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宋玉道別,那個曾經殺死了高楓的孩子,現在,他在用他的方式贖罪。他教育孩子們家國大義,是非黑白。

我一步一步,背後傳來孩子們的讀書聲,聽了這麼些年,覺得讀書聲比任何歌詞曲調都動聽。我看過了乞丐街一磚一瓦,一店一人,最後,向皇宮走去。

高子軒,現在已經是一個真正的帝王,還是一個好帝王,他讓百姓安居樂業,讓國家安穩平靜。

進宮之路暢通無阻,現在的守門將軍是曾經被我吼的那個守門侍衛,他還記得我。


我進宮見高子軒,是因為我覺得星兒對他應該是有所牽挂的,高子軒於星兒而言,就像自己的孩子。

「月姨,您來了。」

高子軒見了我,很是高興,眼睛不停往我身後看。

「你星姨沒來,我就是來看看你,我和你星姨要出遠門了。」

高子軒眼裡有失望之色閃過,不過他依舊錶現得雲淡風輕與我說話。

「月姨,您和星姨要去哪裡啊,什麼時候回來,我為你們踐行。」

我搖了搖頭回答:

「月姨不瞞你,我們不會回來了。」

我的話一出,猶如一個晴天霹靂,高子軒瞬間懵了,他不再表現得很平靜。

「月姨,為什麼,你們到底要去哪裡嘛,你們是要做什麼,我吩咐人去給你們做。或者你們是要尋什麼人或物,我讓天下張貼告示給你們找來。」

已經不再是孩子的高子軒,這一刻,慌張得像個孩子,好像即將失去很重要的東西,他在儘力挽回,可是,他挽不回了。

看著高子軒這個模樣,我不太忍心告訴他星兒已經死了,便也說:

「我和你星姨吵架,她賭氣離家出走,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裡,只能天涯海角去尋了。」

「你們為什麼吵架啊?月姨,你等等,我立馬就命人尋星姨回來,一定能很快尋回來的。」

高子軒說著就要喊人,我叫住他,說:

「你星姨不喜你這樣勞財耗力尋她,你這樣她會不高興的。」

我的話讓高子軒停下了要喊人的舉動,他從小最怕的就是星兒生氣了。

但是,他依舊是一副緊張擔心的模樣,我拍拍他的肩說:

「放心吧,我一定尋回你星姨,不過,你永遠不許尋我們。」

高子軒想說什麼,但是看了我一眼后,見我表情嚴肅,只能硬著頭皮點了點頭。

我還去見了見高楓,他是為星兒而死的,所以我很感激他,算是代星兒向他道個別吧。

當我走出宮門時,想起第一次入宮的場景,王牽著我,我牽著星兒,高楓還是少年將軍,他匆匆抬頭看了眼星兒又匆匆低頭。

現在,一切都成了往事。我忽然發現,人類的生命短短數十載,但經歷,卻是足夠回憶一生的。

走出宮門,我向埋葬星兒的山地走去。

我站在山崖邊,回頭看了眼星兒的新墳,有一朵黑色曼珠沙華在綻放。

我輕輕閉上眼睛,縱身一躍,我去尋我的星兒去了。 當我在上神界醒來,羅華和哪吒都圍在我身邊,這是我沒有預料到的,其實我沒有預料到我會安然醒來,身邊還有人陪著。

「姐姐,你醒了。」

哪吒最先說話,表現得也最激動,冷酷穩重的哪吒形象這一刻煙消雲散,找不著影了。我伸手摸了摸哪吒的頭,自從記憶魔哪吒被控制后,哪吒一直都表現得成熟安靜。

羅華站在哪吒身後,安靜的微笑著,我沖他笑著點了點頭,我知道,他很開心,我們之間,不用太多語言,都懂。

「聽說嬴政回來了?」

我看著羅華問,他點頭,神情卻很焦慮,說:

「回來了,只是被杜康囚禁了,看來是打算威脅你。」

杜康怎麼樣我不管,他沒本事攔住我,只是星兒,我有點擔心,便問羅華。

「那星兒呢?」

「星兒?」

羅華一臉疑問的看著我,我解釋:

「就是我的記憶魔。」

「也回來了,在天花殿的。」

聽羅華這麼說,我趕緊下床,打算去尋星兒,哪吒阻止說:

「姐姐,她會傷害你的。」

我笑著安慰哪吒道:

「沒有誰可以傷害你姐姐,放心吧。」

我沒有讓羅華和哪吒一起去,我和星兒的事情,需要我們兩個單獨解決。

到了天花殿,天花殿一切如舊,星兒坐在大殿上,好似知道我要來,刻意在等我一般。

我還沒來得及開口,星兒先說了。

「師父說你一定會來,我還不信,看來還是師父了解你。」

「星兒……」

「這裡沒有星兒,只有記憶魔曼珠沙華。」

星兒打斷我的話,我心突然一疼,繼續說:

「不管你是誰,你永遠是我妹妹。」

星兒面無表情地說:

「星兒是月兒的妹妹,可是她們都死了,這裡只有曼珠沙華和她的記憶魔。」

我感覺腦子「嗡」一聲,我便懵了。是啊,星兒死了,月兒也死了,當初星兒叫姐姐的時候,就是說的是星兒叫月兒姐姐。

「今天我在這裡等你,是想給你做一個交易,記憶魔和嬴政,你二選一。」

星兒這樣說,我才想起我留下玉骨古琴阻止了記憶魔自殺,現在還沒有撤去,只要我一日不撤走玉骨古琴,他們就一日沒有辦法。

不過玉骨古琴堅持了這麼久,我還是很出乎意料的,我以為杜康至少是有辦法控制玉骨古琴的。但看來現在是天助記憶魔了,玉骨古琴自己爭氣,我便想趁此機會先拖住星兒。

「我需要先見見嬴政。」

「不行。」

星兒乾脆利落地拒絕,我便退一步說:

「那我們先去見記憶魔吧,我看看我的琴。」

「好。」

其實我提出去看我的琴,是因為我確實奇怪,玉骨古琴為何堅持了這麼久。

玉骨古琴,它只是一把琴,遺留在洪荒古戰場千萬年,更是沾染了很多陰氣,現在自行彈奏禪音,堅持這麼久是一個奇迹。難道,它化形了?

星兒帶路,我跟著她走到曾經進過一次的密室,火山裡的岩漿又開始有了噴發的趨勢,岩漿來自地底,我無法全部吸收。

記憶魔們整齊站立著,他們沒有神智,只是傀儡。

我摸了摸玉骨古琴,它表現出來的威力不減我離開當日,而且變得更加通透了,但是並沒有化形。

我心裡越發奇怪,突然,偽沙華背後一掌,我一口血噴在玉骨古琴上面。

玉骨古琴停止了彈奏,記憶魔開始慢慢有了動作,一個個向前走,要往火山裡面跳。


我看見姐姐和哪吒的記憶魔也現了身,他們都在排著隊離火山口越來越近。我慌了,也沒有反抗偽沙華,而是坐在玉骨前,開始彈奏禪音。

當禪音響起,記憶魔們又停止了前進的步子。偽沙華見狀看了我一眼,狠了心,再一次向我擊來一掌。

口裡的鮮血染紅了琴弦,我的星兒真的死了,現在的是記憶魔偽沙華。

我隨手擦了擦嘴角的血,正身做好,利用玉骨發力,開始還擊偽沙華。

即使已經這樣了,我還是無法做到真正對付偽沙華,我沒有使用洪荒之力。

但是我的還擊讓偽沙華不再磨蹭,她開始全力向我進攻,但我只能以防守為主,我不想殺她。

偽沙華見攻擊我失敗,她開始轉向攻擊記憶魔,將記憶魔們像丟死屍一樣丟盡了火山中。我為了阻止,閃身擋在偽沙華面前,偽沙華停下手裡的動作,看著我喊了一聲:

「姐姐。」


這聲姐姐讓我一愣,但是接下來我才知道這是一個圈套,偽沙華使出渾身解數,一掌將我拍進火山中。

「你去死吧。」

當我墜入火山中,我耳邊迴響著偽沙華的這句話。

滾燙的岩漿瞬間焚盡了我的衣物,開始燒灼我的皮膚。曾經在輪迴境中被輪迴火焚燒的感覺又回來了,雖然岩漿比不上輪迴火焚心,但是我的軀體定是保不住了,我這樣想著。

因為是被突然推下來的,火山裡也不知道有什麼東西導致我無法使用神力,我一直在往下墜。

我滾落在地,看見身邊並沒有岩漿,岩漿竟然是在我的上空。細看,岩漿是從一顆珠子中噴發出來的。

看來,這座火山並不是天然火山,而是人為的,並且偽沙華還不知道這件事,不然她也不會推我下來了。

地洞下面只有我一個人,包括死人在內,這代表了記憶魔們跳進火山中是直接被燒得灰飛煙滅了的。

我低頭看見自己渾身**,衣服早被燒的乾乾淨淨了。不過,我身上卻一點傷都沒有,剛才的烈火焚燒好像只是一場噩夢。

轉念一想,我想到自己的身體現在是遠古上神曼珠沙華的軀體,大概是這個原因我才沒有被燒沒了吧。而且,我之所以重回上神界后直接在我的身體裡面醒來,應該也是這個原因。我的身體並沒有真正跟著我輪迴人界,輪迴人界的只是我的魂魄,軀體可能是羅華和哪吒帶回來了。

到了地洞中,我的神力又突然恢復了,我知道我現在耽擱的每一刻鐘,都有記憶魔在灰飛煙滅。想到這裡,我縱身一躍,去拿那顆會噴發岩漿的珠子。

但我碰到珠子那一刻,我的手被珠子死死吸住,並且珠子的滾燙程度讓我的手瞬間焦灼,而我的神力也消失了。

現在我剛才下墜時神力消失和身體迅速下降的原因都搞清楚了,但是我甩不開珠子,又不能取下它,這樣下去我只有死路一條。

我看見我手上的燒傷在蔓延,我的汗水如雨水般落下,我卻無能為力。 我感覺到自己的心臟在加速跳動,呼吸變得急促,神識開始渙散時。突然,一股清涼之感從我體內擴散開來。

我看見自己已經燒焦的手掌在慢慢癒合,握著珠子被燒灼的感覺也慢慢減輕,而且我的神力也慢慢恢復了。

這個變化讓我感到很驚喜,同時也很疑惑。

當我的神力完全恢復,手傷也痊癒了,我握緊珠子,落地,幻化出一身衣裙。

我在細細端詳這個能噴發岩漿的珠子有何神奇之處時,耳邊傳來一個聲音:

「敢在本小姐的面前耍威風,看本小姐怎麼收了你。」

接著便有一個渾身透明的小人兒從我手臂上冒出來,鑽進了珠子中。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