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若扭頭看向不遠處那團火焰,眼底掠過一絲火星。

水上茉瞧見慕若的眼神,當下就好像找到她的弱點。

「賤人,你就算先在殺了我又如何?反正有你的朋友給我陪葬!」

倏地,慕若臉色陡然變成,陰鷙的眼神睨著水上茉。

「看來,你另一隻手也不想要了。」

淡淡的一句話,就決定了另一隻手的好與壞。

「啊——」

水上茉的右手臂,以及左手和左臂全部燃燒了起來。

現場,慘叫聲不絕於耳。

她不想叫出聲,最起碼不想這麼狼狽。

可是她忍不住,那不止是火燒的感覺,還夾雜著被寒意襲擊,那種寒氣好像靈魂離開的軀體,直接扎進了靈魂深處,讓人痛苦不堪。

沒多久,水上茉的兩條手臂,變成了兩條沒有肉的骨架。

妖王宮原本要逃走的人,再看見空中的情況之後,全部都頓住了。

天吶!

這是花樣逆襲了吧?

看到慕若,他們知道什麼叫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算是見識了!

看見被燒掉兩條手臂的女人,他們也更加明白,什麼叫偷雞不成蝕把米了!

「慕若……你為什麼老是跟我過不去……」水上茉搖搖擺擺立在空中,頭髮散亂像個瘋婆子。

這句話問的,讓慕若有那麼一瞬間,真的以為是她跟她過不去的了。

不等慕若回應,下面就傳來一道脆生生的怒喊聲。 不等慕若回應,下面就傳來一道脆生生的怒喊聲。

「你這個臭女人!你自己喜歡我爹爹,我爹爹不喜歡你。你愛而不得,就使壞主意。趁著我爹爹不在就想殺害我娘親。我告訴你,就你這德行,下輩子,下下輩子,都不會有人喜歡你的——」

——就你這德行,下輩子,下下輩子,都不會有人喜歡你的。

「不……不是這樣的……」這句話就像是魔咒,震得水上茉腦袋發懵,眼前不停閃過以前的畫面。

她沒有成仙之前努力修鍊的事情,為了得到仙骨而使出的各種手段。

還有被她親手剔除仙骨,丟下人間的逸兒……

對,不管是逸兒,不管是誰!

都只是她成功路上的一塊墊腳石罷了!

她才不需要任何人喜歡!

婚有不甘 想到這,臉上露出陰森的笑容,「呵呵呵……就算我沒人喜歡又怎麼樣?喜歡你的人我已經殺了……他就慘死在這裡,就在你燃燒我的那片火內……哈哈……哈哈哈……」

慕若眉梢微挑,睨了一眼火球的方向,不悅道:「還不出來。」

這句話成功然眾人懵逼,找不著北了。

出來?什麼出來?誰出來?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三歲暮然露出笑容,「難道是舅舅?」

殺煉殤原本的情緒,在這一秒得到的緩和,並且期待的看著空中。

颯颯——

砰!

火球炸開。

「呼……」白夜從裡面鑽了出來。

臉頰,額角,手背,以及身上的衣服多出燒傷,但是卻沒有生命危險。

水上茉聽見後面的動靜,屏氣看向身後,眼珠子都差點掉出來。

「不——這絕對不可能,他被天火吞噬了,怎麼可能還活著?」氣得胸脯上起下伏,完全控制不住自己憤怒的情緒。

「白夜。」冷冰冰的聲音從慕若口中吐出。

荒野幸運神 額……

白夜面色微變,僵直著身子轉身,心虛的看向慕若。

「姐……呵呵……」

慕若白了他一眼,眼底帶著警告,似乎在說,你這一頓在這裡擱這,以後再說。

「滾下去。」說完,瞪了他一眼。

這個臭小子不學好,方才要不是她及時融合了天火。

只要遲了那麼一點點,她恐怕就要後悔一輩子了!

這個蠢蛋,就算他救了三歲,他也不會感激他。

白夜自知理虧,乖乖的落在地面。

早在慕若救下他的時候,他就能從火焰中感受到她緊張和害怕的情緒。

所以他才會一直躲在火球里不出來!

額……就算是縮頭烏龜他也認了……

三歲看見白夜下來之後,苦癟癟得差點哭出來。

「笨蛋,你說的秘法呢?」說話間錘了他小腿一下。

「嘶——」白夜咬牙做出痛苦的樣子。

三歲立馬就慌了,「是不是受傷了?我這裡有葯!」說話間,趕緊從錦囊中掏出一粒小藥丸。

「喏,快吃下!」

白夜接過丹藥,眉心蹙了蹙,這上面有一股熟悉的氣味。

「這丹藥哪來的?

三歲眨了眨眼,「是那個紅衣服的大姨給的,我一直不知道藥效,但是應該挺不錯的吧?」

白夜擰著眉,眼前掠過一襲紅衣的女子。

原來是大姐…… 看來大姐也是一名出色的煉丹師呢!

這枚丹藥…似乎挺不簡單的……

「舅舅您就吃了吧,我還有很多呢!」三歲出聲提醒,擔心白夜因為捨不得珍貴的丹藥而不吃。

白夜看了他一眼,點頭將丹藥塞進嘴裡,轉而扭頭看向空中。

深邃的雙眸,緊緊地凝視著慕若。。

等到這一切事情結束后,一定要讓她和他去一個地方。

那一切,都不算完!

凌厲的目光,在他眼底快速掠過。

一直默默關注他的殺煉殤,終於忍不住問出聲了。

「你是不是恢復記憶了?」

白夜聞聲已經恢復正常了,回眸看了殺煉殤一眼,淡淡道:「什麼意思?」

「……」殺煉殤噤聲了,只是將白夜的各種奇怪都默默記在了心上。

空中,水上茉簡直可以用癲狂來形容了。

整個人被大火圍繞著,還指著慕若怒吼大罵。

她怎麼也沒有想到,本該死去的人,竟然又這麼活生生的出來了。

那她之前的得意還算什麼?

在她的眼裡,不過就是小丑的表演罷了!

「慕若——你這個賤人,你有本事殺了我—啊——殺了我啊——」

慕若冷睨著她,微微抬手。

那個動作很輕,卻把水上茉嚇得不輕,以為慕若真的要動手。

「火凰——快救救我,我是你的主人……這個天火對你而言小菜一碟——快救我——」她轉頭看向浮在半空中的火鳳凰,言語間帶著濃濃的懇求。

火鳳凰抖了抖翅膀,下一秒又癱軟無力的軟了下去。

「不行,我受傷了。」

那堅定果斷的聲音,說實話還真聽不出它受傷了。

水上茉凝視著它身上的狼狽,一時竟然無言以對。

她心底知道,火鳳凰就算受傷,對付這麼一點天火還是可以的……

可是它現在分明是我想袖手旁觀,難道它忘了她是它的主人嗎?

一絲惱怒在她眼底掠過,這個該死的臭鳥!

「我……只要你這次幫了我……我就解開我們的契約……」她低聲說道。

慕若淡淡瞥了火鳳凰一眼,沒有說話,撣了撣肩膀上衣衫燒出的灰塵。

火鳳凰卻在那一眼中看到了它熟悉的東西,登時讓它打定了主意。

「行呀,你現在把我們的契約解除,我就帶你離開這裡。我的實力你是知道的,離開這裡是小意思。」

「這……」水上茉遲疑了,她只是想要騙騙它,事後再敷衍過去,反正主動權在她這裡。

可是她沒想到火鳳凰會提這個要求。

「我絕對不會騙你的,天火傷了我,我現在生不如死,可是我不想死在這個賤人的手裡!」

火鳳凰眼梢帶著譏諷,冷聲道:「想讓我幫你,就只有這一個法子,否則免談。反正你現在墮魔,天火能把你所有的骯髒燒掉,對你有幫助。」

放屁!

水上茉氣得直發抖,就是因為她現在墮魔的情況下使用仙界秘法,才會發生這樣的狀況。

她現在承受天火的下場,要比別人疼痛數十倍!

看著一臉你不答應我就不救你的火鳳凰,水上茉咬了咬牙,點頭了,「好!我現在就放了你,但是你要說話算話!」 「嘁,吾可不像你。」話中,滿滿的嘲弄。

水上茉紅著眼睛,盯著火鳳凰,「你過來,我現在沒了雙臂,解除契約有點麻煩。」

慕若差點就笑了,這一人一獸還真敢說。

看著飛來的火鳳凰,不知為何,她就不想找麻煩,想要看看它帶著水上茉能怎麼逃走。

天火他或許是不怕的,但是她的可不是天火,而是極地冰火。

嚴寒的盡頭與天火的源頭,這兩個是極端,卻又恰到好處的融合。

為了融合這個破東西,這一個時辰里她可沒有少吃苦。

眼下看見水上茉和火鳳凰明目張胆的交易,讓她想要試試,試試看極地冰火到底有什麼用處。

在火鳳凰的身上使用,應該是非常好的試驗品吧?

可憐的火鳳凰,完全不知道慕若停下來的時候,心底是這樣的想法。

它瞧見慕若沒有動彈,則以為是慕若猜到自己的用意了,還正在暗中竊笑呢!

殊不知,慕若已經起了拿它當試驗品的念頭了……

下面的人聽見這一人一獸的對話,又看了看靜默不動的慕若。

一時間又懵圈了!

「這叫慕若的女子,也太好說話了吧?」

「這不叫好說話,這叫傻吧?這都不阻止,自己給自己找麻煩!」

「呵呵……我也這麼覺得,她這是太過自負,終會自食惡果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