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後面?

我轉過身後,頓時把我給嚇得罵了一聲:“草泥馬!”

剛一轉身,就發現女屍已經起屍,全身光着站在我的面前,只有一個拳頭的距離,女屍的眼睛睜開着,與我四目相對,我被嚇得愣住了。

“你!媽!媽!的!吻!”我愣在原地罵道。

還沒等我掏出符紙,女屍忽然倒了下來,她嘴剛好對着我的嘴親了下去,我被女屍推到在一旁的牆壁上。

嘴巴被女屍粘住似得,一個勁的吸食我的陽氣,這畜牲想要成精!

正當我手忙攪亂的要拿出符紙的時候,我感覺嘴巴被強制扳開,然後有幾隻蠕動的蟲子,進入我的嘴巴里。

我去你大爺的,那是蛆蟲!

我瞪大眼睛,把口袋都扯爛了,終於拿出一張符紙,往女屍的臉上拍下去,女屍的臉貼上六丁六甲誅邪符後,立馬被彈開,這畜牲被震飛幾米之外。

女屍脫離我的嘴巴後,我張開嘴巴大口大口的嘔吐起來,果然吐出了幾條蛆蟲,這還不算乾淨,我使勁的摳喉嚨。

強制自己把胃裏的東西全部吐出來,感覺整個人都虛脫了。

抹去嘴邊的嘔瀉物,傍在牆壁上喘着粗氣。

其實這一年時間來,我也跟隨過李玄清去捉過鬼,鎮過屍,也降過野仙。可是面前這無緣無故起屍的,我還是第一次見。

對面的女屍已經站了起來,貪婪的看着我,嘴巴做出吸允的動作,我吐出一口唾沫,這畜牲是犯了什麼神經,一定有東西驚屍了!

這女屍開始一蹦一跳的朝着我跳來,我趕緊拿出六丁六甲誅邪紫符,唯一的一張紫符用來保命的。

趁着女屍跳到了中間,我拿起符紙衝了過去,忽然腳下竄出一隻碩大的黃鼠狼,這突如其來的黃鼠狼經過我的腳下,嚇得我把紫符丟在地上。

結果這黃鼠狼觸碰到紫符,身體冒出了白煙。

是野仙!

黃鼠狼掙扎了一下,咬下身上的紫符,然後從門口的洞溜了出去。

而這時,女屍已經跳了過來,猛的撲倒我的身上,把我撲到在地,又是對着我的嘴巴親了下來,開始強制吸食我的陽氣。

“嘭!”大門被人踢開,進來的是魯三廿。

魯三廿立馬把女屍給抓了起來,一塊紅磚對着女屍的腦袋拍打下去,把女屍從我的面前給拍退幾步。

然後撒出糯米在女屍的身上,女屍被糯米震得身體傳出噼裏啪啦的聲響,魯三廿拿出一條紅繩,繞道女屍的後面。

然後用紅繩套住女屍的脖子,猛的往自己的身後一扯,把女屍扯到大廳上,然後盯着我喊道:“還不貼符!”

“哦。”我這才反應過來,從口袋裏拿出一張黃色的鎮屍符,貼在女屍的眉心上,這才把女屍給定住。

魯三廿鬆開紅繩,把女屍給抱起,放在一旁,然後一邊走出門口,一邊說道:“怎麼回事?”

“這……我也不知道她會起屍的。”我回答道,不過我好像發現一件事,驚道:“三叔!你也會道術?”

“嗯。”魯三廿從門口捻起一個動物的屍體,關起大門,然後把這死去的動物屍體丟在地上。

我一看,這不是之前逃走的黃鼠狼嗎,這麼快就被魯三廿給殺了。

“你剛剛惹了什麼事?”魯三廿脫下上衣,打開電風扇坐在一旁問道我。

“我按照你說的,洗屍和理棺,後來有人敲門,送來一張紙條,我打開看,說要我看後面,我一轉身,就發現女屍起屍了,然後女屍就親我……”

“你小子連女屍都不放過!”魯三廿罵道我。

“三叔,你要信我,我沒那種嗜好。”我想起蛆蟲進入我的口,我就感到噁心!

“行走陰陽界,難免會惹上其它的邪物,那黃鼠狼,是我上個月在東北惹到的。”魯三廿對我說道。

“你對它做了什麼?”我問道。

“這黃鼠狼家族裏,有一個害過人,我去東北做生意的時候,順便把害人的黃鼠狼給滅了,估計這黃鼠狼看我不爽,帶着家族十幾只跑去那受害者家鬧事,把人家的一歲大的小孩給吃了。”

“我當時找到他們的老窩,然後一鍋端。”

“我去,三叔霸氣!”我豎起拇指說道。

“當時,把黃鼠狼的看家老大給引來了。”魯三廿看着黃鼠狼的屍體說道:“黃太爺!”

“我個乖乖,你還能活到現在,佩服,三叔,我真是五體跪拜你佩服!”我敬佩的說道。

要知道,東北有五仙,五仙分爲狐黃白柳灰。

也就是狐狸、黃鼠狼、刺蝟、蛇、老鼠。

五仙呢,還可以分爲兩類,一種是保家仙,看守家的。一種是出馬仙,出馬弟子使用符咒請野仙上身,這些後面再仔細說。

五仙都有自己的領頭大佬,胡家就是胡三太爺和胡三太奶。

黃鼠狼的話,就是黃太爺一個。

惹了黃太爺,除非你是掌門這麼大的官位,否則只有死!

“當時黃太爺來了,我把那十幾只黃鼠狼的屍體,當着他的面架起篝火,然後串燒烤起來吃。”魯三廿冷笑道:“黃太爺,他來了,我照樣揍!”

“我說三叔,你是哪個門派的大人物,連黃太爺都不敢惹你?”我問道。

“我?”魯三廿指了指自己,回答道:“我年輕的時候,是賣豬肉的,後來某種原因,才學道術,五年前的一場事情後,我才安安靜靜的開個棺材鋪。”

“哦,原來是這樣啊。”我應道。

“誒,我說你小子怎麼會道術的,昨天我沒看出來,今天還露了兩手,是哪個門派的?”魯三廿反問道我。

“我啊……”我笑了笑,說道:“家傳的道術,自學成才。”

其實我不說出我是張小非的徒弟,是有原因的。這是李玄清特別囑咐我,在外面千萬不能說我是張小非的徒弟,不管是誰,說出來對我無益,尤其是陽間的同行,不能告訴他們,所以我只能說是家傳的。

“自家傳下來的啊,你家誰留下來的?”魯三廿問道。

“我爺爺。”我回答道。

“叫什麼名字?”魯三廿繼續問道。

“張守德。”我老實回答道,然後問道:“三叔你認識我爺爺?”

“你爺爺的名字,我在外面聽說過,當年好像做過什麼大事,只不過那時候我還小,沒什麼映像。”魯三廿說道。

“小孽,我老實和你說,你入了這行,千萬不要走得太深,否則就回不了頭。”魯三廿忽然對我說道。

“爲什麼?”我問道。

“看見我這三道深傷疤不?”魯三廿指着自己胸口的傷疤問。

“嫖.娼沒給錢,然後被人砍的?”我說道。

“這是和屍王打鬥的時候,差點就掛了,手指甲劃破我胸口的皮膚,那血是飈出來的,不是慢慢的流出來的!”魯三廿怒道! 如今有著納蘭家主,還有幾家的高手一起聯合在一起護髮,出現一點的暴亂,就能很快的被他們出手給搞定,根本引不起一點小火花。

琴音停下,那些暴亂分子的屍體也都被拖離了會場當中。

突然一陣子濃郁的清香氣息傳入他們的鼻子里,眾人讚歎看著眼前,幻想著他們要是服下一顆涅槃神丹,是不是都可以升天了?

不過不知道她能夠煉製出來多少?

要知道,越是艱難的丹藥,也越是難煉製出來。

「太好了,聞到這葯香之氣,我便敢肯定夜姑娘一定可以煉製成功。」盟主大人欣喜的說道。

「可是據說煉製成功神級的丹藥,多少會引發雷劫的,但是現在晴空萬里,哪裡像是要引發雷劫的樣子?」另外一個煉丹堂的元老看著天空,疑惑的說道。

「確實是這樣的沒錯……」聽了這位大師的話,眾人的一顆心又都沉了下去,如今的天氣好晴朗,晴空萬里,哪裡有一點要引來雷劫的樣子?

「該不會驗證不成功吧?」

「還是拭目以待吧!」

其他的人發現了這些人的動作后,疑惑的,「盟主大人他們在觀察什麼呢?」

然後眾人也都一個個好奇的抬頭看向天空。

著看著看著,突然睜大眼睛!「哇!那裡居然有一朵奇怪的雲!你們快看!」

「雲有什麼稀奇的,難道你沒見過呀?」

「不不不,那根本不一樣啊,那好像是一大朵蘑菇雲呢,而且逐漸顏色變深……」倏然,轟隆隆——

一聲巨響落下,眾人眼前一黑,好像天塌了下來似的,就是那些煉丹堂的長老們卻是歡呼道,「啊哈哈哈哈哈哈!要來了,太好了,哈哈哈,雷劫終於要來了啊!」

聽到這種歡呼聲,那些懂得煉丹之道的人都振奮了起來,雷劫要來了?這說明什麼?說明雷劫來了就會有神物出世啊。

「一定是涅槃神丹要出世了!太了不起了,萬歲啊!」眾人皆興奮的都抱在一起,差點要哭了。

轟隆隆!!

一道震耳欲聾的雷聲驟然劈在了煉丹爐當中,噼里啪啦——

不知道過了多久……

這要是普通的煉丹爐,早就被轟成渣渣了。

帝玄胤和夜瑾瀾也第一時間帶著夜冰依遠離了煉丹爐,才免遭被雷劈中。

這麼明顯的天降異事,必有妖!

任誰都可以猜的出來,這是涅槃神丹要出世了。

所以之前就算夜冰依藏著掖著也沒用,還不如公開讓天下人都看看。

等到雷雲逐漸散去,眾人都瞪大了眼睛!

緊緊的盯著夜冰依身旁的煉丹爐,想要看看裡面煉製出來了多少顆,所有人都在盯著夜冰依的一舉一動,因為他們害怕夜冰依偷偷的私藏起來。

但是他們卻都忽略了雪羽,也就剛才那個小白糰子,糰子丟了。

「夜姑娘,你能不能給大家看一看裡面一共有多少涅槃丹?」盟主大人第一個站起來,迫不及待的問道。

夜冰依點點頭,然後大大方方的端起了煉丹爐,然後放倒方便給他們看個清楚。 眾人都站起身,朝裡面看,然後他們看的一清二楚,裡面躺著四顆白白胖胖的丹藥。

這丹藥看起來就非常神聖的了,不要說是煉製出來四顆,就算是一顆,他們都覺得很了不起。

聞著那令人沉醉的氣味,他們狠狠咽了咽口水,這樣的神丹,不管身體有沒有毛病,吃了也絕對是百利無一害。

可以幫助他們走多少彎路,增長多少實力?全場的人,無一不想要!

「夜大師!我想要出一億兩黃金來購買一顆涅槃神丹!」

「夜大師!我要出兩個億!」

「夜大師!你說吧,只要你出得起價錢,我就要!」

現場的人恨不得砸鍋賣鐵,也要購買一個。

直接有人標出了10億兩黃金天價。

幾乎每一個人都是天價,如果夜冰依賣出去的話,那麼她接下來的祖孫幾代都可以不用工作,也都夠花了。

但是夜冰依會賣嗎?當然不會。

遠處,那道琴聲突然又開始響起,一個身穿藏青色袍子的男人直接出現在眼前。

這就是剛才彈琴的那個人嗎?只見來人的懷裡拿著一把小琴。

「剛才可是你在彈奏?想要搞破壞。」盟主大人眼眸犀利的盯著來人。

身穿藏青色袍子的男人優雅而立,對他一笑,從容不迫的說道,「不錯,正是在下。」

盟主大人眯了眯眼睛,面色淡然道,「那不知閣下為什麼要這麼做,又是什麼道理?」

青衣男人沒有說話,而是先看向了夜冰依。們,準確的說是她身旁煉丹爐當中的涅槃神丹。

「閣下究竟是什麼人?」盟主大人又繼續問道。

「我是誰,想必你們都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吧,還用多此一問嗎?」青衣男人勾了勾唇,邪魅一笑。

夜冰依也在眯起眼睛,看著這個人,他長得也不帥,但也很不錯,是那種掉在人堆中也不容易被發現的那種。

但是此人這種心境,還有他身上的這種氣息,卻不讓人小覷,這人到底是什麼人?他就是害了上官雲凝還有帝玄御的那個壞蛋么?他這麼做的原因又是什麼?

她開口問道,「你為什麼要這樣對待他們?這麼做的目的又是什麼?」

男人的目光一直牢牢鎖在夜冰依的身上,目光平靜幽暗,讓人猜不透他在想什麼。

突然一步一步朝著夜冰依走過來,高手們立即想衝上前抓住男人,但是卻發現根本近不了男人的身。

帝玄胤讓他們都退下,因為面對這樣一個頂尖高手,他們衝上去也只不過是送死,根本奈何不了他。

先讓他過來,看看他到底想做什麼。

「事到如今,告訴你們又如何?實話說,我這麼做的目的,也就是為了你,你身上的夜氏秘典,因為這裡面有著許多神奇的藥方,比如涅槃神丹這種,就可以消除我身上的禁錮,從而讓我獲得新生,我就有能力再次面對夜族,滅了它!」

他竟然要滅了夜族?

男子的回應,讓人大跌眼睛。

他好囂張的口吻,夜冰依更是意外,沒想到此人居然與夜族頗有淵源。 “屍王?三叔你開什麼玩笑。”我笑道。

“我和你說,你又不信,總之呢,你別陷入的太深就行了,一去不復返,這句話不是虛的。”

魯三廿說完,穿上衣服,拿出化妝的工具,幫女屍開始化妝。看着魯三廿幫女屍化妝,真是敬佩不已。

要說剛剛魯三廿用轉頭把女屍的頭部給敲出一個洞,也不知道魯三廿墊了什麼東西進去,女屍的頭部很快被補上。

於是一具完完整整,且還化過妝容的女屍,完整的呈現在我的眼前,看着光着全身的女屍,這妝容就像安靜的睡着似得。

魯三廿拿着一直毛筆,沾着黑狗血,在女屍的後背畫起一道符來,然後把眉頭上符給撕下,女屍沒有再動,估計是女屍背後的那道符起作用了。

“去把棺材給清理乾淨。”魯三廿對我說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