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明白的我於是便對着我身邊的李宏波問道:“我說李哥,你二叔這家真夠破的,難道家裏條件不行?”

“條件不行?你看看門口停的那幾輛車,哪個不是百萬以上的?唉!不說了,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別人的家事兒沒法管!”

等我跟隨着李宏波下了車子後,我發現,三個衣着打扮很是不俗的人跑向了我們這邊。

這三人是兩男一女,爲首的是一個長的一表人才的高個兒男子。當三人走近了之後,那爲首的高個兒男子對着李宏波恭敬的問道:“大哥,你要找的那個捉鬼大師可找來了?”

似乎是不大待見這個高個兒男子,李宏波沒好氣的回道:“廢話,不找到我能回來嗎?我身邊的這位小哥就是!”

“啊?就他?這麼年輕?能行事兒嗎?”在看到我之後,見我這一身普通的打扮,那個高個子男子以一副輕蔑的表情看向了我。

“我說你這傢伙別整天看別人總戴着一副有色的眼鏡,這位兄弟是看在我的面子上纔來幫忙的,你以爲人家願意來?”李宏波對着那高個子的男子吼道。

“啊!大哥說得對!說得對!”那高個兒男子對着李宏波恭敬的說完這些話,然後又轉過頭來對着我說道:“這位兄弟,這喪事兒辦的好好的,誰知道這鬼天氣突然就白天下雨,夜晚打雷的,而且棺材還擡不起來,出現這樣邪門的事兒,我們都很惱火,還請大師幫幫忙啊!”

就在這個高個子的男子對着我說出這些的時候,我們的身後,虞墨拄着柺杖向着我們慢慢走了過來。她一邊走,一邊對着那高個子的男子說道

“你是死者的什麼人?”

那高個子男子一聽虞墨鬼婆子這樣問向他,於是便回道:“我是死者的大兒子。”

“那你身後的是你的弟妹?”虞墨又問道。

“哦!這個是我二弟,那個是我的小妹!”高個子男子如實回答。

“哦!這樣啊!我觀你們三個面色發黑,不出兩日必有血光之災!”虞墨鬼婆子突然語出驚人道。

“什麼?你亂說什麼呢?死老太婆,敢咒我死!去你%*&%¥##%……”

虞墨奶奶這話剛剛說出口,那高個子男子的身後,他的那個打扮時髦濃妝豔抹的小妹朝着虞墨奶奶就狂噴了起來!

一個女人這樣罵虞墨鬼婆子,我這壞脾氣就上來了。不過比之過去,我成熟了許多,不會跟這樣的潑婦對噴,而是對着李宏波回道:“我說李哥,這事兒我們可管不了,你還是乾脆開車送我們走吧!”

誰知我這話剛說出口,虞墨奶奶便又開口回道:“小主人,這事兒咱們還必須得管,咱們不管,這個死去的老人家說不好就很有可能屠村了,到時候在場的人沒有一個能活着離開!”

一聽虞墨鬼婆子又說出了這樣的話,那個潑婦的女人突然向着虞鬼婆子而來,看那架勢好像要揍她。

可就在她飛揚跋扈的,還沒等近了虞墨鬼婆子的身,她卻神奇般的飄在了半空之上,身子在上升到一米左右的高度後,突然向着地面飛速的墜下,然後狠狠的被摔在了地上,摔的那叫個瓷實。

“我說我的,你要是不願意聽就閉嘴,要不然,我直接讓你從幾十米米高的半空中摔下來,然後讓你知道知道跳樓具體是什麼感覺!”

看着面前摔下來的那個潑婦女人,虞墨慢悠悠的回道。

豪門新歡 靜,一瞬間,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包括在這家院子裏忙活着的所有的村裏人和死人樂班。他們可是親眼看到,這個女人莫名其妙的像是失去了地球引力一般飄到了半空,然後直接狠狠的落下……。 食人族,顧名思義就是以人為食,才叫食人族,讓食人族不吃人,跟讓人不吃飯是一個道理,很難做到!所以墨九狸沒有想收留兩隻食人族的想法……

「主人,我們真的可以不吃人的,不信你看……」黑煞和白煞聞言想了想,對視一眼說道。

在墨九狸和花無悔和馮西遊三人詫異的眼神下,黑煞和白煞齊齊對著彼此打出一掌,接著兩人嘴裡念著不知名的咒語,墨九狸雖然聽不懂,但是直覺如果不阻止兩人,怕是兩人會受傷,想到這裡時墨九狸想阻止已經晚了……

天空忽然間落下來兩道黑色的光芒,分別落在了黑煞和白煞的身上,有些刺眼的讓花無悔和馮西遊兩人完全看不清楚,唯獨墨九狸清楚看到兩道光芒落下后,黑煞的頭,白煞的兩條手臂被生生的拿走了……

確實是拿走了,就好像兩個無形的手,生生扯下來一般,黑煞和白煞瞬間疼的險些暈倒了,可還是挺了過來。

等到兩道光芒消失后,墨九狸發現黑煞和白煞,兩人勉強站穩,卻堅持著沒有倒下,墨九狸本想上前去扶一下,卻被黑煞制止了。

墨九狸腳步一頓,看著黑煞和白煞,這時兩道符文閃著金光,從黑煞和白煞的體內飛出來,墨九狸清楚看到兩道符文上面分別都寫著:剝奪食人天賦成功!

墨九狸看到這裡微微一驚,沒有想到兩隻食人族,為了跟著自己,竟然願意剝奪食人天賦,這對他們兩個來說是傷害極大的,墨九狸很無法理解兩個食人族的做法,但是她現在似乎也沒什麼拒絕的的理由了……

不過想讓自己帶著他們兩個,只是這樣,並無法讓墨九狸真正的放心,畢竟她的身邊確實不適合留那麼多人的!想要留在她的身邊,並不容易……

等了許久,黑煞和白煞身上才恢復了正常,踉蹌幾步,兩人紛紛倒在地上,黑煞和白煞看著墨九狸虛弱的說道:「師父,我們現在不是食人族!」

墨九狸聞言沒有說話,她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她也沒有想到兩個食人族能做到這個地步!

只是……

「師父,就算我們不是食人族,我們也能很厲害,也能保護師父的!」黑煞和白煞看著墨九狸說道。

「行了,先療傷吧,別的事情以後再說!」墨九狸看著狼狽的兩人說道。

聞言,黑煞和白煞露出一抹滿意的笑意,然後雙雙陷入昏迷中,墨九狸十分無奈的為兩人療傷,包紮傷口,然後拿出易容丹給兩人服下,才讓他們不再頂著花無悔和馮西遊的臉……

墨九狸三人因為兩個食人族,暫時也就沒有繼續趕路,選擇了原地休息了!

墨九狸他們其實可以不管兩個食人族的死活的,但是墨九狸卻做不到,這兩個食人族,可能是世間最後的兩個食人族了,可是卻為了跟著自己,放棄了食人族的天賦,這樣的代價讓她沒辦法丟下兩個人…… 見自己的妹妹突然莫名其妙的被託到半空之中,然後就被狠狠的摔落下來,再聽到虞墨這樣的話語,在我想來,那個高個子男子就算是再笨他應該也會知道這是誰搞得鬼。

下一刻,他顧不得去扶自己的妹子,而是趕緊跑到了虞墨的身邊,對着她恭敬的說道:“哎呀!這位老婆婆,我這妹子脾氣直,不懂事兒,你別跟她一般見識。那什麼…你剛纔說的話可是真的?”高個子男子話鋒一轉突然問道。

“老婆子我從來都不說假話,信與不信全在於你們,我只是跟隨我的小主人而來的。”說完這些話,虞墨衝着我看了一眼。

這一眼看的真是個時候,瞬間,那個高個子男子那看着我的眼神從原來的不屑上升爲無比的尊敬。他趕忙一臉笑面的對着我說道:“剛纔我是瞎了眼,認不得真神,小兄弟你千萬別介意,我這也是出了事兒給急的!”

這高個子男子說完,那個李宏波趕忙也幫腔道:“兄弟,你不看僧面看佛面,給哥哥一個面子,就幫我們這一次吧!”

見李宏波都這樣說了,我便就着這個臺階回道:“那行,我看在李哥的面子上幫你們看看!”說完,我就對着虞墨鬼婆子說道:“奶奶,咱倆進去看看?”

虞墨點了點頭,於是我倆便跟着他們這一大批家眷走進了這個破舊房子的院子裏。

當我走進了這個院子裏後,我明顯能夠感覺到一股不一樣的森冷之寒,這種寒氣很特別,即使我現在幾乎已經習慣了冰冷的氣流,但是卻很受不得這種寒氣。

我能感覺到,這種寒氣是從院子裏那安放着的棺材裏面傳出來的。

走到了棺材旁,我先是讓人幫忙打開棺材,然後伸着頭向着裏面看了過去。

可是這不看不要緊,一看之下,我的頭皮都跟着發麻。

從棺材裏傳出來的味道腥臭無比,棺材的裏面,不知爲何積了足足有半層厚的黃油,這黃油具體是什麼我看不出來,但是看上去很噁心。

更嚇人的是,死者的腦袋大如豬頭,這腦袋就好像是被泡的腫脹了一般,看的瘮死個人!除此之外,死者的眼角處居然還溢出了鮮血,舌頭更是翻在了外面。而且,這個死去的老者滿臉都爬着密密麻麻的屍斑,這些屍斑幾乎已經將他的臉佈滿了。

正常的死人,臉上有屍斑是很正常的,可是這才死了這麼久,這滿臉都爬滿了屍斑,就跟被胡亂在臉上塗了墨汁一樣,這就很有問題了。

當看到這個死者的腦袋後,我一瞬間便想到了老頭子曾經說過的話,死去的人,如遇雷雨天,死者頭顱變大,多半是怨氣上涌導致的。只要是出現了這樣的狀況,必然是死者生前飽受怨氣。

合棺之後,我對着旁邊幫忙的村裏人問起這個死者的爲人怎麼樣,死者的生活狀態如何。那幫忙之人的回答一下子便讓我想明白了幾分。

他告訴我,死者大家都叫他董老三,董老三爲人老實,這是出了名的。但是卻生了三個不孝的兒女。三個兒女在外面跟着自己的某個親戚混的是風生水起,錢賺了不少,卻對待董老三很是刻薄,甚至不給他錢花,平時更是連看都不看、管都不管。董老三是爲什麼死的,這他們還真不知道,不過董老三死前在村頭路口不知爲何燒起了黃紙。當天晚上人就死了,而且死的時候,天空中悶雷滾滾,可就是不下雨!

聽到老者的話,我幾乎敢確定,這個董老三之所以會出現這樣的變化,這跟他的三個兒女有着脫不掉的關係。雖然我不懂得多少道法,但是平時總聽老頭子告訴我,誰家誰家死了人詐屍什麼的,都是因爲兒女的不孝……

從棺材旁走了過來,我對着那站在一邊連棺材都不願意靠近的這董老三的三個兒女,對着他們呼喝道:“你們三個不孝的東西!你們的父親因爲你們的不孝而怨氣上涌,估計馬上就要出大事兒了!”

我這話說的可是沒理沒據的,因爲我啥都不懂,完全憑感覺來的。但是似乎虞墨鬼婆子很懂這方面的知識一般。我剛說完,她就大着嗓子,對着院子裏所有的人說道:“白日不見日,夜晚旱雷響,這是大凶之兆,搞不好,這個平時老實巴交的董老三要報復你們了!我問你們,你們平時對董老三如何?”

聽虞墨鬼婆子這樣問,大家都突然間沉默了下來,誰都不肯吱聲。這個時候,一邊的死人樂班走出來一個人道:“這個董老三我認識,因爲人太老實了,所以村民都欺負他,反正他的兒女在村裏人的面前許諾過不管不顧他,所以大家對這個老實巴交的老頭兒是更加的刻薄。這董老三時不時就被毒打一頓,平時有點好東西啥的,都不夠被村裏人瓜分的。”

“那他們三個爲什麼不管不顧?”我指着董老三的兩兒一女問道

對方回道:“聽說,我是聽說哈!要是得罪了東家,那別怪我,我這也是實話實說。聽說這董老三曾經騎着摩托車載着自己老婆的時候,車子發生了故障,導致他的老婆死了。他的老婆死了,可是他卻跟一點事兒都沒有一樣。而在他老婆死後,村裏的寡婦看上董老三的兒女有出息,就變着法兒的討好他,正巧被他的兒女撞見了,這就混成了這樣的一副慘樣兒。”

聽到這個死人樂班師傅的這一席話,我大概就能判斷個七七八八的。於是我對着董老三的三個兒女們喊道:“你們的父親養你們這麼大不容易,縱然是萬般不是,你們也不能這麼對待他啊!”

聽我這麼一說,那高個子老大不高興了:“不這麼對待怎麼對待啊?我媽估計就是被他害死的!怎麼我媽死了,他還好好活着?還有,我媽一死,他就跟寡婦勾搭上了,這種人就不配當我們的父親!”

聽董老三的大兒子這樣說,我便好奇的問道:“你怎麼知道是你父親主動勾搭人家寡婦?在我認爲,八成是人家寡婦主動的。”

“我不管誰主不主動,反正我媽就是他害的,我就不能讓他活好!還有,明着說吧,我們兄妹三人都商量好了,就是讓村裏人折磨這個老頭子,誰折磨的越狠越好,年底我們給他一萬塊錢!”

聽了這董老三的大兒子說出這樣的一番話來,我就感覺太荒唐,太不可思議了,天底下怎麼會有這樣的子女!

而就在董老三的大兒子說完這些話後,虞墨奶奶又開口了

“我想問一下,大傢伙有誰知道,董老三在死之前,去村口燒黃紙,那黃紙上寫着的都是什麼?有人知道內幕嗎?”

聽虞墨鬼婆子這樣問,圍觀的羣衆都開始議論了起來,而就在大家紛紛議論的時候,有一個嘴裏嚼着奶糖的小孩子卻奶聲奶氣的說道

“我知道那黃紙上面寫着什麼,那上面的字是我剛從學校裏學來的。”

一聽這孩子這樣回答,虞墨鬼婆子眼睛突然變得炯炯有神了起來

“那上面寫了什麼?”

這小朋友撓了撓小腦袋瓜,然後思考了一陣子之後回道

“那個時候,我放學之後沒有先回家,和我的小夥伴去河裏摸魚摸到了天黑。在我揹着書包回到村口的時候,我看見董老頭拿着一張黃紙,嘴裏抽着旱菸,就坐在路口那兒。當時我還一把搶過了他的黃紙,還踢了他好幾腳呢!我爸爸說了,見到董老頭兒就要教訓他,他就是個賤骨頭。”

“那你在黃紙上看到了什麼字?”虞墨耐着性子問道。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而這個時候,所有人都將注意力轉移到了這個孩子的身上。

當這個孩子告訴了虞墨這上面寫着什麼字的時候,虞墨的臉色突然一變。看到她突然變了臉色,我知道,要出事! 雖然墨九狸心裡早就決定了要不要帶著兩人離開,但是目前為止,還打算等待兩人醒來再說!

縱然不能帶著兩個人在身邊,至少也要安頓好他們才是!

半個月後,兩個食人族緩緩醒來,看到墨九狸三人時,黑煞和白煞眼中一喜喊道:「師父!」

「醒了?感覺如何?」墨九狸淡淡的問道。

黑煞和白煞看了眼自己身上包紮的紗布,知道都是墨九狸幫他們療傷包紮的,心裡十分開心,兩個人慢慢起身坐起來,發現傷口竟然一點都不疼,這讓兩人有些意外……

「師父,我們昏睡很久了嗎?」黑煞看著墨九狸問道。

「半個多月!」墨九狸聞言說道。

「只有半個月?我們竟然感覺不到傷口疼,好神奇!」黑煞忍不住說道。

「我幫你們把紗布拆了!」墨九狸點點頭說道。

然後來到白煞和黑煞身邊,慢慢把兩個人身上的紗布給拆了下來!

等到墨九狸將紗布徹底拆完之後,黑煞和白煞直接傻眼了,剝奪自己的天賦之後變成什麼樣子,他們不是不知道,可是現在他們卻沒有像以前的族人那樣,變成殘廢和怪物,他們兩人現在竟然變成了兩個正常人,這是怎麼回事?

「師父,這是?我們為什麼會?」白煞看著墨九狸獃獃的問道。

「主人是煉丹師更是神醫!」花無悔在一邊解釋道。

這半個月墨九狸為黑煞和白煞療傷的時候,他和馮西遊都不知道驚嘆了多少次了,哪怕馮西遊早就知道墨九狸的醫術逆天,再一次看到墨九狸在別人身上露出驚天醫術,依舊是忍不住不驚嘆不已,花無悔就更別說了……

所以,此刻黑煞和白煞震驚,都在花無悔和馮西遊的意料中!

「師父,謝謝你!」黑煞和白煞聽完花無悔的話,感激不已的跪在墨九狸的面前說道。

「起來吧!」墨九狸往旁邊一躲,然後說道。

「師父,我們不起來,師父是我們的再造恩人,這輩子我們都會跟在師父身邊的!」黑煞和白煞對視一眼,看著墨九狸說道。

墨九狸有些頭疼的揉了揉眉心,然後看了眼黑煞和白煞說道:「我不清楚你們為何付出這般代價想跟著我,但是我身邊真的沒辦法留下你們!

你們失去了食人族天賦,我能幫你們的,也只是將你們的身體傷害治癒,但是跟著我的事情還是算了!」

「師父,你是嫌棄我們現在實力低嗎?」黑煞聞言看著墨九狸有些可憐的問道。

「不是實力低,而是我不方便讓你們跟著……」墨九狸聞言想了想措辭說道。

「師父,為什麼?」黑煞和白煞問道。

「我有很多事情要做,所以不可能帶著太多人在身邊,而且你們的實力,在三重天應該也沒有人可以隨意欺負你們,但是跟著我卻幫不了我太多忙,反而會……」墨九狸看著黑煞和白煞含蓄的說道。

黑煞和白煞聞言陷入了沉思,他們的實力現在如果在三重天的話, 孩子奶聲奶氣的對虞墨鬼婆子回道

“那上面的字我很多都不認識,老師沒教過我們,不過我記得的,黃紙上把頭的那個字我不知道,但是它的右邊是個力氣的“力”字。在它的下面是一個“令”字,這兩個字都是用黑筆寫的。在這兩字的下面,是用紅筆寫的“命換白起”。再往下就畫着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那我就看不懂了!”

“什麼?!”

聽到這孩子這樣跟虞墨鬼婆子說話,虞墨驚訝的差點沒叫出聲來。而後她湊到我的身邊,對着我沉聲道:“真要出大事兒了,只是這事兒對於我們來說也算得一個機會,就看能不能把握住了。”

聽虞墨鬼婆子這樣跟我說話,我便多問了幾句。待虞墨老婆子把所有的事情都全盤告訴了我,我也是被嚇到了。

虞墨告訴我,孩子說的什麼力令實則應該是“敕令”。這是一種道教的符籙,按照孩子所講的那樣,這應該是被董老三畫成一種勾鬼符,而且是不惜以自身的性命換來鬼物的符籙。

下面寫着的那什麼命換白起,這四個字根本就不是用紅筆寫的,一定是無比誠心,又滿腹怨氣的用自己的鮮血所寫下的。

虞墨鬼婆子還告訴我,這個白起可是被公認的殺神,生前爲秦國大將,戰功顯赫,破六國全靠他所爲。但因爲此人殺性太重,坑殺敵軍四十萬,最終被怨氣纏身,又因被小人陷害最終怨氣之下自刎而死。

上來就是殺神,這死後化爲厲鬼能簡單到哪裏去?虞墨奶奶告訴我,見這邊天氣如此之詭異,彰顯大凶之兆,這足以證明,白起若是降生在死者的身上,必將引來血光之災!

沉了口氣,我看着下面圍觀着的所有人,然後對着他們大聲喊道

“這裏所有的人都聽着,據我和我的奶奶推斷,這個董老三八成是因爲受了你們的欺辱,怨氣太重,又因爲兒女不孝,這才產生了報復你們的念頭。黃紙上所寫之字實爲董老三以姓名爲代價而畫下的勾鬼之符,看這眼前的陣勢,應該是一隻了不得的厲鬼,當厲鬼真要出現了的話,冤有頭債有主,那些當初欺負董老三的人們,估計你們一個都跑不掉!”

我這話音剛落,底下的所有人都不安分了。

“真的假的?要是他說的是真的的話,那可就不大妙了,當初我們可沒少對付董老三!”

“要是真的,那該死的應該是他的三個兒女,是他們慫恿我們這麼做的!”

“我看這事兒靠譜,要不然之前來的道士怎麼一見到董老三,都嚇得跪地求饒,然後連滾帶爬的離開了?”

下面是說什麼的都有,大傢伙越說聲音越大。

而就在所有人議論紛紛的時候,外面的雨下的更大了,突然之間,一股怪風吹進了院子裏,將所有人都吹得睜不開了眼睛,跟着,只聽轟的一聲巨響

擺在院子裏的棺材蓋被這股怪風掀開了!

當這股怪風出現後沒多久,全村的貓狗全部開始叫喚了起來,頃刻間,整個村子的貓狗聲連成了一片。

見到這個情況,縱使我不大懂這種詭異的情況,我也知道這可不是個好兆頭,這要出事兒了!

棺材蓋被掀開,全村的貓狗都跟着大叫,院子裏的所有人都被嚇傻了,特別是那個之前還要對虞墨鬼婆子動手的那個董老三的女兒,更是被嚇得連連驚叫,跪在地上開始嚎啕大哭。

見到這樣的情況,虞墨鬼婆子臉色一沉道:“這是要出事兒,看樣子我們的出現讓某些傢伙等不及也不敢等了!”

見院子裏這些人都嚇傻了,沒一個敢動彈的,我扯着嗓子對着大家回道:“都還愣着什麼?不趕緊跑!要出事了!記得回到自己家的院子裏,有黑狗的殺了撒些狗血,沒黑狗的在自家院子裏撲些糯米!”

我這一嗓子喊過去,所有人全部開始轟散開來,幾乎也就個兩三秒的時間,他們就都跑沒影了。

所有人都跑了,董老三的這兩兒一女見勢頭不對,也準備向着自己車子的方向跑去,看那架勢是準備跑路。

可就在他們剛準備跑路的時候,這腿還沒等多倒騰幾下,他們就像腿下被束縛了一樣,跑不起來了。

“跑?你們的父親就是被你們害的!始作俑者就是你們這不孝兒女!如今你們的父親飽受怨氣,現在更是以命換鬼,現在你們想着跑,你們跑的了嗎?”

說這話的是虞墨,據我猜測,他們定在了原地也是虞墨的所爲。

這個時候,院子裏的風吹得更兇了,那一股股風像是鬼吼一般,發出了嘶鳴的聲音,聽在我的耳朵裏,顯得是那麼的不舒服。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