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幸的是,華夏基因進化大學的醫療急救中心,是極其專業的。

不到兩分鐘的時間,一架大型的斥力飛車就載着一座移動式的全生命狀態支持醫療倉,落在了龍虎榜主擂臺上。

帶頭走下來的,還是許退止次實戰交流受傷之後認識的賀醫生。

這位賀醫生看到劉開傷勢,就是先一驚。

再看看一眼就認出是對手的許退,眼眸中驚詫之色更濃。

不過,醫生的專業素養,讓賀醫生還是在第一時間跑向了劉開,其它助手直接拖着全生命狀態支持醫療倉,跑向了劉開。

有屈晴山的配合,將劉開送入全生命狀態支持醫療倉,穩定住生命狀態,然後轉送往了急救中心。

那裏,劉開將接受大型手術獲得救治。

送走劉開,屈晴山才鬆了一口氣。

纔有時間擦一把額頭的汗水。

乾脆接過一個學生遞上水瓶,他這個裁判先坐到休息臺休息了。

真特麼累啊!

灌了一瓶E級能量補充藥劑的許退,體力算是恢復的七七八八了,再次衝着文紹的方向吼了起來。

“文紹老師,還有嗎?”

“文紹老師,你這是沒人了,還是不敢派人了,我很失望吶!”

“恭喜你們,大一超凡系的種子選手們,你們的慫,將爲你們獲得名次,也將給你們的文老師,爭奪來教學考覈第一的榮譽!

不過,我鄙視你們!

我永遠鄙視你們!”

許退嘴皮子上下翻飛。

他今天受了這麼多的罪,就算達不成目標,也要將文紹氣的腦血管斷裂。

反正早已經撕破臉皮了,也就不管那麼多。

許退唯一注意的,就是氣文紹的時候,不帶髒字啊,不帶什麼人身攻擊,別違反了校規!

今天大一開榜戰上許退上演的這場意外,早已經引得華夏基因進化大學內部風起雲涌。

身穿黑色制服的學校風紀部的監察,許退在擂臺上舉目望去,一眼就能看到十幾個。

文紹的臉色,已經難看得無法形容了。

整個人站在那裏,就像是一塊散發着陰冷氣息的冰坨子,不少膽小的學生,是動都不敢動。

許退的刺激下,又有三名大一超凡系的種子選手,徑自離開了文紹的身邊,分開人羣,與之前那兩名受不了提前離開的大一超凡系種子選手,一起擠到了龍虎榜主擂臺下。

“許退,我們承認你很厲害,但是,我們不慫!

我們也是血性男兒,我們要與你一戰!”申子雨率先大吼。

其實,這會申子雨非常的後悔。

他那會要是不聽文紹的勸告,不認輸堅持與許退一戰,他這會就真的輕鬆。

往後餘生,這件事將成爲他吹牛打屁的趣事。

但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心坦蕩。

不像是現在,許退已經成了他心頭的陰影!

見申子雨五人衝到龍虎榜主擂臺下邀戰,許退也很爽快的衝着申子雨五人伸出了大拇指。

“是爺們!去,你們自己去大一龍虎榜挑擂,站好了排名,等着,我會去將你們一一斷腿的!”

“好,這可是你說的!”

申子雨大吼一聲,帶着其它四名同學徑自衝向了大一龍虎榜的小擂臺。

“許退,說話算話,我們等着你來斷腿!”

申子雨帶着四名同學,頭也不回的跑向了小擂臺去報名了。

對此,文紹一言不發。

不反對,不阻止,也不贊成!

只是文紹此刻的態度,本身就代表着一種態度。

所以,還是壓制着許多大一超凡系的同學不敢去挑戰!

“文老師,對不起,我堅持不下去了,我要去挑擂了!

我車展,可以輸,更可以斷腿,但是,不能慫!

而你在課堂上教導過我們,地外戰場最前線,需要的從來都是不畏生死的勇士,而不是…….”

一直默默冷靜堅持的車展,忽地向着文紹鞠了一躬,留下這麼一句話,就默默的轉身走向了小擂臺。

文紹嘴角抽了抽,沒有開口。

事情都到這份上了,話都說到這份上了,文紹做爲老師,就更不能開口了。

某些方面,文紹可能有問題,此刻對許退恨歸恨,怒歸怒,但是教導學生的底線,文紹還是有的。

文紹也不願意眼睜睜的看着許退將這一屆超凡系的學生的脊樑骨給打斷了。

腿斷了,半個月就長好了。

但是脊樑骨要是被打斷了,就真的斷了!

當然,話再說回來,眼前這種情況,文紹阻攔也沒用。

隨着車展的離開,先前一直聚在文紹身邊的二十三位大一超凡系的種子選手中的剩餘人選,紛紛有樣學樣,衝着文紹鞠了一躬。

然後跑向了小擂臺,直接報名挑戰他們之前就早早就分析鎖定的名次。

他們這一戰,已經不爲勝敗!

只爲勇氣!

只爲血性!

不能慫!

哪怕斷腿也不能慫!

他們,也是從全國各大高中脫穎而出的天才!

是學霸!

更是初生牛犢!

更是血性少年!

一時間,大一超凡系剩餘的二十三名種子選手,集體打榜大一龍虎榜。

直接獲得了大量觀戰同學的掌聲!

其它一概不論!

他們的行爲,也應該獲得掌聲!

不少圍聚在龍虎榜主擂臺下的同學,猶豫了一下,就放棄了比較好的位置,圍向了大一龍虎榜的小擂臺。

看上去,似乎再沒有戰鬥了。

超凡系的學長,應該無人再來挑戰許退了!

不說勝不勝的問題。

已經是車輪戰了。

再來人,超凡系真的要被萬衆鄙視了!

大一超凡系剛剛獲得的這點喝彩,又要被敗光了!

坐在休息位上的值守裁判屈晴山,也終於鬆了一口氣。

特孃的,終於完事了。

他總算可以休息了。

今天這幾戰,耗費精神力就不說了,關鍵是,心累啊!

屈晴山正輕鬆間,突然間,一個眉毛赤紅赤紅的青年,走到了屈晴山身旁。

“屈老師,我要挑擂!”

看清楚來人,屈晴山立時就炸了,“代立軍,你堂堂大二之龍,來湊什麼熱鬧?”

瞬息間,整個華夏基因進化大學內,擂臺上下,網絡內外,炸了!

大二之龍,代立軍,要挑擂!

先前讓出了好的觀戰位置的同學,立時就腸子都快悔青了! 「哥哥,本寶寶給你撐腰。」

咳咳,這誰家的寶寶? 獨家摯愛,總裁低調點 居然要給南陵秦家的三少爺掌腰,居然要給別人怒力想巴結的秦家妖孽掌腰,問題她還是一個僅有四五歲小丫頭,太萌了有沒有?當下的南陵,敢說給秦牧南掌腰的,也只有她這小丫頭了。這大姐大做派,咳咳,太可愛了。

「喂,那丫頭誰家的?」南陵王家的王瀚問同桌用餐的朱傑、楊毅、徐帆。剛才他們的注意力一直聚焦在秦牧南這邊,沒留意到小丫頭是從哪裡鑽出來的。

「我也不認得。不過眉宇間,有點像大院那個……誰來著?一時記不起來了。」楊毅拍了拍腦袋,一時想不起來。

「你說的誰?」朱傑問。

「一時想不起名字了。那人去年上過《時代周刊》封面。今年還拿個央視的『年度經濟人物』大獎,是福布斯富豪榜常客。」楊毅又說,努力想那個人的名字,但越想,越想不出來,腦子在短路中。

「你說的是馬雲?」朱傑打岔。

「馬雲能生出這麼俊這麼萌的女兒?朱傑你別打岔,楊哥說的是女人。」徐帆一陣發笑。

「楊毅說的應該是汪瀾。」王瀚凝眉看著小女孩肥嘟嘟可愛臉蛋,想到了華夏有名的商業奇女子。二十歲從哈佛畢業,二十六成為高盛亞州區風險投資副經理,同年退出高盛創立星火投資,從此,以星火燎原之勢席捲風投界,從小小投資公司,成為一個手握五個獨角獸的金融巨獸。

「對,就是汪瀾。」楊毅一揮手。

「你別說,這個寶寶真是有點像汪瀾。還真有可能是她的寶貝女兒。」徐帆點點頭,很贊同楊毅的猜測。

想到可能是汪瀾,四人的目光齊刷刷在湯圓店裡尋找汪瀾的倩影。片刻,他們的目光終於停在角落處,停在不施粉黛也可媚惑眾生的女人身上。

女人一頭微卷的黑髮下,精緻的鵝蛋臉媚中帶著端莊典雅,臉部線條流暢,給人一種讓人親近的柔和。一如電視上的模樣,幹練,成熟,自信,完全不像一個離過婚的。

此時的她,還在喝南瓜湯,平靜的像湯圓店裡沒發生什麼事,好像她處在另一個世界,那個口齒不清的萌娃不是她女兒。

汪瀾自然不是處在另一個世界,也不是不關心自己的寶貝女兒。在女兒從她身邊離開的時候,她已經讓兩個保鏢跟了上去。她不認為,金絲眼鏡男等人能碰到女兒絲毫。

沒有危險,女兒愛玩,那就玩唄。

而且她也支持女兒讓外國佬道歉。

剛才她也聽到了兩個外國佬的對話,貶低華夏人的素質。對這,她也很不滿。

「哥哥,寶寶要騎高高,寶寶要俯視他們,接受他們的道歉。」

等待道歉的小女孩似乎感覺自己這麼站著仰頭,像在仰視別人,沒拿出她大姐大該有的氣勢,於是扯了扯秦牧南的褲腿。

當下南陵,能阻止秦牧南爆發揍人的,之前一直沒有,今晚出現了一個。這個小女孩的出現,打亂了秦牧南接下來的步驟。

秦牧南原本想把金絲眼境男、赫伯特、三井藤暴揍一頓,丟到窗外的秦淮河裡的。小女孩萌萌實力出場后,他決定暫時不揍人,至少不在店裡揍人。這麼萌的小女孩,他實在不忍心嚇著她。

低頭看著嘟嘴的小女孩,秦牧南被萌翻了,這個口口聲聲說要給他撐腰的小女孩,讓他無力抗拒。

「你叫什麼名字?你告訴我名字,我就讓你騎高高。」

「我叫蘇寶兒,小名寶寶。」

「多少歲了?」

「哥哥,你不能隨意問一個女孩的年齡,這樣不太好。」

蘇寶兒叉腰,稚萌的臉上一臉認真。

噗嗤,原本湯圓店裡很緊張的氣氛因為蘇寶兒變得輕鬆,店裡有客人冷不住笑了出來。

秦牧南也不由笑了起來,捏了捏蘇寶兒胖嘟嘟的小臉,把她抱起,放到自己的脖子之上。

「謝謝哥哥,你的表現不錯,本寶寶等會會為你撐腰的,你放心。」蘇寶兒拍了拍小胸脯,然後低頭俯視赫伯特、三井藤,伸出白白胖胖的小食指,一個一個地指著說:「你,還有你,剛才說華夏人素質不高,本寶寶感受到了冒犯,你們得向我道歉。現在,請向本寶寶道歉,給你們三秒鐘。」

赫伯特、三井藤站著不動,不理會蘇寶兒。他們雖然很討厭蘇寶兒這孩子,但也知道,他們不能動蘇寶兒。現在最好的處理方式,就是不理會。

「本寶寶很生氣,再給你們三秒鐘道歉。否則,後果會非常非常的嚴重。」蘇寶兒生氣了,嘴巴氣鼓鼓的,一雙手叉著腰,用奶凶奶凶地俯視赫伯特、三井藤。

「這是誰家熊孩子,還不抱走?」金絲眼鏡男目光掃一了圈,臉色有些不悅,赫伯特、三井藤是他的貴客。今晚先是被秦牧南當面喝斥,現在又被一個三四歲的小破孩奶聲奶氣地威脅,如果任由事情發展下去,估計他在赫伯特、三井藤友情將會嚴重打折。

赫伯特、三井藤的友誼,多少人夢寐以求的,他豈容它打扣。那可是實實在在的錢和地位,一旦打折,他會失去很多。

只是他的話似乎沒人聽到,沒有人來抱走蘇寶兒。

「如果你們不管管你們的熊孩子,就別怪我替你們管。」金絲眼境男聲音冷了下來。

「你誰呀?想管本寶寶。就你梳中分的油頭漢奸樣,也想管寶寶?先管好你自己吧。」蘇寶兒俯視金絲眼境男,一臉嫌棄。

「找打。」

金絲眼境男被蘇寶兒罵漢奸,氣不打一處,伸手就要抽蘇寶兒。

只是手剛伸出一半,兩個人影出現,他就飛了出去。

卟嗵一聲,滾在地上,金絲眼鏡男的臉上,多了一個巴掌印,分外鮮紅。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