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着,我彷彿被拉進了一個黑暗的虛擬空間,有個特別呆萌精緻的小男孩圍着我身邊轉起來,他似乎非常開心,一邊跑,一邊仰起小臉對我笑,嘴裏不停的喊我:媽媽….媽媽….

跑了一會兒,他停下來睜着一雙無辜的大眼睛看着我,問:“媽媽,你不喜歡我嗎?”

那副可憐兮兮的樣子,弄得我心都快化了,差點就蹲下去把他抱在懷裏,可是我又想起來他只是只小鬼,而且,他很殘忍。就狠了狠心,站在那兒沒動。

他的笑凝固在嘴邊,身上散發出冷冷的氣息,語氣也不像剛纔那般輕快,他一字一句的說道:“媽媽,我不會讓你丟下我的!”

很堅定,也很肯定!

似乎他已經斷定我不可能把他從肚子裏拿出來。

說完這句話,他又不甘心的看了我一眼,跺跺腳從我面前跑走了。而我,身上也突然一熱,頓時從黑暗中清醒過來。 這個小鬼怎麼這麼厲害,輕輕鬆鬆的竟然就把這個女鬼給殺了!看來,我想把他從我的肚子裏送走也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兒。

我懷着心事慢慢的走到打車的地方打了個車回家。從車上下來的時候,我遠遠的看見一個身材修長挺拔的男人站在小區門口的路燈底下,他穿着板正的西裝,雙手插兜,似乎在等人。

過路的人都不由自主的朝他看過去!沒辦法,這麼美的畫面,誰不喜歡呢?多看一眼是一眼。

我也朝他看過去,這一看,我才發現,這男人不是別人,是劉旭倫。

真難得,平時他都穿警服的,今天竟然換西服穿了。不過不得不承認,他穿西服更帥一點。

其實劉旭倫長得真的挺帥的,又一臉正氣的樣子,真的挺養眼,只是平時他穿着警服,又一臉生人勿近的樣子,讓人有點不敢靠近。

我記得警察局裏的小李說過,劉旭倫是典型的官商二代,他爸是隔壁市的一個職位很高的官,他媽是思美人影視老總,本來他可以直接回公司做老總什麼的,可是人家雖然家境優渥,偏偏不願意靠家裏,硬是自己考上警察,然後一步步走到了今天的職位。

說實話,我很佩服他的,現在的人,家裏很普通的都不願意奮鬥偏偏留在家裏啃老,而劉旭倫,要顏值有顏值,要身材有身材,要資本有資本,要家世有家世,可,人家偏偏腳踏實地,充分發揮艱苦奮鬥精神,從基層走起,踏踏實實的闖出來自己的一片天!成爲令人驕傲的人民警察!這難道,不令人動容嗎?

反正,我聽完差點哭出來!

嗯,我還聽說,他是本市第二受歡迎的黃金單身漢!

第一當然是江澤。

其實我還挺好奇的,江澤不是有未婚妻了嗎?怎麼還能算單身漢呢?後來我想了想,可能是大家覺得只要他沒結婚,大家就都還有機會吧!

我朝他擺擺手喊了一聲“劉旭倫”,問他怎麼站在這裏,是那個失蹤的孕婦有消息了嗎?

誰知道,劉旭倫慢悠悠的朝我走過來,語速不快不慢的說道:“我是來找你的!”

找我?

“我來問你,到底什麼時候開始幫我查案?還是說,你又要反悔了?”劉旭倫低着頭看我,眼眸深邃。

他個子很高,這樣低着頭看我,一種居高臨下的不適感朝着我壓過來。他卻不自覺,反而又朝我逼了一步,嚇得我心底小鹿亂跳。

劉警官,你一定不知道自己現在這幅樣子,有多……誘惑無知少女吧!

咳!好吧,我已經不是無知少女了!

不過這也不能阻止我心跳加速,呼吸不暢,總而言之,此刻的劉旭倫警官,莫名其妙的有種致命的吸引力!

哎呀,我在想什麼呀!我狠狠的搖了搖頭,甩掉腦海裏奇怪的想法,故作鎮定的對劉旭倫問:“你專門來這兒等我就爲了這個? 電網大師 你怎麼不給我打電話啊?”

劉旭倫挑了挑眉,訝異的問道:“打電話有用?我記得我上次打過,你也答應了我會去,可並沒有等到你啊!”

好吧!我裝作沒聽懂他話裏的暗諷。上次我確實答應他了會再去警察局找他報道的,可誰知道我會又遇到了麻煩呢。

自身都難保,還怎麼幫他辦案?

更重要的是……我心有餘而力不足啊!

我想了又想,猶豫了又猶豫,張開嘴又閉上,閉上了又張開,最終,我還是決定向他坦白一件事。

月好眉彎z 我斟酌了一下用詞,又控制了一下臉上的表情,確定自己看起來確實已經是翻然悔悟,知錯回頭的樣子之後,才緩緩開口說:“劉警官,其實我不去警察局是有苦衷的!有件事,我一直瞞着你。”

劉旭倫“哦”了一聲,難得露出溫柔的笑意,他說,那你說說,你到底瞞着我什麼呢?

“也不是什麼很嚴重的事兒,就是……其實……我根本不是羌靈子的徒弟,我根本不認識她,連見都沒見過她。我是爲了讓你同意我幫你查案才撒謊的。”我閉着眼一口氣說完,也不敢擡頭看他,生怕他會把我當做招搖撞騙的騙子給抓起來。

“但我發誓我沒有惡意!”我又傻傻的補充了一句。

當初,江澤讓我以羌靈子徒弟的身份參與警察對皇冠酒店兇殺案調查的時候,我確實想參與進去的,特別是當我發現這個案子和小琴的案子有聯繫的時候,我就更下定決心留在警察局參與調查了!

當時我自負的想,反正我現在沒有工作,腦子又這麼聰明,閒着也是閒着,不如去查案刷點成就感。何況,我有江澤這個神助攻!有他幫我,我怕啥?

可是後來看完羌靈子的筆記,我突然發現她教的這些東西我根本不可能學會,我沒有這方面的天賦,什麼也不懂,如果到時候辦案真的需要這方面的人,而我什麼都不會,不是耽誤警察辦案嗎?更何況江澤現在不在我身邊,也沒打算幫我,完全是放任我自由成長的態度!

想來想去,我覺得我還是別去耽誤他們比較好。

“這件事我早就知道了!”劉旭倫看了一眼腕上的手錶,問:“我們一定要站在這裏說話嗎?”

他示意我往旁邊看,我疑惑的轉過頭,發現旁邊竟然有一大羣人偷偷摸摸的伸着頭看我們,一副狗仔上身的感覺。就連門衛大爺也從警衛室的窗戶裏伸出頭,樂呵呵的看着我們笑。

看到我看他,他還朝我問:“小方啊,這是你剛交的男朋友?小夥子不錯,長得真帥,有我年輕的時候的風範!”

說完,似乎想起了自己年輕時候有多麼風光無限,臉上竟然出現了可疑的紅暈。

我想起來趙大媽說過,門衛大叔年輕的時候,確實是一個遠近聞名的大帥鍋。

不過,大家真的好八卦啊,我此時只慶幸趙大媽不在,否則,這件事不知道要被她編成多少個話本了!

我趕緊拉着劉旭倫遁了……

遁到了我家裏。

我本來想給他倒杯茶,畢竟來者是客,好歹也要拿杯茶啊飲料啊什麼的招呼一下的,可惜,家裏連杯白開水都沒有!

我悻悻的從冰箱裏拿出來一個不知道放了多久的蘋果,問:“你渴嗎?要不然,吃個蘋果吧!”

我本來猜到他不會吃的,就算他是個勵志的、不願意靠家裏的、獨自奮鬥的、發揮艱苦精神的富二代,那他也是個富二代啊,從小養尊處優、吃香喝辣!怎麼可能看上我這麼一個爛蘋果呢!

就像江澤,作爲富二代裏典型的龜毛挑剔代表,他一般都會對我家裏的所有東西都很嫌棄。

所以,我已經做好了他拒絕的準備!然後,我就會拿回那個蘋果自己吃!

畢竟,在外面晃了一圈,沒吃飯,我又渴又餓的!

可是,匪夷所思的,劉旭倫竟然伸出了他白皙修長的手,從我手裏接過了蘋果,然後淡定的對我說了句謝謝。

那指尖圓潤又幹淨,害得我差點就朝他搶過去!

我舔了舔嘴脣,接着剛纔的話題問他:“你知道我不是羌靈子的徒弟,還要我回去?可我什麼都不會!抓鬼更不會!”

“雖然我討厭江澤,但我相信他選擇你來幫助我,一定有他的道理!”劉旭倫聽了我的話,只淡定的說了這麼一句話。

我心裏奇怪,既然他知道我不是羌靈子徒弟,爲什麼還這麼熱情的邀請我呢?僅僅因爲我是江澤選擇的?他不是很討厭江澤嗎?我記得他之前甚至也很討厭我。

“怎麼樣?還有什麼問題嗎?要是沒有,請你明天和我一起去新龍潭看看。”他靜靜的等着我回答。

我爲難的看着他,沒說話。說實話,既然劉旭倫不介意我不是羌靈子的徒弟,我很想和他一起查案,因爲我答應小琴,會幫助她查出兇手,可是,我現在這種情況,真是泥足深陷。肚子裏裝着個小鬼,還時不時受到一個變態的恐嚇,我哪有精力再幫他辦案。

劉旭倫看到我這幅表情,朝我問:“還有什麼問題?”

我長長嘆了口氣,憂愁道:“我也很想幫你查案,只不過我現在自己都不知道怎麼幫自己,又怎麼有心情幫你呢?”我把我最近被一個變態恐嚇的事兒告訴他,但隱瞞了我肚子裏有小鬼的事兒。

他聽完,疑惑的問我,既然被這個變態逼的快崩潰了,爲什麼不報警?反而一直忍受?

唉,我苦笑一聲,我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不報警,估計我下意識的覺得警察也幫不了我吧!不過這句話我肯定不會對警察劉旭倫說的,那樣會顯得我不相信他,質疑他的能力!

我對他說:“我覺得警察每天那麼忙,我這種小事兒還是別麻煩警察了”

他聽了,皺了皺眉,義正言辭道:“方媞,你這種想法很不對,我們警察就是爲人民服務的,怎麼能說麻煩呢!別人連夫妻不和都報警處理,你被別人恐嚇這麼大的事兒,居然怕麻煩警察!要是所有人都像你這麼想,我們警察不知道會清閒多少!”

他這話說的,我頓時覺得自己好像很偉大的樣子,不過如果他知道其實我只是不相信警察的能力,不知道他又會是什麼表情!會不會後悔說出這些話? 這時候,我的響了起來,我看了一眼,正是那個變態的匿名電話。

我問劉旭倫怎麼辦。

他直接從我手裏拿過,開了免提放在我耳邊,我嚇了一跳,就聽見電話那頭變聲過的恐怖聲音用一種下流的語氣問我,“美女警察,我上次說的你考慮的怎麼樣了?共度良宵一場,我就放過你,怎麼樣?”

我臉色紅成了豬肝,畢竟旁邊還站着一個男人在和我一起聽這麼下流的話,我不知所措的偷偷看了劉旭倫一眼,發現他也沒比我好到哪去,一張白皙的臉也爬上了點點紅暈,不過他僞裝的很好,冷靜的用脣語告訴我:套他信息。

我只好裝作鎮定的對着電話裏的變態問:“你叫什麼名字?是本市的嗎?”

電話那頭呵呵笑了一聲,問我是不是想知道他是誰?他可以給我發一張他的照片給我!

我一聽,頓時驚喜起來,這個變態居然這麼囂張,他不怕我拿着照片去報警嗎?我完全可以告他恐嚇加性騷擾!

不過事實證明我還是太嫩太單純了,把人家想的都太傻了!

正在我爲變態答應發照片而欣喜的時候,傳來一聲來短信的提示音,劉旭倫劃開就先看了起來!

我這才發現剛纔一直是他在幫我舉着。

不過,不知道爲什麼,劉旭倫一看完照片,他的臉就莫名其妙的紅了起來,紅的幾乎滴出血來。

我困惑的朝他問:“怎麼了,難道變態是個美豔不可方物的人妖?”要不然,劉旭倫幹嘛害羞成這樣?

我朝他要,他卻尷尬的朝我勸道:“你還是別看了好!”

不看?

那怎麼行,我一定要好好看看這個變態長什麼樣!我一把搶過來,劃開看起來,然後……我也臉紅的快滴出血來……

照片哪裏是那個變態的照片,分明是一個穿着那種情,趣,警服的女人,最噁心的是,這個圖片是動圖,那女人擺出來超級羞恥的姿勢,舔着手指淫蕩的說了句:我要!

而且“我要”兩個字是用紅色的字體彈出來的,特別醒目。

接着,變態的電話又打了過來,我手一抖,竟然又按了接通鍵。

他用一種邪惡的聲音問:“怎麼樣?喜歡嗎?不如你也照這個姿勢給我拍張照片吧!”

拍你妹!

我又羞又惱,急得直跳腳,我朝電話那頭罵道:“你個死變態!最好別讓我抓住你,否則,我絕對把你大卸八塊!我要殺了你!!!!”

迴應我的,是對方哈哈哈的愉悅笑聲,他用別有滋味的語氣說“歡迎你來殺死我!我等着你!”

我氣得直接把給摔了出去,在牆上彈了一下,掉在地上摔成三半。

我楞了一會兒,突然意識到這是我的,趕緊又跑過去撿起裝好,心疼的差點吐血!

幸運的是,質量還算好,打開還能正常開機。

劉旭倫本來因爲那張照片很尷尬,現在看我這幅樣子,一時沒忍住笑了出來。

我朝他翻了個白眼,聽到他對我說,讓我別擔心,他很快就會幫我抓到這個變態!

他的語氣很肯定,也很自信,他說,雖然那些靈異案件讓他束手無力,但是隻要是常人作案,他還是自信能很快抓住他的!

他說明天會幫我在門口裝個監控,只要對方再來送快遞,一定可以抓住他。 藥王侯爺姑娘不稀罕 而這種騷擾電話,可以不用再接。

我也沒打算再接這種電話,我發誓,讓我抓住這個變態,我一定讓他再也不能人道!

第二天,劉旭倫果然帶了個微型攝像頭過來,然後幫我裝到了門口隱蔽的位置,而我通過房間的電腦,可以清晰的看清楚外面的一切情況。

這樣一來,只要送快遞的過來,我就能立刻衝出去人贓俱獲!

可是不知道是那個變態警覺了還是怎麼回事,我在電腦前面坐了一天,也沒看到他再來我門口送快遞。

難道他不打算送了?

我煩燥的坐在電腦前面抓頭髮,這時候劉旭倫給我打電話說讓我和他一起去一趟優廉超市,那裏發生了一起命案,他在我家樓下等我。

我想着反正這個變態估計今天不會再來了,就答應了和他一起去。

他今天沒有開警車,而是開了一輛藍色的小轎車,路上,他大致和我說了一下情況,大概就是今天六點左右,在優廉超市的二樓女衛生間裏,有個女人死了。

六點正是超市人多的時候,而二樓廁所只有四個位置,所以有很多人在那排隊上廁所,可是最裏面的那個廁所從始至終門都沒打開,有個大媽就對着那個廁所敲門,問有沒有人,到底什麼時候出來,裏面的人也不說話,又過了一會兒,大家發現從那個廁所門底下竟然流出血來,而且越來越多,大家感覺出事了,嚇得趕緊找超市的工作人員,工作人員把門撬開,發現一個女人坐在馬桶上,翻着白眼,脖子被割了一條大口子,血已經淌了一地。

我和劉旭倫到的時候,超市已經掛出了暫停營業的牌子,外面拉着警戒線,門口一羣人正在鬧,應該是死者的家人,說讓超市給個說話!

這時一個化着濃妝的女人走了過來,她戴着一副黑色墨鏡,身後面跟着兩個身材魁梧的保鏢,看起來十分盛氣凌人!

隨後,一個背影讓我有點熟悉的男人一路小跑着追了過來,他站在女人身邊,一副唯唯諾諾的樣子。女人不經意的透過墨鏡看了他一眼,似乎十分不滿。

我想了想,記起來這個男人是王亮,小琴的前男友,之前他還給過我他的名片,那時候我本來想從他身上開始調查殺害小琴的兇手的,後來一忙就把他忘記了!

不過,這個看起來讓他很害怕的女人,是誰呢?

“她叫宋潔,是這家超市的董事長,旁邊是他老公,叫王亮。據說王亮家庭條件並不好,和宋潔結婚之後一直很怕她。是個典型的妻管嚴。”劉旭倫看出來我的困惑,主動開口跟我解釋了一下。

原來她就是王亮的老婆!確實,她整個人散發出來一種強勢的氣勢,怪不得王亮這麼怕她!估計他能這麼快升到經理的職位,肯定和他老婆的幫助有關係!

不過王亮膽兒也挺大的,娶了這種老婆還敢在外面勾三搭四的!我記得上次他就在超市調戲收銀臺的小姑娘。

宋潔站在死者家屬面前,摘下她的墨鏡,用一種冷冷的聲音警告說:“我還沒怪你們女兒跑到我超市自殺影響我營業,你們還敢在這兒讓我賠你們女兒的命!可笑!再敢再這兒鬧我就對你們不客氣!”

那死者家屬一聽她這話,頓時氣的不行,衝過去就要打她,結果被她的兩個保鏢給攔住推開了,他們沒辦法,只能氣的站在旁邊一邊流眼淚一邊罵她!

不知道爲什麼,我剛纔好像在宋潔身邊看到了有兩個女人怨恨的瞪着她,可是一晃神兒,我又發現那兩個人不見了,就好像剛纔是我的錯覺一樣。

那兩個女人臉色青灰,眼珠翻白,一看就是鬼魂,我可以確定剛纔我沒有眼花,是真的看到了她們。可是爲什麼一眨眼,又突然看不見了呢?

我想起來江澤說過,他給我開了陰陽眼,所以我是可以看見鬼魂的,如果看不見,說明我沒有用心,沒有集中精力。

我閉上眼睛又重新睜開,努力集中精力朝宋潔那看過去,一開始,我還是看不見那兩個人,後來我試着把自己大腦放空,心裏什麼都不想了,專心的看着剛纔那兩個女鬼站着的地方,果然又看見了她們。

她們怨恨的盯着宋潔,似乎很想把宋潔給殺了,但是又似乎懼怕什麼,不敢朝她身邊靠近,只能無可奈何的瞪着她!

爲什麼這兩個女鬼會纏着宋潔,又不敢對她怎麼樣呢?

我又開始打量宋潔,我發現,她黑眼圈很重,幾乎就是熊貓眼了,怪不得她剛纔戴着墨鏡。我猜,她肯定經常失眠!

劉旭倫奇怪的看了我一眼,問我在想什麼?爲什麼一副見鬼的表情?

我朝他笑笑,問他怎麼這麼厲害,連我見鬼了他都能看出來!然後我告訴他宋潔身後站着兩個女鬼,這兩個女鬼肯定和她有深仇大恨,那怨恨的眼神都恨不得能一口吞了宋潔纔好!

劉旭倫吃了一驚,趕緊問我那兩個女鬼長什麼樣?他說之前本市有兩個少女被人姦殺,他懷疑和宋潔有關係,可是一直找不到證據!這兩個鬼會不會就是那兩個被姦殺的少女?

我沒想到宋潔居然曾經有過犯罪的嫌疑,看她樣子,確實能猜到她是個雷厲風行,心狠手辣的女強人,可我不敢相信,她一個女人,居然可以狠到殺害兩名少女,還是以那種方式,如果這是真的,那這個女人未免也太毒辣了!

我把那兩個女鬼的樣子描述給劉旭倫,其實這兩個女鬼很年輕的,最多也就二十歲,兩個人都穿着黑色的吊帶裙,很瘦!

劉旭倫聽完,臉上變得很嚴肅,他說,這兩個女孩應該就是那兩個被姦殺的少女,她們倆二十一歲,是大二的學生,死的時候兩個人確實都穿着黑色的吊帶裙。 劉旭倫說這兩個女孩是一對好閨蜜,她們想着大學生活比較空閒,就想着沒事的時候打打零工,掙點零花錢。

隨後,她們兩個人不知道什麼原因,買了兩件一模一樣的黑色吊帶裙穿着去了一家酒吧,然後在那裏,被人姦殺。

那邊,宋潔已經叫人來趕這些死者家屬走了,那些人都穿着黑色西服,身材魁梧,應該都是保鏢,而宋潔就站在旁邊冷冷的看着。

怎麼說,這個女人也是死在超市裏的,就算與超市沒有關係,宋潔作爲超市負責人也不應該這麼冷血吧!至少應該表示一下關心和悲痛的心情吧!

可是她卻非要把死者家屬趕走!

有警察看不下去了就出口勸阻了她幾句,就聽宋潔刻薄道:“警察叔叔!這個女人莫名其妙的在我們超市自殺,害得我們到現在都沒辦法正常營業,我們的損失誰負責?我還想問你們到底還要多久我們這兒才能正常營業?”

劉旭倫似乎很討厭宋潔,他厭惡的看了她一眼,喊我和他一起進去看一下現場。

我和他一起進了二樓的女廁,廁所地上流的全是血,看起來特別恐怖,我懷疑這麼大量估計死者身上的血已經流乾了!

和皇冠酒店的那起兇殺案一樣,這個女人的右眼也被挖了,眼珠子同樣不見了。

劉旭倫告訴我說,死者脖子上的傷口很深,是用刀片一刀致命。我看了一下地上的刀片,發現這種刀片就是我們女生平常用的那種修眉刀片。

我知道這種刀片非常鋒利,但我從來沒想過它可以這麼輕易結束掉一個生命!那麼小的一個刀片,居然可以割出來一個可以流乾人體所有血液的傷口!

突然,我被死者口袋裏露出來的一張名片吸引住了!

那張名片很普通,普通的根本不值得去注意,可是我卻想起來了它值得關注的地方。

我欣喜的朝劉旭倫喊了一聲,問他能不能把那張名片拿給我看看?劉旭倫困惑的看了我一眼,不明白我要幹嘛,不過還是戴了個手套,把那張名片拿出來裝進一個透明塑料袋遞給我看。

我把袋子對着燈光照了照,仔細看了幾眼,雖然上面沾滿了血跡幾乎看不清楚了,可是我卻能清晰的念出來上面所有的信息。

當然,這要歸功於劉旭倫!誰讓他讓我看了一天的案件卷宗呢?

我把裝名片的塑料袋在劉旭倫面前晃了晃,一臉驕傲道:“我已經知道這幾件案子的聯繫在哪了!”

之前看卷宗的時候我根本沒注意到名片的事兒。可剛纔看到死者口袋的名片,我突然感覺非常熟悉,仔細想了想,我發現似乎每一個兇殺案的現場照片都有一張這樣的名片!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