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警方。”姜小白想了想,看着白煙:“你和她談談吧。”

對於張玲這樣的人,本來她想要自殺,而其挪用公款炒股,也是該死,姜小白並沒有什麼憐憫之心。

就像有句話說的,自己選擇的路,就算是跪着走,也只能走下去。

而她和白煙,算是“同病相憐”,或許能夠勸她一勸。

姜小白需要做的,僅僅只是等待。

等時間到的時候,那個幕後黑手前來。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

姜小白看了看辦公室牆壁上掛着的大鐘,距離張玲死亡的時間,只剩下三分鐘。

就在這時候,便見到遠處,有黑影一晃。

一個人影,籠罩在一片黑霧中,用一種近乎“瞬移”的方式,出現在了門口。

還沒等他進去,姜小白已經攔在了他的面前。

“終於等到你了。”

姜小白說着,一伸手,黑蓮亮起,屍者意志激發出來,往前一步,率先出手,抓向黑影。

黑影也是吃了一驚,沒想到自己居然會被人攔住。

他用手虛空一抓,遠處,就有一個巨大的辦公桌,凌空飛起,砸向姜小白。

“轟!”

辦公桌被姜小白一拳砸碎。

就在這時候,只聞得一聲龍吟之聲,響了起來。

一柄寒光閃閃的寶劍,從碎裂的辦公桌中刺出,刺向姜小白的心口。

破山劍!

“果然是你!”姜小白知道破山劍的鋒銳,沒辦法硬接,只能退開一步,同時伸手一招,地上泥土凝聚成型,水靈偶被他召喚出來,攔在面前。

有句話說得好:抽刀斷水、水更流。

對付眼前的神兵利刃,破山劍斬在水靈偶的身上,便猶如抽刀斷水一般,水靈偶絲毫不受影響。

而有着水靈偶的牽制,姜小白已經幾拳打過去,將黑影被逼迫得連連後退。

黑影退了幾步後,猛地吸了口氣,只見籠罩他全身的黑霧,頓時消散,露出裏面一個身穿古典長袍、髮簪束髮、作書生打扮的莊妃來。

莊妃滿臉怒色,幾乎要把銀牙都要咬碎:“姜小白!你爲什麼,屢次三番,壞我好事!”

額……

姜小白也不知道怎麼回答,只好抓了抓腦袋,回答:“你爲非作歹,我就要管。”

“爲非作歹?”

莊妃冷哼:“你自己去土地廟查查,這個人,不該死麼?”

“她該死,自然有陰司管她生死,而不需要,由你,來收買她的靈魂。”

“是麼?”

莊妃嘴角,浮起一絲冷笑:“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又何須你多事?我若不幫她償還債務,她就算是自殺死後,也不得安心,還連累家人。你真以爲,死了可以一了百了?”

就在姜小白和莊妃說話的時候,便聽到裏面,傳來白煙的驚呼聲:“你,你做什麼?你冷靜點,不要!……”

緊跟着,就聽到一聲尖叫,以及一個重物落地的聲音,伴隨着白煙驚恐的聲音:“她跳樓了!”

“嘿,看到了吧,閻王要你三更死,誰敢留你到五更。”莊妃撇了撇嘴角,收起手中的破山劍:“她終究,是難逃一死的。而你,也只能眼睜睜,看着她死去。”

說完,將劍倒提在身後,揚長而去。 姜小白衝到辦公室一看,見辦公室的窗戶打開,外面一片血肉模糊,張玲已經跳樓摔死了。

果然,閻王要你三更死,不敢留你到五更,命中註定那個時候死,怎麼,她都會死的。

姜小白嘆了口氣,招手收起水靈偶,招呼白煙:“走吧,先離開這裏。”

等出來後,在車上,姜小白先是給高佳敏打了個電話,告訴她,這裏出了命案,並把張玲挪用公款炒股、畏罪自殺的事情,和她全都說清楚。

“對了,關於你父親……”

姜小白想了想,嘆了口氣,最終還是沒有把高明嵐出賣靈魂的事情說出來。

高明嵐的身體,肯定也會和白煙一樣,出現變故。

按照白煙的變化來看,青黑色屍紋,正在她的上半身蔓延,用不了多久,估計就會蔓延到全身。

到時候,她就完完全全,變成殭屍了。

同理,不管高明嵐怎麼隱瞞,紙都是包不住火的。

現在,就讓他們一家人,再幸福幾天吧。

……

給桃春風打了個電話,還是處於無人接聽的狀態。

看樣子,那幫人還沒醒。

兩人坐在車上後,白煙問:“現在,我們去哪裏?”

去哪裏?

“你家有其他人麼?”

“沒,我獨居。”

“那去你家吧,正好我觀察一下,你的屍變進度。”

“好。”

……

白煙的家,很大,四室兩廳,畢竟也是個三線明星,還是知名節目主持人。

當白煙把手機開機後,就聽到短信提示聲,以及微信消息提醒,不絕於耳。

她拿起手機,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我是不是,快要死了。”白煙拿着手機,猶豫了一下,問姜小白。

她能夠清晰察覺到自己的心跳。

“你不會死,但會變成活死人,看似活着,實際卻是死亡,在生死之間遊走。”

姜小白解釋了一下,發現自己解釋得太過虛無縹緲,白煙根本聽不懂,只能作罷。

“那你,能救我麼?”

“我可以救你,但同樣的,也是需要你付出代價才行。”姜小白很直白的告訴她:“世間的一切,都無法,不勞而獲。”

聽到姜小白的話,白煙嘆了口氣,眼神有些遊離:“我已經沒有了靈魂。現在唯一擁有的,只是這棟房子,還有……身體。”

“不,我不要世俗之物。”姜小白看着她:“青春、美貌、壽命、健康、學識、才華,我只需要這些東西。

但不管你要付出什麼,讓我拯救你的靈魂,現在都做不到。只有去北京,才能夠交易。而我這幾天,還要參加高考。”

“高考?”

白煙一愣,哈哈大笑:“你,還是個高中生。”

“是。”

“哈哈哈哈,你這樣一說,之前的神祕感,頓時蕩然無存了。”白煙笑着,一臉的不可思議:“我還以爲,你也是神仙呢,居然,還會參加高考。”

姜小白額頭浮起黑線,也不知道說什麼。

……

“好了,我肚子有點餓,去煮點麪條。”

不一會兒,白煙煮來兩碗麪條。

姜小白嚐了嚐,恩,味道一般,論廚藝,還比不過獄僕,只能說勉強能夠入口,不算難吃而已。

但白煙,此時此刻,卻是皺起眉頭,一臉的嫌棄。

“怎麼?”

姜小白有些疑惑:“你平時,應該也自己煮過面吧,不至於吃不下去。”

“不是,我看着它,就覺得噁心。”白煙說着,勉強挑起一筷子,試着送入口中。

但很快,她就捂着嘴,跑了出去。

衛生間裏迅速傳來嘔吐的聲音。

又過了幾分鐘,白煙這才虛弱的走出來,滿臉青色,搖了搖頭:“我沒辦法把它嚥下去,反胃,噁心。”

反胃?

“你試試牛奶?”

白煙從冰箱裏拿起牛奶,吸了一口,但結果很顯然,又吐了。

但就在這時候,白煙似乎想起什麼,迅速打開冰箱,從裏面,拿出一塊肉,張開口,就那麼生吃起來。

這次,她並沒有反胃,反而吃得津津有味。

吃生肉?

看來,她的屍化狀態,已經很嚴重了。

殭屍,是吃肉喝血的,因爲它們的內臟器官,都已衰竭,只有通過最直接的方式,茹毛飲血,去吸取精華。

傳言中,還有一種殭屍,可以吸收天地靈氣精華爲食物,並能夠將其轉化爲法力。

而莊妃,應該就是那樣的殭屍。

當人類,迴歸到茹毛飲血的狀態後,受到血煞之氣的影響,慢慢的,心性也會因此大變,逐漸迴歸到“獸性”。

但也不能不給她吃,不給她吃的話,在飢餓狀態下,她會更加瘋狂。

……

當白煙,把一塊生肉,津津有味的吃完後,看了看自己的手指,似是想起什麼,忽然癱坐在地上,大哭了起來。

姜小白能夠理解她的心情:不論是誰,在發現自己,忽然變成了一個“野獸”後,都會如同她現在這般。

在白煙的家中,住了一晚,第二天,姜小白前去學校,拿了自己的准考證等物品,等着參加考試。

順帶,他見了見燕黎。

燕黎在融合了燕影的靈魂後,漸漸變得氣質迷人,在當初的溫柔典雅中,又多出一份冷豔神祕來。

她穿着一套黑色連衣裙,長髮披肩,抱着教科書,行走之間,猶如黑暗天使。

之前,燕黎在學校裏,還算是追求者衆多,算是這個學校的一枝花了,諸多單身男老師,都是追求不絕。

但氣質轉變之後,那些追求者,一個個自慚形愧,連和她說話都不敢,更別提去追求了。

而燕黎,其內心,也漸漸冰封起來。

這是修行者的氣場,她融合燕影靈魂後,自然而然的醒悟。

修行者,本來就是孤獨、冷傲的。

當燕黎抱着書,才抵達辦公室,便見到了那個多日不見的少年。

少年嘴角的笑容,猶如春日的陽光,讓她冰封許久的內心,漸漸融化。

“小白。”

“燕老師。”

“好久不見,你長高了些。”

“燕老師,你也變漂亮了好多。”

“貧嘴。”

兩人笑着,姜小白只覺得一種溫馨而幸福的感覺,蔓延開來。

見到燕黎,他便猶如見到了自己的親人。

“還有兩天,就要考試了,你可別考砸了。”燕黎提醒他:“你如果考砸了,就乖乖回來復讀吧。”

姜小白笑了笑:“燕老師你放心,不考個重點大學,我都不好意思見你。”

“這可是你自己說的。”

兩人聊了一會兒,燕黎又說:“你是不是打算,在考試完了之後,就去苗疆找赤蠱門?”

姜小白點點頭:“恩。”

“這樣,等你考完後,我手上的課程,剛好也完了。而正好,我對於蠱術一道,也恢復了不少的記憶,到時候,我和你一起去吧。”

哦?

姜小白正準備謝絕,便見到燕黎伸出手,一隻青色的蜈蚣,在她的手掌心出現。

蠱。

她居然,學會控蠱了。

最主要的是,這隻青蜈蚣,竟然有着三階的氣息,如果現出真身,不弱於土地神之流!

“這是燕影的本命蠱,現在,爲我所控。這下,你應該放心吧。”燕黎笑着,說。

燕影當初,能夠擊敗三階巔峯的段琪,雖然段琪是因爲身體受傷,但也證明了燕影的實力。

燕黎繼承了燕影三階本命蠱,對於姜小白的苗疆之行,確實有幫助。 怪不得,燕黎的氣質大變,原來是學了蠱術。

她有燕影的融合記憶,其修行進展,能夠一日千里,短短一個月,達到如此境界,也不奇怪。

“燕老師,你真的,要和我去苗疆麼?”姜小白問。

“我不去,你能找到赤蠱門的下落麼?”燕黎反問。

也是。

之前姜小白千方百計,尋找各種線索,但都一無所獲,他本來已經決定,去碰碰運氣。

如果燕黎能夠和他一起,那找到赤蠱門的機率,必然要提升不少。

“好。”

姜小白仔細斟酌了一下,覺得燕黎的這個提議,對他來說,確實很有幫助。

聽到姜小白答應,燕黎露出一個猶如百花盛開的笑容:“那就這麼定了。等你考完,走的時候,聯繫我。”

兩人商議完成,又說了一會兒話,眼看即將下課的時間,姜小白便作別燕黎,出了學校。

纔出來,電話響起。

一看,是桃春風打來的。

“喂,小白,你在哪兒?沒事吧?”桃春風問。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