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點了下頭,白靈域接着說道:“不行……她是我未來兒媳婦。” 我點了下頭,白靈域接着說道:“不行……她是我未來兒媳婦。”

蔚軒緊握着我的手腕,憤怒的瞪着白靈王。

白靈王手一揮,蔚軒直接就倒在了地上。

我趕緊扶起蔚軒,含着眼淚,說道:“你們先離開這裏,先不用管我,先保證自己的安全。好不好……”

蔚軒擦了下嘴角的血跡,說道:“我不會丟下你……”

小白在猶豫着要不要幫蔚軒,一直看着我,然後再看看蔚軒。

他還是有私信,想跟我在一起,但又不想強迫我,他還是有私心。

白靈王嘴角上揚一下,說道:“哎喲……還真是感人呀。可惜……我不吃這一套。”

蔚軒直接擋在我面前,憤怒的看着白靈王。

恰我少年時 “哼……一個晚輩,還敢這麼無理。”

說完後他的手一揮,蔚軒趕緊抱起我閃到了一邊。

天海道武 但蔚軒的胳膊上還是出現了一條血痕。

看來白靈王可以隔空攻擊,還是說,攻擊速度太快,我們根本就看不見。

蔚軒放下我,瞟了眼胳膊上的上,然後對着白靈王,說道:“我今天死在這裏,你們白靈域也不會好過。”

白靈王哼笑一聲,說道:“我到想知道。你到底能讓我怎麼不好過。”

說完他便毫不留情的朝蔚軒和我攻擊而來,我趕緊拿出長笛與符紙。

以最快的速度在面前用符紙貼了一排,然後念着咒語。

面前一道光屏出現,直接把白靈王罩在了裏面。

嚴肅的盯着那道光屏,心跳加速着。

這是師父教我的新招數,一般情況下,進入光屏的人或鬼會被高溫燙傷,眼睛刺瞎,嚴重者會直接在光屏裏斃命。

但這對於白靈王來說就是個未知數了。

總裁只歡不 光屏一點點的變淡,白靈王的身影一點點的顯露。

看見白靈王的第一時間,我的臉就變蒼白無比,感覺吹響長笛。

雖然只能吹響一聲,但也希望有效果,不想他靠近蔚軒,不想蔚軒在此喪命。

可是我錯了,不但光屏沒對他造成影響。連長笛居然都對他沒多大效果。

看着白靈王朝蔚軒攻擊去,看見蔚軒一臉陰沉的盯着白靈王沒有絲毫想逃的樣子。

蔚軒想跟他一站到底,不管他是因爲我和小白的事兒賭氣還是因爲不服白靈王而逞強,現在不是該跟他硬幹的時候。

他實在是太強,蔚軒應該快點離開。

我趕緊大叫道:“蔚軒,快逃……”

白靈王瞟了我一眼,攻擊的方向突然改變,讓我有些措手不及。

蔚軒也是一臉茫然,沒想到他會突然變幻攻擊對像。

我直接被他打飛出去,在地上滑行幾米。

身體左邊的血痂好像有些裂開,讓我疼得直咬牙。

突然想起師父說的,血痂絕對不能自行剝離,必須得自動掉落。

現在血痂被在地上磨裂,會不會對以後的恢復有影響。

艱難的起身,不管有沒有影響,現在已經裂開,想太多也沒用。

小白來到我身邊,說道:“嫁給我就那麼難嗎?”

我看了下身後的娜娜,說道:“你身邊有更加適合你的人,陪着你走下去的人不應該是我。”

小白沉默了一會。大叫道:“可是我只喜歡你。”

“可我喜歡的不是你,就像你不喜歡娜娜一樣,我對你,只有愧疚感,知道嗎?”

我忍不住的對着小白大叫着,現在的他顯得更加悲傷。

而背後的娜娜眼淚一直往下流着,看着小白的背影。

視線傳過小白,看見蔚軒一下又一下的被白靈王打趴在地上。

但他依然不依不饒的從地上爬起來。

我從小白身邊跑過。來到蔚軒身邊。

忘着白靈王說道:“你不是想得到我嗎,好,我現在就死在你面前……”

我死後,另一個靈魂就會霸佔我的身體,那個時候,這裏的人一個都活不了。

他想讓蔚軒死,我死也不會讓他們安穩。

“你在威脅爲我?”

“是你在逼我……你不是想得到我身體裏的另一個靈魂嗎,我死後她就會出來,我讓你見識下她的力量。”

被我這樣威脅,他不但沒有恐懼,反而越來越興奮。

面部興奮得有些扭曲。

這讓我感到更加心慌,不知道他到底怎麼回事。

“那正好,我到想看看是你的那個更加厲害,還是我的這個更加厲害。”

聽見他這樣說,我們感覺更加不對勁。

什麼是我的,你的?

難道說……

他那裏有個跟我體內類似的靈魂嗎?

怎麼可能,如果真有,爲什麼都不去搶他那個,要來找我。

但他剛纔那話的意思又只能這樣理解。

“你這話到底什麼意思?”

他看着我,笑着說道:“你讓那個靈魂出來就知道了。”

蔚軒無力的瞪着白靈王,眉頭緊皺,沒有說話。

小白過來說道:“父親……你到底想幹什麼,放他們走吧。”

白靈王瞟了眼小白,說道:“聽我的就夠了,你少說話……”

小白沒有理會-他的話,直接拉着我就往外走。

但白靈王直接就閃到我們面前,抓住小白,說道:“別礙事……”

蔚軒趁着個空檔,用長劍刺向白靈王,我也立即吹動長笛。

蔚軒的劍的確是刺中了白靈王,但……

要害處被白靈王躲了過去,現在刺中額地方對他完全不造成傷害。

白靈王一聲吼叫。我們全部被震開,紛紛躺地。

身上的血痂再次裂開,一口腥味從在口腔蔓延,隨即一口血被吐出。

趴在地上。掃了眼蔚軒和小白,看見他們兩都被震出了內傷,都吐出了血。

白靈王來到我面前,抓起我。說道:“你要怎麼選擇?一,現在就把讓你死,然後讓我見識下你另一個靈魂的力量,看看誰的更強,二,答應跟子鬱結婚,答應我提出來的那個要求,我立即就放了你們。”

我憤恨的瞪着白靈王,沒有回答他。

他又提到了他的那個靈魂,如果沒猜錯的話,他也擁有另一個靈魂。

但爲什麼沒人知道,連小白彷彿都不知道。

既然他也有另一個靈魂,一點都不畏懼我的這個靈魂,那我死就沒什麼意義了。

如果最後兩個靈魂對戰,我的這個敗,那一切都等於白費功夫。

而且聽他的這個語氣,他好像能控制另一個靈魂,而我不可以。

所以說來說去,還是他站優勢。

“我選擇後者,但是……”

“你沒跟我談條件的資格。”

我沒再給他好語氣。吼道:“聽我說完,但是你得先讓我跟着回邪靈域,等在邪靈域呆幾天後,我自然會主動來白靈域。如果你不同意,我們就沒什麼好談的,如果我現在不跟着回去,蔚軒也會不死不休,你是看見了的,我答應你的這件事不能告訴蔚軒。”

宮闈庶殺 白靈王猶豫了一下,放下我,說到哪:“可以……”

我看了下全身是血的蔚軒,低聲說道:“只要你能平安出去,我這一生,只嫁給你,與小白結婚的那天,我會……”

然後看向小白,低聲說道:“對不起……”

白靈王突然大笑幾聲,說道:“佩服軒王的硬氣,佩服,佩服……”

蔚軒咬着牙看着白靈王,眼中衝滿恨意。

白靈王沒有理會着眼光,接着說道:“我這就去安排我答應配合你的事,但到時候軒王可別忘了,等妖界攻打我們時要助我們一臂之力。”

隨後便手一招,一個人來到白靈王身邊,白靈王說道:“你去給所以子民和士兵通知一聲,幾天後邪靈域會對我們假裝攻打我們,讓大家不要驚慌,那只是演習。”

那個人點了下頭,就走了。

白靈王看向蔚軒,笑着說道:“怎麼樣,這下滿意了沒?”

我一瘸一拐的來到蔚軒身邊,說道:“你沒事吧,我們回去吧,十七還等着我們。”

蔚軒看了我一眼,又等了下一直在笑的白靈王,然後我們兩個攙扶着走出了大殿。 蔚軒看了我一眼,又瞪了下一直在笑的白靈王,然後我們兩個攙扶着走出了大殿。

“你跟他說了什麼?”

我一愣,看了蔚軒一眼,笑着說道:“沒什麼,我就騙他說,我們在先前就派人通知邪靈域,我們有危險,現在大批人馬正在白靈域外面,等着我們出去。如果我們沒出去,那他們就會功進來救人,白靈王聽到我這樣說,他就怕了,於是很果斷的放了我們。”

蔚軒看了下午,眉頭依然緊皺着,一副不相信我的模樣。

別說他不相信,就連我自己都不太相信我剛纔編的那個理由。

白靈王怎麼可能那麼容易被騙,不過,蔚軒也沒有說什麼。

跟蔚軒兩人回到邪靈域。

蔚軒身上有傷。所以一直躺在牀上養傷,在邪靈域裏,他的傷口恢復的極其之快。

而我則坐在旁邊看着,雖然我也與受傷,但都是輕傷,恢復的也很快,但唯一好不了的就是血痂裂開的地方,依然還痛。

蔚軒閉目養着神,讓我能靜靜的看着他。

等把十七的事情辦完後我就會去白靈域。

但我不準備跟小白結婚,雖然這樣對小白很不公平。但我真的做不到在心中有一個人的同時跟另一個人結婚。

該怎麼做,我都想好,只希望蔚軒蔚軒到時候不要太沖動。

跑去白靈域找白靈王,他根本就不是白靈王的對手。

爬在蔚軒胸前,感覺整個人都放鬆許多。好像只要有他在就一切煩惱都沒有一般。

終於明白了師傅爲什麼讓我自己變強,現在看來,只有自己變強,才能保護自己,保護別人。

妖精小姐姐別過來 所有事情都是我而引起,所以只有我能解決。

白靈王那麼強,聽到邪君這兩個字都感到畏懼,那可以想象,邪君是多麼的強。

不過……如果我無法得到另一個靈魂的全部力量,那我就銷燬這股力量,說都不想得到。

而而關於白靈王,他肯定有什麼貓膩,我敢確定,他身體裏絕對沒有兩個靈魂,但爲什麼他又會說出那樣的話呢。

師父說,我體內的另一個靈魂不只是會給人力量,而司芊玥又說,我體內的另一個靈魂是骯髒的產物。

如果世界上真的存在兩個這樣的靈魂,那後果可能會更糟糕。

始終想不明白,白靈王爲什麼要我跟小白結婚。

如果他想得到我體內的另一個靈魂。當時直接抓我不就可以了,爲什麼非得搞得這麼複雜。

難道讓我嫁給小白也是另有目的嗎?

在他們這些老奸巨猾的人的世界中,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是有目的的,不可能做無用的事。

感覺蔚軒的胸口了下,我趕緊起身,問道:“蔚軒,你醒了……”

蔚軒點了點頭,問道:“你還好嗎?”

我笑着點着頭。

他自責的說道:“以爲自己當上了王,就能保護自己心愛的女人,沒想到,我還是那麼無用,曾經是,現在還是。”

我摸着蔚軒光滑的臉頰,說道:“誰說你無用了,你不是一直在牽制着司家嗎,如果一個無用的王,是不可能做到這樣的。”

蔚軒默默的看了我許久,攬過我的頭,冰脣輕輕碰在我的右臉上。

“白靈王……我絕對不會放過他。”

他的眼中充滿了憤怒與恨意。

……

這段時間蔚軒基本上很少出現,偶爾會讓下人或凌夕來看看我的狀態。

雖然有些擔心他的身體,心裏有些失落,但還是能理解。

在問了凌夕蔚軒的最近的行蹤後,更加感到心痛。

凌夕說,蔚軒最近在組織兵力,儘量把聲勢搞大點。讓司家以爲我們是真的要出兵。

還有就是要想盡辦法逼出邪君,像這樣邪君一直躲在暗處,很難知道他想幹什麼。

在半完這些後,蔚軒還每天都會抽空出來去地獄裏鍛鍊,提高自己的能力。

聽到凌夕說的這些,當晚都沒怎麼睡着,想知道現在蔚軒怎麼樣了。

像他這樣下去,會不會被累垮。

凌夕還說,本來在知道邪君是假死後,對蔚軒的打擊就很大。一直覺得自己能力還不夠。

這次又出現這樣的事情,讓他更加想提升自己能力。

蔚軒那麼努力,而我卻只是整天坐在這裏沒事幹。

感覺有點過意不去,但師父還沒找到讓我得到另一個靈魂全部力量的方法。

早上醒來,看見牀單上很多大大小小的紅色塊狀物。

撿起來看了下,發現,跟我身上的血痂很像。

於是趕緊來到鏡子前,看見自己身上多處的血痂已經脫落。

露出了細嫩的肌膚,沒想到這天終於等來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