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突然又想了。

李娟:「清歌,你大哥帶著那孩子離開KFC了,我看到那小男孩還上了你大哥的車。」

薄清歌皺著眉頭,又抬眸瞧了一眼不遠處正在看電視的母親張婉怡,要不要把這件事情告訴媽咪?她猶豫了一下,然後走過去。

「媽咪,剛才我朋友跟我說,她看到我大哥帶著一個小男孩進了KFC,她還聽到那個小男孩叫我大哥爸比,媽咪,這事兒你事先知道嗎?」

薄清歌一邊說,一邊仔細地觀察著母親的臉色,這幾年大哥被催婚,可大哥根本就不聽母親的,就連奶奶的話他也不聽了……

如今,突然冒出來一個這麼大的兒子來,不管是母親還是奶奶,都會過問的。

張婉怡頓時一愣,狐疑地看向薄清歌,「小歌兒,你剛才說什麼?你大哥有一個兒子?」

「對啊!這裡還有照片,你趕緊看看!」

說著,薄清歌連忙將手機遞到母親面前,這絕對是震驚這個薄家的大事兒。

張婉怡接過手機,雖然薄寒池跟她這個當母親的不親,但她還是一眼就認出了那個側影,這分明就是薄寒池,還有那個小男孩,也只拍了一個側影,但看得出來,那孩子粉雕玉琢的,很可愛……

她將手機還給薄清歌,連忙大聲吩咐道:「備車!管家,備車!」

說完,她回了自己房間換衣服,既然這個孩子叫薄寒池爸比,那她就是這個孩子的奶奶,無論如何,她都得去看一眼。

如今她跟薄寒池的關係這麼糟糕,得想個法子修補一下,這應該就是一個機會。

從房間里走出來,剛才還是一身家居服的張婉怡,此刻已經換上了一套香奈兒最新款的秋裝,又套了一件保暖的羊絨大衣在外面。

「小歌兒,你還愣著做什麼!不想去你大哥那看看?」 「我,我還是不去了吧!」

自從三年前的那件事情過後,薄寒池就格外不待見小歌兒,小歌兒也很有自知之明,從來不主動去招惹他,包括這一次,她也不想去。

張婉怡沒好氣地瞪他一眼,說道:「小歌兒,那是你大哥,親的,你真以為她會一輩子記恨你呀!再說了,這都過去三年多了,宋家那個丫頭不是已經回來了嗎?他要是還喜歡她,自己追去啊!」

忽然又想起什麼,張婉怡譏誚地笑了笑,「他跟宋家那丫頭估計不可能在一起了,他跟別的女人孩子都那麼大了,宋家那丫頭怎麼甘心給人當后媽!」

薄清歌想了想,只覺得自己母親的話有道理,這樣一來,以後也避免了尷尬。

「小歌兒,你終究是我們薄家的小姐,那丫頭,你怕她做什麼!」

聽到母親的話,薄清歌頓時噎了一下,想說什麼,嘴角動了動,終究是一句話也沒有說出口。

「行啦!行啦!趕緊走吧。」

……

夜色如水般,滿天星辰。

沈默寧望著眼前的性感內斂的女人,凸起的喉結微微動了動,她變了很多,褪去了曾經的青澀和魯莽,多了成熟和女人獨有的嫵媚。

他垂眸,笑了笑。

阿黎被他笑得莫名其妙的,卻也只陪著他笑,眉眼彎彎的。

下一刻的時候,沈默寧卻不大淡定了,她這一笑,如沐春風般,他又想起第一次見她,她也是這樣的笑,讓他瞬間忘記了恐懼……

「沈默寧,你再看我,再看我,我就……」

阿黎被他看得無語,只能瞪他。

沈默寧翹起唇角,眼眸中染了笑意,打趣地問她:「你就怎麼樣?」

「我就……」似是想起什麼,阿黎頓時噎了一下,連忙揚起小粉拳,「我可比以前厲害多了。」

沈默寧嘴角勾起的弧度越發好看,寵溺地說道:「唔,知道你比以前厲害了。」不然的話,他也不會這麼容易回到沈家。

「阿黎,這次的事情謝謝你們,以後,以後我就在帝都,如果你有什麼地方需要幫忙,請一定要告訴我。」

他會不惜一切。

阿黎立刻點點頭,「肯定會告訴你。時間也不早了,你早點去休息,我得把後續的事情處理了。」

「阿黎……」沈默寧很認真地注視著她,那一雙瀲灧的桃花眼說不出的迷人。

「還有事兒?」阿黎狐疑地看向他。

沈默寧垂了垂眸,想伸手摸摸她的腦袋,又擔心她會生氣,只好硬生生地忍下去。

「沈默寧?」

「嗯,有事。」

「說吧!什麼事兒?」

他的視線與阿黎黑亮沉靜的深眸撞上,心裡驀地咯噔一聲,旋即不著痕迹地說道:「阿黎,我之前說的那句話,是當真的!」

阿黎愣住,漂亮的杏眸輕輕眨了眨,她根本不清楚他說是什麼意思,之前他說了那麼多句話,鬼知道他現在指的是哪一句!

沈默寧垂眸,眸色越發暗沉。

阿黎輕扯了一下嘴角,有些尷尬,她是真想不起來了。

「如果你想嫁人,可以考慮我嗎?阿黎,我不是跟你開玩笑,我是真心的。」

其實,他可以不回沈家的,可他心裡很清楚,如果不回來,他根本保護不了她,那個圈子,他就算賺了很多錢,也僅僅只是有錢而已。

沈家不一樣,他回沈家,老爺子許給他沈家的家主之位,這也就意味著,他再也不需要看其他人的臉色活著,他會成為人上人,他可以保護自己想要保護的人,而不是像以前那樣束手無策。

當他隻身擋在她面前,那些人依舊敢繼續……

後來他才知道,手裡有權力才行。

阿黎嘴角抽了抽,一時間,她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沈默寧。

「我知道,你肯定不相信我的話,你只以為我是衝動所致。阿黎,我可以證明給你看,我對你,不是一時衝動,而是……」

他想說預謀已久,可又擔心她會生氣。

阿黎狠狠地閉了閉眼睛,忍不住扶額,好一會兒,她抬眸看向沈默寧。

他就站在離她一步之遙的地方,路燈光從他頭頂上緩緩傾瀉下來,將他那一張艷若桃李的面龐,完美地勾畫出來,還有那一雙迷人的桃花眼。

阿黎忽然想起第一次見到沈默寧的場景,他痛苦地蜷縮在角落裡,可,他臉上卻那麼平靜,與實際年齡不相符的平靜……

「沈美人,對不起,我只能當你是朋友,再沒有其他可能性。」

她用了三年多的時間,也沒辦法忘掉那個人,就像美人師父說的那樣,如果你不確定你們倆個人之間的感情,那麼你們就分開一段時間,如果分開之後,你還在心裡想著他,念著他,那你就回去找他……

所以,阿黎回來了,可她怎麼都沒有想到,那傢伙竟然誤會她跟別的男人結婚了,而且還有了孩子。

沈默寧心頭一震,語氣略顯急促:「到目前為止,你跟他還沒結婚,那就說明我還有機會。」

神魂武尊 阿黎聞言不由得皺眉,說話的語氣自然也就加重了,「沈默寧,我這麼說是不想你在我身上浪費時間,你能明白嗎?」

「我……」

他垂眸,眼底閃過一抹譏誚。

「好了,你去休息吧!如果你不繼續提這事兒,我們就還是朋友。」阿黎話里的言外之意很明顯,反之,連朋友都做不成。

那一瞬間,沈默寧的面色變得極難看,他緊緊地擰起眉,眼底閃過一抹痛苦,「阿黎……」

阿黎垂了垂眸,狠心說道:「沈默寧,你應該知道的,我這人說話算話!」

他忽然笑了,跟她說了一聲「對不起」,然後毫不猶豫地轉身離開。

阿黎深吸一口氣,一顆懸著的心總算是落回了胸腔,也準備離開。

「阿黎!」

一個熟悉的聲音驀然在她耳邊響起,阿黎猛然一震,又垂了垂眸,斂去眼底深處的異樣,扭頭,視線與眼前男人那雙深邃沉寂的黑眸撞上。

「你怎麼回來了?」

她記得他說過,暫時不會回來。 沈凡凱挑眉,意味深長地睇了一眼已經遠去的那抹背影,好一會兒,他才收回目光,看向阿黎的眼神隱約透著一絲笑意。

「真沒想到……」

阿黎粲然一笑,漫不經心的,「沒想到什麼?默寧會喜歡我嗎?」

沈凡凱不置可否地勾起嘴角,「我聽說,你讓薄寒池把小糯米帶回去了?」

「是啊!帶回去了。」她回答得很坦蕩,更想讓他知道,她跟他之間半點可能性也沒有。

沈凡凱聞言瞬間變了臉色,他強勢地往前走了一步,居高臨下地盯著阿黎,阿黎不由得皺眉,下意識地往後退,「你在怕什麼?」

他突然開口說道。

阿黎微怔,眼底閃過一抹厭惡,冷著臉說道:「沈凡凱,請你自重!」

沈凡凱冷眸微眯,性感的薄唇譏誚地勾起,他低頭說道:「我不過是朝你靠近了一點,這就不自重了?阿黎,我嚴重懷疑你想過河拆橋!」

如果這個時候有外人從這裡走過去,一定會覺得這樣的倆個人應該是在打情罵俏。

阿黎心頭一跳,冷笑,微揚起那一張精緻無暇的小臉,問他:「過河拆橋?這話從何說起?」

沒錯!

他是救過她,而且不止一次,可,她從來都沒有想過要以身相許。

狗屁的以身相許!阿黎垂眸,忍不住在心裡爆了一句粗口。

「好,就算你沒有過河拆橋,那三年你答應我的話沒有忘記吧?你欠我一個條件,只要不違反道德底線,你都會答應我。」

視線與沈凡凱幽黯冷寂的眸子撞上,阿黎瞬間眯起眼,握緊拳頭。

良久,她深吸一口氣,有些事情她無法逃避,就像她說過的話。外公從小就教她,如果做不到一定不能答應,如果答應了,就一定要做到。

對她來說,沈凡凱不壞,甚至對他很好,也小糯米也很好……

「我沒有忘記。」

沈凡凱玩味地笑了,似是很滿意的樣子,「沒忘記就好,那我現在可以提條件了嗎?」

阿黎抿抿唇,心裡莫名有些不安,他要是提出的條件太過分,大不了跟他單挑!

「可以!」

見她答應得這麼爽快,沈凡凱越發笑得開心,可那笑意,怎麼都抵達不了眼底深處,那裡依舊一片冷寂,沒有半點暖意。

桃運神醫在都市 他垂眸,嘴唇輕輕掀了掀。

薄公館。

張婉怡極少來這裡,仔細算起來,這應該是她第二次踏足,薄清歌來的次數就多了很多,但這幾年她卻是一次也沒有出現過。

她們母女倆趕到的時候,薄寒池還在回來的路上,小糯米因為太困了,就趴在他的腿上睡著了,一直到阿黎將車停在了院子里。

薄寒池看著趴在他懷裡的小糯米,劍眉微不可見地蹙起,猶豫著要不要叫醒他。

「少爺,小小少爺還這麼小,需要很多的睡眠,不如,您抱他進去吧?」

阿一忍不住開口說道。

抱他進去?薄寒池面色微變,雖熱這小孩一直叫他爸比,但他並沒有承認這份關係,他甚至覺得這是有人故意搞的惡作劇。

或許晚一點就能在網上看到新聞,星辰集團總裁的私生子曝光……

正當他猶豫之際,阿一又開口說話了,語氣里透著一絲詫異,眾所周知的,他家少爺跟家裡人的關係並不是很好,尤其是這幾年,除了大年三十晚上,他基本上都是待在薄公館。

「少,少爺,那好像是您的母親和清歌小姐,她們朝我們走過來了。」

薄寒池眯了眯眼,面色微變,又瞧了一眼懷裡睡得沉的小糯米,然後抱住他下了車。

與此同時,張婉怡也走了過來。

終究是他的母親,薄寒池耐著性子叫了一聲「媽」,徑直朝著屋裡走去。

張婉怡愣了愣,喃喃地說了一句:「他就這麼把我晾在院子里?」

太虛天驕傳 「媽咪,我說了不要來大哥這裡,您非不聽,現在知道了吧!他根本就不歡迎我們。」

薄清歌咬著唇角,眉頭皺得很緊,恨不得挖個地洞鑽進去,太丟人了!

張婉怡也覺得有些難堪,可來都來了,總要把事情問清楚,尤其是那孩子的身份,她剛才瞧見了一點點,那孩子長得可真好看!

心裡這樣想著,她連忙踩著高跟鞋追上去,「阿池,你等等!等等……」

薄清歌見狀,氣憤得忍不住跺了跺腳,只得不甘心地跟上去。

「爸比,我們到家了嗎?」

被薄寒池抱在懷裡小糯米突然醒了過來,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好奇地望著周圍,這裡應該就是爸比住的地方了吧!還不錯哦!只比美人師公的莊園差了一點點。

薄寒池垂眸,不著痕迹地解釋了一句:「你在車裡睡著了,我只好抱你進來。」

「謝謝爸比!」小糯米笑得很開心,「爸比,您現在可以放我下來了。」

薄寒池愣了一下,連忙將小糯米放下。

就在剛才,有那麼一瞬間,他還真把小糯米當成了自己的孩子。

「爸比,你住的地方真好看。」

媽咪說過,不管什麼時候,誇讚都是一種拉近距離的手段。所以他得多誇爸比,等時間長了,爸比肯定就會特別喜歡他。

小糯米又不傻,他能感覺到,爸比現在一點都不喜歡他。

薄寒池皺眉,沒有接話。

也就在這時候,張婉怡跑了過來,她指著眼前粉雕玉琢的小男孩,激動得幾乎說不出話來,這小男孩可是薄家的曾長孫。

薄寒池猜到了張婉怡想說什麼,為了避免繼續誤會,他睇了母親一眼,耐著性子解釋道:「這小男孩認錯人了,我已經帶他去警局做了登記,估計明天一大早他的父母就會找上門來。」

「不是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為什麼他叫你爸比?阿池,我剛才可是親耳聽到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