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剛出聲就被郭勇佳打斷了:“可是啥,遷移到一個地方住,警察局肯定有備案吧?戶口簿也肯定會有,我還就不信,老烏龜能溜到哪裏去!”

這下我確實無話可說了,現在人口調查都很嚴謹,一個地方多少個家庭多少個人,確實都查的很清楚…

“我們現在就出發?”郭勇佳站起身問楊塵道。

楊塵瞥了一眼窗外的天色,說:“現在的話太晚了,這個時候村裏的人都休息了,我們過去是求事,而不是打擾,還是明天再說吧。”

“那就先休息吧。”郭勇佳朝我揮了揮手:“明天早點起來。”

雖然沒有直接查出大叔的下落,但是也間接得到了希望,計劃在明天已經訂好了,我也只好乖乖去和徐鳳年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天剛亮就被喊醒,雖然我不貪睡,但也確實很困,人很沒精神,昨晚休息的時間太少了,真不知道郭勇佳和楊塵爲什麼會精力這麼好,可一想到我們要去救人,我也只好忍下了怨氣。

吃了飯我們就出發了,一路飛奔到大叔家,下了車看着放着我不禁感嘆,昨天來了被坑,今天還來,希望運氣會好點,能順利問出點什麼。

原本我們是打算去敲鄰居家門的,郭勇佳說先回大叔家看看,指不定有戶口簿在,那我們就省事多了!

畢竟戶口簿上面寫的資料是最全的,連幾號門都有標記。

可是站在大叔家門前我就鬱悶了,昨天走的時候沒在意,現在一看,門居然鎖住了,上面還有一根非常粗的鐵鏈,這可不好辦,萬一破門而入被村民看見了,肯定會報警說我們是入室搶劫的劫匪…

“還是我來吧…” 說完墨九狸身影一閃,直接消失在寶寶和小書的面前!

「小書,剛才那個真的是娘親嗎?」看到消失不見的墨九狸,寶寶看向小書問道。

「好像是的!」小書也獃獃的回道。

「娘親怎麼把自己弄的那麼黑了!」寶寶眨了眨眼睛,疑惑的呢喃道。

「我也不知道!剛才主人屏蔽了空間跟她的聯繫,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小書有些無奈的說道。

一人一器靈只好再次坐下來,等著墨九狸出現!

許久,墨九狸梳洗完畢后,換了一身大紅衣衫,微微感知了一下自己的實力,唇角揚起一抹絕美的笑容,忽然,她眉頭一跳……

下一刻,她的身影再此出現在外面,在墨九狸出來的瞬間,一道晉級的天地規則直接落了下來……

墨九狸安然的站在火焰中,一雙白皙如玉的柔荑外露,一襲火紅色長裙,將婀娜多姿的身形完美的襯託了出來,垂落而下的秀髮,宛如青絲垂柳,隨風輕拂。

傾國傾城的絕美俏臉,黛眉如畫,眸如兩點秋水,瓊鼻、朱唇、皓齒,精緻絕美的五官,勾勒出了完美的輪廓,美得讓人窒息,動輒如火,靜輒如水……

墨九狸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還是晉級了!她終於還是突破了神級,原本之前感覺到自己的實力停留在天玄巔峰,沒有突破,她還覺得很好!

畢竟,在凌天大陸上,她還有許多事情沒有做完。誰知道經歷一次雷劫之後,竟然讓她直接突破了……

隨著晉級的光芒消失,墨九狸的腦海中出現一行字:「六個月後飛升!」

墨九狸無奈的輕嘆一聲,看來回去之後,有些事情要抓緊時間處理了,在這裡她只剩下六個月的時間了!

凌天大陸的人,凡是實力突破到神級,便會飛升到另外的大陸,但是卻不能再次回來!畢竟大陸和大陸之間的規則,不是人力所能控制的……

在這個以武為尊的世界,隨著實力變強,所能去的地方也就越加的高級,而且隨著實力的上升,所能去的地方,是只能去不能回!

除非修鍊到巔峰,成為傳說中的神,才能夠隨意穿梭在所有大陸之間!這也是墨九狸從小書那裡知道的……

按照小書說的,只有強大的神,才能隨意穿梭在時空隧道中,來往各個大陸。實力低的神,也是不敢隨意來往別的大陸的,因為時空隧道很危險,一不小心就會被虛空之力碾碎的渣也不剩,即便是神也是非常懼怕的……

而且,在神界的人也好,神也罷!也很少會去那些低級大陸,畢竟人都是往高處走的,在好地方住慣了,誰還會再去低級的地方待著啊……

而墨九狸的晉級,確實讓百裡外的眾人震驚不已!許多半神級強者,對墨九狸身上的晉級光芒都不陌生,他們都知道那是神級的晉級光芒……

這一刻,他們的心思完全變了!什麼搶奪天材地寶啊,那可是神級強者啊!不管是人還是獸,都是他們不能招惹的存在啊……

瞬間,不少半神級強者紛紛沒了興趣了,一個個嘆息著消失在眾人眼前…… 說話的郭勇佳,他笑嘻嘻的走到門前,咳嗽兩聲,面色一正,慢條斯理的從兜裏掏出一根小鐵絲,在我們面前晃悠了下。

“哈哈…”我噗嗤一聲,覺得此時的郭勇佳十分有趣。

“你還會開鎖?”

“哥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郭勇佳咧嘴一笑:“不對不對,說錯了,是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

“行了,趕緊開鎖。”楊塵很無奈的催促道。

“馬上!”郭勇佳說着就把鐵絲伸進了鎖眼裏,來回掰了幾下。

我雖然嘴上跟他開玩笑,但卻一直在警惕四周,生怕被陌生人發現我們正在做的事,畢竟偷偷摸摸跑進別人家是件不光彩的事,容易引起誤會。

“咔嚓…”

郭勇佳速度很快,三兩下就把鎖眼打開了,在我的驚訝中一邊笑一邊把鐵鏈扔到一旁:“小意思…”

進了屋子,這裏的熟悉的一切都做昨天我們臨走時的一樣,沒有改變,但我們無心去看那些沒用的,而是集體跑進了大叔住的房間,開始搜查了起來,戶口簿這種東西,一般都是放在住的房間裏。

“徐鳳年昨天弄的還真是乾淨啊。”郭勇佳感嘆道。

大叔住的屋子裏空蕩蕩的,除了櫃子和牀還在,其他的昨天都被徐鳳年弄到了大廳裏去,看起來確實光禿禿的…

“不怪我。”徐鳳年聳了聳肩。

郭勇佳一馬當先走了牀頭櫃前開始翻找,只不過卻沒有看到類似戶口簿的本子,都是一些雜物。

“你把所有的東西都弄出來,我們直接找,要不也太麻煩了。”郭勇佳對徐鳳年招呼一聲。

徐鳳年單手一張一合,房間裏的櫃子就全部自動打開了,衣服什麼的都飄了出來,我們幾個人快速的打量着,很可惜並沒有發現什麼。

“還有幾個房間,我們一起去找找吧。”我對他們道。

接下來,我們把大叔家翻了一個遍,能找的地方都找了,可依舊毫無發現,氣的郭勇佳四處摔東西,臨走的時候還讓徐鳳年把屋子裏的東西全部丟出去,好在徐鳳年比較理智,沒有答應他這種無理的要求。

“先去隔壁問問,線索還沒斷,就一定有希望。”

楊塵帶着我們到了大叔隔壁鄰居家,敲了幾聲門,可等了半天,卻始終不見人開門。郭勇佳性子急,邊敲邊喊了幾聲,可依舊無人迴應。

“奇了怪了,來村子好幾次,沒碰見活人就算了,還以爲躲在屋子裏,這下怎麼連屋子裏都沒人在?”郭勇佳自言自語道。

我想的和他一樣,但比他要了解多一點,現在大部分的村子都是這樣,基本沒人,去了城裏生活,只有過年過節纔回回來熱鬧。

“再問問幾家,這種情況並不稀奇。”楊塵很淡定的說道。

於是我們又在周圍敲了好幾家門,一開始都沒有人迴應,直到最後一家,門開了,是個八十多歲的老太太,看見我們問事也不害怕,非常熱情,可惜她說的方言我們並聽不懂,而且她也不認識字,根本沒發溝通,不過我們並沒有失望,既然村子裏有人,那我們肯定能找到問事的。

臨走的時候,老太太特地指了指村口那,意思是那邊有人,要我們過去問問,我們謝了老太太的好意,開車到了村口。

村口這裏房屋不多,大多數都是關着的,但是有一家比較特別,爲什麼說它特別呢,因爲四周都是小樓房,二到五樓不等,而這家卻是平房,看起來有些鶴立雞羣,格格不入。

我們走進去後才發現,原來這還是一家小雜鋪!

這裏非常陰暗,而且還不透風,除了一個門意外,四周連窗戶都沒有,雖說是小雜鋪只不過擺着的東西很零散,只有一些吃的零食還有各種香菸飲料啤酒什麼的,而屋子裏只有一個半頭白髮的老頭,正蜷縮在沙發上,身上穿着厚厚的大棉襖打盹,看樣子,他應該是店主。

郭勇佳膽子大,當即就走了過去,推了老頭幾下,嘴裏喊道:“老闆,老闆?”

老頭悠悠忽忽的醒了過來,見我們三人站在他身前,嚇的打了個激靈,立馬醒了過來。

“你們是?”

我聽見大叔講的是普通話,心裏十分高興,這下總算可以問話了。

“哦,我們是來找人路過的,買點東西。”郭勇佳指了指櫃檯:“來包煙。”

老頭不知道是不是睡迷糊了,還是本身就有點二,一臉疑惑的走到櫃檯,郭勇佳要了一包煙付了錢,特地散給老頭,掏了交情聊了起來。 網遊之神級病毒師 老頭可能覺得我們並沒有惡意,很快也就釋懷了,郭勇佳趁機問了大叔的事,可到頭來才發現,我們好像並不知道大叔叫什麼名字,最後只好拉着老頭到了門口,指了指遠處的大叔的房子問他認不認那一戶人家。

可惜房子太多,老頭並不知道郭勇佳指的是誰家,最後還是楊塵出馬,說:“他們家是一對夫妻,家裏還有個女孩,後來送到福利院去的。”

老頭頓時哦了一聲,笑出聲道:“你是說岳樓啊?”

嶽樓?這難道是大叔的真名?我正納悶的時候,郭勇佳說道:“我們也不知道他叫什麼,不過聽說他們家又有了男孩子。”

“那錯不了,就是嶽樓家,他家確實有個男孩子,而且我們村送小孩不多,他們家我印象深。”老頭一邊抽着煙一邊說道。

“哦?爲什麼印象深?”郭勇佳下意識的問道。

“送孩子一般都是家裏養不起才送,他們家不這樣,因爲他們家的女兒好像是因爲這裏有點不正常。”老頭指了指自己的腦袋:“嶽樓母親不喜歡孫女,就要他給送出去了。”

這麼說的話,確實和阿黎的情況很符合,應該錯不了,大叔真名就叫嶽樓。

“那他們家是不是一直都住在這裏的?”郭勇佳趁熱打鐵的追問道。

老頭這回沒接話,而是小心翼翼的看着郭勇佳,不理解的問:“你問這個幹啥?”

看來老頭警惕性還挺高的,並沒有被郭勇佳給收買。

郭勇佳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說,扭頭看向楊塵,楊塵笑了笑,道:“他們家送出去的女兒是我們的朋友,現在孩子大了,想回家看看,就是不知道家裏什麼情況,又不好意思過來,所以我們幾個朋友就幫忙過來打探一下情況。”

這話說的有理有據,要是換成我,肯定被他給蒙過去了。

老頭點了點頭,也聽明白了楊塵的意思,但卻面色爲難道:“都是一個村的,我也不好說太多,你與其問我,不如直接上他們家說明情況。”

老頭年紀雖然大,可卻不傻,作爲一個過來人,他明顯是不想招惹是非,可是我覺得這事也沒什麼大不了的,說說也很正常啊?

見我們疑惑,老頭嘆了一口氣:“他們一家人脾氣不太好,那嶽樓母親就是我們這出了名的潑婦,雖然去世了,但是嶽樓的性子隨他母親,一樣蠻橫霸道…”

說到這,老頭壓低聲音道:“你們可不要給我亂傳哦!”

郭勇佳連忙點頭稱是,我心裏尋思錯不了了,老頭嘴裏說的潑婦,肯定就是指夏婆!看樣子,這老頭知道的內幕還不少!

“大爺,我看你好像很害怕他們一家啊,是不是以前被欺負過?”郭勇佳咧嘴笑道,看樣子他是打算引起老頭的不滿,多透露一點事。

“行啊小夥子,這都看得出來?”老頭一愣,隨即摸了摸臉嘆氣道:“我當年,可是被嶽樓母親狠狠教訓過,至今難忘啊…” 「他們為什麼走了啊?難道裡面沒寶貝嗎?」

「不知道啊,也許是裡面的寶貝他們都看不上吧?」

「不可能,這些人的實力這麼強,估計是裡面的寶貝有什麼守護獸吧!實力太強,這些人看到后才走的吧!」

眾人看到不少強者紛紛離去,都有些不明白的猜測著。

「你們也回去吧!」一個黑衣人老者看了眼馴獸師公會的蔡風祁等人道。

「太上長老,為什麼?」蔡風祁不解的問道。

「剛才的晉級光芒,那是突破神級的晉級光芒!不管裡面的是人還是獸,那都是神級強者,不是你們所能抗衡的!」老者看著馴獸師公會的人說道。

「什麼,竟然是神級強者!」蔡風祁聞言一驚,他怎麼也沒有想到,裡面的竟然是神級強者。

而且還是剛剛晉級到神級的強者,不管是什麼獸,那都是不是他們能夠抗衡的存在啊!蔡風祁雖然心有不甘,也知道憑藉他們的實力,根本沒有辦法靠近……

深深的看了看遠處的火焰,看向黑衣老者道:「太上長老我們先回去了!」

「嗯!」老者淡淡的道。

不少人都聽到了老者說的話,這才知道裡面原來出現了神級強者。一時間眾人心裡都非常的複雜,在這裡等了半個多月,卻沒有想到最後知道是什麼了,卻無法染指,這讓不少人都心有不甘……

有些人想的開的,在得知裡面是神級強者后,紛紛轉身回去了!只剩下一少部分人,因為不甘心和不確定,還是留了下來,即便得不到,看看熱鬧也好啊……

隨著眾人的離去,轉眼間熱鬧的山谷入口,只剩下帝溟寒和風護法,沉香和忘川,還有寒園和九樓重傷昏迷的人。再就是黑煞和他的九個死士……

「帝溟寒,你知道裡面是什麼?」黑煞看了眼帝溟寒玄氣凝音問道。

「你說呢……」帝溟寒冷冷瞥了黑煞一眼回道。

「你……你要是告訴我裡面是什麼?我會考慮等會兒讓不讓給你的!」黑煞笑著道。

「你想多了!」帝溟寒顯然不想多說道。

「哼,你越是不說,我倒是越好奇裡面究竟是什麼了,竟然能讓我們的天師大人,甘願充當護衛,守在在谷口呢……」黑煞見帝溟寒不願多說,唇角溢出一抹邪笑道。

看到那神級的晉級光芒,黑煞心裡也是有些忌憚的!雖然神級強者他不放在眼裡,但是畢竟在這個界面,他和帝溟寒一樣,能夠動用的實力最高只能在神級,他們自己的力量,根本沒有辦法使用……

所以,他現在非常好奇裡面的,究竟是什麼神獸!

帝溟寒看著黑煞的樣子,冷哼一聲道:「白痴!」

「帝溟寒你別以為我怕了你!」黑煞聞言怒道。該死的,竟然敢說他是白痴!可是面對黑煞的憤怒,帝溟寒直接給他無視了……

讓黑煞窩火的很,這種感覺就好像是一拳彷彿打在了棉花上面似的,讓他鬱悶又無力!只能用眼神狠狠的瞪著帝溟寒…… 這話一出,我們所有人都愣住了,我回過神,瞧老頭憂傷的模樣,心裏有些怪異的感覺,難不成,他和夏婆,曾經還有一段不可告人的往事?可是老頭雖然半頭白頭,但看起來也就六十來歲,夏婆我也見過,那最少有八十,年紀上怎麼對,也對不上啊?

正在我們疑惑的時候,郭勇佳就笑了:“大爺,她怎麼教訓你了?說說唄?”

老頭眼裏的回憶盡數收斂,對我們尷尬的笑了笑:“往事就不說了,沒什麼好說的,反正人都去世了,再說,就顯得自己是個長舌婦了。”

我心裏嘆了一口氣,老頭剛纔的那一番話,真的吊起了我心裏的胃口,因爲知道夏婆的爲人,蠻橫潑辣,所以很想知道她以前鬧出過什麼樣的笑話。但是看大爺不肯說,我們也不能逼他。

郭勇佳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搖了搖頭,說:“大爺,你們店的芙蓉王,我全要了。”

我看了郭勇佳一眼,芙蓉王不是煙嗎?他好好的怎麼要買這麼多煙?

“真的?”老頭眼睛一亮,還沒等郭勇佳應嘴,就跑到小店裏拿了四五條香菸,歡天喜地的跑了出來。

“我店裏就這幾條芙蓉王了,你看…”

老頭雖然是一副爲難的表情,但嘴上卻一直在笑。

“都要了。”郭勇佳從兜裏掏出十張毛爺爺遞給他,然後一手接過煙:“不用找了,差不多剛好。”

老頭非常激動,雙手接過錢,手上在舌頭抹了一下開始輸錢,十張毛爺爺他來來回回數了有七八遍,越數臉色的笑意越濃,最後更是小心翼翼的疊好錢,裝進了兜裏,這才滿意的對郭勇佳點了點頭。

我一直在忍着笑,老頭怎麼看起來,很貪財的樣子?但我仔細一想就釋然了,其實很多時候,老人對於錢就是這樣,別說幾百了,就是幾十塊也是小心翼翼的藏放着,因爲他們苦多了窮怕了,所以對錢格外珍惜。

“大爺,我們這下是朋友了吧?”郭勇佳拆了煙,又遞給老頭兩包。

老頭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縫:“朋友朋友,呵呵…”

“那你剛纔說的事,就繼續說唄,我這個人小時候就愛聽你們這些老一輩的說故事,你剛纔的那個事肯定不簡單吧?說不出來給聽聽。”郭勇佳花了錢,討好了老頭開心,此時也露出了自己的狐狸尾巴。

這回老頭沒拒絕,畢竟郭勇佳確實很大方,他這一個連窗戶都沒有雜貨鋪,恐怕一年都賣不了多少東西吧?這下郭勇佳一口氣買了這麼多,也算給足他面子了。

於是,大叔就跟我們說了他和夏婆以前的故事。

首先說下夏婆這個女人,她是江西人,家裏當時特別窮苦,爲人出了名的潑辣蠻橫,擱在那個時候,這樣的女人是沒人敢娶的,於是夏婆到快三十歲,一直都無人問津。(正常人一般二十歲就結婚了。)

最後又拖了幾年,夏婆終於嫁出去了,是嫁給同村的男人,四十多歲的一個光棍,雖然年紀大了點,但人家好歹是個男人,夏婆父母也管不上那麼多了,直接把夏婆嫁了過去。

可這不結婚還好,一結婚,怪事它就來了,什麼怪事呢?就是夏婆同她老公結婚洞房那天,老公猝死在了牀下,這好端端的,連牀都沒上,就猝死了,說出來也是很邪門的,當時的人還屬於比較迷信的,立即就有人說夏婆是個掃把星轉世,專門剋夫的,說的最兇的就是夏婆老公一家的兄弟姐妹和公公婆婆。

可夏婆是誰?她可是當地出了名的刁蠻,要是想跟她吵架,你根本鬥不過,人多一起吵,她又會一點手腳功夫,逮誰打誰,而且下手沒個輕重,動不動就被把人打傷,爲此,她老公一家可以說被她揍了一個遍,最後還是哀求夏婆父母,才把她帶走,要不還死賴着不肯走。

出了這事啊,大家算是看清夏婆這人了,絕對不能招惹,夏婆父母也拿她沒辦法,就算夏婆再不怎麼樣,那也是自家的女兒啊,總歸還是要嫁人的,於是又幫她張羅起了婚事,還帶了條件,誰娶夏婆,家裏的家當就都歸他,可即使是這樣,也沒人敢娶夏婆,這樣的一個女人,娶回去先不說日子能不能過,最怕的就是剋夫,錢財再重要,也沒比小命重要啊!

不過爲了錢不怕死的還真有,隔壁村一個無賴混混,成天好吃懶做,一事無成,一直愁找不到媳婦,聽說夏婆家娶個老婆還送家當,當即就屁顛屁顛的跑過去打探情況,可問東問西,大家都勸他不要貪便宜,夏婆可不是一個好惹的主,還跟他說了以前剋夫的事。混混不怕死,不信邪,不顧勸阻,心一橫,就去了夏婆家提親。

對於無賴,夏婆父母也沒嫌棄,能把女兒嫁出去比什麼都強,於是就同意了,趕緊辦事結婚。可怪事似乎跟夏婆槓上了,結婚當晚,混混也死了,只不過這次好一點,是死在牀上,但不幸的是,他連衣服都沒來得及脫。

大家在感慨夏婆是註定的剋夫命,逮誰克誰,同時也覺得混混的死,有些蹊蹺,仔細一想嫁給夏婆的男人,都是身強力壯的,沒道理說死就死,儘管是夏婆剋夫,也不可能這麼離奇,所以大家一致認爲,是夏婆做的手腳,因爲她並不想嫁人。可苦於沒證據,不能報警抓她,而夏婆似乎對老公的死非常無所謂,依舊我行我素,走到哪橫到哪,不過出了這種事,男的撞見了她也主動繞路走,甚至沒有人敢和她說話,怕被沾染了什麼東西,也被剋死。

故事到了這,老頭重重的嘆了幾口氣,拆了煙,點上一根,深深的吸了好幾口,一副無比憂傷的樣子。

我們幾個早就聽懵了,相互對視了幾眼,都能在對方眼裏,看出震驚。

我可真沒想到,夏婆生前居然還有這麼傳奇的故事,這要是被有心人收集起來,可以當成聊齋故事寫了吧?

“這剋夫也克的真有意思,連續死了兩個老公,還都沒上牀,難不成是夏婆不給他們睡,給憋死的?”郭勇佳嘿嘿笑了起來,他是在唯恐天下不亂,反正夏婆也死了,這話說出來,也沒人覺得唐突。

老頭看了郭勇佳一眼,渾濁的眼睛也眯了起來,苦笑道:“這種事,誰知道呢?”

“不對啊,聽你這麼說,夏婆不是你們這的本地人?而是嫁過來的?那她現在的孩子是怎麼回事?”郭勇佳一連問了好幾個問題。其實我們心裏清楚,夏婆就是從外地嫁過來的,按我的猜測,夏婆在家鄉的名頭肯定已經臭了,根本沒有人敢娶她,所以纔會嫁到這外地來。

“確實是外地嫁過來的,這是後話,我接着說,你們就明白了。”老頭抽完手裏的煙,顫抖着手,拿出了第二根菸,點上火繼續抽了起來。

夏婆父母爲夏婆操碎了心,連續嫁了兩個男人,最後的結果都是死,再想嫁人,也肯定沒人同意了,於是兩人就合計,把夏婆嫁到外地去,雖然有點捨不得,但把夏婆留在身邊也不是個事,更重要的是老兩口怕自己也被夏婆給剋死了!

於是老兩口就一直在外面張揚夏婆的婚事,要求和之前一樣,只求能有人娶了夏婆,這事一傳十,十傳百,結果就傳到了這裏… 如果眼神能殺人的話,帝溟寒早就被黑煞給千刀萬剮了估計!對於黑煞的憤怒,帝溟寒完全不在意,他現在的心思,都放在不遠處墨九狸所在的位置上面了。

因為黑煞和帝溟寒兩人說話時,都是玄氣凝音的關係,所以別人並不知道他們說了什麼,只是看到黑衣男子此刻憤怒的瞪著紅衣男子……

讓眾人心裡都有些疑惑……

————————————–

墨九狸無奈的嘆了口氣,對於自己突破神級的事情,即便再不情願,也是沒有辦法了,現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