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說,面對這樣一個結果,這個城市也許能夠獲得更嶄新的名片,如果他們能夠獲得更光明的明天的話,那麼他們會付出更多的資源,而這些人更加強大起來,因為這些人就是他們的,為了這些人就是他們的全部。

所以說,面對這樣的情況,不止他們自己,而是所有人,他們如果真能強大下去的話,那麼就說明他們確實是有希望的,但是他們如果不能成那樣子的話,那就順著他們的希望,完全是破滅性的,所以說面對這樣的情況,他們不管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團隊應該,堅持下去,更應該沿著這條路走下去,因為他們不可能沿著這條路兒走到黑,所以說面對這樣的情況,如果這個城市能夠強大下去的話,那就說明她的付出確實是有用的,但是他們父母如果沒有用的話,那麼這個城市也會支持他們的,因為這個城市也是具有悲天憫人的一個心態。

所以說,面對這樣的情況,如果這個產生足夠強大下去的話,那麼就是他們付出的結果,如果這個城市沒有能夠強大下去的話,那麼就是她們的付出還不夠,所以說面對這樣的情況,如果這些人還想向那些,根本就不必理會他們的力量,如果他們的力量不夠的話,那麼你就承認還想跳下去,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說面對這樣的情況,他們現在都必須為自己的付出而打分,因為他們的付出,如果夠的話,咱們這個城市也許就會依靠他們,但是他們付出如果不夠的話,那麼這個事根本就不會依靠他們,因為他們的力量實在是太弱小。

是不是面對這樣一個情況?他們現在付出了多少?就要取決於他們的資本是否雄厚,他們的資本夠雄厚的話,那麼到時候如果付出更多的東西,他們根本就不會看在眼裡,可是他們的資本如果十分的弱小,那麼他們付出的這些東西他們完全是,有目標性的,因為他們現在根本就想不到自己付出了那麼多東西,沒有任何的回報的話,他們到底應該怎樣去做?因為他們現在已經有些迷茫了,他們現在應該都不知道自己應該多為自己想去做,還可以隨時面對這樣的一個情況,他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未來到底在哪。

他們如果真的迷失的,他們,如果真的失去方向的話,咱們這個城市如果真的發展起來的話,那麼還是他們就說他們應該將這個責任攬在自己身上,完全不曉得,因為這些責任不是一個人都扛起來了,即便是整個城市都沒有幾個人能扛起來,所以說面對這樣的情況,他們現在不應該再死守著,而是應該走出去,看一看,這個城市到底應該怎樣去發展,其他的城市到底是怎樣存在的?

就是面對這樣的情況,如果這次差點都不敢下去的話,那就說明他們的資源確實是足夠雄厚的,但是如果這種確實不能發展下去的話,那就說明他們投入的資源完全是什麼,能少的,就說他們如果不能夠發展下去的話,那說明這個城市還沒有具備這個希望,他們如果具備這個,希望,他能把這個城市確實能夠發展下去,可如果不具備這些東西的話,那麼他們還想發展下去的,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千金選妻:總裁,別來無恙 雖說面對這樣一個情況,如果這座城市還想發展下就好,那麼一口屬於自己以外的力量,還想請外援的話,也許是不夠的,可是如果他們想要獲得更多東西的話,那麼他們的力量也許要變得更加雄厚,所以說面對這樣的事件,在面對這樣一個情況,他們不能只是為了眼前的利益,當然要更為了長遠的發展才可以,所以說如果想要能夠為了更加長遠的發展,都變得強大起來,還那麼你現在付出一切,本人現在付出的東西,如果不夠的話,那麼多人喜歡,恰恰關鍵是這一個希望。

是不是如果他們能夠發展起來的話,那麼就說明他們的付出是錯誤的,但是他們如果發展不起來,那就說明他們的付出完全是不行的,所以說基本是要付出更多的東西,他們也是在所不惜。

因為他們現在是整座城市的,希望是這個城市的未來,是這一些人的,未來,是這些人的心房。 所以說就現在這一個目標來看,這個城市還離那個目標很遠,所以說他們都想現在就達到那個目標的話,那實在是太遠了,所以說他們如果現在就想那麼遠的話,那我到時候如果真正實現不了的話,那麼對於他本身就是一個極大的打擊了。

是不是這樣的情況之下,這個城市如果還想要全部的話,這個月存十塊錢,我強大起來的話,那就必須得依靠他們的遠,就必須得依靠他們,現在在市裡,他們現在力量實在是太薄弱了,所以說在這樣的情況,就像他們如果現在還不能做到哪一個最強大的地步的話,那麼這個蠢才想起來,完全是沒有可能的,因為他們的力量完全還沒有達到那樣一個狀況。

所以說,什麼時候等他們的力量也變得極為強大了,那麼多人,他們也許就能夠擁有那麼最強大的力量,他們也許能夠藉助這股力量而發展起來,他們如果能夠發展起來的話,那就說明他們以後確實有這樣一個姓王的,但是它們能藉助這個力量而發展起來的話,那麼就說明他們根本就沒有一個機遇,他們沒有這麼一個好的機緣,所以說他們根本就不會用這個城市的力量發展起來,這樣的情況就像不管是誰都可能會否定他們,都可能會讓他們陷入無邊的深淵,所以說這樣的情況之下,他們不能夠只想著自己現在到底應該面臨什麼,而是自己現在到底能做什麼?

因為他們現在不能只是坐以待斃,他們現在應該主動出擊,他們現在應該知道自己到底應該怎樣去做了一個,他們現在所面臨的人實在是太多了,他們現在所面臨的災難實在是太恐怖了,所以說這樣的情況下,不管是他們自己想也罷,還是別人給予他們又把他們都必須得為此付出努力,為他們現在的努力是為了自己,他們現在的努力是為了親眼證明現在努力是為了自己的家園,他們的家長如果強大起來的話,那他們,也肯定會,強大起來的,一人得道,雞犬升天,這就是一個定律,所以說這樣的情況之下,如果這個城市能夠強大起來的話,那就是他們的,好處大大的,但是他們如果沒有強大起來的話,那就說明這個城市根本就沒有得到這個發展,熱的情況之下,他們是否能夠發展起來,就要看他們付出的努力到底是不是夠了。

因為他們如果讓這個城市發展起來的話,他們也會相應的得到,這樣的利益,但是他們如果沒有讓這個產業發展起來的話,那麼他們就不可能走到這裡,所以這樣的情況之下,這就是一個非常普遍的事情,所以說面對這樣的事情,他們現在如果還不能明白自己應該怎樣去做的話,那麼到時候如果這種出現什麼問題的話,那麼對於他們而言就是一個極大的打擊了,所以說他們應該明白自己面臨這樣一個大雞,到底是對還是錯,到底是幾年制的,他們應該明白,不管是天冷還是天冷,他們都必須得,為這些東西而付出,一些奮鬥,又有什麼新的奮鬥?也許以後就能夠為此而得到更多的東西,但是他們現在都不努力的話,那麼以後還想得到更多的東西才是沒有可能的。

為什麼付出的越多,那麼他們就得到的越多。

因為他們的付出和他們的回報是相成正比的,所以說他們如果想要得到的更多的話,那就必須付出得更多的,這樣的情況下,別的城市如果能夠強大起來,他們就比你依靠他們,他們又請了幾百gb的一個旅遊城市,他們就和這個城市簽訂了一個永久的協議,這個協議的就是讓這個城市強大起來,那麼他們也會相應的強大起來的,是如何對付城市都強大不起來的話,那麼他們也不可能有這樣一個機會,所以說面對這種情況,他們如果想要強大起來的那個牛逼的月考制度,成熟的理論。

然而這個車廂下的企業必須依靠他們的力量,雖說他們就是互相努力的,他們就是互相協助的,如果這個城市沒有強大起來的話,那麼他們也不可能想的起來,所以說面對這樣的情況,如果這種事還有機會的話,咱們到時候如果真正強大起來的話,那麼對於他們而言就是一個極大的好吃的,但是如果這個城市都強大不起來那麼多,相,對於他們而言,根本就沒有任何有損身份,這樣的情況出現的,應該明白自己最應該去做,他們應該做對的話,那麼多數會獲得極大的優勢,他們會獲得更多的資源部經理,如果做錯了,用多少貨都不如的東西。

所以說這種情況下,如果他們能夠獲得更多的東西的話,那就說明他們付出些日子過得,但是他們的付出,錯過了的人,還不能得到那些東西的話,那就說明很多東西根本就是很多,所以說了那麼多東西的話,他們都努力過的話,那麼他們就能夠得到相應的資源,這些資源也都是他們想要的,他們如果能夠想要對他自願的話,他們如果能拿到這些資源的話,那就說明他們的付出的努力確實是足夠的,但是他們如果拿不到這些資源的話,咱們就說明他們付出的努力還是不夠的。

所以說面對這件事情,他沒心情再多聽聽,看他們到底能否做到最好,他們都能做到最好的話,根本就是一座城市就會給他們更好的東西,但是他們如果做不到最好的話,那麼這個城市也不可能給他們最好的東西,最後就相對顯得這個城市會輔助他們,但是他們也必須得付出,比一個城市當然就必須得互相去努力才可以。

因為這個城市會保護他們,他們也必須得保護這個城市,這個城市會給他們自由,他們也體現出這個城市的發展,這就是相互作用,他們如果不能讓一個城市強大起來的話,那這個城市也不可能相遇,給他們一些資源,所以說對這樣的情況下,如何對城市的發展下去的話,那麼他們就必須為這個城市付出一些資源,但是他們如果沒有規矩的成復出那麼多的資源的話,那麼他們根本就不可能發展起來。

宿舍的人在這個情況之下,他們現在必須得明白自己到底應該怎樣去做,他們現在如果做得對的話,那麼多收入的獲得的東西,那麼他們就能讓這個城市強大起來,但是他們如果付出的東西不夠的話,他們還想著都嗆水嗆得起來,完全是沒有可能的事情,所以說面對這樣的情況,他們如果能夠搶到的話,那麼對這個城市就是一個最好的風,哦,但是他們如果不能就將那些話怎麼對這個城市的回報完全是沒有,在這個城市也不給他,給她便宜的事。

所以說這個世界上根本就沒有空手套白狼的事情,就是面對這樣的情況,他們必須為此付出努力才可以,如果付出的努力不夠的話,那麼到時候如果真的出現什麼事情的話,那麼對於他們就是一個極大的諷刺性,所以說為這樣的事情不能為此而付出努力,那麼就是對自己的極為不負責任,對於這個城市來說,也是經驗豐富的人,總是面對這樣的情況,如何成為強大的人都沒有感覺到呢,但是如果不能強大起來,那麼肯定也不會對他們有任何的好處,所以說面對這樣的一個情況,他們如果想要強大起來后,那麼就必須得依靠這座城市的力量,但是如果這個城市沒有發展起來,他們又依靠誰的力量去呢?

所以說,如果這個城市能夠發展起來,那麼對他們來說就是一件大好事,但是如果這個城市不能夠了解的話,那麼對於他們沒有任何的好處,所以說他們現在必須要做的就是讓這個城市努力的強大起來,如果這個城市強大起來,放到他們來說,就是一個大大的好處,但是入流的城市不夠強大,起來后,他們有個建築之一的力量去了,所以說面對這麼一個情況,特別有個性的人情的話,那麼多書,如果這本書有什麼問題的話,那麼對於他們來說不是一件好事,就像跟你這樣的情況,他們必須得為了自己的以後而考慮他們,如果現在還不考慮的話,那麼多事,如果真正出現什麼危機的話,那麼真正出現這樣一件事,誰來扛的下來,沒有一個人的劍芒go,沒有一個人的肩膀,有這麼堅信能夠扛下這麼大的事情,所以說面對這樣的一個情況,他們必須得為此而付出的人。

他們即便是不能為此而負起責任,那麼也必須為此付出一些資源的這些資源,就是保護這個城市,就是讓這個城市變得更加強大,那麼到時候他們也會獲得相應的好處,雖然這個好處不一定很多,但是他們一定能夠吃飽的歲數,面對這樣一個情況,他們如果想要獲得這些東西的話,那就必須付出一些努力,前期的積累是肯定有的,但是他們前期如果沒有積累的話,那麼只想獲得後面的東西,那完全是不可能的,畢竟天上沒有掉餡餅的事情,他們現在只想著自己,卻沒有想過這一個城市,他們如果能夠發展起來的話,那麼對於這個城市而言也是一件好事,所以說他們如果不想讓這個城市發展起來的話,那麼他們也不可能發展起來。

如果這個城市發展起來的話,那麼也會帶動他們發展起來,所以說就不是一個全面性的問題,他們如果能夠發展起來的話,怎麼都吹不翻起來,但是他們如果發展不起來的話就吹不起來,所以說他們如果想讓自己發展起來,他們如果想讓自己變得更強大,就必須讓這個城市變得更加強大。

面對這樣一個事情,他現在必須為自己而考慮,為這個事考慮為他們的后兩個考慮,他們如果沒有後路的話,那麼多人往哪裡推得往哪裡推都不行,所以說他們現在必須為自己的後路,選好,他們如果選好一條後路的話,那我到時候什麼都不怕,但是他們現在如果連條後路都沒有想好的,到時候如果這種事件是危機的話,能往哪裡去?

所以說面對這樣一個事情,他們現在都考慮不好的話,那麼還能考慮更多的問題,完全不可能,因為這個城市不是屬於他們一個人,而是屬於全部的。

他們如果連這點小事都考慮不清楚的話,讓他們又怎麼可能降臨的城市交付給他們的,所以說面對這樣一個情況,他們如果還想掌握這一個城市的話,他們如果還想保護這個城市的話,他們如果還想要這個車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話,那就不用為此付出努力。

因為這個城市不是他們一個人,20所有人的,他們如果想讓這個城市變得跟她想的話,那就必定所有人的意見,她們的意見,也許是他們最應該聽的事情,所以說面對這樣一個是因為現在如果還不知道自己到底應該怎樣做的話,那麼到時候如果能出現什麼危機的話,怎麼可能會出現,一股潮流,他們就是反對他們的潮流上衣服潮了,沒有任何人能夠阻擋住。

因為這個城市所有人的家也沒有人敢去破壞他們,有人敢學,毀滅了所有面對這樣一個事情,如果有一個人會讓這個城市覆滅的話,那麼他們肯定會群起而攻之。

所以說,面對這樣一個事情,沒有任何人敢搞壞這個城市,如果這個城市真正出現那麼大的危機的話,那麼這些人恐怕就是替罪羔羊了,所以說不管是他們,有多大的怨恨都會發生在,他們的身上。

他們現在基本是做不好也不行,做好了也不行,就是一個極大的進退兩難的地步。 「我們該談談建國的事情了。」趙易左右望了一下身邊的李衡和葉關。

建國是關係先鋒軍未來命運的大事,這一次他特地把李衡也從日本喊了回來,葉關也留下沒有外出,重新開起了三人會議。

「又有變化了?」李衡好奇道。

建國這樣的大事,三人已經不止談了好幾回。這一次被趙易緊急喊回,自然是有了新情況。

「我低估了那些大國插手東南亞的力度。」趙易苦笑了一聲,「他們挑動了好幾個小勢力,紛紛挑出來建國,對外宣稱印尼那些群島是屬於他們的。蘇門答臘上的那些勢力更是喊著收回失地,紛紛把國家地圖畫上了原來的土地。」

「我說我感覺這麼熟悉呢,原來是地圖開疆啊!」李衡恍然笑道。

「這些挑梁小丑,不值一提。一切還得靠實力說話。」葉關不屑道。

「這個名義留下了,以後就給了其他勢力插手的機會。況且之前東南亞是屬於英法等國的殖民地,他們支持的國家在西方為首的世界輿論中更顯得正統一些。這其中有太多文章可作,甚至美國和蘇俄這樣的大國都有可能留下點後門,等以後插手進來。」趙易肅然道。

「這確實是個大麻煩,每天被這些蒼蠅圍繞著,都沒法安心發展了。」李衡點頭認可道。

「那我們也建國,早早宣布領土範圍?」葉關聽出了趙易的意圖。

「沒有被國際社會承認,就意味著這些無主的土地很容易留下漏洞。」趙易點了點頭。

「但這些是我們從日本人手中奪過來的!」李衡撇嘴道。

「這年頭,那些洋鬼子掌握了話語權,說了才算。」葉關摸著鼻子自諷道。

「我主要是擔心夜長夢多。」趙易嘆道,「我們建國的關鍵還是在美國人。冷戰開始,若是美國拉攏英法,對我們態度會不會改變?國內陪都談判已經結束,進入了短暫的和平期,一旦內戰開始,會不會帶給我們不可知的影響?」

「不可知影響?」李衡詫異道。

「華夏近在身邊,每一個大的變動都會影響到美國人以及西方人對我們的態度。世界格局已經發生了很大變化,我能力有限,也無法推測出多大的影響。只知道,有些事情早作比晚做更加主動一些。比如國內影響,如果我們在國內休戰期建國不順利,至少還有內戰爆發后的機會。但如果錯過了這段時期,未來改變越來越大,我們會越來越被動。」趙易心中不得不擔心。

三人之前都是普通人,借著歷史金手指或者可以佔據一段時間的主動,但現在世界格局大幅度變動,讓僅僅磨礪三年多的趙易心中也沒了底氣,不得不多手準備。

「現在英法等國正在積極的和那些小國建交,我們要同時面對英法荷,甚至葡萄牙和西班牙也可能會摻和進來,這可能拖進大半個世界的國家支持他們,有這些撐腰,那些小國地圖開疆的胃口越來越大,他們的地盤也可能早早被大多數國家承認,佔得主動權,我們反而容易成為侵略者,失去了道義,在外交上形成被動局面。就連美國人說不定也會為此讓步,前世美國人就對英法讓步,沒有過多干涉東南亞的殖民地。現在就算我們站隊在美國這邊,面對大半個西方世界的反對,美國人也需要考慮考慮。」

「我好像聽到個消息,英法荷要對建國的爪哇人下手?又要拉攏他們?」李衡疑惑道。

「這並不矛盾,只有打了,那些人才會聽話,簽訂新的不平等條約。現在看來,英法還有荷蘭,在打一部分,拉一部分。拋出幾個小島讓部分人先獨-立建國,只要捏住幾個聽話的,就足以干擾我們了。」趙易唏噓道。

「現在要建國的話,外交上應該問題不大,剛剛給美國人出了力,美國人對我們還算照顧,畢竟現在很多國家都在搖擺,昔日的英法影響還在,美國人也需要給我們撐腰,不過他們不會親自入場,就看我們是不是能自己挺住。如果英法干涉,我們軍事上能不能扛得住?」最後一句話,葉關望了望李衡。

按照原定的計劃,先鋒軍敢打包票沒問題,但只能守住大部分內陸地區,海軍早就沒了指望,沿海地區的安全就要靠空軍了。

身為空軍司令,他知道先鋒軍現在的空軍真撐不起來。

美國人為了不讓地區失衡,對先鋒軍的飛機數量一直在控制。

二戰結束后,先鋒軍的戰鬥機數量只增加了20架,這都是修復,目前的戰鬥機保持在了180架左右。規模看上去不小,但要防禦的範圍大,面對的敵人是英法時,就明顯不足。

美國人在處理戰時武器時,對戰鬥機控制比較嚴格,那些新式戰機寧願拆毀也不會輕易銷售。先鋒軍可以得到P-40、F4F野貓這樣的落伍戰機,卻沒法再得到雷電野馬和地獄貓海盜了。

偏偏那些落伍的戰機,先鋒軍看不上眼,就算處理貨便宜,用在戰場上也是浪費飛行員的生命。最多只購買了30架結實的野貓4型,用於內部空中安全和訓練,緊急時也可以靠掛著的兩枚炸彈進行對地和對艦攻擊,畢竟野貓所用的14缸航空發動機,先鋒軍已經可以製造更換了。

……

同一時間,英法也在討論先鋒軍的空軍實力。

蒙巴頓拿出了一份情報,遞給了法國勒克萊爾上將。

情報是美國人給的。

數據很詳細,美國人打算用數據來說服英法,提醒他們對付先鋒軍的代價。

「他們竟然有二百多架戰鬥機?」勒克萊爾看著那份情報吃驚道,「其中竟然有110架雷電、30架野馬,另外還有20架海盜?怎麼還有4架地獄貓?」

他知道這些戰鬥機都是美國在二戰的主力戰機,竟然都給了先鋒軍。

「4架地獄貓是美國海軍贈送的,幸好只有4架。」蒙巴頓在旁邊提醒了一下。

地獄貓本來美國人不想給先鋒軍的,但一個情報人員製造的巧合,先鋒軍得到了4架美國人迫降的,保留了較長時間,二戰很快結束,美國人乾脆就把它們送給了先鋒軍。

「美國佬真大方,連華夏都沒有這麼多戰鬥機。」勒克萊爾不由嘀咕了一句。

據說,華夏的老蔣政府也在購買那些美國處理貨,但更多的是索要援助。至今戰鬥機還不到二百架,其中大部分還是落伍的老貨。先鋒軍這邊卻有近二百架一流戰機,沒有美國人的幫助才叫奇怪。

「看來美國佬特地要給我們多製造些困難。」勒克萊爾心中忿忿道。

這二百多架戰鬥機足以讓英法頭疼。

如果這是在歐洲大陸,英法戰機會以壓倒性的數量碾碎先鋒軍這點小小的空軍部隊,但遠征萬里,從歐洲運輸到東南亞,缺少足夠的後勤補給和維護,英法能帶來的戰機很難維持一個龐大的數量。前世法國人在對越戰爭時,包括62架海航戰機在內的所有空中力量不過才五百多架,其中戰鬥機不過半數,就算加上英國人和荷蘭人又能多多少?

技術和數量都不佔優,要面對先鋒軍的二百多架戰鬥機,傷亡會比較大。

「看來我們還得加大空中力量,但願議會裡那群笨蛋能同意。」這樣意味著更多的軍費開支,對於國內困頓的經濟來說,無疑雪上加霜,會引來國內眾多的反對聲音。

「那群美國牛仔是很大方,先鋒軍的轟炸機也同樣不少。」蒙巴頓虛點了點情報後邊,然後攤手道。

「轟炸機也有一百多架?其中竟然有24架空中堡壘?那群該死的暴發戶!」勒克萊爾咒罵道。

美國人雖然有了B-29,但B-17這樣的在世界範圍內依舊算是戰略性的重型轟炸機,足以威脅到英法在東南亞幾乎所有可能安置的基地。這顯然也是美國人給的,否則先鋒軍這樣的勢力不可能得到這樣的戰略重器。

「他們為什麼會有那麼多德國人的Ju-88轟炸機,竟然有三十多架?」勒克萊爾對先鋒軍擁有32架B-25已經不稀奇了,但對先鋒軍擁有那麼多德國萬能轟炸機卻很奇怪。

英法特地控制不讓先鋒軍得到德國那些敏感武器,沒想到還是讓先鋒軍得手了。

「肯定又是美國人幫忙了!」他心中不由恨道。

「還得小心他們的魚雷機,對我們的艦隊影響很大。」蒙巴頓又特地提醒了一句。

美國人很坦白,給先鋒軍的TBF復仇者魚雷機也列了上去,雖然只有18架,但已經可以威脅到任何一艘巨型戰艦。

「該死的美國佬!」勒克萊爾看到清單上的24架無畏式俯衝轟炸機已經心驚不已,此時更是不由罵出聲來。

他攥緊了拳頭,氣悶了片刻,才道:「魚雷呢?美國佬難道不擔心他們給先鋒軍的魚雷會撞到自己的軍艦上?」

「所以說美國人也聰明了一回,給先鋒軍的魚雷很少,估計現在不到50顆。」蒙巴頓點了點自己的腦袋道。

「50顆?這已經夠要命的了。」 因為他們知道他們還有一個溫暖的家,他們知道自己現在還有一個溫暖的地方可以居住,到時候如果連一個落腳之地都沒有的話,讓他們豈不是就像是喪家之犬一樣,那麼他有哪一座城市感覺就他們的,畢竟他們連自己的城市都看不住,他們倆自己的家都看不懂,那麼還有哪個城市敢信任他們?

最終面對這樣一個情況,他們如果能夠發展起來的話,那麼就是對這個城市最大的好處,但是他們如果還想不起來的話,那麼這個城市也不可能把它揀,最髒的情況下,沒有任何人敢收留他們,沒有任何一個城市感受著他們,畢竟他們連自己的家園都看不到,他們倆自己的家都可以放棄,還有什麼不可以放棄的,所以說面對這樣一個情況,只要他們還是聰明人的話,那麼他們就應該知道自己現在到底應該怎麼做,他自己應該怎樣做才會讓獲得,其他人的幫助,所以說這樣的情況之下,如果是一個城市發展起來的話,那就說明看那些人是否有智慧的,他們如果有腦子的話,就應該知道自己現在到底應該怎麼做,但是他們如果沒有腦子的話,現在恐怕就已經離開這個城市的宿舍,面對這樣一個情況,並不只是一個人能夠決定的,這是所有人都應該去考慮的問題,比這個城市所有的城市都是一個人的城市,某一個人的城市,那麼也就算了,但是他們是所有人都加在一起了,他們的意見應該讓所有人都考慮。

對這樣一個情況之下,一個一個城市都會強大起來的話,那就是孫文的努力,他們的努力確實是有用的,但是他們的努力如果沒有用的話,那麼這個城市恐怕是發展不起來的,所以身邊的任何一個情況,如果一個城市發展起來的話,那麼就是所有人的,責任,也是俗人的義務,也是所有人的努力的結果,但是他們發展不起來,那就是沒有努力,那麼就是所有人沒有負責任,這樣的情況下,他們應該明白自己的責任,都讓你自己到底應該怎樣去做,就是面對這樣的事情,他們不能夠再推出他們,如果這樣退縮的話,那麼多次都沒有任何的退路可言,他們如果一條路走到黑的話,那麼還能有誰再敢靠近他們的,比他們現在已經不只為了自己,而是為了這個城市。

豪門怨:亡妻歸來 是不是如果這個城市能夠想得起來的話,那麼他們的事情做得確實是比較不錯的,但是他們如果將打不起來的話,那就說明這個城市已經沒有未來了,我們這一個城市如果沒有未來的,他們又怎麼可能再有未來呢?面對這樣一件事情,他們必須得認真考慮,如果這個城市能夠強大起來的話,那麼他們將能夠獲得更多,但是如果這個是不能強求的話,那麼他們根本就不能獲得那麼多東西,所以說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還不能考慮清楚的,如果對方出現什麼危機的話,咱們這個城市恐怕饒不了他們,畢竟他們是為這個城市付出這麼多東西的,他們如果不出這麼多東西,卻沒有得到相應的回報的話,他們也不可能再繼續的留在這個城市之內,如果他們繼續留在這個城市裡,是吃乾飯卻沒有做勞動的話,那麼這個城市也不可能再容得下他們,因為他們就像是一群蛀蟲一樣,深深的根植在這個城市之內,就得承受,養不起他們,因為到時候這個城市恐怕會消耗大量的資源,雖說他們也會消耗大量的資源,他們付出的資源外,錢就是根本就不夠的事情,雖說這樣的情況之下,這個城市恐怕會迅速祛除,他們就沖十個。

所以說對這個城市根本就容不下他們,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如果不選擇退卻的話,那麼這個城市恐怕會做出強制性的因素的,宿舍面對這樣一個經過,他們恐怕都不像讓彼此的臉面過不去,去宿舍面對這樣一個情況,他們必須為此而發展,必須得為這個城市的發展入流的城市,能夠發展下去的話,那麼對於他們而言是一個極大的保護了,所以說面對這樣一個情況,如果這都承受不了,那麼對於他們也是聯袂時候看的,但是如果這個城市發展不下去的話,那對於他們而言沒有任何好處,畢竟理論上是所有人的城市,他們如果不來這個城市發展不下去,而做出這些事情的話,那到時候如果真出現什麼事情的話,那麼對於他們也是一個名譽上的極大的諷刺,畢竟對於他們,讓他們現在還是高層,他們現在脫離高中的身份證,還能怎樣做,都沒有關係,但是他們現在還是高層。

所以說他們現在還是搞成6:69城市的利益而努力,他們如果不能為了這個城市的理由不成立的話,那麼多的路人出現什麼問題的話,那麼對於他們來說不是一件好事呢,因為他們現在,靚麗的城市都保護的那麼好,誰還能保護這個城市,讓他們隨時憑藉那些老弱病孺媽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說對這樣的情況之下,他們現在努不努力的話,那麼就沒有人會讀不下去了,因為他們現在是這裡的定中流砥柱。

誰說他像個屁,是為了這個城市的發展,他們如果不能來這個城市的發展,和他們這一對城市卡拿不下去,那麼這個城市撐不下去的話,那麼對於他們也不是什麼好事情,畢竟這個城市所有人的城市,一個城市,如果功能強大,如果有的城市不能獲得可持續的發展方式,完全是沒有希望的,他們兩個落腳的地方都沒有,他們的卡用完就會掉了,對著冷氣工程,叫他們如何不把這個事情當成自己的事情況,他們都說,如果真的出現了這樣的事情,他們又怎麼可能再扛下去?

因為一個人,城市的橋,那就是要看所有人的力量是否投入的夠了之後,它們的力量投入的過的話,那麼這個城市的部分人遇到你曾經的力量,如果投入的事問了不如你們,這個時候根本就不想去了,所以說面對這樣一個事情,他們如果現在還不明白自己到底應該怎樣去做的話,那麼這個城市恐怕是強大不起來的,畢竟他們根本就沒有一個自覺性,他們都沒有一個自己的幸福,是面對這樣一個情況,如果這都成這樣的情況下去的話,那就說明這個城市實在是太難看了,所以說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現在應該付出努力,他們現在如果還不努力的話,那麼多肉,恐怕就沒有他們的落腳之地了,現在一個立錐之地都沒有,因為他們已經面臨這樣的大災難,這樣一個大的,如果都不出去的話,那麼這個城市還有未來的這個程度,恐怕就會變成一種非虛吧,今天回去怎麼可能再讓他們繼續生存下去了,又怎麼可能再給他們提供一些資源了,隨時面對,這樣一種情況,你都承認,必須的發展,也必須得發展下去,他們如果能夠發展下去的話,那麼這個城市能夠給他們更多的資源,給他們反饋更多的資源,他們現在付出的再多也沒有水,但是他們如果連這個城市都不能保護下去的話,那麼這個城市怎麼可能有未來呢?所以說,面對這樣一個事情,他們想不想讓這個城市保護下去,他們想不想讓這個城市記憶的存活下去,就看他們心裡到底是怎樣想的,所以說面對這樣一個事情,並不是只有村上決定的,而是他們自己決定的,面對這樣一個事情,他們必須為此而做出抉擇了,他們的捐贈,如果正確的話,那麼這個城市即將迎來嶄新的未來,但是他們覺得如果錯誤的話,那麼這個城市就沒有未來了。

雖說這個城市到底會迎來怎樣的,明天就看他們自己亂去想了,所以說這個城市完全是掌握在他們的手中的,他們如果掌握的好的話,那就是全身都能放得下,就帶著他們,如果掌控不好,那麼這個程序完全是沒有危害的事情,所以是面對這樣一個事情,他們必須為此做出考慮,他們的考慮是正確的話,那麼這個社會確實能夠發展下去,但是他們的考慮是錯誤的,那麼多事還想發展下去,完全是沒有這個可能的,畢竟他們現在已經面臨這樣一個問題了,他們現在問另一個問題,那就是他們如果發展下去的話,那就能發展的更加強大的人,還不如發展不下去的話,那麼這個城市也不可能再有未來了。

所以說,如果這次成了那個下來下去的話,那麼就是他們給他結果,但是如果一個城市不能夠強大下去的話,那麼這個城市恐怕就會就此滅亡,不滅亡的話,那麼這個城市恐怕就會,支離破碎,支離破碎的結果,那就是他們根本就沒有未來可言了,所以說面對這樣一個問題,他的性格必須為自己考慮pvc的城市名片的考慮。 一座城市能夠發展下去的資本,就是看他們到哪兒都能做到自己想做的那個位置,他們如果能走到這樣一個位置的話,那麼這個城市也許就能發展下去,但是他們如果不能做到這個位置的話,他們如果還想要自己,能夠步步高升的話,那我到時候如果真正出現了這樣的事情,恐怕會讓他們出mg,病人還會現在已經不是為了自己而努力,而是為了這個城市和農村戶口的城市,到底應該怎麼?如果覺得可能是真的跟他們發生爭吵的話,怎麼對這事恐怕會受不了他了,就是面對這樣一個情況,他們現在逼的我在這個城市靠攏是為了自己好看。

因為他們只是為了自己而考慮到那麼多書,這個城市恐怕根本就沒有明天的北京這個城市,如果還想有明天的話,那就必須得為自己考慮,這個城市的考慮,他們就會有一個嶄新的明天,他們如果不想讓這個感情的話,那麼他們完全可以考慮這件事情,可以不考慮這些事情。

面對這樣一個事情,他們如果現在心裡還不重視的話,那我到時候你不知道出現什麼問題的話,那麼這個城市也會拋棄他呢,因為他們根本就不在乎這個城市,這個城市又怎麼可能在不拋棄他們了,有著一個城市還是有未來的,這個城市還像明天的,他們如果不想要明天的話,現在又怎麼可能再苟延殘喘下去,隨便的這樣一個事情,她們如何形容這個城市繼續存在下去的話,就必須得開始努力了,他們還想要這個城市的資源的話,就必須開始努力了,因為這個城市的資源只給那些能夠配得上的人才用,所以說他們現在是否能夠配得上這些資源還不知道呢,因為他們付出的努力還不夠,所以說他們如果付出的努力夠的話,那麼這些資源恐怕都會到他們手上,但是他們如果付出的努力不夠的話,那麼日元怎麼可能給到他們手上呢?就是面對這樣一個問題,他們就知道現在考驗自己的時候到了,他們如果能夠通過這些考驗的話,能不能說這些東西肯定會到自己手上,但是他們如果通不過這些考驗的話,那麼多,自己手上的資源肯定是寥寥無幾,所以說面對這樣一個問題,他們必須得考慮清楚,自己到底應該怎樣去做,他們如果考慮清楚的話能不能用。

他們也許就能作出正確的選擇,但是他們如果考慮不清楚的話,那麼正確的選擇還沒有做出來,他們就已經被淘汰了,所以說面對這樣一個問題,他們現在應該明白自己到底應該怎樣去做,但是他們萬一做錯的話,那麼這個城市不會手下留情的,畢竟這個城市不是講究臉面和情分,而是講究公平的競爭森林的法則。

因為裸著生存,下去,恐怕會是長著一座城市,只有一個世界更加的羸弱,隨時面對這樣一個世界里多,城市之中,不可能讓這些弱智繼續生存下去,而讓強者單位23強者繼續生存,還是說醫生面對這樣一個問題,每一個時代都是會出現這樣的問題的,每一個時代也都會有這麼一批人走上這個歷史舞台,每個時代都會有一批弱者會被淘汰,美食待遇都會誕生一些強人,而這些強者就會主導一個時代的未來。

也許他們現在還不是這些強者,也許他們現在還不知道這個城市的未來,也許他們現在還不能住到這個,時代的未來,他們也許以後就可以,因為他們現在有這麼大的權力,他們的潛力在這裡擺著,隨著他們,如果認不清楚自己的話,那麼如果他們現在還是被一個小小的城市基本的話,那到時候如果這個城市發展起來的話,那會給他們一個沉重的打擊。

所以說他現在必須得明白,自己天天在這裡這樣做有什麼好處的人,現在只不過是在鍛煉自己的內心而已,他們把內心鍛煉好的話,可能如果這種發展下去的話,那麼這個團隊會給他們帶來極大的諷刺性,那他們現在的想法是根據一個城市的這個城市給他們這樣一個強大的,但是他們卻不能回報這個城市,但是他們現在卻不能讓這個城市強大起來,所以說他們應該,反思一些東西了,因為他們現在不讓你多穿點下來給我說,這裡都穿制服給他們的東西,完全是不值得,所以說他們如果讓這些東西值得,他們現在就比你付出的努力,他們付出的努力,必須讓這個城市明白,他們以前給他們的東西完全是值得的,這些資源給他們身上也是完全是製作的,但是他們現在已經不明白這一點了,他們如果現在明白這一點的話,那麼就應該讓自己變得更強大,就應該讓自己,明白,在這個世界上,除了這個城市,沒有人會給他們更多的東西,都沒有另外一個城市會給他們更多東西,因為這個城市就是咱們的家園,這裡的城市可以復盤了起來,這個城市可以讓生活變得更加強大,但是其他城市也許根本就是不可以的。

宿舍妹子這樣一個問題,他們現在是否變得強大,就是要考慮他們現在是否能夠做到一個最高點,他們如果能夠做到那些最高的話,讓我對政治還是有他們的位置的,但是他們現在如果做不到那個位置的話,那麼這個城市根本就不是他們的,根本就是未來的哪些人的,就是面對這樣一個世界的,我現在必須為作者作出考慮,他們的考慮是正確的話,也許他們就能有一個正確的價值觀,但是他們如果考慮不正確的話,那麼他們就沒有一個正確的價值觀,他們還想要強大下去,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

一個人是否能夠強大下去,就要看他的價值觀是否正確,但是他們的建築跟現在完全出現了一些扭曲了,他們現在付出的運動員們得到自己的回報的話,他們就覺得是不是不值得,所以說他們現在只是為了這些不值得的事情而在努力而已,他們現在至少是這麼認為的,但是他們卻沒有想一下,他們的力量都是從那裡來,還不是從這個城市把這個城市給他們的東西,但是他們卻不為這個城市而考慮,那麼到時候如果出現這個問題的話,對他們而言是一個極大的諷刺了。

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如果這座城市能夠獲得更強大力量話,那就說明他們付出的卻是祖國,就是他們的付出,如果不夠的話,那不就對這事根本就不可能在強大起來,所以面對這樣一個問題,他們如果想要跳下去的話,那麼這個城市也變得強大,他們如果能夠強大下去的話,能成事,也可能有未來,但是他們如果不能悄悄話,能不能成事,根本就沒有這樣一個未來。

所以說,面對這樣一個事情,他們如果想讓自己讓這個城市變得更強的話,那現在就開始努力,但是他們現在都不敢涉足的地方那麼多,如果真正出現了,什麼事情都可以談的,就是最強大的打擊,他們,如果想自己現在的打擊不夠的話,那麼以後就可能會有更大的打擊了。

雖說他們現在就必須開始努力了,他們如果現在還不看書,明天考那麼多書,真能出現這樣的事情,跟他們一樣,就是一個極大的諷刺性了,他們心裡應該很明白,這個事情都應該自己去做才可以,但是他們現在如果還不能通過這個抉擇的話,那麼多數字中出現什麼問題的話,對於他們就是一個極大的衝擊感,雖說沒流量就不跟你談論,現在還不去努力,那現在還不去明白,那麼多的時候,如果真正出現什麼危險的話,我現在恐怕就是一些,披著高雅,她們現在就是一個帶罪的羔羊。

比如這個城市就是原最牛的城市,就是那個安定,他們如果沒有做對的話,那麼這個城市不可能會饒了他們,這個城市不可能會原諒他們,隨時面對這樣一個問題,這個城市是否能夠原諒他們才是最重要的問題,他們應該不只是用這個城市的原諒,是要所有人的原諒,這個城市,所有的城市,這個城市,所有人的未來,他們如果拿不到這個未來的話,那麼這個城市恐怕就沒有以後了,別的城市恐怕就沒有未來了。

隨時面對這樣一個世界,他是否能夠強大下去,我們就要看這個城市是否能給他們這樣一個強大下去的資本,他們如果有這樣一個資本的話,那麼也許他們就能強大下去,但是他們如果沒有這個資本的話,那麼這個城市恐怕就不可能再支撐下去了,最終變成了一個問題,這個城市的強大與否就看他們付出多少。

他們的付出如果多的話,他們的付出如果足夠的話,那麼這個城市也許就能夠真的煩惱,下去,但是他們的付出不夠的話,那麼這個城市又怎麼可能再發展下去了? 「只要防住魚雷,先鋒軍也沒什麼太大威脅。」法國勒克萊爾上將特地看了英國人一眼。

有軍艦有飛機,沒有魚雷,那就是靶子。先鋒軍的海軍戰艦艦炮不足,最大口徑不過是歐根親王上的203毫米炮,根本不是英法海軍的對手。

這一次勒克萊爾來,法國人的那艘黎塞留號戰列艦也跟著從日本過來了。現在就停在了他所在的香港。

這麼一艘戰列艦或許會擔心魚雷,但對於先鋒軍的那點艦炮,卻是絲毫不懼,就連先鋒軍的戰機飛到頭頂扔炸彈,法國人也不怎麼擔心。

除非是英美那樣的巨型炸彈,否則一般的航彈根本威脅不到黎塞留號戰列艦。先鋒軍現在不說1000磅的航彈沒有,就連500磅的航彈,美國人也控制的很嚴格,出售給先鋒軍的並不多。

對於這些227公斤的航彈,法國人並不在意,更為關注致命的魚雷。

魚雷要投放,最威脅的是潛艇和飛機。

那些魚雷艇,以這個時代魚雷的小短腿,根本靠不到防禦嚴密的戰列艦跟前,那些奇襲只能在小說中看到,現實中類似英法這樣的老牌軍隊,制度嚴密,根本不會留下太多防禦漏洞。那些大型戰艦就更不用說了,遠遠的就會被擊沉了。

「他們到底有多少艘潛艇?」勒克萊爾不放心的又問了一句,「我聽說他們還得到了一艘德國潛艇。」

重生影后,我超甜 美國人提供的情報中,先鋒軍的潛艇只有4艘。1艘是美國人給的小鯊魚級,據說幹掉了日本最大航母信濃號。另外3艘都是泰國人購買自日本人的,不過三四百噸。跟著泰王室逃走蘇門答臘的那2艘潛艇,除了一艘被擊沉外,另一艘也在日本投降后,被先鋒軍繳獲了。

這4艘潛艇雖然不多,一樣很有威脅,況且法國人的情報中,先鋒軍的潛艇不止這些。

雖然先鋒軍購買德國潛艇的提議被英法極力反對被否決后,先鋒軍還是有得到這些德國潛艇的門路,比如德國人主動的投降。

得益於趙易三人的提前埋設棋子,和德國潛艇部隊掛上了鉤,早就把目標瞄準了德國人最先進的XXI型潛艇。在德國投降時,勸說了3潛艇投奔外逃,最後只投奔了先鋒軍2艘,別是王牌艇長艾里希托普指揮的U-2513號和後世被蘇俄繳獲走的U-3041號。

這2艘潛艇是見不得光的,但先鋒軍得到的2艘參加柳運輸的潛艇更見不得光,那艘最後繳獲的日本伊401號潛艇同樣見不得光,也就只有先鋒軍從阿根廷那邊截獲的U-977號潛艇還能走露些消息,至少美國人知道。畢竟截獲這艘潛艇的地方已經臨近阿根廷了,不得不拉上美國人應付阿根廷人。

在和先鋒軍共享了搭載的M262戰鬥機的機載雷達和上邊搭載的黃金后,美國人對先鋒軍繳獲的這艘VIIC型潛艇戰利品並不感興趣,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放行了。

本來這事就跟英法解釋不清楚,乾脆不說了。

先鋒軍手中有德國潛艇瞞不了人太久,拋出一個U-977反而掩人耳目。

「他們還有一艘德國潛艇,是VIIC型。」英國人的情報網早就得到了這個消息。

「這有些麻煩,看來我們得加強空中偵查。」VIIC型潛艇是德國在二戰中的主力潛艇,威力早就傳出去,對黎塞留號戰列艦也有很大的威脅,勒克萊爾不得不小心應對,提出了二戰後期對付德國潛艇的辦法。

天空可是失去了制空權的德國潛艇的軟肋。

「嗯,先要解決先鋒軍的空中力量。」不等蒙巴頓發話,勒克萊爾發現又繞了回來,還是需要先解決先鋒軍的空中力量這個麻煩。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