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明白!”陳鈔票點頭說道。

莫柔點點頭,有些擔憂的看了陳鈔票一眼,提着包包出門了。

莫柔走後,陳鈔票拿出手機直接給唐琳打了電話。

“林少峯在哪家醫院?”陳鈔票問道。

“偉光醫院!三樓,十三號病房,有兩個保鏢守着,全是B級武者,並且是職業保鏢,猛虎安保公司的人!”唐琳好像早就料到陳鈔票會打電話來問一樣,直接詳細的說出了答案。

“好了,謝謝了!”陳鈔票說道,不得不說在這件事兒上他靠了他老子的情報網,但是他太想殺掉林少峯了。

陳鈔票掛掉電話之後,直接又給卡特琳娜打了個電話。

“琳娜!我有事兒需要你幫我!”陳鈔票說道。


“有事兒就想起我了?”卡特琳娜用諷刺的語氣說道。

“你不會是愛上我了吧?這語氣聽起來怎麼不對頭呢?”陳鈔票說道,這句話他本不想說,但是爲了調節氣氛,他必須說。

卡特琳娜沒有在陳鈔票那句話上糾纏,直接問道:“什麼事兒?”

“綁架一個人!對於你來說,小事兒一樁!”陳鈔票說道。


“地址,資料!”卡特琳娜簡短的說了兩個詞。

隨後陳鈔票便把剛剛唐琳告訴他的東西告訴了卡特琳娜。

“多久動手?今天晚上!”陳鈔票道。

“好,我要的東西給我準備好,送到我房間來!”卡特琳娜回道,她這些天一直都住在皇朝酒店,壓根兒就沒出去過,而陳鈔票期間去看過她幾次。

隨後,陳鈔票又打了個電話給劉童。

“哥,把嫂子借我用用!”陳鈔票說道。

“尼瑪?把嫂子借給你用用?你大爺?有那麼說話的?”劉童頓時怒了,心中直罵娘。

“不是,說錯話了,我有事兒需要嫂子幫忙!”之後陳鈔票便把一切都告訴了劉童。

“麻痹,林少峯那玩意兒活膩歪了?敢和老子弟弟搶女人,老子削死他!”劉童聽完後罵道。

“不用了,總之讓嫂子幫我這個忙就行了,絕對安全的!只需要嫂子幫我抽骨髓!”陳鈔票說道,開玩笑,卡特琳娜在還能出別的事兒?完全是小菜。

“嗯,我知道了,器械這類的我需要時間準備,晚上十二點左右,你到SC大旁邊的山水庭院門口接你嫂子!用不用我跟着你一起去?”劉童說道。

“隨便你,你來我也不介意!”陳鈔票道。

“我還是來吧,免得到時候你把我老婆給拐跑了!”劉童笑道。

“滾犢子!”陳鈔票怒罵。

之後,一切的事情安排妥當了,而莫柔也提着菜回來了。

陳鈔票直接拿着菜走進廚房,開始做飯。

做完飯後,陳鈔票和莫柔說了幾句,直接出門了。

莫柔只是告訴了他一句“量力而行!”

陳鈔票離開家之後,直接去了柳風那兒拿了一些卡特琳娜需要的裝備,自己也拿了兩把槍,隨後便奔皇朝酒店去了。

走到卡特琳娜門前,陳鈔票剛剛敲門,可是卡特琳娜的房門卻是已經打開了。 “是,小姐!”阿大點頭道,隨後一步步向陳鈔票走過來,口中歉疚道:“少爺,你還是自己過來吧……”

“老子,不!”陳鈔票再次高昂怒吼。

大廳中所有人都向陳鈔票看了過來。

陳鈔票覺得自己面子已經丟光了,他是個男人,一個大男人,但卻要被一個剛滿十八的小女孩兒收拾,這讓他這本着大男子主義做人的陳鈔票情何以堪?

“對不起了,少爺!”阿大滿臉歉意的向陳鈔票走過來。

陳鈔票眉頭緊皺。

老子的面子啊?

這是在大廳啊!

還在卡特琳娜面前被綁。

這面子咱丟不起啊。

陳鈔票心裏一陣哀嚎,但是在絕對強大的力量面前,反抗是沒有絲毫作用,但也不能因爲沒有作用就不反抗。

必須要反抗,否則一點兒面子都沒了,即使被虐也要反抗。

陳鈔票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反抗。

麻痹的,什麼時候纔是老子的翻身之日啊。

陳鈔票心中一陣哭嚎。

“少爺,您還是自己去小姐房間吧……”阿大走到陳鈔票面前繼續說道。


“除非她求我,不然老子纔不去!”陳鈔票說道,在舒千雅面前他習慣性用老子這兩個字眼,因爲他以爲這兩個字能增強他的氣勢。

“三秒之內離開這兒,我要吃飯!”卡特琳娜放下手中的刀叉說道,雙目冷冷的看着阿大,一股逼人的氣勢從卡特琳娜身上散發開來。

“殺氣!”阿大心中咯噔一下,隨後轉頭看向卡特琳娜,畏懼道:“居然是你!”


“是我,所以你還是讓你的小姐,帶着你消失在我面前!否則,別怪我不客氣!”卡特琳娜目不轉睛的盯着阿大。

陳鈔票也有種感覺,好像周圍的氣溫瞬間下降了幾度,一股森寒的冷意出現在心中,胸口有些發悶,好像有股強大的壓力擠壓着自己。

“殺氣……”陳鈔票自語,這種東西說之玄之又玄,只有輕身經歷才能夠明白。

“小姐,走吧!”阿大轉頭看向舒千雅道。

“不!今天我非要把陳鈔票給帶走!”舒千雅緊緊盯着卡特琳娜說道。

頓時原本是陳鈔票與舒千雅之間的戰爭,此時直接成了舒千雅與卡特琳娜之間的戰爭。

卡特琳娜雙目一冷,盯着舒千雅道:“舒千雅,我吃飯的時候不喜歡別人打擾!所以,我勸你帶着你的人快點離開這兒!”說到此處便頓了下來,沒有繼續威脅舒千雅。

“哼,我纔不怕你!”舒千雅冷哼一聲,隨後對着阿大,阿二,阿三,阿四說道:“給我上!”

阿大等人眉頭一皺,可是面對舒千雅的命令卻又不能不執行,旋即硬着頭皮直接向卡特琳娜衝了過來。

卡特琳娜森藍的瞳孔,散發着一股寒意,手中刀叉對着阿大一甩。

“咻!”刀叉割裂空氣發出了聲響。

阿大一驚,連忙轉身閃避,阿大速度也不慢,可以說非常快,反應動作都很快,但終究還是慢了半拍……

刀叉劃過,阿大臉上出現了一道血痕。

卡特琳娜身形一縱,直接向四人衝了過去。

三十秒之後,四人都站在原地不動了,每人臉上都出現了一道血痕……

至於他們爲什麼不動了,沒有人明白。

只有阿大等人自己明白……

如果卡特琳娜想殺他們。

剛剛他們已經死了……

“你們可以走了嗎?”卡特琳娜說道。

阿大四人沉默不語,眼中有着不甘心,但是卻沒有辦法,畢竟實力不如人。

“哼!我還就不信了!陳鈔票今天必須給我走!”舒千雅暴怒了,直接走到了中央,與卡特琳娜對峙。

我草!

這尼瑪什麼情況?

陳鈔票不可置信的看着舒千雅,他雖然知道舒千雅比他厲害。

但是尼瑪也沒到挑戰卡特琳娜的地步吧。

剛剛卡特琳娜的實力可是暴露出來了,陳鈔票也看出來了端倪,他都看出來了,比他還厲害的舒千雅能看不明白?

可是,這時候舒千雅站出來了,並且要挑戰卡特琳娜。

這尼瑪都是些什麼人啊?

陳鈔票心中狂叫,好像身邊的人就他最弱,已經弱爆了。

兩個女人都比他厲害,而且不知道厲害了多少倍。

我草……

陳鈔票在一旁有要淚奔的衝動,他這個人做得太失敗了。

同樣的身份,同樣的條件,可是舒千雅現在能挑戰卡特琳娜了,他還只能被別人壓着。

爲什麼?蒼天這是爲什麼?

爲什麼人和人的差別就那麼大?難道就因爲她是個女人?我是個男人?

陳鈔票看着舒千雅,頓時人生觀,價值觀,世界觀全部崩塌了。

舒千雅依舊穿着小短裙,一件淡藍色的短袖,扎着馬尾,穿着雙淡藍色的布鞋,典型的鄰家蘿莉打扮。

大廳中所有人都沒有在吃飯了,在皇朝酒店出現這種事兒,還是破天荒的頭一回,所有人都盯着兩個女人。

“都給我退下去!”舒千雅怒道。

“是!”阿大尷尬道,隨後四人便退了下去。

卡特琳娜與舒千雅周圍方圓五平米都沒有人了。

所有人看着這一幕都有種很怪異的感覺。

這有點兒像是羅莉與怪蜀黍的戰鬥。

但卡特琳娜是女人,雖然穿着男裝。

所以這是一場邏輯與御姐的戰鬥。

兩個女人的戰爭。

羅莉公主與御姐女王的戰爭。

到底誰更勝一籌?

所有人心中都在猜測。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