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也是說,此刻羿天和大掌怪所要對付的將是四個道行在五千年左右的古巨妖。想要獲勝,談何容易啊?

正在李君心生絕望之際,那四個古巨妖終於不再互相謾罵,而是同時將注意力放在了童言他們這些人身。

那個略顯憨厚的聲音道:“這個用弓箭的小子倒是有點兒意思,我來對付他,其他交給你們了。”

那低沉的聲音也隨之響起,“這個手掌形的怪物頗爲古怪,我跟它鬥一鬥。至於你們二人,自由發揮吧!”

四個古巨妖,這次倒是沒有爭論,反而分工明確。

幾乎眨眼之間,四個古巨妖便全部在羿天和李君他們的四周現身了。

仔細看去,這四個傢伙全部化爲人形,都是穿着天藍色的立領長袍,但他們的衣着也稍有不同,那是他們的腰帶,有的是白的,有的是紅的,有的是黑的,還有一個是黃的。

四個傢伙全部環抱雙臂,飄在離地一米之的半空,正好位於羿天他們的四周,將他們團團包圍當。

四個傢伙靠得近了,羿天已經可以肯定,這刺鼻的腥臭味兒是從這四個傢伙的身發出的,看樣子,他們四個全部都是從海里來,而且應該是來自同一個地方。

沒錯兒,這四個古巨妖確實是從海里來,也是來自於同一個地方。因爲他們不是旁人,正是那歸墟之國的四大妖王。 歸墟之國是海妖族的老巢,而在這歸墟之國內,最爲強大的自然是那神祕莫測的妖皇。 !而除了妖皇之外,還有多位祭祀和長老。很多人都認爲十大長老是海妖族僅次於妖皇的存在,合稱爲海族十強。但實際,在妖皇之下,海族十強之尚有四位強大的海妖,這四位強大的海妖是眼下這四大妖王了。

四大妖王之所以不爲人知,因爲從某種意義來說,他們並不能算是妖皇的直屬手下。四大妖王更多時候都在潛修,屬於歸墟之國內四方的最隱祕強者。

如若不是那海族十強和大祭司全部折戟於人界和冥界,或許妖皇也不會召集這四大妖王,並將他們派遣到這海仙山瀛洲山。

通過四大妖王的交談,他們此行的目的應該是爲了一個人,而這個人如果不是海妖族的敵人童言,那十有八九是女媧後裔雪兒了。

但無論他們的目的是童言還是雪兒,這一戰都已無法避免。

眼看着四大妖王全部現出身形,羿天的臉也露出了一抹凝重之色。他是想跟這些古巨妖大戰一場,可他更加明白,此刻保護童言和女媧後裔他們纔是重之重。

可靠他和大掌怪,想保護衆人談何容易呢?

殿下不好惹 這四大妖王的妖氣都相差無幾,實力應該都在伯仲之間,單獨一個尚且不好對付,四個同時現身,也真是夠欺負人的。

羿天扭頭看向李君,希望他可以給點兒建議。但李君現在已經難以站立,竟雙膝跪地並用雙手撐着地面。

看李君這樣,羿天無奈的搖了搖頭,接着咬了咬牙,然後向那四個古巨妖大聲喝道:“大膽孽障,竟敢在瀛洲山撒野,你們都不想活了嗎?實話告訴你們,我乃這瀛洲山第二道山門的守門神。識相的立刻給我滾開,否則,我饒不了你們。”

在羿天的腦子裏,恐怕根本沒有“怕”這個字。即使面對四大妖王的包圍,他也能表露的無所畏懼,表露的霸氣十足。

他此言一出,四大妖王皆是一愣,緊接着,他們全部哈哈大笑起來。

那繫着紅腰帶的紅髮妖王明顯是四大妖王脾氣最火爆的一個,看他的模樣約莫在五十歲下,下巴蓄着寸長的鬍鬚,不僅頭髮和腰帶是紅色的,他的鬍鬚也是紅色的。他盯着羿天看了看,然後不屑一笑道:“小崽子,真以爲你是瀛洲山的守門神,我們會把你放在眼裏嗎?實話告訴你,我們不僅不在乎你一個乳臭未乾的臭小子,算你們的山神老爺在此,又能把我們怎樣呢?你說你饒不了我們,那拿出點兒本事給我們看看。我不信,你一個小崽子還能翻了天不成?”

說到這裏,他的雙眼頓時變得血紅,全身下也被紅色的妖氣所包裹,一雙枯瘦的手變成利爪,一頭紅髮無風自動起來。

看樣子,他這是要出手了。

但在這時,另一位妖王卻開口了。“喂喂喂!你要幹啥?我不是說了嗎?這個拿弓箭的小子交給我來對付,怎麼着,你想搶我的獵物嗎?”

這開口的妖王長得倒是一副憨人的模樣,可他的身材卻極爲高大。不僅肥頭大耳,肚子更是誇張,如果不是沒有豬鼻子和豬耳朵,那簡直是豬八戒的親兄弟。

紅髮妖王一看這胖子妖王有意見,稍稍遲疑了一下,終於還是鬆了口。“也罷,既然你想跟這小崽子玩玩兒,那我成全你。但我必須得提醒你,這小崽子看着年幼,可體內卻蘊含着一股強大的神力。你最好小心一點兒,可不要被他給玩兒了。”

胖子妖王冷哼一聲,然後憨憨的道:“我用你提醒?當我這幾千年白活了嗎?不是一個小不點兒嗎?我一隻手都能捏死他!”

他們這對話,徹底激怒了羿天。 將軍夫人有喜了 羿天也不廢話,拉滿長弓,便“嗖嗖”射出兩箭。這兩箭,一支是射向那可惡的紅髮妖王,而另一支則是射向那將他當成獵物的胖子妖王。

但沒想到的是,他這兩箭剛剛射完,便響起了“砰砰”兩聲破碎之音。

他趕忙凝神細看,赫然發現,自己射出的兩箭竟然在這兩個古巨妖的身前碎成了光點。他心裏誰都清楚那兩箭的威力有多強,但算是這樣,這兩箭還是被這兩個古巨妖輕易的擊碎了。

快穿之雷劫我來了 他稍稍愣了一下神,接着不由得咧嘴笑了起來。

對於一個好戰之人來說,敵人的實力越強,越能激發他強大的戰鬥慾望。而他這咧嘴的笑容,便是最好的體現,他已經有些興奮的不能自已了。

看着咧嘴笑着的羿天,胖子妖王反而有些糊塗了。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大腦袋,然後不解的道:“這小子傻笑什麼呢?該不會是被我們給嚇傻了吧?”

紅髮妖王沒好氣的道:“你管他是不是腦子有病,立刻把他給我擺平了。不然的話,那我先出手了。”

胖子妖王一聽,趕忙急聲道:“別別別,我來,交給我,交給我!”說着,他抖了一下肥胖的身軀,然後向羿天嘿嘿一笑道:“小傢伙,來吧,大叔陪你玩玩兒。嘿嘿……”

羿天臉的笑容不減,當即擡腿向着胖子妖王走來。而在他與胖子妖王相距不到三米之際,看他猛地張大嘴巴,向前奮力一噴。

這一噴可了不得,一團白色火焰立刻兇猛的撲向了胖子妖王。

因爲他與胖子妖王距離太近,再加白色火焰噴出的極其突然,縱然那胖子妖王道行極深,可看着白色火焰正面撲來,一時間還是沒能躲開,只能用雙臂抵擋。

這團白色火焰雖然體積不大,但溫度卻是極高,雖然被胖子妖王的雙臂擋下,可卻疼得那胖子妖王慘叫連連。

其他三位妖王全部對此大感意外,因爲在他們看來,羿天算有點兒難纏,可憑胖子妖王的強大實力,勝利絕對是囊之物。也正是因爲這樣,他們才放任那胖子妖王獨自對付羿天。

可他們哪裏想到,這羿天小子竟然還會噴火,而噴出的火焰還是如此純粹的三味真火!

這一下子,再也沒有人敢小瞧羿天了。 看着那胖子妖王慘叫連連,羿天臉的笑容更甚了。品書網 有句話叫獅子搏兔,亦用全力。羿天可不是兔子,這胖子妖王這回算是栽了一個大跟頭。

不過必須得說,這看似憨不拉幾的胖子妖王,在這個時候卻表現的極其明智。三味真火不同凡火,只要沾染一點,可燒遍全身。如果沒有滅火之法,若想保命,只有一個辦法,那是三味真火燒哪兒,把哪兒給斬斷了。於是看到胖子妖王慘叫幾聲後,突然快速後退,然後大喝一聲,一對被三味真火燒的手臂這樣被他硬生生的給震斷了。

щщщ▲ ttКan▲ C O

縱然他是古巨妖,可自斷雙臂的疼痛還是讓他苦不堪言。可這斷臂之痛更讓他痛苦的,則是敗在了一個乳臭未乾的臭小子手裏。

羿天此刻雖然得意,但卻沒有忘形。 甜妻每天都在作妖 他的三味真火確實厲害,可卻並非是想吐吐,想噴噴的。以他現在的修爲,一個時辰之內,頂多也只能噴出一口火來。所以說,他在噴出這團三味真火之後,一個時辰內,都再也噴不出半點火焰了。

但是這麼一口火,還是鎮住了在場的四大妖王。海妖,畢竟是從海里來。而但凡是海妖,又有幾個不怕火的呢?即使是這高高在的四大妖王,而只要他們還是海妖,對火焰有着與生俱來的恐懼,何況還是如此強大的三味真火呢?

看着這些古巨妖不敢妄動,羿天特意挺了挺胸膛,然後開口警告道:“我已經說了,不想死的立刻給我滾開。看到了嗎?這是不自量力的下場。別看你們人多,我根本不懼。誰再敢前,我一口火要他的命!”

他這邊話聲剛落,那繫着白色腰帶的妖王頓時笑了起來。

這個妖王不僅腰間繫着白色腰帶,還有着一張極其蒼白的臉,他的頭髮高高紮起,面用玉釵和綠色的絲帶固定着,一雙手藏於寬大的衣袖之,蒼白的臉掛着妖異的笑容,血紅色的舌頭時不時的伸出來舔舔嘴脣,不知道是因爲口渴,還是有這種古怪的習慣。

白臉妖王“咯咯”笑了一會兒,終於開口道:“都說人不可貌相,今日這小哥哥真是讓我們大開眼界啊。如此年輕,竟然能噴出這等純粹的三味真火,真是厲害厲害啊!”

感情這傢伙,是之前四大妖王交談之的不男不女的那個人。看他這樣子,確實透着一股陰柔。

羿天冷哼一聲道:“少來奉承我,我這個人向來軟硬不吃。如果你們不想死,立刻給我滾。不然的話,我現在要你們的命!”

說着,他雙眼怒瞪,手的長弓也被他直接拉滿。

白臉妖王見此,笑得更甚了,並且一邊笑着,身體一邊跟着發顫。

“哎呦!這位小哥哥,好大的脾氣啊。都說冤家宜解不宜結,我們又沒有把你怎樣,你何必對我們如此劍拔弩張呢?再說了,我們此次前來,又不是爲了跟你作對。我們只是想帶一個人去我們歸墟之國做客,僅此而已。你又何必如此緊張呢?”

羿天一聽此言,高聲迴應道:“緊張?誰緊張了?我看該緊張的是你們!我的三味真火有多厲害,你們心裏清楚。要不是天有好生之德,我早用三味真火將你們全給燒死!”

他不這麼說還好,這麼一說反而讓幾大妖王有恃無恐起來。

白臉妖王輕笑一聲道:“小哥哥,我們當然知道你的三味真火厲害。可你真的不忍燒死我們嗎?該不會是你的三味真火不能一直噴吧?”

此言一出,羿天頓時心頭一顫。他的三味真火當然不能一直噴,要是能的話,他還會等到現在嗎?

看着他並沒有及時迴應,這幾個猴子還精的妖王立刻彼此相視一眼。他們已經可以肯定,面前的這羿天小子之所以沒有再次噴火,是因爲短時間內無法再次噴火所致。至於什麼天有好生之德,這對一個善戰好戰嗜戰的人來說,根本狗屁不是。

自斷雙臂的胖子妖王本來還對羿天的三味真火很是忌憚,現在既然羿天噴不出三味真火了,這被燒之仇,他又豈能不報呢?

沒有雙臂的胖子妖王飛身而來,像是一個受傷的肥胖大企鵝,不僅觸目驚心,更是滑稽至極。

羿天可沒有心情看這該死的胖子前來尋仇,當即“嗖嗖”是兩箭。可惜的是,除了他的三味真火對這四大妖王頗具威脅之外,他其他的神通根本傷不了這些妖王分毫。

眼看着胖子妖王越來越近,其他三個妖王準備伺機而動,羿天終於有些緊張了。而這種緊張並非是因爲他自己,而是因爲童言他們。他不怕死,好戰的人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可他怕童言他們遇到危險。跟自己的性命相,他更加在乎的是朋友的命。

“立刻給我滾開,滾開!不要逼我再噴火,小心我燒死你!”

胖子妖王一邊向前,一邊凶神惡煞的道:“來啊,燒死我啊!我倒要看看,你還能噴出多少火來。你害我沒了雙臂,這個仇,我一定要報。我要將你碎屍萬段!”

羿天聽此,同樣兇狠的迴應道:“死胖子,剛纔讓你沒了雙臂,這回我要你沒命!五行箭之火箭,給我去死!”

他這一次射出的是火箭,雖然不是三味真火,但火箭的威力也是不弱。

胖子妖王已經吃了一次大虧,看着火箭射來,他哪裏還敢託大,當即向一旁躲閃開來。

而羿天已被徹底挑起了戰意,哪肯此作罷,眨眼間又是一支火箭。

四大妖王之間雖然並沒有絲毫交情,有時候更會互相辱罵,但他們畢竟都是爲了同一個目標而來。

現在胖子妖王纏住了羿天,所能給他們造成阻力的只剩下那個大掌怪了。若是他們再分出一人去對付大掌怪,剩下的兩人足以讓他們完成此行的任務了。

可他們還是算錯了一件事兒,那是忽略了一個更加善戰的人。而這個人,正好此時,睜開了雙眼! 羿天有心以一敵四,奈何自己的三味真火短時間內無法再用,而失去了三味真火,他也頂多只能對付一個妖王,至於其他妖王,他實在是分身乏術。

當然,除了羿天之外還有那實力同樣了得的大掌怪。可大掌怪實力雖強,也無法一個擋住三個。

這不,那繫着黃色腰帶的妖王猛撲而來,直接與大掌怪鬥在了一起,而且看情形這將是一場勢均力敵的對決。

大掌怪的強大之處在於那神鬼莫測的突襲以及鋒利的尖爪,可這黃帶妖王竟偏偏是肉身強悍的主。他雖然遭到了大掌怪的幾次抓擊,可憑藉強悍的肉身竟能始終不落下風。

羿天要對付胖子妖王,大掌怪又被這黃帶妖王纏住,這使得剩下的兩個妖王將直接面對女媧後裔雪兒和高倩。

女媧後裔雪兒失去了女媧之力後與普通人的弱女子根本沒有任何分別,還有一個高倩,對付普通的妖物尚且艱難,何況是眼前這有着五千多年的古巨妖呢?

但算實力不濟,這個時候的高倩和雪兒卻表現的極其勇敢。

她們站在昏迷不醒的童言身前,眼神堅定的瞪着慢慢靠近的兩大妖王。她們心裏清楚,她們根本不可能是這兩個妖王的對手,但即使如此,她們仍舊沒有後退分毫。爲了童言,算是死,或許她們也絕不會有半分猶豫。

“滾!滾開!我們不怕你們,再敢前,我跟你們拼了!”

高倩高聲嬌喝着,五指神劍已然在她的指尖之顯現而出。而連羿天的五行箭尚且無法與這些妖王抗衡,她的五指神劍又能起到什麼作用呢?

白臉妖王盯着她們看了看,接着呵呵一笑道:“還真是兩個大美人兒,可自古都是英雄救美。你們今兒個莫不是要美女救英雄吧?但憑你們兩個,又能救得了誰呢?”

高倩聽此,冷冷的道:“不試過又怎知不行?總之,你們若敢再前半步,我跟你們拼了!”

白臉妖王哈哈大笑道:“還是個剛強的妹子,跟我們拼?你可知道我們此行的目的是什麼嗎?我們是爲了她,而不是你們身後的那個昏迷男子。”

這個她,指的是女媧後裔雪兒。高倩看着白臉妖王的手指指向雪兒,她身體微微一顫,猶豫了一會兒後,終於選擇了沉默。爲了童言,她當然可以捨棄生命。但爲了雪兒,她卻沒有這個決心。原因很簡單,因爲她早已將雪兒視爲了情敵,雪兒被這些妖王帶走,對她而言何嘗不是一件好事呢?

而雪兒在聽到這些妖王是衝着自己來的之後,臉反而露出一抹釋然之色。

“爲了我?你們都是爲了我而來?”雪兒開口發問了,同時心裏也有了決定。

白臉妖王點頭笑道:“沒錯兒,我們四大妖王來此,都是爲了你。”

雪兒輕哦了一聲,然後微微一笑道:“沒想到爲了我一個沒用的弱女子,竟讓你們如此大費周折。你們不是想帶走我嗎?好啊,我跟你們走。可是你們必須得答應我一個條件!”

未等白臉妖王開口,那紅髮妖王直接冷笑道:“條件? 冷少掠愛:霸上小女人 你覺得你有資格跟我們講條件嗎?不管你答不答應,今天,你都必須跟我們走。”

雪兒臉露出一絲不屑,接着狠狠地道:“不知你們是想帶走一個活人,還是想帶走一尊雕像呢?我是失去了女媧之力,可如果我一心向死,你們難道又能阻止得了嗎?”

此言一出,兩個妖王皆是臉色一變。白臉妖王率先賠着笑臉道:“別呀!有事好商量,何必這麼極端呢?”他既然這麼說,看來是那位歸墟之國的妖皇大人有過交代,一定要將這女媧後裔安然的帶回去。不然的話,像他們這種不可一世的妖王,又豈會真的甘心與人妥協呢?

雪兒冷哼一聲道:“你現在願意跟我商量了嗎?”

白臉妖王點頭笑道:“那是自然,像這種辣手摧花的事情我怎麼會做呢?來吧,說說你的條件,如果不過分的話,我們答應你。”

雪兒早已做出決定,見這白臉妖王妥協,當即說道:“我的條件很簡單,是你們即刻休手,放過我的朋友。我自己跟你們走!”

白臉妖王滿意一笑道:“好好好,這個條件不過分。紅兄,你看如何?”

這紅兄的稱呼是對他身旁的紅髮妖王說的,後者聽此,只是輕輕地點了點頭。

白臉妖王見此,立刻向雪兒笑道:“好了,這個條件我們答應你了。現在我讓他們停手,你即刻跟我們離開這裏如何?”

雪兒當然不想離開,她好不容易纔又一次見到了童言,哪捨得這樣分別?可是她更清楚,如果她不答應,這幾個實力強大的妖王說不定會殺死所有人。而到了那時,她絕不會原諒自己。

她深呼了一口氣,接着苦澀一笑道:“你可以讓他們停手了,我現在跟你們走!”

白臉妖王哈哈一笑,轉身要向那兩個正在惡戰之的妖王開口喊話。

但在這時,一個冷冷的聲音突然響起了,局面也在此刻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慢着!誰同意你們帶她走了?你們海妖族的手是不是伸的太長了?想帶她走,讓你們的妖皇親自來,憑你們幾個小魚小蝦,也敢在這裏大呼小叫嗎?從哪兒來,立刻給我滾回哪兒去。不然的話,把屍體留下!”

這冰冷的聲音雖然不大,但卻傳入了在場每一個人的耳。而隨着這個聲音響起,有的人的臉露出了笑容,有的人臉卻露出了極大的憤怒。

高倩和雪兒是最先循聲看去的兩個人,當她們看到這聲音的主人正是自己最重要的人之後,之前的陰霾,一下子全部掃空,取而代之的則是溫暖和安心。

“大哥哥,你醒了!你沒事兒了嗎?”

沒錯兒,醒來的人正是童言,說出這霸氣十足的話的,也是他。

在衆人最需要他的時候,他沒有辜負大家的期望,用堅實的臂膀護在了高倩和雪兒的身前。

“雪兒,你放心,有大哥哥在,沒有人可以再傷害到你。這兩隻小魚小蝦,交給我吧!” 其實早在女媧後裔雪兒和這兩個妖王交談之際,童言已經醒了過來。品-書-網 但因爲剛剛醒來,他的腦子很沉,大腦之更是一片混亂。

而在雪兒即將與這兩個妖王達成“共識”之際,他這才趕忙起身,並且阻止這一切繼續惡化下去。

他費了那麼多波折才找到了雪兒,這次又怎能讓雪兒剛出狼窩,再入虎口呢?

他雖然對面前的兩隻古巨妖並不瞭解,更不知道他們的身份,但他可以確定一件事兒,那是他們都屬於海妖族,而且都是從歸墟之國而來。爲何他能如此篤定這件事兒呢?原因很簡單,那是這兩個古巨妖身散發出的腥臭味兒。這腥臭味兒他不止在一個海妖身聞到過,而且幾乎海妖的身都有這種令人作惡的氣味兒。僅憑這腥臭味兒,足以說明這兩個傢伙都是海妖了。

當年與海妖族的場場大戰,他至今仍記憶猶新,雖然過了多年,可他還是把海妖族視爲敵人,視爲不是你死是我活的死敵。

現在海妖族竟然還敢打女媧後裔雪兒的主意,他又怎能答應?他又怎能不心生殺意?

將高倩和雪兒護在身後,他的眼滿是寒光,而這寒光正是對面前這兩個古巨妖的最強迴應。

同樣的,他的挑釁和嘲諷也徹底激怒了面前的兩個妖王。但這兩個傢伙此刻卻並沒有貿然出手,因爲他們看出童言的不俗,並且也感受到了絲絲威脅。

白臉妖王猶豫了一會兒後,終於勉強笑道:“這位朋友,不知怎麼稱呼?你看似人類,卻又不是人類。可否告訴我們,你到底是誰嗎?”

童言冷笑一聲道:“我是誰很重要嗎?你們只需要知道一點,當年我能打得你們族人逃回歸墟,今天我能讓你們四個海妖有來無回。這裏是人界,不是你們這些海妖可以撒野的地方。以前是,以後也是!現在明白了嗎?”

童言說出這番話可謂是氣勢十足,且不論他是否真的可以除掉這四個海妖族的妖王,單這一番話,足以讓人熱血沸騰了。

白臉妖王明顯有些鬱悶,可也大概猜出了童言的身份。當年海妖族大舉入侵人界,本來還順風順水,可後來卻遭到了地府和一個名爲天道盟的組織激烈抵抗。到最後海妖族不能說全軍覆沒,卻也元氣大傷。正因如此,妖皇的宏圖大業也只能暫時擱置。但之所以導致海妖族失利的最大原因,其實是因爲一個人,一個力挽狂瀾於既倒的能人。

現在這個人站在他們的面前,正是這當世唯一的天行者,童言!

“你……你是天行者?當世唯一的天行者?”

白臉妖王還是開口問了一下,因爲他覺得這一切有些太過巧合,巧合的讓他有些不敢相信。

童言高昂起頭,平淡的道:“是又怎樣?不是又怎樣?我說過,人界不是你們海妖族可以撒野的地方。從哪兒來,還是給我滾回哪兒去吧!不然的話,豈不是白費了幾千年的道行?”

如果說一次能忍,可一而再再而三的嘲諷和蔑視,這讓本來優越感極強的兩個妖王一時間都有些頻臨癲狂。

很快,那紅髮妖王便瞪起了雙眼,然後狠狠地道:“你是天行者又如何?你以爲你的對手還是那些沒用的海族長老嗎?實話告訴你,我們乃海族四方妖王,地位僅次於妖皇陛下。此次奉命前來,是爲了將女媧後裔帶回歸墟。你若膽敢阻攔,那準備受死吧!”

童言聳了聳肩道:“既然如此,那也是說你們不肯滾了,對嗎?好,那看看誰會死在這裏!”

話聲剛落,他不再多言,當即身形一閃,瞬間便來到了那紅髮妖王的身旁。一招破天拳,直接砸向了這紅髮妖王的腦袋。

童言的移形換位自然精妙,可這紅髮妖王畢竟是古巨妖,絕對的身經百戰,幾乎是在童言身體消失的一瞬間,這紅髮妖王便將自己的妖氣化爲氣罩護在身體周圍。

聽到“轟”的一聲響,童言的拳頭狠狠地擊了紅髮妖王及時散發的氣罩。一招破天拳固然威力不小,但砸在這紅髮妖王的氣罩之,竟然沒能突破分毫,僅僅只是將那紅髮妖王連同氣罩一同擊退數步,再無其他建樹。

不過雖然沒能傷到這紅髮妖王,但童言的強悍實力還是給在場的妖王造成了不小的壓力。畢竟紅髮妖王被擊退了,而童言卻紋絲不動。

童言不再託大,當即將藍魄劍和鳳凰天劍同時取出。藍魄劍可以用來總攻,而鳳凰天劍則可以發動偷襲。有這兩件法器在,童言的勝算又增添了不少。

先是看到藍魄劍,白臉妖王和紅髮妖王都沒有太過在意。畢竟藍魄劍本是海妖族大長老的法器,出身在歸墟之國。後來因爲大長老敗在了玄墨之手,來不及收回此劍,便逃之夭夭了。爾後經過玄武族族長的施法,使得藍魄劍變成了無主之物。這才被玄墨贈予了童言,並一直被童言用到了今日。藍魄劍雖然有些威力,可這兩大妖王卻很是放心,在歸墟之國,像藍魄劍這樣的寶劍頂多算個品,卻算不得極品。倘若是極品法劍,那大長老又豈會如此輕易的遺失,而不細心呵護呢?

藍魄劍是沒有令兩個妖王太過在意,可鳳凰天劍的出現卻讓他們臉色微變。

海妖族的海妖普遍怕火,鳳凰天劍內的住着一鳳一凰皆能噴火,此等火系神劍,他們多少還是有些忌憚的。

可忌憚歸忌憚,二對一,在人數,這兩個妖王還是佔據着不小的優勢的。

這個時候,他們也不再爭吵,反而出的團結。

白臉妖王直接快步退到紅髮妖王的身邊,然後開口道:“紅兄,這小子實力不弱。咱們兩個聯手戰他,應該勝算頗大。”

紅髮妖王聽此,感激的道:“多謝白兄相助,我們南北二王,今日終於能夠並肩作戰了!天行者,你的死期到了!” 一手提着藍魄劍,一手背於身後,鳳凰天劍又懸於方半空,這一刻的童言猶如一身正氣的俠士一般,冷視前方,英雄模樣。 !

他看着摩拳擦掌的兩個妖王,當即冷冷的道:“既想動手,還猶豫什麼?我若先行出手,你們更加沒有機會。”

這話說的滿是輕視,可他真的心懷必勝之心了嗎?當然不是,他心裏清楚的很,面前的兩個海妖實力極強,甭說兩個,算是一個,也夠他忙活的了。但越是這種時候,他越明白氣勢的重要性,輸人不輸陣,至少在心理層面,他要佔據風。

而只要這兩個海妖對他哪怕心存一絲畏懼,他們無法發揮出全部實力,這樣一來,他不僅能夠佔據主動,或許還有獲勝的可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