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兩人一交手,基本上就處於被動挨打的狀態。

即便小龍女偶然會使出幾招很有靈性的手段,但最終還是被那惡龍瞬間化解。

戰鬥進行得十分激烈,在幾息之後,那小龍女厲喝一聲,一大股的青色之氣浮現,身上居然浮現出了數十條藏青色的小龍,這些小龍宛如真龍一般,一米多長,張牙舞爪,將其緊緊護翼住,讓她不受那白骨長刀的斬殺。

而瞧見這些,那惡龍女子的臉上浮現出了一抹狂喜,檀口一張,卻有恐怖的吸力出現。

來儀鳳姿 那些精氣化神的青色小龍抵擋不住,卻是一點一點朝着惡龍女子的檀口滑落而去。

當時的場面,一度讓人窒息。

戚少的絕寵嬌妻 眼看着這些青色小龍即將落入惡龍女子嬌豔如花的檀口之中時,突然間一柄長劍攔在了雙人之間。

從虛空之中浮現的我衝着那包裹於黑霧的女子眨了眨眼睛,笑了。

我說:“約麼?” 劍是好劍,名曰止戈。

然而我卻根本忘記了此刻的自己,根本就是司馬辜那個老菜皮的模樣,原本風流瀟灑的出場,落在了那惡龍女子的眼裏,根本就是一猥瑣老流氓的形象。

她瞪了我一眼,就像看死人一般,冷然笑道:“找死。”

這是一位乾脆利落的暴躁母龍,沒有太多的磨嘰,自從小龍女出現之後,她滿腦子都是將其吞下,將修爲補全的想法,此刻被我攔住了,自然是勃然大怒。

她沒有什麼心思跟我掰扯,直接一刀斬殺了過來。

悍勇!

果然,人不可貌相,這位雖然有着嬌豔如花的容顏,但並沒有人類女子那般的溫婉。

我若是把她的美麗容貌放在眼中,生出幾分輕視,必然會死無葬身之地。

我剛纔與李皇帝交過手,自知不如,而面前這女人卻能夠將李皇帝弄得跌落了去,從這一點上來說,她的恐怖,是遠遠超出我那想象中的。

而即便如此,我在與對方第一次的交手之中,還是試圖使出全力來。

我想要知道,這女人到底有多強!

鐺!

止戈劍陡然斬出,與對方的白骨長刀陡然相撞。

交手的一剎那,我感覺整個世界都向我傾軋而來,最先的感覺是可能扛不住,而隨後我也是穩住了自己心中的意志,怒吼一聲,將全身的潛力給一併激發了出來。

種種力量匯聚一堂,再加上九州鼎的氣息,堪堪擋住對方的勁氣碾壓。

而我雙腳之下所站着的水泥地板,卻是出現兩道裂紋,然後朝着後方迅速擴散而去,不知盡頭。

有點難……

女人沒有能夠一刀解決我,愣了一下,隨後嘴角一挑,那一抹微笑迅速蔓延開來。

她冷冷笑道:“就這點兒微不足道的能力和手段,還想護花?”

女人臉上寫着滿是“不自量力”的嘲諷。

隨後她再次揮出了一刀來。

這一刀,給我的感覺,好像整個世界都坍塌了下來,讓我有一種下意識就要閃躲離開的感覺,然而我卻並沒有這麼做。

因爲在這樣巨大的威脅逼迫之下,我的心臟處,突然間涌出了一股力量來。

這力量是如此的熟悉而又陌生。

它的出現,讓我有一種熱淚盈眶的感覺,而隨後我突然間意識到了一些什麼。

聚血蠱小紅,它已經沉睡了太久,而且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它似乎還要繼續沉睡下去,而沒有聚血蠱的我,其實是不完整的,因爲我大部分的手段和修爲,其實並不僅僅只是我自己,更多的,還是來源於聚血蠱。

它不醒來,我永遠都會差一些東西,跟別人也無法比擬。

如果受到一定的刺激,它會不會醒過來。

想到這裏,我的膽子突然間成倍的增長起來,所有的顧忌都給我拋於腦後了去,隨後手中的止戈劍也迸發出了最燦爛耀眼的光芒來。

鐺、鐺、鐺、鐺……

長刀與止戈劍激烈撞擊,瘋狂悍勇的惡龍並不會一擊而下,在遇到了阻力之後,一連跟我對拼了十幾下,方纔倏然後退,凝望着我,隨後目光落到了我手中的長劍之上來。

“龍骨?”

她的目光死死盯着我的止戈劍,一字一句地說道:“哪兒來的?”

呃……

王明送的。

這是實話,不過我卻不會跟對方老老實實說起,而是嘻嘻笑道:“小姐姐真的不考慮一下麼?難道是瞧我長得太難看了?不如這樣吧……”

我低下頭去,再擡起來的時候,卻是與對方的臉蛋兒一模一樣。

同樣的精緻漂亮,同樣的傾國傾城。

瞧見變幻不定的我,那惡龍頓時就是一陣雙目噴火,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說道:“你這個……你這難道是修羅道混沌境的人?”

什麼鬼?

我沒有理會對方的質問,而是通過言語的交流,將自己被衝擊得渾身發麻的身體恢復過來,讓暖流通過全身經脈,得到溫養之後,方纔有一些暖意,而後笑着說道:“怎麼樣,美女,約不約?”

惡龍瞧見我這幅態度,冷聲說道:“調戲老孃?找死!”

她終於被我激怒了,沒有再盯着小龍女,而因爲與我打起了嘴炮,便也沒有心思去吸取小龍女身上的真龍之靈。

狩獵好萊塢 不過也正因爲如此,使得她對我的憎恨,達到了一定的峯值頂端。

她想殺我。

我感受到了強烈的殺意,對方手中的長刀如暴風驟雨一般地斬落而來,我當下也是硬着頭皮,用真無八卦劍法抵擋,好在這個時候聚血蠱那裏有源源不斷的力量涌入我的四肢百骸,倒也沒有讓我在力量上遜於太多。

雙方就這般激烈的交手着,一開始的時候,那惡龍的確是兇猛異常,有一種人擋殺人、佛擋殺佛的悍勇。

然而我卻宛如牛皮糖一般,死死纏住了對方。

我讓惡龍感受到了壓力,每一次都感覺彷彿就要將我給斬落於刀下,但每一次都差了那麼一點點。

這就是真武八卦劍的獨到之處,憑藉着八卦玄學的精確計算,將傷害攔在了一個可控的範圍之內,讓對方沒有辦法更進一步。

而當她退下的時候,我卻又突然雄起,將她纏住,讓她離開不得。

漸漸的,惡龍感受到了一些不對勁兒的東西來。

若是比起修爲,我自然是差上李皇帝許多,但比起難纏的程度,我卻是更強於他人。

而在旁人的眼中,我的確是比李皇帝更加給力,纏住了對方更多的時間,但對於我而言,與這樣的敵人交手,對我實在是一件前所未有的挑戰,讓我每一秒都處於急劇的變動之中,時時感受着死亡的巨大威脅。

然而即便如此,我也沒有感覺到聚血蠱的半分意識。

很顯然,這傢伙並沒有如我所願地醒過來。

翔雲十八擊。

聲聲龍吟浮動,對方的攻勢突然越發兇猛起來,每一刀都比上一刀更加兇猛,我開始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而隨後我感覺到身後突然傳來一道勁風。

不好……

這一次,我終於沒有再忍住,下意識地遁入虛空之中去。

然而就在我消失大半的那一瞬間,突然間雙肩被抓住,然後朝着後面猛然一拽。

本來已經遁入虛空之中的我,又被拽回了現實之中來。

這是第一次。

第一次有人能夠打斷我的大虛空術,那力量甚至穿透了現實和虛空,隨後我被重重地砸落在地,肩膀和後腰處傳來一陣劇痛。

好在我及時調整,讓受力的地方密度迅速增加,方纔沒有被捅個對穿。

這時我方纔發現,抓住我的,並非旁物,而正是之前與李皇帝那軒轅劍對峙的黑色利爪,那玩意突然間浮現在了我的身後,驟然下手,這纔將我從虛空之中拽了出來。

很顯然,這個女人狡詐惡毒,不像龍,反而如同一條毒蛇。

我被釘在地上,她宛如狂風一般衝來,手中的長刀朝着我的脖子處斬來,彷彿要將我就地解決。

我發現受傷過後的自己,似乎被某種印記標明,大虛空術竟然再難施展。

眼看着勁風撲面,我抓起止戈反擊,不過還沒有等我出手,就有三把劍攔在了惡龍的長刀之前。

哦,錯了,不是三把劍。

分別是劍、刀、槍。

林齊鳴、布魚和董仲明再一次及時趕到,三人同氣連枝,瞬間結陣,擋住了對方的這一斬。

而隨後那虛爪被一道圓環擊中,化作了虛無去。

我擡頭,瞧見了小龍女。

她朝着我翻了一下白眼,說你到底有多無聊,居然搞得跟那噁心的女人一般模樣,害得我差點兒忍不住,想要拿荊釵環往你腦袋砸了去……

我朝着她眨了眨眼睛,隨後一扭頭,卻是變得如她一般。

小龍女啐了一口,說果然不是個好人。

而這個時候,又有人加入了戰場。

調息完畢的李皇帝,他在將心魔壓下之後,又站了出來,神色複雜地打量了一下我們這邊,隨後手中的軒轅劍宛如電光一般,射向了那惡龍身上去,口中冷喝道:“域外天魔,給我停罷!”

惡龍沒有再顧得上我們,回身與他相擊。

她口中念道:“別叫什麼域外天魔,我可不是那幫只知道躲在暗處唧唧歪歪的傢伙,我有名字,叫我虛無!”

李皇帝猛然一劍,將這個自稱虛無的女人挑飛了去,然後軒轅劍猛然一抖,化作萬道劍光。

萬劍歸宗。

劍光飛去,而感受到了對方的強悍手段,虛無扭身一轉,卻是化作了一條几十丈長的巨大龍身,身子一抖,卻是將諸般劍光全部抵擋了去。

李皇帝輕輕嘆道:“這傢伙身如堅鐵,金石難入,這可怎麼辦?”

我壓住身上的傷勢,擡頭望天,雷鳴電閃之中,突然有一種很強烈的想法浮現出來,瞧見連李皇帝都有些一籌莫展,又瞧見周遭一片的混亂和狼藉,沒有再顧得上僞裝,足尖一點,步踏鬥罡,止戈劍一挑,極品雷擊木劍鞘飛起,隨後我口中開始唸唸有詞起來。

“三清祖師在上,三茅師祖返世,神符命汝,常川聽從。敢有違者,雷斧不容。急急如律令,赦!” 真龍翔於九天之上,舒展身子,忽遠忽近,讓人感覺到了它的偉大,也敬畏其無處不在的威嚴。

但正如李皇帝所說,這條被域外天魔掌控了意識的真龍,倘若真的逃了出去,天下極有可能就會一片大亂。

我與李皇帝之間,並無交情。

雙方之前,還是敵手,我能夠感覺的出來,倘若沒有這惡龍搞事,我肯定要被李皇帝留在這裏。

但我在這個時候,最終還是選擇了出手幫忙。

因爲外面已經很亂了,不能再亂。

冷少的純情寶貝 神劍引雷術!

赦!

天空之上,黑雲翻滾,雷意蔓延,電閃雷鳴的半空之中,閃電突然間裂開了一條縫隙,並且迅速撕裂,隨後從那其中,涌出一大股的雷意來,瞬間化作了一道金黃色的叉形閃電,並且像吹氣球一般,瞬間撐大,連成一片。

這氣息上承九天,暮色盡掃,密密麻麻的閃電彷彿自我克隆一般複製,整個天空被點亮,宛如白晝一般。

大地之上,那頭真龍的面容被照得纖毫畢現,每一處都彷彿入了我的眼中,而身影則被投射到了下方來,我原本以爲能夠籠罩整個大地,卻發現僅僅只有幾十米。

大地之下,無數人都在仰頭,被這突然間出現的狂暴雷電給嚇到。

到底怎麼回事?

無數人的臉上都浮現出了震撼之色,也有許多的目光落到了我的身上來,瞧見這個不速之客舉着手中的長劍,彷彿要跟天空之上的雷電羣落作呼應。

他想要指揮那暴戾而不可測的雷雲麼?

這也太不自量力了?

無數人的心中大概都在這麼想着,而這個時候,我拋出的雷擊木劍鞘落在了地下。

我所有的意志和精神,在這一刻陡然拔高,整個人彷彿融於天地之間,意識瞬間拉伸,出現在了天空之上,從上方俯視,瞧見了那條被這突如其來的雷雲嚇得四處亂竄的惡龍。

它很強大。

它也很有手段,翻滾之間,我竟然感覺到難以把握和觸摸到它。

但,你終究逃脫不了我的手心。

因爲,這是神劍引雷術。

天地之威,皆在我的一念之間。

轟!

恐怖集結的雷雲在停頓了數秒之後,終於落下,它沒有砸在了地下,而是在半空之中,化作無數電網,將貿然闖入其間的青黑色惡龍給罩住,無數電網相連,手臂般粗大的螺旋雷電捆住了對方,隨後四五十道的落雷,前後不到三兩秒,一下子轟到了它的身上去。

轟隆隆!轟隆隆——

連綿不絕的雷聲充斥在天地之間,也充斥在了每一個人的耳邊,巨大的聲音讓無數人的小腦失衡,感覺天也顫抖、地也顫抖、人更是顫抖不休,有的甚至直接跌倒了去。

而我在擊中對方的一瞬間,也感覺到力量彷彿從我的身上倏然抽離了去。

新時代導師 我感覺到了一陣虛弱,頭輕腳重。

不過我已然咬牙堅持着,依然不到,長劍翻飛,那照耀天地的雷電隨着我的心意,將飛翔於半空之中的惡龍給直接轟擊到了地上來。

在漫天狂雷的轟擊之下,它終於支撐不住,落了下來。

遠看彷彿上百米、幾百米,但是它最終落下來的時候,身子卻在迅速縮小,到了最後,卻是化作了原來的人類女子模樣來。

李皇帝並沒有猶豫,也不想再浪費我創造出來的大好機會,他口中喝唸了一句咒訣,很快,從四周突然間竄出了六個人影來,與他陡然結陣,我在這裏面瞧見了剛纔被我打敗的樑電母和楚娘子,還有沒有出過手的馬惡鬼,除此之外,我還瞧見了另外三個面容各異、但同樣充滿力量的男人。

他們每一個都有着自己的特色,而瞧那修爲,似乎並不遜於除了李皇帝之外的其他人。

白城子底蘊深厚,高手層出不窮。

這七人在一瞬間結陣,圍住了落下來的惡龍虛無,隨後每一個人都揚起了自己最得意的兵器,在半空之中揮舞。

我瞧見頭頂之上的半空之中,突然多出了一道翠綠色的屏障,隨後具象化,化作無數流淌的符文。

這些符文從天空之上傾瀉而下,宛如下雨一般,落到了這七人頭頂的七八米處。

李皇帝手中軒轅劍一揮,七人口中齊念口訣,煌煌而言,相互輝映,嗡嗡於半空之中,最後那符文化作萬般光華,落到了虛無身上去。

被雷電轟擊落下的虛無,其實並非沒有一搏之力。

她拼命地掙扎着,然而那些符文化作的光線卻不斷圍着她旋繞,化作千般繩索,在那七名頂尖高手的住持之下,將她不斷包裹。

一開始的時候,我還瞧見虛無翻飛抗爭的身影。

到了後來,我瞧見她已然動彈不得。

不過此時此刻,我已經瞧不見了虛無的所在,只瞧見無數的符文凝固,最終化作了一塊棺材一般的石板。

而即便如此,那七人還不斷地朝前拍打。

他們每拍出一掌,就有一道符文印記飛入其間,讓這石板的顫動又少了幾分。

五分鐘之後,那石板宛如死物一般,不再動彈。

我這個時候,方纔感覺到那些人不約而同地嘆息了一聲,終於是將心防給鬆了下來。

看得出來,那虛無已然被封印了去。

我往後退了兩步,突然間撞到了一具溫軟的身子,下意識地往後一退,回頭一看,卻見這人居然是對我滿懷惡意的小龍女。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