掛在路邊的幾盞燈籠像極了閃著熒光的蟲子,風一吹便晃了幾下,隱隱地透出幾分荒涼。她隨手取了一盞燈籠,憑着記憶往偏門走去,一路上如她所想,別說人,連個鬼影子都看不到。

「扣扣——」她身子矮小,陰陰都十歲了,卻和八九歲的孩子差不多高,站在門下,艱難地扳動着頭頂的門環。

響了兩下,裏面傳來了動靜,有一道懶洋洋的男音出聲,帶着幾分剛睡醒的懶意,「誰在外面?」

她抱着燈籠,黃色的光暈將她的影子拖得老長,門后吱呀一聲,一個人影從門縫中逐漸顯露出來,那人正忙着推門,嘴裏叼著一根狗尾巴草,她聽到那人含糊地說着:

「柳兒,你找到小姐了?小心容姑姑等會要掀了你的皮……」

她故意將燈籠抱得更高了些,布著傷痕的小臉被光照出幾分滲人的恐怖來,容三晉懶洋洋地抬起頭,正好奇這平日裏早就要因為他動作慢,而破口大罵的柳兒怎麼一言不發,卻看到一張滿臉是血的臉出現在他跟前。

「鬼……鬼啊!」

她看着眼前大約十七八歲的少年嚇得往後退了好幾步,「小姐變成鬼回來了——」

因為沒注意身後的門檻而一頭栽了下去,他嘴裏發出的尖叫將身後黑暗裏的燈火都驚亮了。

妗九么將手裏的燈籠吹滅,隨手扔到一旁,拍了拍手,大搖大擺地進了門。 蟲鳴聲陣陣,荊棘亂叢生。

獵魂森林外圍,距離葉問等人所在半里之外。

唐三正站在一棵大樹的樹冠之上全力運轉着紫極魔瞳。

「三哥,都過去這麼久了,六舍的那個貴族子弟還沒吸收完魂環嗎?」

「是啊,這塊區域早被咱們摸遍了,別說合適的百年魂獸了,就連一隻十年魂獸都沒看見!再等他們,今天就白來了啊!」

聽到樹下兩個小弟的抱怨聲,唐三也只能無奈的皺了皺眉頭嘆道:

「約好的事情,怎麼能言而無信?再等等吧!」

一起進來快兩個小時了,葉問那邊拔了頭籌,獵得了合適的魂獸,自然要及時就地消化。

而他們這一隊三個人,就只能隔着幾百米慢慢等待,啥也幹不了。

「可是「……」

「行了,你也少說點,沒看見三哥都說等了嗎?「

「好吧……」

唐三借力幾下重新躍上樹冠,剛想施展紫極魔瞳繼續查看葉問那邊的情況。,眼角的餘光卻突然看見天邊飄過來的一團小黑點!

嗯?

唐三本能的察覺到這些黑點似乎有些不對。

因為這些黑點居然在快速靠近這裏!

幾個呼吸后,唐三驚恐的看着幾百米外天空上成群結隊的禿鷲魂獸,扯著嗓子吼道:

「快!天上有魂獸來襲!快隱蔽!」

說完他自己轉身就要躍下樹冠,只是在轉身的剎那,他突然看到巨大的樹冠枝繁葉茂處,一圈草木叼成的鳥巢豁然出現。

唐三:……

感情是自己誤闖到人家老巢了。

看着天邊越來越近的那群禿鷲,唐三知道,這一戰肯定是難免了。

希望,這些禿鷲只是些普通的百年魂獸吧……

根據學院教授的理論知識,敢在天上飛的大搖大擺魂獸,很少會有低於百年的!

真要有,要麼是天賦血脈絕佳的「獸二代」!

要麼就是運氣好一直沒被幹掉的「傻白甜」!

當然,第二種和第一種同樣稀少,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已經釋放出藍銀草武魂的唐三默默想到。

………

………

半里之外,六舍的營地。

隨着天賜卡牌上面最後一絲光芒也被葉問吸進體內,整張卡牌瞬間化作縷縷糜粉,消散在天地之間。

卡牌消散之後,兩圈紫色的魂環也從葉問身上緩緩升起。

不同的是,一圈為淡紫色,一圈為深紫色。

「……唔,整整六千年,我猜的果然沒錯。」

收起兩道紫色魂環,葉問放出武魂飛劍,靜靜的感受了片刻后,滿意的笑了。

相對於第一魂技來說,自己剛剛得到的第二魂環獲得的魂技,才算是初步將飛劍這超級武魂的攻擊能力開發出來了一小部分……

六千年的魂環也給葉問一口氣增加了四級魂力,現在的他,已經是一名真真切切的二十四級大魂師!

魂力濃厚了許多,第一魂技的御劍飛行也從只能御劍半分鐘提升到了三分鐘。

魂(財)力(富)自由不是夢!

無人可以跟他分享心中的喜悅,他只能自己心中暗爽了一把!

前方,聾羊的眼皮子突然間跳了跳,應該也是快要完事兒了。

「現在,我該失蹤了,嘿嘿嘿!」

葉問收起奇石,在聾羊睜開眼睛之前一個踏步就消失在茫茫叢林中……

他必須得消失一陣子,做出偶得第二魂環的假象。

至於大家信不信。

反正我都找了個借口了,愛信不信~

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了,聾羊醒了后大家就圍了過來,只是讓他們奇怪的是,和聾羊一直在一起的葉問卻不見了!

這麼一搞,所有人也沒心思盤問聾羊新得的第一魂技,三三兩兩的又全部散開找葉問了。

而巧得不能巧的,葉問沒找到,卻發現了七舍的唐三幾人正在和一群禿鷲魂***)鋒!

嗯,說是交鋒或許有點勉強。

因為唐三正在被幾隻禿鷲壓着打,他那倆個小弟沒有魂環與魂技,連搭把手的資格都沒有,全部躲著唐三的背後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雖然沒有葉問的命令,但因為來時有着約定的緣故,蕭塵宇和小舞商量了一下,還是決定支援唐三。

葉問不在,年齡最大,性格最沉穩的蕭塵宇當仁不讓的接過了指揮權。

「兄弟們!開武魂!上!」

蕭塵宇話音才落,青狼剛剛附體,還沒等他有下一步動作,剛剛晉陞魂師的聾羊已經揮舞著金剛棍風一般的對着一頭正準備偷襲唐三側面的禿鷲魂獸沖了過去。

「雜毛鳥!吃爺爺我一棍!第一魂技:千鈞一擲!!」

聾羊人還在半路,身上纏繞的黃色魂環就猛的一亮,手中一米多長的武魂棍子竟瞬間又暴漲了一截,被其脫手扔出,帶着絲絲風雷之音砸向了禿鷲!

「聾羊兄弟小心,這些禿鷲最低都是百年魂獸,沒有那麼容易受……」

看着六舍的人跑來支援,已經快要支撐不住的唐三頓時大喜過望。

只不過這些禿鷲極其厲害,又佔了飛行的便利,要不是自己魂力高達十九級再加上千年魂環提供的纏繞魂技確實威力非凡,自己估計在第一下接觸的時候就被鳥爪分屍了!

這位剛剛晉陞魂師的聾羊兄弟,就這麼冒冒然的衝過來,恐是要吃大虧啊!

他有心提醒,但話剛出一大半,就看見了聾羊一棍子掄上去,直接敲碎了一隻躲閃不急的禿鷲魂獸腦殼,白的紅的霎時四散噴出,讓人看着噁心至極。

太暴力了!

場中發生了如此血腥的一幕,戰鬥也被迫摁了暫停。

禿鷲們拍打着翅膀回到了天空,用仇恨,嗜血的目光死死的盯着一擊之後在原地喘著粗氣的聾羊。

失去了一個同伴,這群禿鷲大概率的可能要和他們死磕了。

「卧槽,你小子的第一魂技是真可以啊!」

目睹了全程經過的唐三和蕭塵宇等人,用羨慕的眼光盯着聾羊身上環繞起伏的黃色魂環,。

一棍一隻百年魂獸,強!

「嘿嘿嘿,那都要感謝老大,要不是他,咱怎麼能像現在這樣牛B?」

恢復了片刻的聾羊,再度持棍橫立,驚的天上的幾隻禿鷲魂獸毛都豎起來了!

正是青春年少時,我不膨脹誰膨脹? 「羅綺,一個演員,問我下個月有沒有興趣接一個工作。」季宛宛看著他不滿的情緒,就知道對方想說什麼,立馬簡而意駭的先說。

「你要去?」顧欒問。

「不去。」季宛宛一笑,她這次工作完得休息,連續工作可不是她的風格。

「嗯,你餓了嗎?想吃什麼?我讓廚房給你做。」顧欒撐著的臉上,低垂著的睫毛下,像黑水晶一樣閃爍著的深邃雙眸。

季宛宛軟趴趴的靠著他,聲音軟綿綿的,「西海那邊的肉圓,豫園的干煸燒肉,百樂燒烤,金家烤魚,我都想吃!」

「好,你等我。」顧欒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

季宛宛看著這人離開,還以為他起碼要兩個小時才能回來,可不到五分鐘他就過來繼續抱著她。

季宛宛憋聲,「你不是去買了嗎?怎麼這麼快?」

顧欒同樣蹭了蹭她的發頂,「我打電話讓人去買了。」

季宛宛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可憐的李秘書,真是對不起李秘書。

「我想去外面的搖籃上面。」季宛宛仰著頭,伸開雙手。

顧欒哼了哼,把她抱過去。

陽台外的風景很好,裝修走簡約風,白色搖籃上,放了兩個毛絨絨的白色抱枕。

季宛宛舒服的靠著顧欒,突然覺得歲月靜好,「你公司的事情還好嗎?」季宛宛想起她以前好久沒去他公司了,這段時間忙自己的事情,那天的事情她都忘了告訴顧欒,也不知道來不來得及。

「公司很好。」顧欒玩著她的頭髮,在手指里一卷一卷的,根根分明的手指很是白靜修長,穿在烏黑的秀髮裡面有種異樣的舒服。

季宛宛看了看他的表情,顧欒像是瞬間懂了,雙手抱著她的腰,「想說什麼?」

「那個,莫閑鄞來找過我。」季宛宛想了幾秒,還是把這件事告訴他。

「他說了什麼?」顧欒臉色並不太好看,目光都變得冷凝了起來。而不太好的原因季宛宛沒有多想。

「他讓我把簽好的合作讓給他一半,我拒絕了。」季宛宛實話實說。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