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歸元,乃是天地歸一,萬物歸於自然,以氣游奇經,走於八脈,無形無象。以功奔走陰陽,吐納天地靈氣,命與五行相連。以內勁砰然之力捶打五臟雷練六腑。則以成就韌性脈流與臟腑。 虛空夢境內秦楓看呆了眼,不知是何等力量將這碩大的鐵門一掌擊飛。放眼望去前方仍然迷茫一片。

大團大團的雲霧迅速遊走。正如一個個碩大的棉花球擋住了他的視線。秦楓停下腳,步伸出手指點在太陽穴位上,輕輕閉上雙眼突然又是一個猛睜開……

原來他想用龍魂之眼看看前方到底什麼情況,可秦楓這麼一看頓時心涼半截。迷霧,迷霧,還是迷霧。現在龍魂之眼能見四里,夜晚也能觀它二里路。

秦楓收回龍魂之眼,長時間使用會使他消耗巨大的內力。既然龍魂之眼看不清想必還要走上個五六里。

秦楓行如疾風這點路程對他確實算不了什麼,見他起身一縱正如踏在迷霧之上,接連又是一縱簡直就像踩浪玩耍的孩童。

奔行三四里左右,秦楓落在地面汗已流了一背。隨即伸出手指點在太陽穴位之上。雙眼突然猛睜口中喃喃自語:「迷霧,迷霧……等等好向看見一座高塔……」

秦楓微微抬頭,可就算是利用龍魂之眼也看不見塔的頂端。收回龍魂之眼后自言自語地說道:「先去看看在說!」

秦楓又是一縱,二躍還高……「不知不覺又奔走了三里路……」

果真是一座高塔,那高大的階梯突顯了及其渺小的自己。這塔極高正好用登頂眺望一番,看看這雲霧之外到底有何洞天。

見他一躍而起,將將吧吧地落在第一階梯上,他抬頭一望,粗口一聲「我靠!」原來這第二層階梯要比第一層高上一倍。

他是小馬過河不知深淺,見他一躍而起,可剛過半截一半就沒了動力,秦楓極速下落可惜無處可抓,只能聽之任之……

秦楓突然猛的一下從床上做起,冷汗直冒。他意外地摸了摸自己的手臂,伸出手掌那一切都是如此的真實。「原來是做的一場夢啊!」

殊不知秦楓歸元心法突破了中級,這是一個非常可觀的進步,而且那一躍就代表的他的歸元心法已經達到了六級……

此時已是傍晚不但丹田內覺得空空如也,就連肚子也在呱呱亂叫。

「執拗!」秦楓的門突然開了!

「哇,蘭兒!好香啊!」

游若蘭無法敲門,只得端著飯菜進了秦楓房間。「臭蛋一定餓壞了吧!快來,開飯了……」

秦楓笑得合不攏嘴:「還是我的小蘭兒疼我,我現在可謂是飢腸轆轆,你這丫頭還真是雪中送炭啊……」

「哼!」

游若蘭有些臉紅「就你貧嘴,誰是你家小蘭兒?」

嗚嗚……哦……

「怕你這隻大灰狼餓壞了抓不到小綿羊!」

秦楓故作色咪咪的樣子,一手搭載游若蘭的肩膀讓說道:「你不就是我的小綿羊嗎?那我現在就吃了你……」秦楓一隻手攔在游若蘭的小蠻腰上……

「砰砰砰砰……」

二人如此曖昧還是大姑娘上花轎頭一回。游若蘭面紅耳赤心跳得無比厲害,秦楓沒有多想只感覺游若蘭的身體一熱熱的暖暖的。稍一鬆手游若蘭就掙脫了出來。低聲喃喃道:「快去吃飯吧!等下飯菜都涼了……」

「喂!你這是怎麼了?」嘿嘿!臉怎麼這麼紅?發燒了?」

嗚嗚……

游若蘭害羞道:「我哪有?快吃吧,吃完飯我還有東西送給你!」

秦楓暗自一笑:「頭一次看見我家蘭兒這樣嬌羞,難道是想……嘎嘎!……」

「嗯嗯!」

秦楓一陣壞笑,拿起碗筷更是一陣狼吞虎咽……

「喂!慢點吃,別噎著!」游若蘭拿出潔白的蘭花手帕認真的為秦楓擦拭著……

突然他心跳急劇加速,似乎血液都充上了腦袋,秦楓喘著粗氣情緒一下激動了起來……

「咕嘟!一口飯菜咽了下去,秦楓一把抓住游若蘭的手。

「砰砰砰砰……」

秦楓幾乎能聽見彼此撲通撲通的心跳聲……「蘭兒」

「吾吾……」

游若蘭的小臉簡直就像個紅蘋果,現在也是心如鹿撞,正在撲通撲通的跳,游若蘭腦海一片空白,她看著秦楓,想拽回那隻緊緊被秦楓攥握的手,可他又不想讓秦楓鬆手。此時的感覺就像上吃醉了酒,上了毒癮一樣欲罷不能……

秦楓突然站起身來,一把給游若蘭來了個公主抱,嚇得游若蘭喘不過氣來。嬌羞道:「你,你要幹嘛……」

一步,兩步,三步,她此時不敢在聽,更不敢在想……

來到床前,秦楓將他放在床上,游若蘭害羞的蒙住了臉,眼看就要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咚咚咚……」

不知道是哪個不長眼的敲響了秦楓的房門……

游若蘭急忙下了床,整理了下衣衫……

游若蘭知道秦楓想什麼,可他二人還沒有成婚,若不是有人敲門真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方才游若蘭也想變成一隻小綿羊一直依偎在他的懷裡……

是秦公子的房間嗎?

「喔……是,是怎麼了?」

「小主讓我帶了把劍叫我務必交給公子……」

秦楓拉開房門一看是一個僕人的裝扮,身材瘦小輪廓明顯得很。這人見秦楓開了門便上前身鞠一躬。

「我家小主說了請公子務必收下,姥爺今日看得緊小主不能親自前來……」

游若蘭小臉依然紅紅的,湊上前來想看看怎麼回事,握著秦楓的手聽著這人說的來龍去脈……

你家小主是誰?為何贈我寶劍?我看這劍不是普通的佩劍,為何要贈送我呢?

公子好眼力,一眼就認識這是把好劍,沒錯這可是我們沈姥爺多年的珍藏,這劍說來有年頭,據說是一位斬巨蛇的大師所贈……

「沈姥爺?那為何又要送給在下呢?在說我也不認識這位沈老爺……」

「不瞞公子這劍是小姐叫我偷出來的!」

「我秦楓光明磊落怎麼會用偷來的劍呢?」

游若蘭貌似知道是怎麼回事,她拽了拽秦楓的衣袖說道:「既然是人家的一番好意,那那你就收下吧!要不然辜負了沈三小姐的一番美意」。

「沈三小姐,沈妙童?」

那人點了點頭說說道:「正是我家小姐……」

秦楓說道:這個丫頭真是玩皮,將自己家的寶劍偷來做甚?回去轉告你家小姐他的心意我懂了。

說完就要關門,也是!秦楓怎麼會隨隨便便要別人東西呢?這東西何況是偷來的

「公子,公子……你就行行好,這把劍您若是不收,沈府在下是待不下去了,少主讓我偷劍,我不從也要滾出沈府,我若是被發現卻要被亂棍打死,公子救我公子救我,我上有老下有小,專門靠這點銀子度日啊……

「是啊……看他這般可憐就收下吧,若是要還劍下次見到妙童妹妹在還給她也不遲……」

秦楓一想「也對,既然是受人之託,我又何必為難於他呢!」

「這把劍叫什麼?」

那人欣喜知道這劍他是要收下了:「這劍名字為紫來劍。我家老爺給起的名字」

「紫來劍,紫氣東來……嗯告訴你家小姐,劍我暫時替他保管,下次有什麼事讓她提前言語一聲。別這般魯莽……」

「哎!小人一定幫忙轉告……」這僕人身鞠一躬表示感謝。

秦楓搖搖頭說道:「這丫頭,沈老爺也確實應該好好管教管教,不然哪天說不定就捅出婁子來……」

「你先等我一下,游若蘭匆忙回了房間!」

秦楓不由一愣,「今這是怎麼了,都這麼神神秘秘的!」

不一會游若看就跑來了自己房間。欣喜地拿過劍,將一塊小玉佩系在了劍柄上。左看右看欣然一笑「嗯還行,還蠻搭配的……」 這把紫劍一看就不是凡物,劍柄之上鑲嵌著一塊紫色寶石,雖說不是自己的東西但是看一眼總行吧!秦楓握住竹筒式的劍柄,他輕輕地拔出劍,劍身一道光晃了眼睛……

「我去!」

整個劍身成紫色,略顯出苗條,一排密密麻麻的小字還真得仔細看才能看得清楚。

「嗆啷!」

劍在手中比劃了兩式,輕重正好秦楓不禁讚歎一聲:「嗯!真是把好劍……我能擁有一把好劍就好了。」

捧著寶劍確實有些愛不釋手,只是這是他人心愛之物哪有自己霸佔不給的道理。想到這一點秦楓不由嘆息一聲:

「唉!明日我就去將劍給還了去……」

為闖龍魂秘境睡覺之前秦楓又是一陣惡補,自從突破中突級后感覺精神狀態比以前好多了,結果越練越想練,越練越上癮……

打通沖脈就可以提升到心法的第八階段……整個內功心法修鍊完成就可有劈山開河之能量。想練什麼劍法什麼想法也會得心應手,半個晚上下來竟然又突破了一級。可見打開虛空夢境中的大鐵門是何等重要……

「……。」

次日一大早秦楓就起了床,他沒有忘記今日還得去趟沈府。整理好了衣衫去找游若蘭陪他一同前去。可游若蘭一大早就不在房間內。

秦楓納悶「這丫頭這麼早會去哪?先不管了去趟沈府回來的應該不會太晚……」

他獨自一人來到了沈府門前,這沈府著實看氣派,要比沸城大戶洛家可是兩樣的感覺。

「砰砰砰!」秦楓叩響了獅頭上的鼻環。

片刻

「吱嘎……」門開了……

開門的是一個老夥計,老夥計問道:「你是誰……你找誰?」

「在下秦楓,想找你家沈老爺……」

「咳咳咳……」

「那好!你先等會……」老夥計將們一關。

有過片刻老夥計又開了們,「我家老爺去花園遛鳥了你先到廳上稍等一會吧!」老夥計看了看秦楓,又瞟了一眼他手上的劍……

一柱香的功夫沈老爺提著鳥籠子來到了廳堂上,見秦楓規規矩矩地坐在椅子上等著自己。便吆喝了一聲:「翠兒怎麼這麼不懂規矩,連盞茶都不給客人上。這麼怠慢客人成何體統……」

聽了這話一個小丫鬟匆匆忙忙地進了廳堂,在沈老爺面前底下頭回話道:「翠兒該死,翠兒這就去給公子和老爺沏茶!」小丫鬟匆忙的又跑了出去……

沈老爺搖了搖頭道:「這丫頭整天就知道玩,眼裡怎麼就沒有活呢……」

「公子久等了,朽人整日就這點愛好,還請公子恕我招呼不周。」

秦楓見沈家老爺便行了個禮說道:「哪裡,哪裡!秦楓不請自來,實數冒昧,希望沈老爺不要見怪……」

不一會兒叫翠兒的丫頭端著茶水就進了廳堂……將茶水先遞給了秦楓說道:公子請喝茶……秦楓點頭為謝。

翠兒丫頭將茶遞給了秦老爺「老爺用茶……」

「嗯!你出去吧……」

翠兒丫頭憋了一眼朝著秦楓抿嘴一笑。秦楓不知這丫鬟何意,又點了點頭……

「哈哈!原來是秦公子,你的名字在冰雪城那可是出了名的……」

「喔?」秦楓不解表示對他的話有些疑問

「秦公子獨闖蓮山,為民請命,實乃英雄也!老朽佩服,佩服啊……」沈老爺認可地點了點頭。

「哪裡哪裡?沈老爺謬讚了,說來慚愧,秦楓武功低微,若不是有高人幫忙,恐怕晚輩早就命喪他手了……」

如今像你這樣的年輕人可是不多見了,不是為了修仙,就是想當什麼武王,真正能為天下蒼生辦點實事的人實數少見啊……

沈老爺走近秦楓,端詳了半秒……點頭說道「長聽童兒提起你,嗯,嗯……好!好啊!公子不但膽識過人而且更是一表人才,難怪童兒整天往外跑呢……」

「三小姐不曾在家嗎?」

「在家,在家!我恐怕這丫頭還沒起床,不怕,我這就差人去喚……」看來這位沈老爺很是喜歡秦楓!

秦楓急忙阻止道:「沈老爺不必叫醒妙童,我今日是專程來找沈老爺的……」

「專程來找我?哦……」沈老爺一絲喜悅,怕不成誤認為是與他提親來啦……

秦楓說道:「實不相瞞,秦楓昨日偶得一寶劍,后得知是沈老爺的心愛之物,秦楓不能奪人所愛今日是特意還劍而來……」

沈老爺看了自己的紫來劍,臉色略有一變,停了半秒說道:「唉!我當是什麼事,原來是我的這把紫來劍啊!」

秦楓雙手托舉著紫來劍,想將劍還給沈老爺。可沈老爺卻推辭說:「正所謂寶劍贈英雄。這劍就送你做見面禮吧……」

剛才沈老爺那一絲凝重就說明他很在乎這把劍,如此重要的東西,怎麼能忍痛割愛就這樣輕易的將劍贈給秦楓了呢?

秦楓固然喜歡但是無功不受祿:「萬萬不可,此劍如此貴重恕秦楓不能接受。還望沈老爺收回愛劍……」

「怎麼就不能收?難道是我這把紫來劍配不上公子你?」

「秦楓何德何能?竟得沈老爺如此禮遇?您這把劍我是萬萬不能接受,沈老爺心意在下心領了……」

「唉……什麼你呀我的!以後咱們成了一家人,別說區區一把紫來劍,就是將這沈家一半家產都交給你老朽都捨得!」

原來沈老爺是想招秦楓入贅沈家,看樣子沈妙童這丫頭一定是在他爹爹面前撒了不少的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