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裏,荊軻眼中閃過一絲狠色。他當即對敖臻的攻擊不管不顧,源源不斷地將七殺星力灌注到殘虹劍中,然後一劍朝着敖臻刺去。

荊軻的應對措施顯然超乎敖臻的意料之外。在敖臻沒有反應過來之時,這一劍刺在了敖臻的身上。劍上的符文不斷閃爍,將七殺星力轉化成一種神秘特殊的能量。

這股能量強大純粹,具有恐怖的破壞力。轉眼之間,敖臻的血肉化作血霧消散,只剩下一具白骨在繼續承受這股能量的侵蝕。若是沒有意外發生,最多不過一炷香時間,白骨也會消散一空。

就在這時,一股散發着命運蒼茫的火焰在敖臻的白骨上熊熊燃燒。瞬息之間將那股神秘能量煉化,沒有異種能量干擾,白骨之上,血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衍生,恢復如初。

緊接着,敖臻的嘴臉露出一絲微笑,右手長劍擲出,紫紅色的光華好似閃電一般,釘在荊軻眉心,恐怖的劍氣四溢,將荊軻的元神給絞成粉碎。

元神破碎之後,荊軻自然死的不能再死,肉身當即癱軟在地。也就是敖臻兩人都對力量的掌控精細入微,否則此次大戰,別說咸陽宮,就算是咸陽城也要毀於一旦。

荊軻死亡之後,一股龐大的氣數從天而降,融入敖臻的體內。頓時,敖臻陷入頓悟之中,他隱隱把握住天道運轉,還有人道軌跡的一絲奧秘,雖然僅僅只有一絲感悟,但是卻將斬天拔劍術蛻變到不可思議的程度。

而大殿內原本驚慌失色的群臣,此時已經全部平靜下來,雙目獃滯的看着倒在血泊中的荊軻。他們知道王上的修為強大絕倫,卻萬萬沒想到竟然強大到如此境地,因此半天沒回過神來。

等到敖臻回過神來,看着殿內的眾臣,說道:「荊軻刺殺孤,萬死難恕,但孤憐惜其勇,不願糟踐他的屍身。來人,將荊軻帶下去厚葬!至於秦舞陽,將其拉下去,擇日問斬。」

敖臻的聲音響徹在大殿之內,頓時讓殿內群臣回過神來,聽聞敖臻的話后,齊聲道:「荊軻大逆不道,犯下刺王殺架的不恕之罪。可王上卻憐惜其勇,而予以厚葬,仁德可昭日月啊!」

「眾卿家過譽了!用刀殺人,兇手難道是刀嗎?不是,是持刀之人。荊軻只不過是一把鋒利的刀而已,因此孤憐惜其勇,將其予以厚葬,但幕後之人卻絕對不能放過!」敖臻肅聲說道。

眾臣聞言,點了點頭,十分贊同敖臻的道理。右相王綰站出來道:「王上所言有理,燕國膽敢派刺客刺殺王上,罪不可赦。請王上下詔,讓王翦將軍率領大軍覆滅燕國,以報此仇!」

王綰話音一落,殿內群臣頓時齊聲道:「請王上下詔,讓王翦將軍率領大軍覆滅燕國,以報此仇!」

敖臻含笑說道:「准奏!」

天庭,凌霄寶殿之中,玉皇大帝端坐大殿之中,面前正懸浮着一面寶鏡,而寶鏡上顯示的畫面,正是剛剛發生在咸陽宮的一幕幕。

這面寶鏡就是玉皇大帝的本命至寶,昊天鏡。昊天鏡能夠上觀三十三天和天外星空,下觀九幽地府和十八地獄,中觀人間蒼生和海外仙島。可以說,除了那些大能洞府之外,三界盡在昊天鏡的觀察之中。

在看到敖臻的斬天拔劍術后,哪怕以玉皇大帝的見多識廣,也不驚瞳孔微縮。以他的境界,自然明白敖臻這一劍的可怕,足以讓真仙圓滿的修士逆殺金仙。

這一劍雖然可怕,但是不成金仙,終是螻蟻而已,戰力再強,也難逃生死輪迴!可嬴政卻點燃了命火,如今更是達到了真仙圓滿之境,距離證道金仙僅僅只有一步之遙。

在想想嬴政的年齡,不過三十齣頭,天資橫溢到難以想像的地步,再加上人道氣數加持,證道金仙的概率在九成以上。而一旦證道金仙,便能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真正的與天同壽,長生不老。

若是嬴政證道金仙,憑藉着海量的人道氣數相助,修為將會飛速提升,只需要短短時間便能突破大羅金仙境,成為這方世界的頂尖強者之一。甚至經過漫長歲月,未必不能達到三皇五帝的程度。這對於天庭統來說,並不是一件好事!

說道這裏,就不得介紹一下這方世界的修行體系。在這方世界,仙道有六重境界,分別是煉己築基、煉精化氣、鍊氣化神、煉神返虛、煉虛合道、金仙道果。

而從煉己築基到煉虛合道的過程,便是由凡到仙一步步蛻變的過程。只有達到煉神返虛之境,元神能夠出竅,巡遊天地,方才能算超脫凡俗,道家稱真人,佛家稱比丘。

而達到煉虛合道之境,便能夠接引九天仙氣,凝練仙體,徹底超凡脫俗。道家真仙位,佛門羅漢果。這一境界只要積累足夠外功,便能舉霞飛升位列仙班。

金仙道果是仙道最高成就,掌握法則,威能無量,滅殺真仙易如反掌。不過金仙境界的跨度極大,大到難以想像的地步。頂尖的金仙強者甚至能夠輕易輾死成千上萬普通金仙。

於是,那些頂尖修行者,將金仙劃分為四個階段,普通、太乙、大羅、無極,對應佛門的阿羅漢、菩薩、佛陀、佛祖的果位。

至於天地人神鬼等五仙,只不過是五種不同的修仙體系罷了。天仙修清氣,逍遙自在,來往於天界與洞天之中;地仙修濁氣,吞吐地氣,居于山川福地之中。

人仙修人道功德,與人族有功,居於火雲洞中;神仙修香火,以信仰願力為食,在天為天神,在地為地祇;鬼仙修神魂,居於幽冥之中,萬劫陰靈難入聖。

看着敖臻的身影,玉皇大帝的眼神中流露出濃郁的殺意,但很快就被收斂起來。天庭的實力雖強,但是人族的實力同樣不可小覷。特別是三皇,每一位都是不弱於他的強者。若非必要,玉皇大帝也不想招惹人族。

玉皇大帝凝神細思片刻,給雷部和瘟部分別下了一道聖旨。給雷部的聖旨是,大秦疆域十年內滴雨不降;而瘟部則是大秦疆域瘟疫不斷。

風雨雷電還有瘟疫都是天庭的權柄之一,降雨和瘟疫乃是天庭牧民的正常手段。哪怕做的過火一些,可這是天庭的權柄,料想三皇五帝也無話可說。 聞言,陳天龍點了點頭。

這並不算什麼苛刻的條件。

熒屏上那些青銅級任務,對付的多是一些半步先天武者。

以陳天龍現在的實力,完成青銅級任務,如探囊取物。

「選一個吧。」

說話間,海東青已經領著陳天龍離開了辦公室,指著上方的熒屏,道:「等你完成任務,正式進了龍組,關於龍組與地網的合作,會有專人與你負責,你現在要做的就是專心致志地完成你的任務。別看青銅級任務是最低等的任務,往往會伴隨一些不確定的風險。」

陳天龍點了點頭,表示明白。

就像當初血殺部落不了解他一樣,將他定義為A級目標。

結果雙笙玫瑰被陳天龍連續擒獲兩次。

甚至連血殺部落的SSS級王牌殺手,都被陳天龍殺掉一個。

最後連血殺部落都被陳天龍覆滅了。

任務級別只是表面級別,誰也不清楚背後是否隱藏著大兇險。

如果任務級別是鐵打的,沒有半點風險,積分手到擒來,龍組的兩座寶庫早就被換空了。

「呦!這不是海大接引使嗎?聽說海接引使,接了一個青銅執法者回來?」

就在陳天龍抬頭盯著熒屏的時候,一道滿是嘲諷意味的笑聲,忽然自不遠處響起。

陳天龍挑眉望去,只見一個年齡和海東青相仿的男人,穿著一件皮夾克,冷笑著向這邊走來。

而他身邊,還跟著一個面容嬌俏可人、氣質華貴的絕美少女。

看到此人,海東青頓時皺了皺眉。

「怎麼,一向牙尖嘴利的海接引使,今兒怎麼忽然沉默寡言了?」

很快,那皮夾克男人已領著絕美少女,走到了陳天龍和海東青的近前。

皮夾克男人先是玩味地打量了陳天龍一番,然後沖著海東青嘲諷道:「接引這種半步先天武者,這種最低等的青銅執法者,讓人事部的那些人去做就可以了,龍組養了個人事部,難道是吃乾飯的?」

「咱們接引使啊,要接的是那些對龍組有用的人,是天賦出眾或者家世顯赫的少年天才,是實力強橫的大能高手……」

「瞧瞧我剛接入龍組的這位,古武世家宋家的大小姐,宋妙可,才剛成年,便已臻至先天之境,這樣的天賦,未來成就不可限量!」

「怎麼,你最近沒有業績了,拉個半步先天武者進來,湊湊業績?」

見皮夾克男人滿臉的嘲弄,陳天龍微微眯起眼睛。

很顯然,同為接引使,這皮夾克男人和海東青很不對付,甚至可以說是夾帶著私仇。

皮夾克男人這番話,當著那麼多人的面說,讓海東青很下不來台。

果然,隨著周圍眾人圍攏過來,議論紛紛,指指點點,海東青的面色顯得極為難看。

「童華,有些事情你不懂,我也懶得和你說!」

海東青冷哼一聲,雖然氣不過,卻不能實話實說。

龍組要和地網合作,在古武界鋪開一層情報網,這是絕密。

上面之所以把這個任務交給他來完成,那是對他的信任。

這種絕密,無論如何不能透露。

所以,無論童華怎麼羞辱他,他都得受著!

「嘖嘖嘖,好一個我不懂啊,你還真是會給自己找台階下。」

童華輕蔑一笑,道:「你帶進來的這小子,是在挑選青銅級入門任務吧?堂堂接引使帶進來的人,居然去做最低等級的任務,丟不丟臉啊?」

說著,童華看向身邊的絕美少女,揮手道:「宋妙可,你選個任務,讓海大接引使瞧瞧,接引使應該接什麼樣的人進龍組!」

「嗯嗯!」

宋妙可當即點了點頭,然後朝熒屏上看去。

不多時,宋妙可看向童華,自信滿滿地道:「我要選擇編號B-189的白銀級任務!」

眾人朝熒屏上看去。

B-189白銀任務:三個先天初期武者,吸毒過量,神經紊亂,當街殺人,抓捕或擊殺目標,獎勵五十積分。

三個目標?

看到這個任務,周圍響起陣陣驚呼聲。

要知道,白銀任務,通常只有一個先天初期的罪犯,獎勵的積分也在二十分左右。

宋妙可接的第一個任務,居然就這麼危險!

三人圍攻,宋妙可一個小姑娘,能承受得了嗎?

「妙可。」

童華淡淡地道:「這個任務比較危險,你要不要尋找隊友組隊?」

宋妙可自信地道:「不用!」

「很好!」

童華滿意地點了點頭,接著輕蔑地看向海東青和陳天龍,譏諷道:「接引使,就應該接這樣的人才進來,這才叫給龍組做貢獻嘛!」

「海東青,你接了個半步先天的青銅執法者進來,不嫌丟臉啊?」

「業績差到這個地步了?人事部的活兒,你也跟著搶?」

……顏九從柳婉文的住處搜出來的信匣子里,藏著很多信件,顏九隻打開了三封,就已經讓人開始懷疑柳婉文嫁給江浦月的真正目的了。顏九想趕緊把此事說給江浦月聽,但是不知道因為什麼事情,江浦月遲遲沒有從宮裡出來。

信里又牽扯到商家,顏九的銀行計劃一再耽擱,至今還沒有動靜,便想著要不要擱置,但是銀行是商家沒落的最關鍵的一環,怕是不能夠啊。

「王妃,蘭兒姑娘,王爺回來了。」正當顏九沒有主意的時候,丫鬟來報……

《王妃她一心只想創業》第185章太川城間諜 方翠見庒楚把剩餘的一半銀票直接塞進她布衣里,有些無奈,又有些心暖,這個男人真是體貼又善良。

方翠早就過了矯情的年紀,見庒楚如此,點頭道:「好,這四百五十兩我就收下,當替你存的娶妻禮。」現在真的有些把庒楚當做異父異母的胞弟了。

庒楚本來就是想讓方翠贏點錢,見她收下,自然高興,笑道:「那我以後討媳婦的事就交給方姐你了。」

庒楚說着笑,方翠卻認了真。

說話這會功夫,庒楚扶著方翠,碰到了灰頭土臉的舔狗三人組,楊月三人。

楊月幾人一臉愁容,庒楚猜道:「三位大哥,看你們的樣子,難道輸了?」

楊月拍了拍空空如也的錢袋,喪氣道:「甭提了,二個月的月錢輸光了。」

林黑也道:「唉,曰了狗了,手氣這麼背。」

周虎唏噓道:「也不知道今兒是不是走了霉運。」

庒楚安慰道:「鐵心不是說了,輸了算她的,你們這麼垂頭喪氣幹嘛。」

林黑一拍大腿,笑道:「對啊,頭兒不是說了,輸了算她的嘛。」

周虎對他耳邊悄聲道:「小黑,你做夢呢,就算頭兒給你,你敢要嘛。」

楊月也噓聲道:「老大的脾氣,這話你聽聽就行了,你還當真不成。」

林黑聞言,後知後覺,臉色更加沮喪,剛才賭錢的時候這倆傢伙不說,等他輸的銀子都沒了,現在才提醒。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