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中沉重的刀槍,變得越發的輕盈。身披重鎧而遲緩的步伐,也變得靈敏迅捷。

他們似乎經歷了蠻荒時代無數的血戰,化身成了身經百戰勇猛無畏的戰士,跟怯懦再無瓜葛。哪怕是軍中最為膽怯的士兵。也目露凶光,豪氣畢露。

縱然讓他們跳入火海刀山之中跟敵人廝殺血戰,他們也絕不猶豫片刻。生死完全置之度外,唯一的信念就是將眼前的敵人消滅乾淨,不死不休。

滄藍兵團五萬大軍原本因為猛獁象獸王被聖鏈所困,而陷入士氣低落之中。但是在猛獁象獸王發出戰爭咆哮的這一瞬間。五萬滄藍大軍的力量翻倍暴漲,勇氣和信心狂漲,頹喪之氣一掃而空。

「吼,殺——!」

「幹掉青狼兵團!」

滄藍大軍將士士氣暴漲,吼叫著,瘋狂的催動著胯下的戰馬,緊握著各自手中的刀、槍兵刃,全力加速前沖。

相反,對面僅僅五里之遙。原本士氣高昂、戰意十足的青狼兵團,在猛獁象獸王這一聲震天的咆哮怒吼之後,瞬間被震駭的鴉雀無聲。

在超猛的震懾威壓之下,沒有一頭青狼獸敢再吼叫,士氣急劇下降。

「這是什麼戰技?怎麼對滄藍整個兵團產生這樣巨大的效果!」

青狼王狼寇和狐王蘇陽,都震動的露出一絲驚疑,但是雙方兵團僅剩下最後的五里距離,它已經來不及去考慮更多。

數百里之外。天際浮雲之上。

眾武王們全都被滄藍兵團這一招大型兵團戰技,給震驚住。

他們原本已經認為。滄藍軍必敗無疑。

但是這一瞬間,情況再度發生了改變。戰場上的勝敗重新變得不確定。

「葉凡是猛獁象族大祭司?!」

「他施展的居然是祭祀系的大型兵團輔佐戰技,給以可以整個軍團提升整整一倍的力量和勇氣!」

「這是祭祀系的輔助戰技,單靠猛獁象獸王自己是無法施展出來,必須要靠大祭司,才能讓猛獁象獸王施展出來。而這名祭司。必須是這個種族的祭司才行。 熱辣新妻:總裁大人給點力! 葉凡,正是唯一的一名猛獁象族的祭司。」

「葉凡和猛獁象獸王的真正價值,遠遠在普通獸王之上!他們的組合,甚至可以讓整個五萬人的兵團的戰鬥實力暴漲一倍,簡直難以想象!

原本居於弱勢的人族兵團。幾乎一下追平了青狼兵團。連最普通的同階士兵,已經可以正面迎戰同階青狼獸兵。」

眾武王們有些難以置信。

這一次,他們是真正的被震撼了。

可以影響到整個兵團的大型戰爭之符,無比的罕見和稀有。這是高級祭司,才能施展出來的輔佐戰鬥技能。

這在獸族之中也是無比難得,在人族之中自然更是如此。

葉凡這位猛獁象族大祭祀,居然能幫助猛獁象獸王發動出強大的戰爭之符。

「猛獁象族大祭司!單是這個身份,他的價值不亞於一名頂尖武王,甚至更高!紫玄皇朝,正需要這樣的一名可以主導戰場的大祭司。」

王珞丹眸中泛出一抹異彩,終於發現了一些足以令她感興趣的東西。

滄藍軍和青狼部落戰局的變化之快,有些令人目不暇接。

五里。。四里!

最後的一段距離的衝鋒,是決定滄藍兵團和青狼兵團角斗的關鍵時間。

葉凡憑藉猛獁象一聲戰爭怒號,滄藍兵團將士的力量暴漲近一倍,和青狼兵團的戰鬥力差距,已經相差無幾。

除了青狼王太強,依然無法對付之外,其餘兵力差距已經追平。

但這還不夠!

還需要更強的力量!

葉凡暗道,猛然拋出一物。

「釋放,五階《武皇遺書》——大型金甲守護!」

一道古樸捲軸飛上百丈天空,「轟」的一聲炸開,武皇遺書里蘊含的強大武皇級力量。

這是武皇生前,大量灌注在武皇遺書之中的力量。瞬間化為無數的金光點點,覆蓋數里範圍,籠罩整個滄藍兵團。

滄藍大軍幾乎所有將士,身上所穿的皮甲、玄鎧甲之外,頓時又多了一層璀璨的金色光甲,獲得強大的金甲守護。

這層額外的金色光甲,給他們提供了近一倍的防禦力量,擁有了比青狼獸兵更強的防禦力量。

「金甲防禦!太好了。又多了一層強大的防禦!」

整個滄藍兵團五萬將士驚喜交加,信心再度急劇暴增。

「金武王,接著這桿滄藍諸侯王旗!你來對付青狼王,狐王交給我!」

葉凡將左手滄藍諸侯王旗,交給了身後的金信崴武王。

猛獁象大灰的殺傷力已經聖鏈給廢掉,只能靠他自己、金信崴武王來跟青狼王狼寇和狐王蘇陽這兩大獸王戰鬥。

但是他身為三大武侯境界巔峰。實力有限,頂多勉強跟新晉的狐王蘇陽一戰。肯定不是青狼王這樣上百年獸王的對手。

「好!」

金信崴武王也不推辭,接住滄藍諸侯王旗道。

四里。三里。。二里。一里!

「轟——!」

瞬間,龐大的滄藍兵團和青狼兵團,兩道兇猛的洪流,十萬人族和獸族終於完全撞在一起。

就像兩片肉山相撞,噴發出無數的血肉。

滄藍軍將士和青狼獸兵直接撞在一起,各色玄兵,爆出大量的元氣戰技、刀劍光刃。和青狼獸兵的利爪交錯,近身肉搏廝殺,血光四濺。

喊殺聲!

兵刃交加,怒吼嘶叫聲!

慘叫聲!

雙方的將士和獸兵,在兵團角斗的一瞬間,成片的倒下。

因為葉凡的「猛獁象之戰爭怒號」和《武皇遺書》的金甲守護,令滄藍兵團五萬將士的力量和防禦力急劇提升,直接導致滄藍兵團的死亡人數。要比青狼獸兵要少一些。

「哞!」

猛獁象大灰猛然向青狼王狼寇撞去。

它雖然喪失了鋒利的猛獁象牙的殺傷力,但是防禦超強的巨型獸軀依然是一道堅不可摧的屏障。為後方的滄藍大軍充當最為堅固的盾牌。

「愚蠢!猛獁象獸王沒有了殺傷力,不過是一塊可以移動的巨型頑石而已,對本王毫無威脅!」

青狼王狼寇冷笑,猛然縱身一躍,便從猛獁象獸王的頭頂跳過。

其它眾青狼獸侯們,紛紛避開猛獁象獸王。繞道兩側襲擊猛獁象獸王後方的滄藍軍,以免被它恐怖的獸軀給直接撞飛、碾壓。

「青狼王!」

葉凡猛然抬頭,手持紫冰幻影槍,雙眸冷望向躍至半空中的青狼王。

「葉凡小兒,本王先不殺你!要讓你親眼看看。你們滄藍大軍是怎麼覆滅的!不過狐王恨你入骨,希望你能活著看到滄藍軍崩潰的最後一刻!」

青狼王一雙狼瞳冷漠瞥了猛獁象獸王背上的葉凡一眼。

說完,它眸中寒光畢露,利爪青芒吞吐,身披獸王級的「青風刃甲」,撲殺向猛獁象獸王身後的眾武侯騎兵們。

颼!

葉凡身後,陡然一桿滄藍諸侯王旗劃破天空,幾乎將空氣也給撕裂,朝半空中的青狼王刺去,將它截住。

青狼王看這道刺來的王旗威力驚人,不由一凜,急忙一爪擋過去,拍散這道刺光。震的它利爪微麻。

「青狼王,本武王還在,你這話太早了吧!」

金信崴一揮旗,截住青狼王,沉聲道。

他手中這桿五階滄藍諸侯王旗,威力強悍無比,遠勝過所有武王級玄兵利器。哪怕他自身實力遜於青狼王狼寇,靠著這桿滄藍諸侯王旗的威力,也足以大幅拉近差距。

「金信崴,本獸王早就想會一會你!奈何你在寧邊城裡不出來,現在正好一戰。」

青狼王狼寇獰笑,低吼一聲,猛然朝金信崴撲去。

狐王蘇陽虛步凌空,緊隨在青狼王狼寇的身後,沖至猛獁象旁邊,「葉凡!本狐王要親手殺了你,為三鳴和二王爺報仇,受死吧!」

它一雙眼瞳死盯著葉凡,恨不得將葉凡撕成碎片。猛然伸手彈指,射出數道激刃,射向葉凡。

葉凡在看到狐王蘇陽的瞬間,早已經施展破空閃,「颼」的從大灰後背上消失。

這道激刃打在猛獁象背上的,被金色聖鏈彈飛,刺傷了周圍的數名武侯和青狼獸侯,方才消失。

蘇陽愕然,朝四周看去,突然抬頭望向天空。

天空三百丈高處。

血翼!

葉凡冷漠的凌空虛踏,背後生出一對巨大的血翼緩緩的拍動著,右手持一柄紫冰幻影槍散發著冰寒之光,左手卻是星隕石掛墜。

他身為冰風雷三大武侯境界巔峰,實力已經遠超過滄藍國所有的武侯。但是離武王境界,依然差了一大步。

狐王蘇陽已經突破獸王境界,不過它是靠聖光硬衝上來的,根基極淺,比正常的獸王、武王的戰鬥力要弱上許多。

他並非不能跟狐王蘇陽一戰。

(未完待續。。) 「你是誰?」白骨鬼影的智慧並不弱,很快察覺到了主人的異常,將注意力放到了跟它對話也是離主人身邊最近的李學浩身上。

「我嗎?算是一個好人吧。」李學浩有些自嘲,但突然神色一冷,嘴裡低低地叫了一句,「出來吧。」

也不見有任何動作,一頭灰白色的、如同大狗一樣的動物無聲無息地出現在他的身邊,因為出現的太過突然,以至於讓人有種它本來就在那裡的錯覺。

大狗約有一米高,長度在兩米左右,外表像一隻杜賓犬,不過渾身長滿了長毛,長毛一根根柔軟地垂下,讓它看起來顯得很是詭異。

嘴上長著兩根長長的獠牙,像劍齒虎那樣,光是看到那鋒利的獠牙,就讓人覺得膽寒了。

而最與眾不同的地方,是它擁有三條尾巴,三條純白色的尾巴,顯得異常顯眼。

這是李學浩之前從明月結花那個「真弓哥」手上搶來的黑色戒指中的那頭犬神,式神之中最頂尖的存在。

甫一出現,犬神就直直地盯著在半空之中的白骨鬼影,嘴角甚至還有近似口水一樣的東西流出。

白骨鬼影明顯嚇了一跳,渾身骨節似乎都在顫抖著。

瘦長中年人眼中更是露出不敢相信的震驚之色,那是,那是……犬神?

身為一個陰陽師,他自然知道犬神的存在,那是和犬鬼一樣最頂級的式神,而且容易控制,不會反噬主人。不像犬鬼,不怎麼受控制,一旦主人不妨,就會趁機反噬。

犬神一直是他夢寐以求的,可惜,他所使用的方法,製造出來的只能是犬鬼,傳說之中犬神的製造秘術,早在大陰陽師****晴明去世之後就已經斷絕了,但是現在卻親眼看到一隻,這是在做夢嗎?

白骨鬼影從驚恐之中清醒過來,整個身體立刻化為一陣黑煙,根本不顧主人的死活,狂卷而逃。

但是犬神的反應也不慢,後腿一蹬,整個身體頓時撲了上去,速度快得驚人。白骨鬼影所化的黑煙根本來不及逃遠,已經被它一口咬住。

黑煙開始上下甩動,膨脹收縮,想要掙脫開犬神的撲咬,可惜犬神牢牢地咬住不鬆口,甚至還借用四隻爪子的力量,將黑煙纏得更加牢靠,雙眼中冒著幽幽藍光。

很快,黑煙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縮小著,不到幾秒鐘,被犬神吞噬了個乾淨,完全消失得無影無蹤。

犬神的變化也非常驚人,原本只有一米左右的高度,轉眼之間,到了一米二三的樣子,身體的長度也增加到了二米五六,足足比先前大了一圈,加上嘴邊又增長了幾公分的長長獠牙,看起來威猛無比。

這一幕看得瘦長中年人驚駭不已,連他即將成為犬鬼的最強式神都被吞噬了,面對這麼強大的犬神,他根本沒有任何反抗之力,眼中已經透露出絕望。

後邊的千葉小百合與瓜生麻衣兩人同樣震驚,不過千葉小百合的震驚相對少一些,身為巫女,她當然也認識犬神,只是沒想到,他居然有這種最頂級的防身式神,不過很快就釋然了,可以借用雷霆之力的人,就算有最頂級的犬神防身,那也很正常。

瓜生麻衣震驚之後,心中的恐懼也大幅度減少,好奇地看著那隻回到某人身邊腳下的「寵物」,剛剛那個恐怖的幽靈,就是被這隻「寵物」給吃掉的,她看得很清楚。只是像這麼大隻的寵物到底是藏在什麼地方的,之前她一直都沒見過。

遠處趴地上不動的石井社長大概是最「幸福」的,因為自從被千葉小百合一腳踢暈之後,就一直沒醒,所以沒有見到這個對他來說非常恐怖的畫面。

「想必這兩個東西你也用不著了。」李學浩將犬神收了起來,又從雙眼獃滯的瘦長中年人手上將剩下的兩枚戒指摘了下來。

拿在手上,可以感覺出來,雖然裡面的式神都帶有一定的煞氣,但比起剛剛的白骨鬼影顯然差了不止一籌,不過怨氣卻更濃重一些,這應該是被瘦長中年人役使白骨鬼影式神所害死的人。

「不知道把它們放進你們的身體里,會怎麼樣呢?」李學浩瞥了眼遠處昏在地上的石井社長,淡淡地問道。殺人畢竟是大事,一般他也絕對不會去碰,那也是有干天和的。不過,讓被他們害死的人去報仇,那也算因果循環的一種,沒有任何問題。

「既然不說話,那就當你們是默認了。」李學浩說完,將兩枚戒指里的式神抽了出來,完全忽略了兩人一個被控制了身體無法開口,一個昏過去了更不能反對。

兩個式神差不多都是半透明的靈體形象,渾身怨氣纏繞,這大概是死不瞑目所造成的,生前肯定也受過非人的虐待,不然不會有這麼重的怨氣。

瘦長中年人用這種殘忍的手段,估計也是想讓它們怨氣達到最頂點,然後給白骨鬼影餵食,這是通過吞噬的方法來製造最兇猛的厲鬼,當然所害的人命肯定是越多越好。

想到這些,李學浩心中更加沒有絲毫罪惡感,伸手放在瘦長中年人的頭頂上,靈氣透體而入。當然不是為了幫他,而是破壞他體內的那點陰鬱之氣,不然靈體無法寄居在裡面報仇。

陰鬱的氣息完全擋不住靈氣的衝擊,很快被衝散的乾乾淨淨。

愛上我治癒你 瘦長中年人臉色立刻一片慘白,獃滯的眼神稍稍恢復了點色彩但很快又黯淡下去,想必也是意識到身上修行了幾十年的「神力」沒有了,恐懼的同時也帶著強烈的怨恨。

李學浩收回靈氣,不帶一絲感情,將其中一個式神靈體送入他的體內。

靈體剛一附到身上,瘦長中年人渾身不由一抖,雙眼幾乎都要凸了出來。他身體內原本就有靈體存在,那是屬於他自己的,但只是普通人的靈體,根本就不是他所「製造」出來的式神的對手,很快會被吞噬一空,徹底成為一個廢物,送精神病都是最輕的下場。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