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嚥了一口唾沫,心說張無敵是個啥人啊這是!看來是一直對這龍虎山不滿啊!

出了溫泉,繼續向後走,一條小路直接通向峯頂。我們到了峯頂後,走過了一個埡口,一進去就看到了一個很大的平臺,平臺周圍插滿了龍虎旗。四周被聳立的巨石圍攏着,有點巨石陣的意思。

我看到林俊杰和劉瑜妃站在張天師身旁,張天師坐在很大的一個椅子裏,似乎是沒睡醒一樣打着哈欠。看到我們來了,揮揮手說:“化繁爲簡,那些個儀式能省下的都省下,領了玉靈丹趕快下去吧!”

張無敵一拱手說:“多謝天師!”

之後給我倆使眼色,我倆單腿跪地,拱手致謝。“多謝天師!”

林俊杰和劉瑜妃端着兩個木盤子過來,其中一個上面是一個青花瓷瓶,瓷瓶上畫着一龍一虎互相望着。他笑着說:“林師弟,這是你的玉靈丹。”

劉瑜妃的木盤子裏是一把匕首,帶鞘的。她說:“楊落,這是天師送你的匕首,你收好。”

我抓起來看看,拔出來,頓時寒光四射,好東西啊!我高興壞了。

但是張無敵卻不幹了,喊了句:“啥意思啊!縮水了是不?!憑啥我倆徒弟就給一顆玉靈丹啊!這指定不中!”

我使眼色說:“大哥,差不多得了,要啥自行車啊!”

劉瑜妃解釋說:“師叔,玉靈丹不太夠,這把匕首也不錯的啊!”

“我不和你說,你是晚輩。我和你師父說。” 總裁我hold不住了! 張無敵大步過去,敲着張天師的桌子說:“我問你話呢,你憑啥不給我徒弟玉靈丹!”

張天師說:“他要玉靈丹有什麼用?難道寒光匕不好嗎?”

“寒光匕是不錯,可是畢竟是身外之物,可以得到也可以丟棄,但是玉靈丹吃了就是自己的,這能一樣嗎?”

“老十七,雖說你這個徒弟有五品大魂師的修爲,但是他慧根不足,吃再多的玉靈丹,最多也就是個三品道的修爲了,那瓶頸再難突破了。你給他吃玉靈丹不是浪費麼?”

我這時候站起來說:“大哥,差不多得了吧!別爲了我爭什麼啊,咱不是那樣人兒!”

天師說:“你們這輩分也要好好排排了。”

“你管得太寬了,我就喜歡當大哥。”張無敵說。

劉瑜妃這時候看看我,這個十六歲的小丫頭大眼睛呼扇呼扇的,小聲說:“你知道玉靈丹意味着什麼嗎?呆子,該爭取的還是要爭取的。”

說實在的,我還真的不知道玉靈丹是用來幹嘛的,我說:“要是給我了,我送給你。”

她眉頭一皺說:“我不會要你這麼貴重的禮物的。”她小聲說:“服用之後,不僅能衝破瓶頸,而且能穩固根基。如果你修煉的時候,遇到瓶頸衝不破,吃一顆立見奇效,只不過,一個人只能服用三顆,再多了也就沒有用處了。”

“你懂的真不少啊!”我說。

我倆在這邊聊了起來,林俊杰這王八蛋笑着走了過來,還沒說話,我就指着他說:“師兄,你打擾別人談話,不禮貌吧!我在和妹子談人生,你非要參與進來嗎?如果你非要說話,我走就是了。你說吧,是你轉身走開,還是我走開?”

“楊師弟,何必呢?老師不給你玉靈丹是有他的道理的……”

我看着劉瑜妃說:“改天你身邊沒有跟屁蟲了我們再聊,我先走了。”

張無敵還在那邊給我爭取玉靈丹呢,我轉身就走了,一邊走看看周圍的人羣,這些師伯們,這些同學們,都看着我呢。有的在笑,有的在抱不平,有的在搖頭嘆息。真的是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以前一直聽說世界上好人多,我看好人壞人差不多一樣多吧。

不管怎麼說,從今天以後,一定是沒有人能看得起我了,除了林子豪。

“你們笑個屁啊!”林子豪罵罵咧咧追了出來,看着周圍喊了句。之後拿着那個瓷瓶說:“什麼玩意弄得血呼啦跟多重要一樣的,老子還不惜的要呢!”

這小子隨手就把這瓷瓶給甩進了後面的山谷裏。我追過去看看下面,深不見底啊!我罵了句:“你丫瘋了吧你!”

“最看不慣小人得志了,媽的!給個玉靈丹還不給公平了,什麼玩意啊這地方,我算是看透了,就是你太老實了。”

我拔出匕首說,舉着說:“其實也沒什麼,這把匕首真的不錯。”

這時候,林子豪一伸手,手心裏一個藥丸在翻滾,他哈哈笑着說:“瓶子扔了,藥丸還在。”

我看看這藥丸,白色的,清香撲鼻。我說:“你趕緊的吃了啊!”

他說:“沒有水咽不下去啊!”

我倆下了山峯,來到了小溪邊,他鬆開手看着我笑笑說:“等下我吃了告訴你啥感覺,要不咱倆一人一半吧,說真的呢。看着你好可憐,我倆同甘共苦吧!”

說着,這小子用指甲一劃這丹藥,愣是被他掰開了。我說:“你快別扯淡了啊,快吃了吧,我慧根差,吃了也沒用,你沒聽天師說嗎?撐死也就是個三品道了。”

此時我就聽天琴說:“楊落,玉靈丹可是好東西啊,是當年張道陵天師留下的寶貝,張道陵飛昇之前足足煉丹十八年,爲的就是給龍虎山打好根基,這些丹藥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得到的,明白嗎?我覺得,他給你吃,你就裝傻,別推辭了。”

我對天琴說:“那我還是楊落嗎?”

天琴無奈地嘆了口氣說:“如果你能吃一顆,起碼能進三級啊!太可惜了,沒你的份兒。不過,我們可以去偷,這丹藥大多數的人都是等着遇到瓶頸才服用的,沒有人會像這林子豪這樣不過夜。我想,那小姑娘身上,包括其他人身上都有這玉靈丹呢,他們的前輩一定告訴他們了,拿到了後先不要吃,留着以後遇到修煉瓶頸再服用。”

我明白,這是個好辦法啊!於是我看向了林子豪,打算和他商量下,沒想到這小子此時呆呆地看着我說:“這藥太爽了,我還要!” 接着,我就感覺到了他身體周圍有異樣,隨後就聽嗡地一聲,我的身體被震飛了出去,我剛爬起來,又是嗡地一聲,又把我震得倒飛了兩三米才落在地上。我爬起來看着他說:“你什麼情況?”

他擦了一把哈喇子說:“我只能說,這感覺好極了,連升兩級,我現在已經是九品大魂師啦!”

話音剛落,他眼睛瞪圓了說:“快,閃開,閃開,老子快入道了!”

他眼睛剛閉上,我就看到了一個雙魚圖的虛影在他頭頂閃現,接着周圍的空間嗡地一聲震盪了出去。我再一次被波及了。天琴喊了句:“不愧是奇蹟般的人物啊,這林子豪真的是個奇人,竟然連升三級,不過,這要是用來突破成仙的瓶頸會更有價值,突破了一個簡單的大魂師升道人的瓶頸,真的是太浪費了啊!”

林子豪跳了起來,看着我,滿臉的壞笑,一步步走了過來,他最後說了句:“楊落,這藥丸一定還有,我們必須搞到手,越多越好。這是發財的節奏啊!”

張無敵突然就喊叫着到了我倆面前,他鼻子都氣歪了,罵了句:“我就知道,你這個敗家子,就這樣吃了?我就少說了一句話,這藥丸是不能這時候吃的,太浪費了,太浪費了。”

林子豪和我一聽,互相看着點頭,心有靈犀一點通。我倆都明白,這藥丸在每個師兄身上基本都有一顆,如此算來,就是有一百多顆至少。如果都弄到手,那就太有意思了。

接下來的幾天,我和林子豪開始踅摸,無一例外,這些人都把這寶貝隨身攜帶,睡覺的時候壓在枕頭下面。一個個的都很緊張。

張無敵似乎是發現了我倆的神祕,在這個傍晚一腳就進了我倆的宿舍裏,他進來後左右看看,然後揹着手,叉開腿說:“我是來給你倆鬼小子講個故事的,故事的名字叫《偷玉靈丹的下場》,故事的內容是,死!我的故事講完了,你倆聽懂了嗎?”

我和林子豪互相看看,點點頭。之後,張無敵走了。

林子豪說:“看到了嗎?確實有戲啊,可能是以前有人偷過,肯定有很多人偷過的,你信麼?”

我嗯了一聲說:“一定不只是一兩個人偷過,也有人被處死了,也有人逃跑了,這是一定的。”

林子豪說:“我反正是必須偷到,不然心裏癢癢啊!”

接着,我們有個計劃,那就是趁着大家洗澡的時候下手。本以爲他們會和我們一樣,洗澡的時候衣服隨便一脫就跳進去了呢,但根本就不是這樣,這羣傢伙都小心翼翼,將衣服送進不遠處的一個石屋子裏,石屋子裏有個老頭子,頭髮和鬍子都白了。不抽菸,不喝酒,不接受賄賂,並且貌似修爲極高。我和林子豪找他聊了很多次,都沒有任何的進展,他倒是更加防備我倆了。

只能作罷,另謀他法。林子豪有個大膽的建議,說:“我們去偷女同學的吧,也許女同學的會好偷一些。”

我問怎麼過去啊?他說假裝喝多了,大大方方過去,趁着沒人洗澡的時候去,先摸清了地形,以便今後下手。我說可行,但是最近不行,因爲我們好像被盯上了。先過了這幾天,老實幾天再說。

來這裏有幾天了。可以說無所事事,大家都這樣。

我們這個院子在整個龍虎山的一角,上清宮的西北方向。出了上清宮的大院有一條小路通聯。小路是山石鋪成,兩邊是密密麻麻的林子。風一吹,林子會呼嘯起來。

天氣熱的離譜,熱浪滾滾,我看到林子豪在扎馬步呢,身體在空氣裏隨着空氣一起彎彎曲曲地扭動着。似乎這空間都被這熱浪帶動的扭了起來。

還有幾個師兄無所事事地在樹蔭下打撲克,貼了一臉的紙條。

“楊落,快來,給師兄扇扇風。”

此時的我,正靠在樹下想着我的師妹李秀兒呢。一聽這個,心說湊湊熱鬧,順便和大家聯絡下感情,這麼多天了,一直在屋子裏和林子豪密謀,都沒個師兄們說過幾句話。

我過去,他遞給我一把扇子,我在一旁給他扇着。之後旁邊一哥們兒竟然說了句:“這傻逼!”

我不太理解這是爲什麼,他請我幫忙,我給他幫忙,爲什麼會被別人認爲我是傻逼呢?這個師兄叫馬海波,總是喜歡說話,表現自己,和我整好相反。

馬海波說完後,又說:“楊落,我說你傻逼,你服氣嗎?你說你,你要不是傻逼,爲啥趙金要你給他扇風你就扇風呢?”

最可氣的事情發生了,趙金突然說:“楊落就是傻逼怎麼了?有本事,你也找個傻逼給你扇風啊!楊落,你怎麼不扇風了啊!?”

我勒個去!這都他媽的什麼素質啊!我這是找了個什麼破師傅啊!瞧瞧他教出來的破徒弟。我算是真的氣壞了,昨天在張無敵面前的時候大家還彬彬有禮,互相認識。今天早上一醒來,竟然都變成了這副嘴臉。

廢話不和他們說了,擡手從後面先給了趙金一個耳刮子。趙金的身體啪地一下就摔了出去,也許是我打的太狠了,這小子的耳朵眼兒裏冒出了血來。 宅中歌 接着,小夥伴兒們全懵了。馬海波把撲克牌一扔,指着我說:“你小子怎麼打人啊!你當我們打不過你嗎?”

我一手拿着蒲扇給自己扇着風,另一隻手直接抓住了他的手指頭,往上一掰,他立馬就跪在了地上。我擡起頭看着我的這羣小夥伴兒們,一腳踹翻了這個混蛋。這個混蛋確實還有有些本事的,跳起來拽出一張符來,一甩後,一頭火麒麟便出現在了我的面前。我明白,這是假的,真的麒麟是神獸,能聽你一個小破道士召喚嗎?

火麒麟渾身*,對我咆哮着。就聽有個師兄喊了句:“好厲害,竟然能控制這地階中級符咒了。”

馬海波這時候指着我說:“小子,給我磕頭認錯,我饒了你。”

我一伸手就放出了一匹狼靈來,這小傢伙一出來就看着這火麒麟發呆,然後慢慢走過去,到了火麒麟跟前後,突然變得兇殘起來,頭低下,發出了一聲怒吼:“嗷——”

小狼的獠牙白森森的,怒吼的時候順着牙齒,流下來哈喇子。這火麒麟也不甘示弱,對着狼靈吼叫。馬海波對我說:“師弟,沒想到你也會控符了啊,但是我不懂的是,你這是什麼品階的符呢?”

趙金罵罵咧咧說:“好小子,今天我不打得你媽都不認識你,我就姓你的姓!”

我懶洋洋地說:“好啊,來打我啊!”

林子豪跑了過來,站在我身邊說:“幹哈啊你們?欺負銀啊?!”

這下,這羣人才不說話了,一個個的也都清楚,林子豪是張無敵身前的大紅人。馬海波順手一指,收了火麒麟,我也收了狼靈。趙金摸摸自己的耳朵,然後說:“我不會就這麼算了的。”

他舉着手機自拍了一下,然後說:“小子,你等着。別落單!”

這羣師兄弟,說實在的,沒有成氣候的。但是也沒有太差的,正所謂一瓶子不滿半瓶子晃就是說的他們。都是八九品的道士。我指着趙金說:“每天也看不到你們修煉,整天就是打牌,聊QQ,用陌陌和師妹約炮啥的。這樣就能娶上媳婦了?”

林子豪勸我:“別和這羣傻逼一般見識,改天讓他們哭。”他又說:“剛纔你那是弄的什麼?”

我聽懂了,這小子要吃窩邊草了,要從我的這些師兄們身上下手。我也是這麼想的,都說兔子不吃窩邊草,但是這羣師兄真的太氣人了。衝着劉瑜妃在龍虎臺上對我說的那些心裏話,我打算再給她弄兩個玉靈丹。

也許我還是孩子,根本意識不到我和林子豪在幹啥呢。會有什麼後果。

當天,林子豪和我去請假,說明天想下山去買點日用品去。比如洗髮水毛巾之類的。張無敵坐在椅子裏看着我倆,說你倆可別瞎整啊,到時候誰也兜不住你倆。

我倆說那不能,我倆都長大了。 說實在的,我是個實誠人。以前一直也沒什麼戒心。對誰都是很坦誠的一個人,但是我吃了大虧了,被一羣人給忽悠了。這次我突然覺得有點不對勁了,我是來學習道法的,怎麼就即將變成一個賊了呢?

但確實是太氣人了,媽蛋的!憑啥每人一粒的丹藥就不給我呢?越想心裏越是不舒服。

當晚,我去了上清宮,到了女生宿舍外面後,我對看門的女道姑說找人,她問我找誰,我說找劉瑜妃。她扯開嗓子喊了句:“劉瑜妃,有人找!”

劉瑜妃很快就跑出來了,看到我的時候突然皺起了眉頭:“你幹嘛來了?找我有事嗎?”

我看到她身後追出來一羣女孩子,一個個的看着我笑。

“這不是小師叔帶走的那個楊落嗎?”

“是嗎是嗎? 直死魔瞳 就是那個廢物嗎?”

“是啊,走後門來的,她找咱們山花幹啥啊!?”

“是不是來求愛的哦!”

“別亂說,劉瑜妃和林師兄好上了。沒看一直是雙入雙出的嗎?”

“是啊是啊,林師兄每天都送劉瑜妃回來的,有說有笑的!”

“還送玫瑰花了呢!”

……

劉瑜妃着急地看着我說:“你找我有事嗎?我們,我們不可能的。”

我被噎得半天沒說出話來,看着她蒙圈了。心說這是什麼情況啊,你不就是個女的嗎?憑我這樣的土豪,這要是離開這裏,啥樣的找不到啊!車就三輛,都是豪車。錢很多很多,多到離譜。最近我查了下賬戶,稀裏糊塗多出來幾千萬,貌似是梅芳臨走轉給我的。

“你沒事的話,我可就回去了。”她着急地說。

我急忙說:“我是來和你借一下玉靈丹的。”

她聽完後轉過身看了我很久,但還是從道袍裏掏了出來,塞給我說:“你拿去吧,我無所謂,你比我更需要它。”

說完後紅着臉急匆匆就回去了。這個十六歲的小丫頭到底在想什麼呢啊!怎麼可能就把這麼重要的東西送我了呢?她是不是傻啊!?

我拿着這玉靈丹回到宿舍的時候,對林子豪說了事情的經過,林子豪咧着嘴問我:“她是不是喜歡你啊!?”

我搖搖頭說:“我不知道啊!誰知道她咋想的啊!我只是說借一下,沒想到她就送給我了。”

林子豪我倆因爲這件事半宿沒睡覺,但還是沒有想明白。媽蛋的,這件事咱沒經驗啊!這小丫頭到底腦袋裏想啥呢呀?看我可憐?憐憫我?還是覺得我是個好人,她本來有點喜歡我,但是因爲很多人都說我是個廢物,她又不敢喜歡我而感到了愧疚呢?我這個高材生都想不通這件事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和林子豪開着我的車就下山了,當然,穿的是便裝。這要是穿着道袍開着科邁羅下山可不太好。

到了山下後,我們去了一箇中醫診所,裏面坐着個老中醫,我拿出玉靈丹讓他看,他看了看,聞了聞,說不明白是什麼。我說:“你不明白不要緊,按照這個氣味、顏色和形狀給我做一批,弄一百顆。但是不能有毒。”

“這倒是可以做到,只是這費用怎麼算呢?”

豪門寶貝:媽咪不負責 我說:“一顆給你五十塊錢,你要是講價,我就降價。”我說,“別墨跡,就說行不行。”

老中醫立即站起來說:“小夥子痛快,成交,定金交一半!”

林子豪咋咋呼呼說:“還能黃你錢咋的?你這人在這麼不相信人呢?啥一半啊,先給你一千塊錢,愛幹不幹。”

老中醫立即說成交,根本不討價還價了。但是他有個要求,就是把這個藥丸子留下。

我說那可不行,你還是緊着弄配方吧,先弄一顆出來我看看,行了,就按照這個來就行了。

老中醫還是有些本事的,試驗了三次,還真的被他弄得差不多了,只是顏色有點賊,不柔和。但是也能行了,我說:“就按照這個來吧!”

到了天黑了我倆纔回去,沒想到剛進了院子,就看到張天師和林俊杰在我家院子裏了。我說:“什麼情況啊?”

林俊杰指着我罵道:“好你個小賊,竟然騙了我師妹的玉靈丹,你趕快交出來,不然……”

我說:“和你有關係嗎?這事兒和你有關係嗎?這玉靈丹是劉瑜妃送給我的。你憑啥說我是個賊?”

張天師說:“這麼貴重的東西怎麼可能送給你呢?”

我說:“怎麼就不可能?你捨不得給我,劉瑜妃看不下去,爲我抱不平,就送我了,很奇怪嗎?有本事你們把劉瑜妃找來,我們當面對質。”

我師父張無敵說:“是啊,劉瑜妃喜歡上我徒弟了,就送了,天師,你未免管的也太多了吧!”

林俊杰說:“師叔,師父給師妹玉靈丹是要她吃的,不是要她送人的。這是壞了規矩的。”

我不屑地笑着說:“誰家的規矩?你家的規矩嗎?咱們這道觀裏,這所謂的學院裏,有這規矩嗎?我也看了規矩了,根本就沒有什麼不許送人東西的那一條。你不是也送了劉瑜妃玫瑰花了嗎?和我裝什麼大尾巴狼?”

張無敵說:“你們還是叫劉瑜妃那女娃娃來吧,這件事你們倆來,沒用,我們是不會交還給你們的。”

話音剛落,我就看到劉瑜妃從外面跑了進來,到了我們面前後,她說:“東西是我送給楊落的,送人的東西就沒有要回來的道理,嚴格來說,東西的主人已經是楊落了,沒有人有權利從他手裏搶東西。話說的夠清楚了吧!”

“師妹,你是不是傻了?那是玉靈丹!玉靈丹啊!”林俊杰抓着劉瑜妃的肩膀晃悠着說。

這也太誇張了吧,至於這麼緊張嗎?

我不屑地說:“你要是心疼你師妹,把你的玉靈丹給她好了,如果你做到了,我佩服你,我會覺得你是真心對劉瑜妃的。做不到就閉嘴。”

“你,你有本事將玉靈丹還給師妹,你捨得嗎?你捨得我就捨得。”

這話我一聽樂了,林子豪哈哈笑着說:“老楊,我也想知道你捨得嗎?那東西現在是你的,你可以自己吃了,也可以送還給劉瑜妃,你怎麼選擇呢?”

我一伸手就掏出來了,拉過來劉瑜妃的手拍在了她的手裏說:“我本來就是借來看看的,這東西確實是好東西,送還給你了。”

送還後,我和林子豪鬥都盤着胳膊看着林俊杰,他的臉頓時就紅了,把手伸進了道袍裏,半天沒拽出來,最後笑着說:“一羣瘋子,這東西是隨便送人的嗎?”

他說完就轉身走了。

林子豪喊了句:“飛一個,飛一個有打賞!”

張無敵哈哈笑着說:“老大,你的弟子真的很血性好男兒啊!這都是你教育出來的好徒弟嗎?德才兼備纔是道,有才無德便是妖啊!”

天師的臉色也不好看,但是也只是笑笑,轉身走了。劉瑜妃看看我,又看看林子豪,然後舉着小拳頭喊了句:“努力!”她趴在我耳邊小聲說:“其實我有三顆,是天師給的,別告訴別人哦!”

她說完後轉身也跑掉了。

我罵了句:“真他媽的不是東西啊這個天師,老子早晚讓你哭啊!俗話說的好,不患寡而患不均,你這是*,民不得不反啊!”

張無敵高興,給我倆三天假。他說這是他來龍虎山最揚眉吐氣的一天。最後罵了句:“這羣王八蛋,沒有一個好東西。”

第二天我倆又下山了。林子豪說他爸是瀋陽公安局的,我倆坐飛機去了瀋陽,一下飛機直接奔着公安局就殺了過去。進了公安局,很多人都認識林子豪,大家都問自豪是不是上大學去了,林子豪說是的,在外國上大學呢,都快不會說國語了。

老林是個五十多歲快六十的老頭,還在崗位上。見到林子豪就怒了,說好不容易託人弄臉給你弄去修真大學去了,你咋回來了啊?林子豪說:“我要找個人,你前些天不是抓了個賊王嗎?我想請他當我師傅三天,三天後還給你。”

老林抽出皮帶要抽他,林子豪說:“這都是爲了修真啊我的老父親!”

老林滿臉都氣得通紅,這麼一說,倒是沒有抽他,而是笑着說:“那麼,這是爲什麼呢?”

當老林聽說了我倆的境遇後也很生氣,他說:“這件事,我幫你們。”

賊王姓馮,四十多歲。老馮長得是尖嘴猴腮的,和我倆很牛逼,在看守所還擺譜,非要抽中華,林子豪上去就是一頓揍,把這老傢伙按在地上,然後左右開弓,起來還踹呢。打慘了。 修羅王妃VS病癆王爺 指着說:“要是三天教不會老子,老子滅了你!”

首先,這老傢伙讓我倆從開水裏往外夾硬幣,他手很快,嗖地一下就夾出來了。真不知道這雙手是怎麼做到的。我把手伸進去,雖然不怕燙,但是老半天也沒能用兩根手指夾住一個。林子豪也伸進去,和我一樣夾不上來。

這下,把老馮弄傻了,他以爲水不熱,把手慢慢伸進去,結果燙的嗷地一聲。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