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即便我們的家族武裝實力強大到能橫掃整個北地,我依然維持著北地四家聯盟。就算想獨佔整個北地,我也是採用了領地置換的方法,而不是撕毀盟約採用武力。肯麥斯家族,說起來是和我們諾頓家族第一個交惡的敵對家族,在我未返回家族領地前他們正對我們家族展開咄咄逼人的攻勢,當時的諾頓家族都被打成了縮頭烏龜,只能被動挨打。

照道理說,我應該把整個肯麥斯家族滅亡並挫骨揚灰才能以消心頭之恨吧?可惜的是肯麥斯公爵的父親不愧是眼光獨到之人,當機立斷避開了我的兵鋒,跑到了北地東部地區謀得了生機,使我鞭長莫及,並派人誠摯認錯道歉求和,讓我最終原諒了他們。然後就在接觸中,我發現肯麥斯這傢伙的商業才華和你有的一拼,只是你統攬的是全局,而他專註的是商業和人際交往。就是這份欣賞才使我們成為了朋友。

在三家盟友中,肯麥斯公爵是眼光看得最遠的一個,他很清楚只要維持住這個聯盟,那麼肯麥斯家族才能順利的從商業世家轉化為傳統的貴族世家,這才是他不遺餘力的盡心去經營雪鹽商會的原因。同樣的隨著我們北地四家聯盟勢力範圍的擴大,雪鹽商會的影響力也與日俱增,對肯麥斯公爵來說,這是兩全其美的好事。

我曾經聽人說起過一句土話,意思是一個籬笆三個樁,一個好漢三個幫。諾頓家族雖然傳承了兩三百年,但骨子裡還是北地邊陲的一個小貴族,跟大陸上那些歷史悠久的強大貴族世家根本沒得比。在前克里森帝國,諾頓家族就以忠義而聞名,所以我們才會堅持效忠克里森皇室的正統傳承安第納克王室,這就象是給我們家族背上了一個很重的負擔,背上容易卸下就很難了。

你應該很清楚二殿下對我們諾頓家族的顧忌,而我們家族目前已經升無可升,已到了爵位的頂端,除非我們能獨立建立公國,但這是不可能的,也是不被二殿下所允許。如果反叛的話那諾頓家族兩百年忠義的聲譽就毀與一旦,這不是我能承擔的起的,叛逆的名聲並不好聽,我也不想被千夫所指。

所以現在,北地四家聯盟就變得非常重要。你想想當初我們四家配合默契,讓二殿下吃了個大虧,而我們諾頓家族卻佔了大便宜,取得了德萊姆克省和溫斯頓省的管轄權,將這兩個省變為了我們諾頓家族的勢力範圍。在二殿下的眼裡,北地四家互為一體,他沒辦法針對任何一家,只能想辦法先毀掉我們的聯盟關係。

如果沒有這個北地四家聯盟,那二殿下只需要對付我們一個諾頓家族,用謠言中傷就可以使我們諾頓家族的聲望大跌。但我們有了三個盟友,二殿下一般的招式就不好使了,這也是我所慶幸建立了聯盟的原因。二殿下無論針對哪一家,都必須考慮到是否有能承受其他三家的反擊能力。

這次進攻中部四公國就是一個魚餌,但我們不得不吞下去。菲利姆伯爵一心想重振飛馬家族的威名,目前家族領地遭遇人力瓶頸,把目光轉向中部四公國並不希奇。而沙欣伯爵一向不擅長領地經營,想去掠奪財富也是情有可原。他們吞下了二殿下拋出的魚餌,那麼我們也得陪他們走一趟,就如同你對我說的,進攻中部四公國,我們家族同樣有收益,所以北地四家聯盟對外必須保持一致步驟,而不是輕易的被二殿下挑撥以至形成隔閡。

只是我沒想到二殿下這次把菲薩布倫大公也給扯了進來。那老傢伙要求釋放向我們投降的第三邊防兵團的士兵擺明就是想恢復實力。菲利姆伯爵和沙欣伯爵如今已經被進攻中部四公國所能獲得的收益迷花了眼睛,而肯麥斯公爵則不明白菲薩布倫大公的厲害,所以他們不願幫我們說話就是擔心進攻中部四公國的決定再起波瀾。這也是我同意釋放那些士兵的原因。唯一可惜的少了這些免費的勞力,我們要進行的很多工程都要停工了。」

……(未完待續。) 第四百一十七章算計

史胖子走了,既然洛里斯特決定執行已達成的協議,那他就要去準備了,所以他拒絕了洛里斯特挽留他一起用晚餐的要求,急匆匆的離開了。做為諾頓家族的行政總管,他要忙的事情很多,可不象洛里斯特那樣,做出決議就可以當個甩手掌柜。

不過洛里斯特沒想到的是,史胖子剛走西莉薇亞公主就回來了,一副氣沖沖的樣子。洛里斯特很驚奇,本以為西莉薇亞公主會很晚才回來,再怎麼說也應該和她的教母仙蒂大劍師一起用個晚餐吧,而且還這麼氣惱的樣子究竟是出了什麼事?

這會西莉薇亞公主把自己整個人縮在洛里斯特的懷裡緊緊的摟著洛里斯特默默的流淚委屈的象個迷途的孩子一般,讓洛里斯特心疼不已,再怎麼說西莉薇亞公主的心理有過創傷很脆弱,洛里斯特最怕的就是她會患上什麼心理性的疾病。

連哄帶勸安慰了大半天,洛里斯特才從西莉薇亞公主的嘴裡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原來仙蒂大劍師和西莉薇亞公主相聚后對西莉薇亞公主說,她在帝都收二殿下為徒並指導其成功晉陞為一級大劍師就是想給西莉薇亞公主找個好夫婿,仙蒂大劍師認為二殿下是個非常好的對象,身份顯貴,名聲顯赫,家世顯耀,自身修為也高,更重要的是他是安第納克王國的國王,菲薩布倫家族攀上這門親不但能洗去帝國叛逆的身份,還能一躍成為王國的頂尖家族,甚至還能打破面臨的困局。

只是仙蒂大劍師沒想到的是,就在二殿下晉陞大劍師最關鍵的時刻,傳來了洛里斯特即將要和西莉薇亞公主成婚的消息。這讓仙蒂大劍師大吃一驚。前一年得到的消息是北地四家聯盟和菲薩布倫家族武裝爆發大戰,伊比利亞王國滅亡。仙蒂大劍師還很高興,這下自己寶貝的養女西莉薇亞公主總算該死心了吧。可現在西莉薇亞公主要和洛里斯特成婚是怎麼回事?這不是玩笑,請貼都送到王宮裡來了。

仙蒂大劍師百思不得其解,最後只能歸咎於諾頓家族強勢壓迫菲薩布倫家族把西莉薇亞公主嫁給洛里斯特。只是她那刻無暇分身,否則一定殺到北地去把自己那可憐的寶貝從洛里斯特的魔掌中給救出來。所以現在仙蒂大劍師見了西莉薇亞公主,更多的是惋惜她失去了成為安第納克王后的機會,很懊惱菲薩布倫家族為什麼不能再多堅持一年……

只是西莉薇亞公主如今一臉的幸福,並不在意什麼王后的寶座,能和洛里斯特在一起她早已心滿意足。見了從小就依戀的教母,她當然毫無心機的把一切都說了出來,包括自己在家族中所遭受的一切冷遇和受到的欺負,以及被菲薩布倫大公送給洛里斯特時那種被家族拋棄心死欲灰的感覺,又說洛里斯特待她是怎麼怎麼好讓她回復了健康還娶她為妻等等……

仙蒂大劍師卻是越聽越怒,敢情這一切都是那個老不死搞出的,於是一把抓住西莉薇亞公主去找菲薩布倫大公算帳。西莉薇亞公主不想去見菲薩布倫大公也被硬拖過去,然後兩個老頭老太婆就大吵起來。

西莉薇亞公主退了出來站在殿門口,聽著裡面的吵鬧她心裡也不好受,特意離得遠了些。結果在這時又碰上了她的那個堂妹茜茜王后帶人遊覽玫瑰行宮,被當著眾多人的面奚落了一頓,還仗著安第納克王國王后的身份逼著西莉薇亞公主給她行大禮問安。西莉薇亞公主哪受得了這個氣,當場給了她一巴掌就跑回來了。回來的途中越想越委屈就找洛里斯特撒嬌來了。

洛里斯特聽完了西莉薇亞公主的述說哈哈大笑起來:「寶貝,沒吃虧就行,再怎麼說你已經扇了那個王后一巴掌算是掙了……」

「可,可我那個堂妹現在是王后啊……」西莉薇亞公主這是后怕。

「王后又怎麼樣,打了就打了唄。」洛里斯特一點也沒放在心上,二殿下現在需要北地四家聯盟的支持去攻打中部四公國,才不會在這個時候去得罪洛里斯特,象他那個鐵血冷酷的性格才不會把那個茜茜王後放在心上,為了美人一怒拔劍的事是不會發生在他這個國王的身上,而且他一個小小的一級大劍師,有資格在自己面前拔劍嗎?

「殿下,國王陛下來了。」傑諾里奧在門口稟報。

傑諾里奧說二殿下一副怒氣沖沖的樣子,不過他只帶了兩個侍衛過來。恩,想想也是,自己的老婆被人扇了一巴掌當眾丟了大臉,做為其丈夫就算再怎麼和這個老婆關係不好也得為之出頭。找西莉薇亞公主不方便只能來找洛里斯特算帳了。

洛里斯特點點頭,說有請。然後拍拍西莉薇亞的小屁屁說:「你先避一避,這事我幫你解決了,你晚上可要堅持的久一點好好犒賞我啊……」

西莉薇亞公主羞紅著臉扭了洛里斯特一把離開了書房。過了一會就聽到一陣「騰騰騰」的腳步聲,二殿下大踏步走了進來。

洛里斯特沒真站起來迎接他,依舊坐在躺椅上,只是伸出了一隻手掌先發制人:「五十輛投石車,這事就過去了,你看怎麼樣?」

「呃……」二殿下馬上明白了洛里斯特的意思:「一百輛,我就當這事沒發生過。」

「呵呵。」洛里斯特笑著搖搖頭:「就五十輛,你那個王后不值一百輛的價格。」

「不行,再怎麼說她也是王國的王后,我的妻子,沒一百輛投石車做賠禮那我不是太沒面子了嗎?」二殿下堅持已見。

洛里斯特把手收了回來:「那行,五十輛也沒有了。你想怎樣就劃下道來吧,我都接著。想翻臉你就直說。」

二殿下愣住了,半晌后大怒:「洛克,你什麼意思啊!怎麼不按套路來呢?」

「套路?什麼套路啊?」洛里斯特好奇的問。

「不是應該討價還價的嗎,然後我們再取個中間數成交,這樣大家都有面子下得了台。你怎麼說翻臉就翻臉呢?」

洛里斯特哈哈大笑,正色道:「就五十輛投石車,多一輛也沒有。你應該明白,這五十輛可是看你的面子才給的,要是別人你認為我會賠禮嗎?」

「好吧,五十輛就五十輛。」二殿下很清楚這已經是洛里斯特的底線了,但他還是有點不甘心:「要不你再過去扇她一巴掌,給我湊一百輛投石車行不行。」

洛里斯特啞然失笑,搖了搖頭:「這五十輛投石車再加上白獅軍團的配合足夠你攻下中部四公國好幾個城池和要塞城堡了。做人可不能太貪心。再說我也不屑去扇你老婆的耳光。說起來你應該給我一個理由,和我的堂姐分手的理由……」

二殿下嘆了一口氣,坐了下來:「給我來杯酒。」

傑諾里奧給他上了一瓶果酒就退出了書房關好了門。洛里斯特拿過酒瓶先給自己倒了一杯一飲而盡再把剩下的酒遞給二殿下。二殿下接過酒也不用杯子直接仰頭對著瓶口「咕嚕咕嚕」一口氣喝光了。放下酒瓶后打了個酒嗝,長出了一口氣才說道:「我對不起克里絲雅……」

「你當然對不起她,她十八歲就跟著你,到現在近二十年,為你衝鋒陷陣,為你帶兵打仗,晚上還要服侍你。一個女人最美好的青春歲月都給了你。即便你忌憚我們諾頓家族,可你也應該明白她對你是多麼的忠心耿耿。我只是沒想到你說放棄就放棄,就這麼讓她離去。我真的很鄙視你,我的國王陛下,我發現自己不與你合作的決定是非常的英明,否則當我們諾頓家族失去了被你利用的資格后,也一樣會被你當破布給拋棄……」洛里斯特冷冷的譏刺道。

「這不能怪我。」二殿下反駁道,既然洛里斯特已經說得這麼直白了他也不介意撕下面具說真話:「你們諾頓家族武裝實力這麼強,攻城滅國易如反掌,卻不肯幫我一統前帝國。你說作為國王,我怎麼會不忌憚你們諾頓家族?如果你是國王的話只怕你採取的措施會更激烈,我認為我已經非常的大度,一直在容忍著你們,你自己說,在這樣的情況下,我能立克里絲雅為王后嗎?」

「可是,陛下,我們諾頓家族對你屁股下的寶座從不感興趣,這點你應該很清楚。而且我們諾頓家族的百年傳承格言就說明了這一點,我們效忠於你就因為你是克里森皇室唯一的正統傳人,你也知道我沒什麼野心,只想開發家族領地好好的過日子,所以你的忌憚對我們來說非常的不公平……」洛里斯特皺著眉頭為自己辯解。

「不,不……」二殿下連連搖頭:「洛克,我知道你沒有野心,但我還是不得不防。如果我娶克里絲雅為王后的話,做為王國實力最強大的北地大公,你還是會不由自主的插手王室的內部事務,作為克里絲雅的親族,諾頓家族無論如何都會成為她的倚仗。你可以保證你對王國的忠誠,但你無法保證你的子孫後代以及你的下屬對王國的忠誠,甚至無法保證他們不對王國持有野心。作為國王,我必須看得更遠,想得更多……」

「所以你就娶菲薩布倫家族的女人作為王后,想用菲薩布倫家族來牽制我們?寧願放棄追隨你近二十年的克里絲雅?」洛里斯特幽幽的問道。

二殿下苦笑一聲:「我不否認有這個想法,但真正的原因卻是讓菲薩布倫家族重歸王國,連帶著將前帝國的兩個邊陲省份收歸王國的版圖,並讓菲薩布倫家族出兵為我征戰中部四公國。洛克,你知道我的夢想和唯一的願望就是重新建立起一個強大的帝國,一統前克里森帝國,讓自己名留青史。

娶菲薩布倫家族的女人為王后是我答應仙蒂大劍師的要求,只有這樣她才能說服菲薩布倫大公。本來的王後人選是西莉薇亞公主,只是沒想到你的動作那麼快,所以我隨便選了一個,並不在乎她是誰。這不是愛情,我告訴過克里絲雅,這是為了統一帝國所付出的代價,如果她願意的話,我可以娶她做為王妃。但她拒絕了我,還離開了我。

你以為我心裡不難過嗎,可我沒辦法。你一直不願意幫助我,我只能尋找菲薩布倫家族的幫忙。光憑我手上三個軍團十五萬的人馬,我無法滅亡中部四公國,所以我必須憑藉外力。菲薩布倫家族這次出動兩個軍團,再加上你們北地四家聯盟出動的兵力,滅亡中部四公國綽綽有餘。收復了這十一個省份,再勵精圖治三年,我就能從商業聯盟手裡奪回那些被佔領的領土了。」

「唉……「洛里斯特嘆氣,他這刻突然覺得二殿下其實也有些可憐,為了統一前帝國幾乎魔怔了一般,為此不惜背負惡名,屠戮那些背叛的貴族。犧牲了自己的愛情,只為得到菲薩布倫家族的支持。只是道不同不相為謀,若不是為了北地四家的聯盟,他這次是真的不想出兵。算了,就當最後幫他一次吧。

「好吧,我這次會幫你進攻中部四公國,了結你復仇的願望。但我要求你不能對我們北地四家聯盟的攻略指手劃腳,怎麼進攻由我們自己決定。我只能保證我們不會避戰和延誤戰機,也希望你們不要拖我們的後腿。」洛里斯特說。

二殿下笑了,伸掌和洛里斯特相擊:「一言為定!」

這次前來二殿下很滿意自己的收穫,拒絕了洛里斯特邀請他一起用晚餐的客氣話,表示自己還要回玫瑰行宮去安慰安慰那個挨了一巴掌的茜茜王后。離開時洛里斯特終於忍不住又問了他一個問題:「你認為你真的能降伏住菲薩布倫那頭老狐狸嗎?」

二殿下笑得一臉的陽光燦爛:「有你們諾頓家族在,我幹嗎要去擔心這個問題……」

看著二殿下遠去的背影,洛里斯特苦笑著搖了搖頭,都不是省油的燈啊,算計得死死得,知道自己最警惕的還是菲薩布倫大公,所以才毫無顧忌的放任菲薩布倫家族。因為他心裡很明白,菲薩布倫家族想竄起來的話自己一定會狠狠給他們一巴掌,所以現在菲薩布倫家族只能牢牢的抱住他的大腿,才能擁有一點重新崛起的希望。不經意間,自己成了二殿下手裡的一把刀,專門用來威脅菲薩布倫家族的一把刀……

……(未完待續。) 第四百一十八章宣誓

二殿下回去了,他要把茜茜王后先送回帝都,再帶著白獅軍團回到南部省,一來一去,預計需要花費兩個多月的時間,所以他把進攻中部四公國的日期安排在八月中旬,而現在才是五月份。

南部省已經成了一個大兵營,諾頓家族的飛虎軍團和菲利姆家族的飛馬軍團是最先就位的,兩個軍團一前一後把菲薩布倫家族那個被釋放的第三邊防游騎軍團的營地給夾在了中間。磐石軍團依然布置在南部省和東荒省的邊界線紋絲不動,照常進行警戒和守備任務。

這次進攻中部四公國,洛里斯特準備出動飛虎軍團,兩個近衛兵團和兩個獵騎兵團,進攻的主力是飛虎軍團,近衛兵團和獵騎兵團前來的主要目的就是以戰代練,儘快的形成戰鬥力,還有一個就是在兵力上對菲薩布倫家族的兩個軍團形成壓制性的優勢,防範其有什麼不軌的舉動。即便現在和菲薩布倫家族是同一個陣營,可洛里斯特依舊不敢放鬆自己的警惕。

菲薩布倫大公這段時間表現的安份守已,就算看見被釋放的第三邊防游騎軍團的士兵裝備的都是破爛的皮甲和那些破銅爛鐵般的武器他也只是深吸了幾口氣,強忍了下來並沒向交接的史胖子提出什麼抗議,然後就搬進了兵營和第三邊防游騎軍團的士兵同吃同住。倒是仙蒂大劍師一臉怒氣的找到了西莉薇亞公主說了洛里斯特一大堆的壞話,逼著西莉薇亞公主找洛里斯特要了數千件好點的武器作為補償。

肯麥斯公爵這次還是出動了兩個重甲兵團,不過他們將和二殿下率領的白獅軍團匯合后再前來南部省,而沙欣伯爵的家族武裝則整個出動,四萬八千人的沙欣軍團業已出發,再過十來天就能到達南部省。這次沙欣伯爵是摩拳擦掌,準備在中部四公國大撈一把。至於菲薩布倫家族準備出動的兩個軍團,除了獲得自由的第三邊防游騎軍團外,據說另一個軍團也已經出發。不過因為攜帶的東西太多,所以行程有些慢,估計在六月底才能趕到南部省。

除了北地四家聯盟和菲薩布倫家族武裝外,德萊姆克省和溫斯頓省的領地貴族也大都帶著三五百的私家武裝前來南部省匯合,最遠的則是來自帝都周遍幾個省份的領地貴族,不過他們帶的人就少了些,最少的帶了十來個侍從,最多的帶了百來個農兵。他們拖著大車一路行來,匯聚之後也有近萬的兵力。只是洛里斯特怎麼看怎麼覺得他們不象是來打仗,更象是前去中部四公國搶劫的。

出乎洛里斯特的意外,他的情人,迪納男爵家的亞里多莉小姐也帶了一百多個農兵來了,而且還在剛進入營地后就跟人發生了衝突。做為少見的女騎士,進入滿是老兵油子的營地被人調戲是難免的,只是這位迪納家族的大小姐太兇悍了點,直接動了武,造成了一死三傷的結局。然後整個營地都鬧騰起來,洛里斯特派猛虎羅斯前去彈壓才發現都是這位大小姐闖的禍。

頭疼啊,洛里斯特只好派史胖子出面給那些傷亡人員進行了賠償才把這事給壓制了下來,而這位迪納大小姐還不肯罷休,要求洛里斯特出兵進行報復,因為她帶的一百二十三個農兵經過這場騷亂傷亡了七個。洛里斯特只好把她的人給安排在近衛兵團的駐地,又關上書房的門狠狠的用家法懲罰了她一頓才讓她老實下來。

紛紛攘攘的雜事鬧騰到了六月二十日,菲薩布倫家族的第二個軍團也到了,洛里斯特一聽邊界駐守的磐石軍團的報告就知道二殿下和自己都上了當。這次前來的軍團並不是自己以為的邊防游騎軍團,而是菲薩布倫家族重新組建的預備軍團,三萬五千草蠻騎兵組成的新的預備軍團,同時還帶來了五萬匹戰馬和大批的皮甲武器,第三邊防游騎軍團重新配備上了戰馬和裝備,又重現了輕騎兵的風采。

老狐狸!洛里斯特在肚子里誹謗道,他看了看菲薩布倫大公,正好菲薩布倫大公也在看他,還衝他微微一笑。洛里斯特很不爽的回頭命令猛虎羅斯提高一個戰鬥警戒等級,嚴加戒備。原本還以為菲薩布倫家族會出動兩個邊防游騎軍團,洛里斯特還在考慮在攻略中部四公國的時候給菲薩布倫大公挖個坑,讓他多損耗些兵力,讓菲薩布倫家族武裝來個傷筋動骨,現在就不用多想了。

預備軍團全完蛋了也傷不到菲薩布倫家族分毫,反正草原上的草蠻騎兵多的是,只要有錢就可以再次徵召組建。菲薩布倫大公擺明是想保存第三邊防游騎軍團,讓預備軍團上前線衝鋒陷陣。自己給的那些破爛裝備反而讓菲薩布倫大公有了借口不讓第三邊防游騎軍團上戰場,實在是太失算了。

六月二十七日,洛里斯特收到塔格爾傳來的報告,中部四公國對北地聯軍和安第納克王國的動向早有察覺,甚至已經掌握了八月進攻的大概日期。目前漢德拉公國,法克爾公國和福倫多公國已經擴軍備戰,各組建了一個四萬五千人的軍團,並準備再次組建第二個軍團。而且這三個公國已組建的軍團正朝著薩巴吉公國進發,預計在七月三十日左右抵達利瑪德省,依託地理環境組織成防禦陣線,將安第納克王國的攻擊擋在利瑪德省並形成拉鋸戰,用消耗和長期的對峙戰來抵禦安第納克王國這次的進攻。

再看看薩巴吉王國的情報,自從滅亡了梅萊因公國后,薩巴吉大公將公國首府轉移到梅山省的梅山城堡,並在前幾年增援菲薩布倫家族失敗後為了防止北地四家聯盟趁勝追擊組建了兩個軍團,布置在利瑪德省的公國第二軍團編製為三萬五千人,布置在梅山城堡的公國第一軍團為四萬五千人,此外在白鷺湖沼澤還有一個一萬二千人的兵團,預防二殿下率軍從那裡發起進攻。

即便薩巴吉公國擁有八十餘萬人口,但常備近十萬的兵力也吃不消,所以公國第二軍團和布置在白鷺湖沼澤的那個兵團主要是依靠其餘三個公國的支援和贊助。在得到安第納克王國即將發起進攻的消息后,薩巴吉大公一面向其餘三個公國求援,一面號召公國百姓保衛公國和家園,組織青壯建立各個守備武裝。

梅山省是前梅萊因大公家族長達百多年的世襲領地,被中部四公國滅亡后除了留在帝都的一個七歲男孩和一個四歲女孩外其餘的梅萊因家族中人俱死於非命。薩巴吉大公雖然將公國首府遷移到此,但並沒有完全掌握梅山省的民心,以至整個備戰準備工作拖拖拉拉,進程極其緩慢。如今薩巴吉大公能依靠的就是公國第一軍團,這是薩巴吉家族武裝的老底子,薩巴吉大公準備等其他三個公國的援兵到達時再一起前往利瑪德省。

洛里斯特看著中部四公國的地圖沉思了半天,馬上派人去找菲薩布倫大公,菲利姆伯爵和沙欣伯爵前來緊急召開軍事會議。在會上洛里斯特把得到的中部四公國的消息複述了一遍,指著地圖說:「目前漢德拉公國,福倫多公國和法克爾公國的增援軍團還未到達薩巴吉公國境內,雖然國王陛下率領的白獅軍團也未抵達南部省,但如今事態緊急,我不希望等中部四公國的軍團全部抵達利瑪德省和我們打陣地攻防戰,所以我想先發制人,馬上出兵薩巴吉公國,把那三個公國增援的軍團全部攔在薩巴吉公國的境外,你們怎麼看?」

薩巴吉公國一共有三個省份,利瑪德省和梅山省都是前梅萊因公國的領地,還有一個省份是齊克塞斯省,這是薩巴吉家族的世襲領地。原本齊克塞斯省的鄰省薩摩拉省也是薩巴吉公國的領地,只是當年二殿下被困費得力加王城的時候,前梅萊因大公為了救援他出兵薩摩拉省,和中部四公國的軍隊大戰,把薩摩拉省打成了廢墟。梅萊因公國被滅亡后,薩巴吉公國獨佔利瑪德和梅山兩省,就把原領地薩摩拉省置換給了法克爾公國。

所以現在薩巴吉公國的地形就是一個長條形狀,三個省份串在一起。如果洛里斯特他們能長驅直入攻到齊克塞斯省的話,就能掌握整個戰役的主動權,向南可進攻福倫多公國,向西可攻略法克爾公國。而中部四公國就會顯得十分被動。薩巴吉公國只能龜縮防守,而其餘三個公國的增援軍團就無法前來救援,他們得先保護自己的公國邊界。

在場的其餘三個人都是久歷沙場,心裡很清楚洛里斯特的決定是目前的最佳選擇。菲利姆伯爵和沙欣伯爵兩人倒無所謂,北地四家聯盟的家族武裝一起上陣肯定會互相照應。於是他們都轉過臉盯著菲薩布倫大公,看他會做出什麼樣的選擇。如果菲薩布倫大公堅持要等二殿下和白獅軍團抵達南部省再發起進攻的話,得,就當洛里斯特的話沒說,大家等中部四公國的增援軍團抵達利瑪德省后再和他們進行漫長的拉扯和對峙戰吧。

菲薩布倫大公看著地圖默不作聲,過了好久才抬起頭問洛里斯特:「你想怎麼進攻?「

「很簡單,」洛里斯特指了指地圖上薩巴吉公國的齊克塞斯省:「你們菲薩布倫家族的預備軍團和第三邊防游騎軍團,以及菲利姆伯爵的飛馬軍團都是輕騎兵軍團,長驅直入,避過城堡要塞直抵齊克塞斯省。封鎖其和福倫多公國及法克爾公國的邊界道路,也可以對這兩個公國進行小規模的侵襲戰,迫使他們前來增援薩巴吉公國的三個軍團在邊界線上駐守。

沙欣伯爵的家族武裝軍團,連同外面那些前來參戰的領地貴族的私家武裝,揮兵梅山省,兵困梅山城堡,努力營造出人多勢眾兵力強大的感覺,不需要去攻打梅山城堡,只需要把薩巴吉公國的第一軍團給困在城堡裡面就行。我相信我們這次的突然出兵會大出薩巴吉大公的意料之外,他們得到的消息是我們會在八月中旬發起進攻,現在提前了一個月,正好打他個措手不及。在這樣的情況下,薩巴吉大公只會坐守梅山城堡,而不會出來和我們進行野戰。

至於我們諾頓家族武裝的飛虎軍團,則會先行解決掉布置在利瑪省的薩巴吉公國第二軍團,再前往梅山省和沙欣軍團匯合,看情況決定是否對梅山城堡發起進攻。在這期間,我要求你們在齊克塞斯省的三個輕騎兵軍團,一定要牽扯住其餘三個公國的增援軍團,不能讓他們前來救援梅山城堡。」

菲利姆伯爵和沙欣伯爵紛紛點頭,表示服從安排。而菲薩布倫大公則盯著洛里斯特,半晌后說:「我有兩個要求。第一是你不得設計陷害我們家族武裝的這兩個軍團,第二是你得保證我們家族軍團的後勤軍備輜重的補給供應和他們的家族武裝軍團一樣公平公正。這兩點你必須以戰神和你們諾頓先祖的名義發誓,只有這樣,我們才會相信你並服從你的指揮……」

洛里斯特那個瀑布汗啊,面紅耳赤,敢情自己一直小心翼翼的提防菲薩布倫家族。原來菲薩布倫家族也同樣把自己當賊看待,提心弔膽的防備自己。這還真是針尖對麥芒,誰也別說誰。

「行,我可以發誓。」洛里斯特不肯吃虧:「那你也得發誓,臣服安第納克王國和進攻中部四公國你也是真心實意,並不會因他們曾經是你們家族的盟友而手下留情或是陣前反戈。只有當眾發誓后我保證對你們家族武裝一樣的公平對待,不會防備和懷疑你們。」

「那我發誓后你能撤回布置在我們家族領地邊界的磐石軍團嗎?」菲薩布倫大公反問。

「不行,這和那根本就是兩碼子事。磐石軍團只是一支地方守備軍團,又沒參加中部四公國的攻略,你發誓關他們什麼事……」洛里斯特反對把磐石軍團牽連進去。

菲薩布倫大公和洛里斯特吹鬍子瞪眼吵了半天,最終兩人還是互相妥協,一起當眾宣誓在攻略中部四公國的戰役中精誠合作,不互相算計,避免爭執等等。洛里斯特滿意的是沒把磐石軍團牽連進去。而菲薩布倫大公總算是放下了心,不用擔心被洛里斯特暗中給坑了……

「還有一個問題,戰利品怎麼算?」菲薩布倫大公問道。

洛里斯特想了想回答:「誰拿到算誰的,為了避免發生衝突,我們事先可以劃分區域進行掠奪,大家不得越界。」

「行,我們擊掌為誓。」菲薩布倫大公伸出了手說。

……(未完待續。) 第四百一十九章開戰

蓋林特亞大陸通用歷一七八一年七月五日,安第納克王國的北地四家聯盟和菲薩布倫家族突然向中部四公國的薩巴吉公國發起進攻。

七月六日,諾頓家族武裝的飛虎軍團向利瑪德省的薩巴吉公國第二軍團的駐地發起猛攻,公國第二軍團在苦苦抵擋了半天後最終崩潰,軍團長黃金騎士默林德率領軍團殘部趁著夜色幸運的脫身,一口氣逃到了法克爾公國……

七月九日,北地四家聯盟中的沙欣家族軍團攜貴族聯軍圍困梅山城堡,薩巴吉大公見城外遍地旗幟篝火,粗略估計敵人不下十餘萬,於是中了沙欣伯爵虛張聲勢之計,不敢出動公國第一軍團與敵野戰,做困梅山城堡等待援軍。

七月十一日,菲利姆伯爵的飛馬軍團和菲薩布倫大公率領的預備軍團及第三邊防游騎軍團抵達齊克塞斯省,開始燒殺擄掠。齊克塞斯省兵慌馬亂,狼煙四起。和齊克塞斯省相鄰的法克爾公國的薩摩拉省,還有福倫多公國的福里沃德省聞警大驚,原本前往薩巴吉公國增援的三個軍團急忙加快了步伐,急赴薩摩拉省。

洛里斯特這次發起的突然襲擊委實打了中部四公國一個措手不及。對中部四公國來說,他們最關注的就是二殿下的動向,對北地四家聯盟則沒太多的注意,這其實是所派出的探子的一個盲點,而且還有情報的實效性問題。

自中部四公國派兵增援菲薩布倫家族在南部省和北地四家聯盟的家族武裝進行了一場大會戰,結果被打得落花流水狼狽而逃后,中部四公國和北地聯盟已經處在了敵對的位置,所以緊鄰南部省的薩巴吉公國才會組建了公國第二軍團布置在利瑪德省,堅壁清野,斷絕交通往來。而南部省的菲利姆伯爵也派遣飛馬軍團在邊界巡邏警戒,兩方猶如敵國。

這樣就造成了一個信息不通的後果,中部四公國派遣的探子們關於北地四家聯盟的密報要從南部省傳到帝都,再從西南兩省過境到漢德拉公國,再傳到薩巴吉公國。明明是相鄰的兩個省份,傳份密報卻要繞一個大圈,幾乎要花費兩三個月。

距離那場南部省攻防戰已經過去了三年,中部四公國得到的關於北地四家聯盟的情報無非是菲薩布倫家族和諾頓家族交戰的情況,比如磐石軍團攻克波多里其山,並在南部省和東荒省的邊界設置防禦陣地擺出長期駐守的樣子,還有菲薩布倫大公率領草蠻騎兵在牧野原省大敗諾頓家族的獵騎軍團,以及菲利姆家族在南部省的家族領地進行開發建設的事等等……

中部四公國終於把心放了下來,相比二殿下,北地四家聯盟的注意力不在中部四公國這邊,他們一直在和菲薩布倫家族糾纏。看來在這兩方沒分出勝負前,他們是不會把矛頭對準中部四公國的。明白了這一點后中部四公國很懊悔,不該因為北地四家聯盟是安第納克王國的貴族就聽信了菲薩布倫家族的讒言,出兵去增援菲薩布倫大公,結果不但得罪了北地四家聯盟,還吃了個大敗戰,消耗了那六七萬精銳的公國步兵。

三年的時間,中部四公國早已對北地四家聯盟放鬆了警戒,在他們看來,有菲薩布倫大公在東北大草原上拖著北地四家聯盟,北地四家聯盟根本是沒時間也沒精力來對付中部四公國。於是他們又把注意力放在二殿下的身上,他們很清楚二殿下對中部四公國的背叛那是恨之入骨,無時無刻在緊盯著中部四公國。對於有新一代軍神之稱的二殿下,他們根本不敢大意。

去年二殿下成功晉陞為一級大劍師就嚇了中部四公國的四位大公一跳,緊接著二殿下要巡視東北地區更是讓他們睜大了眼睛。可惜的是二殿下成功的說服菲薩布倫大公使之重歸安第納克王國,並準備隨同出征中部四公國的消息被那些密探快馬加鞭繞了個大圈子送到中部四公國的時候已經快到五月底了。即便中部四公國馬上組建軍團也需要一定的時間,以至他們的增援軍團遲遲沒到達薩巴吉公國。

中部四公國的軍制基本上是每個公國只有一個常備軍團,薩巴吉公國是特殊情況。一旦有敵入侵,公國就會徵召青壯,將常備軍團一分兩半擴編成兩個軍團,以老兵帶新兵的方式使戰鬥力不會下降的很多。然後兩個軍團一留守一上前線,經過一段期限后再進行輪換。

得到了二殿下準備通過南部省進攻中部四公國的確切消息后,漢德拉公國,法克爾公國以及福倫多公國都進行了戰鬥動員,擴編了軍團並派第二個軍團前往利瑪德省。同時緊緊的盯住了二殿下的動向。在中部四公國看來,二殿下要回帝都,再從西南兩省邊界調回白獅軍團前往南部省,光行軍到達就是八月份了,再發起進攻肯定是八月中旬。而那時增援的軍團早到達利德瑪省布置好防禦陣線,就等著白獅軍團前來撞個頭破血流。

所以中部四公國並不著急,一切都按部就班的進行。他們的確沒想到洛里斯特會不等待二殿下的到來提前五十來天突然發起了進攻。這讓得到消息的四位大公幾乎都傻了眼,不是說二殿下和白獅軍團才剛剛進入德萊姆克省嗎?他們不是和肯麥斯公爵的兩個重甲兵團才會合嗎?以這個步兵趕路的進程來看,他們起碼得花一個月才能走到南部省,怎麼這時候那些北地的貴族聯軍和菲薩布倫家族武裝就開始進攻了呢?難道他們就不怕二殿下的雷霆之怒嗎?

當前線的消息傳到法克爾大公和福倫多大公的耳朵里時他們才真正著了急,菲利姆伯爵的飛馬軍團和菲薩布倫大公的兩個輕騎軍團已經頻頻進入他們的公國境內擄掠村莊和城鎮,據說他們不但錢財物都要,甚至連居民都被強迫進行遷移。兩位大公一面破口大罵菲薩布倫家族忘恩負義,一面緊急徵召青壯組建武裝前往邊界駐守設置防禦線,同時還向漢德拉大公求援。這下他們誰也顧不上被困在梅山城堡的薩巴吉大公了。

只是中部四公國的武裝大都是步兵而缺少坐騎,當年他們願意出兵支援菲薩布倫家族的一個主要目的就是希望能得到足夠和穩定的戰馬供應。可惜的是這個打算被北地四家聯盟給破壞了。洛里斯特當年要斷絕菲薩布倫家族通往中部四公國的商路,沒想到的是把中部四公國得到戰馬的途徑也給破滅了。

即使中部四公國有一些戰馬也大都掌握在領地貴族的手裡,並沒有足夠的戰馬建立起一支成規模的騎兵武裝,結果面對飛馬軍團,預備軍團和第三邊防游騎軍團這三支輕騎兵武裝的騷擾,游擊和擄掠,法克爾公國和福倫多公國的守備部隊一直處在被動挨打的局面。這形勢直到三個公國組建的三個增援軍團抵達薩摩拉省的邊界才告一段落。

不過增援的三個軍團穩固了法克爾公國的邊界,而另一邊的福倫多公國卻遭了殃,菲薩布倫大公和菲利姆伯爵商議,留下第三邊防游騎軍團牽制薩摩拉省邊界布置的三個增援軍團,這邊率領預備軍團和飛馬軍團從福倫多公國的福里沃德省長驅直入,直抵福倫多公國的首府佩得羅城之下,一時之間,告警的狼煙遍及整個福倫多公國,福倫多大公顧此失彼,一面堅守公國的各個城鎮和要地,一面急急的向漢德拉大公和法克爾大公告急求援。

自攻破了薩巴吉公國第二軍團的駐地后,洛里斯特一面命令飛虎軍團繼續向前進攻,摧毀所有的城堡要塞,攻陷利瑪德省的村莊要塞。同時命令隨行的兩個獵騎兵團進行全省搜捕活動,不管是潰兵還是居民,全部抓捕交給兩個近衛兵團看管並押回北地。

忙了半個多月猛虎羅斯才率領著飛虎軍團抵達梅山城堡,和沙欣家族武裝軍團會合在一起。而這時整個利瑪德省已經被洛里斯特給草草的清理了一遍,只留下滿目的瘡痍遍地的廢墟,千里無人跡……

困守在梅山城堡的薩巴吉大公終於決定要突圍了。梅山城堡雖然叫城堡,但實際上是一座以城堡為中心擴建的城市,整座城市的人口近七萬,加上那些逃亡進入城市的居民已超過了十萬,雖然有了充足的人力來守衛,儲藏的糧食也足夠這麼多人一年食用,但被困在城堡里的薩巴吉大公內心非常的不安。這二十多天他並沒有坐以待斃,也是經常出動兵力與圍困的沙欣伯爵的家族武裝軍團交戰,但他並沒有在沙欣伯爵的手裡討得什麼好處。

原因很簡單,沙欣伯爵採用了深溝壁壘的方式來圍困梅山城堡。梅山城堡只有三面有城門,沙欣家族武裝軍團的配置是兩個輕步兵兵團和兩個輕騎兵團。沙欣伯爵讓兩個輕步兵兵團在兩個側面城門前建立了兩個防禦型的營寨,正面則交給那些貴族聯軍把守。他們的任務就是在遭到薩巴吉公國第一軍團的進攻時堅守營寨,而沙欣伯爵則親自帶著兩個輕騎兵團進行反擊。

利用虛張聲勢止計迷惑了薩巴吉大公幾天,利用這段時間沙欣伯爵緊急建立好了三個營寨。等薩巴吉大公醒悟過來營寨已經建好了。薩巴吉大公曾經派遣三個兵團三萬人去進攻北側面的營寨,但在沙欣男爵率領兩個輕騎兵團的夾擊下反而被打得丟盔棄甲,損失了五千餘人。

於是薩巴吉大公就再也沒打過出擊的主意了。雖然薩巴吉大公是位一級大劍師,但他這位大劍師並不是真才實學晉陞成功,而是利用了無數的珍貴藥材和天材地寶強行提升了境界才晉陞為大劍師,所以他很惜命,從來不會率兵去衝鋒陷陣,就連身邊護衛的一個二極大劍師也不肯派上陣,否則的話說不定會讓沙欣伯爵吃個大虧。

困守梅山城堡二十餘天,薩巴吉大公也向外派了很多求援信使和探子,只是回來的聊聊無幾,十幾個出去回來的才兩三個,他們帶回的消息都很不好,尤其是法克爾公國和福倫多公國的消息更是讓薩巴吉大公如墜深淵。法克爾公國堪堪守住了邊界,福倫多公國自身難保,很明顯他們已顧不得前來救援自己了。在眉山城堡呆下去只有死路一條。所以當薩巴吉大公發現諾頓家族的飛虎軍團到達城下時只有一個念頭,儘快的脫離險境……

猛虎羅斯也萬萬沒想到,他準備讓飛虎軍團休息一天,後天再對梅山城堡展開進攻,趕了怎麼遠的路總得好好的歇一下。結果到了大半夜,梅山城堡的大門突然打開,薩巴吉公國第一軍團從南側的城門出擊,一邊派一個兵團對前面的營寨展開進攻,一邊大部隊繞過營寨向齊克塞斯省倉皇逃竄。猛虎羅斯和沙欣伯爵剛剛躺下聽到警報,還以為薩巴吉大公是想夜襲,一邊派人支援一邊讓人警戒,過了一個小時才感覺不對,然後有士兵報告說梅山城堡的城門敞開著,緊接著遭襲的營寨也派人報告說,薩巴吉公國的大部隊繞過營寨跑了。

猛虎羅斯和沙欣伯爵恍然大悟,急忙率領騎兵對逃亡的薩巴吉大公進行追擊,同時一面派人進佔梅山城堡,一面派信使向洛里斯特報告。梅山城堡會這麼簡單的落入手中是誰也沒料到的事。洛里斯特連忙帶著一個獵騎軍團馬不停蹄的趕到了梅山城堡。

洛里斯特到的正是時候,梅山城堡前劍拔弩張,都快要火併了。原因很簡單,猛虎羅斯帶著兩個槍騎兵團和戰車鋼弩兵團與沙欣伯爵帶著兩個輕騎兵團去追擊薩巴吉大公以及那個公國第一軍團了,留下的一個兵團和沙欣伯爵的兩個輕步兵兵團佔領了梅山城堡。這時協助圍困梅山城堡的一萬多的貴族聯軍不幹了,他們要求進梅山城堡去收穫他們應得的戰利品。因為能做主的人都不在,所以貴族聯軍被攔在了城門外,於是他們非常憤怒,開始罵罵咧咧的和守衛的士兵發生了衝突。

看著那些叫嚷著「進城,搶錢,搶女人!」的貴族聯軍,洛里斯特快刀斬亂麻,招集了所有的領地貴族很快就分配好了戰利品的分割。諾頓家族要人,沙欣伯爵要財。那麼很簡單,全城的居民被諾頓家族武裝押走。梅山城堡中心城堡即薩巴吉大公所住的宮殿里所有的財物歸沙欣伯爵所有,至於城裡所有的住宅區劃分成一個個區域讓這些貴族們抽籤,抽到哪塊是哪塊,由他們自己進去掃蕩,得到多少財物大家都聽天由命。洛里斯特將派獵騎軍團巡視,任何越界挑起糾紛的人都將得到嚴懲……

雖然還有一些貴族對於沒有女人讓他們發泄而感到憤憤不平,但迫於洛里斯特強大的實力威脅,最終還是同意了這個比較公平的分配要求。隨著抽籤的結束,飛虎軍團留下的那個兵團士兵和獵騎兵團的士兵開始沿街驅趕梅山城堡的居民出城。很快,整個城市裡開始響起了悲慘的哭嚎聲和叫罵聲……

洛里斯特閉上了眼睛,對傑諾里奧說:「去告訴那些居民,我們趕他們出城是在拯救他們。如果讓他們落到那些貴族聯軍的手裡,他們會哭都哭不出聲的……」

…… 第四百二十章戰爭

洛里斯特帶了侍衛營兩千人馬正走在前往齊克塞斯省的大道上。攻陷梅山城堡已經過了十天,洛里斯特被瑣事纏住了身,無他,主要是安排近十萬的梅山城堡的居民前往北地就花費了這麼長的時間。這些被趕出家園的居民什麼也沒有,已經淪為了赤貧階層,他們看向諾頓家族武裝時的眼睛里充滿了仇恨。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