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江浮沉的躲藏點給林絕發了過去。

羅豹哼道:“要躲你們躲,我現在要去蘇家當董事去了,我看林絕怎麼動我。”

林幫總部。

萬隆和洪霸都急躁得不行。

“老弟,各大世家已經行動了,滅了新月社這個大功,可不能讓世家們得逞啊。”

“這些不要臉的世家,真特麼噁心,新月社被我們重創的,他們到好,這個時候出來撿漏。”

林絕依然穩如泰山:“不慌,江浮沉不是那麼容易落網的,何況他身邊還有一個彭老,八品高手,這些世家去了也是送死。”

雖然覺得林絕說得有道理,但兩位地下幫會的大佬還是急。

林絕笑了笑,也沒說什麼。

園主夫人突然看了他一眼,眼神帶着詢問。


林絕點了點頭。

兩人心照不宣,園主夫人知道,林絕是在等韓老的傳信。

當收到韓老的傳信後,林絕立刻站起:“出發。”

萬隆和洪霸無比的興奮,這將是歷史性的一刻。

攻打新月社。

“我們不去新月社總部。”

林絕突然道。

兩人都愣住了,不懂林絕這什麼意思。

林絕笑道:“你們想,江浮沉會乖乖呆在新月社總部等我們去要他老命嗎?”

“老弟你的意思是,江浮沉要跑?”

洪霸驚道。

如果江浮沉真的要跑,他們還真無法。

林絕搖頭:“現在他走不了,這京城上下都盯着呢,江浮沉只是藏起來了。”

“那怎麼辦?我們不知道他藏哪裏啊?”

萬隆皺眉問道。

“我知道。”

林絕神祕一笑,沒多說。

萬隆和洪霸心頭震驚,但都是聰明人,沒問出來。

只是心頭都如明鏡,林老弟,絕對在新月社有內線。

林絕帶給他們的驚喜實在太多了,且都是令人意想不到的那種。

wWW ●TтkΛ n ●C〇

在新月社安插內線,他們不是沒想過,甚至去做過。

但沒用。

而林絕,神不知鬼不覺就做到了。

兩個地下大佬不服氣不行。

“等新月社拿下,京城地下幫會,就尊林老弟爲主吧。”

洪霸悄聲給萬隆遞了一個消息。

萬隆嚴肅點頭:“老哥你說得是,我沒異議。”

新月社總部,陷入了硝煙中。

世家中人大舉前來,卻撲了個空。

江浮沉不在,且新月社值錢的東西都搬走了。

毛都沒剩一根。

最後,一個個破口大罵中離開。

而在另外一邊,一行人悄然來到一處隱祕的高檔會所。

這裏,便是江浮沉的藏身之所。

即便是逃命,江浮沉也不忘記享受。

會所門口的兩個大漢氣勢凌厲的盯着來人:“你們是什麼人?這裏是私人會所,沒有邀請就請回吧。”

“呵呵,好大的口氣,沒有邀請,老子就是要來,你們能如何?”

洪霸冷笑中走出,一門之主的氣場壓了過去。

看門的兩個大漢大驚,“你是龍虎門門主?”


連忙朝剩下的人看去,他們最怕的還不是這人,而是林幫之主。

當看到最中央那人時,兩個大漢額頭上就冒汗了,使勁吞嚥着口水:“林……林幫主,你也來了?” 林絕冷冷道:“不想死,就乖乖滾開。”

“你去報信,我攔着。”

其中一個大漢快速吼道,然後朝林絕撲來。

另一個則轉身就逃去報信。


萬隆陰笑:“找死。”

小刀會一個長老一掌就劈了過去,那大漢一聲慘叫,血流如注,倒地上起不來了。

“不用追,這裏已經被包圍了,江浮沉逃不掉。”

見小刀會那長老要追,林絕淡淡說道。

一行人以林絕爲中心,走進了會所。

會所的密室中,江浮沉不等屬下來報信,就驚駭地從牀上跳起來。

牀上還嬌滴滴的躺着一個洋妞,嫩白若隱若現。

“該死,他們怎麼會發現這裏?”

江浮沉咆哮了:“彭老,保護我撤退,馬上。”

江浮沉方寸大亂,連衣服都沒穿,就朝密室大門衝去。

密室裏還存放着新月社的全部錢財,堆起來如同小山。

只是這一刻,江浮沉已經管不上了。

“彭老,你死哪裏去了?”

江浮沉邊跑邊喊,“韓老,韓老,你呢,你特麼也給我死了嗎?”

沒有一個人迴應。

江浮沉猙獰了:“畜生,都是畜生,老子殺光你們。”

這一刻,他叫天天不應,心頭徹底慌亂。

砰!

江浮沉剛衝到逃生的後門,就倒飛了回來,全身如同要散架。

門被人粗暴地踹飛,剛好砸飛他。

京城地下幫會三巨頭緩緩走了進來,在林絕身邊,是神祕誘惑的園主夫人。

“江浮沉,同是京城地下一幫之主,新月社沒了,你自裁吧。”

林絕看着來不及穿衣服的江浮沉,淡淡說道。

“林絕,你當真要對我趕盡殺絕?”

江浮沉不甘。

讓他從新月社的椅子上突然掉下來,這種感覺,比殺了他還難受。

林絕冷笑:“你覺得,你有選擇嗎?”

江浮沉慘笑,是啊,他有選擇嗎?

沒有。

一絲一毫也沒有。

“我江浮沉縱橫京城三十年,一直都是站在巔峯,踩踏其他人的。”

江浮沉蒼涼道:“沒想到啊,最後會栽在你這個來京城沒多久的人手裏。”

林絕沒說話。

滅絕在他手下的大佬太多了,就算是國王,也在他面前自縊過。

因此,林絕對於江浮沉的感慨,不爲所動。

“林絕,我雖然恨你,但我也敬你。”

江浮沉仰天長嘆:“死,我江浮沉也是鬼雄,但我祈求來生,不要再遇到你。”

他一把抽出身後的武器,對着太陽穴,狠狠按下。

砰!

血花四濺。

洪霸和萬隆怔怔的。

壓在他們頭上的地下之王,就這樣自絕了。

臨死前,他手上的武器,本可以對着他們這些人。

但江浮沉沒有,而是選擇了用來自裁。

洪霸和萬隆很清楚,江浮沉之所以這樣做。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