息之間。


可也就這麼瞬息之間,場內便開始混亂起來。

這個世界乃是以強者爲尊,那黑紋虎在月獸的驅使下,也不得不捨棄那百獸之王的尊嚴,扯下臉皮來去以多欺少,那一顆顆的黑炎火球就像機關城所造的連弩一般的向衆人掃射。

月光照耀下全身那金色羽毛閃閃發光的金鵬鷹,在天際翱翔的時刻,時不時的吐出一道道猛烈的金色閃電,使得衆人狼狽互相躲避。

不僅如此,那被奪鳩一腿踢飛的天藍巨犀也緩緩悠悠的爬了起來,只見它定了定神,那宛如玉石般晶瑩剔透的長角也發出一道道藍色光芒的妖力,但其攻擊的人並不是奪鳩,而是狼狽的衆人。

這顯然是月獸叫其這般,此刻顯得奪鳩最爲清閒,只有那月獸用着好奇的眼神一直看他。

“該怎麼辦,師父給予的神識之力只夠瞬移二十次,若是要帶人瞬移,便要耗費雙倍神識之力,我要接近他們的話,除了瞬移外沒有其他的辦法。可這樣又要多消耗一次,那這樣就一共是三次,而他們一共五人也就會耗費十五次,就算那樣真的帶着他們到了這通道內,也依舊沒用,若是無法在第一時間趕到那較小的通道,依舊無法阻擋這些身形龐大的妖獸,這該如何是好!”

短短這麼幾呼吸的時間,奪鳩便將這場面分析起來,一會兒便考慮好這計劃的得失之處。

“砰…”忽然之間,那可以看到夜空的巨洞旁邊的峭壁上又跳下來幾隻妖獸,它們體型龐大,面目猙獰,眼中冒出兇光,血盆大口一張開,怒吼了那麼幾聲。

三級妖獸,灰蠻熊,全身佈滿灰色,若是爬倒,便會覺得像岩石一般的普通,善於隱蔽自身,偷襲其他敵人,其力大無比,前後爪異常鋒利,開山鑿石不在話下。

三級妖獸,閃電蜥蜴,頭部宛如巨蟒,身型粗壯,有着強大有力的四肢,一口尖利的碎牙,就算鋼鐵放入口中,也能咬成渣子,口中與尾巴能突出威力極強的閃電。

三級妖獸,巨狼,乃妖獸狼族的一大異類,不羣居,狩獵也是單獨行動,體型雖然巨大,但卻絲毫不影響它的速度,據說月圓之夜還能變身,至於這點是不是真的,沒有幾人知曉。

“終於出來了!”衆人心中暗歎一聲後,也要開始反擊了!

原來衆人爲何會如此狼狽的逃跑而不是迎戰的原因,正是因爲天際上方,還有幾隻體型龐大的身影站在那兒靜看着,所以他們要保留實力,讓自己在那幾只妖獸來襲的時候,也能夠有與其一戰的實力,何況那隻月獸還在虎視眈眈的看着他們,這不得不讓他們如此,以便麻痹敵人。

果然,在看見衆人吃癟之後,那幾只一直觀看的妖獸也按耐不住戰鬥的心思,跳了下來。

那閃電蜥蜴率先攻擊,一道道連鎖閃電掃向衆人,但每次都被衆人以着靈敏的身法逃脫。

而另外兩隻則是衝向奪鳩所在的地方,因爲它們觀看了那麼久,一致認爲這羣人都沒有什麼威脅,最大的威脅便是奪鳩,因爲那忽然消失然後出現在你面前的本事實在太過驚駭。

不過,用不了多久,它們便知道自己的想法錯了。

“好機會!就是現在!”只見王雙忽然喊道,隨後他腳上踩着一種規律若隱若現的步伐,轉眼之間便轉到閃電蜥蜴那,只見他右手猛的拍出一掌,宛如有着排山倒海一般的氣勢,直接將閃電蜥蜴那龐大的身軀拍飛。

“砰!”的一聲,直接砸到一快岩石上,龐大的力道直接將其震碎。

夜空下翱翔着得金鵬鷹眼光銳利得很,它是第一個反應過來的人,當即便向那兒掠去,同時,口中的射出一道道金色閃電直襲王雙。

忽然,一道身影疾馳而來,這速度絲毫不與金鵬鷹差上多少,原來是塗飛,只見他雙腳宛如穿了飛鞋一般的躍起,幾個呼吸的時間便閃到金鵬鷹身旁,他一腳踹了過去,直接將其踢飛。

那原本想要與奪鳩糾纏着的巨狼以及灰蠻熊聞到後面的風聲,回首一看,頓時懊惱起來,隨後也顧不上奪鳩,便奔跑回去救援,那巨大的身形沒走一步,便傳來一陣巨響。

“也該我們反擊了!”張耀武大喝一聲,背部憑空出現一對青色蛟龍之翼,他已經訂好目標,那就是一直吐着黑炎火球的黑斑虎。

只見張耀武縱身躍起,青色蛟龍之翼帶着陣陣風聲,掠向黑斑虎。

那黑斑虎感覺到張耀武的氣息,連忙回過身來,幾顆黑炎火球便帶着風聲而暴漲,射向半空翱翔的張耀武。

只見張耀武冷笑着,忽然向下掠去,整個身軀幾乎是貼着地面飛翔,轉眼之間便來到黑斑虎的面前,順着其就是一爪,那散發青色的光芒的一爪直接破碎黑斑虎的妖力護罩,在其身軀上劃出五道血痕。

黑斑虎大怒,那一招青爪未給他造成太深的傷害,只是淺淺的一道血痕,但同時也激發了他骨子裏的血性,它虎吼一聲,撲向就要遁走的張耀武。

忽然,另外一道氣息向它奔來,黑斑虎感覺到後方傳來的殺意,它連忙轉過身來,但依舊是晚了那麼一拍,只見一隻帶着陣陣寒氣的巨指直接將它撞飛,一股陰寒的氣息開始包裹起他來。

冰冷,從骨子裏傳來,自身流動的血液彷彿都要被凍結一般,黑斑虎不禁打了一個冷顫。

在看周瑩蘭,只見她纏着那天藍巨犀,靈活的在一道道藍色妖光之下閃避着,就宛如跳舞一般的柔美,那麼自然。忽然,她停止舞動,一步躍起,整個人直接鑽到天藍巨犀身形之下,趁其不備,一拳狠狠的擊在它那雪白的肚皮上,恐怖的力道居然直接將天藍巨犀擊飛。

那原本龐大的身軀頓時在空中變成一個小點,在衆人愕然中,天藍巨犀掉回原位,而周瑩蘭早已閃開。

砰!那巨大的身軀親吻地表,驚起一大團塵霧。

衆人感嘆,不愧是暴力女…

此時,那月獸原本雲淡風輕的臉上也不禁燃起一團怒火,衆人反擊是如此犀利,配合起來如此的天衣無縫,而自己的手下則是節節潰敗。 惱怒的可不僅僅是月獸,還有那幾只被這般狠狠打臉羞辱的三級妖獸們。

其中以那有着血脈傳承的那兩隻妖獸最爲惱怒,金鵬鷹,黑斑虎。

那黑斑虎氣得全身那帶着黑色斑紋的毛髮直微微翹起,它齜牙咧嘴的怒吼一聲,若是有人聽得懂它的言語,定能更加清晰的感受到它的怒火,虎族的威嚴怎能被這般踐踏。

而金鵬鷹更是勃然大怒,那銳利的雙眼直閃爍着憤怒的火焰,想它乃大鵬之後,何時吃過這等靠着功法飛行的螻蟻存在的虧,僅僅具有一絲蛟龍之魂便能夠踐踏天空的王者,大鵬的威嚴嗎?簡直就是不可饒恕!

這些妖獸的怒火都被徹底的點燃,它們恨不得將不遠處向洞口逃去的衆人給撕咬。只是,吃了虧後,腦袋聰明瞭許多,它們也開始警惕思考一個問題,那就是誰先動手。

要知道它們並不團結,平時都是一個個擁有着各自的地盤,一但越界便就要那麼生死大戰一場。而現在之所以能在這兒圍住奪鳩等人,全部都是月獸的功勞以及威逼下,不然,它們剛碰面就會開始自相殘殺起來。

這點在黑斑虎以及金鵬鷹身上完美的展現出來,一個是百獸之王,一個是飛禽中王者,這注定了它們水火不相容,誰都不服誰。不過這金鵬鷹卻是好勝之獸,它速度至上,率先出擊,在月光的照耀下散發寒光的利爪,逐漸接近離它最近的周瑩蘭後肩。

“小心!”奪鳩見之,大吼一聲。

“恩?”周瑩蘭轉過身來,一件那瞬息之間就要接近的利爪,連忙轉身一指,宛如神龍銳利的眼神一般,逼向那襲來的鐵爪。

這周瑩蘭力氣大得很,一指居然硬是將襲來的散發寒光的鷹爪逼得一退,那金鵬鷹右爪一吃力,身形頓時傾斜起來,它用力拍打翅膀,使得身體平衡,狂風起,颳得周瑩蘭臉蛋直疼。

不過周瑩蘭也因此奪得那麼些後退保命的機會,此刻,那黑斑虎也不示弱的追來,一顆顆黑炎火球從其口中射出。而周瑩蘭卻無法閃躲,要知道她是藉助與那鷹爪相博所藉助的後退,於是這樣一來,她在這力道的慣性下牽絆着,怎麼可能閃避得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