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費力的點了下頭,就見到小美跑了過來,滿臉淚水的看着我說道:“對不起小飛,我不該離你太遠,如果剛纔我在你身邊的話……”

“他會把你扔到一邊去,然後再殺小飛,對他來說只是多了一個步驟而已,白無

常畢竟是鬼仙,如果他用的是全部的道行,恐怕我連三招都對付不了,更何況是你們!”

大舅打斷了小美的話,疲憊的嘆息了一聲,心有餘悸的說道。

說完他就和程昱一起小心的將我往臥室裏擡,小美聽大舅的話之後,擦了下臉上的眼淚,有些委屈的跟在大舅的身後。

臥室裏依舊那麼亂,我始終沒有空出時間收拾,大舅勉強給我找了個乾淨的地方休息,而小美則急着去給我熬雞湯。

我費力的靠在牀上,雖然傷口還會痛,但是比之前要好了很多,至少危機依舊過去了。

“程昱你在這裏照顧小飛,我去處理一下……小飛媽屍體的問題!”

大舅將我安頓好了之後,立刻無奈的擦了擦自己臉上的土,隨後飛快的朝着外面走去。

程昱坐在我旁邊近乎崇拜的看着我,滿眼都是小星星,雖然我們已經很熟了,但是畢竟大家都是男人,我實在不習慣他這麼看着我。

於是疑惑的問道:“程昱你抽什麼風,幹嘛這麼看着我,跟見了鬼似得!”

“大哥你現在在我眼裏可比鬼神祕多了!”程昱想來惜字如金,說完就衝着我憨笑了幾聲,好奇的問道:“小飛你能不能告訴我,最後從你身上廢除那個打退了白無常的東西是什麼?”

我知道是個人都會好奇這些,雖然程昱是個修道的人,但是修道也是要遵循一定的規律的,像無字天書這麼逆天的舉動,恐怕也很少見到。

“其實我更好奇那東西怎麼會有那麼大的威力,我一直覺得白無常是天底下最厲害的鬼,沒有想到居然會被你身上的一件法器直接給逼退了!”

程昱邊說着,眼光邊在我身上亂瞄,像是在找尋那本書的下落。

“你什麼時候變成話嘮了?麻煩幫我倒杯水。”或許是流血流多了,我覺得嗓子都快要冒煙了!我乾咳了兩聲,卻依舊沒有任何好轉。

程昱聽了的話之後,急忙起身給我倒水,而我則費力的轉頭朝着窗外看去。

頭過臥室的窗戶我剛好可以清楚的看到大舅正蹲在我老媽的屍體旁邊,從他剛走過去,就一直蹲在地上面對着我老媽,不知道在做什麼。

過了片刻,我的其他幾位舅舅也走進了院子,他們的臉上無一不露出驚恐的表情,並且將大舅團團圍住,七嘴八舌的不知道在問些什麼。

而且當他們看到老媽的屍體根本就沒有火化,反而完好無損的躺在地上時候,臉上更是紛紛露出了震驚的神色。

大舅不知道和他們說了些什麼,這些舅舅聽了之後就立刻安靜了下來,隨後幫忙將我老媽的屍體又放進了靈堂。

他們畢竟都是普通人,遇到這麼詭異的事,又差點被殭屍吃了,自然會恐懼到了極點,這個時候還會想到回來幫忙,他們也算是仁至義盡了。

我心裏一暖,沒過多久,我就看到幾位舅舅匆匆朝着房子這邊趕了過來,看到他

們快要陰出水的表情,我心裏多少有些無奈,這畢竟是我的家事,讓他們跟着擔驚受怕不說,還差點丟了性命,所以就算他們現在要走我也會立刻讓我們離開的。

這時程昱扶着我半躺在牀上,又遞給我一杯水,我幾口就將整杯水都喝光,這才感覺好受了很多。

程昱看到我狼狽的樣子愣了一下,隨後悄悄的走出了臥室。

不一會我那些舅舅紛紛走了進來,我三舅是個話嘮,一看到我渾身是血,腹部還有一個猙獰的傷口,立刻擔憂的看着我。

隨後低聲的問道:“小飛你和我們說實話,村裏人都傳你得罪了鬼差,纔會惹出這麼多的事端,到底是不是這麼回事,我們剛纔問老大,他就直嘆氣不說話,也不知道在想什麼,你可千萬得告訴三舅,三舅幫你找找人,或許和那位鬼差道個歉什麼的,就過去了!”

“三舅事情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我一句話兩句話也解釋不清楚,您真的幫不上忙,所以還是別多問了!”

我苦笑了一聲,雖然知道三舅是好心,但是我自己的生活已經夠混亂的了,我可不想再把自己的其他親人都扯進來。

畢竟他們都是普通人,就應該去過柴米油鹽的生活,而不是像我一樣冒險。

不知不覺間我突然發現自己和大多數人雖然生活在同一個空間,但是我卻不像是生活在一個世界的人。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我距離正常人的世界越來越遠,這完全不是我想要看到的。

我毛小飛既不是什麼得道高人,也不是什麼濟世救人的救世主,我只是想做一個豐衣足食的普通人,而此刻我過的生活卻和之前的願望徹底背道而馳。

“既然這樣,那我們等你父母下葬之後就回去了,你自己多保重吧!”

三舅聽了我的話之後,輕嘆了一聲,滿臉擔憂的看着我,但是他也是個圓滑的人,自然看得出我不想告訴他,所以也只好將滿心的疑問壓在心底了。

“我現在傷得這麼重,恐怕我父母下葬的日子要無限往後延期,所以你們也不用非要等到我父母下葬再走,如果有什麼急事的話,就不用在這裏耗着了!”

聽到三舅的話之後,我身邊幾位沒吭聲的舅舅臉上立刻露出輕鬆的表情,顯然他們也早就想要提出離開的事,只是礙於面子不想說而已,既然三舅開了頭,他們自然也就跟着和我一一道別。

我深吸了口氣,和幾位舅舅簡單聊了幾句,他們就紛紛離開了,我怕獨自躺在牀上,仰望着天花板,心裏突然產生了從未有過的傷感。

“小飛你別想太多,我們都會沒事的,我們一定會打敗黑白無常,你也會成爲像不滅道長那樣的得道高人的!”

不知何時小美走了進來,手中還端着一碗冒着熱氣的雞湯,透過雞湯氤氳的熱氣,我突然覺得小美的臉有些模糊,我驚恐的伸出手拉住了她的手,感受到她的體溫,我才稍稍安心了一些。

(本章完) 第631章

將寶寶放在床上之後,她才去收拾自己的一身黑……

等到再次換衣服出來時,已經恢復乾淨絕美了……

墨九狸看了眼寶寶,發現小傢伙兒只是熟睡了,才放心的帶著寶寶出了空間……

她不敢在空間中逗留太久,因為怕師父等人著急,何況她也沒有忘記,外面還有不少墨族其餘老祖宗存在……

墨九狸再次出現在眾人面前時,帝琛立即心疼的接過寶寶,看到寶寶虛弱的閉著眼睛在沉睡,帝琛的心裡,心疼的要命……

「師父,別擔心,寶寶睡會兒醒來就好……」

墨九狸的話還沒有說完,身上就被一陣晉級的天地規則包圍了……

墨蕭逸等人有些反應不過來的,看著忽然就晉級的墨九狸……

許久,晉級的光芒才徹底消失,墨九狸從玄聖一級,直接晉級到了五級玄聖,差點晉級一個大級別,讓墨蕭逸等人都震驚的久久不能回神了……

看的墨小夜嘴角狂抽,這丫頭是妖孽啊啊啊啊……

哪有人像她這樣的,晉級就跟喝水似的……

「難道每次被雷劈都會晉級的么?」墨九狸晉級完之後,感知了一下自己的實力,自言自語道。

聞言,眾人只覺得滿天的烏鴉飛過,那是一群一群接著一群啊……

什麼叫被雷劈會晉級?也只有你這麼變態,才會每一次被雷劈就晉級行么……

而帝琛和墨小夜聽到墨九狸的話,心裡是數萬匹***奔騰而過啊啊……

這丫頭的話是什麼意思?什麼叫每次被雷劈都會晉級?難道,她不是第一次被雷劈?不是第一次被雷劈完晉級的么……

這簡直就是變態啊有木有……

墨九狸無視眾人的無語表情,她也沒說錯啊,自己是經常被小雷劈,也經常被劈著劈著就晉級了啊……

墨九狸看了眼在鄭雪嫻懷裡沉睡的寶寶,見沒什麼事情,看了眼大家,剛想說寄回去吧,就聽到寶寶喊她……

「娘親,娘親,我要晉級了……」

墨九狸的話還沒有說,就被寶寶給打斷了……

隨著寶寶的話落,一道晉級的光芒便將寶寶包裹在其中……

鄭雪嫻淡淡的看著懷裡,正在晉級的寶寶,而帝琛等人,震驚的看著寶寶睜開眼睛,就在晉級的一幕……

直到晉級光芒結束,寶寶的等級停在了玄尊三級……

除了墨九狸和顧琰之外,包括帝琛,墨小夜,還有墨辰雨幾人都有些震驚的看著寶寶……

墨九狸也有些驚訝,她記得寶寶上個月毒發之後,晉級是到了七級玄王的吧……

怎麼這一次直接晉級到了三級玄尊了呢?

帝琛等人回過神來后,有些無語的看著寶寶,這丫頭是天生就來打擊人的么?

誰家五歲的娃,實力這麼變態啊!這簡直就是要逆天啊啊啊……

墨辰雨更是半天沒有從震驚中,回過神來……

他沒看錯的話,那是三級玄尊的實力吧?寶寶不是才剛五歲么?怎麼可能是三級玄尊的實力呢?

這根本就不可能啊!怎麼可能有這種事情呢?他連聽都沒聽過啊…… 雖然這次受了重傷,但是我畢竟還活着,也算是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我現在突然覺得,只要有小美在我身邊,其他的都不重要。

“小飛把這些雞湯都喝了,然後好好休息一下,過幾天就好了!”

小美溫柔的摸了摸我的頭髮,隨後將一湯勺雞湯遞到了我的嘴邊。

一股濃濃的雞肉香味竄進了我的鼻子,我一口將湯勺裏的湯全都喝光,隨後笑着說道:“還是小美做的湯好喝。”

“喜歡喝就多喝點,這可是我燉了三個小時的,本以爲等你和那個老頭下完棋就可以喝了,誰知道白無常那麼傢伙居然來了,小飛答應我,以後無論遇到什麼事都不要自殺了,這樣根本解決不了問題!”

小美輕嘆了一聲,又盛了一湯勺遞到我的嘴邊,我急忙將湯勺裏的湯喝光,隨後吧唧了幾下嘴說道:“這感覺太愜意了,如果可以我真想永遠這樣過。”

“什麼!?你難道不想好了嗎?”小美聽了我的話之後,立刻激動的瞪着那雙美麗的大眼睛看着我,滿上閃過一絲不悅的神色。

“不是,我說着玩的別生氣!”我撇了撇嘴,沒有想到自己一時得意忘形,竟然把心裏的真實想法給說出來了。

小美聽了我話之後,這才撅着小嘴又將一湯勺的湯遞到了我的嘴邊,我愜意的享受着這難得的幸福,雖然肚子上的傷還是有些痛,但此刻我的心裏卻是甜的。

只要有小美在身邊,我總能暫時忘記痛苦,她就像是我生命中的一道光明,給我帶來無盡的溫暖。

如果沒有她一直陪着我,恐怕我早就受不了這樣不正常的生活,而自暴自棄了。

喝完了雞湯,我靠在牀上懶懶的閉上眼睛,或許是身體太虛弱的緣故,沒過多久就睡着了。

而且這一覺睡得很沉,等我再次醒過來的時候,天已經徹底黑了,房間裏只點了一盞檯燈,檯燈的光芒非常昏暗,只能照亮牀一側的區域。

此刻小美正躺在這個區域裏,也就是我的旁邊,雙眼緊閉,抱着我的胳膊發出均勻的鼾聲。

在昏黃的檯燈照射下,她的臉色顯得有些慘白,頭髮披散着,胡亂的披在肩膀上,略帶憔悴,我忍不住幫她理了理頭髮,又悄悄的躺在她的身邊不動了。

這時我纔想起自己的傷口,於是小心的看了看傷口,發現傷口已經被紗布包好了,如果想要看到傷口,就必須得把紗布拆開,所以我乾脆不再費這個勁,摟着小美在牀上安靜的躺着。

可是這個時候我卻毫無睡意,腦子非常清醒,而且過往的事情都像過電影一樣,在我的眼前飄來飄去,尤其是遇到小美之後的事情。

重新回想起之前的事,我突然發現自己曾經忽略的很多事,在黑暗的夜色中獨自回想起這些,總讓我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及時再過多年的時間,我仍然沒有辦法忘記之前的事情。

直到現在我

才終於明白,其實鬼並不可怕,他們也都是人變成的,所以與其說鬼可怕,倒不如說人心更可怕來得恰當。

想通了這些反倒使我對現在的生活更加厭倦了,我突然不想要行使什麼大仁大義,更不想找黑白無常報仇,我只想找個山清水秀的地方,呆着小美平靜生活,不再理會世間的總總紛亂,做一對普通的情侶。

不知不覺間天徹底亮了,小美睡眼惺忪的翻了身,睏倦的問道:“小飛你什麼時候醒的?”

“我也剛醒,還早呢,你再睡一會,不急着起來!”我摸了摸她柔順的頭髮,將她身上的被子又往上蓋了蓋,這才笑着說道。

小美打了個哈欠,又抱着我睡着了,我靠在她旁邊,聞着她頭髮裏傳來的好聞的洗髮水味道,迷迷糊糊的竟然也跟着睡着了。

但這一覺卻睡的並不安穩,開始的時候,我夢到老媽和老爸在房間裏不停的遊蕩,他們兩個都面無表情,不知道在想什麼,我很想過去拉他們,卻發現自己根本動不了,只能眼睜睜的看着他們,我心裏像是被一塊大石頭壓住了似得,非常難受,想要開口叫他們,卻怎麼都喊不出聲音來,最後把自己憋得夠嗆。

好不容易換過啦一些,我又夢到白無常出現在房間裏,只是這個時候我父母都不見了,他滿臉陰狠的朝着我走了過來,但是我仍然動不了,只能眼睜睜的看着他那雙殘白的爪子死死的掐住了我的脖子,雖然我感覺不到痛,但我卻感覺到一種發自心底的恐懼,好像自己真的會被掐死似得。

“小飛醒醒,快起來了,都中午了吃點東西再睡!”就在我快要被自己嚇死的時候,小美柔和的聲音突然竄進了我的耳朵。

我猛然睜開眼睛,朝着聲音來源的地方看去,發現小美正驚恐的看着我,大概我剛纔的舉動嚇到她了。

她詫異的看着我,一雙大眼睛閃過一絲憂慮:“是不是傷口又痛了,怎麼流了這麼多的冷汗?”

我怕她擔心,於是急忙擦了擦汗,笑着說道:“沒事,只是做了個噩夢而已,給我做什麼好吃的了?”我故作輕鬆的看着她,其實就在和她說話的時候,心臟還在一直狂跳着,我甚至能清楚的聽到心跳的聲音。

小美定定的看了我幾秒鐘,似乎在確認我是在敷衍她,怕她擔心,還是在說實話。

隨後她纔將一碗骨頭湯端到我面前說道:“我用了兩個小時熬得,你現在受了傷,多吃點好的,傷口會好的快一點!”

我點了下頭費力接過湯碗吃了起來,小美則坐在我旁邊,笑吟吟的看着我吃東西。

小美的廚藝向來都是一流的,尤其是對煲湯最爲拿手,至少她煲的湯是我有生以來喝得最好喝的。

“對了,大舅讓程昱留在這裏,他自己會縣裏辦事去了,他走的時候你還在睡覺,所以沒有叫醒你,阿姨的屍體已經火化完了,現在和叔叔埋在一起,只等你好了給他們辦一場正式的葬禮了!



小美看到我喝光了碗裏的湯,這才猶豫了片刻說道。

我點了下頭,知道小美是刻意看到我吃完了,才告訴我這些的,免得我因爲想起父母慘死的事心裏添堵吃不下去東西。

“小美我想……我不想再找黑白無常尋仇了,我想帶着你去一個山清水秀的地方生活,咱們隱姓埋名,過普通人的生活,這樣就不用再受到別人的打擾了!”

這件事情我已經想了很久,如今真的鼓足勇氣說完之後,我反而覺得輕鬆了很多,心裏的大石頭也我像是瞬間就消失了一樣。

“你……決定了?”小美聽了我的話之後,沒有太驚訝,像是早就想到我會這麼說了似得,沉吟了片刻問道。

我點了下頭,既然把話已經說開了,乾脆把心裏的想法全都說出來。

“小美我對你的感情你是知道的,雖然你失憶了,記不起之前的事情,但是我希望你能相信我會給你幸福,讓你過上平靜的生活!”

“小飛你不用再說了,之前的事情我都已經想起來了,就在白無常給我託夢的那天我就都想起來了,不然我也不會撲過去找你!”

小美輕嘆了一聲,這些話大概也在她的心裏憋了很久了,如今說出來,對我們雙方都是一種解脫。

我鬆了口氣,這大概是我最近幾個月聽到的最好的消息了,既然小美的事情都解決了,那我們就更沒有必要留在這裏了。

“既然這樣,那等大舅辦完事情回來,我就找個地方先把父母的骨灰葬了,然後咱們離開這裏!”

我握着小美的手,感到她的小手冰涼,而且臉頰也消瘦了不少,好在她的手不是一點溫度沒有,所以我並沒有在意,不然我真的會擔心她現在已經不是人了。

小美聽了我的話之後,點了點頭,沒有繼續說什麼,而是靠在我的肩膀上,好半天都沒有說話。

我任由她這樣靠着,誰都沒有說話,我甚至感覺時間都凝滯了,如果我們能就這樣天荒地老該多好。

就這樣休養了一個半月,我肚子上的傷口才終於癒合,而且也能自己簡單的乾點靈活。

不夠一般的時候程昱和小美都會迅速搶過我手裏的活,然後把我推進臥室去休息。

大舅在他走的第三天又回到了我家,不過臉色發黑,人也瘦了不少,我不知道他到底遇到了什麼事,在短短的三天時間內,就憔悴成這個樣子,但是無論我怎麼問,他都不肯告訴我,搞到最後,我也懶得在繼續問下去了。

半個月之前,我將父母的屍體葬在了後山的墳地裏,地方是大舅選的,我不怎麼懂風水,也不知道這個地方好到哪裏,不過我知道聽大舅的絕對沒有錯。

而且我已經告訴大舅自己打算帶着小美離開,不再去找黑白五常尋仇,大舅聽到我的話之後,沉默了片刻才轉頭說道:“既然這樣,我給你介紹一個人傑地靈的地方,古溪鎮。”

(本章完) 第632章

「舅姥姥我好睏,我要睡覺!」寶寶睜開眼看到鄭雪嫻說道。

「寶寶乖,好睡吧,睡吧!」鄭雪嫻道。

墨九狸看了眼即便晉級了,也依舊虛弱的寶寶,有些心疼,但是看了眼眾人的擔心,還是收回思緒說道:「我們回去吧……」

帝琛等人點點頭,不多時,眾人便回到了落花谷,那三名墨族的老祖宗,剛剛度過雷劫,小雷還沒有離去……

三人有墨九狸的丹藥,都沒有受傷,成功的渡過了雷劫,看到帝琛和墨九狸回來,都趕緊上前對墨九狸感謝道。

「老祖宗不必多禮,這些不算什麼!」墨九狸客氣的說道。

三人只會在浩天大陸停留三天的時間,便會飛升,大家知道寶寶毒發,也沒有打擾墨九狸,墨九狸和鄭雪嫻等人一起,直接回到了院子中休息……

墨九狸將玄谷的鑰匙,交給了墨辰雨,並且跟他說明了其中的玄妙和注意的地方,然後回到房間,守著寶寶……

帝琛和墨小夜,看了眼還沒醒的寶寶,兩人在墨九狸屋外守了一夜,不見寶寶醒來,便決定先去玄谷修鍊……

「九狸,寶寶要睡多久?」鄭雪嫻看著寶寶心疼的問道。

「應該需要幾天,舅媽不用擔心,寶寶不會有事的!」墨九狸看著寶寶說道。

「唉……真是作孽啊!為什麼要讓寶寶受罪啊,如果可以,都對著我們這些大人來吧!到底是誰那麼惡毒,會給寶寶下這樣的毒啊……」鄭雪嫻又是心疼又是憤怒的說道。

墨九狸聞言沒有說話,墨九琪臨死前說的話,她沒有忘記,難道墨九琪母女也不是凌天大陸,或者浩天大陸的人?不然,為什麼她會知道寶寶的毒,這裡沒有解藥呢?

想到這裡,墨九狸讓人喚了墨辰雨過來,墨辰雨進來看到寶寶好沒醒來,臉上滿是擔憂,看著墨九狸問道:「九狸,寶寶這次為什麼這麼快就又毒發了?」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這是第一次毒發這麼快的!」墨九狸說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