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先是不敢置信,聽到了虎城的話之後,臉上青一陣白一陣,像是自己也被扇了一個火辣辣的大巴掌,緊緊低下了頭……

可是,怎麼可能會這樣! 「吳鷹,這是怎麼回事啊?!」一個少年從人群中喊到。

「別他媽管我!」吳鷹汗如雨下,全身顫抖,對他嘶吼。

所有人都楞了,洛黎難不成……請幫手了?不可能啊,一直有人注意這座靈峰的動態,一直沒有別的人上去。

難道……一個洛黎打廢了整個鷹翎幫?!

這個可怕的念頭一升起,連這些人心底都笑話自己這個想法太荒唐。

可是吳鷹的臉上確確實實有著一個巴掌印!還有幾個人被廢了!

可是鷹翎幫的人現在怎會有膽告訴他們,雖然他們知道現在司離還在峰頂,但是,畢竟如果極為畏懼一個惡魔,即使這個惡魔遠在天邊,也不敢冒犯了他。

教坊司的主人望著這幫少年呼了口氣「好了,還有什麼好聚的?虎城,你來教坊司一趟。」

虎城剛剛打廢掉的那個周元,雖然天賦很一般,但是家世不容小覷,所以還是需要處理一下。

「哼!」當即還是有些膽子大的在冷哼。

即使對洛黎惹不起,你這個僕人還惹不起?

虎城沒有打算反抗,略帶頹廢之色放開了那個周元,便是要向那個主任走去。

可是,這時的靈峰之巔,傳來了一道縹緲的聲音。

這道聲音讓所有人心神一震,尤其是鷹翎幫的那群人,連褲子都差點尿了……

「主任,放過他們是我給你的一個面子,你現在也要賣我一個面子。」

教坊司主任聽到此言嘆了一聲,對著虎城道「好了,既然這樣,你就先回去吧。」

轉而又看了看那個右臂已斷的周元,眯了眯眼睛,讓幾個人把他抬走。

「誰再敢鬧事,通通給我滾蛋!」主任最後瞪了他們一眼。

數百弟子面面相覷,最後四散而走。

次日紫竹林

紫竹林立於皇道學院里的一座靈曠之旁,司離與軒醒副院長在林中飲茶對棋。

「洛黎,你可答應過我,不與他們過多計較。」軒院長呷了口茶,向著司離道。

司離笑了一聲「若是今天這個挑戰我,明日那個來挑戰我,我哪有那等功夫去陪他們?值得讓一些人苦了一點,也算是幫了我一次。」

軒院長笑道「可是他們都不是幫肯服氣的孩子,縱使是這個鷹翎幫,在學院中不過也堪堪算是能入個前十,今天前十被你打廢了,明天第九被你打廢了,一路下去,倒是順了你的心意,可是皇道學院的這一屆學生可也就廢了。陛下吶,這畢竟也是您未來的力量,您可要三思而行吶,所以……」

「所以」司離笑著抬手「他們的銳氣太重,還是需要挫一挫才行。

「放心」司離繼續說道「我有分寸的,但是別忘了,我和他們也是同齡人,我對他們可不算是以大欺小,再說,只要他們不自己找上門來……」

「喂,你就是那個洛黎?」這時,一道雄厚的聲音傳來。

司離轉頭一看,卻見到了因為離自己太近,所以顯得一眼望不盡的超大號肚子。

司離費勁的眯著眼抬起了頭。

這個大胖子至少身高兩米有餘,滿身的肥肉,更為稀奇的是,他的上身根本沒有穿衣衫,上身的巨大贅肉幾乎要漫到膝蓋以下,下身則是穿著一條黑褲子,不過唯一的一點是,對普通人而言極為寬大的褲子在他的身上卻成了緊身衣。

而相對而言,他的頭算是正常一點,但是一張大肉臉上,眼睛被擠成了一道縫,頭髮被紮成一束馬尾扔在後腦勺後面。

司離第一個想法卻有些嘆息,這孩子如果在地球上,絕對可以成為相撲界的扛把子。

接踵而至的卻是一個神奇的疑問,難道人的精子與豬的卵子已經可以完美結合了嗎?

因為他再加上一雙蒲扇似的大耳朵與一個豬鼻子就可以和豬八戒認親了。

軒副院長咳嗽了兩聲「這位學員是?」

這個人在學院也是有名的,軒醒自然不至於不認識他,可是實在只知道他的外號叫做豬大煞,本名實在忘了。

豬大煞艱難的開了開口「回軒院長,弟子名為柳清風。」

「啥玩意?!」司離站起來驚叫。

你這大體格還清風?你咋不上天呢?

豬大煞瞥了司離一眼,面容冷漠,把在後面畏畏縮縮的吳鷹揪了出來。

此時的吳鷹哪裡還有往日半分老大的樣子?一直低著頭,根本不敢看向司離。

豬大煞是皇道學院百門榜中排在第三的披星會裡面的一個重要角色,實力更是不容小覷。

因為豬大煞的出現,早已經有人來這裡圍觀,而且圍觀的人越來越多,議論紛紛。

豬大煞看了一眼吳鷹,目漏厭惡之色,繼續向軒副院長道「院長,吳鷹上門挑釁確實是不該,但是這個洛黎做的未免太過分了。」

此言一出,嘩然四起,昨天晚上的事情還沒有徹底傳開,但是終究有不少人對此事有所耳聞,原來這個豬大煞是替吳鷹找場子的。

「那個,豬八戒啊」司離咳嗽了兩聲看向豬大煞。

「什麼?」豬大煞一臉愕然。

「不是,柳清風?對不對?」

「叫我豬大煞便可。」

司離鬆了口氣,果然還是和豬八戒一家的「鷹翎幫敢於挑釁我,怕就是你們披星會指使的罷。」

「沒錯,不怕告訴你,我們就是要銼銼你的銳氣!」豬大煞居高臨下的道。

旁邊圍觀的額不由得全驚了,豬大煞不愧是豬大煞,對上這洛黎,也是這麼狂。

「呵呵,那好。」司離卻是轉過了頭,看向了吳鷹「你們要公道,我就給你們一個公道。吳鷹,昨日我的確出手太重,在這裡,向你與你的兄弟們賠一個不是。」

畢竟有這麼多人看著,司離也不好太蠻不講理。

沒等吳鷹開口,豬大煞卻是直接暴怒「我去你媽了個*的!一句賠不是就完了?!」

司離聽到此言,面色瞬間冷了下去,眼睛虛眯了一下,緩緩的坐了下去,呼了口氣似的說道「你先跪下來吧。」

豬大煞直認為自己聽錯了。

所有人也是這麼覺得的,讓豬大煞向他下跪?!開什麼玩笑?不知道豬大煞的凶威嗎?!

豬大煞饒有興趣的笑問道「你剛剛說什麼?」

司離神色冷漠,看向了軒院長。

軒院長苦笑著站了起來,但卻是一語驚破天「豬大煞,他讓你跪,你便跪下來罷。」 豬大煞聞言楞了身,洛黎讓自己向他下跪,可以說他白痴,但是軒醒也讓自己向他下跪?!

「不可能!」豬大煞反應過來后直接就是一聲嘶吼,眼睛都發綠了。

軒醒慢慢的走到他的面前「大丈夫,能屈能伸,你若真不聽此言,性命擔憂!」

豬大煞全身一抖,額頭冒出的幾滴汗水。

軒院長這是什麼意思?洛黎的身份究竟是有多麼恐怖?!可是他知道,軒院長的話,絕對不會有假。

司離的臉上儘是漠然「你的意思是不跪?」

所有的圍觀學員也都屏住了呼吸,這究竟是什麼情況?豬大煞,不可能真的向洛黎下跪吧……

司離輕呷一口茶「我的耐心要用光了,跪下吧,跪下了,你就還能活。」

軒院長低聲說了一句「生死,現在全握在你的一念之間。」

豬大煞雖然人糙但是心不糙,現在知道自己或許真的惹了麻煩,汗入雨下,緊緊的帶著顫抖盯著軒院長,又艱難的轉過頭看向了司離……

嘩!……

在一片嘩然之下,豬大煞終於向著司離噗通跪倒!

軒院長鬆了一口氣,豬大煞則是面色死灰。

軒院長向著司離笑道「豬大煞既然已經如此,你便也就送個順水人情,也算是給我一個面子。」

司離又飲了一口茶,緩緩的站起「我可沒說過,他跪下了,我便能饒了他。」

場面瞬間被燃爆了,豬大煞跪了下來已經是一件可以震動學院的大事,可是這個洛黎竟然說……未必放了他?!……就因為豬大煞罵了他一句?

而且軒院長都說就算送自己個面子,都這樣了,洛黎難道還不滿意?

軒副院長苦笑「你還想讓他怎樣?」

司離最後瞥了他一眼,說了一句讓無數人心顫的話。

「讓他離開皇道學院罷。」

說完,司離似乎根本沒有在乎院長的意思,便是直接甩袖離開。

看著他漸漸遠去的背影,眾人還是有些回不過來神,同時,一個古怪的想法油然而生。

他這麼囂張……軒院長總不可能答應這個要求的吧?

軒院長在眾多目光的聚焦中拍了拍豬大煞的肩膀「我會替你安排令一座上等學院的。」

司離一念讓他生,一念也可讓他死!

所有人目瞪口呆……

披星會大廳

「可惡!」一個瘦削的少年重重的拍擊桌子「憑什麼?我們披星戴會何時受過此等屈辱?」

另一個少年站在窗欞前,飲了一口茶「師兄還在閉關,在此等關頭,我們萬不可輕舉妄動。」

「那他們也太欺負人了,學院更是明擺著偏向那個洛黎!」

「不過」一個紫衫女學員開了口「那個洛黎究竟是什麼來頭?竟然引得軒醒那老頭不顧一切的保他?」

「管他的!」瘦削少年再次開腔「無論如何,我們都不能讓二哥不明不白的就受這等委屈。」

「那能怎麼辦?我們現在群龍無首!又根本摸不清那洛黎的底子。」

「我只知道」一個人哼道「我們如果再不……」

就在眾人討論得正激的時候,門外忽然傳來一道慌張的報喝聲。

「各位學長,今日皇道學院有麻煩了!」

「知道了,知道了」瘦削少年不耐煩的擺了擺手「不就是那個叫做洛黎的傢伙嗎?還需要你來報?」

「不是」那個學員慌忙的擦了把汗「是白琅學院來人!」

「什麼?!」縱是他們,不由得也驚了一瞬。

白琅學院?那是白果的第一大學院,地位相當於皇道學院!

白國本來身為凡三國之一,而且是資源大國,當初對夏國趁火打劫,更是聰明的劫去了無數天材地寶。

白國一向比較低調,這次白琅學院怎麼忽然來襲?

瘦削少年名為冷零,聽到這個通報,冷笑了幾聲「好!那個洛黎的事情先放一放,我們先拿白琅學院的人出出氣!」

……

靈峰之上。

「少爺,」林韻走到了司離的身邊「聽說白琅學院來人了。」

司離輕笑,自己一個月之前便是知道這件事了,白琅學院早己發過請戰帖,願到自己這夏國的皇道學院切磋。

司離批准了此事,但是卻並沒有告訴皇道學院,意在打皇道學院一個措手不及,剛好也看看夏國的巔峰一輩戰力如何。

那些人將來都是要輔佐自己的,自己畢竟要摸摸底子。

司離輕飲一口茶「不急,讓那幫小子先玩玩。」

自己來到皇道學院的意圖一是給自己休個假,二便是要趁機看看年輕一輩的實力。

看了白琅學院倒是幫自己加快了這個進程,完成此事,自己也就要回朝廷了。

想到這裡,司離的眼神探向遠處的雲端,頗有幾分不舍之色。

……

「哈哈,軒老兄,別來無恙啊。」

皇道學院門前,白國的領隊,一個鶴髮童顏的五十歲男人,名叫白刺,看見了軒副院長便是親切的上前拍著肩膀。

皇道學院一尊院長,五位副院長,其中,軒院長一般負責這些事情。

此時的軒院長顯然有些懵「你們怎麼一聲不吭的便是來了?」

「嗯?」白刺愕然「不可能啊,我們向貴國大帝發過請示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