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粱藍王錚何玉三個人只露出腦袋和眼睛,悄悄的伏在水潭邊,“咋整?”我問粱藍,結果這貨轉頭又問何玉,何玉理所當然的轉頭問王 錚。

“把潛水服都脫掉!粱藍!那匹死狼呢?!”

我們又遷回水底,王錚接過粱藍手裏的死狼,也不知道粱藍這夥爲毛一直把這匹死狼拿在手裏,你讓另外幾個死掉的狼怎麼想?

王錚現在對腦電磁的控制越來越出神入化了,一頭死狼都能被他‘唸咒’操縱的身手敏捷的在水裏面亂竄!

外面的人還在槍林彈雨,突然一匹溼淋淋的狼從水潭裏面一躍而出!見誰都咬,連薩克熱都嚇一大跳,那些藏在懸崖邊的人連忙亂槍掃射, 結果這隻突然出現的狼被槍打得血肉橫飛還歇斯底里的繼續見人就咬!

穿越之農家大姐大 шшш ▪ttκǎ n ▪c ○

然後水潭裏面一聲巨大的水聲!

一隻胳膊伸了出來!

胳膊像是已經腐爛很久了一樣,全身的毛孔炸開,像小嘴一樣一張一合,那匹剛跑到池邊的狼一把被揪了下去,然後池水瞬間翻滾起了血水 !

所有槍聲都靜默了……

(本章完) 我和何玉粱藍驚恐的看着王錚,這傢伙剛從好萊塢玩回來的?!

王錚扔掉已經被他用軍刀肢解了得狼,然後拉住我的手,指指我的玉脖子,我明白了,這傢伙完全玩嗨了!

我還從來沒有在水裏面試過這玩意,沒想到在水裏面玉脖子就像吸水的海綿一樣,我甚至能看到一點點銀藍色的光在水裏面閃動,我索性把 光朝天,想必外面肯定也能看到一篇悽迷的藍光閃現,比貞子上場還酸爽。

電磁在水裏面流竄很快也很難控制,我儘量凝神用玉脖子攪動湖水,不到半分鐘,整個湖水就像抽水馬桶一樣,發出呼嚕嚕的聲音,湖水稱 漩渦狀旋轉,王錚轉頭將那些小白龍一樣的幼蟲全都操控了上來。

隨着巨大的水聲,一條接着一條的‘白龍’從水裏面跳了出來!

這畫面不驚悚,但足夠驚奇,槍聲是徹底的停住了,我不知道王錚接下來要幹什麼,這麼耍猴你有沒有想過卸妝以後暴露真容的時候咋整?

王錚又讓粱藍和何玉去水底把那幾匹狼拉上來,然後七八匹發瘋了的狼又從水裏面竄了出去,我只聽到一陣亂七八糟的槍聲後,噗通一聲, 一個人跳進了水裏面!

這人幾近透明……

我去!是珂楨!

他一見到水總算是活過來了,應該是王錚派出去的狼把他給弄了下來,他看見我們連忙遊了過來,驚奇的是一見水他的蛇尾巴又長出來了, 雪白的尾巴十分的巨大,輕輕一甩,就已經超我們撲了過來,看來是被外面的槍聲給嚇壞了。

珂楨給我們指指王錚袖口上的標誌,然後又指指上面。

他的意思是……

臥槽!這些人是協會的!

這還真是熱鬧了,先前都不見影子,結果都活着跑到虛顛來了!

他們又是幹什麼的?既然是我爺爺一手創辦的,那現在又來湊什麼熱鬧?我轉頭看王錚,他面癱着給我聳肩,一副欠抽的摸樣!

那現在怎麼辦?

現在上面形式這麼亂,對於上面的人來說,水裏面的形式應該也很亂。

如果匡施聰明的話,就應該也下水來,那我們幾個就可以直接進西漠了,讓他們岸上的人繼續鷸蚌相爭好了。

但事與願違,或許是外面槍火太緊密,匡施沒有機會脫身,況且我老爹還在上面,我可不能把他扔給那些居心被迫側的人。

王錚拍拍我的肩膀,示意讓我和粱藍他們先走,他去找我老爹和匡施,這可不成,每次我們分開都沒有什麼好事,我現在最害怕的就是分開 行動了。

王錚無奈,只好讓何玉和珂楨先到水下等着,然後帶着我和粱藍先悄悄的飄到水邊,瞧瞧探一點腦袋,結果我剛出水,就看見一個黑洞洞的 槍口!

還有一雙像是彩色玻璃珠一樣的眼睛!

這人皮膚黝黑,整個人就像是北美一些土著居民一樣,居然鼻樑用巨大的骨頭一串而過,我條件反射的想舉手投降,被王錚一把拉了下來。

“連安!收起你的槍!”

那人看到王錚

居然一點都沒有動容,槍口連動都沒有動!王錚眯起眼睛,明顯有些動怒,我連忙拉一把他,舉起自己的雙手,兩個驚悚的胳 膊就露了出來!

連安明顯被嚇一跳,就是那麼一瞬間的事情,我看到一根白花花的長長的東西從我耳邊穿了過去!

還沒有反應過來連安就被捲住脖子一下子扯下了水!

是珂楨!

他的尾巴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長的?!他死死的纏住連安,連安連開七八槍卻什麼都沒有擊中,粱藍二話不說撲上去就卸了他的槍!

連安被蛇尾死死的捲住,又是在水下,十幾秒不到就已經沒有了動靜,我們還是不敢輕舉妄動,雖然殺人本不是我們的本意,但人爲刀俎我 爲魚肉,我不想自己被道德把自己捆綁死。

上面的人都亂了套,他們開始瘋狂的向水下射擊,我們連忙躲到池底的凹處,然後從邊上一點一點靠過去。

我從小就害怕那種黑乎乎看不見底的水,總感覺下面會有一些奇怪的東西藏在裏面,但現在我們卻成了奇怪的東西,滿身的‘小嘴’,虎視 眈眈的盯着岸上那些舉棋不定驚恐多疑的人們。

顫抖吧……愚蠢的人類……

我腦子正犯二,就感覺腿上熟悉的一重!

臥槽!這小孩還真是陰魂不散了啊!

我死掰他的小手,但他的手比個成年男人的力氣居然都大!

粱藍他們都聚精會神的盯着上面,完全沒有發現我這邊不對勁,這小孩的力氣出奇的大,連拖帶拽的扯着我的腿把我向水底拉!

幸虧我長個蜘蛛身材,手腳都比較長,臨落下去之前我奮力撥了一把珂楨的尾巴,他回過頭來看到我,連忙追了上來!

臥槽!大兄弟! 言情小說 你一個人追上來頂屁用啊啊啊啊!你得叫另外兩個戰鬥值高一點得小夥伴啊!

結果那孩子把我重重的摔在石門上,珂楨也立即追了上來,我以爲他要和小孩顫抖,結果他居然長尾巴一扭,徒手將石門慢慢的打了開來!

我是徹底的懵在了當場,我實在不敢相信那個虛弱的幾近透明的人會有這麼大的力氣!重點是他要做什麼?

珂楨擡起臉,那張冰潔純白秀氣的臉早就恢復了在髒王府時的樣子,青白色的眼睛在水底一轉,閃出陰寒的光,他巨大的尾巴甚至比在髒王 府還要強大,一下子捲住了我,我連一點點反擊的機會都沒有!

這還真特麼是農夫與蛇的故事啊啊啊啊!

我眼睜睜的看着粱藍和王錚他們還傻愣愣的待在上面和岸上的人鬥智鬥勇,眼睜睜的看着自己被珂楨拖進了那扇巨大的門,眼睜睜的看着大 門在我的眼前徹底的關上……石門裏面一片烏黑,珂楨遊動的速度極其的快,我的手腳都被他巨大的蛇尾裹住,但腦袋朝下,時不時腦袋就被一些尖銳的石頭撞一下,血 腥味一下子就彌散了開來,連續裝了十幾次後我終於撐不住,徹底的暈死了過去。

我模模糊糊的想,特麼以這種方式進西漠,也算是奇葩了!

我聽見有人吹風笛,就像是那些蘇格蘭鄉野

的小村莊裏面的音樂,溫馨又歡沁,但我睜不開眼睛,身體很重,一直向下墜落,這種失重的感 覺無比真切,就像……“媽呀!!!”

我特麼是真的在飛啊啊啊啊啊!

我整個人都奇幻了!!!

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是倒立着的!但我絕對在幾千英尺高的高空裏面!這毋庸置疑!

我奮力擡起頭,用幾乎撕裂腹部肌肉的力量讓自己看到腳,結果一擡眼就看到一個巨大的……鳥屁股?!

我連忙扭過身子,才發現自己被一隻巨大的鳥倒吊着抓在爪子裏,小腿都被鳥尖利的爪子給刺穿了!

特麼這是一隻比在水潭那裏還大的多的欽原!

我還真是和這鳥抗上了!

它似乎是發現我醒了,就仰天長嘯一聲,又興奮的振幾次翅膀,飛得更起勁了!

我感覺自己完全就像是在做夢一樣,一切都太不真實了,比做夢情節都轉換的更快,連一點點的緩衝都沒有。

我都感覺有點大腦充血了,長時間的倒吊讓我看東西都有點帶紅色,我只好再一次‘撕裂’腹肌,用盡全力做個絕對高難度的引體向上,嘗 試了好幾次終於一把抓住了巨鳥的大爪子!

欽原被我嚇一跳,大叫一聲就鬆開了爪子!

我從來都沒有想過這玩意居然敢鬆爪子!我總以爲它頂多就和我在空中戮戰一番,沒想到這貨居然直接就鬆開爪子了!!!

等我想起來大叫的時候,它又折返了回來,大嘴一張,我就被叼在了它的嘴裏面!我甚至能看到它血腥的舌頭和傷痕累累的下喙。

好嘛,認命吧,這總比被倒吊着好多了,不過這鳥是要把我弄到哪裏去?難道是要叼回去喂幼崽了?!

想想我被一羣人一樣的大的幼鳥撕碎,然後一點點吞噬……臥槽!!!

但我又不敢再掙扎,我怕被它又扔下去,摔成肉餅子和被撕成碎片也沒有多大的區別,再或者被這傢伙直接吃掉變成鳥糞就更酸爽了。

想通了這點,我才得空看看幾千英尺的下面,放眼望去全部都是白色的沙子,這個地方我有些熟悉,似在哪裏見過……等到終於看到一大片黑色廢墟時,我才徹底想起來,這裏我在夢裏見過!在我爺爺託的夢裏面見過!

我的乖乖!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神仙之地……西漠仙境?!

我心裏有些抽,不對,不對,都不對,這裏不是西漠!

傳說中的西漠沃野千里,高樓瓊宇,而我視線所觸之地除了連顏色都沒有的沙漠,就剩下了散發着臭味的廢墟。

說廢墟也有些高估,只有一兩座已經被燒焦的閣樓歪歪斜斜的垮在一個大坑裏面,夢裏面那宏偉雄壯的建築一個都沒有,更別說那些夾道歡 迎的人們。

欽原的速度很快,不消五分鐘,我們就已經飛過差不多有三千米,我才發現這裏是被羣山環繞的,這裏的山有些像中國西南的一些山水林園 裏面的山石,高聳林立,期間穿插衆多的山林,而中間卻圈着一大片沙漠,這種奇景我也是第一次見!

(本章完) 西漠很大,這不是那種普通意義上的大,我不知道沙漠的邊界究竟在哪裏,這就跟西藏很多的山脈一樣,看起來就在眼前,但實際可能離你 幾千幾萬裏遠。

欽原鳥一直高飛不落,剛纔被它的爪子刺穿的小腿終於感覺到了疼痛,我感覺防水服裏面全是黏黏的溼意,估計已經被血侵透了。

我眼前也有點昏花,上次我爺爺來到這裏,還能有個劉素陪着他,結果這次居然只有我一個人,我要是能出去,給別人吹估計都沒有人肯信 !

天空開始變得灰濛濛的,夜幕壓着夕陽鋪天蓋地而來,連晚霞的紅暈都來不及褪盡,黑夜就已經卷着劇烈的狂風席捲了整個天地。

我連意識都有點模模糊糊的,等到欽原突然又一聲嚎叫,我才發現我們落在了一個巨大的沙坑裏面!

欽原將我扔到了沙坑裏面自己就遠遠的站定,梳理梳理自己的羽毛,然後臥倒在了地上,我才發現它的後腿有塊巨大的傷疤,雖然已經結了 痂,但整個腿都腫大的十分厲害。

這裏是哪裏?

沙坑下面應該有東西,但現在除了微弱的隱在雲下面的月光,一點點亮光都沒有,我能觸目所及的東西都是在一米之內的。

欽原鳥不再搭理我,而是自顧自的臥倒睡覺了,我沒膽量離開它太遠,跟它在一起說不定還是免費的保鏢,我要死自己跑掉,先不說被他捉 回來死的會有多慘,如果這裏還有其他怪東西,我多少條命都不夠伺候的。

沒有辦法,我只好仔細觀察腳下的沙地,這裏明顯和其他地方不一樣,沙子裏面帶着黑灰,我捻到手裏聞了聞,是很濃重的焦炭的而味道, 說明這裏肯定燒過炭火。

我爬起來忍着腿疼把近五六十平米的地方都檢查了一邊,這個大坑裏面都有多多少少的燒過的痕跡。

這一天我費了太多的查克拉,實在是沒有多餘的力氣再掙扎,我也不管什麼席地幕天了,乾乾脆脆的睡倒在地上,結果剛倒地,就被個尖銳 的東西正好戳中老孃的後腰!

我的個舅奶太爺大舅媽哎!!!

我感覺我的腎都被捅出來了!緩了好一會才緩過勁來,翻身起來才發現是一根半燒焦的木頭樁子!

木頭樁子上面的漆退的很厲害,但很明顯是人類的手筆,我激動的差點蹦起來,連忙跪爬着徒手扒拉沙子。

這些沙子應該是剛經歷過一次降雨,所以滑落的並不是很快,我使出吃奶的勁兒才拽出來一根帶着把的長木棒,原來是我拿反了,這是個桌 子腿兒!

我這還真的是找到失落文明瞭?!

我一邊小心的不吵醒那隻已經睡死過去了的欽原鳥,一邊瘋狂的挖沙子!桌子腿,茶杯子,燒的剩下一半的板凳,居然還有一個雕刻成小孩 模樣的小木棍,應該是孩子的玩具!

我怕我下一秒會挖出來一具屍骸,但刨了半天始終沒有挖出來一個人,我不禁有些失望,那死掉的四十萬人都哪裏去了?

“啊!!!!”

突然耳邊炸起一聲尖嘯!

嚇得我趕緊扔了手裏的東西,是那隻欽原鳥醒過

來了!我甚至能從他火紅的眼睛裏面看出來憤怒。

它站起來,圍着沙坑轉了好幾個圈,然後虎視眈眈的看着我,但始終不進到沙坑裏面來。

它是……

我試探着走向它,結果它立馬低下了頭,朝後走了幾步。

我心裏一跳,有點明白它的意思了,它是不敢踏上沙坑,是因爲它太重了會壓塌這裏嗎?它叼着我的時候也沒有蟄我,現在也不可能會對我 做什麼。

我回頭撿起剛纔拿在手裏的小玩具,那隻欽原鳥果然激動的又叫了一聲,原來它是想要這個!

我試着將玩具拿到它跟前,一直走到沙坑邊,它才斜過腦袋,小心翼翼的把玩具接到嘴裏。

但它的嘴太大了,獵殺獵物或許會很應手,但拿起來這麼一個細小可愛的完全,它完全心有餘而力不足。

它立即奔潰的尖叫着揮打翅膀,踩得腳下塵土飛揚,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撒了,連忙撲上去抱住它的腦袋,差點被它一甩飛了起來,幸虧 它並不是完全的暴走,立即就鎮靜了下來,但隨即失落的臥在了地上,用巨大的喙小心翼翼的撥弄着地上的小玩具。

我撿起玩具,抽下防水服帽子上的繩子,用繩子粗糙的把玩具綁起來,掛在了它的脖子上。

帶寶上陣:前妻要逆襲 我看見欽原赤紅的眼睛裏面留下了一串眼淚,滑下不沾水的羽毛,滴落在了我腦門上,鳥大眼淚珠子也大,砸在腦門上又燙又疼!

“你能聽得懂我說話嗎?”我靠着它坐下來,知道它對我並沒有什麼威脅,甚至可以說他是有智慧的。

它斜着腦袋似懂非懂的看看我,然後點了點頭,又趕緊搖頭。

“啊! 追愛99天:教授大人,惹不起 你是稍微懂一點?”欽原鳥點頭。

我立即覺得十分的振奮,這裏的生物居然有這樣可怕的智慧,如果它們到了文明世界的話……“這裏是西漠嗎?”欽原茫然的轉過大腦袋來看我,我纔想起來西漠是爺爺給這裏起的名字,“這裏是錓嗎?”

它點頭,還伸長了脖子尖細的叫了一聲。

“這個東西是你的?”它又點頭,我感覺這簡直就是問是與不是,我乾脆大膽一點,“這裏以前拿是你的家?”

欽原鳥這次沒有點頭,而是將腦袋枕在了自己的腳上,我伸手摸摸它,“你的主人在天上看到你還活着,肯定也會很欣慰的,你不能總是這 麼難過,不然讓他們怎麼安生?”

我不知道我說這麼一大串話它能不能聽得懂,它挪一下腦袋看看我,忽然站了起來,然後低下頭,意思是……讓我騎着它?

我沒忍住笑出了聲,我蘇元寶長這麼大,騎過馬騎過驢,特麼還是第一次騎鳥呢!我這該現在就發個說說,自拍加剪刀手加嘟嘴四十五度賣 萌!

我緊緊的抱住它的脖子,它朝天尖叫一聲,不知道是因爲激動還是怎麼的,音調都把不住了,惹得我又是一通大笑,我感覺我們倆就像是神 雕俠侶一樣,不過它沒有人家神鵰那種精幹的體型,猥瑣的我也沒有姑姑的絕代風華。

我開始叫它卡卡,因爲我們家以前養過一隻鴿子,也叫卡卡,我問欽原願不願意,它

還給我回了個咔咔咔的叫聲,簡直不能更逗!

我們御風飛行了有小半個小時,到了一個五六十米高的砂石堆上,這砂石堆還挺大,我跳下卡卡的脖子,跑了小几步,纔到山邊上,我聽見 下面有咕咕咕的聲音,我回頭問卡卡,“這下面也是欽原鳥嗎?”

它點點頭,朝天叫了一聲,下面立馬就躁動了起來,我剛轉過頭,就迎面撞上一隻比卡卡還巨大的欽原鳥!

滿身的黑羽毛,中間夾雜着黑黃色的巨大長翎羽,看起來英勇無比,等我反應過來,我才發現自己已經被震懾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我哩個乖乖!卡卡啊,不要告訴我這是你老爹?!”

卡卡叫兩聲和那隻大黑欽原頭抵頭親暱的蹭,我吞吞口水,我這是真的進來鳥窩了?!

“你是蘇家人?”

嗷嗷嗷!!!夭壽啦!!!鳥會說話了!!!

我呆滯的點頭,那隻黑鳥用翅膀輕輕碰碰我的胳膊,聲音雖然聲粗糲,但發音差不多清楚,我能分辨它說出來的話,“你別害怕,我是蘇航 的朋友!”

是爺爺的朋友!

“這是怎麼回事?我的其他朋友們呢?”卡卡它爹又碰碰我的胳膊,它習慣性用這個動作來安撫人。

“我兒子剛纔告訴我,有人進了西漠,它只看到了你,我們並沒有看到其他人。”它估計是爲了減少我的侷促感,和卡卡一起蹲坐了下來, “只有蘇家人可以到這裏來,可惜的是這裏已經和四十年前的錓族不一樣,盛世繁華一去不返……”

“你的漢語說的真好,是我爺爺交給你的嗎?”

卡卡它爹點頭,我覺得如果欽原有表情的話,它現在肯定看起來很和藹,我沒有想到傳說中可怖的,殺人於無形的猛獸居然能和我這樣促膝 長談,簡直不可思議!我都懷疑我是不是都有了主角光環了!

“你們是錓族人的神獸嗎?”

卡卡聞言尖叫了一聲,卡卡他爹也長長的嘆了一口氣,我不知道原來鳥也能嘆氣的?

“我們就是錓族人……”

Excuse Me?!

這這……這也太特麼扯淡了,我不由的想起來匡施和樑藍他們幾個,臥槽!原來西漠是個人獸雜居的地方啊……不知道他們倆有沒有鳥人血 統……“我們並不是天生就是這個樣子,不知道你來這裏之前有沒有見過人蚺,我和它們本身也沒有什麼區別。”

我的表情肯定很僵,原來是這樣,恐怖的錓族人,可怕的拉爾仃,這又是一些受害者,一些活生生的人,居然都被變成了這副奇形怪狀的鬼 樣子!

“我不知道我到這裏能做什麼,但現在外面很多人都要到這裏來,我能爲你們做什麼嗎?怎麼才能讓你們變回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