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些詫異:「對不起。」

「說對不起的人應該是我。」唐安禮再次緘默。

他是烈風域的原主人,又是蘇希丞的遠親堂弟,自然不會動他,這一點毋庸置疑,否則一旦處決唐安禮,必生內亂,眼前的解決方法是最好的了。

「七煞古界里,都發生了什麼?」蘇希丞問。

「簡而言之,一個殺局。暗族七君王之一的東臨利用三顆將星引來七煞古界,造就了一場三星七殺陣,以人類的鮮血與靈魂來滋養、祭煉一柄名為虛無的魔劍,這柄魔劍很無敵,據說能斬殺人王,我親眼看到虛無斬了龍武道人。」

「嗯,確實很厲害。」

堂姐頷首,一雙明眸透著深意:「我已經領教過了。」

「姐,你跟魔劍交鋒過?」我大驚。

「嗯。」

堂姐抿了抿紅唇,說:「如果沒有魔劍虛無,我十招內可斬東臨,但有了魔劍虛無,差不多能打個平手吧,我奈何不了他了。」

我暗暗心驚,東臨的強大我領教過了,堂姐居然能打個平手,如今的堂姐到底走到一個什麼樣的地步了?

蘇胤晨沉聲道:「七煞古界這一戰,雲族折損了林海侯,據說鎮南王也身受重傷逃之夭夭,差點就被三星七殺陣給鎮殺了,這一戰鎮南王府損失最慘重,十幾萬戰騎進入七煞古界,回去的不足五千,我靈修界的損失也不少,至少五百人歿於此役。」

「東臨得了魔劍虛無……勢力滔天,恐怕之後的幾個月暗族不會太安靜了。」蘇希語憂心忡忡,看了一眼堂姐,道:「璇音,你是我靈修界的支柱,這段時間暫時不要回北臨,留下鎮守邊界吧,剛好,也讓小軒多陪陪你,勝過於你在北臨過那枯索的日子。」

堂姐欣然點頭:「好!」

蘇希丞則道:「步王府已經建成,你們可以回去看看了。」

「嗯,也該回去看望一下父親了。」堂姐看向我,說:「回家看看?」

「好。」

我體內靈力在涅槃中枯竭,剛好需要一段時間調養,有堂姐在身邊也沒人敢動我,看了一眼身邊,說:「小顏,你也一起去。」

蘇顏一雙大眼睛靈動無比,似乎早就在等著我開口了,梨渦淺笑道:「好!」

蘇希丞咳了咳,說:「外域兇險,不宜於駐兵,貪狼兵團就是前車之鑒,傳令吧,所有聯邦軍隊撤入生命牆防禦,暫時採取收縮防守的戰略。」

「是,總長!」

眾人齊齊點頭。

……

隨後,讓趙昊、宋騫等人帶著軒月劍域的軍隊回山鎮守,我則和蘇顏、堂姐返回烈風域,去銀葉城,看看步王府到底建成了什麼模樣。

夜晚,銀葉城內燈火闌珊,就在城池的中心處,一座從前沒有的雄城拔地而起,殿宇連片、樓台成群,石林假山、荷塘亭台相連,有種超凡的氣勢隱藏其中,府門高大,大大的「步王府」三個大字在夜色中閃爍光輝,守衛成林,令人肅然起敬。

靈修界,唯一的一座王府。

畢竟太多年沒有出現過人王了,以前人王的居處早就在戰爭中損毀,又或者是被改建成官邸居所等等,步王府可謂是當世靈修界的唯一。

看著府門,我禁不住有種驕傲,是堂姐的絕世風采換來了這一切。

步家崛起,勢不可擋!

……

我也該多多努力了。

終有一天,我也會列位人王,一門兩人王,這才叫真正的獨步天下! 「老爺,大小姐和少爺回來了!」

……

步王府樓台相連,無比氣派,甚至就連凜雪城烈風域的首府也有所不及,並且這座王府並未完全竣工,目前完成的只是其中一部分,御花園、獸園、廂房等依舊在拓建之中,這座王府由聯邦政府出資,著實是花了不少錢。

當我們三人走入府門之後,父親、福伯遠遠走來。

以前的步家老宅,從大堂到大門只有不到二十米,如今不得了,內堂到府門要走上五分鐘,以至於父親與福伯竟然都走得氣喘吁吁了,不過滿臉紅光,見我們回來之後自然欣喜不已,急忙迎進大廳去,命人奉茶。

父親臉上的皺紋多了些,白髮也多了幾縷,我一眼瞥見,心底沒來由的一陣心酸,父親這一生都在操勞忙碌,臨老終於住進了這等氣派恢弘的王府,但兒女卻大部分時間都不在身邊,作伴的只有一個老僕,一群陌生護衛罷了。

「小軒。」

父親看著我的臉色,說:「你氣色不太好,臉上血色不多,是不是剛受傷了?」

「沒……」

我局促道:「只是白天里跟人切磋,所以靈力消耗得太多了而已,沒事的,有姐姐在,誰敢動我一根毫毛呀……」

堂姐莞爾:「是啊,父親您別多慮了,何況小軒現在已經是聯邦武神之一,以他的實力能資格欺負他又有幾個?」

父親釋然,又看向了蘇顏,一時心花怒放,老臉笑成了橘子樹皮一樣,說:「小顏也來了?太好了,既然你們都回來了就多住幾天,阿福,你別忙別的了,走,跟我去廚房,我們燒幾個拿手好菜給孩子們吃。」

福伯點頭:「好的,老爺。」

堂姐卻站起身:「等等,父親,我和小軒既然回來了怎麼能還讓你們二老忙來忙去,這頓晚飯我們來準備好了。」

「你們大老遠回來,就別動手了。」

父親堅持,沒有辦法,只好由著他去,王府的廚房事實上有十幾個廚師,負責王府上下數百人的伙食,但我們這一餐,父親卻堅持要自己來燒菜。

從小到大,我和堂姐也是吃著父親燒的菜肴長大的,如今父親老了,我們也長大了,此情此景,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王府內院,兩排護衛肅然而立,每個人身上都散發著強者氣勢,其中不乏地御境,甚至最強的一個已經擁有接近星御境的修為了,領口佩戴北臨的徽記,十分閃耀。

「姐,這些人是你從北方雪域派回來的?」我問。

「嗯。」

堂姐頷首:「別人的人鎮守王府我不太放心,這些人大部分都是在北臨與雲國激戰中受了傷的,我派遣他們鎮守步王府,一方面養傷,另一方面也能更好的保護父親,鎮守我們步王府的門庭,對了,聽說你和小顏的軒月劍域戰績斐然,在明月山那邊打得風生水起?」

「是啊,建立了一支明月軍,很強。」

我拍了拍胸脯,笑道:「姐,以後那個宗派要是敢欺負你,我就一聲令下,率領五千軒月鐵騎踏平他們的山頭!」

堂姐不禁吃吃笑,絕美臉蛋上滿是沁人心脾的笑意:「好好,其實敢欺負我的人也沒幾個,基本上在雪域只有別人被我欺負的份,雲國幾次進攻都被擊潰了,安靜了很長一段時間,接下來就看暗族有什麼動作了,東臨這個君王……還是有些棘手的。」

「對了,還有一件事情。」

我伸手分別牽著蘇顏和堂姐的手,拽著她們進了內堂,聲音如線的說道:「雖然在七煞古界里我被追殺得要死要活,不過七煞古界的最大機緣還是被我拿到了。」

「涅槃絕術?」蘇顏睜大美眸問道。

「嗯!」

堂姐也震驚了:「不會吧,在幾個人王的攻勢下你居然拿到了鳳凰法?」

我皺眉道:「其實,如果不是鳳凰法的涅磐重生,我恐怕已經死在三星七殺陣下,試想,連那些星御境巔峰的人都沒有逃得過斬殺,我怎麼又可能逃得過呢?」

堂姐明眸似水:「你打算分享給我和小顏嗎?」

「你們要學就學,不想學也至少觀摩一下,對你們會很有好處。」我沉聲道:「鳳凰浴火、涅磐重生,這是一個重來一次的機會,靈修界外那麼兇險,能掌握是最好不過了,鳳凰法被我銘刻在了萬物劍心裡,我外放靈墟你們就能觀摩了。」

「噓~~」

堂姐做了個噤聲的動作,笑道:「人多耳雜,等晚上再說吧,我和小顏今晚就在你房間里觀摩悟法好了。」

「嗯!」

我頓了頓,又說:「對了,姐,父親年歲大了,身體也一天不如一天,我們應該準備一些延年益壽的草藥給父親,還有,最好能讓父親和福伯的境界都稍微突破一下,至少能強身健體。」

「我這裡有一棵地品聖葯,大約能延壽十年上下,你那裡有什麼寶物嗎?」

「不老花、夢田參,還有靈雉樹上的靈雉。」

「那麼多?」堂姐欣欣然,主動道:「夢田參可是駐顏不老的聖葯呢,給父親吃上一小節就可以了,分我和小顏一點吧?」

我無語:「我在七煞古界里爭奪這株葯的時候就已經想好了,你和小顏每個人都有份。」

「好好。」

……

於是,晚飯時我和堂姐準備了一份水果拼盤給父親,不老花花瓣拌夢田參切片,加上一些甜醬,別有風味,此外還將一隻靈雉燒湯,這隻靈雉我沒有捨得吃,如今貢獻出來大家一起享用。

一嘗之下果然了得,肉味鮮美,入口即化,美味彷彿傳遍全身每一個細胞,讓人十分受用,並且靈雉肉確實堪稱聖葯,我只是吃了幾塊之後就感覺到體內原本乾涸的萬物靈墟就像是得到春雨滋潤一般,天地之間、星空之上的靈力瘋狂湧入身軀,被汲取,化為己用。

父親和福伯不知所以,以為那是一盤凜雪城名流社會最近流行的水果色拉,卻不知道是各種聖葯的集結,兩人分吃了之後,立竿見影,都變得容光煥發起來,彷彿年輕了十歲一般,至於夢田參,我分了兩截給堂姐和小顏,當場吃了,更顯得姿容煥發,傾國傾城。

夜晚,護衛們巡弋府邸的腳步聲從遠方傳來,房間里格外寧靜,我們三個的房間相連在一起,小顏推門而入的時候,堂姐也從牆壁處破界而來,一縷虛空氣流綻放,她便出現了,豐挺飽滿,御姐范十足,加上雍容的臉孔,簡直殺傷力十足。

房間里床很大,我靠在床頭,靈力涌動,手掌輕輕向前推出,瞬間就把自己的萬物靈墟呈現,靈墟之中,萬物劍心緩緩升騰起來,以騰空之姿立於我胸前,至於堂姐則迅速在周圍布下禁制,以防氣息泄露。

劍心下,一道鳳凰印記璀璨錚鳴起來,振翅高飛,轉眼之間凌空,將整個房間都襯得一片紊亂,幾息之後,鳳凰消散,化為一縷縷複雜的符號停留在空中,密密麻麻一片,這便是鳳凰法的真正奧妙所在。

堂姐和蘇顏一左一右坐在床邊,兩雙美眸再也移不開了,盯著鳳凰法觀望。

而我也靠在床頭,將心神沉浸入鳳凰法中,開始修鍊,真正意義上的掌握這門世間難求的至尊絕術,涅磐重生,這是何等的氣勢,真龍絕術主殺伐霸道,而涅槃之術則被譽為不死鳥之術,越戰越勇,能浴火重生,號稱絕世。

……

胸中宛若有一團火焰在燃燒,偶爾傳來不死鳥的一兩聲鳴叫,幾個時辰后,一團火焰化為數十道氣息蟄伏在體內各處,流轉不絕,隔著皮膚就能看到一道道不死鳥的印記,火焰猶如漩渦般在印記內自行流轉,焱勁涌動,就像是一個個火爐在運作一樣,為身體提供源源不絕的力量源泉。

不但是我,堂姐和蘇顏也各有所得,堂姐對法則的悟性更強一些,鳳凰印記已經出現在她的極火道心上了,至於蘇顏,她通體都變得熒燦燦,十分溫暖,肌膚更加剔透潤澤,讓人有種不由自主想要親近的感覺。

兩個人一會「哦」一聲,似有所得,一會又露出倦態。

畢竟,這門鳳凰法太過於深奧,想要一夜間完全掌握根本不可能,即使是堂姐的悟性也只是銘記住了部分真解罷了,蘇顏則是另闢蹊徑,從鳳凰法中洞察火焰真意,領悟浴火重生的部分玄奧。

沒過多久,兩人一左一右靠在我的懷裡睡著了,但身上卻暖洋洋一片,似乎連被子都不用蓋了。

我的腦袋昏沉沉,快要被鳳凰法的法則奧妙給撐爆了,整個人倦態橫生,也便張開手臂,一左一右的把兩人擁在懷裡,靠在床頭睡著了。

……

翌日清晨,溫暖陽光和煦無比的瀉落在房間里的地板上。

「唔……」

懷裡,一個飽滿挺拔的身段動了一下,一條充滿柔韌感的雪白手臂環在我脖頸間,低頭一看,發現堂姐不知何時鑽進了被子里,外套已經脫去,一對雪白的峰巒就這麼壓在我的左臂上,秀髮略有些凌亂,絕世風姿的臉蛋貼在我脖頸間,發出溫暖氣息,痒痒的一片。

右邊,蘇顏則是完全被我摟在懷裡,習慣性的,就像是往常在風起樓的沙發里睡著了一樣,不染一絲塵埃的雪膩臉蛋帶著飽睡的滿足,一頭淡金色長發在晨光下光輝燦爛,美不勝收。

「靠……」

我暗暗心驚,這醒來可怎麼解釋啊?

兵鑄山內,女山幸災樂禍的笑道:「禽獸啊,一大早的就把老姐和媳婦一起睡了……」

「我……我沒有……」

「哼,我不跟你爭。」 「姐?」

我輕喚一聲,心跳加速,生怕此時小顏也醒了,然後一招九霄炎龍舞把我給滅了。

堂姐的靈覺更加敏銳一些,悠悠睜開一雙美眸,看了看我,又看看一旁的蘇顏,頓時也有些慌張,俏臉通紅,當她低頭看到自己把我的胳膊抱在懷裡當抱枕的時候,臉蛋就更紅了,急忙鬆手,曼妙起伏的體態格外撩人,抓起一旁椅子上的外套翻身躍入虛空,破界而去,回自己房間洗漱去了。

真正的高手,走都走得那麼風姿驚世……

一旁,蘇顏也悠悠醒來,揉了揉美目:「我怎麼睡著了?」

「鳳凰法太玄奧複雜,睡著也正常。」我拍拍她的圓臀,說:「起床吧,下次再觀摩好了。」

「你拍哪兒呢?」她滿臉羞紅,卻又說:「不必再觀摩啦,一次已經足夠,我只是想一窺鳳凰法火焰真意的奧妙罷了,至於這無缺的鳳凰法,是你奪來的,也歸你一人所有,我和璇音姐都不會據為己有的啦!」

我驚愕了一下,也沒說什麼,上次真龍絕術也是分享給了大家,然而堂姐、師父和小顏都只是學了其中的某一個手段罷了,沒有完全掌握,這是靈修世界的規則,再親近的人也要留有一線餘地,不能完全盡收他人所學。

……

早餐后,神清氣爽,靈力恢復了近一半的樣子,靈雉肉的效果遠超乎想象!

院子里一片空曠,只有幾株桃花。

一時興起,凝出月刃,在院里練劍,沒有什麼劍法招式,只是一劍劍的劈刺而出,但每一劍之間卻又相互連貫,有種行雲流水的意境,看似平凡的一劍,蘊藏著開山破石的力量,不知不覺間我的劍法造詣已經走到了某一個讓自己都意料不到的境界了。

收放自如、一切隨心,比起列為「超一流」的雪域劍訣那種一招招的猛攻卻又不知道要高明了多少,不過不可否認的一點,我的劍道是萬千種劍法所洗鍊得來的,雖然不拘泥於招式,但威力卻勝過於那些招式。

腳步聲傳來,是父親。

「小軒,外面有人求見。」

「哦,誰啊?」

「銀葉武院的人,說是有幾名學生即將進行覺醒儀式,恰好又聽說你和璇音返回了步王府,他們擔心璇音公務繁忙,所以想請你這位新晉武神去主持這個覺醒儀式。」

「哦……父親,您覺得我該去嗎?」

父親笑了笑:「那些孩子都是鄰里,去一趟吧。」

「好的,小顏,你跟我一起去?」

「嗯!」

當我和蘇顏進入步王府大廳的時候,兩名導師裝束的中年人一臉恭敬,他們散發地御境氣息,身為銀葉武院的導師,對我和蘇顏這兩個新晉武神格外敬畏,低頭都不敢說話了,至於不遠處,一個美麗身影提著竹籃正從花園裡走過。

「姐,你去哪兒?」我追了出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