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印合成一個圓,充滿了太極圓滿之意,像是打開未知時空的門戶,散發出無邊的吸力,牽引著古峰的身體,讓他難以掙脫。

「千手菩薩!」 先婚後愛:寒少情謀已久 法空掌法再變,羅漢化作了菩薩,掌力不再狂暴,綿柔無比,卻連綿成片,拍擊而來,讓人無處可逃!

古峰頓時陷入了前後受制的局面。

「終究還是修為太低!」他眼眸低垂。

逃無可逃,只能拚死一搏了!

古峰握緊手中劍,正準備不顧一切,全力出手!

哪怕本體隕落,他煉成元神,未嘗沒有重頭再來的機會。

而這法空、江仙、姜天三人又有誰能倖存呢?

古峰心中儘是殺意,手中七殺邪劍似乎感受了他的意志,血字殷紅,竟是殘暴噬血之意。

就在此時!

「禪心一劍!」

一劍若仙,飄渺無痕,看似平淡,卻讓人無法看清其中詭跡,秒至巔峰。

心中有禪,手中有劍!

這一劍直刺人心,鋒芒內斂,卻厲害到了極致,直如雷電,在空中一閃而過。

「破戒刀法!」

戒律能持,亦能破!

刀法大開大合,招招攻人要害,威猛無匹,如修羅降世,魔意叢生,哪裡還有絲毫慈悲普度之意。

「玄武冰刀!」

北方有神,以玄武威名,坐鎮天下至寒之地。

銀白如雪的刀光破空劈出,彎如月勾,彷彿成了天地間唯一的色彩,彷彿成了天地間唯一的色彩,地面塊塊凍結。

「古兄,竟有如此戰力!」

「看來在倩女幽魂之後,古兄一定又經歷了一個無比驚險玄奇的輪迴世界!」

「肯定如此!這世界一定劍道昌盛,才能讓古道友磨礪出如此驚世卓絕的劍術!」

……

場上戰鬥激烈,劍氣、掌力、印法……將四周衝擊得一片狼藉,四派弟子紛紛倒退。

無人注意的角落,法戒、周玥靈、段雲流、姜塵看著場上一幕,面帶震撼。

他們雖然被同門算計,但心中卻並不甘心,看似離去卻又倒折了回去,想要尋找機會扳回一城!

「古兄戰力如此之強,我們或許還有奪取荒古遺迹的希望!」周玥靈眼眸閃爍。

「哦?怎麼說?」法戒等人面帶驚訝,急迫追問道。

「我們可以……」周玥靈沉靜開口,與法戒等人低聲商量了起來。

「真是麻煩!」被三派弟子重重圍殺,古峰劍光遊走輕靈,一時間卻是難以掙脫。

以一敵三,他渾身真元急速消耗,若是再持續下去,必然就會落敗!

「必須儘快離開!」他眼眸幽然,「三十六天罡劍陣!」

一劍分化三十六道,布成劍陣,將周身籠罩其中,擋住法空、江仙、姜天三人的圍殺。

「爆!」三人剛剛靠近,還沒正式交手,劍陣就猛然爆開,凌厲的劍氣密集如雨,向四周掃射而去。

法空三人沒想到古峰出手這麼兇悍,一陣手忙腳亂!

陛下,奴婢替你打江山 古峰絲毫不停,劍光斗轉,化作一道銀線急速破空。

「想走?峨眉天下秀!」一聲輕喝。

江仙眼眸一動,察覺到古峰的動靜,劍刃脫手而飛,如同九天之外的仙劍劃出優美的弧線,眨眼就攔在古峰面前,將其逼退。

「玉鼎印!」姜塵再次打出一道手印。

崑崙流傳闡教傳承,此印以十二金仙為名,奧妙非凡!

手印合成一個圓,充滿了太極圓滿之意,像是打開未知時空的門戶,散發出無邊的吸力,牽引著古峰的身體,讓他難以掙脫。

「千手菩薩!」法空掌法再變,羅漢化作了菩薩,掌力不再狂暴,綿柔無比,卻連綿成片,拍擊而來,讓人無處可逃!

古峰頓時陷入了前後受制的局面。

「終究還是修為太低!」他眼眸低垂。

逃無可逃,只能拚死一搏了!

古峰握緊手中劍,正準備不顧一切,全力出手!

哪怕本體隕落,他煉成元神,未嘗沒有重頭再來的機會。

而這法空、江仙、姜天三人又有誰能倖存呢?

古峰心中儘是殺意,手中七殺邪劍似乎感受了他的意志,血字殷紅,竟是殘暴噬血之意。

就在此時!

「禪心一劍!」

一劍若仙,飄渺無痕,看似平淡,卻讓人無法看清其中詭跡,秒至巔峰。

心中有禪,手中有劍!

這一劍直刺人心,鋒芒內斂,卻厲害到了極致,直如雷電,在空中一閃而過。

「破戒刀法!」

戒律能持,亦能破!

刀法大開大合,招招攻人要害,威猛無匹,如修羅降世,魔意叢生,哪裡還有絲毫慈悲普度之意。

「玄武冰刀!」

北方有神,以玄武威名,坐鎮天下至寒之地。

銀白如雪的刀光破空劈出,彎如月勾,彷彿成了天地間唯一的色彩,彷彿成了天地間唯一的色彩,地面塊塊凍結。 古峰、周玥靈、法戒、段雲流、姜塵五人身影依次沒入時空旋渦中消失。

龍形氣勁潰散,龐大的爐蓋從半空中砸落而下,重如巨山,砸得地面都轟然作響。

四派弟子追趕不及,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們離開。

時空流轉,乾坤顛倒!

古峰五人彷彿在時空隧道中漫遊,下一刻從中跌落而出。

他們穩住身形,腳下大地已然變成一片崇山峻岭,巍峨雄壯,延伸不知多少萬里。

萬物寂靜,天地間的靈氣都顯得無比沉寂,歷經千萬年歲月古老滄桑,沒有一絲一毫的聲音。

彷彿天與地都死去了一般,時間停滯,散發著濃濃的死氣。

咚咚咚!

心跳聲清晰地傳到自己耳旁,周玥靈等人剛已進入其中,就感到心慌不止。

眼前的異象看似寂靜,卻無形中給了人巨大的壓力。

「這就是淮南疑冢嗎?」周玥靈等人目光震撼。

山脈起伏,如地龍翻滾,山峰圓滾滾,像是一座座巨墓!

峰前立著石碑,有百米之高,上面刻滿斗大字跡,龍飛鳳舞,如刀刻斧鑿,入石三分,散發出縹緲的仙意。

每一個墓碑上面的字跡都一模一樣。

「吾與座下八公煉製仙丹,得飛升道果,雞犬升天!……特留仙寶,有緣人得之!」

而這正是淮南王飛升前給留下的墓志銘!

雖然早就聽古峰說過這其中的狀況,但現在親眼所見,還是讓周玥靈等人震撼不已。

以一人之力布下如此天地大局,這淮南王的手段實在超乎他們的意料!

這些墓碑個個都十分相似,一時間他們根本無法分辨這千萬疑冢中真正的仙冢存於何處?

「此地不宜久留!快走!」古峰沉喝出聲,驚醒他們的思緒,駕馭劍光急速朝著遠處而去。

周玥靈等人也反應過來,現在不是大意的時候,再不走他們那些同門就要追上來了。

「走!」他們對望一眼,紛紛跟上。

姜塵祭起一個紫金葫蘆,大如巨舟,橫在空中,馱著周玥靈等人,緊隨古峰身影而去。

劍光掠空,眾人身形快如閃電,眨眼就飛掠出去百里之遠。

身後虛空震動,他們回頭看去,遠遠望到一個時空旋渦憑空出現,顯露而出法空、江仙、姜天等四派弟子的身影。

那武當高徒方梟赫然也出現在其中,從被古峰重創的傷勢中勉強恢復過來,面色蒼白,眼神卻是無比兇狠,恨不得擇人而噬,顯然已經將古峰恨到了骨子裡。

古峰、周玥靈五人遠遠觀望著這一幕,目光同樣冰冷。

雖為同門,但大道之仇,不容退讓!

若是這些同門擋了路,他們手下也不會客氣絲毫的!

更別說古峰只是一個散修,與這些名門弟子無親無故,有的只是敵視,下手更不會留情。

「古兄,此番我們能搬回局面,多虧了你!現在已經進入了這荒古遺迹,接下來你準備怎麼辦?」周玥靈沉聲道,迅速放正了心態。

不管古峰什麼來歷,又經歷了什麼,若論真實戰力,他已經是場中最強之人!

強敵在側!

他們必須團結一切力量,再也不容任何分歧了。

周玥靈、法戒、段雲流、姜塵自然而然以古峰馬首是瞻起來。

古峰點了點頭,倒也絲毫不讓,「當務之急,是必須儘快找到真正的仙冢!我們小心隱藏,必須趕在眾人之前找到。不然很快其他勢力的異人都會趕到,謀奪我們手中的仙冢鑰匙,到時候可就危險了!」

「正是此理!」周玥靈等人對望一眼,也是點頭贊同。

八枚活丹在手,他們掌握了主動,但無形中也成為了眾人的眼中釘!

越是拖下去對他們就越不利!

他們沒有多做耽擱,迅速行動起來。

為了隱藏行蹤,古峰等人沒有再御器飛行,而是在崇山峻岭中穿梭,神識探測而出,在每一個疑冢上尋找著,想要找到仙冢的蹤跡!

但很快他們就發現,這一切都是徒勞。

每一座疑冢都大如山峰!

古峰等人赫然發現,這些疑冢巨山竟是一模一樣,哪怕是山上的樹木、怪石都相差無幾,就像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一般,無法分辨。

「這等操縱天地的手段,真是可畏可怖!」眾人感嘆不已。

周玥靈想了想,陡然開口道:「千萬疑冢完全相同,若想找到真正的仙冢,何其困難!其中必然有著不為人知的關鍵,若是想不通這個道理,我們不可能找到仙冢所在!」

「不錯!」法戒等人也是點頭。

古峰想了想,卻是手在儲物戒指上一揮,掌心間已經平躺著八枚丹藥,跳動不止,仿若有著生命不停跳動,迸射出五顏六色的光芒。

「這就是活丹嗎?」周玥靈等人好奇看了過來。

古峰也沒有掩飾。

以他現在的手段,足以震懾這些人,令他們不敢生有異心。

咚咚咚!

八枚活丹合八卦之屬,仿若有著心跳,剛一出現在疑冢空間中,散發出興奮雀躍的意念。

轟!

它們周身陡然大放光芒,顯現風、火、雷、電、水……等諸多異象,竟是強行沖開古峰的手掌,直朝東方激射而去。

「飛龍在天!」古峰手掌一番,真元化作三道龍形氣勁,控制精妙入微如同活物一般,張牙舞爪!

那些活丹還沒飛出去太遠,就被龍形氣勁一一銜在口中,飛了回來。

古峰緊緊握住,手若五指山,仍活丹如何掙扎,都無法掙脫。

「在那邊!」古峰緊緊握住,眼眸朝著疑冢空間東方而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