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衣服溼了,很不舒服。“他耐心解釋着。

“可是……”她緊緊咬着脣,“你好歹顧忌一下我的感受,人家是女孩子,我……”

看着她臉頰帶着紅暈,歐陽撤勾起壞壞的笑容。瞬間,身子靠近她,把可可『逼』近死角。

“你……要幹嘛?”方可可緊張的文。

“原來你會害羞。”說着他深處修長的手指『摸』着她的臉頰,嘴角始終帶着一絲壞笑,“你覺得我會幹什麼呢?這裏是荒郊野外的,我們兩個又在車裏。配上此時的雨景,正好的感覺不要浪費了,不如我們來一場車震如何?”說着,他的手緩緩的下行,已經來到她的鎖骨。

“你……不要。”瞬間,方可可會開她的手,緊緊抓住自己的衣領緊張兮兮的看着他。“你不可以『亂』來,我……”

“你如何?”

“我不是的……我……我已經一個星期沒洗澡了,身子很髒的,而且……”方可可拼命的照着答案,就是不知道可以說什麼。.

“原來你這麼髒。”歐陽撤聳聳肩,離開了她的身子。

他只是想嚇嚇她,沒想到嚇唬她是這麼有意思的事情。

他又找到了一個生活樂趣,看來以後可以多多試試。

“你以爲你真的會對你怎麼樣?我對女人的要求很高的,對平胸我沒興趣。”他坐好身子,因爲車裏開了空調暖餓和多了。

聽着歐陽撤的話,方可可氣鼓鼓的。搞什麼啊,他的意思是說她很差了?

他剛剛只是戲弄自己?

想着她就很氣,甚至還有些失落,

不過奇怪了,她爲什麼會失落?

看着總擦大人要啓動車子,而他赤『裸』的上半身去沒打算穿衣服,她不禁皺了一下眉頭。

“總擦,你的衣服還沒穿?”

她好心提醒着。

“不穿了。”

不穿了?

“爲……爲什麼?”

“衣服溼了,穿着很不舒服。”他簡單的說着

這個男人要不要怎麼『毛』刺啊。

“可是……”她的小眼神瞄着他胸前的兩點上,臉蛋紅紅的,霎時可愛。“總裁,我覺得你還是穿上比較好。”

歐陽撤皺着眉頭,似乎很不滿意她的話。“難到我要不要穿衣服還要像你彙報?”

“不是的,只是……”她不經意的目光還是落在他的兩點上,深深吸了一口氣。最後她想了一下,索『性』脫下自己的小馬甲遞給總裁大人。

“這是做什麼?”

“那個……給你遮一下,就是那個……”她臉頰火辣辣的,指着他胸前。

瞬間,歐陽撤回過神來,終於明白她在害羞什麼了。

看着她的樣子,歐陽撤只覺得很想笑,她真的很有意思。。

結果她單薄的下馬甲穿上,樣子別提多滑稽了。他大手大腳的,穿着她笑笑的衣服總不是那麼回事。不過……可算是這遮住了兩個小點,看着他這個樣子,方可可不禁想笑。

車子啓動了,可是開到一半的時候車子卻拋錨了。

“怎麼了?”看着車子不懂,可可變得緊張起來。

看着她緊張的樣子,歐陽撤戲謔的一笑。“你不會有想上廁所吧。”

她不是『尿』急。

“不是的,我只是覺得雨好像越下越大了,這條路不好走。”她擔心的是這個問題。

歐陽撤沉默着,接着下了車子檢查一下。他就這麼冒着雨下去,看着車上的可可有些擔心。

他這個樣子,不知道他會不會感冒。

不過他人高馬大的,應該不會生病吧。

不一會,歐陽撤上了車子,神情有些嚴肅。可可那個紙抽想幫他擦拭,可是覺得不妥,最後還是給他自己。

“車子壞了。”

“什麼?”方可可一驚,“爲什麼會壞點?”

“我怎麼知道。”歐陽撤語氣變得很不好。

“可是……這是你的車子啊。”看着他不爽的目光投來,可可乖乖的閉上嘴巴。

歐陽撤的心情本來就不好,都是這個女人害的。如果不是看着她心情不好,他也並不會帶着她來郊區散散心了。沒料到會下雨,沒料到會車子拋錨,更加沒料到……該死!

看着沒電的手機,他忍不住咒罵一聲

方可可被他嚇了一跳,不知道他幹嘛這麼生氣。

“方可可手機給我。”

手機?方可可不禁愣了一下。“我沒帶手機。”

“什麼?你出門不帶手機?”她是外星人嗎?

“我只是出來吃個午餐。”她沒帶手機他幹嘛那麼生氣啊。

歐陽撤看着她,差點被這個女人氣死。

看着他陰沉的臉『色』,方可可不禁咬咬脣。“那現在要怎麼辦?”

歐陽撤狠狠的瞪着她,恨不得掐死這個女人。

他看着車窗外,注意到一個霓虹燈的牌子,上面寫着:汽車旅館四個大字。

不禁他嘴角揚起一個笑容。

這叫最好的?

他深深吸了一口氣,看着他這個樣子,方可可躲着他遠遠的,生怕自己無辜被牽連住

房間是紫『色』系的,是她喜歡的顏『色』。可是此刻她卻無暇欣賞什麼。不大的房間只有一張大牀,連於是於是半透明的玻璃。

她可以打包票,如果有人在裏面洗澡,一定可以看見裏面的。

這要怎麼辦?

他不是打算在這裏住吧。

想着,她開始緊張兮兮的。

“我去洗澡,你要是無聊就看電視。”一道低沉的聲音響起。

什麼?洗澡?

在方可可還沒回過神來的時候,歐陽撤已經走進浴室了。方可可愣愣的站在那裏,緊張到不知如何是好。

她深深吸了一口氣,拿過一邊的遙控器按了一下。

好吧,她承認此刻是有些無聊外加緊張纔會看電視調節一下的。可是……電視中出現的女人在幹什麼?

“牀就一個,一人一半,你要不喜歡可以睡地上。”似乎知道她的想法,他緩緩的開口。

方可可皺着眉頭,現在也只好這樣了。可是,她現在餓了,要解決一下溫飽的問題。

“那個……總裁,你先休息吧,我出去一下。”說着,方可可先出去了。

歐陽撤皺着眉頭,不知道她出去幹嘛。

十分鐘後,方可可再次進來,一個香濃的味道傳來。

頓時,他睜開眼睛,看見方可可拿着泡麪坐在一邊椅子上。

泡麪……很香……

他蹭的一下從牀上起來,一把奪過可可才吃了一口的泡麪。

“喂……你幹什麼……”

“吃麪。”他酷酷的說。

“那是我的。”可可心疼的看着的泡麪。

“你再去買一份就好了。”

“沒有了,這是最後一份了。”她可憐兮兮的說着。

他已經吃了三大口了,她才吃了一小口。

哎,看來到嘴邊的泡麪也沒了。

“那個……你吃麪可以。不過,可不可以給我留一點湯。”看來她只有喝湯的份了,真的好可憐啊。

歐陽撤看着她可憐兮兮的樣子,頓時心生惡念。他咕嚕咕嚕的把面都吃了,看着她期盼的眼神,接着他一點也不客氣的把湯都喝了。

“你……”方可可難以置信的看着他。。

“知道嗎?泡麪的精華就在與湯汁,這麼好的東西,我怎麼會給你呢?”

“你……你怎麼可以這樣,我也很餓啊。”她撅着嘴巴,有着一絲不滿。

“那是你的事情,和我沒關係。”他伸了一個懶腰,大咧咧的躺在牀上。

“你……”方可可磨磨牙,有着極度的不滿。

咕嚕咕嚕……肚子傳來抗議的聲音。

方可可捂住肚子,悶悶的走到牀的另一邊。聽說太餓的話只要睡覺就可以看了,就不會覺得餓了。

她剛剛想躺下,一邊想起低沉的聲音。

“去洗澡。”

“什麼?”方可可愣了一下。

“如果你不洗澡,那麼就不要睡在我身邊。”冷漠無情的話響起。

“我……我又不會和你怎樣?我幹嘛要洗澡啊。”他知道這個男人有潔癖,可是她只要牀的、三分之一,也不過界,他幹嘛這麼吹毛求疵啊。 “如果你不去洗澡,就不要睡在這張牀上。”嚴厲的話響起。

“你……”方可可氣得說不出話來,看着半透明的玻璃,她有些猶豫。

“我去洗澡可以,可是你不準偷看。”她警告的聲音響起。

這個時候歐陽撤睜開眼睛,有着一絲不解。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嘴角不禁一笑。“你有什麼是值得我可以看的嗎?”

這話是什麼意思?他是在指自己嗎?

方可可怒氣的看着牀上的男人,眼中有着一絲的不滿。

這話聽起來就是針對自己的,可是就算自己有着極度的不滿,也不好說什麼。

誰叫自己不被她捉住了小辮子呢?

想着,方可可走進浴室。

她:還在想那個男人不會真的偷看吧!

如果他要是看就是死變態。

死變態死變態……。

她心裏不斷的碎碎念着,開始脫下自己的衣服。

冷空氣襲來,她打了一個寒顫。因爲沒有暖風,浴室變得很冷。她馬上放出水,可是從蓮蓬頭下來的水卻是涼的。

啊–

方可可嚇得尖叫起來,搞什麼啊。

她打着哆嗦,足足放了三分鐘的水熱水才流出來。

囧!

她用習慣了總裁家高級的蓮蓬頭,對於這種低級的東西已經不喜歡了。

唉!

她站在蓮蓬頭下面洗着,早就忘記外面還有一個男人可以看見裏面的一切。

雖然不是那麼明顯,可是基本上也差不多了。

歐陽澈睜開眼睛,悠哉的躺在牀上,看着浴室的玻璃,嘴角不禁揚起一個笑容。

她滑稽的樣子盡收眼睛,幾乎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她還真是搞笑,連洗澡就這麼滑稽,她可以在幽默一些嗎?

他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看見他摸着自己的身子,他心情居然有些躁動。

他有了感覺?

雖然只是一瞬間,可是他明顯的感覺到一瞬間的變化。

該死,他居然會有感覺?對着一個飛機場有感覺。

想着,他蹭的一下從牀上起來,奪門而出。

方可可洗完澡出來的時候,看見總裁大人不在。

她不禁皺了一下眉頭,不知道人跑哪裏去了?

他是什麼時候出去的?不會再自己洗澡的時候吧。想着,他不禁鬆了一口氣。

在她正要擦頭髮的時候,房門再次被開開了。 接着是歐陽澈走了進來,手中還多了一個東西。

“這個給你。”低沉的聲音響起,接着是一份披薩出現在可可的面前。

看着披薩方可可不禁愣住。

“這是……”

“老闆娘給的。”

“老闆娘?”方可可不解,“怎麼可能,我剛剛明明有問,可是老闆娘說只要泡麪了。”

“的確只有泡麪了。”歐陽澈坐在牀上看着她垂簾三尺的樣子,不禁笑笑。“那是因爲這個披薩不是賣的,是老闆娘自己做的。”

方可可再次不可思議的看着歐陽澈,將結果看見他一臉得意的樣子。

唉,真是同人不同命啊。總裁就是總裁,一出馬就混到了披薩。

“那……這個是給我吃的嗎?”她小心翼翼的問着,不信總裁大人這麼好心。

“這裏還有其它人嗎?”歐陽澈沒好氣的說。

“哦。”語氣幹嘛那麼衝,不過她不管了,她的肚子已經開始抗議了,先吃早說。

方可可大大的咬了一口氣披薩,覺得味道好極了。

“真好吃,要是有可樂就更好了。”方可可不禁點點頭。

“你就湊合吃吧。”冷漠的聲音傳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