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當然滿意了。”藍雨涵道:“你到底要說什麼呢?”

“我本來還想着能和你一起去把你哥給解救出來,現在……”藍夜冷笑一聲:“看來,是我想多了。” 藍雨涵一愣,道:“你什麼意思?跟我一起去救我哥?爲什麼要救我哥?”

我心中暗歎一聲,果然是爲了藍金生而來的。

這下算是要得罪藍家的這兩個人了。

藍夜正要說話,楊柳突然喝道:“封了這個狂徒的穴道,別讓他在這裏浪費口舌了!雨涵妹妹,你們家怎麼會出這種不明事理的人!?”

藍雨涵臉色一紅,道:“我這個堂兄其實不是壞人,只是性子比較怪癖一些,平生也沒做過什麼大奸大惡的事情,術界中人也都說他是亦正亦邪的人物。”

藍夜又要說話,楊柳喝道:“閉嘴!”向前縱身一躍,伸手就去點藍夜脖頸、胸前的大穴!

藍夜被我用金牙線拘束着,無法動彈,只能眼睜睜的看着楊柳近前,去封他的穴道。

我實在是忍不住了,將手一伸,攔住了楊柳。

楊柳愕然道:“你幹什麼?”

我道:“柳兒,別封了,他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吧。”

楊柳一愣,藍夜也是一愣,郭沫凝慨然嘆息道:“佛心相尊,這個佛心,終究是沒有錯。”

“呵呵……”藍夜冷笑一聲,道:“陳歸塵,你就算是這個樣子,我也不念你的好!假惺惺!”

“隨便你!”我索性將金牙線也收了,道:“我做什麼事情,問心無愧就好!你不是我的對手,已經在我手上敗了一次,念在你有情可原的份上,我饒你不死!如果再敢放肆,休怪我下次無情!”

木蘭無長兄 “好厲害!”藍夜果然還是不念我的好,俯身拾起地上的那兩半被我用金牙線割開的金屬環,嘆息道:“鐲兄啊鐲兄,今天是我倒黴,倒也連累了你!咱們還是走吧。”

說完,藍夜扭頭就走,竟然也不再跟藍雨涵說話了。

藍雨涵哪裏肯依,上前就攔住了藍夜,道:“你剛纔說要去解救我哥,到底是什麼意思?你別話說到半截就不說了。”

藍夜站住呆了半天,看看藍雨涵,回頭又看看我,道:“我說着玩的。你還是跟陳歸塵他們一起去看無野玩把戲吧。”

藍夜這句話讓我心中一動,他居然是真的不再提藍金生的事情了,不管是不是因爲我放了他,總歸是個好的信號。

藍雨涵道:“那你現在要去哪裏啊?你不是說你來這裏也是要去看無野作法嗎?”

“無野作法有什麼好看的。”藍夜道:“我現在不想去了。”

“我不信!”藍雨涵執拗性子上來了:“你太奇怪了!你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怎麼這麼煩!”藍夜瞪眼道:“剛纔還說我是壞人,現在又來問我?走開!”

藍雨涵一愣,眼圈立即紅了,眼淚“吧嗒、吧嗒”的開始往下掉。

“哎呀,哎呀!”蔡子霄急了起來:“藍夜,你怎麼這麼說你堂妹?!我都看不下去了!”

“閉嘴!”藍夜惡狠狠的看着蔡子霄說道:“你對別的女人隨便調戲,只要不太出格,我管不着,咱們還是朋友,你要是敢對她心懷鬼胎,我閹了你!”

蔡子霄嚇了一跳,訕笑道:“哪裏的話,我把雨涵當妹妹看。哎,你真的要走啊?”

藍夜已經邁步朝着我們來時的方向走去。

蔡子霄一急,道:“等等我!無野那裏確實沒什麼可看的,我也跟你一起走吧!”

“你往哪裏去?!”曾立中趕緊攔住蔡子霄,道:“調戲完我魚妹妹,就準備這麼走了?”

魚妹妹?

我的牙登時倒了一片,魚無雙什麼時候成他妹妹了?

魚無雙也嗔目而視,道:“淫賊!想走也行,自廢道行吧!免得你下次再去禍害別的姑娘!”

“對!”曾立中道:“我魚妹妹宅心仁厚,這次就放你一條生路!只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你自廢道行吧!”

“這個,這個……”蔡子霄看着藍夜越走越遠,真的是不打算回頭了,急得抓耳撓腮,再看看我們這邊,尤其是瞥了我一眼,趕緊心有餘悸的嚥了口吐沫,突然眉頭一擰,喊道:“哎呀!哎呀,哎呀!這人有三急啊!真是三急來了,管都管不住啊!”

說着,蔡子霄就去抓自己的褲腰帶。

在場的多是女人,楊柳、邵薇、唐詠荷、藍雨涵、丁雪婷、魚無雙等人都是臉色一變,曾立中喝罵道:“淫賊,你想幹什麼?!”

“說了人有三急!”蔡子霄道:“酒喝多了,想尿,你管得着啊?”

說着,蔡子霄又去摸褲腰帶。

衆女紛紛驚叫,趕緊都把頭給轉過去了。

曾立中大怒,道:“好你個無恥的淫賊,本少廢了你的根!”

罵聲中,就要往前衝,蔡子霄突然喊了一聲:“曾立中,你皮帶斷了!”

曾立中連忙看時,蔡子霄“哈哈”一笑,縱身一躍,已然從曾立中身前逃了出去,他的輕功極其高明,瞬間便只剩下一道背影,遠遠的追上了藍夜,兩人並肩而去。

曾立中氣的跺腳,池農不禁笑道:“這個蔡子霄,也是個人才啊。有些蠢材上了一次當不說,還能被騙兩次。真是沒法說……”

曾立中明明知道池農是在說他,苦於確實是自己理虧,無法反駁,就裝作沒有聽見。

蔡子霄走了以後,衆女才紛紛回過頭來,都在怒罵蔡子霄不要臉。

只有唐詠荷詫異的看着郭沫凝,道:“這位郭姑娘,你剛纔好像沒有反應啊。你就不怕……”

我也發現了,剛纔衆女都怕蔡子霄真脫了褲子,紛紛扭頭不敢看,只有郭沫凝沒有任何反應,真是豪邁。

唐詠荷這麼一問,郭沫凝也只是一笑,道:“不怕什麼?”

唐詠荷嚅囁道:“不怕那個淫賊脫褲子?”

“他不會的。”郭沫凝說:“他爲人滑稽而已,不會真脫的。”

唐詠荷詫異道:“你這麼肯定?”

“當然。”郭沫凝道:“我們對術界每個人的資料都異常熟悉,不會弄錯的。”

唐詠荷道:“那你們也知道我嗎?”

“當然。”郭沫凝道:“你是唐詠荷,茅山一竹門下,紅葉道長的弟子。”

唐詠荷道:“就知道這麼多?”

郭沫凝一笑,道:“你還想讓我說什麼呢?難道把你三歲時候的那個祕密也公諸於衆?”

唐詠荷聽見這話,臉色驀然大變,我們也都是一怔,曾立中已然好奇道:“三歲時候的祕密?什麼祕密?”

“沒有,沒有!”唐詠荷連忙搖搖頭,道:“我會有什麼祕密?三歲的時候,還什麼也不懂呢!”

“我是問郭姑娘的。”曾立中狐疑道:“你急什麼急?郭姑娘,你說她三歲時候的祕密是什麼?”

“沒有。”郭沫凝突然改了口,道:“我說着玩的。”

曾立中不滿道:“你怎麼跟那個藍夜一樣啊,明明就是有,偏偏說是說着玩的!”

曾立中這麼一說,倒是引起了藍雨涵的注意,藍雨涵擦了擦眼淚,問曾立中道:“曾師兄,你知道藍夜剛纔是有話說嗎?他要說什麼?”

曾立中這才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連忙說:“沒有,沒有,我是說着玩的。”

又是說着玩的!

這次,就算是傻子,也知道曾立中是在說謊掩飾。

池農嘆息一聲:“真是爲他的智商捉急。大傻成不在,就顯着他了。”

眼見藍雨涵目光古怪的看着我們,我有點受不了這份潛在的壓力,我說:“藍姑娘,實話對你說了吧。你哥哥藍金生,是被我們給打敗的,最終也算是被我們給送進了監獄!” 藍雨涵聽見這話,呆了半天,道:“被你們打敗的?進了監獄?”

我點點頭,道:“對。”

“爲什麼?”藍雨涵愣了一下,像是沒聽明白我話裏的意思一樣。

邵薇嘆了一口氣,過來握住藍雨涵的手,道:“因爲你哥哥就是異五行金堂的堂主。”

“我哥,是異五行金堂的堂主?”藍雨涵說夢話一樣的重複着邵薇剛剛說過的話。

“對。”邵薇說:“所以他才認識無野,所以我們才說無野就是壞人。你明白了嗎?當初也是你哥把我們困在他的機關中,把我們全都傷了,用金鬼祟毒給傷了。他跟他的屬下,在用偷金術四處偷金,爲異五行提供財力支撐……”

“你別說了!”藍雨涵突然大聲叫道:“你別說了!我不聽,我不想聽!”

藍雨涵喊着,把手從邵薇的手裏抽了出來,瞪着我們道:“你們都是好人,就我哥是壞人!”

“你這姑娘,怎麼剛纔不還好好的嗎?”池農道:“剛纔藍夜不分是非,不明事理的時候,你不還說他嗎?現在怎麼又變了?”

“讓你管?!”藍雨涵道:“要你管嗎?!你是誰呀?”

“這……”池農“嘁”了一聲,道:“莫名其妙。我才懶得管呢,實話說,要我是錚子,我當時就把藍金生給滅了!還饒他一條命,呵呵……”

“你!”藍雨涵恨恨的瞪了池農一眼,曾立中見狀,慌忙過來說:“藍姑娘,藍姑娘,你聽我說,這個這個是誤會!怎麼說呢,當時,你哥哥確實跟我們發生了一場衝突,但是,我們是奔着友誼第一,打架第二的精神纔開戰的,事後,基本上沒有人員傷亡,我們不但沒有傷害你哥哥,還放走了其他一些人,並且跟你哥哥結下了深厚的友誼,還讓警察客客氣氣的請你哥哥到警察局裏做客……”

“是不是還要到監獄裏參觀學習?”藍雨涵冷笑一聲,看着曾立中,罵了句:“色鬼!”

“你……”曾立中臉一紅,也無語了。

藍雨涵突然轉向我,說道:“陳歸塵,什麼佛心相尊,什麼看相,什麼麻衣陳家的弟子,什麼宅心仁厚,都是假的!假仁假義!你就是個大騙子!”

楊柳忍不住道:“你真是不識好歹!”

“我就是不識好歹,我再也不要見到你們!”藍雨涵哭着喊着,突然縱身一躍,穿過衆人,拼命地往金雞嶺深處而去。

“藍姑娘!”我喊了一聲,道:“去找無野的人多,三教九流,各色人等,好壞不一,良莠不齊啊!你一個姑娘家,還是跟我們一道走吧!”

“大騙子!”

藍雨涵又罵了我一句,聲音遠遠傳來,頭回也不回。

楊柳瞪了我一眼,道:“賤,自取其辱,人家明明都走了,還非要喊,喊什麼喊?大騙子!”

“唉……”我嘆了一口氣,苦笑道:“這個藍雨涵,看上去柔柔弱弱的,沒想到性子這麼犟!早知道一開始就跟她說實話。這還落了個大騙子的稱號。”

“陳大哥不要放在心上了。”丁雪婷道:“藍雨涵的年紀還小,你看,才十七八歲吧?小姑娘家家的,再溫柔的人,從大門大戶裏出來,也有性子。再加上兄妹之間的感情一般很深,你把他親哥哥給弄到監獄裏去了,她一時無法接受,也很正常。她惱恨你,也是因爲之前太崇拜你了。她崇拜的人,把她的親哥哥打敗送到了監獄,這種心理上的落差,實在是太大了,無論是誰,也不好接受啊。”

“我知道。”我點點頭,道:“天色不早了,咱們也該走了。”

楊柳拉了我一把,道:“你急什麼?”

我愣了一下,道:“你看看天色,馬上都要黑了,還不走,幹什麼?”

池農道:“時間真不早了。西邊的太陽都快要落山了。”

“對,不能耽誤了。”邵薇道:“在山裏趕夜路可不好。山中古怪多,魑魅魍魎隨時出沒,咱們要是趕路的話,就快點。”

楊柳道:“我看他是想熱臉貼人家的冷屁股。”

“啥?”我詫異道:“我貼誰的冷屁股?”

“藍雨涵啊。”楊柳似笑非笑道:“她剛走,你就要追上去。想幹什麼?”

我哭笑不得,道:“你現在怎麼越來越愛吃醋了?大姐,那咱們是不是要等她走到無野那裏去了,咱們纔開始走啊?成哥的安危重要啊!”

楊柳一聽這話,才恢復了正常神色,道:“我就是開個玩笑,咱們趕緊走吧!”

我回頭看了一眼郭沫凝,道:“這位郭姑娘,是單獨走,還是跟我們一道?”

“一道,一道!”郭沫凝沒有說話,曾立中已經開口搶答道:“一起走,人多,人多了,彼此之間好照應,是不是呀,郭姑娘。”

“人家可不需要你照應!”唐詠荷不滿道:“她可是誰也不怕。”

郭沫凝淡然一笑,說:“人多了,也可以解悶,我跟你們一道走。”

唐詠荷一聽,撅着嘴不吭聲了。

我心中卻是有點高興,郭沫凝熟知術界的各種消息、典故,若是途中遇到什麼稀奇古怪、不知底細的事情,從她那裏或多或少都能得到些幫助。

我又看了一眼魚無雙,道:“魚姑娘,你呢?你是否也是準備去參加無野的百鬼復生大會?”

“對。”魚無雙道:“我也是去看熱鬧的。”

池農道:“這位魚姑娘可是太湖魚王家的千金?”

“是我。”魚無雙笑了笑。

“魚家生在太湖邊,自幼練就的水性本事,可是天下無雙。”池農說道:“魚無雙,名字挺有趣。只不過無野可是異五行土堂的人,歷來土克水,魚來土中,不吉利啊。”

魚無雙一愣,道:“我沒來過中原,所以就來瞧瞧,沒想那麼多的。”

我道:“那魚姑娘要不要跟我們一起?”

“要!”曾立中又搶答道:“魚妹妹當然要跟我們一道了。魚妹妹,你可不能自己走,我懷疑蔡子霄根本就沒有走遠,他估計會暗中窺視,等我們大傢伙,尤其是我走了,你又獨自一人了,他便要下手了。”

這話說的魚無雙花容失色,趕緊說:“我自己走着也無聊,大傢伙一起吧。”

“得咧!”曾立中大喜,叫了一聲,道:“啓程!”

我問丁雪婷道:“從這裏到無野那裏,需要走多長時間?”

丁雪婷道:“我曾經來過一次,這裏山谷綿長,道路狹窄崎嶇,而且多是盤山之路,上去復又下來,其實不算太遠,但要是走起來,就遠。如果施展輕身功夫,全速飛奔的話,可能要一個多小時,眼下,咱們人多,緩步而行的話,時間就不好確定了。”

丁雪婷的本事有多高,我還摸不着底細,但看目中光彩,似乎在異五行堂口先生級別,她全速奔跑的話,還要一個多小時,那走起來,確實要花費不少時間。很可能,沒有到達目的地,天色就黑了。

於是我說:“那咱們儘量走快些吧。不過不要拼全力,無野搞得動靜太大,來的人太多,肯定不乏歹徒,大家要預留些力氣,以便應對路上的突發危機!”

當下,衆人把該拿的東西全都帶上,全速開拔。

丁雪婷走了幾步走後,便不着痕跡地走到了朔月身旁,道:“還未請教這位大哥的尊姓大名,在下丁雪婷。”

古朔月連回頭也沒有回頭,更不用說跟丁雪婷說話了。

丁雪婷倒是不死心,又問了一遍,古朔月吭聲了,兩個字:“聒噪!”

聲音怪怪的,把丁雪婷驚的臉色一變,倒也不再吭聲了。

這一路走來,都是曾立中在後面耽誤時間,插科打諢,往來於魚無雙、郭沫凝、丁雪婷和邵薇之間,直走到天色黑暗,也沒到目的地。

問了丁雪婷,丁雪婷說,我們走的路程,才一半而已。

我氣的說曾立中,道:“再磨蹭,你就別去了,在這裏等着我們回來算了!”

曾立中這才收斂了一些。

“哎!”不過是消停了片刻的功夫,曾立中突然驚聲大叫,嚇得大家都是一怔,只聽曾立中喊道:“地上有東西!我踩到了!”

“什麼啊!?”池農不滿道:“你那麼大的人了,別一驚一乍的,行不行?!”

我回頭看時,只見曾立中擡起了腳,露出了一塊黃燦燦的東西。

“金子!”曾立中大喜道:“哎呀,你們快看,這山裏居然有金子!我踩到了!”

說着,曾立中就下手去撿那東西,我大喝一聲,道:“住手!別動!”

曾立中愕然道:“怎麼了?”

我道:“那是紙元寶,你沒看出來嗎?” 寂靜的山野,蒼茫的月色打在崎嶇不平的山道上,更是顯得異常靜寂。

衆人全都在看曾立中撿東西,聽見我的話,無不大吃一驚。

魚無雙道:“陳大哥,那,那是金子啊,金元寶。”

“金元寶?”我也吃了一驚,環顧衆人道:“你們看見的,都是金元寶嗎?”

衆人紛紛點頭。

“不好了。”我臉色一變,道:“這山路有問題!”

“啊?”丁雪婷道:“不會啊,我以前就是走的這條路,沒什麼問題啊。”

我道:“丁姑娘以前走的是夜路嗎?”

丁雪婷搖搖頭,道:“不是,是白天來的。”

“白天無事,夜裏未必。”我道:“無野這種人,絕不是什麼良善之輩,放下消息,讓人前往這山中腹地,必有陰謀!”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