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沒瞎,用不着提醒我……”黎曉曉有點兒無語,這個,好像是他把溫紹倫給害死的?

如果他一直保持着十瓣的狀態存活直到副本結束,說不定退出之後還能活着,而這下真的是死透了……

不過回頭又一想,溫紹倫之所以能一直活着,完全是因爲黑暗卡爾不讓他死,所以控制着玻璃櫃封存了他的身體。

但如果他們把黑暗卡爾殺死的話,那一絲聯繫也會自己斷掉。

雖然黑暗卡爾一死,他們都會在一分鐘內被傳送出副本,但別說一分鐘了,只需要那麼一瞬間,玻璃櫃失去了黑暗卡爾控制的一瞬間,溫紹倫就會死!

不過是早死一會兒和晚時一會兒的區別罷了。

想到這裏,黎曉曉便又心安理得了。雙手合十對着溫紹倫的碎屍說了句騷瑞,黎曉曉轉身走了。

黑暗卡爾很鬱悶。

你說咱老老實實的呆在自己的精神世界裏稱王稱霸,又沒去招惹誰,怎麼就忽然來了那麼一大羣實力超羣的人跑到自己精神世界裏來懟自己呢?還懟了一次又一次,沒完沒了的!

好不容易找了個闖入這裏手無縛雞之力的美女綁了當壓寨夫人,結果特麼又被這羣人給攪合了。

雖然抓住了其中一個抽了腸子,但還是不解恨!心情反而更不好了!

原因麼……自然是因爲,他找不到自己的第一人格了!

那小子能跑到哪裏去?肯定是又被那些人給隔離了起來,就像之前他殺死的那個聖騎士做的一樣!只是這一次隔離的手段似乎更加高明,他找了半天愣是沒找到。

就在黑暗卡爾已經暴怒的開始到處砸東西的時候,忽然又感覺到了自己的第一人格!就在那間屋子裏!

黑暗卡爾大喜,飛奔着就朝小卡爾的方位過去,可是在距離很近的時候硬生生的剎住了車。

他感覺到一股十分恐怖的氣息,好像魔神一般!自詡黑暗君王的自己,在那恐怖氣息面前猶如螻蟻一般弱小!他清晰的感覺到,那個存在能夠輕易的碾死他,就跟碾死一隻螞蟻一般。

黑暗卡爾渾身顫抖起來。

他不應感覺到害怕,因爲他是卡爾身上強大而無法無天的那一部分,那些膽小懦弱的部分,都留給了第一人格的小卡爾。

可他偏偏就是怕了。

頓了幾秒,黑暗卡爾又飛快的退去,回到了自己的宮殿深處。

喘息了幾口,黑暗卡爾懊惱的錘了一下王座的扶手,他這裏是公園嗎?那些人想來就來?到處亂逛不給參觀錢不說,還動不動就懟他?

實在是太過分了!

黑暗卡爾越想越氣,不行,必須去殺幾個人泄憤!咱不敢招惹那個魔神一般的存在,還不敢招惹其他幾個菜雞了?

弄他們去!

黑暗卡爾查探了一下自己宮殿各處,尋找着玩家們的蹤影,然後,他很快發現了代冰三人組和單獨行動的黎曉曉。

黑暗卡爾站起身來,就去殺那個落單的菜**! 又是一個華麗如宮殿的巨大房間。

各種華貴的陳設錯落有致的擺放在宮殿內,讓宮殿顯得金碧輝煌的同時,也帶着一絲黑暗陰森的氣息。

代冰只想說佈置這裏的黑暗卡爾真是個黑暗系藝術的天才,這玩意明明看着很漂亮,但偏偏就能讓人心煩意亂。

於是心煩意亂的代冰抽出自己的十字劍對着宮殿裏的東西就是一陣瘋狂的劈砍,狀如癲狂!

一直跟着他的侯美伊和丁達對視了一眼。

“這位大佬發生麼瘋?”

“不知道,可能是來大姨夫了吧……”

代冰可沒看到倆人的眼神交流,只是怒氣衝衝的發泄着。

這破吉巴電影世界真是把他給惹毛了! 總裁,請放手! 浪費了不少時間不說,損失了倆手下,還啥都沒幹成!

好不容易碰到了無面吧,以爲他會出手把事情解決了,結果他倒是出手了,只不過是帶着小卡爾和那個黎曉曉一起不見了,把他們三個人給丟在了原地,自此渺無音訊。

代冰認爲無面肯定是想打着獨吞獎勵的主意,畢竟他們一開始就說好了按照貢獻度來分配獎勵的,雖然身爲冰羽盟的大佬,他也不在乎那三瓜倆棗的,但這種做法就是讓人很生氣啊!

你厲害你想獨吞我沒意見,但你帶着那個黎曉曉卻把我們丟下是幾個意思?!

穿世愛戀:全能老公寵我 還說你們倆不熟?騙鬼呢?

正所謂不患寡而患不均,如果無面誰都不帶代冰也沒那麼氣,但他偏偏帶了黎曉曉那個弱雞卻不帶他代冰,這就讓人很氣憤了!

如果黎曉曉知道了代冰的想法肯定會笑的四腳朝天。

大哥啊,你不在乎那三瓜倆棗的,你以爲無面就在乎了?任務獎勵啥的人家從未放在眼裏過好麼? 亙古大帝 他所圖謀的事情,根本不是你這種凡人能理解的……

之所以不帶你們,不過是爲了保守祕密而已。

把宮殿打砸一通之後,代冰停了下來,走到侯美伊和丁達面前,惡狠狠道,“那兩個人竟然想拋開我們獨吞獎勵,我們也不能坐以待斃,他們要完成任務,就讓他們去好了!但是等分配獎勵的時候,你們都要選擇‘隊長分配’知道嗎?!我會把所有獎勵平分給我們三個人,他們倆毛都別想分到一根!”

侯美伊被嚇得縮了縮,點點頭,弱弱的問了一句,“那,如果他們在殺死BOSS之前退出了隊伍怎麼辦?那我們選什麼其實都無所謂了吧,都沒我們的份……”

代冰眯起眼,“放心吧,要退早就退了,現在還沒退,說明他們不會退出的,無面還想着我會按照他的要求選擇按貢獻分配,可我偏偏就不!勞資憑什麼要聽他的?!”

憑他比你強啊……侯美伊和丁達同時在心裏默默的說了一句。

“那我們現在該做什麼啊?”侯美伊問。

“什麼也不做!”代冰往地上一坐,“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倒黴了那麼久,先歇歇吧!”

“哦……”

三個人席地而坐,相對無言,自己琢磨着自己的小心思。

就在這時,忽然!整個宮殿的地板消失了!

這真是有勁都沒處使,三個人誰也不會飛,索爪啥的工具倒是有,但你得有地方射啊!宮殿的屋頂跟黑洞似的不知道有多高,射毛線啊!

於是三人紛紛墜落,落入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

噗通!

代冰掉在了水裏,他在水面穩住身形之後四下看了看。周圍俱是漆黑一片,能見度極低,以他的目力,可見範圍也不超過兩米,範圍之外,除了黑暗什麼都看不到。

畢竟這不是現實世界,而是黑暗卡爾的精神世界,夜視能力在這裏沒什麼毛用,你能看到什麼、看到多遠,完全取決於黑暗卡爾設定的世界規則。

他設定這個區域的能見度就只有兩米,那麼你就算是千里眼也沒用!

“侯美伊!丁達!”代冰大聲吼道。

空曠的環境,讓他的聲音與迴響交疊,變得洪亮無比、傳出很遠很遠……可惜沒人應他。

“掉在了不同的地方麼?”代冰嘀咕一句,往水下探了探,發現這水池子不深,只到他胸口而已。

又仔細聽聽四周的響動,他聽到了嘩嘩的流水聲,左右兩邊都有。

沒什麼猶豫,代冰選擇了左邊往那邊游去,想探探這裏具體是個多大的空間,運氣好說不定直接找到路出去了。

就算沒有生命危險,他也不想呆在這樣一個黑乎乎的水池子裏面。

可惜代冰的運氣不怎麼好,他摸到了發出水聲的地方,卻發現這裏並沒有路,而是一堵石牆,水流是從石牆上方流下來的,太黑看不到。

代冰摸了一把石牆,滑膩膩的,也沒有石頭縫,但這難不倒代冰,他掏出了一對攀爬專用的手套腳套穿上,便輕輕鬆鬆的爬了上去。

石牆高處鑲嵌着一個金屬獸頭的雕塑,大張的獸口中正源源不斷的流出清水匯入水池。

而與很多房間高不見頂不同,獸頭上方沒多少便是這間石室的屋頂。

看看屋頂,又看看那個流水的獸頭,再想到電影裏的劇情,代冰心裏一突,有了很不好的預感……

果然,十分鐘之後,代冰確認了一件事情——他被困在一個立方體的石頭房間裏,而房間的兩頭都有一個獸頭正往房間注水,雖然以這個水流的速度,想要注滿整個房間恐怕得七八個小時。

但想想,七八個小時候你就得在這裏絕望的淹死……實在不是什麼美好的體驗。

現在代冰有點能體會那些被卡爾抓住囚禁在水箱裏的女孩是什麼心情了,真是……糟糕透頂!

天殺的無面,你可一定得快點搞定,把那個混蛋黑暗卡爾給殺了啊……此時代冰倒是開始盼着無面趕緊完成任務了,不然他堂堂一代天驕,就要淹死在這個水牢裏,實在是太憋屈了啊!

代冰以爲其他人的境遇和他一樣,但其實並不然。

說到這裏,不得不佩服一下黑暗卡爾想象力之豐富,他的精神世界簡直就像是一個千奇百怪的魔幻世界。

丁達站在一塊一米見方的石板上,石板懸浮在黑暗的深淵之上,他可以清晰的看到遠處有一扇透着白光的門,只要過去就能離開這裏。

石板上有字,是一道謎題,答對了,前方就會出現下一塊石板;答錯了,石板消失,他墜入無底深淵。

時限,五分鐘。 黎曉曉一路閒逛,看起來一點兒也不像是在找人的樣子,東摸摸西摸摸,凡是路上遇到的、他感覺不尋常的東西都被他摸了個遍。

然後黎曉曉發現了一個有趣的事情,黑暗卡爾似乎對鐘錶甚是喜愛,很多裝飾豪華的房間裏都擺設着各式各樣的鐘表。

只是這些鐘錶都是靜止狀態,指針一動不動,或許表示着這個世界是一個永恆的存在?並不存在時間這個東西?

黎曉曉拿起一個鐘把玩了幾分鐘,放回原位,嘴裏嘟囔一句“沒救了”。

其實在黎曉曉看來,電影的原結局——卡爾死亡,是對卡爾來說最好的一個結局。

卡爾可恨嗎?可恨,因爲他捕捉了那麼多無辜的女孩,讓她們在絕望和痛苦中死去。

但他可憐嗎?可憐,因爲他的主人格弱小,屈從於邪惡強大的第二人格,做出了違背良心的事情,他的內心充滿扭曲和痛苦。

所以,他喜歡SM。

和別的普通SM愛好者不同,他即喜歡S,也喜歡M,他會在那些女孩身上施虐,也會在自己身上施虐,最喜歡的是一邊對女孩施虐一邊對自己施虐,嗯,就是把自己吊起來看着在水中掙扎溺斃的女孩,這能讓他瞬間極樂。

黎曉曉讀取了卡爾記憶中的許多信息,他很瞭解卡爾,所以他知道,他和無面所做的事情,不過是爲了完成任務而人爲造出的一個美麗泡沫。

卡爾和第二人格分離了,被黎曉曉用欺騙的手段人爲改造成一個五講四美的好青年,但這並沒有什麼卵用。

等黎曉曉他們殺死黑暗卡爾完成任務離開電影世界,那虛幻的泡沫便會瞬間破碎,卡爾會如同大夢一場,夢醒之後,又回憶起自己悲慘的一生,他會發現之前美好的一切都是夢境而已,現實則像是一場噩夢。

黎曉曉可不知道這種情況下卡爾的心態會發生怎樣的變化……也許立馬又誕生出一個更爲扭曲邪惡的人格也說不定。

總之,他們走後,肯定會給這個電影世界留下一腚的屎粑粑,就不知道女主角嘉芙有沒有能耐擦乾淨了,嗯,她會掛掉也說不定……

“想這些有的沒的有什麼用,還是趕緊做完任務出去吧……”黎曉曉嘟囔着,繼續在這條寬闊的走廊裏閒庭信步。

很快黎曉曉來到了一座大廳裏,大廳的中央有一座室內噴泉,就像很多五星級酒店大堂裏的室內噴泉一樣華麗、充滿了藝術感,同時,又透着一股子詭譎邪惡的氣息。

噴泉上的雕像,是一個長着羊角的惡魔劫持着一個身着長袍的女子。

看到那女子的打扮黎曉曉嘴角抽了抽,那不是聖母麼……那是小卡爾最信任的形象吧,所以嘉芙在自己的精神世界裏把自己扮成了聖母與小卡爾交流,但這雕像的存在,是不是表面黑暗卡爾有着殺死聖母的念頭?

還特麼真是個有意思的變態啊!

其實這部電影裏充滿了宗教元素,但黎曉曉是個毫無信仰的傢伙,所以他對任何宗教都沒什麼瞭解,也沒興趣瞭解。

可能宗教的誕生之初是爲了給予迷茫的人以精神慰藉,但時間久了總會變味,逐漸就變成了少數人手裏達成某種目的的工具。

可能真正有信仰的人也真的存在,但只能說是鳳毛麟角,所以黎曉曉不喜歡宗教。

不喜歡,自然就不會去了解。

瞅了幾眼雕像,黎曉曉正準備離開,噴泉裏原本清澈見底的水忽然變暗了。

黎曉曉停住,盯着水裏。

暗色漸漸的凝實,變化成一張如某種動物甲殼般的詭譎披風,而後,披風隆起,一個紋着滲人刺青的大光頭緩緩的從水中冒了出來。

身材高大的黑暗卡爾一步步從水池中走了出來,十分瀟灑的抖掉了身上的披風,赤裸着大半個身子,居高臨下的打量黎曉曉,像是獵狗在打量獵物。

黎曉曉也在看黑暗卡爾,眼神中充滿了嫌棄。

這傢伙肩膀以下的皮膚被他染的烏漆墨黑的,跟剛從臭泥裏滾出來一樣,兩個**上還釘着環,一個看着就很重的黃金飾品掛在倆環上,感覺就像是給自己身上裝了個拉手一樣,還真是變態的很。

黑暗卡爾赤手空拳,沒有任何武器,他對黎曉曉手裏幻化出的火焰刀叉視若無睹,伸手便朝黎曉曉的脖子抓了過來!

黎曉曉一揮刀,輕鬆切掉了黑暗卡爾伸過來的一隻手。

“呵,我還以爲你有多厲害呢,也不怎麼樣嘛!”黎曉曉挑釁了一句,順勢又是一叉子,叉在了黑暗卡爾的腳面、把他釘在了地板上。

黑暗卡爾卻如同沒有痛覺一般,咧嘴笑了笑,撿起被切掉的手裝回到手腕上,“這不是真實的,你殺不死我。”

黎曉曉笑了笑,“不是真實?的確,這裏的幻境是假的,這些地磚、池水、雕像……都是假的,但我可是真的,我手裏的刀叉也都是真的,而你……”

頓了一下,黎曉曉笑着發問,“卡爾,你是真的嗎?你真的存在嗎?”

“我當然……”黑暗卡爾下意識的接了一句,卻說了一半就停下來。

總裁之豪門棄婦 然後,他陷入了思索。

黎曉曉這個問題看似簡單,其實對於卡爾來說,很難回答。

回答他是真的?那既然他是真的,黎曉曉也是真的,黎曉曉的武器也是真的……那麼黎曉曉就肯定能真的殺死他。

回答是假的?那就是自我否定,否定自己存在於世,既然他是假的、不存在的,那這的一切有何意義?他會不會就像那倒黴的小人魚一樣,化成泡沫消失在天地間?畢竟是不存在的嘛!

“我……”黑暗卡爾就像是陷入了死循環的電腦程序一樣,皺眉思索着,可是怎樣也找不到一個正確的答案。

黎曉曉並沒有打攪黑暗卡爾“思考人生”,只是提着火焰刀叉靜靜的看着他,臉上掛着一絲奸計得逞的笑。

既然黑暗卡爾在他的世界裏是無敵的殺不死的,那麼就來一個釜底抽薪吧!拋出這個問題,無論黑暗卡爾最後思考的結果是怎樣,他都死定了! “我有三種狀態,溫柔如輕撫皮膚,輕柔時撫抱天空,堅硬時可裂岩石,我是什麼?”

丁達唸了石板上的謎題,嘴角抽了抽,感覺出題的人真特麼友好友善,這簡單的題,只要是地球人都會做吧!還五分鐘?我秒內我沒答完算我輸!

不過回頭又一想,卡爾從小被虐待,都沒怎麼上過學,半文盲一個,肯定不會有出謎題的水平,所以這謎題也是他從書上看來的,人人會解也不稀奇。

丁達在內心吐槽了一下卡爾,然後在石板上用手指寫下了答案。

輕微的聲音響起,腳下的深淵升起一塊石板,浮在前方,丁達輕輕一跨步便走上了第二塊石板,低頭看看下面的無底深淵,感覺有點頭暈目眩……好吧,就算這裏的謎題簡單人人能解,但如果是個有恐高症的傢伙來這裏……

畫面太美不敢想。

“還好我沒有恐高症……”丁達慶幸了一下,仔細看着第二道謎題,果然也是個抄來的,雖然有點難度,但也難不倒博覽羣書的丁達。

就這麼,一塊石板接着一塊石板,丁達一路解題,終於走到了深淵的彼端。

緋色豪門,老婆乖乖回家 一扇門就在前方,門洞大開,門外是一條富麗堂皇的寬闊走廊,拱頂上一排耀眼的水晶燈把走廊照的亮如白晝。

丁達踏上了走廊,左右看看,便朝前走去。

……

“我得意地笑……我得意地笑……”黎曉曉看着沉默的黑暗卡爾,心裏樂翻了天,讓你到處裝逼?讓我整懵逼了吧!

又沉默了幾分鐘,黑暗卡爾終於擡起了頭,直視黎曉曉,眼中的迷茫不見了,目光顯得陰狠無比,臉上卻掛着笑,看着挺滲人。

黎曉曉:????

這傢伙爲什麼這麼一副表情,他想好了怎麼回答?

“我憑什麼要回答你?”黑暗卡爾狂笑着說。

黎曉曉:嘎?!

黑暗卡爾撲了過來,和黎曉曉扭打在一起,過了幾招後,黑暗卡爾帶着一身的傷急速後退遠離黎曉曉。

他發現了一件很棘手的事情,這個菜雞並不是一般的菜雞,而是菜雞中的戰鬥雞!那雙火焰刀叉也不知是什麼火焰構成,竟然對靈魂有着強大的殺傷力!

黑暗卡爾雖然沒有回答黎曉曉的問題,但他心裏其實已經有了答案,他當然是真實存在的,沒有人會否定自己的存在對吧!

同時黑暗卡爾也知道自己是在一個虛幻的世界,所以他並不是以實體存在,而是一個意識、一個靈魂。

所以他的答案就是:我是真實存在的,但我沒有實體,只是個靈魂。

感覺自己燒焦的傷口傳來陣陣灼痛,黑暗卡爾的心一直往下沉,眼前這個傢伙的戰鬥力或許不算高,比起那個拿十字劍的傢伙差遠了,但他的火焰卻剋制了他的靈魂。

而黎曉曉看到黑暗卡爾的樣子,不由得樂了,“雖然你嘴上不承認,但身體還是很老實的嘛!看來你認爲自己是真實存在的了,那麼……受死吧!”

黎曉曉揮舞着火焰刀叉主動撲了過去,而黑暗卡爾蹦蹦跳跳的左躲右閃,最後被黎曉曉追到大廳角落裏,他不顧黎曉曉的追殺,抓住牆壁上的一盞裝飾壁燈狠狠一拉——

竟然拉出了一截長長的鎖鏈!轟隆隆的聲音響起!

什麼機關?!黎曉曉立刻警惕的注意四周。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