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摸着被打的腦袋罵道:“大叔,你有毛病是吧,無端端打人!”

“打你要理由?”這大叔摘下墨鏡說道。

我一看,驚道:“明叔!”

這大叔竟然是黃山明,可是怎麼看都有點滑稽呢?大熱天的穿西裝,而且頭髮還焗油,亮閃閃的發光。

我笑道:“明叔,你不熱嗎?”

“這叫紳士,懂不?”黃山明走進棺材鋪,對着魯三廿喊道:“三胖,倒杯水來!”

“老滑頭!”魯三廿罵了一聲後,倒了一杯水遞給黃山明。

神級升級系統 “你們認識!”我問道。

“早就認識。”魯三廿說道:“這老傢伙還欠五百還沒還。”

“三胖,你這不對了,什麼叫做欠呢?我明明記得你是請我的好不好?”黃山明翹起二郎腿笑道。

“我去你大爺的!”魯三廿怒道:“你自己跑去大保健沒錢給,打個電話讓我從湘西趕到湘潭,騙我說你被綁架了,結果一去,你是大保健完了,不夠錢給!”

“這是個誤會。”黃山明從兜裏拿出一張小卡片說道:“諾,這個不錯,你試一試。”

魯三廿拿起小卡片看了看,破怒爲笑:“我就知道明叔你夠義氣。”

我湊上前看了看那小卡片,發現這卡片帶有不良信息,咦,原來這兩個傢伙有這種嗜好。

“看啥呢,小孩子的!”魯三廿瞪着我說道。

“行,你們看,我純潔的。”我站在一旁說道。

“事情都說好了吧。”黃山明扯到正事說道。

“說好了,那啥,小孽你跟着老滑頭去吧。”魯三廿把揹包丟給我說道:“記住,千萬不要暴怒了,不然老滑頭也壓制不了你。”

“嗯。”我點了點頭回答道。

“走吧。” 我就這樣出名了 黃山明戴上墨鏡,然後帶着我上了他的小車,驅車前往不知名的地方。 他們的年齡相同,有些人,只看第一眼,便會認定兩個人會是好朋友。

夜冰依也發現了兩人的對視,笑道,「塵塵,這就是我上次說要給你介紹的好朋友,我的兒子小澈兒。」

「你好,我叫小塵。」塵塵用迦羅王朝的說道。

「哈哈,原來你也會說這種鳥語啊。」夜雲澈哈哈一笑,然後也用著鳥語和他溝通,「你好,我叫夜雲澈。」

他在用之前他在神宮學到的語言,來和塵塵進行溝通。

夜冰依一愣,聽到她的兒子居然也會用這種語言,一雙眼睛頓時亮了起來。

兩個少年歡快的在一旁嘰里咕嚕的聊了起來,眾人完全聽不懂什麼話。

夜冰依不明白她的兒子,這孩子什麼時候回學會了這種語言?她可從來沒有教過他。

他可真是個天才!

因為夜冰依根本不知道夜雲澈去神宮發生了什麼?

等她去的時候,陌玉已經跑了,神宮那邊的人也就不說那些鳥語了。所以她根本不知道兒子在那學的什麼語言。

不過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的兒子說他見過這個寶鼎,她要問清楚,是不是煉製出來另一個寶鼎,就有辦法解決詛咒的事情了?

她看向夜暮辭,「暮辭公子,請問神靈大人把這件事情交給我,那麼她有沒有給我什麼行使權?特別的那種。」

「特別的行駛權?」夜暮辭想了想,「除了我,所有人也都會配合你。母親還說,你哪一天查明真相,才可以放瑾瀾師兄出來,否則……」

夜冰依冷笑了一聲,「我知道了。」

隨後她來到寶鼎的跟前,「我要把這東西先帶走。」

「不可以!」幾人同時出聲,兩個人就是來自夜族煉造大師的口中。

「這寶鼎你不能帶走,我們還要用它來研究東西「!」

夜白曄也點頭,「母親說了讓迦羅王朝的人為寶鼎進行超度之後,然後就把這寶鼎交給這兩位大人,讓他們研究參考。」

夜冰依也道,「想研究什麼時候不行,我現在是正需要用它的時候,研究辦案究竟哪一個要更加重要?就不能先等等么?」

聽到夜冰依這麼一說,兩位大人也火了,「夜冰依你別鬧了,你不要以為神靈大人把這些事情交給你處理,你就可以無法無天。」

「沒錯,你現在只不過是一個外來的人,什麼都不是,就算你走進了夜神殿,我們也一樣可以把你踢出去。」

夜冰依無語搖頭,他以為她喜歡夜神殿么?她朝著少年招了招手,「塵塵你過來。」

少年立即跑到她跟前。

夜冰依用著他們的話道,「你能不能幫我一個忙?晚一點超度寶鼎。」

塵塵點了點頭,「當然可以。」眾人都聽不懂他們的話,但是東靈大人聽懂了,看到夜冰依居然這麼哄聖子,她站出來說道,「聖子,這件事情可不能耽擱呀,神靈大人請你過來,就是為它超度,你要是說話不算話,豈不是太對不起神靈大人?」

塵塵搖了搖頭,毫不猶豫的說道,「推遲一點沒什麼關係,因為它根本不用超度,我根本感覺不到這個寶鼎上有一絲殺氣。」 “明叔,我們這是要去哪?”我問道。

“把這個放在身上,有什麼特殊情況就動手。”坐在駕駛位置上的黃山明遞給我一把黑色的手槍說道。

“我靠,這是要去哪裏?”我緊張的問道。

“拿着,我等下再跟你解釋!”黃山明嚴肅的說道。

我接過手槍,觀察了下,發現這是真傢伙,挺重的,我唯一一次拿槍是在網吧的那一次。

那一次有點衝動,完全感受不到手槍的重量,這次拿着手槍,心裏慎得慌,等下放進口袋,會不會不小心扳動開關,把我的給崩了?

路上,黃山明很是嚴肅,而且走上了高速路,看着路牌的指示,來到了近海的一處地方,我觀察了這附近的高樓大廈,都是奇形怪狀的。

看樣子這裏的風水很好,在高速路上面的山上建豪宅,高速路下面是大海,所謂風水,背靠山斜建房,風吹財來,大水俱金!

這裏的豪宅起碼幾百萬!

“前面的那房子就是了。”黃山明看着前方几百米的一個別墅說道,接着把車放慢了速度,一邊說道:“我們這次做的生意是黑幫老大的生意,他老婆偷走了供堂裏的厲嬰,現在附身在肚子裏。”

“我靠!”我解開安全帶說道:“明叔你耍我,帶我來黑幫的地頭,難怪門口站着好幾個穿西裝的人,我以爲是保安,這可玩不得!”

“你想逃跑?”黃山明把車門給鎖緊,然後開到這別墅的門口。

我看了看周圍,距離外面的路,黃山明開進一條小道理,如果在這裏殺人,外面的人是不知道的。

“停!”站在門口站崗的兩個西裝男攔下黃山明。

黃山明停下車來,讓我冷靜點,接着把窗戶打開笑道:“自己人兄弟!”

“誰跟你自己人,下車!”兩個西裝男讓我和黃山明下車。

黃山明微笑的點點頭說道:“行,有事好說。”

但是我看見黃山明塞了一把手槍在自己的口袋裏,然後和我一起下了車,接着開始從腳搜我和黃山明的身。

臥槽,搜身還帶槍來,這純屬找死!

我瞥眼看着黃山明的動作,黃山明那邊快搜身快我一點,當那西裝男碰到黃山明的口袋時,問道:“這是什麼?”

“沒什麼,錢包!”黃山明笑道。

“錢包?”西裝男說着要從後褲帶拿出東西時,黃山明把手槍掏出來,然後指着他面前的西裝男。

我面前的西裝男回過神來,正要拿槍對着我時,我一腳對着他的肚子踹了過去,把他給揍趴在地上後,拿出手槍指着地上的西裝男。

“別動,你動一下我開槍!”黃山明要挾着他面前的西裝男說道:“把槍拿來!”

那西裝男把槍交給了黃山明,黃山明給了我一個眼神,我把地上的西裝男給扯起來說道:“你的也拿來。”

這西裝看了看我,慢慢的把手槍拿出來,但是他的小動作我可是看在眼裏的,只見這西裝男想要扳動開關,我拿着手槍尾部對着他的臉就是一砸。

他手中的手槍掉落地上,我一手勾住他的脖子,腳下踩住掉落的手槍,另一隻手拿着自己的手槍指着他罵道:“跟我耍滑頭,老子斃了你!”

說着,我使勁的指着面前的西裝男的頭,大腦似乎又不受控制,整個人開始憤怒起來,完了,又被身體裏的怨氣給控制住了!

“小孽,冷靜點!”黃山明一腳對着我的腰踹了過來,這一腳正好把我給踹醒。

“放下槍!”在別墅裏面,一個子彈頭,手臂紋身的青年,帶着十幾個小弟走過來說道。

“叫你們老大出來!”黃山明冷冷的說道。

“濤哥現在沒空,你又算老幾?”這青年沒有拿出任何武器,開始和我們談判。

“明叔,我們到底是來幹嘛的?”我問道。

“談生意!”黃山明回答道,然後用槍戳着他面前的西裝男說道:“給你十秒鐘,不出來我就開槍!”

“你試下!”那邊的青年拿出一把手槍,指着我們喊道。

此時,別墅裏的門打開了,一個光着上半身,上半身三分之一的地方,都紋着圖案。

大約四十多歲的光頭佬走出來,然後推開這十幾個小弟,這些小弟見到這光頭佬都彎腰說道:“濤哥!”

“濤哥!”帶頭的那個子彈頭青年打了一身招呼。

“幹嘛呢你們?”這被稱作濤哥的問道,接着對着剛剛帶頭的那個青年就是一巴掌扇過去罵道:“我請的人,你們造反了是吧。”

“對不起濤哥!”這青年道歉道。

“驢子,你跟了我五年了,犯這小錯誤,真不應該。”濤哥拍着帶頭的子彈頭青年說道。

“黃大師,可以放我兄弟了吧!” 一夜情涼:腹黑首席撲上癮 那邊的濤哥對着黃山明喊道。

黃山明給了我一個眼神,然後同時放開要挾的兩個西裝男。

“黃大師,受驚了!”濤哥走過來握着黃山明的手歉疚的說道。

黃山明把手中的一把槍遞給濤哥,淡淡的說道:“你的。”

我撿起地上的手槍,然後學着黃山明交給面前的濤哥說道:“濤哥!”

面前這個人,可是黑幫大扛把子,不像劉翰那種小混混,要知道像這樣的黑幫,後臺勢力可是很大的,手槍都拿得出,混跡的地方涉及廣大!

“這位小兄弟是?”濤哥看着我,問道黃山明。

“我子侄,過來幫忙的。”黃山明叼着一支菸淡淡的回答道。

“哦,您好您好。”濤哥走到我的面前,握手道:“我叫吳濤,小兄弟尊姓大名?”

我看着面前這個吳濤,被他身上的氣勢給鎮住了,所謂人,鬼,妖,屍身上都有獨特的氣勢。

我們通常會被鬼的怨氣嚇到,會被妖的妖氣迷到,會被殭屍的屍氣毒到,而人身上,不僅僅有罡氣,還有殺氣。

我從吳濤的身上感覺出來的氣勢,是那種百人見到就要下跪的氣勢,混跡黑白兩道久了,或許吳濤手上有過人命,久而久之,就會有這種氣勢!

“額……您好濤哥,我叫張孽。”我尷尬的笑道。

“張孽兄弟,一聽這名字就是有故事的人,今年幾歲?”吳濤問道我。

“十九。”我回答道。

“厲害,小小年紀就懂得黃大師的本領,快!進去我家,我要好好的招待你們!”吳濤摟着我的肩膀大笑道 塵塵搖了搖頭,毫不猶豫的說道,「推遲一點沒什麼關係,因為它根本不用超度,我根本感覺不到這個寶鼎上有一絲殺氣。」

東靈大人震驚,「這怎麼可能呢?你說的都是真的嗎?你們那些人可是不允許撒謊的。」

「我自然不會在乎,我說的都是真的。」少年點了點頭。

夜冰依得意的勾了勾唇,然後看向這兩位大人,「你們想要把它拿走,那麼隨便吧,不過目前聖子不可以直接來給寶鼎超度。

因為他說這上面的煞氣太重,他需要休養兩天,兩天時間過後,你們記得再把寶鼎拿回來,讓聖子來進行超度。」

東林大人在旁邊聽到她的胡言亂語,嘴角狠狠一抽,剛想要拆散她……

突然想到這兩個人平時也根本不把她給放在眼裡,平時就因為自己有一點小本事,就嘲笑她。

萬一讓他們將寶鼎帶回去,再受神靈大人誇獎,到時候這兩個人更不把她放在眼裡。

這麼想想,東靈大人便沒有吭聲,活該欺騙他們。

聽到夜冰依這麼說,兩個大師心中頓時打鼓,這寶鼎還沒有超度,如果他們拿回去,那麼豈不是也要受到詛咒?他們可不敢。

但是看到眼前這麼珍貴的寶鼎,他們的心中很是痒痒,就算再著急,也不敢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而且夜冰依母子剛剛摸了這寶鼎,如果真的有詛咒,今天晚上他們就必死無疑,說不定明天他們母子就死了,他們何必跟一個死人計較呢?

如此一想,他們也搖了搖頭,「既然如此,那我們就聽聖子的吧,等聖子休息完超度了它之後,我們再來研究它。」

夜冰依的臉上立即露出了一個鄙夷的笑容,還堂堂煉造大師呢,連她的兒子這種膽量都沒有,要是這些普通人害怕也就算了,但是她們這些設計這種法器之人都不敢觸摸它,又怎麼可以在煉造之路上走得長遠呢?

「兩天的時間么?那好啊,兩天的時間,娘親,我可以給你煉製出一個一模一樣的寶鼎出來。」

夜雲澈突然語出驚人,把眾人嚇了一大跳。

不過眾人都是一笑置之,根本沒有把他的話放在眼裡。

夜冰依卻是眼睛一亮,她的兒子從來說話該開玩笑開玩笑,不該開的也不會在這個時候胡說八道,所以她很相信他。

「兒子,你真的可以煉製出一模一樣的寶鼎么?而且還就兩天的時間。」

夜雲澈點點頭,但是提前我需要很多的材料,還有一些很稀有的材料,如果能夠給我找到的話,不需要兩天的時間,我就可以搞定了。」

畢竟他有著神級的煉丹鼎爐,還有神級的火種,再加上他的超級天賦,想要煉製出這些根本不是什麼難事。

除了缺少材料之外。

夜冰依眼眸亮亮的點點頭,如果兒子能煉製出來一個一模一樣的寶鼎,那麼這些詛咒什麼的,也都是假的了。

但是,夜冰依也煩腦了,她去哪裡短的時間給他弄來這麼多的材料呀? 背後的兩個大師對視一眼,一起上前來,「你真的需要材料,就可以打造出一個高級上品寶鼎?我怎麼不相信呢?如果這是真的話,這些材料包在我們的身上,但是他的話,我們不相信。」

他這麼年輕的一個孩子而已。

「沒錯,我也不相信。我們兩個人研究了這麼多年的器材,煉製出來的法器也才不過三件。

最高的還是中級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