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發完保安之後,回來看到方大師的腳腕的那黑色的印記已經變淡。

“看來,是那個陣法起了作用了,既然破壞不了陣法,那麼咱們就得佈置下來陣法組織那些怨魂厲鬼進入學校。”方大師眼神堅定的看着我和張叔說道。

這可能是現在唯一的辦法了,就在方大師說話的時候,一聲讓人毛骨悚然的笑聲遠遠的傳了過來。聽到這個笑聲,我們三個人頭皮一緊,看來方圓百里的厲鬼真的已經開始往這邊聚集了。

“葉子,你繼續找,我和小張佈置陣法,趕緊。”方大師也不管自己身上的傷了,立刻起身拉着張叔就往學校門口跑去。

那些厲鬼的速度非常快,現在必須得趕緊佈置才行。

看到張叔和方大師跑過去之後,我也沒有閒着,再次朝着花壇的方向跑去,手中拿着張叔畫下來的草圖。這張草圖上,有所有的小旗子所在的位置,可是我們剛纔已經按照上面的位置找過一遍,但是根本就沒有找到。

現在讓我再按照上面的位置找的話,還是找不到啊,我拿着那張圖心裏急得團團轉。

反正毫無辦法,那不如我也來幫方大師他們的忙,佈置一下陣法,能抵擋一下是一下。於是,直接從口袋裏面掏出來十二枚銅錢,準備佈置十二都天門陣。可是剛逃出來,就有一枚銅錢掉在地上滾進了下水道里。 樂天看了看手機上這個陌生的號碼,他微微一愣。

「喂?」按下了接通建。

「你馬上給我回來……」局長迫不及待的說道。

「你誰啊?不好意思你打錯電話了。」

樂天啪的按下了掛斷。

局長愣住了,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機。

「怎麼了?」蘇紫萱奇怪的問。

「樂天居然敢掛我的電話?」局長眨了眨眼。

「你是不是沒有說你的局長?這傢伙平時電話很少的,不自報家門都會被他認為是推銷電話。」蘇紫萱幫樂天解釋道。

「是嗎?」局長懷疑的問。

蘇紫萱點點頭。

「那我再打一遍。」

局長又將號碼打了過去。

「你特么是不是有病?我給你三秒鐘時間給我解釋為什麼要一直給我打電話!否則我就順著電話信號過去揍你!」樂天破口大罵。

「我是山海市警局局長……」

電話里傳出這樣的聲音。

「我靠!你特么牛逼了啊……連我最親愛的局長大人你都敢冒充?你特么是不是不知道我老子其實就是個警察!你給我等著,我馬上就查你的號碼信息,老子讓你當騙子……」樂天笑呵呵的對著電話破口大罵。

另一邊的局長無語的看著蘇紫萱。

他早就按下了免提,所以一旁的蘇紫萱也能聽得到。

蘇紫萱就算是用腳趾頭想也知道這是樂天故意的,她看了看臉色怪異的局長,突然有點想笑。

「咳咳……樂天!真的是你最親愛的局長大人!我可以作證。」她開口說道。

「咦?老婆啊……」樂天的聲音傳過來。

局長臉色一變,他驚訝的看著蘇紫萱。

蘇紫萱倒吸了一口冷氣。

「你是不是瘋了?你胡說八道什麼!」她呵斥道。

局長制止了蘇紫萱,他對著電話說道:「樂天,你馬上回來……現在警局有大麻煩了,必須你來幫把手!」

「唔……好吧,等我吃完飯!」樂天說道。

重生之金融獵手 「吃什麼飯!等這件事忙完了,我請你吃大餐……」局長急的要拍桌子了。

「唔……」

樂天還在墨跡。

「你要是再不來!你這輩子別想見到你老婆了!」局長狠話都撂下去了。

蘇紫萱一愣,瞪著眼珠子看著局長。

「你想幹嘛?」樂天謹慎地問。

「我想幹嘛?我直接將蘇紫萱調離山海市警局……」局長威脅道。

蘇紫萱無語……

「我馬上到!」

電話里傳出樂天的聲音,局長看著已經掛斷的電話,瞥了一眼蘇紫萱。

「你跟我出來一趟。」他哼了一聲。

蘇紫萱心裡忐忑,這個混蛋樂天……電話里也胡說八道。

兩個人來到了局長辦公室。

「樂天喊你老婆是怎麼回事?你以前住的房子最近也不住了,我去找過你一次也沒找到人……房東說你已經退房了!怎麼回事?」局長看著蘇紫萱。

「叔叔……這是我的私事……」蘇紫萱無奈的說道。

「什麼私事?你都多大了!有男人了為什麼不和家裡說一聲?你不知道你爸媽對你的事很著急嗎?」局長哼了一聲。

「叔叔,我實話和你說吧,我其實是和樂天住在一起,他給我買了棟別墅……」蘇紫萱看著局長說道。

局長吸了口冷氣。

「別墅?」他重複了一遍。

蘇紫萱點點頭。

局長沉默了一下,別墅、一千多萬存款……樂天這小子這金錢攻勢挺足的啊!自己這侄女是根本不缺錢的,這都也被俘虜了?

「你們發生關係了?我可告訴你……」局長看著蘇紫萱想要教訓幾句。

「哎呀……我們沒發生關係,只是住在一個屋檐下,樂天那傢伙有多奇葩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們真的只是單純的住在一起罷了!」蘇紫萱急忙打斷局長的話。

「啊?只是住在一起?那你們這算是什麼?」

局長莫名其妙,自己的侄女貌美如花,這個世界上還有不吃魚的貓?

「我也不知道啦……反正別墅是我的名字,樂天所有的錢都在我的手裡,其餘的我們就什麼都沒發生……」蘇紫萱攤了攤手。

局長驚訝的看著蘇紫萱,現在這年輕人的感情生活都是這麼奇葩的嗎?

「行!這件事你們準備什麼時候公開?」他退了一步,不再逼問。

「不知道。」蘇紫萱搖搖頭。

「必須要知道!你如果不說……那我就告訴你媽了。」局長哼了一聲。

「別別別……叔叔,我媽是什麼脾氣你也不是不知道,那可是能把樂天強行綁架的主啊,反正我們一有消息我第一時間就告訴你,行不行?你先給我保密一段時間嘛……」蘇紫萱急忙哀求。

蘇紫萱是山海市警局局長的侄女……

這件事在山海市警局誰也不知道,這是蘇紫萱強烈要求的,因為她不想給同事留下一個自己是走後門的印象。

「這可是你說的……反正樂天這個傢伙我是不怎麼看好的,要不是他幾次拚死救了你,這事我第一個就不同意!既然是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看著辦吧!」局長終於點頭答應了。

蘇紫萱頗為尷尬的笑了笑。

「叔叔,現在擔心的不該是這個吧?那個孩子萬一真的找不到呢?」她擔心地問。

「哎,實在找不到,那我也只能騰地方了……大不了去小派出所當所長唄。」局長嘆了口氣。

蘇紫萱皺了皺眉,那怎麼行?那豈不是直接退了好幾級!

「砰……」

樂天一腳踢開局長辦公室的門,就這麼直衝沖的闖了進來,看到蘇紫萱這傢伙就直勾勾的看個不停。

「幹嘛?」蘇紫萱疑惑的問。

「沒事!」樂天回答。

蘇紫萱無語,這貨就不能正常點嗎?你不知道你現在在局長的眼裡已經是未來侄女婿的人選了嗎?

很明顯,樂天是毫無所覺的。

「樂天!這件失蹤案實在是已經到了火燒眉毛的地步了,你有什麼手段儘管施展,需要多少人手隨便你調!多少花費只要是正當的都可以……」局長看著樂天說道。

樂天點點頭,他倒是沒客氣。

「孩子失蹤的時候我就在場,情況我也算了解……人我也不用,你就把蘇紫萱給我就行了……」他說道。 本來今天出來就沒有帶包,這十二枚銅錢都是湊起來的,所以少一枚都沒有辦法。所以必須得趕緊那枚銅錢給撿起來。

幸好這下水道並不深,只要把那個蓋子揭開就可以把手伸進去,把那枚銅錢給撿回來繼續佈置陣法。

我也沒有任何的猶豫,立刻開始抓着那個方柵欄一般的蓋子。用力的抓了起來。本來以爲需要很大力氣纔可以把那東西拉出來的,沒想到還沒怎麼用力氣,這東西就已經出來了。就好像是之前已經有人拉開過一般。

沒有時間多想。現在必須得趕緊把那枚銅錢找到,佈置好十二都天門陣。來防禦那已經越來越近的鬼物。立刻把手伸進了下水道里面去,這下水道也就一米多深,只是排一些地表水而已,至於那些其他用水都會從地下管道里面排走。

讓我沒有想到的是,手剛剛伸進去。就摸到了一個很堅硬的小棍子。直接被我給拽了出來。看到這東西之後我也是一愣。沒想到,竟然會是和劉師傅家裏看到的一模一樣的小旗子。

看到這個小旗子之後。我終於明白了爲什麼之前在那花壇裏面根本就找不到這些小旗子,原來被他們佈置在了下水道里面。現在必須得趕緊找到其他的那些旗子,只有把這些全部拔掉之後,纔會讓陣法失效,不再對那些鬼物有吸引力。

把這個小旗子裝進口袋裏面之後,又在裏面找到了那枚銅錢,然後用最快的速度佈置下來十二都天門陣。接下來,開始在地圖上面的其他地方尋找剩下來的那些旗子,而且都是在下水道里面找。

剛找到三四個,就看到方大師和張叔所在的方向冒起了一道刺眼的光芒,這道光一閃而逝,緊接着就是一聲巨大的爆炸聲,幾乎整個財經學院都在顫抖。

按理來說這麼大的爆炸聲音,肯定會讓很多人都醒來,甚至覺得是地震的。可是財經學院裏面的那些學生們就好像沒有聽到一般,悄無聲息的,甚至我都懷疑整個財經學院除了我意外,就沒有剩下活人了。

朝着方大師他們那邊看了一眼,我並沒有過去幫忙,而是加快了速度去找剩下來的其他旗子。只有把這些旗子找到了之後,才能夠在對抗那些鬼物的時候,不把整個主戰場吸引到這財經學院裏來。

不得不說,張叔把那張圖留在我的手上非常正確,接下來找那些東西的時候非常順利,幾乎在十分鐘之內,把所有的小旗子都找齊了。

不過就在把最後一個小旗子找到的那瞬間,我看到了幾個黑色的影子從圍牆上飄了進來。那些厲鬼看上去面目猙獰,就好像是好些天沒有吃飯的惡狼撲進了羊羣一般,直接朝着學生宿舍那邊飄了過去。

現在可是晚上,幾乎所有的學生都在宿舍休息。如果這些厲鬼進入宿舍的話,那麼晚上肯定會有學生因此喪生。

所以我現在要做的,就是必須阻擋住他們幾個。

但是那幾個厲鬼都是在空中飄着的,我身上並沒有傢伙,就連銅錢都用完了,手中只有幾十個這樣的小旗子。

想到這小旗子,我靈機一動,這小旗子下面不是有銅錢的嗎,如果用這些東西直接扔出去,銅錢砸到那些鬼物身上,應該會有效果。畢竟這銅錢是至陽之物,對付那些厲鬼應該可以。

直接拿出一個小旗子,朝着飄在半空的厲鬼扔了出去。

下一秒鐘我傻眼了,扔出去的小旗子倒是阻止了這些厲鬼繼續朝着學生宿舍飄過去,可是把它們的注意力全部吸引到了我的身上。小旗子扔出去之後,沒有對那些厲鬼造成一點傷害,直接從厲鬼的身體中穿了過去。

這些小旗子本來佈置的就是陰陽相隔陣,而且這個陣法已經佈置了一段時間,小旗子的銅錢也被陰氣浸染了很長時間,況且還是在下水道里面。所以,銅錢上面的陽氣幾乎消失殆盡。

看到那些厲鬼朝着我這邊飄過來,我心裏也是有些毛骨悚然。本來這次過來,就沒有帶任何的傢伙事兒,手中的這些東西還不怎麼管用,一個人對上這些厲鬼,簡直就是雞蛋碰到了石頭,如果方大師他們不及時回來的話,我估計也撲騰不了多久。

雖然現在情況確實如此,但是我卻絲毫沒有退縮。

反正我還有最後的底牌,那就是我的血。雖然會讓我離死亡跟近一步,但是總比立刻就被這幾個厲鬼弄死要好的多。

那幾個厲鬼離我越來越近,我直接從手機來的那些小旗子當中弄出來了十二枚,準備再佈置一個十二都天門陣,把這幾個厲鬼圍困在裏面。這樣做有很大的風險,因爲這些厲鬼的速度太快了,而且佈置這十二都天門陣的時候,很有可能把自己也圍進去。

雖然最好的辦法是立刻佈置陣法把自己保護起來,但是如果放任那幾個厲鬼不管的話,很有可能在學校裏生靈塗炭。

也幸虧這十二都天門陣我用的比較順手,已經多次佈置,各種方位幾乎瞬間就能夠弄清楚。所以,就在一瞬間,我手中的七八個小旗子已經飛了出去,到了既定的位置。

但是我的速度還是慢了,還在我沒有把十二都天門陣佈置完畢的時候,那些厲鬼已經到了我身邊,朝着我的脖子狠狠的咬了過來。

我慌不擇路的順勢就地一滾,堪堪躲過了那幾個鬼物的獠牙。不過也並不是那麼糟糕,至少我滾到了佈置十二都天門陣的下一個小旗子應該在的位置,立刻把那個小旗子放了上去。

接下來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喘息時間,那幾個厲鬼朝着我圍了過來,我還是故技重施,又放上去了兩個小旗子,現在就只剩下了最後一個小旗子。可是我這次發現,自己根本就沒有辦法把小旗子放上去了,帶頭的那個厲鬼直接朝着我脖子要過來,根本就來不及擺脫。

我立刻擡起手擋住脖子,厲鬼的獠牙直接咬在了我的胳膊上,一陣鑽心的疼從胳膊上傳了出來,豆大的汗珠子立刻就從額頭上滾落下來。

這還不算,就這一耽擱,剩下的幾個厲鬼直接咬在了我的肩膀上腿上,用力的往外拉。這一刻我覺得自己,就像是要被撕裂一般。

可是我根本就沒有辦法擺脫這些傢伙,方大師和張叔也不知道在哪兒。現在我唯一能做的,可能就是用盡全力把手中還剩下的那個小旗子,扔出去到位置,把這個十二都天門陣給完成,把這些厲鬼給困在這十二都天門陣裏。

就在我用盡全力把最後一個小旗子扔出去,完成十二都天門陣的時候,我整個人閉上了眼睛,等待着死亡。我已經感覺到,自己已經開始全身麻木,胳膊腿都要被撕裂了。

而就在我剛剛閉上眼睛的瞬間,那些撕扯的感覺戛然而止,緊接着就聽到那些厲鬼悽慘的叫聲。

我心裏已經,立刻睜開眼睛。眼前的一幕,讓我有種絕處逢生的感覺。

只見糖糖的哥哥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在了我的身邊,那些厲鬼全部倒在了地上,身影慢慢的在變淡。而糖糖的哥哥嘴裏,還嚼着一條腿,那個樣子看上去,比倒在地上這些厲鬼更像是厲鬼。

不過看到糖糖哥哥的這張兇惡的臉,我卻感覺到無比的親切。

幾秒鐘之後,那些厲鬼消散在了空氣當中,糖糖的哥哥嘴裏的那條腿也隨之消散。

“你趕緊回去處理吧,這兒不適合你。”糖糖哥哥轉過身來,冷冰冰的看着我說道,不帶任何的感情。

我這個時候才感覺到渾身上下到處都疼,剛纔被那些厲鬼撕咬過的傷口,都已經開始發黑。剛纔是由於糖糖哥哥的出現,讓我震驚轉移了注意力,現在注意力回來,疼到我直接坐在了地上。

我這個樣子,還真的不太適合繼續留在這兒。不過讓我疑惑的是,爲什麼剛纔那些厲鬼已經咬到我的身上,沾上了血,都沒有任何的問題,難不成是我的血不管用,還是這些厲鬼對我的血又什麼免疫作用?

正在這個時候,發現方大師和張叔從外面朝着我這邊跑了過來。

他們看到糖糖哥哥出現在這兒也是十分的意外,不過看到我坐在地上受傷之後,立刻朝着我這邊跑了過來。

“葉子,怎麼回事兒?”方大師一臉擔憂的朝着我問道,邊問邊把我褲腿拉起來,我這才發現整條腿都已經有些發黑。

滅絕師太的美麗春天 看到這情況,方大師也是臉色一變,趕緊讓張叔拿出來幾張符和銅錢,把銅錢包在符裏面,手腕一翻轉符就燃燒了起來。當那些符燃燒完畢之後,把銅錢直接按在了我的傷口上。

這一下子,可要比剛纔那些厲鬼咬在我的身上還要疼,那灼熱的銅錢按在傷口上,傷口火辣辣的疼,要不是我當機立斷默唸清心咒,自己就被疼的昏過去了。 局長馬上給蘇紫萱使了個眼色,蘇紫萱站到了樂天的旁邊。

局長看了看這一對男女,他突然有種錯覺,這怎麼這麼像一對金童玉女啊?

樂天和蘇紫萱離開了局長辦公室。

「現在查到什麼了?」樂天問。

「什麼都沒查到……天眼監控裡面也沒有發現這個小女孩的影子,海警和我們派出去在周邊尋找的人都沒有發現這個女孩的身影!這個孩子簡直是就是憑空失蹤的……」蘇紫萱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孩子的父母呢?」樂天問。

「應該還在會客室!這是一個準備在本市投資幾百億的一個大企業家……如果這筆生意泡湯了,別說局長了,市長都有責任!」蘇紫萱沉聲說道。

樂天點點頭。

「去見見孩子的父母。」他說道。

蘇紫萱和樂天來到了會客室,那一對男女就在裡面,看到樂天走進來,兩個人的臉上都露出了驚訝的神色。

「是你……」女人看著樂天。

樂天點點頭。

「兩位不要著急……現在這個失蹤案由我來處理!我可以問兩位幾個問題嗎?」他坐了下來。

顧建看了看樂天。

「可以。」

「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樂天……您就是顧建?」樂天問。

顧建點點頭。

「平時您的孩子學習成績怎麼樣?」樂天問。

顧建一愣,這個問題他無法回答,因為一心忙於生意,孩子的學習和生活狀態他都是不清楚的。

「還不錯……每次考試都是班級前十名。」孩子的媽媽開口了。

樂天看了看這個女人,點了點頭。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