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不知道,有的店家說全部賣給了一位男士,有的店家說賣給了女士。”文主管猜測是有目的的購買。 這個買藥的人應該知道詩詩等人受傷了,要不然買下那味藥做什麼。

“不會是針對我們的吧!看樣子有人不希望我們傷勢好轉。”詩詩疑惑的問道。

“我回王宮看一下,有天葵的話,我立馬派人送過來。”七公主已經得到消息了,白洪去了小王子就好了。

此時七公主一點也不着急了,現在慕容雪菡等人的傷最重要,只有她們傷好了,她的事情才能解決。

“文主管你派人送國王回宮,我覺得最近不太平。”詩詩對文主管說。

“放心吧詩詩姑娘,我一定會護送國王安全到王宮的。”

七公主相信詩詩說的話,一定是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一味藥材都能被人買完了,可見買藥材的人知道仙帝府的人會去買藥。

有這麼厲害的人在背後傷人,她們是防不勝防的,能夠知道三人受傷的人也是不多的。

“白大哥,你來了!要是知道你在小王子就不哭的話,我一定早早把你叫過來了。”七公主的話音剛落,小王子突然醒了。

小王子醒了以後開始大哭了起來。

“怎麼又哭了,白大哥,小王子怎麼又開始哭了?”七公主着急了起來。

白洪被七公主問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畢竟他還是未婚的狀態。

“是不是小王子餓了?”小畢在七公主的身邊提醒道。

“應該是,半天他沒吃東西了。”七公主說完抱着小王子去了內殿,去給小王子餵奶了。

果然喝奶的小王子不哭了,睜着眼睛一直盯着七公主。

此時七公主還不知道自己的孩子有危險的事情,也不知道孩子爲什麼會哭。

七公主這麼愛小王子,哪怕是死也不想跟孩子分開的。

“白大人,你看七公主這個樣子,她能捨得把孩子送走嗎?”孟超有些無奈的問道。

“國王肯定捨不得,如果想把孩子留在身邊那麼只能是集中所有力量,去消滅想要傷害小王子的人,可是我們連這些妖怪是哪裏的,背後是什麼人都不知道,消滅它們的機會是微乎其微了。”白洪嘆了一口氣,他內心何嘗不心疼七公主呢!

“雪菡姑娘等人不是在仙帝府嗎?她們能不能查到這幫人?”畢竟是自己的孩子,就算是不成功他也想試一試!

“她們不是不見客嗎?雪菡姑娘是冥界之人,或許知道點線索。”白洪也不敢肯定慕容雪菡知不知道。

“七公主去了仙帝府很長時間,等她出來問問情況。”孟超知道七公主如果沒有見過人肯定早就回來了,畢竟小王子身體不適,她在外時間這麼久肯定是見到她們了。

七公主很快抱着小王子出來了,小王子看到白洪後,竟然笑了起來。

“看來小王子很喜歡白大人啊!”七公主笑着說道。

“看來我跟這個孩子很有緣分!”白洪俯視着小王子,嘴角掛着笑容。

“小王子怎麼不哭了?是因爲白大哥嗎?”七公主見小王子不哭了,對着人還會笑了,身體應該沒有什麼問題。

“國王,小王子哭不是因爲身體的原因,是有異類在王宮,想傷害他,他害怕所以纔會不停的哭鬧。”白洪看着七公主說道,畢竟這件事情非同小可,不可能瞞着七公主。

“什麼樣的異類竟然如此的大膽?敢進王宮傷害王儲!”七公主此時一改以往柔弱的一面,所有的女人都是一樣的,在保護自己孩子的時候就會變的非常的堅強。

“他們的身份我還不知道,只是根據小王子的生辰可以測算出有大的劫難,到底是什麼背景的異類,我測不出來。”

“那可以躲過劫難嗎?”七公主此時有些着急的說道。

“可以,只是怕七公主你捨不得。”白洪說完低下了頭。

孟超的表情也有些無奈,畢竟他現在的實力有限,異類在房間他都看不到。

可見異類妖怪的法力很高深,至少在他之上。

“怎麼躲過去,只要我的孩子平平安安的,我做什麼我都願意。”七公主抱着孩子,跟孩子臉對臉的貼了一下。

或許是哭的時候累到了,吃完奶的小王子打了個小小的哈欠,緊接着閉上了雙眼,這是又要睡覺了。

小王子的樣子非常的可愛,七公主看着自己的兒子,心都被孩子融化了。

如果自己的孩子這輩子能夠平平安安的,她就算是死了也願意。

“現在有兩個辦法,第一個把孩子送到人類世界生活,異類是進入不了人類世界的,孩子大了以後再接回來,不過孩子的法力需要在人類世界修煉到天仙級別以上,纔可以。”

“不行,我捨不得讓孩子離開我!”還不等白洪說第二種辦法,七公主直接否定了第一種辦法。

“第二種就是我們必須查出異類的身份,然後把他們一網打盡。”白洪看着七公主說道。

“那你們有線索了嗎?”七公主知道白洪肯定是見過異類的樣子了,如果想知道他們的身份,沒有白洪是不行的。

“我也是第一次見到他們這樣的異類妖怪,在以前根本就不知道還有這樣的異類。”白洪無奈的說道。

“你出去了這麼久,不要想了,你先好好休息一下吧,剛纔你沒有回來的時候,白大人已經在這座寢宮做了結界,希望能夠抵擋住異類!”孟超走到七公主的身邊溫柔的說道。

“孟超,我不想跟孩子分開,現在有人要傷害我們的孩子,這是我絕對不能忍的。”七公主對孟超說道。

孟超是她的老公,所有的女孩子都希望男人能夠頂天立地可以保護他們。

“你放心,我會想盡一切辦法來保護你跟孩子的。”七公主是孟超一輩子都想保護的人。

“對了,王宮內有沒有天葵拿給仙帝府一些。”七公主對孟超說道,剛纔忙着給孩子餵奶,忘記了要趕緊給仙帝府送天葵了。

“天葵不是在城裏的藥店就可以買到嗎?”孟超不解的問道。

“不知道誰把所有的天葵都買走了,現在整個城裏都沒有天葵。”七公主一直覺得這件事情不簡單。

“怎麼可能,這件事情肯定有情況!白大人麻煩你通知趙大人,刑司府必須好好的查查了。” 孟超覺得今天發生的蹊蹺事情太多了,孟超同時有一些擔心,他怕自己控制不住事情,被異類牽着鼻子走。

更擔心自己的孩子跟七公主受到傷害,那樣比殺了他都難受。

“我這就去通知趙大人,讓他好好的查一下天葵的事情,國王,仙帝府爲什麼需要天葵呢?”白洪有些不解的問道,這是治療外傷的藥物之一。

“雪菡姐姐她們不是受傷了嗎?我今天看到秦巖大哥的醫書了,上面有治療她們傷的配方,我就讓管家去買藥了,結果管家跑了所有的藥鋪就是沒有買到天葵。”

“看來是有人知道仙帝府會買天葵,直接先下手了。”白洪皺着眉頭說道。

“看來我們魚人世界要經歷一場腥風血雨了。”孟超盯着白洪說道。

“我有辦法了!爵王你傳出消息,給仙帝府送藥,不想讓仙帝府得到天葵的人自然會出來攔截,到時候我們就可以跟他們交手了。”白洪微笑着說道。

“白大人果然好計策,我這就去安排。”孟超正想離開,覺得七公主跟小王子在這裏有些不放心。

“小畢,你去辦這件事情吧,我在這裏看護着國王跟小王子。”孟超看着小畢說道。

“遵命!我馬上去辦!”小畢說完直接走出了寢宮。

“那我現在去通知趙大人。”白洪此時在等孟超的命令。

“白大人,你在寢宮留守吧,我派人去通知趙大人吧。”孟超不放心,畢竟今天白洪來了,異類妖怪就跑了,白洪留在這裏他安心一些。

“好吧,我就在小王子身邊貼身照顧了。”

酒店內,花精走進了一間總統套房,當她看到牀上的那一幕後,立馬跑了。

陳奕霖沒有穿衣服,身邊還睡着莫雨欣,同樣也是沒穿衣服。

花精看到後直接跑出了包間,她竟然沒有哭,或許是腦子還沒有反應過來。

在花精走後,莫雨欣從牀上坐了起來,微笑着看着門口的方向,而陳奕霖則睡的非常的深沉。

第二天一早醒來,陳奕霖發現身邊的莫雨欣後,立馬驚慌的從牀上摔到了地上,陳奕霖趕緊拿起衣服穿上。

莫雨欣昨天得意久了睡的很晚,陳奕霖的動靜根本沒有吵醒她。

“莫雨欣!莫雨欣!”陳奕霖穿戴好以後,想問問怎麼回事。

他們昨天參加了一場品牌走秀的活動,活動完了以後又參加了一個酒會。

陳奕霖對自己的酒量很有把握,一般參加這樣的酒會都不會喝多,沒想到昨天喝了莫雨欣給的一杯酒以後,就不記事情了。

當然此時的他還不知道花精昨晚來過的事情,如果知道了他肯定不會在這裏呆着了。

莫雨欣聽到有人叫她,慢慢的睜開了眼睛,“你醒了?”

當她看到自己在酒店後立馬想起了所有的事情。

“你在搞什麼鬼?”陳奕霖生氣的問道,他此時不敢輕易的出去,他怕出去後有記者拍到。

“我搞什麼鬼?你和我都這樣了,怎麼說是我搞的鬼,你喝多了亂性把持不住自己,我一點辦法都沒有啊!”莫雨欣微笑着說道。

“不會的,是你給我酒裏面下了什麼東西。”陳奕霖此時心裏只有花精,就算是喝多了也不會跟莫雨欣發生什麼關係的。

莫雨欣此時的老闆王磊跟他雖然是競爭對手,但是也是朋友,莫雨欣現在跟王磊在處對象,現在他跟莫雨欣這樣,讓他處於非常苦惱的狀態。

他知道這件事情是莫雨欣的計謀,這讓他陷入了不仁不義的境地。

“我給你酒裏下了什麼重要嗎?我跟你已經上牀了,還有一件事情忘了告訴你了,花精昨晚已經來過了。”莫雨欣說完笑了。

莫雨欣大有出了一口惡氣的感覺,她雖然不知道花精跟陳奕霖還會不會在一起,但是陳奕霖以後的日子別想好過了。

陳奕霖聽了莫雨欣的話後大有想打人的衝動,但是他還是忍住了,拿起自己的包跟手機趕緊出門了。

跟他料想的一樣,外面早已經有記者偷偷的拍到了他出客房包間的照片,莫雨欣不久後帶着墨鏡出門,竟然衝着偷拍者的方向看了一下。

她此舉不過是給攝影師機會,讓攝影師拍的圖片清晰一些罷了。

陳奕霖飛快的開車來到了花精家門口,陳奕霖在開車的時候就已經給花精打了好幾個電話想解釋。

在花精家門口敲門,花精也沒有反應,陳奕霖知道花精肯定在家裏,“花精你聽我解釋,你要是不見我,我是不會走的。”

“主人,你怎麼了,一晚上都沒有說話,是不是跟陳總吵架了?”付欣欣好奇的問花精。

“你去休息吧,養精蓄銳後才能好好的修煉。”花精現在不想說話,也不想告訴付欣欣發生了什麼事情。

付欣欣現在希望的就是自己的法術能夠大大的提升,這樣她就能早點見到許碩。

“好吧,主人您要是有什麼事情儘管吩咐我。”付欣欣法術雖然低,但是修理一下陳奕霖還是綽綽有餘的。

“花精,我知道你在家裏,你能聽我解釋嗎?你真的誤會我了。”陳奕霖現在什麼都不在乎了。

他在乎的是花精,如果沒有了花精他也不想活了。

子涵此時在家裏拿着紅酒杯,嘴角微微笑了,他當然知道陳奕霖的事情,因爲都是他一手策劃的。

陳奕霖喝了酒能夠乖乖的跟着莫雨欣走,並且去開房,他要是不動手腳,怎麼可能會做的這麼真呢。

如果沒有陳奕霖主動跟莫雨欣去開房,花精怎麼會相信陳奕霖是渣男呢!

花精見陳奕霖遲遲不走,他要是不走,付欣欣就沒有辦法休息。

“你不用再解釋了!你自己回家好好看看新聞吧!”陳奕霖的事情剛剛在他來的路上就已經被髮了出來,他人還沒有走出酒店房間的時候,新聞早已經被寫好了,就等着拍照發布了。

“花精,我真的是被冤枉的,請你相信我。”陳奕霖想拉着花精的手,被花精躲過去了。

“你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花精說完直接關上了門,陳奕霖知道花精是不會原諒他了。

他在這裏如果遲遲不走只會讓花精更加的厭煩。 子涵見門外沒有聲音後知道陳奕霖走了,這時候子涵穿上了厚厚的外套。

“子涵這麼早你去哪裏啊!”小白不解的問道,畢竟現在飯店還不開門營業。

“我有點事情出去一下。”陳奕霖肯定要跟莫雨欣見面的。

子涵做的事情沒有讓小白知道,他知道小白要是知道了肯定會阻止的。

甚至會給他泄露了出去。

小白是個不錯的搭檔,但是小白不會跟着他做陷害人的事情。

“好,我一會吃了早餐就去餐廳,你有事情就去忙吧!”小白一一邊進廁所一邊說。

花精關上門後自己靠着門哭了,此時她終於明白詩詩絕望的心情了,也理解詩詩爲什麼會離開人類世界。

此時的她好想回家,不想在理會人類世界的事情,當然這個結果也是子涵想要的。

花精只有傷心了,才能回到大世界,才能跟陳奕霖徹底的了斷。

只要花精回到大世界他就有機會了,畢竟他在大世界也是有身份的人。

“乾的漂亮!”子涵在車內對莫雨欣說道。

子涵難掩喜悅之情,自從花精把陳奕霖趕走了以後他就覺得自己的世界亮了。

“這個還要感謝你,要不是你給我的藥,他怎麼可能乖乖的跟我去酒店房間呢。”莫雨欣笑着說道。

她可是萬衆矚目的大明星,能夠讓她看在眼裏的人非常的少,自從遇到子涵後她對子涵就非常的客氣。

畢竟子涵的實力她能看到,子涵跟莫雨欣說話的時候,婷婷恰好給他打了電話過來。

在示意莫雨欣不要說話後,他接通了電話。

“子涵你在哪裏呢?”

“我在家裏呢!一會吃了早餐就去店裏了。”

“我過去給你做早餐吧。”婷婷是故意這麼說的,她剛開車去子涵家,在路邊看到了莫雨欣上了他的車。

本來開業當天去了莫雨欣這麼大的明星,子涵還在她們包間做了很長時間,兩人舉止比較親密,她就有些吃醋了。

她剛剛給子涵聯繫就是想看看子涵對她是不是真心的,如果真心喜歡她是不會騙她的。

“有保姆做飯,你多休息一會吧。”子涵趕緊說到,畢竟他現在沒在家裏。

“那好吧,我們一會店裏見吧。”婷婷掛斷電話後,心情非常的不好。

子涵雖然給了她想要的生活,但是她對自己一點自信都沒有,無論是從學歷家庭背景還是長相,她都比不上莫雨欣。

如果她是男人,她也會喜歡莫雨欣的,只是她不明白子涵爲什麼對她這麼好。

“女朋友給你打電話了。”莫雨欣知道子涵身邊有女人,這已經是所有人都知道的祕密了。

“嗯,想去給我做早餐,我現在跟你在一起,也回不去啊!”

“這個女孩看樣子挺喜歡你的,不打算跟她長期在一起嗎?”莫雨欣好奇的問道。

她不明白子涵爲什麼放着對自己好的女人不珍惜,偏偏追求一個拒他十萬八千里的人。

或許得不到的永遠都是最好的吧,昨天她跟陳奕霖什麼都沒有做,但是睡在陳奕霖的身邊,她就覺得很幸福有安全感。

雖然早晨起來了以後,陳奕霖的表現讓她很失望,但是她不後悔。

“這個看緣分吧,或許她會遇到比我好的男人。”子涵嘴角上揚說道。

“你回去吧,我們有事情隨時聯繫吧,我今天不開機了,新聞出了,肯定有很多人要找我。”莫雨欣無奈的說道。

“好,有事情聯繫,我送你回家吧。”子涵紳士的說道。

“我開着車呢,我自己回去吧,有你在被拍到就不好了。”莫雨欣好不容易得來的機會,怎麼可能讓它原形畢露。

小白剛吃完早餐,見子涵回來了,“子涵,花精又出事情了,你看新聞了嗎?”

小白看到陳奕霖跟莫雨欣的新聞了。

兩人共處一室一晚,一起進入房間,第二天一前一後兩人先後從房間內走了出來。

小白都看到了新聞,花精肯定也能看到,怪不得陳奕霖一大早就過來敲門。

“人類的世界有這樣的事情很正常啊!那個人類跟花精在一起除了貪圖她的美色以外肯定還有其他的意圖,要不然他怎麼在知道了花精的身份後一點都不害怕,還會繼續跟花精在一起呢?”

子涵本來對陳奕霖就沒有好感,既然小白問了,他只好把自己內心積壓已久的想法說了出來。

“不會吧,我還真的沒有看出來這個陳奕霖有什麼意圖,但是他竟然揹着花精跟其他的女人去開房,這根本無法原諒,只要花精一句話,我肯定去打的他生活不能自理了。”小白嘴上說要打陳奕霖,其實心裏還是有些不相信陳奕霖會這麼做的。

畢竟一個人眼眸流露出的目光是不會騙人的,他能夠看出陳奕霖是真心喜歡花精的,要不然花精也不會跟他在一起。

小白總覺得子涵怪怪的,甚至他感覺今天的事情跟小白有關係,但是他現在畢竟跟子涵在一起住,心裏縱然懷疑也不好說出來。

“你們是不是都喜歡陳奕霖,相信陳奕霖,放着這麼明顯的事情都不相信?”子涵有些生氣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