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學校不是準備挖一個荷花池麼?昨天放學以後,施工隊從地底下挖出來一具無頭女屍,昨天晚上,看管屍體的三個工人,兩個暴斃,一個昏迷不醒送醫院了,那無頭女屍也失蹤了,你說這怪不怪?”

“還有這種事情?”

毛楠說起來的時候輕鬆,我聽到這話以後,纔是一陣毛骨悚然。

最近身邊接二連三的出現這些妖魔鬼怪之類的東西,該不會這具無頭女屍,也會來找上我吧!

“這件事情影響不好,學校下了封口令,還宣佈停課三天呢!對了,我們都在網吧打排位呢,你要不要來一起擼?”

封口令?見毛楠這樣大大咧咧隨意開口的樣子,我就知道這個封口令是扯淡了,這消息恐怕早就傳開了吧?

“不用了,我還有點事情,對了,你們知不知道,那個無頭女屍,長得什麼樣子。”

我趕忙對着毛楠問道。

正所謂知彼知己百戰不殆,瞭解一下這個無頭女屍的情況,

“這我們哪知道,就聽說她穿着旗袍的,沒有頭。”

“好,我知道了,你們注意安全啊!”

“不是有你在麼?對了,星哥,要不你今晚上回來睡吧,有你在,兄弟幾個也放心啊!”

毛楠這話倒是讓我有些猶豫了。

現在關於無頭女屍的情況還不明,萬一要真是衝着我回來的話,那我還不是把他們給害了?

“這…我考慮一下吧!”

“別考慮啊,兄弟,你可不能丟下我們不管啊,你住哪裏,我們晚上就住哪裏!”

“行,晚上睡覺之前,我會打電話通知你們的!”

掛掉了電話,我的心裏有些惆悵,我可不會像他們幾個那樣沒心沒肺的,這無頭女屍的陰影始終在我的腦海裏面揮之不去。

“想什麼呢?”

蘇小魅似乎是知道了我的心思。

“這消息很明顯已經擴散出去了啊,那麼多名門正派的弟子,哪個不是上趕

着驅除妖邪的,你放心吧,一具無頭女屍而已,成不了什麼大氣候。”

蘇小魅說的也是,我瞬間就放心了許多。

就上次聚會看到的李辰,什麼無頭女屍都不夠他對付啊,拿着一疊破煞符甩出去,就算是鬼王我估計都夠喝一壺的。

想到這裏,我便不再杞人憂天,給他們發了消息說我要回去睡。

果然如蘇小魅所料,下午的時候,就有一堆穿着道袍,拿着傢伙事的人進來了,他們在學校裏面指指點點,然後時不時佈置一些什麼。

“他們在幹什麼?”

我對着蘇小二米問道。

“佈陣吧,他們是茅山派的,我看不大懂!”

這些道士佈置了許久,然後還告訴過往的路人,天黑之後不要單人行走,十點以後不要出門,在宿舍裏都是安全的,他們已經在宿舍外佈置了防禦陣法。

這無頭女屍是什麼來頭,居然值得茅山派如此的大興土木?

夜幕終於還是降臨了,我們寢室的四個網癮少年,也是知道輕重的,天沒黑就回來了,晚上大家都很無聊,也很困,但卻是沒有一個人敢睡,我們輪流打着鬥地主,誰輸了誰下。

打着打着,我就感覺有些不好,因爲寢室裏面的氣溫,開始略微有些下降了,其他幾位都沒有感覺到,他們還在非常爽快的打牌。

“注意,有東西朝着這邊靠近了!”

蘇小魅突然在我的心裏提醒道。

我慌忙的看了看四周,什麼都沒有,又看了看錶,十一點半。

“不是一般都應該是十二點的麼?”

“誰告訴你一定是十二點,只是十二點最強而已。”

蘇小魅對我嗤之以鼻。

“外面不是有茅山的防禦陣法麼?”

罪女皇妃(新浪VIP完結) 我一邊對着蘇小魅說道,一邊自我安慰。

可蘇小魅接下來的話,卻是讓我整個人都不好了。

“它已經越過了防禦陣法了!”

蘇小魅的話音剛落,我的耳朵裏面斷斷續續的就傳來一股子聲音。

“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大半夜的,配合着這聲音,讓我整個人都是一陣心驚肉跳。

“你們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

我對着室友們問道。

“沒有啊!”

他們把手中的牌停了下來,寢室裏一片寂靜,就在這個時候,那斷斷續續的聲音又出現了。

“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很顯然這次不光是我聽見了,其他人也都聽見了。

(本章完) “有鬼啊!”

魔鬼的溫柔,二嫁前妻太難追 毛楠嚇的肝膽俱裂,丟掉手中的牌就朝着我撲過來。

本來我還算是淡定的,被他這麼一叫,也有些心神不寧了,似乎被鬼附身過以後,毛楠對這些陰陽之物,更加的懼怕了。

“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這聲音越來越近了。

我們都知道這意味着什麼,那無頭女屍也距離我們越來越近了。

張程和王鵬兩個,瞬間就朝着陽臺上面逃過去了,毛楠看了我一眼,最後還是選擇了逃向陽臺。

他們這是什麼心態,寢室就這麼點大,難道陽臺就安全一些麼?

我一陣的無語,可就在這時候,那聲音又更加的進了,我也忍不住朝着後面退了幾步,眼睜睜的盯着門口,我感覺心都要蹦到了嗓子眼。

“不就是個屍體麼?看你怕的!”

蘇小魅在一旁說起了風涼話。

“誰跟你說我怕了?”

這話也不知道是跟蘇小魅說的,還是我在給自己打氣。

“你站着的右腳在輕微抖動,腎上腺素分泌增多,冷汗已經渾身都開始冒了,你居然告訴我你不害怕?”

人艱不拆啊,能不能不要這樣,身體裏面住着一位,就是什麼祕密都守不住。

不過也不是全然沒有好處,和蘇小魅拌了兩嘴巴,我感覺自己的心情要好多了。

誒,奇怪,怎麼沒有聲音了?

我開始感覺到了不對勁,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一個什麼東西從門口朝着我飛了過來。

“啥情況?”

我本能的伸手接住。

拿起來一看,整個人瞬間心驚膽寒。

是一個人頭,一個女人的頭,她七竅流血,還在衝着我笑。

那一瞬間,我他媽心跳都停止了,甚至忘記了把這個人頭丟出去,而就在此刻,那個恐怖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把我的頭….還給我…….”

頭?難道就是我手上這個?我嚇的就要把它丟出去,而就在這個時候,我感覺從門上傳來了一陣異動!

門沒有任何的問題,可一件穿着旗袍的女子,直接越過了門,朝着我們宿舍走了進來。

“就是她,就是她,她來索命來了!”

毛楠看到這一幕,整個人都要崩潰了。

張程則是直接嚇的傻逼了,話都不會說了。

王鵬倒勉強還算正常,但是我一轉身,他看到我手上的人頭以後,直接嚇暈了。

“把我的頭…..還給我……”

可這次,這聲音居然不是從無頭女屍那裏發出來了,聲源處居然是我手上的頭。

“媽呀!”

我也是嚇尿了,趕緊把頭朝着無頭女屍就丟了過去。

“不能丟!”

就在我剛丟出去的時候,心中響起了蘇小魅的話。

“不丟等着她的腦袋吃了我麼?”

女屍一步一步的逼近,都這種時候了,蘇小魅還在說風涼話。

“我沒跟你說風涼話!”

蘇小魅似乎是感受到了我的心意。

“你面前的這個,可不是一般的鬼,這是有人操縱的屍鬼,它源於三大鬼修祕術之中的三尸蟲,這個女鬼的頭,是她力量的源泉,沒有頭的時候,她頂多就是嚇嚇人,要是等她把頭給裝上了,你們學校一個人都活不成!”

“艹,你不早說?”

我他媽瞬間就急眼了。

“我修的是鬼神經,不是三尸蟲啊,我這不也是才認出來麼?”

我現在悔的場子都清了,可就在這時候,後面還有打岔的。

“星哥,上啊,幹掉他!”

“你們自己躲好!”

我對着身後三人說道,然後我就是一陣狂奔,朝着剛纔丟出去的人頭跑過去。

還好我情急之下丟的不是特別遠,我估摸着這個距離,一個衝刺三秒鐘也就到了。

可就在這一刻,對面的女屍也看到了這個頭。

她的速度比我快太多,幾乎是一瞬間就閃到了那個頭的旁邊。

完蛋了!她撿到頭了,大家都要死翹翹!

“準備跑路吧!等一下我來接管你的身體!”

蘇小魅也不抱希望了,可就在這個時候,對面拿着頭的女屍,卻突然開始猶豫起來。

“頭….我的頭…..不是我的頭!”

“什麼情況?”

“這不是她的頭,是個假頭,有救了,不過你也得趕快組織她,沒有頭的她,頂多相當於是一個鬼兵的級別,如果找到頭裝上去,那就將會是鬼將!”

蘇小魅的話音剛落,女鬼也反應了過來,她拿着頭,比劃着就要朝着自己的腦袋上塞進去。

跑過去搶肯定是來不及了。

我果斷念氣了七星勒劍咒。

“七星伏魔!”

剛剛一召喚,我就把七星劍給射了出去。

好在我的準頭還算不錯,這一下直接射到了女屍拿着頭的手上!

七星劍射斷了她的手,連帶着頭一起飛了出去,它砸再牆上又反彈了回來,掉在了我們面前的地上,我沒有第一時間去搶人頭,而是果斷的念起了天星收魔咒。

“天星放豪光,金光收妖魔!”

果然,女屍又是一下閃到了頭的前面,用還沒有被砍掉的左手抓住了人頭,

而就在這一刻,天星收魔咒恰好來臨。

女屍被定住了!

我一下子衝過去,七星勒劍咒再起,又斬斷了女屍的左手,果斷把頭給搶了過來。

本來我並不指望收魔咒能降服女屍,只是爲了讓她抵抗咒語,延遲一下時間,果然奏效了。

看着好不容易搶過來的腦袋,我的心裏鬆了一口氣。

可這腦袋比之前更恐怖了,之前只是一個頭,現在上面還多了兩隻手!兩隻手都在這頭的脖子上,活生生的就像是一個人把自己給掐死了。

連續使用了兩次七星勒劍咒,我的經脈被真元衝擊的隱隱作痛。

“現在該怎麼辦?”

把頭搶了過來,我對着蘇小魅問道。

“把這個頭給毀掉!”

蘇小魅果斷的說道。

我操起七星劍,就準備斬下去,但最終還是停住了。

人都已經死了,還讓我砍人家的頭,我做不到啊。

“迂腐!”

蘇小魅對着我怒罵道。

可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奇怪的事情,讓我決定不再猶豫,立馬毀掉這個腦袋。

頭上的兩隻手沒了!

我操起劍可已經來不及,我的喉嚨被掐住,一陣巨大的力道頂住了我的喉管,整個人都要窒息,這還只是一隻手,我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另外一隻手,提着人頭,朝着無頭女屍飛過去。

劇烈的窒息感,讓我的頭腦都開始迷糊,我奮力的揮動七星劍,想要把這個手給砍掉,但是沒有絲毫的作用。

就在我感覺自己要死了的時候,一陣冰涼的氣息,順着我的丹田,上升到我接近脖子的位置,這一下子,就把我脖子上的手給震開了!

是蘇小魅,我知道是她出手救我了。

“謝謝啊!”

“不用謝我,你下次記得聽話,我就謝謝你了!”

聽到蘇小魅這個話,我的老臉就是一紅。

無頭女屍最終還是拿到了她的頭,而此時此刻的我,已經無力阻止她了,她的兩隻手抱着頭回歸到本體,頭裝上了,兩隻手也長了出來。

我就算是拼了,也不能讓她爲禍蒼生,我摸了摸貼身存放的破煞符,準備和他決一死戰,而就在這個時候,對面的無頭女屍,卻是朝我點了點頭,說出了令我震驚的話來。

“謝謝你,還…我….頭!”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