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她若是能讓葉楚話那就最好了,直接生活在葉楚的乾坤世界中,由葉楚照料著,當然是可以保無憂了。

可是現在這似乎很難,因為之前她們伺候葉楚吃喝的時候,也來,葉楚對她們完全沒有這個意思。

烈芸甚至是想,自己獻身給了葉楚那也行,那樣葉楚不可能不管自己的女兒吧,可是自己現在還是如此憔悴,魅力大減,葉楚也她呀。

「楚尊肯定會帶上我們的,他不是無情無義之人。」烈燕對葉楚感覺很好。

她覺得葉楚就是一個好人,要不然也不會出手,救自己的母親。

而且他確實是對自己母,,女二人沒有什麼意思,在這樣的情況下,他還肯出手,而且還送出了回陽丹,這本身就太難得了。

在這樣的人情冷漠的修行界,這樣的人物,實在是太少了。

即使是他修為達到了至尊之境,但是至尊當中,其實還是更多的是一些狂戾之徒,像葉楚這樣赤心的卻並不多見。

「為娘也知道他是一個好人,是一個真正一心向道的君子,只不過若是你我能夠成為他的人當然就更好了。」

烈芸嘆氣道:「不過不能成為也沒辦法了,相信他不會袖手旁觀的,你我也早些歇息吧,這些年都讓你受委屈了。」

「沒什麼。」

烈燕有些無語,心裡卻有些怪怪的,感覺母親好像是想要拿自己和她出去做交易似的。

不過憑心而論,無論是什麼樣的女人,恐怕見了葉楚這樣的男人,都會動心吧,母親會說出這樣的話來,也沒什麼可奇怪的。

一夜無話,第二天葉楚起的很早。

倒是院子里飄來的香味兒,把烈家三人給驚醒了,沒想到是葉楚親自下廚給她們做了早飯了。

這可把三人給感動壞了,沒想到葉楚還會做飯,而且味道相當不錯,更加令她們對葉楚仰慕了。

要想前往龍蛇潭,首先他們先邁過死亡之嶺。

而死亡之嶺,其實是一片浩瀚的屍山血海,也是這冥域中極為恐怖的一個地方,但是卻是那些屍修或者是冥修的天堂。

在那裡有大海大海的死亡修士,還有各種稀奇古怪的奇異事件,不時的會發生。

烈燕和他們說了說,其實那個與她交易的惡魔,就是在這死亡之嶺中,並不在龍蛇潭中,而是死亡之嶺中的一個強大的惡魔。

據說是一位修行了數萬年的屍修,一直想重生,所以才盯上的她這個鬼胎。

吃完早飯之後,葉楚便讓她們三人收拾了一下這裡的東西,差不多要準備出發了。

其實葉楚還有更細的打算,因為在烈燕的身後,那些重生符印,讓他想起了另一些類似的東西。

那就是狐皇白清清的母親,白妃的背後的那些黑色的符印,似乎與烈燕身後的這些重生符印有些相似,雖然不是同樣的東西但是想必有極大的共通之處。

若是能夠找到這個所謂的惡魔,說不定那貨有辦法,解開白妃身後的黑色符印,或者是知道什麼來源。

這樣子以後若是找到了白妃,就有辦法救她了。

只不過現在,葉楚還是首先的任務,便是先離開這個鬼地方。

中午時分,他們三人便出發了。

由於只有四人,而且死亡之嶺,就在這裡的北面,大概七千萬里左右的地方,對葉楚來說只是小半天的功夫。

小半天之後,他就帶著這三人來到了這死亡之嶺的外面。

遠遠的就能外面一層一層的彩霧,飄浮在這個浩瀚的嶺海之上。

這片嶺海起碼得有方圓二三億里之巨,上面的各種彩霧,都夾雜著劇毒,還有下面的大大小小的各種血池子。

這些也是極為恐怖的地方,很顯然在這裡不會有什麼好東西。

尋常的修行者,哪怕是聖人,一沾到這裡的毒氣,怕是轉眼就要被化為飛灰了。

也就是現在大世將至了,絕強者,准至尊一抓一大把,聖人已經多如狗了,比狗還多的時代了。

這也能從側面應證了,聖人在許多地方,險地,只能淪為打醬油的角色了。

葉楚身為至尊,一眼掃過去,便感應到了不少的修行者。

在這片屍山血海之中,自己能感應到的氣息,至少不下於一百萬人。

可以說,這個地方還是很熱鬧的,只是你乍一眼,根本發現不了人,也只有葉楚這樣的神人,能有這樣的本事了。

葉楚體表凝出了一層青色的氣圈,帶著她們三人進入了這片死亡之嶺。

初一進來,便有大量的黑色的氣泡一樣的東西,涌了過來,在他們的外面給飄浮著。

不過馬上在嗅到葉楚的氣圈之後,全部炸開了,紛紛向四周給涌動逃跑了,沒有氣泡再敢往這邊接近了。

這可是至尊的氣息,沒有什麼這樣的毒氣敢接近。

葉楚他們一路暢行無阻,不過在飛出了千萬里之後,葉楚卻帶著她們三人停了下來。

「楚尊,怎麼了?」

烈芸有些好奇的問葉楚,不知道這是發生什麼了。

葉楚指了指下面的一個血池,沉聲道:「下面有東西要出世。」

「呃……」

三女都是一驚,老嫗道:「楚尊,您什麼了嗎?」

她們三人倒是完全沒有感應,即使是現在再仔細的盯著那個血池子,也沒有發現什麼異常。

不過死亡之嶺,各種神奇的古怪之物都有,各路強者齊聚這裡,冥域的近一半高手其實都窩在這裡呢。

這裡的強者數量,比之三大險地還要更多。

烈燕也仔細,並沒有發現什麼,只是不自覺的往葉楚的身邊離近了兩步,離他只有半步的距離了。

她也有些滲得慌,因為這種血池子,可以說是最毒的。

血都成了醬黑色了,雖然說這個血池子並不大,也就方圓十幾里的大小,相對於這偌大的死亡之嶺來說,猶如大海中的一粒水珠而已。

可是這樣的地方,往往是最為歹毒最恐怖的地方,這四周也幾乎沒有人路過。

葉楚他們四人停了下來,葉楚站在這血池子上方,用天眼掃了掃這汪小小的血池,確實是發現了一些貓膩。

首先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塊黑色的古碑,在這個血池子中心,大概一千米下面的地方,立著一塊紅色的古碑。

這塊古碑之所以讓葉楚停下來,是因為這塊石碑上面,畫著一副女人的圖案。

而這個女人的圖案,葉楚感覺有些熟悉。

只是有些年頭了,這個圖案也只是一個大概的輪廓,不過仔細會兒之後,葉楚還是心中一顫。

這個女人的圖案,就和自己無字天書上面,當年得到的仙宮中得到的女人的圖像是一樣的。

完全就是同一個人,前些年,自己在亂星海中,遇險的時候也是這個女人出手救了自己。

現在印有她的圖案的古碑,竟然出現在了這個血池子之中,這個東西難道與這個天妖一族的女人有關係嗎?

若是真的如此的話,自己肯定是要進去的,那個女人已經幾百年沒有再出現過了。

葉楚也一直有些擔心,是不是她隕落了還是怎麼樣,現在也沒有見過她本人,是一個莫大的遺撼。

不過他可以肯定的是,那個女人肯定不是這個時代的人物了,就和伊蓮娜,小紫倩她們那樣,起碼是太古時代的人物了。

只是因為一些什麼特別的原因,才活到現在了。

古碑的四周,好像有紋印,將這塊古碑給鎮住了。

之所以有異動這個血池子,極有可能就是因為,感應到葉楚出現了,在這裡出現了,所以這塊紅色的古碑才有些許動靜。

葉楚對她們三人說:「你們且在這裡等我一會兒,我下去」

「楚尊,我們也和你一起下去吧,要不然有些滲得慌。」

烈燕趕緊拉住了葉楚的衣角,她覺得呆在這裡有些可怕,還是跟著葉楚下去的好。

老嫗也說:「是呀楚尊,我們三個人……」

本書來自 (貓撲中文)3382沒有頭緒

3382

之所以有異動這個血池子,極有可能就是因為,感應到葉楚出現了,在這裡出現了,所以這塊紅色的古碑才有些許動靜。

葉楚對她們三人說:「你們且在這裡等我一會兒,我下去看看。」

「楚尊,我們也和你一起下去吧,要不然有些滲得慌。」

烈燕趕緊拉住了葉楚的衣角,她覺得呆在這裡有些可怕,還是跟著葉楚下去的好。

老嫗也說:「是呀楚尊,我們三個人……」

言下之意大概就是,她們三個人呆在這裡,還不如跟著葉楚下去血池安全呢。

「那好吧,你們跟緊我。」

葉楚點了點頭,覺得也是,萬一出點意外,她們三人在這裡自保的能力並不大。

於是乎葉楚將這青色氣圈收緊了一些,收在了方圓只有一米左右,四人站的比較緊,也就幾平米的地方了。

不過要站四個人還是足夠的了,這樣子也更牢固,與此同時在葉楚的頭頂還懸出了一尊龍鳳大鼎。

三人也抬頭看了看,都被這鼎給鎮住了。

這應該是一件至尊神兵,可能比至尊神兵還要恐怖,葉楚隨手就拿出來做防禦了,這真是壕呀。

隨著進入這血池之後,三人也不再敢做聲了。

因為這周圍的環境,讓她們感覺特別的壓抑,壓抑的有些呼吸急促難過。

過了一會兒后,她們便受不了了,葉楚沒辦法,只能將她們送進乾坤世界的一個角落了。

自己的乾坤世界比較浩瀚,他並不想讓她們三人,接觸白狼馬,還有自己的家人,所以送她們進了乾坤世界的一個比較偏僻的地方,讓她們呆在那裡不要出來。

葉楚獨自一人,走到了這塊紅色的古碑面前。

就在葉楚出現在這裡的時候,這個古碑上面的人形輪廓,好像突然就灌入了生命,活了似的,一條一條的輪廓慢慢的清晰顯現出來了。

直到過了小半個時辰后,古碑上出現了一個女人。

一個女人被封印在這個古碑中,就是之前葉楚遇到的那個天妖一族的女人,那個仙島上出現的女人。

這是一個比天仙還要漂亮的女人,絕對是氣質壓天下群芳的女人,就連米晴雪她們出現在她的面前,恐怕也得有些自慚形愧。

她慢慢的睜開了眼睛,一雙有神的大眼睛,直直的看著葉楚。

清寡的臉龐上,終於是露出一絲笑容,這一笑,真的要將人心都給融化了,為何人會如此的美。

「你終於還是來了。」

女人淡淡的微笑,並沒有開口說話,但是聲音卻傳了出來,傳到了葉楚的耳里。

「你在等我嗎?」

葉楚嘆了口氣,他能感覺出來,這個女人似乎在這裡被封印了很多年了。

起碼是這裡的紋印,不是他現在一時半會兒就能解開的,這些紋印有些類似於陣環之術。

而陣環之術,是當年的九華道人和紅塵女神夫婦弄出來的,而那個時代已然是太古時代了。

難道她從太古時代就被封印在這裡了嗎?只不過她又如何救自己呢,如何以自己的身子來救自己呢?

雖然有種種疑問,但葉楚能夠感覺得出來,她就是那個天仙女人,救自己的女人,幾次三番以自己的身子來救自己的女人。

「我一直在等你。」女人的聲音甜美中帶著一絲中氣,是一個很有氣質的女人。

葉楚嘆氣道:「是我對不起你,我來晚了。」

「不要緊,我的心早就和你在一起了。」

女人淡淡的笑了笑,微笑著說:「是你我有緣,你將我從仙島中喚醒,此生註定了緣了。」

「恩。」

葉楚也沒有嬌情,只是他現在問:「這是什麼地方?你怎麼會被封印在這裡?以前你是?」

「仙島中是我的第二元神之魂,這裡是我的本魂,這裡又名仙牢。」女人說。

「仙牢?」

葉楚不由得想起了,之前在上古仙界,遇到的墜仙牢,難道和那個有些相似嗎?

「此地與你經歷的墜仙牢不一樣,這裡是真正的仙牢,而且是鬼仙牢,關押的是太古時代的墜落之仙……」

女人嘆道:「你要解開這裡的符紋,怕是沒有這麼簡單,要不然我也不會被封印在這裡這麼久了。」

「那我要怎麼辦?」葉楚皺了皺眉。

女人說:「你先去你該去的地方吧,將你那本無字天書留下給我就可以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