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聞聲,緩緩擡起頭,看了一眼雲琛,沒說話,臉色繃的很緊,許久,纔對雲琛搖了搖頭,說:“有你在的地方,我就不怕,”

雲琛聽後,握着我的手,更緊了,卻沒在說話,

走到了帝純的身旁,幾個人商量了接下來的路程該怎麼走之後,這才繼續前行,

來之前,洛十五帶了手電,卻沒打開,而是在商量了接下來的路程之後,這才把手電打開,走在了最前方,帝純跟在洛十五的身後,一臉平靜,

這條隧道不長,幾分鐘我們就從這兒走了出去,走出隧道的一剎那,映入眼簾的東西,卻把我震驚的不行,

長這麼大,去過的地方數不勝數,我卻真是沒有見過什麼地方,能有這麼美不勝收的一副景觀,

周圍的花草長得十分茂盛,五彩斑斕的,好看的不行,一旁的樹木足足有二三十米高,早就長成了蒼天大樹,有的樹上掛着果實,有的樹上攀着一些動物,前方更有一處清澈無比的湖泊,站在湖邊,都能清晰的看見湖泊裏遊蕩者的蝦蟹和烏龜,

“這個地方,真的是禁地,”

越朝着深處走,我越不禁感嘆我們幾個是不是進錯了地方,而洛十五聞聲,更是回頭白了我一眼道:“你小時候沒人告訴過你,越沒的地方越有毒嗎,”

“可這裏和想象中的禁地差別未免也有些太大了吧,”

我嚥了咽口水,小聲的回答道,

洛十五聽後,嘆了一口氣:“哎,這禁地長什麼樣我也只是聽說,自己沒有來過,卻沒想到和傳聞中的一模一樣,”

話音落下的剎那,我沒在說話,大家瞬間都安靜了不少,耳旁除了自己的呼吸聲,便是周圍同伴的腳步聲,和有什麼東西,在叢林裏穿梭的聲音,

仔細一聽,這穿梭的聲音有些快,好像是……蛇,

想到這的剎那,我的頭皮瞬間一麻,我最怕的就是這滑溜溜長長的東西了,哪怕我是在這兒遇見個大糉子,或者千年女鬼都沒關係,可千萬別把這祖宗整來,

就在我這念頭剛在腦海中閃過的剎那,草叢裏忽然傳來“咻”的一聲,像是有什麼東西,猛地從草中騰起,我擡頭一看,發現竟是一隻黑色又帶着一對兒小翅膀的蛇,朝着我們的方向撲來,

雲琛和帝純的反應最快,只是瞬間,便將這隻蛇給分屍了,

這蛇我認得,小時候在山裏見過幾次,在我們那兒叫他過山峯,俗稱眼鏡王蛇,這蛇的體內有抗毒血清,所以當其他毒蛇對眼鏡王蛇施咬時,眼鏡王蛇通常會安然無恙,

不但吃鼠類,還在食物不足時吃同類,因此,眼鏡王蛇又被稱之爲“蛇類煞星”,毒的不行,被咬上的人半個小時內如果沒有及時治療必定死亡,所以小時候村子裏的人見着他就跑,卻沒想到竟然在這兒,也遇上了他,

“你們這裏生態真好,”雲琛忽然開口,望着洛十五不緊不慢的道了句,聲音很輕,讓人聽不出是褒是貶,

我正詫異雲琛這話是什麼意思,擡起頭正想問,卻猛地發現,我們竟然被蛇羣給包圍了,

這羣蛇的種類繁多,五顏六色的,我能認得出的蛇也只有少數幾種,還都毒的不行,站在原地頭皮發麻的厲害,止不住的朝着雲琛靠了過去,

雲琛伸出手,攙扶了我一把,給了我一個別害怕的表情,我狠狠一咬牙,從腰間將那柄無心給抽了出來,發現大家已經紛紛拿出武器,卻沒誰輕舉妄動,

可耳旁雜亂的聲音卻越來越多,我頓時猛地轉過頭,發現周圍的草叢裏更是源源不斷的探出一隻只小腦袋,望着我們,蛇羣的數量多的驚人,我的腦子猛地一嗡,忽然想起了先前在古格王墓裏洛十五露的那手,連忙讓洛十五吹個笛子把這些蛇弄走,

可我這話剛一說完,洛十五的眼底流露出幾絲慌亂,只在瞬間,便被她隱了回去,隨後她開口道:“那個……這蛇的數量太多了,我控制不了,”

我聽後,頓時有些詫異,卻沒再說話,而是緊張的環視周圍的蛇羣,生怕有什麼蛇,突然衝出,給我猛烈一擊,

就在這時,帝純的身影猛地一晃,朝前一撲,竟是追上了其中一隻身材嬌小,卻在空中飛行的小蛇,

我長這麼大,從來沒見過有蛇能飛在空中,不由得直接愣在了原地,而先前那些包圍着我們的蛇,更在頃刻間追着帝純去了,顯然是爲了保護那隻被帝純所追逐的小蛇,

見狀,我們幾個連忙跟了上去,耳旁卻猛地響起洛十五的一陣驚呼:“天啊,麟蛇,傳說竟然是真的,”

我聞聲,連忙回頭問洛十五:“什麼傳說,”

洛十五說,她自由在苗疆,便不斷聽聞着一個傳說,

蛇在屬相里稱爲小龍,具有靈性,傳說蛇五百年化蛟,蛟千年化龍,龍再五百年長角,再過千年長翅,

而苗疆的祖上曾經救下過一隻觸犯天條的神龍,作爲回報,這隻神龍從此便在苗疆區域內福澤一方,守護疆土,

苗疆以蠱聞名,最厲害的蠱,便爲苗疆神蠱,金蠶蠱,據說金蠶蠱百毒不侵,爲萬蠱之王,天下所有蠱毒在它面前,只能稱臣,千百年來,卻只有區區幾人在苗疆深處,將金蠶蠱養成,

明朝末年,守護在苗疆的神龍忽然失蹤,留下一顆巨蛋,震驚苗疆上下,

想不到的是,幾年後,巨蛋孵化,從裏面孵出一隻似龍,似蛇的東西,當時的苗疆巫神直接將巨蛋裏孵出來的東西,放入了苗疆禁地,

那時的苗疆禁地,還不叫禁地,是苗寨疆土開闢以來,風水靈氣最盛的一處聖地,用來培育金蠶蠱的地方,所以在巫神將巨蛋裏的東西放入聖地的時候,寨子裏不少人都提出反對,卻被巫神給壓了下去,

至此,這塊聖地被封千年,苗疆再無金蠶蠱出世,只留下了一處被封禁的苗疆禁地,

久而久之,苗疆裏的傳說越來越多,甚至其中有一個傳言,編的最真,說巫神當年將神龍之子放入禁地是發現了苗疆在逐漸走入衰敗,所以將神龍之子放入苗疆禁地之內,日夜看護那隻存放已久的金蠶蠱,等待有緣人的降臨,

可那神龍之子雖是神龍所生,卻似龍非蛇,所以苗疆的人,給他取了一個特別好聽的名字,爲麟蛇,

只不過在這千百年來,能進入禁地裏的人少之又少,更別說有人能夠在禁地裏遇見傳說中的麟蛇而找到被掩藏在禁地深處的金蠶蠱了,

聽到這,我頓時一愣,帶着幾分懷疑的看着洛十五問道:“所以你進這禁地,該不會是爲了金蠶蠱而來吧,“

洛十五的面色一僵,雙眸帶着幾分躲閃,對我打着哈哈笑了兩聲,道:“哈哈,哪會啊,剛纔說的那些都是傳說,就算剛纔那隻蛇特別奇怪,能飛在空中,也不見得是傳說中的麟蛇啊,”

洛十五說這話的時候,語氣十分緩慢,生怕自己說錯任何一個字似得,我聽後,沒在說話,卻發現之前追上麟蛇的帝純忽然原路反了回來,而之前出現的那一大批蛇,包括那隻麟蛇都不見了蹤影,

一見帝純回來,洛十五連忙開口問他:“怎麼樣,你見到那隻會飛的蛇了嗎,長得什麼樣,”

帝純聞聲,若有若無的看了一眼洛十五,不屑的回了她一句:“見到了,一隻雞冠子罷了,”

洛十五一聽,臉色猛地一緊,似乎有些不太相信帝純的話,連忙問道:“什麼雞冠子,那不是麟蛇嗎,”

從洛十五的口中可以聽出她特別在意那條蛇到底是何方神聖,可帝純接下來的話,卻聽的洛十五臉上裂痕不斷,

“麟蛇,噢,你說你們苗疆那傳說啊,傳說一般都是編的,你竟然也信這個,雞冠子你竟然不知道,蛇頭像雄雞頭長火紅雞冠,體色各異,身長一尺多,粗大約幾寸,身材嬌小劇毒無比,到了一定年份,還能飛,”

帝純不緊不慢的說着,我一聽他這描述,頓時想起了我媽小時候和我說過的一種蛇,只不過這蛇在我媽嘴裏稱爲野雞脖子,

據說這野雞脖子智商極高,團隊性強,還能控制蛇羣,俗稱蛇中之王,哪怕是之前那隻攻擊了我們劇毒無比的眼鏡王蛇在他面前也只能俯首稱臣,

“不過蛇的傳說可能是假的,但是金蠶蠱卻是真的有,”

就在這時,帝純忽然將話題扯到了金蠶蠱上,我聽後頓時一愣,詫異的擡起頭,看了一眼帝純,

洛十五聽後,卻激動的不行,連忙問帝純:“你怎麼知道金蠶蠱和麟蛇的事情,”

帝純嘴角輕輕一勾,露出一抹得逞的笑容,

魚兒似乎,上鉤了, 帝純臉上的表情,毫不遮掩的展露到我面前,我見狀,震驚的不行,心中不由得猜想帝純到底是不是故意的,

可帝純卻給洛十五回了個高深莫測的表情,不知道爲什麼,我總感覺他倆很奇怪,先前一開始,洛十五特別附和帝純,帝純也特別附和她,可進了這苗疆禁地之後,他倆卻全變了個樣兒,讓我頓時有些摸不着頭腦,

“不想和我說麼,”洛十五一見帝純給她擺譜,語氣頓時帶着幾分不善,帝純輕輕的看了洛十五一眼,不緊不慢的吐出一句:“一個姓洛的告訴我的,這個姓洛的是誰,我想,你應該認識,”

“洛水,”洛十五眉頭猛地緊張了起來,帝純搖頭,洛十五連忙接着問道:“我奶奶,”

帝純還是搖頭,並沒其他表示,洛十五的目光猛地一顫,不可思議的吼了一句:“她,,”

帝純抿嘴輕笑,沒在說話,可洛十五接下來卻像抓了狂似得,看着帝純的目光不但帶着幾分忌憚,還有我看不懂的幾分情緒,

沒在多話,洛十五繼續帶着我們在苗疆禁地裏走着,帝純一臉淺笑的跟在她的身後,我的目光不斷在他倆身上交織,卻半點看不出他們兩個之間到底有什麼玄機,

“你有沒覺得,洛十五越來越奇怪了,”

就在這時,容尋忽然在我耳旁,小聲的問了一句,我聞聲,輕輕回頭,看了容尋一眼,隨後對他點頭道:“印象裏我記得洛十五和帝純特別不對盤,”

話音落下的剎那,帝純忽然回頭,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也不知道是聽見了我說的話還是怎麼的,目光帶着幾分我看不懂的戲謔,站在我身旁的雲琛猛地回他一道殺氣,他這才把目光收斂了起來,

奇怪的是,我們在禁地裏走了好久,不但再沒碰到先前那蛇羣,就連一隻小蛇都沒在遇到,

可越是這樣,越是奇怪的不行,按理說這兒的生態那麼好,溪水又那麼清,蛇類隨處可見纔對,就連一向拖後腿的簡希,都察覺出了異樣,頓時開口問道:“你們有沒覺得那些蛇很有可能潛伏在暗處,還想弄我們,”

“挺有可能的,雞冠子特別聰明,”

帝純輕聲回答了簡希一句,語氣清淡的不行,洛十五聞聲更是不斷回頭,看着我們的一舉一動,眼底的目光帶着幾分探究,似乎在想我們和帝純的關係什麼時候好到能夠交談甚歡了,

就在這時,前方忽然出現一個山洞,洛十五提議想進去看看,雲琛卻攔住了我們,伸手觸摸起了四周的洞壁,隨後回頭看了我們一眼,開開問道:“你們有沒覺得,這牆壁和我們之前進過的洞穴不太一樣,”

我一聽這話,連忙上前仔細的看了看,發現這洞壁還真和我們之前進過的不太一樣,上面有許多像是什麼東西經過的刮痕,逼真的不行,

“裏面很可能是個蛇洞,而且有大東西在裏面,”

帝純摸了摸洞壁,不緊不慢的開口道,說話時,看了雲琛一眼,又看了洛十五一眼,可這洛十五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苗疆裏傳說的神龍給迷了眼,一聽大東西,又可能是蛇,眼底猛地放出了精光,開口問道:“這洞這麼大,能造成刮痕的怎麼也得有這洞的一半大,會不會是神龍之子留下的,”

我一聽洛十五這話,頓時有些無語,她之前不是說好的進苗疆禁地根本不是爲了什麼金蠶蠱而來,而是爲了解開自己和顧傾城到底是什麼關係,爲什麼會長得那麼像麼,

沒在說話,大家看着洛十五的目光都有些奇怪,可洛十五卻打開手電直接朝着洞內走,

我們大夥兒是一起來的,雖然不太想進這個洞,可卻也不能丟下洛十五一個女孩子進這麼危險的地方,不由得全都跟在了她的身後,

這個洞很大,足足有兩三人高,一兩人寬,像是天然形成的溶洞,越朝着裏面走,越能在地板上看到許多蛇蛻皮後的痕跡,有大有小,密密麻麻的全堆在角落上,我只稍稍看了一眼,便頭皮發麻的厲害,莫名的覺得有些不寒而慄,

走着走着,前方卻忽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溶洞,溶洞裏有許多爬行的痕跡,更有一大堆的蛇皮全堆在一角,空氣裏瀰漫着濃濃的蛇味,難聞的不行,可這洛十五也不知道是中了什麼邪,越見到這些,越一口篤定這裏就是麟蛇的巢穴,金蠶蠱就在那裏面,腳下步伐快的我想拉都拉不住,

可我越看着她這樣,越是有些不解,雖然我對金蠶蠱瞭解的不多,可從她之前進這洞時給我描述的那樣子,卻莫名的讓我覺得好熟悉,

金黃色有點像蠶一樣的蟲子,萬蠱之外百毒不侵什麼的,和她之前在古格王墓裏放在我手裏的那小蟲子不是一模一樣嗎,

還記得當時洛十五和我說,這小東西可是它的寶貝,苗疆的寶物,她奶奶怕她在外面出事,讓她帶着防身的,

而且名字叫什麼來着……我忽然有些想不起來了,

只是瞬間,我的腦子猛地一嗡,忽然想起來,之前洛十五給的那小蟲子叫的好像是金蠶,說這金蠶還沒變成蠱,但也非常厲害……

金蠶和金蠶蠱,只差了一個字,不知道洛十五找的會不會就是這個,可要是金蠶的話,洛十五已經有了,爲什麼還要進苗疆禁地裏找這個東西,

而且……

還是把我們騙來的這鬼地方,

想到這兒,我是再也忍不住,想直接問洛十五,卻在脫口而出的剎那,念頭一閃,換了一種方法,問她:“十五,金蠶是什麼東西,”

洛十五聞聲,詫異的回頭看了我一眼,罵了我句:“你是不是白癡啊,金蠶就是金蠶蠱的前身啊,”

我一聽這話,只感覺自己呼吸都緊了,說出的話頓時更加小心翼翼了起來,嚥了咽口水,連忙開口繼續問道:“那你剛纔和我說,苗疆禁地裏的那隻金蠶蠱是苗疆最後一隻,可我好像聽誰和我說過金蠶這東西,”

洛十五猛地停下腳步,擡起頭問我:“誰,誰和你說的,”

我搖頭,說忘了,洛十五深吸一口氣,問我:“是我嗎,”

不知道爲什麼,我感覺洛十五這問題問的好奇怪,難道她還會忘了自己說過的話,不由得,更加小心翼翼的試探起了她來,輕聲問道:“我也忘了,你把金蠶和金蠶蠱說的詳細一點,我估計還能勾起一點記憶,”

洛十五聽後,非但沒有懷疑,反倒還給我科普了起來,

被放在苗疆裏那最後一隻金蠶蠱說好聽點是金蠶蠱,說難聽點,其實是金蠶,正是因爲它是金蠶,並沒有被人養成金蠶蠱,所以才需要等有緣人把它帶走,

而這個有緣人,卻一直沒有出現,所以這隻蠱也被放在禁地裏放了千百年,

“那沒有被養成蠱的金蠶,和金蠶蠱有什麼區別嗎,”我聽後,有些不解,洛十五卻告訴我說區別大了去了,不說別的,一旦帶上蠱字,所有的能力,力量都強大上不止一倍,

我一聽這話,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沒在多說什麼,

洛十五卻一臉疑狐的看着我問道:“你想起來是誰和你說的金蠶了嗎,”

我聽後,點頭,並沒打算撒謊,對她說道:“是你,”

話音落下的剎那,洛十五的臉猛地一僵,似乎有些不可置信,看着我的目光,還帶着幾分尷尬,

只見她深吸一口氣,似乎這才卯足了力,問道:“那我當時是怎麼和你說的,” 我頓時直接罵了她一句:“你是不是傻,自己說的話都能忘了,你和簡希一樣在我面前吹牛逼說你們苗疆有個寶貝叫金蠶,可牛逼了,瞬間能把簡希手裏那傻逼發丘印秒成渣渣,”

我不緊不慢的說着,說這話的時候,簡希回頭淡淡看了我一眼,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說這話的時候,渾身上下都在發抖,特別是手,抖的相當厲害,

畢竟,我媽從小教育我,有什麼事情不想說的寧願不說,也別撒謊,可我這次卻撒了謊,還是對我的好朋友,

可我的直覺卻越來越在告訴我,眼前的洛十五有問題,有很大的問題,提醒我讓我別掉以輕心,提醒我讓我要小心提防她,提醒我讓我千萬別相信她,

要是可以,我真希望我的第六感不準,是錯的,

洛十五聽完我這話,朗爽的拍了拍我的肩膀,笑的很張揚,卻沒說什麼,她的一舉一動,甚至是笑容,說話時的語氣,小動作,所有的眉眼細節,都與我認識的洛十五如出一轍,可我卻覺得,她就像是另一個人似得,讓人難以捉摸,

最讓我詫異的是,洛十五之前根本沒和我說過這句話,我撒謊了,她卻信了,而且面上還像是鬆了一口氣似得,

我不知道她鬆了一口氣到底是什麼意思,可我的心,卻越來越慌了,我怕,真的怕,

繼續朝前走了好久,周圍的蛇皮卻越來越多,甚至那一股子蛇味嗆人的都有些讓人難以前行,簡希像是再也忍不住似得開口問洛十五:“走了這麼久,連個死蛇都沒遇到,蛇臭卻越來越重,不用說也知道,裏面的蛇窩非常大,你真的還要要往前走嗎,”

洛十五聞聲回頭,詫異的看了一眼簡希,問他:“你一個身高體胖的大男人,竟然怕幾條破蛇,”

洛十五這話,嘲諷意思十足,簡希聽後卻難得沒和洛十五爭辯,繼續朝着前方走去,可這一幕看在帝純眼裏,卻讓他笑個不停,

“估計再要不了多久,就走到你想去的地方了,”

笑完之後,帝純不緊不慢的對洛十五回答了一句,眉頭猛地一緊,問帝純:“這也是我奶奶和你說的嗎,”

帝純點頭,沒說話,看着洛十五的目光卻帶着幾分嘲諷,洛十五被他看了,自然有些不爽,不由得直接開口問他:“帝純,我洛十五有哪些個地方惹到你了嗎,你這樣盯着我看幹嘛,”

帝純沒說話,只是在那邊笑着,卻讓我有一種感覺,越朝着裏面走,帝純便越表現出不太喜歡洛十五,有點像是故意做給我們看,又有點像是在傳達某種訊息,

我見狀,正想說點什麼,餘光卻猛地一閃,見到站在一旁的雲琛嘴角輕輕一勾,露出一抹邪笑,笑容很淺,卻被我捕捉了個正着,

本以爲,苗疆禁地,地如其名,會和古格王墓一樣非常驚險,卻沒想到,我們除了剛進來的時候,遇見了哪些蛇羣之後,一路安然無恙的走到了這裏,更是輕輕鬆鬆的穿過了這山洞,進入了一處明顯是人造的石室裏,

這個石室很大,洛十五才一進去,整個人就像着了迷似得,猛地朝着石室上的石牀跑去,石牀很乾淨,上面有一隻金黃色像蠶一樣的蟲子,閉着眼睛,躺在上面,

金蠶很大,足有嬰兒的手臂那麼粗大,卻已經是一隻死物,上面還被打了一層蠟,用來保護這隻金蠶的屍體,不被時光所腐蝕,

很顯然,這隻金蠶不是洛十五想找的那隻,而就在這隻金蠶的旁邊,還有一個檀木做的小匣子,匣子上有一個鎖,裏面也不知道防着什麼東西,味道好聞的不行,遠遠站着都能聞到從檀木上傳來的香味,

洛十五連個眼神都沒給這隻金蠶,猛地伸手將這小匣子拿了起來,狠狠的用力似乎是想捏碎匣子上掛着的那個鎖,

不過洛十五終究不是雲琛,哪有那麼大的力,還沒等他把這匣子給捏碎,她的手就被這個鎖給劃出了一道口子,血直接滴在了上面,

可我見到洛十五手裏滴血的剎那,目光卻猛地一緊,洛十五的血,怎麼會是黑紅黑紅的,

要是不仔細的看估計能把這血看成黑色的……

大家都很安靜,誰都沒說話,靜靜的站在一旁,看着洛十五不斷用力,去掰上面的銅鎖,

也不知道掰了多久,洛十五這才猛地回頭,看了一眼雲琛,問他:“雲琛,你可不可以幫我把他解開,”

想不到的是,雲琛搖頭,對她回了句:“苗疆的東西,還是至寶,我一個外人碰,你覺得合適嗎,”

我一聽雲琛這話,頓時有些詫異,雖然雲琛和洛十五的關係不能算很好,可也沒見外到這程度,此時看雲琛對洛十五這態度,怎麼看,怎麼有點像是對待陌生人,

而洛十五聽後,更是傻了眼,又將目光一轉,問帝純可不可以幫她,

帝純一樣拒絕了洛十五,洛十五一聽,帝純竟然拒絕了她,氣不打一處兒來,惡狠狠的瞪了一眼帝純,怒罵道:“你就這麼喜歡和我做對,”

說這話的時候,洛十五的目光猙獰的嚇人,與我認識的她完全是兩種人,讓我越來越感覺好陌生,好陌生,

可帝純聽完她這話,卻輕輕的“嗯”了一聲,站在一旁淺笑,沒在多話,洛十五氣的,一屁股坐在石牀上,不斷使勁兒,想把這個盒子打開,

我望着眼底滿是慾望的洛十五,不免有些陌生,

這樣的洛十五,真的是我認識的她嗎,

就在這時,洛十五猛地把匣子上的鎖放在嘴裏狠狠一咬,只聽“咔嚓”一聲,像是有什麼東西破碎的聲音響起,洛十五的眼底猛地放出一道金光,猖狂的大笑,整個人猙獰的就像午夜中的魔鬼,

可就在洛十五打開盒子的一剎那,整個人直接傻在了原地,

盒子裏,並沒有她預想的小金蠶,而是一塊皮,

準確的來說,是一塊兒金蠶褪下的皮,

“我的金蠶呢,”洛十五猛地將這塊皮從匣子裏拿出,狠狠的拿着匣子在石牀上敲擊,恨不得把金蠶從匣子裏敲下,臉色陰沉的可怕,我望着這樣的她,正想說些什麼,耳旁卻忽然傳來一陣笑聲,

這笑聲張揚,又清脆,非常耳熟,可不就是我認識的洛十五的聲音嗎,

可洛十五明明在我面前敲擊着小匣子,這個笑聲,是從哪兒來的,

不僅僅是我,就連眼前的洛十五,聞聲都直接愣住了,一臉蒼白的擡起頭,望着我的身後……

身後傳來一陣輕盈的腳步聲,隨後一抹倩麗的身影從暗處走了出來,身上的衣服雖有些狼狽,腰間空無一物,頭髮更是散落在身後,風輕輕一吹,肆意飛揚了起來,

“好久不見啊,桃之,”

來人和我打了一個招呼,灑脫的不行,口中還帶着幾分興奮和激動,隨後對着帝純,雲琛,簡希,容尋分別打了個招呼,這才走到了洛十五的面前, 巫在回歸 這筆有毒 萬界跑男 半步情錯,上司滾遠點 今天李雨簫又被催婚了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