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安安這恭維的話,江琴特別舒服,「既然知道,後面比賽我想你知道該怎麼做了吧?」

「我知道。」

慕安安話剛說完,那邊裁判已經通知,比賽的宗七跟江楓就位,再過五分鐘后,比賽就要正式開始了。

江琴居高臨下說,「這事做好了,回頭我就履行跟你約會的條件。」

說完,便離開。

慕安安本是臉上帶著笑,一直目送江琴的背影。

直到江琴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眼前,慕安安整個臉直接沉了下來。

眸光中恨意,肆意、濃烈!

同時,嘴角勾起一抹很嘲弄的弧度,「江家大少爺,江家大小姐是么?呵,真是漂亮的身份。」

「七哥,你人呢?」

在慕安安整理衣服時,休息間傳出亮亮的呼喊聲。

慕安安淡定的走出,簡單表達,「出去抽根煙。」 十幾分鐘后。

楚塵漸漸地回過神來,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寧子州已經跟他說得一清二楚了。

寧子墨,當今寧家家主的長子。

從小到大,寧子墨身上纏著無數道耀眼光環,他被給予厚望,二十歲的時候就掌管了大量的家族產業,被譽為百年不遇的經商奇才,他的拳腳功夫天賦,也同樣出色,文武雙全,驚艷天南。

二十三歲的時候,他登頂天南十公子,成為天南十公子之首。

寧子墨還有一個來自京城豪門世家的未婚妻,可以說,他的人生,耀眼而圓滿,沒有一絲缺陷。

在當時同樣展現出出色經商天賦的寧子州等一系列的寧家子弟,所有人的光環都被寧子墨一人壓下。

誰也沒有想到,這樣的一個前途無限的青年,竟然會宛若彗星般隕落。

一夜之間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只有寧家的少數人知道,寧子墨來到了永夜,他在永夜遇見了一個女孩,並且一見傾心,當時那個女孩正在永夜的擂台上戰鬥,而且,簽的還是生死戰。

就在女孩生命垂危的時候,寧子墨破壞了永夜的規矩,?出手將女孩救下。

永夜震怒,而寧家高層也很快介入,多番周折之後,方才將事情壓下,雙方達成了和解。

然而,就在寧家讓寧子墨離開這個女孩的時候,寧子墨拒絕了,並且態度異常堅定,此生非她不娶。

寧子墨做夢也沒想到,就在他堅定地選擇不顧一切的時候,女孩消失了。

他發了瘋一樣去找,根本找不到。

寧子墨最終沉淪於永夜,每天無休止地在永夜的場子上打鬥。

他始終相信,那個女孩一定會回來,回到他們相識的地方。

寧家自然不願意眼睜睜地看著這個被給予厚望的天之驕子這麼沉淪隕落下去,可是,所有的方法都嘗試過了,寧子墨不為所動。

最終,寧家家主徹底暴怒,將寧子墨逐出寧家。

「大哥的這個場的規矩,其實是永夜和寧家一起制定。」寧子州的眼眶早就發紅了,「我爸當時說,既然大哥那麼喜歡爭強好勝,那麼,就留在這個場打下去,一直贏下去。一直到他輸了,回去認錯,他才有可能會認回大哥這個兒子。」

這個時候,寧子州眼中的淚水滑落下來,「大哥從來不是輕易服輸的人,五年零九個月,他未嘗一敗,甚至,他從未踏出過永夜半步。」

「事實上,寧家主雖然生氣,可也給寧子墨留了後路。」楚塵說道,「只要寧子墨敗一場,就能夠重回寧家了。所以,你沒辦法勸說寧子墨主動去輸,只能想方設法,找人擊敗寧子墨。」

「對!」寧子州深吸了一口氣,這件事,他一直在做,可每天都渴望大哥能夠回家,可是,五年零九個月過去,他還沒有看見大哥回家的希望。

在楚塵面前將這段往事說出來后,寧子州反倒是有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平日里,在寧家知道這件事內幕的人,根本不敢提及。

寧子州心裡也憋得太過難受了。

楚塵沉吟了一會,抬頭看著寧子州,「你真的希望寧子墨回家嗎?要知道,他曾經可是天南十公子之首,如今的天南十公子,也沒有人敢稱首吧,如果寧子墨回家了,你的光環,將會完全被他掩蓋。」

「我不在乎。」寧子州振聲道,「只要大哥可以回來,我們一家團聚,我就算不要天南十公子這個虛名,那也無所謂。」

楚塵神色讚賞地看著寧子州,他看的出來,寧子州是真心想讓大哥回家。

「你有沒有想過……寧子墨,他自己根本就不願意回去。假如他知道你找人去擊敗他,責怪你怎麼辦?」

寧子州一怔。

半晌,寧子州的眼神堅定,「我不管,只要大哥可以回家,不再沉淪下去,就算他怪我,我也認了。」

「永夜,對於寧子墨來說,可是特殊無比啊。」楚塵感嘆了一聲,「對於你來說,他是在沉淪,自我毀滅。可是,或許對於他自己而言,他是在守候,在等待。」

寧子州的內心強烈地一震。

「五年零九個月過去了,如果她還會出現,會一直這麼眼睜睜看著大哥日復一日的瘋狂沉淪嗎?」寧子州擦了一下眼淚,「我不管大哥是什麼原因,總之,他的做法就是極端,我不能眼睜睜看著他這樣下去,如果一直沒有人擊敗他,他要在永夜孤獨終老嗎?」

「我明白你的意思,而且你說的也對,不管寧子墨出於什麼原因,他用的這個方法,也是在鑽牛角尖。」楚塵說道,「你預定個時間吧,我去跟他交流一下。」

「就周五吧。」寧子州脫口而出,「我查過了,這周沒有人挑戰大哥。」

「行。」楚塵也乾脆利索地點頭應下,他對這個寧子墨,倒也充滿著好奇了。

為了一個在永夜打生死戰的女孩,把自己的一切都丟下了。

單是這一點,楚塵心中對寧子墨就有幾分敬意。

為了心愛的女孩,舍下滿身榮耀。

天底下,又有幾人能夠辦到。

「對了,曾經的天之驕子,天南十公子之手,成為永夜的守擂者,這件事,在羊城難道沒有引起轟動嗎?」楚塵有些疑惑。

「除了永夜的高層和寧家的少部分人外,沒有人知道大哥的身份。」寧子州說道,「大哥最開始在永夜沉淪瘋狂戰鬥的時候,確實在羊城掀起了一陣風暴,我給你的那些視頻,也是那個時間點,被人偷拍。但是,在永夜和寧家達成協議之後,大哥的每一場戰鬥都戴著面具,而且,寧家也對外宣布,由於大哥在永夜上出現的劣跡,家族決定,將大哥派到海外,負責部署寧家在海外的一些產業,沒有允許,絕對不能回來。」

「當時那個消息,在羊城引起了極大的轟動,有人歡喜有人愁。當然,最激動的就是那些被大哥死死壓制著的豪門公子,只有大哥離開了,他們才看見了各自揚名的希望。」

「從那以後,寧子墨這個名字漸漸地消失在羊城圈內,而地下拳館,一個代號為『答案』的守擂者,名聲鵲起。」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菁兒平日里看么?」初月晚馬上把話鋒丟給了她。

「不看。」初素菁堅決。

「不,看。」初佑康吃完拌豆腐,擦擦嘴適時給了她一記重鎚。

「初佑康!」初素菁感到遭到了背叛。

初佑康露出一副「平日里只興你懟我,還不許我反擊了怎的」的表情。

初月晚笑得筷子都要掉地上了。

「裕寧想看也行,不過我可不敢擅自把這種東西帶來,要是皇上皇后發現了,定饒不了我。」初佑康對初月晚道。

「這麼說……」初月晚想到是不是又有機會去肅親王府了。

初佑康不假思索:「我帶來,裕寧看完我再帶回去。」

初月晚:「?」

初素菁:「……多此一舉。」

她已經猜出初月晚想要的是什麼,反正也不吃東西,索性站起來:「是皇上不肯放你出去,還是大國師不想放你?這次我不過把你拉出來一會兒,皇上就那麼大的反應,肯定是防著旁人對你有所圖謀。別聽我那個傻哥哥說的,他什麼都不知道,肅親王府對這次事件而言才是是最大的嫌疑,皇上一定是懷疑我們了。」

初佑康扭頭不語。

「我知道的,不過我們越是在一起,而我沒事,不久越證明了你們對我沒有威脅么?」初月晚問。

「要是你出事了呢?」初素菁問,「我和初佑康兩個,保證不了你的安全。」

「那就讓二皇兄保護我。」初月晚道,「他打得過裘鳴。」

初素菁一怔:「這我哪裡知道,他們又沒打過……吧?」

初月晚搖搖手指:「我也聽過傳聞,二皇兄武藝高強,從他當年風頭正盛到如今沒有過敵手。再說就算對抗不了裘鳴,肅親王手下也有那麼多人馬,保護我應該不是什麼難處。如此,肅親王府才是徹徹底底跟椒房殿和東宮綁在一起。」

「你瘋了嗎,就不怕我父親真是……」初素菁話說到一半,咬住后牙收聲。

初佑康想了想,插嘴道:「我覺得可以。」

初素菁還沒來得及反對,初佑康接著說:「這件事,還請裕寧和皇上好生交涉,若不行就不行了,不必強求。」

初月晚答應下來。

……

齋飯簡單但口感不錯,邊說邊吃,也就打掃得乾乾淨淨了。

吃完一頓飯,初月晚送客離開乾英山,和芙蕖二人回到摩天塔里拜見岳清歡。

這個時辰,太陽已經西落,摩天塔閉門謝客,岳清歡獨自在大殿中漫步。初月晚來了以後,芙蕖行禮先一步上樓,留下師徒二人。他們也不多言,只相伴著一高一矮,都這樣慢慢走動。

彷彿不需要言語,也覺得如此安然。

岳清歡如今也有些不同的感觸了,從前總是猜測初月晚是不是留著一手,是不是會被他人引導。但如今很多事情明晰,反而覺得坦然。

兩世相識,一段孽緣,終究會有個結果。

「師父,若裕寧有一天與俗世同流合污,師父會失望么?」初月晚同他走到第四圈的時候才開口問道。

「何為俗世,何為合污,裕寧心中有答案了么?」岳清歡反問。

初月晚看著周圍的燭火沉默良久。

「裕寧一直想要改變什麼,可是後來發覺,縱然初心仍在,卻有很多事情不得不用自己曾經討厭的方式去做。」初月晚說著抬頭看他,「請師父點撥,是不是裕寧過於冥頑不靈,明明有更好的解決之道,卻只能想到一些糟糕的主意?」

岳清歡微笑:「這世上的事,就算有所謂共贏之局,也免不了存在另一些不得不二選一的困境,不是人人都有時間去想到最好的辦法。對你而言最好,對他人而言卻也未必,裕寧苛求自己,無異於也在苛求與你配合的同伴,這不是你一個人的戰場。」

初月晚有所悟出。

「裕寧還想改變一切么?」岳清歡問。

「想。」初月晚的眼中倒映著跳動的火苗。

啊,果然。

兩世之中,不會什麼都沒有改變,也不會事事都往好的方向改變。

但她還在堅持。

「裕寧,為師也有很多想要改變的事。」岳清歡輕聲對她說,「但為師的力量,過於微弱了。」

初月晚不解:「怎會?師父是最強大的人了。」

岳清歡搖頭:「為師只是塵世間一粒沙土,恰巧落在了一個特別的位置。那場夢,裕寧看得清的,為師看不清,這便是……無能為力之處。」

。 與威力相比,曲江更看重本命靈寶的成長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