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個時候還在想爲什麼楊微沒有說話呢,看到楊微這個時候不停的冒着冷汗然後在掙扎着,我直接一生氣就走到了老和尚的面前。

“大師,給我一個解釋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極道聖尊(修真位面商鋪) 畢竟說這是在人家地盤上,如果說是在中國發生這樣的事情的話,我絕對一拳就上去了,然後乖乖的教他不是什麼女人都可以碰的。

這個時候那個老和尚說了一大堆泰文,但是我聽不懂,只能讓劉二給我翻譯,但是劉二這個時候根本就不想要給我翻譯,而是給我一個你直接揍他吧的眼神。

看到劉二這個眼神之後我直接就上去兩拳就打的老和尚鼻子出血,眼眶也有淤青了,但是無論如何這個時候我都感覺我忍不了了,就在我準備下第三拳的時候劉二攔住了我,我也知道大概他是不想要把事情鬧大吧。

楊微這個時候也稍稍的清醒了一下,問了問發生了什麼事情,看着楊微現在的狀態還不錯,劉二也說楊微身體裏邊的那種不知名的物質確實減少了,我也就放心了讓楊微先休息一下。

楊微在休息的時候我和劉二把老和尚拉了出去,因爲剛纔打了老和尚幾拳,這個時候老和尚看到我就在發抖,好像是很害怕的樣子。

劉二一直用泰語跟老和尚交流,原來老和尚看那個東西已經少了,而且楊微就這麼躺在牀上也麼有什麼感覺,所以他就起了色

心了。

不管說老和尚到底有沒有那個能耐,我是真的不敢讓楊微再繼續在這裏呆下去了,我和劉二馬上就帶着楊微離開這裏了。

還好沒有走多久就到了劉二的家,而這個時候天也已經亮了。

讓楊微先休息一下我和劉二就開始商量下一步到底要怎麼做了,在泰國這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劉二是我唯一可以相信的人!

跟劉二商量了很長時間也沒有想到什麼辦法,畢竟說這個事情是我們之前都沒有預料到的,而且我們到現在也不知道到底那種物質是什麼東西,當然也不知道到底要怎麼讓那些東西在楊微的身體裏邊徹底消失!

這不是醫療上可以解決的事情,如果是的話,那麼我們肯定是沒有什麼疑問的話,花多少錢我都會給楊微治好的,估計現在就算是去醫院的話,也絕對發現不了楊微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突然想起來了我錢包裏的那張名片,如果聯繫一下這個叫許鑫的人,是不是可以幫上我們的忙,不管怎麼說他在我們剛剛到泰國的時候也幫了我們很大的忙。

我剛拿起電話準備給許鑫打電話的時候,劉二就直接攔住了我!

“陳東,你知道這個許鑫到底是什麼人嗎?”

我心想一個人妖能是什麼人,頂多就是和那些我們之前合照的人一樣是模特被,要不然就是演員什麼的,反正在我心裏就覺得人妖只能從事這個行業,但是劉二給我上了生動的一課,在泰國人妖是很常見的,而且人妖要比男人或者女人在某些行業招人待見。

當然這裏的某些行業指的並不是模特這樣的傳媒行業,而是降頭師。

最早的時候降頭師因爲經常下降頭,或者是因爲一些什麼事情多多少少都是那些不男不女的人來充當,這些年泰國的變性手術多了,人妖也多了,所以說在泰國很大一部分降頭師都是人妖!而這個許鑫也是!

聽到劉二的話之後我是真的不知道到底要不要聯繫這個人,第一是因爲他畢竟幫助過我們,所以我對他還是很信任的。可是那個人是降頭師,提到降頭的話每個人可能都會敬而遠之吧!

但是現在我們的首要大事就是楊微的身體,既然說許鑫是降頭師的話,說不定他可以幫助到我們吧

聯繫到了許鑫之後很快許鑫就到了劉二的住處了。

“其實你們在來到泰國的時候我就覺得你們兩個不是一般人,現在看起來還真的不是一般人啊!你女朋友的事情我幫不上忙,但是我認識的一個朋友可以!而且她現在的情況不是很好,應該堅持不了多久了,如果不相信我的話,那麼我們就現在出發!”

許鑫今天穿的並不是女裝,而是中山裝,給人一重非常正直的感覺。而且他和我第一次見他的時候也很不一樣,最大的不一樣就是胸小了很多。

但是現在根本就不是研究許鑫的胸到底是大還是小的問題。

降頭師在泰國也好在整個世界也好都不是一個名聲很好的職業,因爲他們需要賺錢的話,就要不停的下降頭,這樣的話才能慢慢的把別人的錢變成自己的。

但是我相信這個世界上總會有好的一面,也會有不好的一面,所以我選擇相信許鑫說的話,劉二這個時候還想要說什麼,但是最後還是閉嘴什麼都沒有說。

看着許鑫開的車我就知道他肯定是賺了不少錢的,這輛車如果在中國的話絕對是要好幾百萬的,這樣的車也讓我覺得有點害怕,害怕許鑫到底是不是害我們的。

但是又想想許鑫在機場幫我們的時候,最後還是決定賭一次吧。

熊孩子之穿越萬界搞事情 許鑫在車上跟我們說,楊微身體裏邊的這種奇怪的物質,之前他只是聽說過,但是從來都沒有見到過,這種東西是鬼魂的毒品,鬼魂靠着他的力量能夠迅速的成長實力,泰國很多養小鬼的人都想要得到這種東西,但是從來都沒有見到過。

原來這個東西叫鬼哧,當然這只是在泰國本地的叫法,這種東西通常是要沁入到人的身體裏邊纔會發揮功效,鬼魂才能感覺到。如果說人的身體裏邊少量的存在鬼哧的話,那麼對身體可能沒有太大的影響,反而會讓人的一生一帆風順。

但是如果是大量的話不僅僅會被鬼纏上,還會要了人的命!

聽到這的時候我突然想再去找找那家古董店,想要親口問問那個老闆,爲什麼偏偏要害楊微?楊微到底是做錯了什麼事情!但是想了想之後我又覺得還是暫時不要去的好,現在楊微需要人照顧,而劉二我雖然說相信,但是也絕對不是百分之百的放心。

很快許鑫就帶着我們到了泰國的唐人街,這裏大部分都是說中文的,而且他們在看到許鑫的時候都是很恭敬的樣子,而許鑫帶着的我們也同樣得到了尊重。

很快許鑫就走到了一家中醫店門口,輕輕的敲了敲門,直到裏邊傳來一聲“來着是客,進來吧!”的聲音之後許鑫才帶着我們走進去。

進去之後我們就看到了一個類似於清朝那種裝潢的客廳,然後有一個老人坐在主座上,老人這個時候左手拿着一杯茶,然後盯着我們在看。

我也不直到爲什麼,在看到老人的那一瞬間,我既然有一種非常親切的感覺。

許鑫這個時候也在介紹了。

“陳叔,他們就是我前兩天跟你提起來的在機場遇到的人!都是緣分啊,現在這個女孩的身體裏邊有你想要的鬼哧,但是因爲感染的太多了,現在已經危及到生命了!”

陳叔本來還是一副沒有興趣的樣子,在聽到鬼哧兩個字的時候,陳叔的眼睛都亮了,馬上就安排我們坐下,然後就給楊微把脈。

我一開始的時候害以爲陳叔和劉二一樣只是依據脈象來看楊微的身體裏邊鬼哧的狀況呢,沒想到陳叔既然差不多把楊微的一切都說出來了,這個時候我除了震驚之外也就沒有別的了,當然這些都是後話了!

(本章完) 但是,他自己最清楚,自己拿出的不是假的回仙草,那是真的,是他從古清風那裡奪來的,唯一的一株回仙草,到底是誰?此刻這院內除了自己和古清風之外,一定還有第三個人,古清風他根本沒有放在眼裡。

可是暗處奪走他回仙草的強者,卻讓他不得不防,對方在暗處,他在明處,如果對方跟古清風不是一起的還好,如果他們是一起的,那麼自己就會很麻煩!

暗處的人實力並不比自己低,否則也不可能瞬間奪走自己手裡的回仙草,而他還毫無察覺!

只是封信不知道的是,在古清風言語刺激封信,封信一副古清風今天必死的自信模樣,說出他們青蓮山的事情時,墨九狸就猜到了,如果古清風說起回仙草,封信搞不好會真的拿出回仙草顯擺。

所以,墨九狸直接讓小書駕馭著空間,化為塵埃小心翼翼的落在了封信的袖口處,因此才會在封信拿出回仙草時,墨九狸直接伸手奪過來,馬上就回到了空間。

因為太過突然,所以不管是古清風還是封信,誰都沒有看清楚墨九狸的動作,墨九狸就回到了空間裡面,小書駕馭著空間再次落在封信的肩膀上面。

此刻,墨九狸看著面前的封信,想了想拿出個瓷瓶,直接讓小書把無色無味的毒藥給放了出去。雖然封信和古清風都是煉丹師,但是墨九狸煉製的毒藥,那不是一般煉丹師能察覺出來的。

因此,不管是古清風還是封信誰都沒有察覺到,古清風知道自己出手也打不過封信和對方的傀儡,所以看到封信黑著臉,不知道在周圍找什麼,古清風倒是也沒有急著動手,反而也在小心翼翼的四處找什麼……

這讓封信更加的確定,剛才暗處的人,不是和古清風一起的,看起來他們葯谷有人闖進來了,封信看了眼古清風,想了想拿出傳音石,不多時一名弟子的聲音傳來道:「師父,你出關了?」

「嗯,我問你,這幾天可有人進葯谷?」封信冷聲問道。

「有,前段時間有個女子闖了進來,不過對方乘坐飛行獸,掉進了岩漿洞!」對面的弟子說道。

聞言,封信掛斷傳音石看向對面的古清風問道:「古清風,是那個女人救了你?」

「你有病吧,如果真的有人救了我,我會等到現在才來殺你?」古清風聞言看著封信怒道。

「不然你是如何逃出來的?」封信瞪著古清風問道。

他也想不明白一個女人為何能救出古清風,但是如果不是,那麼古清風又是如何出來的?為何早不出來,晚不出來,現在才出來呢?

「因為岩漿洞下面的火種消失了,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能出來,你很清楚,當初你把我逼下去,我就沒有死,而是變成了岩漿怪物被折磨著,別告訴我你不知道……」古清風看著封信怒道。

「哼……那是你自找的!」封信冷冷的說道。 陳叔在把脈的過程中就一直是喜憂參半的,喜的是終於找到了鬼哧這個稀缺的東西了,但是憂的就是楊微現在的身體了。

“小兄弟,能否借一步說話?”陳叔走到我面前,對着我說着。

聽到陳叔的話之後我心裏多多少少有那麼一點不舒服,爲什麼楊微的事情不能在這裏直接說清楚,許鑫是介紹我們認識他的,肯定不是外人,劉二是我在泰國唯一相信的人,當然也不是外人,楊微就更不用說了,這件事情跟她有着直接的關係。

但是爲什麼不在所有人面前說清楚,非得要我單獨跟他說呢?

雖然我心裏有這樣一個疑問,但是我還是和陳叔走到了另一間房間裏。

“陳東是吧,其實剛纔在把脈的時候有感覺出來,那個小女孩的身體裏邊應該有你的陽氣存在吧,你到底是什麼人,怎麼會知道渡陽氣這一說?”

聽到陳叔這麼問的時候我還真的不知道怎麼回答了,當初渡陽氣這件事情還是劉二告訴我的,具體方法也沒有告訴我,直接告訴我給楊微做人工呼吸就好了,當然劉二沒有用這麼有文化的詞就對了,劉二用的是嘴對嘴吹氣就好了,這不就是人工呼吸嗎?

可是這個時候陳叔問起來,我也不能就這麼說啊,我隨便撒了個謊,但是陳叔的表情就好像是看出來了我在撒謊一樣,沒有辦法我就把劉二告訴我的方法告訴了陳叔。

陳叔這個時候就笑起來了,原來劉二讓我做的是最基本的辦法,可是就算是渡了陽氣的話,陽氣也是不純的,所以說楊微纔會變成現在這樣,身體纔會這麼虛弱,但是也算得上是一個急救的辦法了。

之後陳叔就跟我說了到底要怎麼把楊微身體裏邊的鬼哧取出來,其實方法很簡單,那就是找到那個佛牌然後讓我用陽氣把楊微身體裏邊的鬼哧逼出來。

我剛想要說我不會啊,陳叔就說了他會教我到時候到底要怎麼做!

我這個時候突然想起來佛牌我並沒有帶在身上,當我提起來的時候,陳叔告訴我們一個佛牌而已,而且我們也沒有退房,應該就在那個房間裏邊,所以告訴我現在先不要着急,先休息一下再說。

聽了陳叔的話之後我也放下心來了,陳叔給我還有楊微和劉二都安排了房間,告訴我們今天就好好休息,然後明天再去取佛牌,正好這一天他也要準備一點東西。

我還真的不知道爲什麼在泰國的這些道行中人爲什麼不能像吳安平一樣,把他要用的東西都放在一個布包裏邊,還要現準備什麼東西的,這東西雖然說肯定是準備的話要齊全一點,但是如果能直接拿出來用的話,那多方便啊。

但是這些話我是不會跟陳叔說的,這不是找教訓嗎?每個地方有每個地方的習俗,我們要入鄉隨俗不是嗎?

到了房間之後我

就拿起手機準備給吳安平打個電話,我拿出手機的時候,吳安平那邊的電話也正好撥過來了。

“楊微現在的狀況怎麼樣,我找了很多材料還是沒有找到那個東西到底是叫什麼名字,但是我找到了這種物質會通過人的皮膚進入到血液裏邊,想要取出來的話只有用陽氣逼出來,陳東這件事情只有你能做得了了!”

名門暖妻:老公要聽話 聽着吳安平的聲音都能聽出來他這個時候非常的憔悴,應該是一直都在找相關的東西吧,我把遇到陳叔的事情,還有鬼哧的事情全部都告訴了吳安平,吳安平這個時候氣的在電話那頭罵我,問我爲什麼不早點告訴他,早點告訴他的話,他就不用忙活這麼長時間了。

其實我也像要早點告訴他,但是我也是剛剛纔知道的啊,我怎麼早點告訴他啊!

但是其實這件事情也不能怪吳安平發火,他也是爲了楊微着急才這樣的,想到這的時候,我的心裏還真的是覺得吳安平真的是個好人,其實楊微只能算是他的一個合作伙伴,如果沒有了可以尋找下一個,但是他卻因爲要救楊微,忙了那麼長時間,雖然說他到最後也沒有幫上什麼忙,但是他已經盡力了不是嗎?

和吳安平打完電話之後我就想着要不要先睡一會,就是在快要睡着的時候我突然聽到了劉二和許鑫的爭吵聲音。

“許鑫你到底想要怎麼樣,這件事情完全跟你沒有任何關係,你爲什麼要牽扯進來,鬼哧是什麼東西,你我都很清楚,這個東西跟你們降頭師是絕對脫不開關係的,你到底爲了什麼這麼做?”

劉二這個時候的話讓我有點聽不明白了,什麼叫鬼哧和降頭師是脫不開干係的?難道說鬼哧其實是一種降頭,但是想想也不可能啊。

如果鬼哧真的是一種降頭的話,那麼許鑫直接就幫我們解了就好了,然後再勒索我們一大筆錢就好了,畢竟我和楊微現在雖然說拿不出來幾千萬,但是幾百萬還是可以的。

許鑫那邊一直都沒有說話,但是卻傳來了一個我從來都沒有聽見過的女聲。

“劉二,我們井水不犯河水不是嗎?而且這個女人的命能救回來也要靠我,如果不是我攔着的話,你們在那個荒郊野外就根本回不來了,你覺得你還有什麼能力站在這裏跟我說話!許鑫只是我的一個身體而已,我想要多少個都可以,所以以後不要再找我的麻煩了!還有,這個女人的命我一開始就不想要,但是我突然有興趣了,你說怎麼辦?”

我的天,雖然說這個女人的聲音真的是很動聽的,但是她說出來的話真的讓我覺得後脊樑骨發涼,我知道她口中的女人就是楊微了,什麼叫一開始不想要要楊微的命,現在又有興趣了,她到底是誰?

我現在要走出去看看嗎?還是說就在這裏聽着,還有那個女人說昨天晚上在荒郊野外他幫我們攔着了,到底是攔着什麼了?

我這個時候

就好像是變身了十萬爲什麼了一樣,腦子裏有很多的問題想要問,但是我又告訴我自己,這個時候不能出去,如果出去的話什麼就都不知道了。

但是聽了這段談話之後我知道了劉二跟許鑫以前就是認識的,要不然不可能在當初看到許鑫的名片的時候臉上就不自主的露出了那樣的表情,而且許鑫好像是不只有一個身份,還有別的身份,有可能許鑫的身體裏邊還住着兩個人,這我就不知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

劉二和許鑫都一直都沒有說話,我這個時候走了出去,對於我剛纔聽到的內容,真的有很多想要問的,但是又不知道怎麼開口。

劉二看到我之後就直接跟我說了一句,你都聽見了吧,其實我和許鑫一早就認識,而且我們認識並不是在泰國,我們是在中國認識的,如果不是她的話,我也不會來泰國。

聽到劉二說的話之後我心裏的疑問更多了,因爲一個人而遠走他鄉這樣的事情,我感覺劉二是不可能做出來的,但是劉二這個時候都說了,我還要怎麼提出疑問呢。

後來劉二給我講了一個很長的故事,許鑫原本是一個女人,而且是很漂亮的女人,當然這個女人也就是劉二的老婆,但是她雖然漂亮卻一直都是體弱多病的,劉二聽說在泰國有一個人是仙人轉世,有起死回生的能力,所以劉二就帶着許鑫來到泰國了。

許鑫在泰國治療了一段時間之後確實是已經有所好轉了,這個時候劉二身上的錢也花得差不多了,沒有辦法的他只好帶着許鑫先回到中國,等以後有機會再來,但是許鑫回到中國之後整個變了一個人,而且時不時的還會發出男人的聲音。

時間越長這樣的事情發生的頻率也就越高,到最後許鑫就變成了一個完完全全的男人,當然時不時他還是會變成本來的樣子,只不過根本就維持不了多長時間。

男人的許鑫是泰國一個有名的降頭師,誰也不知道他是怎麼冒出來的,就是突然間就很有名的那一種,但是所有人都不知道原來這個人其實根本就不是一個男人。

聽完之後我感覺我的三觀都已經毀了,人妖我見過了,但是像許鑫這樣的根本就能稱之爲人妖了,應該叫做陰陽人了!

“聽了這件事情之後你是不是也覺得非常不可思議,其實剛開始發生在我身上的時候我也覺得不可思議!但是後來我知道了,什麼起死回生,根本就不存在的,根本就是借屍還魂罷了!但是他們既然會相信這件事情。我一直在找辦法,但是一直都沒有找到,這也就是爲什麼我一直在泰國沒有離開的原因,現在的許鑫已經變得我完全不認識了,我都不知道我還要不要……”

劉二的話這個時候讓我多多少少有那麼一點替他難過,我也知道劉二肯定是很愛他媳婦的,要不然的話根本就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而且看來劉二在泰國其實混的也並不好!

惹愛成癮:金主豪寵小逃妻 (本章完) 他當初確實知道古清風沒死,本來他也想親自殺了古清風的,但是那個岩漿洞下面的火焰岩漿,太過恐怖了,又是禁空的,下去根本上不來,所以,他派自己的契約獸下去過……

也確實看到了古清風沒死,而且還變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岩漿怪獸,本來他以為可以讓自己的契約獸殺了古清風,卻沒有想到根本不行,他的契約獸下去完全無法上來,最後死在了裡面……

真是因為如此,他才知道古清風活不了,所以也就沒有理會古清風,也是因為如此,凡是有哪些不聽話的傀儡或者弟子跑到岩漿洞的話,他都不會去過問,因為知道掉進去的人,十死無生!

可是,他怎麼都沒有想到,古清風竟然出來了,火種竟然消失了,所以古清風出來了,至於火種為何消失,封信現在不想知道!

他現在想知道暗處的人是誰,是不是跟古清風一起的,一個女人?封信看著古清風,想從對方的臉上看出點什麼來,但是沒有,古清風似乎也不知道暗處的人是誰!

那麼,到底是誰?到底怎麼回事呢?

難道是蒼穹界的人,跟蹤來到這裡?難道是蒼穹派的人?

封信心中百轉千回,古清風看和封信的眼神,猜到封信謹奸詐此刻在想什麼,他故意不表現出來,故意讓封信猜測,這樣才有機會殺了封信。而且,古清風相信,那個丫頭得到回仙草,不會那麼走掉的。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他就是有這種預感!

墨九狸算著時間,卻發現封信還沒反應,墨九狸並沒有著急,因為她清楚封信和古清風的實力,跟九州天界的人不同,因此抗毒能力也要更強一些。

而且,古清風和封信兩人都是煉丹師出身,因此他們兩人的體內定然也是有很多藥材的,可能要比一般的蒼穹界的強者,抗毒性還有更強一些的。

一直到墨九狸察覺到封信的眼睛眼神變化,唇角微微一揚,知道自己的毒藥發揮效果了!

果然,古清風收到了墨九狸的傳音,微微一愣,回神看向對面低頭的封通道:「封信,別在這裡裝深沉,不管別人如何,今天你我必然要有一死!」

說著古清風的攻擊,再次奔著封信而去,這一次封信依舊是沒躲,因為他知道古清風不是自己的對手,可是等到古清風的攻擊眼看著到達自己面門時,封信想躲卻發現來不及了……

封信一愣神的時間,古清風的攻擊直接打在封信的左肩,咔嚓一聲響,封信的左手手臂就掉了下去,被古清風的靈力齊肩斬斷!

疼得的封信嗯哼一聲,臉色慘白,不敢置信的看著腳邊自己的手臂,還有身前動作慢了幾分擋住古清風的九大傀儡,封信急忙給自己服下一顆丹藥,撿起自己的手臂,瞪著古清風怒道:「該死的,古清風你給我下毒?」

「封信,你是白痴吧,給你下毒?你以為我不知道你的身體抗毒性極強?我會傻到給你下毒嗎?」古清風看著封信怒道。 安慰了劉二一會之後我就回到自己房間睡覺了,這一睡既然就睡到了第二天早上。

吃了早飯之後陳叔借給我和劉二一輛車,告訴我們今天務必要把佛牌取回來。

其實我比在場的任何一個人都要着急,如果沒有發生這件事情的話,我可能還不知道楊微在我生命中到底是有多重要,但是發生了這件事情之後,我覺得我的生命裏邊已經不能沒有楊微了。

楊微就好像是我生命裏邊的陽光,雖然說她經常嘲笑我,但是在我真的鬱悶了的時候,她總是第一個站出來逗我開心,雖然都是用犯蠢的方式來逗我開心,但是她也確實是做到了。

以前我總說楊微是我未來妻子的人選,現在我想可能這輩子除了楊微之外也就不會娶別的女孩了,但是八字還沒有一瞥的事情誰也不知道最後到底會發展長什麼樣子。

我和劉二很快就趕到了賓館,到了賓館之後又一次走到這間屋子,說實話我心裏還是有一種不舒服的感覺,畢竟就在前天晚上在這間屋子裏就發生了讓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的事情,畢竟就在這個屋子裏邊我的初吻獻給了楊微,還捱了她一個耳光。

“別想那麼多有的沒的了,趕緊找佛牌吧!”劉二看到我在門口站着不動,朝着我大吼了一聲。

確實現在找佛牌纔是最重要的事情,我直接走到了楊微之前放佛牌的位置,發現佛牌既然不在這裏,我這個時候朝着劉二露出來一個特別疑惑的表情。

劉二看到這個表情之後也大概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了,但是這件事情是我們兩個都沒有預料的,而且屋子裏也不像是有人翻動過,我和楊微的東西也都沒有丟,可是偏偏就是這個佛牌不見了,這肯定是有蹊蹺的。

我想說要不要先聯繫一下許鑫,畢竟我沒有陳叔的電話,但是想想劉二和許鑫那個尷尬的關係,我還是放棄了這個想法,既然說沒有找到的話可能是我記錯了,或者是楊微把佛牌換了個地方呢。

我和劉二差不多要把整個房間翻個底朝天了,但是還是沒有找到佛牌的蹤跡,這個時候我突然感覺到身邊一冷,這是有鬼來了。

現在可是大白天的,應該沒有鬼會選擇在大白天出來吧,如果說真的有這樣的鬼魂的話,肯定是要幫他的主人做什麼事情的,畢竟在泰國養小鬼的人還不少。

我腦子裏突然出現了一個聲音,這個聲音沒有辦法分辨出來到底是男還是女,而且聲音也不大,好像就在我耳邊說的一樣,他跟我說想要佛牌的話,就去古董店!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