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啊,她要提前織好毛衣的!

安靜的房間裏,時光變得靜謐而美好,好像全世界只有他們,也只有他們。

時間在安靜的守護中流失的尤其的快,轉眼竟過了大半月只是雅薇和蘇瀾塵在一起,當真覺得這時光是安靜的美好,有些不食人間煙火的味道,而這中間最大的變化就是蘇瀾塵公司的現在上上下下都知道,他們尊貴的蘇總竟跟一個女人形影不離,而且這個貌不驚人的女人還是蘇總合法妻子。

“熱嗎?”蘇瀾塵關心的問。

雅薇搖頭,只是目光還掃向對面影院的海報,上面是熱映的《翻滾吧腫瘤君》。

“瀾塵,我們晚上去看電影吧!”雅薇試探性的問,她不知道這樣低俗的活動瀾塵願不願意跟她一起去看,只是,她真的很想很想製造跟瀾塵之間的回憶,只是很想把戀人之間的事情都做了。

“好啊!”蘇瀾塵寵溺的答應。

謝謝!但,雅薇只是微笑!

大城市的夜晚總是尤爲的熱鬧,彷彿一到晚上,燈紅酒綠的,一切纔開始復活。而電影院裏都是人,更多的是一對對牽手相擁的小情侶,甜蜜的恨不能融化在彼此的身體裏。

雅薇素來是個內斂的人,即便那時候跟那個人談戀愛,也不曾這般,何況蘇瀾塵是這麼優秀的人,只是一進來,就吸引了整個電影院人的目光,更是讓她有種相形見絀的感覺。

“老婆!”

雅薇應聲擡頭,蘇瀾塵處不及防的就吻了上來!

“啊!”霎那間,整個影院都是一片女生的尖叫聲。

隨着蘇瀾塵深入的吻,雅薇的腦子一片空白,不,其實她早已經完全死機了。

事實上是的,蘇瀾塵在影院一站,就跟神坻降臨凡世一般,怎能不讓她們瘋狂着迷呢! “老婆,我們該進去了!”蘇瀾塵寵溺的帶着腦子依舊死機的雅薇進了放映廳,直到坐下,才反映過來的雅薇臉紅的都能滴出血來,蘇瀾辰對於雅薇的反映很滿意,嘴角始終帶着寵溺溫柔的笑。

原本害羞的雅薇看到最後卻淚流滿面,電影裏的熊頓明明是那麼的害怕死亡,卻始終是樂觀堅強的面對,她深深的愛上了自己的主治醫生樑醫生,卻因爲自己必死無疑而放棄了這段愛情。

她,不是不愛,只是,不能愛了,若愛了,必定會傷樑醫生的心。

雅薇轉頭凝視蘇瀾塵,心卻沉甸甸的,她跟熊頓是那麼的相似,根本就是如出一轍,她也深深的愛着身邊的這個人,不,事實上比她想象中還要深愛,但她慶幸的是,在蘇瀾塵的前意識裏,愛的,永遠不是自己。

是傷感的,但,更多的是慶幸。

這樣,即便她死去,蘇瀾塵也不會因她傷心。

她不忍心,即便只是絲毫,都不願意。

“怎麼哭了!”蘇瀾塵轉眸,溫柔的幫雅薇擦乾眼淚,雅薇安靜的凝視着,不曾說話,許久,她才道:“電影太感人了!”

“傻瓜!”蘇瀾塵溫柔的撫摸雅薇的腦袋。

看完電影,兩個人回去,只是安靜的夜晚,雅薇卻輾轉難以入眠,醫生說,她還有三個月的時間,可這幾天她已經明顯感覺到身體不行了,要是這樣下去,她根本就撐不到三個月的。

她是如此的捨不得這個人,她給這個人的毛衣還有許多不曾織,甚至於,她還未幫這個人做些事情。

青城公主!

雅薇的腦海裏浮現出這個稱呼,雅薇安靜的笑了笑,他是如此的深愛着青城公主,若是讓這個人就這樣失去記憶,即便是得到了永生,這個人也是生不如死的。

雅薇驀然一僵,這才猛然想起,若是這個人是真實存在的,那麼,青城公主也勢必存在,可她到底該去哪裏尋找呢?

“睡不着?”蘇瀾塵擁抱住她。

雅薇薇收了情緒,搖頭,溫柔的依偎在蘇瀾塵的懷裏,安靜的和蘇瀾塵一起入睡。

清晨。

“不去嗎?”蘇瀾塵依依不捨。

雅薇搖頭:“今天我想在家裏,你去公司吧!”

蘇瀾塵有些孩子氣的嘟嘟嘴,走幾步就回頭,雅薇始終站在門口溫柔的凝視他:“我等你回來!”雅薇微笑。

等到蘇瀾塵完全離開,雅薇纔開始呼喚影子,她想要在死前幫這個得到他最愛的那個人,所以,她一定要找到青城公主。

“你找我。”影子無聲無息的出現在她身後。

雅薇看見影子,連忙道:“影子,你能告訴我,哪裏可以找到青城公主嗎?”

霎那間,影子的臉色就黑冷下來:“你找她做什麼?”即便最後那個顧蘇復活了王,抹滅了王所有痛苦的記憶,但,王的一切痛苦都拜她所賜,她永遠都不會忘記,更不會原諒她。

雅薇低頭:“我知道瀾塵深愛着青城公主,雖然瀾塵現在沒有記憶,但我相信,若是讓瀾塵自己選擇,他一定不會願意忘記這一切,我想他寧願這樣癡癡的等着青城公主,默默的守在她的身邊,也不願意就這樣——”忘記。

“你到底要說什麼?”影子不耐煩,涉及顧蘇,她只有恨。

“我想到找到青城公主,讓她恢復瀾塵的記憶!”

“絕不可能!”影子想也不想斷然拒絕。

“爲什麼?”雅薇不解。

影子狠狠的看着雅薇:“爲什麼,王爲了那個該死的女人這麼痛苦,爲了她歷經生死,你居然還要找到那個女人,恢復王的記憶,你到底是何居心?”

“我——”雅薇想要解釋。

影子卻一把捏住雅薇的脖子,狠狠警告:“我警告你,安安分分的陪王到死,不要有任何不該有的念頭,知道沒!”

雅薇咬住脣不曾答話,雖然影子不告訴她,但她不能放棄。

影子甩開雅薇,又離開了。

雅薇看着再一次空蕩蕩的大房子,卻迷茫,即便她不放棄,可她到底該去哪裏找青城公主。

“你想找青城?”驀然,身後想起一個蒼老的聲音。

“月老!”雅薇一聽就知道是月老,高興的轉頭,果然,是月老。

月老一身紅袍子,笑呵呵的看着雅薇,雅薇連忙行了個禮,道:“我是想找青城公主,希望她幫忙恢復瀾塵的記憶!”

“可以啊!”

雅薇眼眸一亮:“真的嗎?”

月老笑:“當然可以,只是——”

“只是什麼?”雅薇連忙問。

“只是你必須付出代價!”月老撫摸着白花花的鬍鬚,臉上的表情看不出情緒。

雅薇卻想也不想點頭:“不管什麼代價我都願意!”

月老搖頭:“年輕人,不要這麼快答應,你先聽完在回答!”

雅薇連連點頭,不管什麼代價她都願意。

月老輕輕的搖搖頭,輕聲呢喃:“真是兩個癡傻的人!”

“蘇瀾塵的記憶能不能恢復我不知道,但我這裏有另一種選擇,不知道你怎麼想?”

“什麼選擇?”雅薇連忙問。

“讓青城公主愛上蘇瀾塵!”

雅薇整個人震住,直直的盯着月老:“可以嗎,真的可以嗎?”年幼時姥姥的聲音迴盪在耳邊,她清楚的記得蘇瀾塵爲青城公主受盡苦難,但青城公主卻依舊不喜歡她。

她雖然明白,愛情這種東西強求不來,不愛就是不愛,但,每每聽到,她是多麼的可望,能代替青城愛他!

那該——多好!

“真的,但青城只能愛蘇瀾塵一天!”月老緩緩開口,盯着雅薇的表情。

雅薇一愣,呢喃自語:“只有一天嘛!”

月老點頭。

“一天也好!”雅薇微笑,愛情這種東西她太明白了,就好像她是那麼那麼的深愛着蘇瀾塵,但她卻比任何人都明白,蘇瀾塵不會喜歡她,哪怕是一絲一毫,永生永世都不會喜歡。

這就是愛情。

一如蘇瀾塵付出那麼多,可能得到青城公主的在乎,能得到青城公主以命相換,就是換不來分毫的喜歡。

所以啊,一天也好!

她相信,若是蘇瀾塵,哪怕是一分鐘,也會欣喜若狂的。

“但代價是你灰飛煙滅,再無輪迴轉生,你願意嗎?”月老開口。

雅薇微微一滯,微笑:“願意!”

月老盯着雅薇卻又道:“即便你願意,你灰飛煙滅,但也只有億萬分之一的機率能實現,能讓青城愛蘇瀾塵一天,如果是這樣,你還願意嗎?”

雅薇愣住,即便她灰飛煙滅也只有億萬分之一的機率才能讓青城公主愛蘇瀾塵一天!

“你還願意爲這樣飄渺無序的機率讓你自己灰飛煙滅嗎?”月老再次問,就好像殘忍的劊子手,一層一層往下撕扯。

“願意!”雅薇擡頭,堅定的看着月老:“我願意,即便是隻有滄海一粟的機率,我也願意用灰飛煙滅來換!”

永不後悔!

“好!那我就成全你!”

雅薇連忙道:“那個——”

“你後悔了?”

雅薇搖頭:“不是,我只是想要再陪陪他,所以,能不能再等等。”雅薇又趕忙解釋:“我不需要太多,我不貪心,只要,只要再十天,十天!”

“好!十天後我來接你!”

雅薇點頭,月老已經消失不見了。

雅薇一個人愣愣的站在原地,看着外面的天空,臉上的表情看不出情緒,只是許久許久,雅薇笑了:“瀾塵,這一回,青城公主一定會愛上你的,一定!”

偌大的客廳裏,安靜的出奇,雅薇卻認真的織着毛衣,一針一針,從上午一直維持着這個姿勢到天黑。

可不管雅薇是多麼的珍惜這一分一秒,但時光終將失去,九天時間更是一晃而過,一下子就只剩下最後一天了。

“瀾塵,今天你能陪我嗎?”雅薇問。

“當然可以!”蘇瀾塵寵愛道。

“謝謝你,瀾塵!”雅薇微笑,將早餐端送到蘇瀾塵的面前。

蘇瀾塵看着一桌子豐富的菜,讚歎:“今天的菜真豐富!”

雅薇笑,安靜的凝視着蘇瀾塵吃,蘇瀾塵擡頭:“怎麼不吃?”

“我想看你吃!”雅薇用雙手托起下巴:“瀾塵,你長得真好看!”

驀然,蘇瀾塵一愣,隨即湊到雅薇面前:“你喜歡就好!”

雅薇依舊是安靜的笑。

用過了早餐,雅薇收拾好,拿了一件深藍色的毛衣過來:“試試看,能不能穿。”一邊說着,一邊將毛衣幫蘇瀾塵穿上。

毛衣在蘇瀾塵的身上異常的合身,不大不小,就是連顏色都是和蘇瀾塵最配的。

雅薇看着靜靜的歪着眼眉,將織的帽子,圍巾,手套,一併都給蘇瀾塵帶上,每一樣東西都是那麼的合身。

“老婆,這是你特意爲我織的嗎?”蘇瀾塵低頭,深深的凝視着雅薇,一抹連他自己都說不清的情愫快速的閃過,一瞬而散。

“是啊,以後每一個冬天我都會爲你準備。”直到有一天出現了一個比我更愛你的女人,爲你織。

蘇瀾塵將雅微擁進懷抱,雅薇深深的深處手,也擁抱住蘇瀾塵,只是雅薇原本白皙乾淨的一雙手,卻竟長滿了泡,仔細看便能知道,這是沒日沒夜過渡織毛衣的代價。

事實上,雅薇因爲長時間的快速織毛衣,以至於她的手已經沒有以前那般的靈活,甚至於不能快速的做動作,只能維持着織毛衣的手勢。 但雅薇安靜的依偎在蘇瀾塵的懷裏,微笑。

“瀾塵,我想去遊樂園,可以嗎?”雅薇小心的問。

“當然!”

遊樂園。

人山人海,更多的是小孩子,一個個只有一丁點高的小不點們瘋狂的笑着,跑着,後面的父母擔憂的追着,就好像天地間最美好的精靈。

突然,一個小男孩撞到雅薇的身上,雅薇溫柔的扶住孩子,確保他不受傷。

“謝謝!”後面小孩的媽媽趕忙跑過來,雅薇微笑着將孩子還給人家,只是一直等到孩子走遠了,雅薇依舊失神的看着。

多少年了,她是那麼的奢望想要一個孩子,想要一個溫暖的家,但——

“喜歡男孩還是女孩!”蘇瀾塵從後面擁抱住她,在她耳際輕聲問道。

“都喜歡!”雅薇整個人順勢依靠在蘇瀾塵身上,最後一天了,就任由她放縱一下吧,就讓她好好的在這個人身上貪婪的汲取。

哪怕只是多呼吸一下這個人的味道,也好!

“我也喜歡,只要是我們的孩子!”蘇瀾仿若許諾。

雙眸驟然痠疼的不像話,雅薇慌忙的轉身掩飾:“我想坐摩天輪!”說着拉着蘇瀾塵往前走,只是她根本不敢回頭,深怕蘇瀾塵看見她的眼淚。

雅薇深呼吸,將所有情緒硬生生壓抑下去,拉着蘇瀾塵進了摩天輪:“這是我第一次坐!”很高興,是跟你一起!

“我也是!”蘇瀾塵溫柔的看着雅薇。

摩天輪一點點升高,升高,雅薇的臉色卻變了,一直到上來,她才發現,她竟是恐高的,蘇瀾塵看出來了,剛要安慰雅薇,雅薇卻猛然吻上了他,這個吻是狂熱的,好像要將蘇瀾塵完全融化一樣。

蘇瀾塵一愣,隨即猛烈的反轉,吻上雅薇。

安靜的摩天輪上,卻是火熱的,好像要即將燃燒盡。

“你——”

“什麼?”蘇瀾塵問。

愛我嗎?雅薇凝視着蘇瀾塵,開口卻是:“你高興嗎?”

蘇瀾塵笑着點頭。

夕陽漸漸落下,染紅了整片天空,霞光落在雅薇身上,雅薇微笑:“我也高興!”

雅薇卻驀然抓住蘇瀾塵的手,用力的:“我愛你!”

我愛你!

我真的愛你!

蘇瀾塵凝視着雅薇,動了動嘴,卻什麼都不曾說。

時光安靜如水,夜晚更是死一般的寂靜。

雅薇撫摸着蘇瀾塵的臉,一遍又一遍:“我愛你!”

“該走了!”月老無聲無息的出現。

雅薇的眸子一痛,深深的凝視着,那樣溫柔的溫度,她捨不得。

“我的法術只能封印一會兒,若是再不走,他就醒了,到時候,就別想走了!”月老催促。

雅薇俯身,在蘇瀾塵脣上印下:“我愛你,蘇瀾塵!”在我不曾遇見你之前,我便愛上你了!

月老着急,一步上前,拉了雅薇便離開。

姻緣海。

“這裏是姻緣海,天地三界所有的姻緣都在這裏,你的,青城的,蘇瀾塵的也都在,你只要進入這姻緣海,找到蘇瀾塵和青城的,將他們兩個的線牽在一起,那麼,青城會愛蘇瀾塵一天,一天後,這姻緣線會自動迴歸到原來的位置,而你只要跳下這姻緣海,只有灰飛煙滅,你,想清楚了嗎?”月老道。

雅薇看着面前天際一般的姻緣海:“我有多少時間?”

“這就要看你能堅持多久,但,再久也不會超過一個小時!你就在這裏好好選擇吧,我先走了!”月老轉身,卻只聽撲通一聲,月老深深的嘆了口氣:“都笑世人癡,卻看不穿!”

“蘇瀾塵啊蘇瀾塵,只希望這個人能化解你五千多年的執念!”

銀色,入目的是一片銀色,還有猶如螢火之光般無數的光亮。雅薇舉目看去,想這些定是每個人的姻緣,仔細湊近,便會照映出裏面人的面容,該是姻緣過的主人。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