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快就睡着了。

我是被兩個人的交談聲音吵醒的。

一個是林梅心,“師傅,你吩咐我做的事情我一直在做,你看我還要多久才能脫離苦海,修得正果?”

一個蒼老的聲音答道,“難爲你了……如果不出意外,你還堅持七七四十九天,應該就能褪盡陰氣,以人的姿態生活在這個世界上了。”

“哎……好難啊……”林梅心的話語裏透露出一種少有的纏綿,說不出的傷感,“這一天我已經等得太久了……”

那個蒼老的聲音應道,“你遇上我能有此機緣已經是算不錯的了!你要知道,我這是逆天而爲,要省壽命的啊……都怪你心中的執念太深,或許這是冪冪之中的定數吧。”

“師傅,謝謝你……我已經按照你的吩咐找到蘭天,把他帶到這裏來了!”

林梅心這話讓我心中詫異無比。

按照他的吩咐把我帶到這裏來了?這個人是誰?我努力的在腦海裏回憶這個蒼老的聲音,隱隱覺得有些耳熟,可就是想不起在哪裏聽到過。

尼瑪,究竟是誰想害我?當下我大氣也不敢出,凝神靜氣聽了下去。

“只要他願意爲你在此點上七七四十九天的續命連環燈,你就一定會心想事成!”那個蒼老的聲音說道。

“嗯,我知道了!”林梅心答道。

原來,這棺材前的油燈叫做續命連環燈。只是,爲什麼是我願意爲林梅心點燃七七四十九天的油燈,她就能心想事成?爲什麼不能是別人?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那個蒼老的聲音說道,“成敗就在這七七四十九天之內,你好自爲之吧。我走了……”

“謝謝師傅,你慢走!”林梅心話音一落,我就聽到屋子門打開的聲音,一個腳步走了出去。

會是誰?

我忘記了害怕,悄悄地從棺材裏透出半個頭,可已經看不到那個人了,只看到林梅心的背影。

清冷的月光照進屋子,混合着昏黃的油燈,林梅心的背影顯得非常的孤立無助。

一股憐惜之情油然而生,我低喚了一聲,“你,回來了?”

林梅心聽到我的聲音,渾身一顫,扭過頭來,但瞬間換成一副冰冷的表情,“是的,我回來了!”

說完她將屋子門關上,冷冷的說道,“別想着逃跑,這是給你工作的報酬!”

一包帶着熱氣的東西向我扔了過來,我伸手接住,居然是一盒帶着熱氣的盒飯。

餓,好餓啊,我顧不得矜持,打開盒飯狼吞虎嚥的吃了起來。 就在我吃快餐飯的時候,林梅心又走出了屋子,不知道去了哪裏。我管不了這麼多,填飽肚子纔是正事。

將那盒熱氣騰騰的飯吃完,我整個人感覺好受些了。將快餐盒扔進垃圾桶,無聊的向鐵窗外打量。

月影已經有些西斜,應該是快午夜十二點了。林梅心去了哪裏,她不會是到外面害人去了吧?一想到她很有可能是去外面害人尋找加入油燈的鮮血,我就忍不住渾身起滿了雞皮疙瘩。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忽然聽到門外想起了開鎖聲,然後門緩緩的打開了。

對着那扇開了半條縫的門,我本想說些什麼,但不知怎的話到嘴邊我又停了下來。正在猶疑,卻見外頭走進來一個人,竟然不是林梅心!

門口,探進來一個鬼鬼祟祟的身影。

會是誰?我趕緊躲到一口棺材後,小心探出頭往外看。

昏黃的油燈下,我看到一個男子的身影,隱隱有些眼熟,貓着腰,看不清他的臉龐,他躡手躡腳的樣子,就像是一個走進這屋子裏偷東西的賊。

究竟是什麼人?爲啥會潛入林梅心這座放滿棺材的屋子?來這裏想幹什麼?我的心噗通噗通的狂跳起來,將頭又縮進棺材邊躲了起來。

幾秒鐘後,我聽到一個男人陰測測的聲音響了起來,“都進來吧,我早就說了,外頭上了鎖,裏面肯定沒有人!”

這聲音非常的耳熟,就好像在哪裏聽到過一樣。我呆了一呆再次將頭探了出去,只一眼,我就呆住了。

剛纔那個躡手躡腳進入屋子的身影此刻直起了腰,昏黃的油燈下我看得真切,赫然就是在幾個月以前被林梅心的鬼魂追殺而死的——柳婷婷班上的班長林偉!

我的天,怎麼會是他?他不是早就已經死了嗎?我渾身頓時來了冷汗。

門口又響起了一個熟悉的聲音,“班長,你確定那個惡婆娘沒有在裏面嗎?”是大劉的聲音!

“確定沒有!你怎麼就這麼膽小?大家趕緊進來吧?”林偉的話語裏透露出不耐煩,語氣中依然像以前一樣露出一種高冷的味道。

我頓時就明白了,來的不止林偉和大劉,估計幾個月前被林梅心的鬼魂追殺而死的那羣人全部到齊,而且此刻全部站在門外。

我頭皮有些發炸,然後看到一羣身影魚貫而入。

出現在我眼前的分別是林偉、大劉、曾明清、張曉璐、小鵬、徐培龍……等十三個人的身影reads;。

這十三個人分明全部死在了林梅心鬼魂的追殺之下。此刻他們齊齊的聚集到了這裏,究竟想幹什?來者不善,善者不來,他們是不是不甘心死在林梅心的魔爪之下來找林梅心復仇來了呢?

我又驚又懼。

就聽到林偉陰測測的說道,“這裏有十三口棺材,棺材前點了十三盞續命連環燈。看樣子,那個惡婆娘是在哪個違反道門清規,擅自用邪禁之術的什麼高人指點下想復活。她將我們的屍體盜來裝進這十三口棺材,是想利用我們的屍體吸盡她身上的陰氣,我們絕對不能讓她的陰謀得逞!”

林偉說這話的時候聲音有些扭曲、壓抑,聽在耳裏說不出的難受。

繼而聽到了一陣的唏噓。有驚歎,有憤怒、有羨慕……雜亂聲中,忽然聽到張曉璐高聲說道,“班長,我跟着你做鬼在陽間遊蕩了幾個月的時間了,也聽說這世間還魂歸一法。還魂歸一法要用十三口棺材,才能達到還魂復活的目的,這裏有十三口棺材,那個惡婆娘真的可以復活啊?”

言語之間竟然充滿說不出的嫉妒和羨慕。

林偉呆了一呆,陰冷的說道,“少廢話!大家趕緊行動,找到自己的軀體,然後想辦法在日出之前帶着自己的軀體離開,破壞那個惡婆孃的計劃!大劉,你們幾個去那邊,小鵬,你們去那邊,趕緊,快快的!”

林偉一聲令下,那些人齊齊說了聲“是”後,就四下分散開來。

我聽了這話,也不敢探出頭去看了。想起這羣曾經同生共死的難兄難妹,我的心情很複雜。

他們現在已經變成了厲鬼,如果見到活着的我,會放過我嗎?再說,他們趁着林梅心沒有在家,前來盜取自己的軀體、破壞林梅心復活的計劃,能成功嗎?

我不敢輕易斷定林偉這羣人就是林梅心的對手。我雖然沒見過林梅心現在的身手,但我此次見到林梅心後她身上那種強大的氣場,就讓我畏懼得不行。

我稍微的考慮了一下,頓時有了主意。我摸索着找到了那個還裝有鮮血的小瓶子,將幾滴鮮血塗抹在自己的臉上,將整張臉抹得稀裏糊塗,讓他們認不出我的樣子。然後把手裏裝有鮮血的小瓶子扔在地上,直接倒在了茶几旁,裝死!

我已經想好了,如果林偉他們救我,我就順水推舟的裝死,讓他們救我出去;如果林偉他們覺得我是林梅心的同夥,要殺我,那我就醒來說明真相,並求救。

而如果是林梅心突然回來,林偉這羣人鬥不過她,我就說小瓶子裏面的鮮血是他們打翻的。

我剛一想好,就有腳步聲朝我躺着的地方走了過來。

雜亂的腳步聲中,我率先聽到了大劉的聲音,“咦,這地上怎麼躺着一個人?”

張曉璐的聲音跟着響了起來,“這個人好像並沒有死,只是昏過去了!”

說話間,大劉已經走到了我的旁邊,剛要伸手抓我胳膊,我就覺得有一股陰冷的風吹過,“大劉,小心有詐!”

張曉璐略顯擔心的聲音傳來時,大劉的聲音似乎有些不以爲然,“曉璐,你太緊張了,這個人很有可能是被林梅心那個惡婆娘劫持到這裏的!”

大劉說話時,估計張曉璐不信,竟然粗暴的用腳把我趴在地上的身體給直接踢了個轉,然後看到我一臉的血污,罵道,“這男人真醜reads;!這幅摸樣那惡婆娘莫非也喜歡!”

長成這麼大第一次被一個鬼罵做醜鬼,他孃的,這小賤人!

好在他們並沒有認出我來。我佯裝醒來的樣子,擰了擰眉,緩緩睜開眼睛,捏緊喉嚨發出一聲細若遊絲的求救聲,“救……救命啊……”

我說話時,擡手抱住了大劉的小腿,觸手冰涼,嚇得我立刻鬆開了抱住他小腿的手,然後放鬆身體,半合着眼睛,儘量讓他們看起來我又狼狽又可憐,被林梅心折磨得不成人樣!

大劉後退了一兩步,遲疑着說道,“曉璐,你看這人……”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張曉璐粗暴的給打斷了“什麼這什麼那的?我們還是小心爲妙!找到各自的軀體儘快的走人!”

說着一腳將我踢到了一邊。

她這一腳力道有些兇猛,痛得我差些叫出聲來。

我沒有顧得上鑽心的疼痛,爲了把戲演得更像,艱難的翻過身子,朝退在一旁的大劉再次伸出了一隻手,氣若游絲的說道,“我被抓來逼着給這棺材前的油燈加油,不加油她就鋝我,你們救救我吧?”

大劉忽然走近前來,一把從地上拉起了我,狐疑的說道,“你是誰?我怎麼覺得好像在哪裏見過你一樣?”

壞了,這丫的不會是認出我來了吧?我趕緊將頭扭到一邊,捏緊嗓子說道,“我們?在哪裏見過?不會吧?我可從來沒有見過你們。求求你們救我出去吧?”

大劉忽的就笑了,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齒,讓我情不自禁的打了一個寒顫,“即使我們從來沒有見過,你怎麼見得我們就一定會救你?”說着他將嘴巴湊近了我耳邊,陰測測的說道,“如果我告訴你,我們不是人而是鬼呢?”

這話說得我渾身又是一顫,我怎麼會不知道他們是鬼?我假裝被嚇到了,倒退了幾步坐在地上,失聲叫道,“你說什麼?你……你說你們是鬼?這怎麼可能?”

大劉冷冷的哼了一聲不再理我,跟着張曉璐四處打量那十三口黑漆漆的棺材,估計是在尋找他們的軀體。

我渾身無力的坐在地上,想着脫身之策。說實話,此刻林梅心的鬼魂沒有在家,而林偉、大劉這羣厲鬼也無暇顧及我,正是逃跑脫身的好機會。

可是,我一旦走出這間屋子,真的就能逃離林梅心的魔爪嗎?如果真的逃跑成功也就罷了,萬一逃跑不了被林梅心發現,說不定她一怒之下真的會把我殺了。

我正在患得患失,黑暗中忽然響起了一個冷冷的聲音,“好大的陣勢!所有的老朋友今晚居然全部來了!”

是林梅心!

我驚慌失措的擡起頭,就看到林梅心的身影猶如幽靈一般的出現在了屋子的大門口。清冷的月光照映之下,渾身充滿着一種凌厲的殺機!

這下壞了!林偉這羣厲鬼能鬥得過林梅心嗎?我也不知道我內心究竟希望是林梅心贏還是林偉他們贏?

我特別矛盾,不敢出聲,只有心驚膽戰的靜觀事態的發展……陰魂禁忌

——————————————————————————————— 說實話,對於高深莫測的林梅心,我從心底有些害怕reads;。此刻,林偉領着當初被林梅心鬼魂害死的一大羣人潛入這個鬼屋前來盜軀體,恰逢林梅心回來,後果真的不堪想象……

我又驚又懼,就聽到林偉一聲陰測測的冷笑,“回來得正好,我們正要找你算賬!”

“是嗎?”林梅心的身影瞬間就移動到了小鵬的面前,一腳將小鵬踢飛在地,然後又踢倒了曾明清、徐培龍等,如入無人之境,舉手投足之間,一把抓過林偉,冷笑着說道,“我只盜走你們的軀體而不將你們趕盡殺絕已經是夠仁慈的了,你們還想怎樣?”

也不見林梅心如何作勢,林偉忽的就軟綿綿的倒了下去。

林梅心鬆開抓住林偉的雙手,繼續踢人,大劉和張曉璐等面現驚慌之色,紛紛後退。林梅心的動作快如閃電,又撂倒了好幾個。

我在大劉的身後看得目瞪口呆,林偉他們這一羣孤魂野鬼居然在林梅心的手上不堪一擊。

林梅心,她究竟是鬼還是神仙?或者說是半仙半體?

就在我目瞪口呆看着躺了一地的鬼魂時,林梅心面帶寒霜,朝着大劉、張曉璐和我的方向走了過來。

大劉向前移動了幾步,遮擋住了我的視線。我看不到林梅心,只能聽到她的腳步聲越來越近……

我聽到大劉驚恐的聲音,“林梅心,你究竟想怎樣?”他話還沒說完,就同方才被撂倒的滿地鬼魂一般,被林梅心一把扼住了喉嚨,將他推搡到牆邊牆,絲毫不能動彈。

我看到大劉滿臉驚恐的神色,一張鬼氣森森的臉慘白無比。

林梅心忽的鬆了手,聲音冷得就像從地獄中發出,“你趕緊帶着他們離開,決不能讓我再見到你們!否則,我就讓你們魂飛魄散!”

林梅心說這話的時候殺機凜然,我看得膽戰心驚,掙扎着捏緊喉嚨說道,“你,你是要放了他們?”

林梅心冷冷看了我一眼,眼光裏飽含着更凌厲的殺機,“我讓你說話了麼。”

她冷冷的聲音陰森冷鷙,就像一把利刃刺穿我的心臟!

我的腦子頓時一片空白,而她身形一轉,一陣冷風從我身旁襲過,旁若無人的向二樓走了上去。經過張曉璐身邊的時候,又冷冷的說道,“你個賤人,趁我還沒有改變主意,趕緊給我滾!”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上通往二樓的木質樓梯。

張曉璐渾身顫抖,快速的跑過大劉的身邊,然後飛也似的朝屋門跑了出去,不見了身影。

大劉遲疑了一會,迅速走向被林梅心撂倒在地的林偉、小鵬、曾明清、徐培龍他們,很快將他們弄醒過來,屋子裏響起了此起彼伏的“哎呦……”聲。

林偉驚恐的望了望二樓的木質樓梯,顫抖着說道,“大家還愣着幹什麼?快走!趁那惡婆娘還沒改變主意!”

“說得不錯,趁我還沒改變主意,趕緊滾。”林梅心的聲音從樓梯上突兀的響了起來。

林偉等人一怔,飛快的朝着屋外跑去,瞬間不見了蹤影,整個屋子又恢復了平靜。

我看到林梅心朝我走了過來。

她換了一身白色的連衣長裙,披肩的黑髮黝黑髮亮,一張精緻的五官無可挑剔,增一分則太長,減一分則太短reads;。

不過,她就算美得如九天仙女下凡,我此刻也不敢有非分之想。

她一眼不發的走到我面前,態度冷到了極致。我被她盯得渾身發毛,不敢亂說話。

她打量了我一會,忽然冷冷的說道,“你怎麼不逃跑?”她低沉冷漠的聲音,帶着絲絲寒氣,聽不出喜怒。

我擡起頭,答道,“你不是說過沒有你的允許,我不能離開這裏嗎?”

話是這麼說,其實我何嘗不想離開這個鬼地方?

林梅心冷哼一聲,“哼,你就真的這麼怕我?”

我想起她剛纔不費吹飛之力制服林偉那羣孤魂野鬼的手段,忍不住渾身打了一個寒顫。

“說!身子別抖。”她低聲喝道,目光就像利刃一般,似乎穿透了我的內心。

其實我又何嘗想身子發抖,可是我根本做不到。我嚥了咽口水,答道,“我……我……”

我“我”了半天也沒有說出個所以然來。

“我什麼我?”林梅心忽的伸手掐住了我的喉嚨。

我的下顎狠狠一疼,像是被捏碎了一樣。

林梅心的拇指食指就像是一把老虎鉗子,緊緊的掐住我的脖子,把我的身體直接從地面提起,我拼命的用腳尖點着地。

她的目光中滿是不屑,“你知道我最討厭什麼樣的男人麼?”不等我回答,她睥睨着我又繼續說道,“我最討厭,你這種口是心非的男人!蘭天,你真是一個懦夫,讓我很失望!”

她說完之後,眼中滿是厭惡,忽的就鬆開手,把我狠狠地推在地上,就像碰到了什麼髒東西一樣,從口袋中拿出一張手帕擦了擦,邊擦邊說道,“既然你剛纔跟他們說你是被我抓來的,我虐待你,那我就虐待你一次!從明天開始,只准工作,不許吃飯!”

我的腦子頓時就炸開了!原來,我和大劉、張曉璐說的話、還有裝死的事情她都聽到了,剛纔發生的一切事情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但她那句懦夫徹底的刺痛了我的神經,我忘記了害怕,大聲的吼道,“是的!我就是一個懦夫,根本不配你愛我!你趕緊放我離開啊!”

林梅心一徵,繼而冷笑道,“放你離開?休想!”說完輕移蓮步,將屋門重重的關了起來。

我吼道,“既然你不放我離開,有本事你就殺了我啊!”

林梅心的身影悠忽就到了我的身邊,“啪”的一聲我被她狠狠地抽了一巴掌,“你吼什麼吼?再吼我就讓你生不如死!”

這鬼婆娘竟然抽我耳光?我捂着生痛的半邊臉龐怔了一怔,罵道,“林梅心,你這個變態狂!你不就是想讓林偉他們的屍體幫你吸盡你體內的陰氣,讓一個男人爲你心甘情願點滿七七四十九天的續命連環燈嗎?你不就是想以一個人的姿態再活在這個世界上嗎?就你過去的所作所爲,本大爺還真的不伺候你了reads;!來啊,殺了我,殺了我啊!”

我雙目盡赤,擡頭惱恨的盯着林梅心不放。

林梅心一張美如天仙的臉龐慘白無比,微微一怔,緩緩的說道,“這些你是聽誰說的?這麼說來,你都知道了……”

我冷哼一聲,“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爲!你自己的所作所爲,我早就知道了!還有,那個幫你擺什麼續命連環燈的老道士也不是什麼好人!逆天而爲,肯定是妖邪之輩……”

“夠了!”林梅心惡狠狠的打斷我的話頭,一張臉頓時變了顏色,“再說我就把你的舌頭給割下來,把你的心挖出來!”

我來了脾氣,吼道,“我偏要說!徐培龍、林偉他們說得沒錯,你就是一個沒心沒肺的惡婆娘……”

林梅心忽然一聲厲喝,“你說得沒錯,我就是一個沒心沒肺的惡婆娘!既然如此,你就把你的心給我吧!桀桀……”

她說話時,忽然兩步走到了我面前手摸到了的心口,眼睛中滿滿都是陰寒的氣息。

開什麼玩笑?把心給你我不就死了嗎?

我渾身動彈不得,睜大眼睛望着她修長的手指忽然長出了長長的指甲,指甲不斷往下滑動,我的衣服隨之被劃破,心口處傳來一陣巨大的疼痛!

那是她的指甲在我心口劃出的傷口!

我感覺心口有什麼要流出來一樣,我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白癡!懦夫!”這是我昏過去之前聽到林梅心說的話。

我幽幽醒過來的時候,人居然躺在棺材裏,睜開眼便看到從窗戶外透進來的幾縷陽光。

我忽的想起了昨晚發生過的事情。我,竟然還活着?

我一低頭,卻發現自己心口處的衣服被劃開,而一道傷口才剛剛結疤。隨着我低頭的動作,傳來一陣撕心裂肺的疼痛。

昨晚,林梅心那惡婆娘看來是真的動了殺機,想把我的心給挖出來……我大汗淋漓,渾身忍不住顫抖。

好一會兒我才掙扎着從棺材裏起了身,剛探出半個頭,就聽到傳來林梅心冷冷的聲音,“醒了?醒了就去起來幹活,給油燈加油!”

我努力的往聲音發出的地方看了過去,看到林梅心身穿一襲火紅色的連衣長裙,國資天色般的出現在我眼前!

這娘們,如果不是厲鬼,的確是一個足以讓全天下男人動心的女人!我看得呆了忍不住嚥了一下口水。

“別以爲我昨晚放過你是我心慈手軟,而是你的心太軟……。”

我的心太軟?我真的心軟嗎?但想起昨晚心臟險些被林梅心挖走,忍不住的哆嗦起來,而這一哆嗦又讓心口還未痊癒的疤痕狠狠的痛了起來……

林梅心一邊往門外走,一邊頭也不回的說道,“不要想着逃跑,如果被我發現你膽敢逃跑,我絕不會再像昨晚那樣手軟!”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