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必須破壞!

聽到莫楊的話后,柳二虎笑嘻嘻上前,「問題嗎?當然有一些。」

「哦?你不想合作?」柳二虎的話一說完,馬上有人冷著臉站了出來。

「當然不是,只不過大家不覺得我們戰隊有些多嗎?聖獸一共只有那些,最後分不到幾頭,不如精簡下合作隊伍,豈不是分配的更多?」

柳二虎的話馬上得到一些人的贊同。

開始談合作的時候大家都很高興,認為這是個很好的機會。

奈何後面來的戰隊越來越多,就有點狼多肉少的感覺。

不過合作已經達成,人都在這裡,誰也沒開口,現在有人提出來,頓時看其他隊伍都很不順眼。

見到眾人的表情后,柳二虎得意的笑了。

「合作肯定是要進行的,不過我希望由實力更為強大的戰隊合作,至於一些人……聖獸可是很危險的哦!」 柳二虎的話說完,所有隊伍同時看向方少南她們這支戰隊。

十五支戰隊,實力都不錯,可她們就有些不夠看了。

除了方少南和藍英外,其他人實力太低,而君墨塵隱藏了氣息,看上去連修為都沒有。

雖然發現聖靈果的人是方少南她們,想出這個主意提出合作的也是她們,可在其他人心底,認為她們就是個渾水摸魚的,趁機分得幾枚聖獸魔核而已。

面對各支戰隊的目光,安奮他們格外鎮定,臉上沒有任何錶情。

換做之前,他們早就面紅耳赤跳腳罵回去,現在卻不會,因為他們心中有底氣!

真以為表面實力就能判定一支戰隊強弱?

如方少南所說,一支戰隊,那就是一個團體,凝聚力越高,越團結,實力就會越強。

況且他們有配合,加上方少南和藍英,能夠同時獵殺三隻聖獸,其他戰隊可達不到。

「呸!你他娘的在敢胡說,老子撕了你,聖靈果是白兄弟她們發現的,主意也是她們想出來的,現在想要竊取別人的一切,還要不要臉?」

奎北大嗓門再次出山,高大的身軀立在人群中,頗有幾分威嚴。

「說的沒錯,想要排除白兄弟,先從我手上過兩招,你不是說選擇強者嗎?就讓我來試試你的實力。」

莫楊同樣站了出來,拿劍指著柳二虎。

眼看著雙方就要打起來,方少南淡淡走了出去,將莫楊攔住,笑道:「柳二少說的沒錯,實力不濟上去的確只能拉後腿,既然這樣,我們先挑戰你們,若是你們輸了——」

「滾出去!」

「對!滾出去。」

「沒資格和我們搶聖靈果。」

「礙手礙腳。」

「拖後腿……」

「……」

方少南一開口,安奮他們全部跟著叫罵,絲毫不把柳二虎那一隊放在眼中。

看著一群實力低到塵埃的人如此猖狂的叫囂,眾人只覺得有些如夢如幻,難道他們全部都在扮豬吃老虎?表現面上看著是中級小法師,實際上是高級法師?

柳二虎他們也有些恍惚,對方的底氣太足,好像正在等待著他們開口似的。

「戰就戰!小子,我們可是一支戰隊,就來個戰隊的較量吧。」雖然他瞧不起方少南帶領的這支戰隊,但對於方少南和藍英的實力他們還是怕的。

聽到對方提出團隊戰,安奮他們更加興奮,摩拳擦掌著。

自從來到冒險者營地后,他們就一直被小瞧。

高手的蔑視,同行者的奚落,各支戰隊的排擠,若不是方少南,說不定他們會因為沒有戰隊收留進不了森林。

而今日,就讓這些人看看,他們也不是好惹的!

「結戰隊!」

方少南一聲令下,除了君墨塵外,剩下的所有人全部排列開,鬥志昂揚的盯著柳二虎等人。

不同於柳二虎那群人的嬉皮笑臉,也沒有被嘲諷的憤怒,唯有戰意,濃烈的戰意,哪怕面前是一座巍峨的高山,他們也能將其砍出一道裂縫!

看到這樣一支戰隊,其他人臉上的嘲諷和不屑終於不見了…… 莫楊和奎北看著這群面孔青澀稚嫩的少年,看著站在他們最前方身體永遠筆直的方少南,胸中的熱血也沸騰起來。

莫陽城中並肩戰鬥的畫面再次浮現,不論到何時,那個少年永遠鬥志昂揚,面對何等逆境都不言敗。

這一剎那,他們也很想上前一起並肩戰鬥,不過他們知道,這次是另外一群人的舞台。

柳二虎他們笑不出來了,得意不見,神情嚴肅,甚至出現了懼意。

沒錯,他們怕了。

還未戰,氣勢上已經敗了。

方少南她們自然不會給他們留有機會,直接使出最強攻擊,凝聚所有人的攻擊,合二為一,向著柳二虎的戰隊打了過去。

「轟!」

巨大的聲響過後,柳二虎整支戰隊直接被掀翻出去,除了他們外,還有身側的兩隻戰隊也受到了牽連。

「你們,你們,還有你們,一起上吧!」

幹掉三隻戰隊后還不算完,方少南手一指,再點出三隻戰隊。

六支戰隊,全部都是藍傑和柳奕的人,這些人混在合作的隊伍中,除了做攪屎棍外,起不到任何作用。

「白塵,你可別太過分,我們——」

「嘭!」

不給廢話機會,直接打飛出去。

短短瞬間,又三支隊伍被擊潰,至此為止,方少南她們只用了兩招,看看身後那些輕鬆的表情,人家根本就沒用全力。

六支隊伍徹底失去爭奪的機會,方少南並未手下留情,重傷了不少人。

既然要做,就不能心慈手軟,出手必須狠辣,絕不給對方翻盤的機會。

出手果斷,又狠又辣,剩下的戰隊相互看了一眼,不自覺咽了咽口水,心下駭然。

「現在還有誰覺得我們的戰隊不夠格?隨時奉陪!」除了莫楊和奎北,方少南對另外六支戰隊也並沒有那麼信任。

實在不行,她就讓小白出手,趁著聖靈果成熟,最少能偷一枚出來,只是可惜了這些聖獸。

「沒有。」

「白公子戰隊當之無愧。」

「當之無愧……」

六支戰隊齊齊搖頭,誰也不想和她們挑戰,別說大家還要進行合作,就算沒有這個合作,也不想與她們為敵。

瘋子,一群人瘋子!

瞧瞧那些與年紀、實力不相符的表情,他們還沒說什麼,殺氣那麼重幹什麼?

既然剩下的隊伍沒有異議,合作繼續,剔除了六支戰隊,還剩下九支戰隊,對付那些聖獸稍微有些問題,需要再改變下策略。

當然,與此對應的,最後大家分到的戰利品也會更多。

「那邊現在應該已經超過了五十頭聖獸,我們九支戰隊過去也是送死,所以要另想他法。」

「白公子你說怎麼辦,我們聽你的。」

與之前不同的是,雖然開始是方少南想到的主意,提出的合作,可是她並沒有什麼話語權。

現在出手后,地位節節攀升,馬上變成九支戰隊中統領者。

方少南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一個小瓷瓶,這是她最後吸引聖獸的藥粉,雖然有些心疼,也只好使用…… 「我去用這些藥粉吸引一批聖獸過來,隨時做好戰鬥準備!」方少南說完后同藍英對視一眼,兩個人直接拿著粉末走了。

「就這樣?不研究戰術了嗎?」

「靠,那麼多藥粉,不會把聖獸都引來吧?」

「瘋子!果然是瘋子!」

待方少南和藍英離開后,剩下的人在心中罵著,當然,只是默默腹誹,誰也不敢罵出聲來。

方少南和藍英離開沒多久就回來了,而在她們身後的則是烏壓壓一群聖獸,看不出數量,聖獸的身體本來就碩大無比,不說攻擊,單是這群聖獸在地上跑,就有地動山搖的效果。

先前這些聖獸追過來一次,茂密的樹林已經被撞出一條幾公里寬的空地,這次跑起來全無壓力。

「我靠!不會真的都引來了吧?」

「這是有多少聖獸?我們能行?」

「太莽撞了,應該一兩頭一兩頭的來啊……」

見到這黑壓壓的魔獸身影時,終於忍不住喊出聲來,雖然腳沒挪地,可心裡卻升了逃跑的念頭。

十五支戰隊的時候覺得人多會影響他們分配,現在見到聖獸的身影,覺得人多也不錯,最少人多力量大,獲勝的機會更大一些。

「小安啊,要不你去和白公子說說,先把這些聖獸弄回去,下次少幾隻再來?」

「是啊!是啊!少幾隻,少幾隻,我們人多獵殺的快,就是多跑幾趟而已。」

「……」

眼看著聖獸就要到眼前,終於有人想要逃跑,拉著安奮他們開口道。

在這些人眼中,安奮他們實力最弱,先前動手強悍完全是方少南那個變態戰術師搞出來的,他們這些人的眼力還是能看出來的。

心中雖然震驚,但她身上出乎意料的東西太多,也便習慣了。

此刻沒了方少南,剩下這些小娃娃還不是要嚇哭?

可——

「哼!才二三十頭聖獸而已,白大哥才不會那麼冒失,我們現在有九支戰隊,快要兩百個人,還怕這些聖獸?」

「真沒出息,不就是幾隻聖獸,犯得著嚇成這樣嗎?」

「別和他們廢話,聖獸馬上來了,我們快去支援。」

「……」

安奮他們率先就知道方少南大致會帶多少頭聖獸來,具體怎麼做也有說準備,並不慌亂。

而且曾經小看他們的那些人被嚇得夠嗆,怎麼能不藉機嘲諷幾句?

一聽到他們的嘲諷,其他幾支戰隊臉上掛不住了,各個面紅耳赤羞愧難當,就算明知道應對那一群聖獸有困難,也不會跑。這個時候做了逃兵,一輩子都抬不起頭來。

「大個子,你不是召喚師嗎,試著用召喚術牽引這些聖獸……」

紫夕小小的身板站在最前面,一臉霸氣,絲毫不覺得恐懼。

聖獸雖然多,但她不攻擊,只是安撫牽制住,比獵殺容易一些。當然,她一個人會很吃力,得知奎北是召喚師,拉著他一起應對。

奎北聽到這個稱呼本來還很怒,轉眼一看發現居然是個可愛的少女,態度頓時變了。

「小妹妹你說,大哥我該怎麼做?」 紫夕雖然不能傳授秘法給奎北,但兩個人都是召喚師,提醒幾句還是能達到效果的。紫家並不如一些家族那般守舊,秘法只能傳給自己家人。

一般他們覺得喜歡有緣分的人,都會相傳。

但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夠學會,這也需要一些天賦,條件還很苛責。

紫夕同方少南講過這個秘法,方少南就學不會。這種方法就更適合召喚師,召喚師身份的學起來比普通人相對容易一些。

當然,這種容易是相對而言,事實上一萬個召喚師中,有那麼一兩個學會就已經很難得了……

「很簡單,你和我學,這樣做……」

紫夕講述的那叫一個簡單,前前後後加一起就三句話,她很清楚其中的難度,只希望奎北能幫她一點就行。

誰成想奎北居然真的控制了一隻跑的最快的聖獸。

「咦?你的精神力好高,連我學的時候都用了三次才能控制住魔獸,你居然一次就辦到了,難道我爹教過你?」紫夕驚呼出聲,她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狀況。

「嘿嘿,大哥我是天才。」奎北得意一笑,絲毫不知道什麼叫做謙虛。

「等選拔結束后你和我回去一次,爹一定很想見你。」眼下沒時間多聊,紫夕說了一句后就沖了出去。

別看她實力比較弱,但在魔獸中卻如魚得水,那些兇猛的聖獸根本不傷害她。

聽到要回家,奎北嘴角都要咧到耳根了,笑得那叫一個傻,「我也喜歡你爹……」

好在場面太緊急,沒人嘲笑他,大家各自忙著對付到了眼前的聖獸。

誰也不知道紫夕用了什麼方法,只見那些聚在一起的聖獸突然分開四處逃竄,這樣就給了大家逐一擊破的機會。

「出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