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葉一鳴不爽殺人,你居然認為我是為了引起葉家的注意要回歸家族?

葉一鳴直接呵呵冷笑,拿起旁邊的茶杯喝了一口茶。

茶水剛下肚的時候,葉一鳴眼神微動,不過沒有說什麼。

依舊一副淡漠的表情,也沒有接葉雄的話。

在場的人看到葉一鳴喝下茶水的時候,眼底紛紛閃過一抹激動之色,但很快掩藏下去。

幾人暗中對視一眼,都明白對方的意思。

葉一鳴喝下了茶水,那毒肯定要開始發作了,不過現在還不是時候,要等。

這可藏不住葉一鳴的眼睛,不過葉一鳴還是假裝不知道。

青城派的玄煞此時眯著眼說道:「葉一鳴要回歸葉家也可以,但是他必須跟我回青城派!」

「殺了我青城派的長老,可不能就這麼算了。」

葉一鳴也不說話,靜靜看著這些人,他倒是想看看這些人葫蘆里都賣的什麼葯。

「葉一鳴你殺我元家元華,這事你也要給我一個交代!」元豐也冷哼一聲。

葉一鳴瞥了一眼元豐,冷聲道:「他綁架我女兒,我沒有滅了你們元家已經是手下留情了。」

「狂妄,我元家是你想滅就滅的!?」元豐大怒,葉一鳴這番話明顯沒把他元家放在眼裡。

葉一鳴嗤笑一聲,又看向青城派的玄煞:「還有你們青城派那什麼雷凌,自己閑著沒事來攔著我,那我自然順手殺了,要怪就怪他自己沒實力就算了還沒腦子。」

「你!」玄煞滿臉怒容,一掌拍到旁邊的小木桌上,小木桌瞬間四分五裂!

旁邊兩個弟子也是義憤填膺,葉一鳴殺了他們的長老居然還這麼囂張,簡直可恨!

「葉一鳴,你可別太得意,你以為你今天還能走出這裡?」元豐冷著眼說道。

「為什麼不能,就憑你們,還有躲在暗中的幾個垃圾?」葉一鳴不屑一笑。

眾人身子一震,葉一鳴居然發現了他們暗中還藏著人!

可是幾人卻沒有太惱怒,而是冷冷的看著葉一鳴,他們在等,在等藥效發作。

到那時候,葉一鳴就沒有任何抵抗之力了。

賀鷹說了,藥效會在十分鐘內慢慢擴散至全身,讓人難以察覺,所以他們並不急。

就在此時,外面又走進來幾個人。

一個西裝革履的鷹鉤鼻男子,身後跟著三個蒙面人。

「好像挺熱鬧啊,不介意多我一個吧?」鷹鉤鼻男子大笑一聲,走進會客廳。

眾人看去,眼中帶著疑惑之色,這人是誰?

。 「連你都不知道的情報?」洛天微微皺眉:「看來這個靈幫不簡單,不單單是女性的幫主,只有一位客卿也能位列重岩鎮的四大幫派之一,看來有很多玄機……」

「你不知道嗎?」嚴振偉問道:「你可是龍威!是王國強大的情報小隊的隊長!」

「我又不是什麼事情都知道!」洛天攤了攤手說道:「我連那個什麼李家都不知道,怎麼可能知道他們客卿是誰?要是知道名字就好了,要是他位列天榜的話,我就能知道是誰了。畢竟天榜的人,我基本都清楚……」

眾人都低頭沉思,並沒有人留意到,洛天說漏了嘴……

「看來那個靈幫不簡單啊!」智慶軻手指敲了敲腦袋說道:「來自都城那個風雲集聚的地方,肯定不是簡單的人物,看小天就知道了!」

洛天翻了個白眼:「都城也沒有你們想得那麼恐怖,只是有很多野心家罷了。除了這些之外,就是個風景秀麗有著很多宏偉建築的地方。」

嚴振偉苦笑了一下:「那情況呢我就告訴你們了,現在你們打算怎麼辦?」

洛天砸吧砸吧嘴巴說道:「現在來看,重岩鎮的局勢似乎很明朗。」

「可是明面之下的關係錯綜複雜,也有著很多不為人知的秘辛!」嚴振偉說道:「那些個秘密一旦爆發起來,後果誰都沒有辦法預料到!」

「那也沒有辦法,我們只好親自體驗一下了!」洛天撇了撇嘴說道:「那個宴會就是一個很好的機會,我們要把握好。」

嚴振偉一直在瞄著洛天,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洛天見狀,笑道:「有什麼就問吧,沒事的!」

「就是那個啊!我知道你們去重岩鎮要幹什麼,無非就是看看能不能收一些勢力什麼的!」嚴振偉好奇問道:「可是你們不是在雷音鎮享受著整個城鎮的旭光嗎?為什麼還要去重岩鎮摻一腳?只是為了一點點勢力嗎?我看沒有那麼簡單吧?」

眾人笑了笑,當然不會把洛天的終極計劃告訴嚴振偉啦。

智慶軻說道:「這些啊,你就不用管了!也不需要你幫我們什麼忙,不要站在我們對立面就行!」

「怎麼可能!」嚴振偉頓時脖子都粗紅,說道:「我嚴某雖然不是什麼大英雄,但是也不是那種背信棄義恩將仇報的人!」

「好啦好啦!」洛天伸手拍了拍嚴振偉的肩膀說道:「我們要做的事呢,很複雜,也可以說很簡單!我們去重岩鎮就是為了收復一下那邊的黑道勢力罷了!就是這麼簡單……」

嚴振偉眨了眨眼,說道:「可是你們要收復多少呢?總不能說要成為重岩鎮的大幫派吧?或者說取代其中的四大幫派之一?」

「那可要浪費很多時間呢!重岩鎮的水可深著呢!」

其他人都在微笑著,洛天倒是說道:「這些,遠遠不夠……」

嚴振偉頓時瞳孔放大,驚訝的看著洛天。

「那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嚴振偉思考了一下說道:「雖然我能力不強,但是會儘力幫你們的!」

洛天他們知道嚴振偉是個重情義的傢伙,不然也不會冒著危險說要幫洛天。

雖然他沒有實力,但是為人還是不錯的。

「我還真的有個忙需要你幫一下!」洛天說道:「幫我們弄進那場宴會當中,最好是有座位的!」

嚴振偉思緒了一下,斬釘截鐵說道:「好,這個沒問題,包在我身上了!」

洛天點了點頭:「好了,現在也很晚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嚴振偉愣了一下,隨即明白了洛天的意思,他是要和龍魂內部的人交流一下。嚴振偉也明白事理,知道自己一個外人的確不適合摻和什麼,道了一聲別,隨後休息去了。

洛天看了看在座的三人,說道:「你們有什麼想法?」

「聽嚴振偉那麼一說,發現重岩鎮的水挺深的!」智慶軻說道。

山葵說道:「比雷音鎮的情況要複雜很多……」

羅瑩也開口道:「我不懂這些彎彎繞繞的東西,但是聽嚴振偉說完,突然覺得重岩鎮簡直就是一個小的黑道世界,各種各樣的人都有!」

洛天笑了笑說道:「其實情況也不算太複雜,和雷音鎮對比的話,起碼重岩鎮的官府容易控制一點!黑道方面雖然實力都比雷音鎮的質量要強,但是也不是不可以抗衡!他們那些人之間雖然關係錯綜複雜,但是這不就是我們的機會嗎?」

「你的意思是說,他們之間的關係越複雜,我們就越容易滲透進去,更容易利誘或者控制?」山葵一聽就懂了洛天的話,回問道。

洛天點了點頭,智慶軻說道:「對啊,要是這樣的話,我們在暗處就容易行事了!」

「沒錯,雖然他們的關係網龐大,但是都是用利益堆積起來的!我們有實力,那就可以控制那些牆頭草!」洛天說道:「至於他們的忠誠問題,只要有足夠的籌碼,他們就會忠誠!」

「籌碼?可是我們初來乍到,沒有籌碼啊!」羅瑩疑問道。

洛天心解釋道:「籌碼不一定是我們有的,也可以是他們有的!比如說,他們的性命……」

智慶軻笑道:「小瑩你就放心吧!小天的心可黑著呢,跟他玩心機,我估計重岩鎮找不到一個人可以和他玩的!」

羅瑩看了看洛天,抿了抿嘴說道:「你們玩心機的,心好臟啊!」

洛天攤了攤手,說道:「沒辦法,這個世界啊,心不臟就難以生存!越單純的人,越容易受到迫害!」

羅瑩笑了笑,眼睛都笑得像彎月一般:「幸好我遇到了你,不然就我這心智,可能過不了多久就遇害了!」

洛天寵溺的摸了摸羅瑩的精緻臉蛋,智慶軻鄙視道:「你們兩夠了哈,我們現在在談正事!」

山葵也連忙開口道:「那小天,你打算怎麼辦?用什麼辦法滲透進去?」

洛天玩味的看了山葵一眼,似乎明白了點什麼,看得山葵心慌慌的……

「不知道!」洛天說道:「見一步走一步吧,計劃沒有變化來得快!」

隨後智慶軻還想說什麼來著,突然停了下來,看向了一個方向。

洛天和山葵亦是如此,和智慶軻看向同一個方向。

洛天砸吧砸吧嘴巴,說道:「看來,機會可能來了……」

「怎麼樣?去不去?」山葵問道。

「怎麼了?」羅瑩一臉懵逼,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可是羅瑩知道,洛天他們三人眼睛看向的方向,那是重岩鎮的方向……。 隨着白慕的聲音響落,整個廣場也掀起了驚濤駭浪般,有人紛紛大喊。

「對啊,怎麼可以認輸?就算是同門師兄弟,我們也期待一場同門之間的較量!」

「棋王前輩,楚塵明明比你小那麼多,卻是你的大師兄,肯定是你在師門遭到了不公的待遇,你仔細想想,將內心深處的怨氣爆發出來,就在這裏,就在此刻,狠狠地教訓楚塵,讓所有人都看看,究竟誰才有資格當大師兄。」

「對,戰起來!」

「戰!」

「戰!」

「戰!」

聲音漸漸地形成了一條洪流,震蕩全場。

見此一幕,白慕嘴角微不可見地輕翹了一下,幸好自己為了營造今天的文鬥氣氛,早就安排了不少人潛伏於觀眾當中充當氣氛組,現在觀戰氣氛組充分地發揮出他們的作用。

天南棋王想不戰而退?那就趕鴨子上架,逼他應戰。

想到這裏,白慕走到了陶居的身旁,壓低着聲音,「陶前輩,你看看,觀眾的心意……」

陶居不好氣地瞟了他一眼。

戰?

戰個屁啊!

觀眾的心意重要還是老子的九玄門弟子身份重要。

陶居咳了一聲,示意眾人安靜下來。

「如果我早知道今天的對手是楚塵大師兄的話,我絕對不會過來。」陶居揚聲地開口,「其實,說出來也沒什麼丟人的,大師兄十五歲的時候,我下棋就不是他的對手了。」

話語一落,眾人皆都一陣嘩然,目光流露出不可置信。

「誇大了吧。」胡立勇都忍不住下意識地開口。

「沒有規定不能認輸的比斗,既然陶居已經認輸,那就準備下一場吧。」皇甫元景這時饒有興趣地開口,他似乎迫不及待,隱隱想要看到楚塵的精彩表現。

連皇甫元景都開口了,其餘幾個評委自然都點點頭。

觀眾的抗議並不能阻止陶居的認輸。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